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細思恐極的短故事?

問題描述:看到好多朋友分享了靈異故事,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無奈呀 還有評論和回答里好多人認真且執著地解釋著「盲人也有光感啊blahblah」,我也很絕望啊【別再解釋「盲人有光感」 「開燈為你考慮」了】 還是希望能看到更多 【細思恐極】的【小】的故事 【最好非靈異】 —————————————————————————————比如這種:我有個盲人朋友,每次到他家做客,總有一種異樣的感覺揮之不去,卻又說不出是哪裡不對。直到那一…
, , , ,
毛路:

小透明來說一個

沒有恐怖

高中有一年運動會 和同學在操場玩真心話大冒險

我輸了 同學要我抓住不遠處一隻蝴蝶

然後 我手伸出去還沒有站起來

蝴蝶就飄飄然飛到了我手裡

本來等著開我玩笑的氣氛 變成了一片嘩然

我也很驚訝 驚訝之餘 趕快一口氣吹跑了它

因為大家好奇的手已經快湊上來了


Aorqu用戶:

在網上看到的,非原創。侵,刪。大概說的就是:
她在17歲時被人強奸了。多年後,遇到了一個男人,對她各種寵愛,對她的以前都不介意。終於她走出了陰影和他結婚了。新婚的當晚,他在她耳邊輕聲地對她說:「你的身體和多年前一樣,那麼美妙。」


孫悟凈:

我們國中有一節思想品德課,大概是說,有人講,李阿公抽了六十多年的煙依然可以活到八十多歲,對此你該如何反駁?

老師告訴的正確答案是:如果李阿公不抽煙,會活得更久呢。

我們班上所有同學還一起齊聲回答過。

現在想來,如今我這不經任何調查、單憑自我經驗、直接運用反證、不懂強行反駁、不問是不是就問為什麼、不談變量談結果的習慣,應該就是在那時候養成的。


Kowe:

我說一件最近的事,林奕含,自殺的台灣女作家。大家都知道,她以自己的真實經歷寫了房思琪的故事,至於她的真實經歷,不清楚的請百度。

申明一下,我無意冒犯誰,也無意消費誰。

在林最後的採訪里,她曾經說,她的心理醫生曾經說道:
你是經歷過大屠殺的人。
你是經歷過集中營的人。
你是經歷過核爆的人。

我不是學心理學的,但是這么明顯的心理暗示,一層深過一層,一次一次的強化她受害者的身份認知

林的癥狀類似ptsd,至於為什麼要對ptsd的患者進行這種深入的心理暗示

注意,我沒有說最後的結果是這個心理醫生導致的


坦白鬼:

前段時間我媽跟我說我不是第三胎 我是第四胎 中間打掉了兩個 我冷汗直冒

2016.02.03更新

2015年有段時間微博熱搜不是二胎嗎 那時候我是反對生二胎的 搞笑的是我完全忘了自己也是個二胎 親姐姐比我大七歲
不久前我告訴了我媽這件事 我媽說準確來講 我是第三胎 生完我姐姐兩三年後我媽又懷孕了 由於當時政策規定第一胎和第二胎之間至少相隔七年 我爸媽就放棄了那個孩子 之後到了時間才交錢領了生育證 懷了我 生下了我 所以我比我姐姐小七歲
這件事情我真的真的覺得毛骨悚然 我媽和我爸當時一個念頭就決定了有沒有我這個人 當然也有政策的關系 但是我一想到 我是我爸媽的第三個孩子 就覺得細思極恐 沒有放棄掉之前的那一胎的話 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我了啊 我不存在或者「我」不是我的話好多事情就都不一樣了

這件事情我每次想起來都有點方 所以特地再補充上來

另外 真的感謝爸媽

以下是原答案:
前天剛發生的
和我媽媽一起工作的一個阿姨的婆婆 之前得了癌症 這兩天人不行了
我媽下班後 有人問起那個阿么的情況 我媽說 還沒走 但衣服已經穿好了 我奇怪的問我媽媽 什麼衣服啊 我媽說 去世的人穿的壽衣 我震驚的問 人不是還活著嗎 我媽說 走了之後穿起來不方便

可能是一件正常的事 可是我卻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那個阿么還活著啊 可她的家人卻要給她穿壽衣了 這不就等同於認定她的死亡了嗎 更讓我發寒的是我想到我以後也有這么一天的 如果那時候我還沒徹底失去意識 還不想走 我的家人卻要給我穿壽衣做準備了 那我該有多凄惶 害怕啊


刑雲:

家鄉發生的一起凶案,丈夫發現妻子下地幹活未回,便沿回家路尋找,在高粱地里找到,發現妻子被糟蹋,夫妻準備報警,但衣衫撕得扔得沒法見人,於是丈夫趕緊跑回去拿衣服,再回去,妻子還在原地,眼睛被挖了。當時妻子氣憤之下多說了一句話:…我見到他肯定能認出來…」 而凶手,一直沒走。

更新兩個小故事,都發生在我本人身上。第一個還是在農田的高粱地,我有個男性發小,長得秀氣,衣服也很新很亮,例如紅毛衣,藍褲子啥的,在一群小孩里很扎眼。有次上課遲到,鼻青臉腫的,告訴我說,不知道為啥,路上走著,被人拽進了高粱地,衣服扯壞了,還被打了一頓。當時沒明白是為啥,後來……原來高粱地里那麼容易出事兒啊,幸虧也可惜雖然他長得秀氣,但確實是個男孩。
第二個是小時候撞鬼,和姐姐一起去田間喊阿公吃飯,結果突然看見地里的玉米葉子上,站著個白色的老頭,看著還沒我當時手大,小紅臉,白髮白鬍子,毛長得堆在玉米葉子上,看不見腳。我問我姐:你看得見葉子上的老頭么?我姐還沖我點點頭,轉回頭來,老頭沒了。我倆嚇得邊哭邊跑,趕緊找到阿公才跟著阿公繞道回家。二十多年後,我去姐姐家小住,試探著問她還記得這個夢么?姐姐說,當時不是夢啊,你記不清了?頓時又驚出一身冷汗。


一隻雞蛋:

2015年,趙強主刀的手術超過了700台,幾乎全是危重病人。
他的微信簽名上,寫著「每天都要開心」。

說明:上面這個故事來自上海廣播電視台和上海市衛計委聯合策劃拍攝的10集新聞紀錄片《人間世》中的第一集《救命》。

主人公趙強是瑞金醫院心臟外科主任,每天都要面對很多危重病人。

趙強(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瑞金醫院教授)_百度百科

紀錄片中,這句話之前的畫面是,一位患者拉著趙主任的手,說:「是你救了我的命」。

《人間世》是一場以醫院為拍攝原點,聚焦醫患雙方面臨病痛、生死考驗時的重大選擇、通過全景化的紀實拍攝,抓取一般觀眾無法看到的真實場景,還原真實的醫患生態,人性化展現醫患關系、全民參與、全民討論的電視新聞紀錄片。希望通過觀察醫院這個社會矛盾集中體現的標本,反應社會變革期,構建和諧醫患關系的艱難前行,通過換位思考和善意的表達,展現一個真實的人間世態。——豆瓣

我在這里把這部我一個大男人看哭了好幾次的紀錄片推薦給你,你會對醫生這個職業多一份理解,也會對生命,對死亡,對感恩多一份感悟。

紀錄片《人間世》_中國紀錄片網​www.docuchina.cn图标


小天使:

唔,我說一個我的親身經歷嗷
記得是我國小四年級的時候,寒假,下午三四點,粑粑麻麻沒下班,我自己在家裡玩。
那時候我在我房間里玩芭比娃娃,我有一個大芭比,還有一個小的芭比寶寶。我就把芭比寶寶當作大芭比的孩子,把大芭比的雙手彎成拱托狀,就是兩只手從下往上彎,(玩過的人都知道,芭比的手是可以上下活動的)然後把芭比寶寶放到她的手上,就是一副媽媽托著寶寶的樣子。這時候我突然口渴,所以跑去客廳喝水。
喝完水我就跑回房間繼續玩,高能的場景來了:走到芭比面前,我突然發現,大芭比的其中一隻手,從芭比寶寶的身下,來到了身上!就是說,本來是兩只手在下面托著,現在變成一隻手在下面托著,另一隻手覆在芭比寶寶的身上!
如果說,是大芭比的手往下掉了,那還能理解,是被芭比寶寶壓掉的。可是!在有一個芭比寶寶壓在手上的情況下,大芭比的另一隻手是怎麼從下面變到上面來的?!
我瞬間感覺到背後的寒毛全部豎起。
要知道,家裡只有我一個人。
而且沒到下班時間,整個小區安安靜靜,斜陽昏黃,家裡沒開燈,暗暗的,又逢冬季,更有一分陰冷陰冷的感覺。
我想都不敢再多想,馬上換上外套,沖出家門,一直在外面待到我爸媽回家。

時隔多年,每每想起來還覺得瘮得慌。


矮馬:

高中每天上晚自習到十一點,打車到小區門口爸爸下樓接我,此為背景
有一天爸爸還像平時一樣站在小區門口等我,穿著長款羽絨服,戴著帽子,只能看見輪廓看不清臉,但是跟平時不一樣的是沒有等我一起走,而是跟我保持一樣的距離走在前面,我慢他也慢,叫他也不理
慢慢覺得不對勁,但是他已經進了單元門叫了電梯,我站在單元門口不敢動,大聲給爸爸打電話他說忘記定鬧鍾所以沒起來…這時候電梯里的人才關上的電梯門,留我一個人在路中間後怕


馮嘉琦:

更新:
有Aorquer問老師為什麼不了了之,我覺得可能是這姑娘以前偷過東西,而且叫家長了。現在又偷作業,老師怕對她造成二次傷害吧。其實想想還有一個原因,第一次偷東西的時候,老師起初也沒管,但是她偷得太多了,越來越多同學都和老師反應,所以才批評她,才有後續的轉學風波,這個邏輯是不是可以說明老師根本懶得管這件事。
對於評論說老師沒問題的,我反對。其一,這種做法對我來說公平么?我的勞動成果被他人竊取,我心中的法律也不保護我。其二,一個不懂事的小孩子,同一個地方摔了兩次,且第二次還不承認錯誤,不更應該去指出她的問題么?老師這種做法,保住了她的面子,但其實是在告訴全班:偷東西是個技術活,別得罪太多人就行。總之,國小是一個人的性格品德培養的關鍵時期,我認為國小老師應該更多關注孩子的心理問題而不是成績。這雖然是個小事,老師覺得我們當時還小,不會往心裡去,看了評論,才知道我不是一個人

以下是原文:
國小四五年級的時候,班導比較凶,不寫完作業會受到非常嚴重的懲罰(請家長,不讓上課外課,罰站等…)
當時班裡有一個女生,三年級的時候偷東西被發現了,所以轉學。四五年級又轉回來了,具體原因不清楚,可能由於年齡小,我們都不約而同地,好像不記得以前的事兒一樣原諒了她。而且這個姑娘長的還挺好看,高高瘦瘦的,又很會說話。所以慢慢在班裡地位越來越高,大家都親切的稱她「盼姐」(現在想想國小這么叫,感覺好羞恥)
正題來了,我國小性格內向,成績不算好,老師又凶,所以在班裡地位很低。一直小心翼翼的學習,所有作業都按時完成,爭取不被老師罵。直到有一天早上,老師說我沒交作業,我說不可能啊,肯定交了,就在講台上的作業堆里一直找一直找,翻遍了都沒有。這時候老師已經不信了,覺得我是在騙她。我又回座位找,書包里找,全都沒有。但是我印象中這個作業就是交了,最後又到講台翻了一遍。可怕的是,在一個作業本上,填寫名字的地方寫著「XX盼」 這個名字有明顯被擦過的痕跡,我翻開作業本,裡面的字跡全部是我的!我又生氣又有些緊張,把這件事告訴老師。她義正言辭的反駁,我沒做虧心事理不虧,而且老師肯定認識我的字跡,一定會為我主持公道。
不幸的是,最後這件事不了了之,老師明明知道那是我的作業本,但是並沒有懲罰或者批評那個女生,哪怕是安慰我,也沒有。作業本也在她那裡再也沒有回來。每天交作業,她還用那個本子,發作業的時候,老師把那個本子給她。我的作業本再沒回來,這件事也再沒被提起,一直是我心中散不去的霾。
今天的我已經是一名大學生,理想是做一名國小老師。我一直覺得,國小老師對一個人的影響是巨大的,而我的國小,可以說並不幸福。希望未來的我,作為一名老師,是正義的,熱血的。


韓則天:

很久很久之前,大約是初一的時候,有一次做了一個夢。
在一個皇宮里,頻頻發生命案,我就被聘請過去當私家偵探,在調查過程中一個妃子在我面前刎荊自殺,噴出的血在地上組成了一個我不認識的單詞。
醒了之後我記住了這個單詞,直到幾個星期後我還是記得,就上網查了一下,意思是「私家偵探」。
查完之後,這個單詞就在我腦子中消失了。

到底是我們控制大腦呢,還是大腦控制我們呢?


兩毛五分錢:

大家都寫,我也分享一個。

在我高中的時候,和小夥伴去商場玩,就是那種二線城市的百貨大樓,裡面有一個觀光觀光電梯
就這樣,跟個膠囊似的,從地下一層到六層。
那天我們四個人一起玩了一上午,走到了一樓準備離開,路過觀光觀光電梯那裡,我聽到地下一層在放一首我很熟悉的歌,記不得是什麼了,我就趴在那裡認真聽,還往下看。我真的要吐槽一下商場的安全措施,如圖所示
護欄只有那麼高,我挺高的,那個時候接近一米七吧,現在一米七五,剛好可以趴在那裡,很要命的把頭伸進去使勁瞅下面的冰淇淋攤位,覺得很好玩。這個時候,突然恍惚中有人喊我,『』在幹嘛,還不快走!『』我聽著好像是在喊我,聲音很熟悉,催我離開的,於是就想抬頭看看是誰,就在這個時候,電梯蹭著我的頭皮就下去了,我感覺到了趕緊往後退了幾步,嚇得我渾身冰涼。
我趕緊像小夥伴跑過去,問她們誰救了我,她們都轉過彎了,紛紛表示沒有喊我。

我會回過神來沒跟小夥伴講,就站在哪裡環視四周找救命恩人,如圖
我旁邊是樓梯,樓梯左邊是大廣告牌,賣場就是一些清倉的棉襖,大中午頭的沒有人,我的小夥伴們看不到我,觀光梯後面是過道,我作死的站在剛好被觀光梯擋住的地方,電梯樓梯上都沒有人。那個聲音是個女生的聲音,很熟悉,聽起來就像你這個傻逼掉隊了,快走慢死了~很恍惚。

那麼,誰喊的我,在電梯碰到我的頭的那一刻,我恍惚恍惚極了,如果有平行世界的話,我相信我已經頭身分離,血濺當場了。


林耳:

今年剛剛卸任的、世界上最強大的發達國家——美利堅合眾國——的前總統,巴拉克 • H • 歐巴馬先生他的中間名是:侯塞因。


Aorqu用戶:

家裡一個祖父輩的親戚是醫生。外科,做手術。由於他是管麻醉的,所以小到闌尾炎大到各種瀕臨死亡的大手術他都會上手術室。所以經常睡在醫院,偶爾就找個地方一躺就睡了。
有一次夜裡他睡在一個病房,夢見一個紅衣服的女人走來和他說話。說什麼他後來忘記了。
第二天同事來上班,看他在病房躺著,就說,你睡的這個床昨天死了個女病人。然後親戚問同事怎麼個情況什麼的。最後發現同事講的這個女病人的樣子就是昨晚夢見的那個女人的樣子啊。
找來病歷一看,額滴神!就是那個樣子。
這種真實的事確實讓人細思恐極。


宋運定:

想想應該是以前自己盯著自己眼睛看的事吧,看過恐怖小說裡面都說不要一個人看自己的眼睛,我偏偏不信又好奇,晚上一個人用鏡子盯著自己的眼睛看,想找出小說里的感覺來,看了許久,鬼沒有出來,但自己發覺鏡中的自己慢慢變的陌生起來,明明是最熟悉的自己,看久了感覺鏡中的人和自己有差別,但是這種感覺不好說,沒有其他人,只有我和鏡子里的自己,越看越恐怖,盯著鏡子的自己看,後來就看不下去了,怕自己受不了會發生什麼自己不能控制的事情。我感覺很大可能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在擾亂心緒。


不良人:

剛才刷微博刷到一個男性結扎的視訊,評論區一群女性@自己男朋友的,對方的回應是這樣

「卧槽你他媽是個變態!」

「你真惡心!」

「艹,滾!」

以前,為了記錄大姨媽,下載了姨媽軟體美柚,裡面基本上都是女的,偶爾有極個別男生。
當時學習正好學到生殖這部分,避孕知識老師更是語重心長講了很多。

說到避孕,就不得不說到結扎,當時老師給我們看了女性上環的手術視訊,以及,取環的手術視訊。

那畫面讓我永久難忘。

於是,我在美柚上專門科普了女性上環的過程,以及危害和痛苦,並且,提出了老師傳達給我們的新觀念:男性結扎。

順便說一句,提出選擇男性結扎這個建議的老師,是男老師。

他就是選擇了自己結扎的,說老婆生孩子夠痛苦了,不想再讓她遭罪。

我很佩服老師,所以向廣大女性傳播這種觀念。

我以為,那個帖子,底下應該有很多人疑問如何男性結扎,即便不是疑問,至少會有很多人對女性上環的痛苦感同身受並勸慰其他女性盡量不要結扎。

因為大家都是女人,總該知道這種痛苦。

然而我錯了。

那篇帖子當時一天之內有一千多條評論,除了一些表示:媽呀結扎這么恐怖啊,或者說我的媽媽,阿么阿姨之類的結扎以後多麼痛苦之外。

其他的一大群,都是對我的謾罵。

一群女的罵我:

「你這個庸醫!讓我老公╱男朋友結扎,以後他沒有力氣了怎麼辦?」

「精液是男人的勢!(講真我是第一次聽這個詞),你讓他結扎了,以後腰酸背痛你負責嗎?」

「結扎那麼疼,你他媽的把自己老公拉過去結扎!禍害我男朋友幹什麼!」

「你個庸醫,祝你以後的老公結扎變成太監!不舉,你他媽就當寡婦吧!」

「啊呀好嚇人啊,幸好這個軟體我男朋友不玩,不然要是他真聽話結扎了,以後生病可怎麼辦啊?」

……

這是一群女人回復我的話,我當時目瞪口呆,特別受傷,被罵的次數多了以後,卸載了軟體。

上環以後,時間久了,環會和肉長在一起,而這個避孕方式,並不是完全安全,所以上環以後懷孕的人不少,那時候應該怎麼辦呢,只能把環取出來。

取的過程,剝皮帶肉,鮮血淋淋,我當時看視訊這部分的時候,嚇的半天腦子都是空的。(不信的人可以網上搜一下相關視訊)

即使不會懷孕,在上環以後,女性會有很多隨之而來的婦科病,小腹墜痛,月經異常,各種炎症。

這本來就是中國發展過程中發明的對於女性的一種極不人道的酷刑,多少女性深受其害。

所以我以為,我科普的男性結扎的方式,就算有人罵我,應該也是男性。

畢竟趨利避害是人的本性,很多男性覺得自己結扎以後會影響生活,會膽怯,反正一直都是女性上環,女性生娃,女性做家務,這些觀念長久以往成了人的共識,突然來個男性結扎。

呵呵,想的美!

也可能由於男性骨子裡的尊嚴覺得做了結扎自己以後會不像男人什麼的。

有這種擔心完全正常,所以有男性罵我我倒理解,然而一群女的罵我讓我非常鬱悶外加恐怖。

她們可悲的聚起來同仇敵愾,罵那些想要讓她們少一些痛苦的人,她們覺得,女性上環是應該,自己老公結扎就是沒尊嚴。

女性上環,即使不人道,一群偉大的女性總會勇敢的站出來,犧牲自己,保護自己的老公。

即使你婦科炎症,即使月經異常,即使剝皮帶肉。

真是偉大的妻子。

……

隨著點贊人數增多,評論區各種說法也有,有善意的,也有惡意罵我的,罵的多了,我自己也玻璃心,後面的語氣有些沖,所以,後面部分刪除。

最初寫這個回答,自己也沒想靠這個就能改變什麼,一個Aorquer說的對,無論男女誰結扎,都是別人的事,和我無關,頂著這么多鍋蓋,實在沒有必要。

女的上環還是男的結扎,對誰有害,都不是我該操心的事。

我不是聖人,無法做到不生氣,不帶情緒,所以以後此類引爭議的話題,不會再回答。


小鴿鴿:

不算是小故事,是關於大名鼎鼎的<泰坦尼克號>這部電影的。

剛看到另一個問題下有人說傑克是能贏得船票船票順利上船並最終收穫世紀之愛,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

但是仔細想想,那個玩撲克輸掉船票的人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什麼?你以為你有船票就一定能泡到Rose?你有小李子的顏值嗎?你有他的PUA技巧嗎?你有那挖別人牆根的厚臉皮嗎?

咱們上去了的最終結果,不過是遇難人數上那一串冷冰冰的數字。

活著多好呀,還有機會make love everywhere ; )


天拖保全丁文元:

大一的時候 熬夜看完怪談新耳袋 三點半了 起床去廁所.. 發現廁所有6.7個人在拉屎..還有兩大神在洗衣服..


Zoey黃豆豆:

00後 後年就成年了。

————————————————————
評論里出現了幾只00後,歡迎大家圍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