有哪些細思恐極的短故事?

問題描述:看到好多朋友分享了靈異故事,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無奈呀 還有評論和回答里好多人認真且執著地解釋著「盲人也有光感啊blahblah」,我也很絕望啊【別再解釋「盲人有光感」 「開燈為你考慮」了】 還是希望能看到更多 【細思恐極】的【小】的故事 【最好非靈異】 —————————————————————————————比如這種:我有個盲人朋友,每次到他家做客,總有一種異樣的感覺揮之不去,卻又說不出是哪裡不對。直到那一…
, , , ,
Winsen.002:

我記得這個問題的回答有一個高贊。講的內容大概是:
人類從茹毛飲血吃生肉的猿人狀態進化到現在只花了不到100萬年,而恐龍整整統治了地球2億多年。
那麼這么長的日子裡,恐龍真的沒有過文明么?

大概是以上這個概念。
當時看過之後為之一驚!是啊,恐龍是不是有可能也進化出過高等文明,然後在數千年間瞬間被滅絕之類的。想一想也有可能啊,畢竟2億多年對比100萬年太長了…

可是前陣子我去省博物館,突然腦袋中閃現了一個更恐怖的概念…

如果恐龍這2億年真的沒有進化出文明呢?
如果就因為恐龍進化的戰略,也就是大方向不對。導致了恐龍2億年以來都沒有進一步產生文明。
那麼我們可不可以說恐龍這個物種在生物進化上是存在上限的。也就是說就算恐龍不滅絕,在沒有另一個類似於人類的高等文明干擾下,恐龍本身永遠不可能產生出高等文明。
就因為恐龍沒有使用雙手,沒有使用工具,大腦得不到開發。

那麼,誰又能保證人類的進化方向就是百分之百正確的呢?
或者說,人類的天花板在哪呢,有沒有這個天花板呢?

通俗點講。
有沒有可能,在這個宇宙的某一個角落。有一群比我們高一個層次的高等文明在看我們的時候,就像我們看恐龍一樣。
因為進化的戰略本身就有局限,導致人類這個物種根本不可能突破某種進化上的上限一樣。就像恐龍2億年以來都只能茹毛飲血一樣。永遠到不了更高的層次?

所以恐龍如果真的2億年以來,連社會性都達不到,一直處於茹毛飲血的狀態。
豈不是更加細思極恐的事?


煎蛋:

我說的這個應該也不屬於細思恐極類,但真的身處在這種環境中又煩又害怕。

大學宿舍室友,我們宿舍是6人間上床下桌那種,我住在中間,位於她的斜對面,我朋友住在她旁邊。細細想就感覺她特別的恐怖,感覺心裡不是那麼,,,

在宿舍路我們一般穿著不會外面那麼規整,尤其爬上床的時候,我朋友爬上床睡覺,她就一直盯著,我靠,我一開始不知道我朋友跟我說,我就注意下,真的,她就盯著你的臀部,我去,我受不了了。還有,她會莫名其妙的把手伸進你的脖子里,主要是你跟她並不是很熟。 就在前幾天,我同學半夜起來上廁所,大概凌晨2.3點那樣,大半夜,上完廁所回來爬上去就看見她盤腿坐在那盯著你看,我朋友說順時間都清醒了。我們宿舍里的人都有遮光簾,她也有是那種帶拉鏈的,但是她把她睡覺那頭的拉鏈拉開兩扎那麼大,有次她在床上從那裡偷看我們我一轉臉跟她就對視了,我汗毛都豎起來了。


匿名用戶:

好吧,看了一晚上,我也講一個。

這是我同學村裡的故事:農村裡過年一大家子聚一起,要在剛進門的房間掛上譜,譜前頭擺上貢品。一天家裡小孩兒在卧室里一直往外看,他媽媽就問他在看什麼,小孩說:「你看那人不用筷子就吃飯。」家人立馬慌了,過去時候發現貢品上沒擺筷子。
貨還有很多,有人看就更。

時隔兩年…我更一下哈哈哈哈

這個故事也是關於逝者靈魂的故事,話說我家這邊(膠東)確實這種故事挺多的…
這事是長大後聽我爸說的,我小時候有一次在老家院里玩,突然應了一聲就跑出去了。等回來之後我阿么問我你出去幹嘛。我回道我阿公喊我出去。事實上我出生前我阿公就去世了。(我身邊這樣去世的人回來看看家裡的人的故事有很多,有時會讓活著的人身體不適,需要一些特定的方法來解決)


匿名用戶: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一個關於託夢的故事

我的小半個童年在杭州蕭山度過,我的老家是浙江另一個市的縣城,我們幾乎幾年才會回家一次,也很難按時地給阿么上墳(阿么在壯年時因為復雜原因含恨自殺),家裡也沒有其他親戚…

然後呢,

那個時候,我媽突然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夢見了一個白髮蒼蒼愁容滿面的老婦人,頭頂破涼帽,身披蓑衣,打著赤腳,踱步在池塘(老家的池塘)邊,站在濛濛細雨里跟我媽說:哎,你們什麼時候來看我,我這邊苦啊,錢不夠用了…

我媽夢醒之後,想了好久,這位老人是誰,可能是她婆婆(我阿么)?

從此以後,我們每年回家給阿么上墳,燒很多紙錢。媽媽再也沒有做類似的夢。

可是…
我媽嫁進門時,阿么已經去世很多年,家裡也沒有任何關於阿么的影像資料,我媽對阿么沒有任何面貌上的印象,但她夢到的阿么的面容!!

(很多年之後媽媽見到了阿么的妹妹,我的姨婆,出乎意料和她夢到了老婦人長得特別像,她敢肯定應該就是阿么。)


一步步一腳印:

今晚!!!就在今晚和兩個基友在外面打牌完已經十點半了,準備起身回家時我提議去夜遊倒閉了兩年的中學去尋找曾經的青春記憶吧,基友附議,路程十分鐘很快便到了。

學校位置略微偏僻,到的時候裡面已經沒人。校門口上面貼滿了各種培訓班的廣告,裡面大部分已經出租給外面各式各樣的培訓機構,還有附近居民在裡面養家畜。

晚上大門敞開,沒有保安和門衛,裡面一片漆黑。給人一種陰森的感覺。

三個人打開了手機閃光燈憑藉著對學校路況的熟悉很快就逛完操場。這時,我的目標瞄向了教學樓。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們踏進了通往教學樓的樓梯。

三人來到二樓的高三年段,上去發現有三個教室被打通成一個教室裡面被改建成一個小型的體育器材室。最重要的是門居然沒上鎖?啞鈴、杠鈴、足球、籃球、排球,七七八八的一大堆。

其中一個基友深愛足球非要拉另一個踢兩下過過腳癮。一人倒騰了幾下。我嫌動靜太大把人引過來待會再說我們偷東西那真是跳進太平洋也洗不清。我趕緊制止了他倆並把足球放回了原位。溜出了教室。(這里要提一下的是我學校規模比較小一層才5個教室,也就是我們曾經高三才五個班級,一棟樓兩個樓梯,屬於民辦學校)

我們出了門去往前走到了另外兩個教室,裡面堆滿了報廢的桌椅工具,完全成為倉庫囤積點。到了另一個樓梯盡頭發現路口被鐵門封死,上面布滿了蜘蛛網和灰層。無奈只能往回走。

這時!!!經過剛剛那個小型體育器材室我清楚的聽到兩聲球類的拍打聲,聲音異常的清脆,像是人為拍打或是從架子上掉落下來的音量大小?最重要的是發出了兩次聲,經驗告訴我這兩次聲音並不是從架子上掉落下來的節奏,我剛放足球的架子80-100厘米,就算從上面掉下來最後也能聽到結尾漸行漸遠的聲音(腦補一下),可是那兩聲清脆的聲音像極了人為拍打的力度!而且力度還一樣!

我瞬間定住身子,十月份的南方不算冷我們還穿著短袖,我後背冒出了一陣冷汗,回頭問他倆是否聽到,確定我自己不是幻聽,我看到他倆表情很僵硬的點了點頭……

那時腦子唯一的想法就是趕緊逃離這該死的地方,平時頗愛恐怖片的我自認為膽子大壓根沒想進去一探究竟。撒腿就往外面跑……

這時臨近午夜僅有半小時,感覺外面寒風凌厲……


貓喵喵小姐:

我睡不著就喜歡躺在床上想七想八

我開始想如果我穿越回國小,一定要好好練琴,認真學習,一定會無比出眾,讓家長和同學都羨慕,考上北大,說不定研究所可以讀哈佛blablablabla

然後想想,好好練琴、認真學習、成為一個出色的孩子、讓家長和同學羨慕、考上一個好大學,不就是我父母一直以來鞭策我的么?

穿越是不可能的,那對過去的遺憾怎麼彌補呢?寄託在我孩子的身上,然後我變得像我父母一樣嚴苛的去鞭策TA,用我覺得不留遺憾的方式去教育TA,希望TA能完成我的夢想?

這樣的循環太悲哀了


墨舞三千丶:

去年冬天,剛出身社會的我和姐姐以及他男朋友同居,我們三人一起住在一室一廳的出租屋內,我睡卧室,他們睡客廳,廚房離我們都很近。某一天我做了個夢,夢到我早已去世的阿公,他站在那裡,叫我不要抽煙,用很溫柔的語氣說的,然後我就醒了,迷迷糊糊的還記得這個夢,但是因為是夢我也沒在意太多,我便拿了一根煙,準備拿打火機點的時候我又睡了過去,又夢到了我的阿公,他還是勸我不要抽煙,再次醒過來是姐姐很急促的敲我的門,我醒來的時候那根煙我還叼在唇邊,覺得頭很重,緩緩開了門姐姐都快哭出來:她說她昨晚忘了關煤氣,而三點多的時候夢到阿公,阿公讓她打開窗戶。


艾倫斯:

第一次在Aorqu上回答問題 寫兩個自己的親身經歷 真的是親身經歷 雖然我現在還是個無神論者 但是真的跟鬼故事一樣 也請Aorqu的大神幫我看看 到底是怎麼回事 謝謝了
第一個故事,大概是我上學前了 時間太久 我記不清。但是故事的內容確實真的這么多年都一點沒忘記 而且越隨時間推移越覺得恐怖,想想還是畫個圖給大家這樣更加直觀一點
大致就是這樣一個地大家粗略這看,我有天早上拿了根長的竹棍在池塘裡面玩水,其實也就是一直敲打水面看浪花大小,沒辦法小時候智商就這樣,覺得很好玩,當時我媽媽就在廚房做早餐,左手邊的鄰居也在家忙著。我不記得敲了多久,但是我哪會腦子也知不道怎麼回事就想起了我媽媽說小孩子一個人不要去玩水會有水鬼,尼瑪重點來了,沒過多久真的有隻手從水面伸了出來,有點恐怖,又有點滑稽但是我當時真的是嚇壞了,扔掉棍子就趕緊跑回家找媽媽。正當我急匆匆的回去了準備告訴我媽,就被她罵了一頓問我一大早死哪去了趕緊去吃飯。然後就這么把我到嘴的話噎回去了。就這么結束啦。當然沒有,直到我讀國中那會才直到我家隔壁那池塘淹死了一個小孩子,大我3歲的,據說是在我5歲那年淹死的,是因為一個人出去玩。下面會插圖,那隻手真的印象深刻,好大,又有點卡通般的滑稽,且是半透明的。我至今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是真的那個小孩子來找我還是說我自己因為想起了媽媽的教訓而產生了幻覺。

然後就是第二個故事了,如果第一個還只是卡通版巨手的話,那麼第二個就是真人版的了,故事發生在我讀國小的某年,具體不記得只知道是一家人飯後坐在客廳休息,也不知道怎麼的我就往房間看了一眼,因為門是開著的,我居然就看到我的阿么一個人坐在房間的角落裡,真的為了證明我沒看錯我還揉了揉眼睛再看,依然是這樣。然而根本不需要交代背景,因為此刻我內心還在疑問阿么不是去世好幾年了嗎,怎麼會忽然出現在我家,之後又在猶豫要不要跟爸媽說下,(現在回想一下自己平時神經大條真的不是後天形成的,簡直是天生的,發生這么大的事情都能若無其事的過掉)結果最後我還是沒說,一家人還在聊天,完後過一會我再看阿么就已經不再了。我不知道是因為是自己的阿么還是因為一家人都在,反正當時真的一點害怕的感覺都沒有。然而到現在我也沒想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會突然出現,重點是我那段時間根本沒有想過阿么。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誰能用科學的方法給我解釋下嗎,之前那幾個答案的解釋我覺得真的很好,所以我也就分享下了,看有誰能給我解答下困擾多年的問題


彭菠蘿:

想起一個,學校北門有條街,一對阿公阿么開了家花店,花店情人節是要賣玫瑰的,但是不一定買來的花骨朵都在那天開,花店的老阿公只好一朵一朵地把沒有開花的玫瑰給……吹開,沒錯,就是哈呼一聲用力吹開,帶著嘴裡飽經歲月的氣息,吹得次數多了,似乎還能聽到喉嚨里呼啦的喘氣聲。
每個女生收到男朋友的花,應該都會非常開心,低頭深深聞一口,然後笑逐顏開地說,謝謝你!我好喜歡~


墨語:

我必須貢獻出這個故事了…反正我是因為這個怕到晚上睡不著,講給姑娘們之後閨蜜掛了半個月的黑眼圈…

——這是膽小勿看勿腦補的分界線——

(一)
他和她終於結束了八年的愛情長跑,選擇結婚。
她笑說,他是他這輩子最愛的男人。

「我要一輩子和你在一起…不,永生永世,我要是死了就帶你一起走,我們永遠不分開~」
她躺在他的懷里,巧笑嫣然。

(二)

那天她提早出差回來,打算給他一個驚喜,卻沒想到看到了他和她顛鸞倒鳳的身影。

她沒有哭,徑直走進了卧室,看著他的眼睛說,你欠我的。
說完她便當著他和她的面從樓上跳了下去,當場死亡。

他怕,怕她的詛咒,便去找了當地最有名的陰陽師。
陰陽師告訴他,她心結未解,已化為厲鬼,待頭七便會回來取他性命。

「大師,有沒有什麼解決辦法!什麼代價我都願意付!」他急切的抓住大師的手,放到了那一沓錢上。

「陰陽客豈可貪戀紅塵俗事?」大師一邊說,一邊將錢裝進了包里,「其實很簡單,她的一身怨氣都集中在雙目之中,雖然你因詛咒頭七不能離開那房間,但只要她看不見你,你便無礙。」

頭七天剛黑,他便裹上了被子躲在了床底下,心想,人說鬼腿無法彎,這下她怎麼都不可能看到他了…

(四)
第八天,他的母親哭著找到了陰陽師,質問他,為什麼自己的兒子明明已經按照他說的做了,但還是沒有逃脫噩運。

他死狀慘烈,肝膽俱碎,面部扭曲全無人樣。

陰陽師問道:「跳樓而死,你說人身上哪兒先著地?」

「這還用說,頭重腳輕當然是頭!」

「這就對了」陰陽師突然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她是倒著進來的。」


章魚小丸子:

我是一個老師,這是學生A的家長講給我聽的。
學生A很聰明,脾氣也不錯,長得也很好看,在班裡人緣不錯。當然了,望子成龍望女成鳳,他的家長對他要求比較嚴格,課外各種輔導班。剛開始也鬧過,後來發現沒用,就屈從了。父母還挺慶幸的,覺得把孩子「管住」了。
有一次A的成績很好,於是父母帶他去爬山。爬山理所應當就要拍照,享受一下「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壯志雄心。她母親幫他和父親拍照,他忽然說:「你們再往後一點兒,要不然照不全風景了。」
父母不疑有他,往後挪了幾步,A看了看又說:「再往後挪幾步吧。」
A的父親覺得有些奇怪,往後一看,不得了,再走一步就掉下去了。
孩子的心不一定純潔啊。

大學的時候在一個輔導機構做兼職。暑假的時候學生很多,從早上八點到晚上九點。我們在七樓,七樓的人很多,廁所很臟,我一般都去八樓或者六樓。有一天晚上八點多的時候,我上八樓上廁所,保潔阿姨沒開燈,一片黑暗。隱隱約約看見一個很高的男的站在黑暗中看黑板報(八樓的輔導班學生辦的),我覺得很奇怪,上完廁所就回去了。
快九點的時候我又去上廁所(說話太多喝水多上廁所就多,不要說我尿頻尿痛!)沒想到那個男的還在看!忽然他直起身子(之前都是躬身)我去!至少也有兩米,還特別瘦!忽然我回過神來,那麼黑他到底在看什麼?整個樓層一個人都沒有,他忽然向我走過來,我屁滾尿流地跑下樓去,拽著一個男老師讓他和我上去看看,然而一個人都沒有。(可能他坐電梯走了?反正樓梯沒看見。)
媽蛋的那個人到底怎麼回事呢?後來我再也不敢去八樓了·····


李哲民:


執爾鬢霜:

小時候在農村阿么家睡覺半夜翻身摸到了一個毛絨絨感覺像小動物的東西當時半夢半醒也沒覺得啥就摟著它接著睡。。第二天醒來突然想起來阿么家並沒有什麼貓貓狗狗的東西。。。而且當天晚上我自己一個人睡。。。後來聽我弟說我睡得那個房間床下面有很多老鼠窩。。。。


藍袍:

初二下學期的文言文桃花源記
細思恐極
首先。
主人公漁夫是以捕魚為生。
為什麼熟悉水路的他會不成熟的亂走。
以至於忘記遠近?
漁夫通常都是定居生活,
所以理應對四周的水域很熟悉。
為什麼,
他會看見陌生的桃林?
第二。
他到達源頭過後。
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山的洞口。
山洞很小,
洞口極為緊窄,
到幾十步幾十米之後才開始寬闊。
而且他自己都覺得裡面很陰暗。
那他又是如何在洞外一下就注意到,
有隱約的光?
還有更可疑的是,
阡陌一詞,
有通往墳墓的小路之意。
而且竹子與桑樹最茂盛的時期,
是七月和五月。
但是,
桃花開的最盛是三月。
本文來自扣肆2壹3柒9捌1捌
外界與村子的時間差不用我說了吧。
再者,
就是他們語言的漏洞,
他們與世隔絕了幾個朝代,
朝代變更衣著也應該變化,
而且,
他們與外界從未聯系過,
為什麼他們的衣著,
與外界完全一樣?
那我們不妨大膽的設想,
他們的衣著,
是隨著進來的人變化的。
更有詭異的地方,
他出去之後沒有信守承諾,
報告了太守桃花源一事。
按理說,
他一路緊湊的做了記號,
應該萬無一失。
可他們不僅沒找到,
還迷了路。
古代不能解釋,
只好歸類於迷路。
在現代,
這種現象叫做,
鬼打牆。
最恐怖的是,
隱士劉子冀高高興興的前往,
可回來之後立馬大病,
並且死於病中。
很顯然,
他發現了些什麼。
那麼是誰要滅口呢?
毫無疑問是村子裡的人。
他們是秦朝時死於戰亂的人。
而且敵軍屠殺了整個村子。
假設這一切設想全都成立,
一村子都是鬼。
那請你深思。
村裡人用來招待漁夫的食物是什麼?
而這篇文章的作者,
陶淵明先生,
又想告訴我們些什麼?


Dantes:

抖音驚現疑似婦女拐賣案買家秀

主角 素顏 腿骨畸形 瘋癲婦女

關鍵字 售後

已舉報,希望有相關消息的能出來說句話

希望一切安好。是我吃瓜多心了


asun:

國小的時候,學校旁邊的公園還沒有拆完全,已經沒有什麼人會去那裡了,而我經常會和一個同學在公園里的一個小長廊里玩。

有一天中午還是下午,我也照舊和那名女生在公園長廊里玩,當時旁邊只有兩個男性成年人,他們也不說話,就坐在那裡。

當我們準備回家的時候(貌似是因為快要下雨了),那兩個男的突然叫住了我們。其中一個男的指揮另一個男的去把長廊門口的鐵門關上,然後開始和我們搭話,說他們是我母上的同學,很久沒見面了,能不能帶他們去我家坐坐。

我警惕性不高,但也知道母上是一個人自己從老家出來的,應該沒有認識的人。後來他們就一直站在鐵門門口,不靠近,也不出聲,就一直看著我們。

我和同學開始有一點慌。當時逃出的大門被關了,要去大門必須通過兩個男的防守,作為一個國小低年級學生這簡直是羊入虎口。右邊是一條湖,不會游泳的我們跳下去只有兩種可能,被淹或者被兩個男的救起來,結果是被一網抓住。左邊是回家的馬路但中間有那種公園外圍用的鐵欄,一根一根豎著,按照正常人的體格是鑽不過去的。但我們是誰,我們是機智無比的國小生!我以前去上課為了走捷徑穿公園都是從這個鐵欄鑽過去的,因為其中有兩根鐵欄有略微被扒開正好我能順利通過,在自己第一次作死成功後我也叫其他同學試了試,從此我們成了不穿欄桿上學不舒服的國小生。

就在對峙一會後,那兩個男的竟然把門打開說放我們走,我們怎麼可能會往那跑啊!

確認逃離路線後,我和朋友眼神交流,咻的一下就跑向左邊從欄桿那裡穿過去。那兩個男的由於距離我們有點遠所以根本趕不上我們的軌跡。

回家後和母上說了這件事情,母上說那兩個男人肯定是騙子,因為她的同學全都在老家那邊,沒有人出來不和她聯系。只是可憐我的朋友跑得太快忘了把放在長廊椅子上的傘拿走,可能被那兩個男的撿了吧。

如果那兩個男的存心是想嚇嚇我們只能說他們閑的慌。但如果他們真的是觀察過我們想要抓我們的話,我們只要年齡再大一些或者體格再大一些,我現在可能就不能逛Aorqu了。那也算是我童年裡影響比較深的幾個危險例子之一。

還有一次已經是在高中了,應該是高一。那時我要去上學非常遠,所以一直騎著電動車來回跑。有一次晚自習,我拒絕了爸爸來接我,打算和往常一樣自己騎回去。騎到快到家裡小區旁的一條路時,路過了一群聚在一起的混混。當時心裡想著趕緊離他們遠點。結果沒過幾秒,後面就傳來了機車的突突聲,後視鏡里出現了兩個打著赤膊的小混混正對著我打口哨。我加大了速度想甩開他們,但機車貴是有原因的,他們馬上就從跟在我後面轉到與我平行行駛。看我甩不開他們,他們就嘻嘻笑著說怎麼怕他們了,大晚上怎麼就我一個人回去啊……我當時騎車的手已經開始抖了,但不知哪根筋抽著了竟然還轉頭和他們講話。當時經過了一個小路口,那個路口沒有燈但可以直通小區裡面,所以我平常是走那條小路。當時車頭已經準備往右拐了突然想到如果他們跟上來怎麼辦,沒路燈沒攝像的,所以趕緊把車頭往左擺繼續直走。因為反應的很迅速所以幾乎沒有很明顯的轉彎,混混也沒有太察覺,還一直跟在我車子旁邊,坐在後面的那個人也不講話了。

再往前走就是一條十字路口,很亮也有監控,那兩個混混丟了句;「真沒意思,拜拜啦」就闖紅燈走了。

回到家,爸爸媽媽因為這件事訓了我一頓,他們自己也害怕得很。從此以後不管颳風下雨,爸爸都會去學校接我。感謝您。

現在想想,如果當初我條件反射往右拐的話,那兩個混混還會對我說:「真沒意思,拜拜啦」嗎?

再說一個吧,我也不打算匿名。

我的二胡老師是一個變態,嗯,他在我小時候(國小期間)一直對我進行性騷擾。當我坐在他旁邊,他一直在我下半身摸啊摸。夏天當我在練琴時,他就把手伸進我的衣服里。國小時不懂得性騷擾,所以沒有告訴父母。長大後雖然知道了他這種行為,但不在他那裡學習了,也就覺得沒什麼好講的,況且他是我父母的好朋友好同事吧。高中又去他那裡學吉他(不要問我為什麼去他那裡學,母上認准了我也就不爭了,我當時也想著我已經大了他不能把我咋樣),他和以前一樣開始摸我的大腿,我一開始是把腿撇到一邊,後來他又把手伸過來,我就說了句:「能不能別摸了,總摸煩不煩」。他說了句:「我這不是喜歡你嘛,都不讓我摸咯?」就把手放回去了。以後也就沒有什麼小動作了。

直到現在當我聽到他喊我小名時我依舊犯嘔。這樣的人怎麼能去教小孩,而他會不會對別的小孩也是這樣呢?


欲言又扯:

我說一個真事。
國小時候放暑假,爸媽把我送到鄉下的大姨家住了幾周。
鄉下的房子,屋子比較多,其中有一間是庫房。
有一天我自己玩的時候,在那個庫房的窗檯上看到了半碗米飯。
紅色的米飯。
自我當時的閱歷,我以為那就是傳說中的高粱。
高粱飯是什麼味道?我來嘗一嘗吧。
正當我準備伸手拿那個碗的時候,大姨在廚房喊我開飯了。
先去吃飯吧,高粱回頭再嘗吧。
飯桌上,大姨和大姨夫聊天:
「現在的耗子都賊著呢,我拿老鼠藥拌上米飯它都不吃……」


矽谷IT胖子:

寫幾個,都是真事,我親身經歷的,絕非編造。

第一個

大四畢業,老師講戶口要郵寄回原籍。當時我馬上出國了,心情不錯,故意氣老師:「老師,什麼是原籍啊?」

老師很生氣:「原籍都不懂?就是你4年前上大學時家裡的位置!」

身邊的同宿舍兄弟有氣無力地開口了:「老師,但我家4年前的位置是水下幾十米啊!怎麼收件呢?」

我們頓時都驚恐了。——這兄弟是兩棲族?龍王三太子?四年跟這么個神人同屋住???

……

……

……

……

原來,

他家是三峽移民。

整個鎮子都被水庫淹了,舊家自然在水下。

第二個

前幾年的跳槽面試季,正確的時間,HR的電話如約響起:「This is XXX from Amazon ….」,洪亮的聲音響起,語速又快又清楚,然後開始介紹職位的要求、公司等,一切都很正常。

我卻嚇得冷汗只流,打開手機看了看日曆和郵件,更是感覺彷彿見到了活鬼一般戰栗。

因為,

這個時間,我應該面的是,Google啊。

這……

我五分鐘後終於鼓起勇氣問他;

他說……

「不好意思,是Google,我這也剛從Amazon跳槽3個月,還改不過口來……」

我:「……」

第三個

2016年,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很長,很真實,很壯麗;

我雖然不迷信,但好奇,找了很多解夢的資料去理解;

大吉,主興旺發達等,我就放鬆了,太好了;

我很信夢的暗示;

……

後來才想起,做夢前的晚上發生了一件事;

那天是大選,川普因為佛羅里達等州翻紅,大勝希拉里;

第四個

這個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看到的接近或是可能是「靈異」的事件。

那時我在中西部,地廣人稀,第二天就要開車搬到西雅圖去了,晚上收拾好了,玩電腦遊戲先;

房東家的房子西側有三間屋子,兩間都空著,只有我住一間;東側有三間,都住滿了人(換句話說我這邊很荒涼);

我準備上廁所然後睡覺,當我打開燈的那一瞬間;

我發現有人竟然在洗手池邊彎著腰洗手;

我嚇得一哆嗦,再看時那「人」已經不見了;可能就在那麼0.01秒之間;

我這輩子眼睛不好,但極少出現幻覺;

所以我覺得可能是幻覺,也可能是……

但願是幻覺吧。

如果不是,可能是我陽氣太烈,撞散了「它」?(《水滸》里有類似情節,武松那段)


RiseMa:

就在剛剛3點多,嚇得我一身冷汗。

我在B站刷視訊,刷到了一個片段視訊,就是說大嘴裝瘋那集的一個搞笑片段,評論區有寫Aorqu有未刪減的劇本,特別精彩,我就順著這個來Aorqu搜了。

剛看到那個回答里,大嘴撐著腰說懷了,我腦子里突然浮現大嘴大著肚子(比他平時的肚子更圓一點),說自己懷了,還乾嘔。

接著腦子里就是秀才在大嘴後面,害怕地叫媽媽保護的情形,以及芙妹驚恐焦急地叫秀才別玩了,她要生氣了。

我當時腦子里就覺得好像在哪看過這個視訊,但沒在意就是平常回憶到看過電視劇的感覺。

往下看看到了大嘴在飯桌乾嘔,白展堂拍背,腦海里也浮現這個片段了。

秀才變成四歲的小孩,一群人很驚恐,芙妹生氣要秀才恢復正常。

這時候腦子里突然浮現的是大嘴生完孩子下樓及秀才在樓下敷衍大嘴的片段。那一刻腦子里就肯定以前肯定在電視上看過這集。

接下來就是一邊看,一邊有的片段會記起,但不多:

1,老白進到劇組與沙溢碰面

2,沙溢擺譜說自己推了好多戲才接的這個

3,湘玉說大家已經回想起了,要老白放開導演

4,老白控制不了手要自戳雙眼

5,無雙變身地痞,要抓小郭走,特別是那句爺就喜歡這調調

6,無雙說要變地痞,小六說要變成詩人

7,小六說繞口令

中間就想起這些片段,可能也有忽略的。

之後打開評論區,就看到有部分人問怎麼沒拍出來,有部分人說拍出來多好,有很多在說拍出來不好,只有少部分說自己看過。

我特喵剛剛那回憶是怎麼回事?

按看多武林外傳自動腦補的話,我不應該在沒看秀才叫媽要保護跟芙妹生氣時,自動腦補出這個片段啊!!!!!

我搜了百度竟然……

沒拍?!

那我浮現的記憶是怎麼回事???

我覺得是不是在哪看到過別人剪輯的視訊,然後我去搜,結果也根本沒搜到任何片段,都是電視劇裡面演過的被剪輯的整段,沒有被剪輯過拼成這個的片段。

我是越搜身上越冒冷汗,真的很怕,不知道是出了什麼鬼,難道我之前是在夢里看過?特喵的拍都沒拍過,我到底是怎麼看過的?還是我被電視劇催眠了,這特喵更扯吧。

假如能搜出來說以前拍過,只是後來被刪除了,現在放的都是刪減版,都比現在好啊,現在真的越想頭皮越發麻,到底是發生什麼?還是發生過什麼?

算了,我還是等天明吧,真的不敢想了,越想越怕,開空調裹被子,我圖什麼,手賤什麼!!!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