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細思恐極的短故事?

問題描述:看到好多朋友分享了靈異故事,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無奈呀 還有評論和回答里好多人認真且執著地解釋著「盲人也有光感啊blahblah」,我也很絕望啊【別再解釋「盲人有光感」 「開燈為你考慮」了】 還是希望能看到更多 【細思恐極】的【小】的故事 【最好非靈異】 —————————————————————————————比如這種:我有個盲人朋友,每次到他家做客,總有一種異樣的感覺揮之不去,卻又說不出是哪裡不對。直到那一…
, , , ,
wind:

十隻兔子的故事(推理)_百度知道

講一個我聽過的童謠,是這樣唱的:

大兔子病了, 二兔子瞧, 三兔子買葯, 四兔子熬, 五兔子死了, 六兔子抬, 七兔子挖坑, 八兔子埋, 九兔子坐在地上哭泣來, 十兔子問它為什麼哭? 九兔子說, 五兔子一去不回來!

其實細思這是一個恐怖謀殺故事:

1、首先,兔子也是有階級的,大兔子病了,要治它的病,就必須不惜一切代價,甚至犧牲一隻兔子做葯引。

  2、病的是大兔子,五兔子卻突然死了,顯然是被做成了葯引。

  3、「買葯」其實是黑話,因為實際上只需要一些簡單的草藥,主要是葯引,所以這個「買葯」指的是去殺掉做葯引的兔子,三兔子是一個殺手。

  4、做葯引的為什麼是五兔?因為哪只兔子適合做葯引是由醫生決定的,二兔子就是醫生。

  5、可以推出,二兔子借刀殺兔搞死了五兔子,他們之間有什麼過解呢?可能是情殺,因為一隻母兔。

  6、誰是母兔呢?想一下,女人愛哭的天性,所以九兔是母兔。九兔知道了,所以才哭,因為她愛的是五兔。

  7、「六兔子抬」,這明顯是病句,一隻兔子怎麼抬?他顯然是被抬,因為他死了,所以才會被抬。抬他的兩只兔子隨後一個挖坑,一個埋屍。沒錯,抬他來的就是七八兩只兔子!

  8、六兔子是被七八兩只兔子殺的嗎?不是,他是被殺手三兔子殺死的。三兔子本來不想殺他,五兔子和六兔子關系非常好,當時他們正好在一起,並聯手抵抗,所以三兔子才把他們一起殺了。

  每相臨的兩只兔子關系都是微妙的。

  1-2:大兔子像皇上,二兔子就是他身邊進讒言的小人。

  3-4:三兔子是殺手,四兔子葯師,他倆都是助紂為虐型的,四兔經常給皇帝做一些壯陽葯什麼的,把皇上搞生病了,又親自熬兔子葯引。

  5-6:一對好朋友,經常在一起吟詩做對,不懼怕惡勢力,五兔很有才華,怪不得被九兔所愛又被二兔嫉妒呢,物以類聚,六兔也很有才,可惜都屬於文人,兩個人的武工加一起也沒打過三兔。

  7-8:也是一對好朋友,但屬於隨風倒型的,為了保住命,什麼事都肯做,本質不算壞,但經常被壞人指始做壞事。

  9-10:在女人哭的時候,身邊一定會有愛她的男人,而她的哭泣一定是為了她愛的男人。可惜,愛她的兔子和她愛的兔子不是一隻兔子。很明顯,十兔暗戀九兔,關心她,看到她哭,他當然要去問原因。

  9、最後一點分析,也許是多餘。事情是這樣的,三兔和五六兩兔打鬥過程中,引來了七八兩兔。當五六被殺死後,三兔已沒有力氣,況且七八平時都很聽話,不會告密的。所以三兔就放過了七八兩兔,並讓他們把六兔抬走,埋了。七八一看,命保住了,反正事情也發生了,無法挽回,只好照辦理。

  推理:

  1、作為一個完整的故事,必然要有因果關系,這個故事有了果(即情殺,下面再談),但沒有因,所以顯得不完整,就是大兔子為什麼病了?無緣無故的病了便引發了以下的血案么?顯然不是。

  2、從一個嚴密的邏輯上來看,這個故事中所有人物的出現(兔子)都是有聯系的,且每一個按序列排下來的兔子之間都存在因果關系(動機),比如:大兔和二兔、二兔和三兔、三兔和四兔(上文已經大致說明了),但10兔子的出現好象在這個邏輯中顯得微不足道,即沒有10兔子這個故事也能順理成章的結束,因此10兔子在這個邏輯中的動機顯得蒼白。

  結論:

  根據以上的推斷,我們都忽視了這個故事的重點,就是10兔子,他為什麼出現在這個故事中?難道僅僅為了引出9兔子的一句話么?錯了,這是一個有預謀的凶殺案,而且,10兔子就是這個案件的主謀(不是2兔子),其他所有的兔子都是在他全盤計劃中的一枚棋子,案發過程大致如下:

  (1)10兔子喜歡9兔子,9兔子不喜歡他

  (2)5兔子和9兔子互相喜歡

  (3)10兔子妒忌

  (4)10兔子是大兔子身邊最親信的人,並且對其他兔子之間的關系了如指掌(也就是說,他很清楚大兔子如果病了接下來會發生些什麼事)

  (5)5兔子也是朝中權貴,10兔子沒辦法隨便處置他。

  (6) 所以10兔子就讓大兔子病了,接下來的一切就像上文說的那樣發生了……

  貫穿整個這個故事的主線就是10兔子,他是這個故事的結尾也是這個故事的主因,這樣這個邏輯才顯得天衣無縫,故事的名字就是:借刀殺人!

  五兔貌似沒有死,因為被埋的只是六兔。很可能在與三兔的打鬥中五兔逃脫了,並且換了一個身份,從前五兔就這樣消失了(死了)。三兔無奈,只好殺了六兔向二兔交差,還找來了七、八兩兔來給他作偽證。

  另外這個童謠的詭異之處不在其內容,而在每一句的字數,每一句的字數是5 4 5 4 5 4 5 4 10 9 4 8

  按數字音譯就是:

  我死我死我死我死死就死吧

  這個話是以一個死人的口吻說的。說這話的應該就是五兔。五兔也很有可能就是這個童謠的作者。

  五兔其實沒有死,躲過劫難後看破了世間紅塵,出家做和尚去了。

  九兔也知道了這個情況,所以說「五兔子一去不回來」。

哈哈,算不算細思極恐,如果覺得嚇人就點個贊吧~


猛追灣彭於晏:

講一件我大學經歷的靈異事件,本人從小屬於靈異體質,遇到的靈異事件不計其數,租房遇到過世前房東,高中時過世親人來找我幫忙辦事等等。以後有空會繼續更,先說說我大學遇到的這件事情。

我大學是在成都XX大學就讀。該學校的大門幾乎從來不開,只在我大一的時候開過一次,平時大家都是走側邊的小門進出。聽人說學校大門對著的地方風水不好,以前學校老死人,後來叫了風水大師來看過後就把大門關掉幾乎再也沒有開過。至於學校的名字我就不說了,感興趣的網上搜搜成都某學校大門開一次死一次人,大一男生寢室上吊就能搜到。(由於有男生在寢室上吊這件事情當時被學校壓了下來,網上消息不多,我搜了一些圖片)

然而這個男生上吊正是發生在我見過的那一次大門開過之後,而我呢,剛好和這個男生是同一屆學生,又剛好是相對著的兩棟樓陽台相對的寢室,我住3棟,他住4棟,而我遇到的詭異事件,就發生在該男生上吊的前兩天。

事情發生的具體的日期我忘記了,只記得那天早上寢室里的其他3人像往常一樣起床收拾準備去上課,我平常都不會逃課,但那天不知怎的覺得特別困,不想起來,就讓關系和我挺好的一室友幫我點下名,我就繼續睡了。

他們走後我差不多又睡了1個小時,醒來後口很渴,我們寢室都是睡上鋪,喝水得爬下床去,我心裡還在掙扎要不要下去喝水,但是隨後我便發現我身體不能動了,意識清醒,眼睛能睜開,只是像癱瘓病人一樣不能動,我意識到自己被鬼壓床了,由於我經常被壓,已經習慣了,心想著等一會就好了,於是我睜開眼睛開始四處看,就在這時,我看到寢室對面的床上盤腿坐著個人,那人用被子從頭部蓋下來包住全身,但從被子的外觀上能清晰的辨認出是個人盤腿坐在裡面,這時我開始慌了,心想我有個室友沒走?不會吧,那人就這樣坐在那一動不動,我不敢再看把眼睛閉上,我能非常確定不是在做夢,因為如果是夢我早就嚇醒了。

過了差不多2分鐘,我發現能動了,一個飛跳下床,把寢室門打開,然後走回寢室看剛才有人坐著的床鋪,上面根本沒有什麼人,被子也是平鋪在床上的,當時我就很疑惑和不安,總覺得會有什麼事情發生。記得當天睡那張床的室友回寢室後我還給他說起這件事,我說早上我睡覺的時候看到有個人在你的床上用被子從頭上搭下來盤腿坐著,一動不動,我起初還以為是你,他說你不要嚇我。

(這是今天我問我室友,他說他還記得那件事)

而這件事情最詭異的地方來了,兩天後,我中午放學回寢室,發現對面的寢室樓下全是警車還拉起了警戒帶,我心說有人打架嗎,但看到所有人都在抬頭看寢室樓上,我順著大家看的地方看上去,看到有一個人上吊在了寢室的陽台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法醫還沒來不能動現場,但又怕學生看到屍體,警察就用了一張被子從他頭部搭下來蓋住身體,只露了一雙運動鞋在外面,我當時看到這個場景,想起我兩天前被鬼壓床時看到的那個在我寢室用被子蓋住全身的人,一摸一樣!我瞬間滿身冷汗頭皮發麻……只有親身經歷才能感覺到那種恐懼!

這是搜到的幾年前的回答,這個人也間接說了屍體被被子蓋著的事情,只是他搞錯了那被子不是被風吹的,而是警察怕學生看到屍體才搭上去的。

————————媽媽我怕的分割線——————

上面是更新的經歷

下面的故事,是我大四在外租房時在房子里碰到了我過世的前房東

事情是這樣的,我一理科生,文筆不好,但經歷過的靈異事件確實挺多,從小就能看到很多奇怪的東西。小時候經常絆倒,頭部摔到需要縫合不下十次,甚至出現血腫需要針管抽血的情況,現在頭上有幾處因疤痕沒有頭發,額頭上也還有縫合的痕跡,但真的不是摔傻了,本人確定自己智力沒有任何問題,大學部理科生,只是很多靈異的事情就一直圍繞著我,能看到很多奇怪的東西,被鬼壓床也是家常便飯,我就先說其中最近發生的一件吧,如果有人看我在把我經歷的所有寫下來。

大四的時候,由於沒有什麼課,開始出去找實習工作,過程中,有次在酒吧認識了一個朋友,他已經畢業工作,在二環租了房子,已經住了半年,我學校在城郊,由於要在城裡找實習,我便搬過去和他住一起,付一半房租。

這便是事情的開始,住進去後的第二個星期,朋友因為要上班,8點就會起床收拾出門,而我由於還沒找到實習,通常都會睡到中午。有天早上朋友依然8點鍾起了床,開始在客廳收拾,我寢室沒有關門,能聽到客廳有響動,迷迷糊糊的又睡了一會,差不多9點半我醒了,但是客廳里的響動一直沒停,我就在想今天他怎麼還沒走?不怕遲到嗎,正準備開口問,突然發現自己動不了了,意識清醒,能睜開眼睛看到房間,但是身體無法動,癱瘓病人差不多就是這樣,但我並不怕,因為鬼壓床已經是家常便飯,而且我在被壓時通常能夠睜開眼睛,我心想又被鬼壓床了,過一會就好了,但就在這時,客廳里有個腳步聲開始往寢室裡面走,聲音越來越近一個佝僂的身影出現在我床腳那頭,是一個老婆婆樣子的人,由於頭不能動,平躺著眼睛斜過去看不清長相,但是從身高和動作能感覺到是一個老太太而不是老頭,他走到我床邊盯著我看了差不多10秒鐘,又開始往客廳里走出去,出去後在客廳依然聽到擺弄東西的響動,我這時候開始慌了,死命的掙扎想快點脫困,差不多2分鐘後,突然能動了,我沖出去把客廳的門打開,心想著要是有什麼東西在家裡好第一時間往外跑,打開門後返回房間開始找這位「老太太」,廚房,陽台,廁所找了個遍,確定沒有這個「人」以後,我馬上給我朋友打了個電話,電話里大體就是說這個房子可能有問題,我剛遇到一個老婆婆在房子里找東西,我朋友膽子比較小,叫我不要開玩笑嚇他,他住了半年,並沒有遇到過什麼怪事,我說我不會這種事情和你開玩笑,你最好去問問房東這里之前是誰在住。

而之後發生的事情就是詭異所在了!!

我朋友去找了這個房子的房東,由於我是中途搬進去的,我沒有見過房東,房東也不知道有我的存在,所以我壓根不會知道房東的任何事情。我朋友去問了後才知道,這個小區叫「鎦金歲月」,(在成都,大家可以查到),聽這個名字就是買給老年人養老住的,戶型大多是套一,而這間房子就是房東買給他媽媽住的,他媽媽獨居,沒住幾年就患病去世了,才想著把房子租出來。我朋友回來問我,你怎麼知道這里以前是一個老婆婆在住?我說我怎麼知道?因為我親眼看到他回來拿東西了。而這之後我還是住了很久,我相信他只是回來拿東西,突然發現自己床上躺著個人有點疑惑吧,所以才多看了我幾眼。

理科生文筆不好,想著什麼打什麼,如果有人看,我再說說我其他的事情吧,就比這個恐怖的多了。


陳大富:

高一的時候早戀,跟男朋友出去玩,差不多到了晚上七八點,他媽把他抓回家了,我只好一個人回家,東北冬天五點多一些天就全黑了,又特別冷,街上一個人沒有,整個城市都是安靜的,自己走挺嚇人的。

我家住六樓,八十年代的老房子,沒有小區和安全門什麼的,想進就進那種。

那天上樓,差不多上到三樓,覺得二樓那裡有腳步聲,這樓是我爺年輕時單位分的房子,樓里大部分都是老頭老太太,這個時間不應該有人走動,我覺得有些奇怪,然後一路上又一直在自己嚇自己,就莫名其妙的覺得身後肯定不是好人。

我就不出聲,不開聲控燈上樓,因為爬了幾十年的樓,閉著眼睛都知道怎麼走。

奇怪的是!我不開燈他也不開!而且一直都在我後面!

我就加快速度,沒有燈,他走的就沒有我快了,我就蹭蹭上了六樓,然後一直拍門喊開門!

這時六樓的燈亮了,照的五樓和四樓都亮了,我就聽見蹭蹭蹭的腳步聲,特別快,這時我奶給我開門了……腳步聲就停了。

然後我在關門的時候偷偷看了下樓梯拐角處……

果真有個男性身影停在了五樓樓梯的拐角……

真的只是一步之遙……嚇死老娘了……


飄丫飄:

說一個前兩天剛經歷的。
我被總部外派到雲南一個非常鄉下的工廠做HRBP。因為太鄉下了,一般只有周末出去,有一個周末和財務的女孩子一起去隔壁縣城買東西,玩耍。我們工廠有一個基本上有所有人的群,大家如果需要拿快遞或者希望搭順風車就會招呼一聲。
這天,我們在一家水療店做完汗蒸什麼的,已經比較晚了,就在群裡面問有誰在這個縣城裡面準備回廠,可以搭一下順風車。後來有一個人回應了,他說他在吃飯吃完飯回去,我就說我們等他吃完飯,再坐他的車回廠里。
為了方便聯系,通過群加了微信。過了一會,他給我打電話說他喝了酒不能開車,他叫了車送我們回廠,已經付錢了。


我就說不用了,你如果不方便我們就自己回去,你打電話讓司機不要來接了。然後他就一直堅持讓司機來接,我就一直拒絕,因為我也不認識他,覺得不能讓別人花錢。到了後面,他就說他是讓司機接我們去他吃飯的地方,和他們一起吃飯,然後再一起回廠。我當時覺得自己已經吃過飯了,而且和他又不熟還是拒絕。他看我一直不願意。也就算了。
後來,我越想越奇怪。就問了一個我還比較熟的一線班代,這個人是誰。他的回答就嚇到我了







到了第二天,我發現他發了一條朋友圈,他後來去了我們昨天呆的那個水療店,細思極恐,他為什麼硬要我去他吃飯的地方,我拒絕後他吃完飯為什麼又來了我們待過的水療店。

經過這一次之後,我就再也沒有在群里要人幫忙拿快遞或者搭順風車。
有的事情沒有發生就是沒什麼,一旦發生就是百分之百,女孩子們在外面真是要謹慎加謹慎。


初代萌王:

更新:
我並沒有覺得這個人多可怕,畢竟他也跟我解釋清楚了。
這件事中我覺得可怕的地方在於,對於一個非專業人士,只要用點心,就可以搜索出關於你的一條完整的資訊鏈。
從你的某個賬號開始,別人可以搜出其他的賬號,對應賬號下可能有照片有文字,別人可以分析出地址,然後你的姓名學校電話等等。哪怕沒有專業訓練,也可以基本收集完整。
如果這種資訊被別有用心的人得到,那後果我真的不敢想像。

這就是常說的 人肉。

——————分割線———————

以下為原答案:
有一天突然有個人加我QQ
我現在用的qq上已經很少人了,都被我刪掉,只剩一些同事或者家人了。
然後那個人報出了我的AorquID
我根本不認識他
接著他把我的手機號微信號支付寶號一一報了出來,還有我的大學學號,畢業照,之前的住址等等資訊。
我看到之後去把百度快照和谷歌上面能刪掉的都刪掉了,不能立刻刪除的也申請刪除了。
其實這個工作我之前也做過,因為我的前任很注意這些。
當我以為我得罪過什麼人要來找我報復的時候,他說他只是好奇我是誰。
於是我死不承認這是我,不承認手機號是我,稱他提到的人是手機號的前主人,並把他拉黑。
然後他去給我的手機號充話費,確認了我的名字。
當時就覺得背後一陣寒,那個人還反覆跟我說不要害怕他沒有惡意,我靠!就算你沒有惡意這樣也很可怕好嘛?!更何況我怎麼能相信你說的沒有惡意!!!
現在獲得一個人的資訊太容易了好嘛!
可怕!!


Aorqu用戶:

看到工兵鏟哥們 @花是姑娘酒是愁 我忽然想起幾年前的事兒來了。

幾年前在廣州的一個城中村,我帶著我的小孩(三歲)買東西,小孩看到投幣的搖搖車要玩,我就給他兩塊錢讓他自己過去換硬幣上去玩。因為我騎著電動車,又懶得鎖車子什麼的,就在大概五六米遠的地方看著(有台階,電動車上不去)。

然後我就看見有一個大概三四十歲的婦女,有一點拘謹的微笑著開始靠近我兒子,我覺得她似乎沒有意識到小孩的父親(我)就在旁邊,於是架住電動車叫兒子:「好玩嗎?」兒子哈哈哈的笑。然後那個婦女開始顯得有點緊張,但還在慢慢靠近。我又注意到不遠處有一個男的在看著我們,就直接掏出剛買沒幾天的甩棍,抖開然後再按回去,這么來回甩著玩,那個婦女保持著那種有點拘謹的笑,慢慢挪挪蹭蹭的離開了。

小孩玩完了搖搖車之後我鎮定的騎車帶著小孩離開了,但是緊張的脖子全是汗。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個婦女可能要直接抱跑我兒子,那個男人如果是一夥的,會在婦女抱跑我兒子的時候隨意阻攔我一下,也許就這一下我就永遠的失去我兒子了。不過還好,我亮出來傢伙事兒之後那個婦女大概覺得不好搞,萎了。

當然這一切都可能是我自己瞎想的,不過我寧可謹慎點也不會在這種事兒上大大咧咧。

這件事給我的直接後果就是只要我帶兒子出去玩,甩棍也好,刀也好,拳頭套也好,必備一件武器,以保證我有迅速殺傷至少一個普通人的能力。


Misa Amane:

追更一個與這個故事沒有關系的一句話:

與魔鬼戰斗的人,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魔鬼。當你遠遠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你。
Wer mit Ungeheuern kämpft, mag zusehn, dass er nicht dabei zum Ungeheuer wird. Und wenn du lange in einen Abgrund blickst, blickt der Abgrund auch in dich hinein.

————尼采

不是騙贊的
就是大概有一星期左右
每次打開問題給別人點贊的時候 每次都+2
我不是順著答案一氣點 真的是碰到點了會點贊
然後就是雙倍 一度懷疑Aorqu愛我哈哈哈
有一次的時候突然想到
會不會真的世界上又可以和你同步的人
每天做什麼事都在一樣的時間
有點奇妙

為什麼提醒我有18個人贊
結果只有13……
你們做了什麼?!

原答
有一段時間 刷Aorqu點贊的時候 一點三角點贊數總是+2
假如本來是100贊 我點一下之後變成102 這種
我的習慣是對感興趣的問題答案會一直看 有喜歡的點就點贊
結果真的有幾個問題的答案 一點就變雙倍
突然想明白 是不是真的有一個會和你完全合拍的人 你們閱讀的速度 喜歡的點 甚至看手機的時間都是一樣的
可是想明白之後 這種事再也沒發生過了
哼!


小奶油:

還是我上高中時的事吧,我們家是修的房子,我們家在縣城,我當時18歲,在二樓洗完澡後在卧室里穿了一個弔帶和內褲復習資料,當時父母都在一樓看電視,這時,…….…

我居然聽到了手握著門把手開門的聲音,轉了好幾次,支咿呀呀的,我當時驚呆了,第一反應跑過去把門把手握緊,把門反鎖了起來,心臟感覺要跳出來了,生怕慢一步就被外面不明物體趁虛而入,還好反鎖住了,於是我大喊我媽我爸,帶著哭腔的,外面的開門聲止住了,過了一會我爸媽跑了上來看著哭的稀里嘩啦的我,問我怎麼了,我把剛才的事說了一遍,我爸還是有文化的,當時是個學校的領導,他的門口檢查了一遍發現了幾顆老鼠屎,然後他們就說是老鼠在摳門,我的天,根本不是吧,我聽的真切,就是手轉動把手的聲音,這件事我久久不能釋懷,後來我爸把二樓門反鎖了,用大櫃子把門堵了起來……至今想不明白那天晚上開我房門的是誰?

還有個故事,感謝這個平台,讓我說出這幾年壓抑在我內心的事

夏天,特別熱,還是修的那種農村房子,我卧室在二樓,可是二樓特別熱我鬧著要睡一樓,一樓很涼快,可是也很陰冷,當時沒覺得怎樣,很快就睡著了,直到半夜,我聽到房門吱呀一聲打開了,我當時以為是我爸半夜上完廁所順便看看我,我小時候爸爸很愛我,我準備叫我爸,然後就聽到奇怪的腳步聲,不像是我爸和我媽,就像那種特別輕的聲音,一步一步由遠到近,最後停到我床前,我幾乎大氣不敢出,大夏天抱被子里,我當時真的好想伸手開燈看看是誰,可是不敢啊,後來一直到腳步聲遠去我才漸漸睡著,第二天早上我媽來叫我,我第一時間就是問她他們昨晚來過我的房間沒,都說沒有啊,這也是我小時候一直狐疑的地方


褚自航:

大家都在關注的事情,都在搜索的事情
然而在這個網站上顯示的是卻是無人關注,無人回答,彷佛從未發生過一樣


小蒜苗:

不知道有多少人學過這么一篇課文,《小馬過河》:
小馬要過河,牛伯伯說水很淺,松鼠說水很深。

小馬最後在媽媽的幫助下,親自試了,水不深不淺,剛好能過。

這個故事是為了說明"只有自己親自試過才知道。"

當年學課文的時候,覺得很有道理。

最近一次偶然的機會重新看到這個故事,卻發現了一些特別的事情。

如果這個故事的主角不是小馬,是小山羊或者小兔子呢?

那就不是只有親自試過了才知道,那就是"no zuo no die , why you try ?"了。

牛和馬的體格是差不多的,所以小馬才可以過河,而不是因為小馬親自試了。

就如同,變成天鵝的醜小鴨,它爹本來就是天鵝。變成王子的青蛙,本來就是王子變的。

就如同,灰姑娘能遇到王子,因為她本來就是公主。而賣火柴的小女孩,只能被凍死。

童話里不是騙人的,只是童話真的不是給小孩子看的。


妃宮千早:

小時候喜歡玩鞭炮。喜歡收集很多鞭炮,然後把火藥倒出來,壓實,然後boom。
有一次,同學找我玩,帶了一袋鞭炮,然後一起做了個大的。過了馬路,看到一個大院,旁邊的牆還是磚牆,然後把做出來的東西插在牆上,點著,boom。。。
然後,牆沒出啥事,也就炸了一個小洞,也就沒後文了。
後來我才知道,我家馬路對面,只有兩個建築,省高等法院和國家安全局。。。

謝謝各位大佬提醒。。。最近看美劇把名字弄岔了。。。


鄭偉鵬:

貼一篇原創,我幾年前寫的小故事。

   第226次失敗

  採訪林華是在一家肯德基裡面。這位年輕的精神科學家頭發凌亂,正津津有味地咀嚼著手中的雞腿堡。

  「精神科學是一門充滿了未知元素的學問,我預言它在本世紀將會獲得驚人的大發展,屆時人類的生活方式將會發生革命性的變化。」林華滿嘴油膩地說道。

  我看著眼前這個不修邊幅,看上去落魄潦倒的年輕人,心裡嗤笑了一聲。一個連自己的起碼生活都無法周全的人,還侈談什麼人類的未來。此次的採訪任務主要是為了配合報社報道本地傑出青年的系列文章。這位林華雖然其貌不揚,卻據說是名聲在外,在精神科學上有獨到的創見。

  「您能否簡要說說,精神科學的發展對我們普通人的生活究竟可能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呢?」我雙手在筆記本鍵盤上敲著,視線越過熒幕投在林華臉上。

  「許多外行人認為精神科學就是研究精神病的。這種看法是非常片面的。事實上精神科學中確實有一些流派是把主要精力放在研究精神方面的病變上的。但是目前學界大部分研究者,包括我和我的老師在內,普遍認為精神科學的主攻方嚮應是對正常人思維模式的破譯以及通過技術手段影響人類精神狀態的可能性。假如這兩個課題能夠被攻克,那麼讀心術就將變得輕而易舉,而人類也可以藉助外部設備整理頭腦中的記憶,甚至可能利用計算機來備份容易遺忘的記憶。不僅如此,困擾人類幾千年的自我認知問題也能得到回答。我們將能準確得知人的自我認知在生化層面上是如何產生的,也就有可能發現在人的肉體死亡之後繼續保存其意識的技術手段。換言之,也就是可能獲得精神上的長生不老。」

  林華講到這些的時候,臉上充滿了一種嚮往和自豪的神情。

  「那麼,您目前的研究內容主要是什麼呢?」

  「我現階段正在做一個關於人類的自我認知互換的可能性實驗。所謂自我認知,就是一個人認識到『我』這個概念,並能將自己與他人區別開來。例如,我清楚地知道我是林華,你是鄭大記者,我不是你,你也不是我。這就叫自我認知。但是現在看來,人的自我認知似乎存在著發生互換的可能性。

  「我之所以提出這個研究課題,是因為我在閱讀中國古代文獻時發現了一個不尋常的現象。明清時期的許多筆記中都提到這樣一類故事:甲地的A君遭雷擊昏迷多時,等到再次清醒過來的時候卻聲稱自己是另外一個人B君。A君完全不記得原來自己的身份,而只記得自己是住在乙地的B君,講起B君的故事來也有聲有色。沒過多久,人們找到了B君在乙地的家,卻發現B君當時也遭到雷擊,意識也發生了錯位。B君的記憶完全變成A君的了。簡單說來,就是靈魂互換了的意思。

  「我認為這種現象或許真的存在,並非完全由小說家杜撰。現代科學已經證實,腦部活動與腦電波緊密相關。每個人的腦電波都有一個獨一無二的頻率。如果發生了極偶然的事件——例如雷擊——改變了這猶如身份證一樣的腦電波頻率,那麼發生靈魂互換也是有可能的。

  「我根據這一思路,潛心研究了六年,製成了這台意識互換機。」

  話畢,林華從公文包里取出了一個小物件向我展示。它看上去就像一台小巧的電子詞典,上面密密麻麻地分布著十幾個按鈕。

  我有點驚奇地接過這個小玩意,翻來覆去研究了良久。

  「你是說,用它可以交換兩個人的靈魂?」我的語氣里充滿了不信。

  林華嘆了口氣,囁嚅道:「說來慚愧。這台機器凝聚了我全部的心血。我自認已經突破了所有的理論障礙。按道理說,這台機器應該是可以正常運行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親身與無數人做過實驗,就是不能成功。我還是我,沒有發生變化。我覺得肯定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但我窮心竭智,卻怎麼也找不到問題所在。」

  我鬆了口氣。這么富有魔幻色彩的玩意果然還是不存在吧。我有點鄙夷地看著眼前這個所謂科學家。我太了解這種學術騙子了。攪一些玄乎其玄的概念,騙騙研究經費,卻搞不出任何有用的成果。

  我出於客套問道:「我能請您演示一下這台意識互換機嗎?」

  林華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連聲說好。只見他手指在意識互換機的鍵盤上飛快地忙活起來。能看得出他經常使用這台機器。

  不一會,林華抬起頭來,胸脯由於緊張而微微起伏著。「鄭大記者,我現在要按確認鍵了,過程中如果你有感覺到任何異樣請馬上告訴我。萬一成功的話,我就會變成你,而你就會變成我。」

  我表示了解。於是他手指輕輕摁了下去。

  滋卟卟卟卟……滋卟卟卟卟……滋卟卟卟卟……

  我承認,一瞬間有一點頭暈,但是大概只持續了一兩秒吧。

  沒有任何異樣。我低下頭一看,我還是我,對方也還是對方。這是第226次失敗。

  我沮喪地將意識互換機收回公文包中。出於羞愧,我感覺臉上火辣辣地發著燙。如果我能看得見自己的話,估計我會發現自己的臉紅得像爛透的杮子一樣。

  「咳,」鄭大記者收起了筆記本,「我想,我已經大概了解了您的情況。林先生,關於您的採訪大概過兩周就能刊出來了。到時我會給您寄一份樣本。」

  我道了謝,挾著公文包與他一起步出了肯德基。

  「那麼,就此別過了。有機會再見,林先生。」鄭大記者頭也不回地鑽進了一輛TAXI。

  我把還有點油膩的雙手在衣角上擦凈,嘆了口氣。吳老說的沒錯,意識交換確實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浪費了六年的心血在這個破玩意上面,實在太不值了。也許從明天開始,我應該考慮換一個課題了吧。


放開那姑娘:

真事。

某女生一個人獨居,某天和朋友聚會瘋鬧到深夜回家,每層只有兩戶,有電梯。這是背景。

女生在等電梯的時候,昏暗的門口又走進一個陌生的男人,在微微的不安無與窘迫中迎來了電梯。「叮」

女生和陌生男子一起進入電梯,她的目的是6樓,男子微微一頓,5樓。「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微微緊張」。

5樓,男子一言不發的出去,電梯門緩緩閉上。

「叮」6樓,女生抬頭,電梯門緩緩打開,潮水般的黑暗湧來,昏暗的光線就照在電梯正對面的樓梯間,站著剛才停留在5樓的男人。


駑懟:


冰昆湖:

出自《白鹿原》一個過門一年的媳婦餓得半夜醒來,再也無法入睡,撞摸身旁已不見丈夫的蹤影,懷疑丈夫和阿公阿婆在背過她偷吃,就躡手躡腳溜到阿婆的窗根下偷聽牆根兒,聽見阿公阿婆和丈夫正商量著要殺她煮食。阿公說:「你放心度過饉爸再給你娶一房,要不咱爺兒們都得餓死,別說媳婦,連香火都斷了!」新媳婦嚇得軟癱,連夜逃回娘家告知父母。被母親哄慰睡下,又從夢中驚醒,聽見父親和母親正在說話:「與其讓人家殺了,不勝咱自家殺了吃!」


一隻魚的傳說:

老司機光哥講的一個故事,很恐怖。

光哥是個真正的老司機,在南疆跑了幾十年長途,遇到過許多怪事,有殭屍、鬼打牆、動物攔車、大冰層下密密麻麻的死人。

他說,最恐怖的,還是他第一次開夜車去南疆時發生的怪事。

那是八九十年代,開長途車是個好活,賺錢多,活兒輕,又是走南闖北,見過大世面,肚子里當然也有許多好故事。

尤其是一些常開夜車的老司機,跑邊疆的,跑川藏線的,往往在枯燥的公路上開一整天,都見不到一個人影,更常常遇到一些匪夷所思的怪事。

那是千禧年,我談了一個女朋友,是四川雅安人。

雅安有三雅,雅雨,雅魚和雅女。雅雨說的是當地雨水多,煙雨迷濛,像江南一樣。這種地方容易出正妹,日照少,皮膚白。

雅安那個地方,地處川藏交界,好多姑娘都是藏漢混血,不僅有藏族姑娘的豪爽,也有漢族姑娘的纏綿,寧靜又妖嬈,有點兒像《紅河谷》中丹珠那種感覺。

我當時在成都,也沒多少錢,沒法經常去雅安,所以我女朋友就想了一個辦法。

雅安當地有種魚叫「雅魚」,魚形似鯉而鱗細,體形肥大,肉質細嫩,最絕的是它腦袋上長著一個骨刺,看起來像把昂首沖天的寶劍。

這魚骨劍是辟邪的,跑夜路的老司機最喜歡,費多大勁兒都要在車里掛一個。

所以我每次去雅安時,都是免費搭車,等到了雅安,我女朋友都會提前在路口等著,雙手奉上一隻巴掌長的晶瑩剔透的魚骨劍。

當時我還年輕,根本不明白這些魚骨劍的意義,也不明白我那個女朋友的身份,所以才會這樣無憂無慮,這樣興高采烈。

畢竟年輕……

哎,年輕真好啊!

好了,還是說那個長途司機的故事吧!

我當時搭的是夜車,老司機叫老光,常年跑長途的,兩個人在車上吸著煙,聊著天,他就給我講了一些他當年在南疆跑長途的經歷。

他說,我小時候啊,不愛念書,國中沒念完,就跟一個親戚跑長途去了。

那時候吧,這長途還真是長,往新疆運挖掘機,從海南島運菠蘿,去山西拉煤,那年頭啊,路上車少,交警也少,漫天地里,啥邪門事都有。

我們這邊經常跑長途的老司機吧,最怕就是大霧天,特別是大霧天在大山裡開車,像咱們這樣,幾乎十次有九次會撞到邪,什麼鬼打牆啊,鬼娶親啊,陰兵借道啊,多多少少都聽說過,也遇到過。

不過最要命的東西啊,還不是鬼,不過比鬼還要可怕!

我忍不住插嘴:那是什麼東西?

老光說:這東西吧,我就碰見過一次。那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我當年跟一個老司機往新疆送挖掘機,開的是大平板掛車,大解放車頭。

那車,嘿,開起來可帶勁啦!

那時候,我還是個毛頭小子,第一次開那麼大的車,心裡又激動,又有點害怕。

你是不知道,南疆和北疆不一樣,北疆是草原、湖泊、森林,哈密瓜,馬奶子酒。南疆不行,到處都是戈壁灘,荒山,大沙漠,經常好幾天都見不到一個活物,能把人給憋瘋掉!

更要命的是,我們要去南疆最南邊的縣城,挨著崑崙山,還有阿里無人區!

這鬼地方!

有一部老電影,《冰山上的來客》,裡面眼睛很大的新疆阿依古麗就是那的人。

好在押車的老司機很有經驗,他姓白,我叫他白師傅。

白師傅在新疆當了快20年的汽車兵,給崑崙山哨所送物資。

崑崙山那是什麼地方,西王母的道場,那是凡人呆的地方嗎?

高反、高寒,零下三十多度,大冰河,雪崩,大風,缺氧,鬼怪,啥邪門玩意都有!

白師傅說,他有一次路過一個斷裂的大冰層時,車熄火了,在修車時看見地下大冰殼子里,密密麻麻的封的全是死人!

真是是死人!

那些人穿著舊軍裝,一個挨著一個,像是睡著了,神態安詳,隊形還是整齊的,就像一個軍營突然在一瞬間被凝固住了,被冷凍住了,看著特別恐怖。

他不太懂這是哪裡的士兵,後來跟別人說了說,別人說那是革命軍軍服。

革命軍怎麼去了崑崙山,為何又集體死在了那裡?

沒有人知道。

後來白師傅每次開車路過那個大冰殼子時,都要停下,在那散幾根煙,他總覺得他那些人像是在守護著什麼,像是在盯著自己。

光哥說:我嘛,當時很崇拜白師傅,路上沒少給他敬煙、打酒,他心情好時,也給我講一些開夜車的禁忌:

要是在路上遇到動物,就趕緊朝路上撒錢,這不一定是壞事,有可能是救你的命,所以要交買命錢。

遇到鬼打牆,也不是壞事,但是也要停車,別往前開了,因為前面可能是懸崖、斷路、餓鬼,這是在救你的命。

最可怕的是岔路鬼,就是原本只有一條大路,卻突然出現了兩條岔路,這種就是索命的,要馬上停下車子,死都不能往前走。

按照白師傅的說法,這攔路鬼大多是善鬼,是救人的,有些甚至是祖先有靈,在保佑你。

岔路鬼多是惡鬼,他是用障眼法,給你弄出來了兩條岔路,讓你二選一。你以為有一半的活命機會?

屁啊、其實兩條岔路都是通往懸崖峭壁的,走哪條都得翻車。

光哥也感慨:說起來也怪,我開大車那麼多年,有時候會經過一些地方,那地方三天兩頭出事。

車禍原因都一樣,一條挺寬挺敞亮的大馬路,司機卻偏要偏往旁邊的山溝里開,這就是遇上岔路鬼了。

不過按照白師傅的說法,最嚇人的就是怪物上車,不過那東西到底是咋回事,他沒跟我說,只是說萬一碰到了,基本上是九死一生。

光哥說;我他娘的也是倒霉,第一次開車,就碰上了!

=====

他說,那時,我和白師傅已經到了南疆腹地,到處都是荒山、沙漠,車子順著大山、沙漠一路開,枯燥得讓人想上吊。

開始時,我白天開車,白師傅晚上開。後來路上幾天都看不到一輛車,我就跟白師傅換了班,開始開夜車。

白師傅囑咐我,要是有什麼不對勁的,就馬上叫醒他,這地方很邪,一個不小心,我們就出不去了。

白師傅說的不錯,進入南疆第三天,我就撞了邪。

現在想想,在南疆開夜車挺特別的。

天氣都特別晴朗,一輪明月高高掛在天上,大顆大顆的星星,乾乾凈凈,清清楚楚。

戈壁灘上灑滿月光,沙漠上,荒山上,像是撒了一層雪,亮晶晶的,讓人看了很感動,很想流淚。

嗯,就是感動。

有時候沙漠腹地會突然亮起大燈,還有像放煙花一樣,照得整座山亮如白晝,但是看著那座山就是普通的荒山,這些煙火是哪裡來的?

白師父就說,這些都是中國的秘密部隊,在深山裡都有基地,這是在秘密做實驗,習慣了就好。

他還說,南疆有些地方關押著一些怪物,有時候會出問題,那些焰火有些是在打怪物的,

我本來以為他是胡扯,沒想到還真遇到了。

第三天晚上,我開著開著車,天上突然就下了霧。

按說南疆這種非常乾燥的地方,霧是很少見的,我記得當時還在報紙上看過一個新聞,講塔里木盆地旁邊一個縣城降了大霧,是50年不遇的奇景。

好在這霧不大,路上基本上也沒,所以也沒當一回事。

開了一會,我突然發現霧中多了一個黑影,用霧燈照了照,發現前面竟然是一輛車,在霧中緩緩開著!

我興奮極了,沒有在南疆這種荒漠開過車的人,是無法理解那種一連在大沙漠中開了幾天幾夜車,連一個人(別說人,好多時候連一棵綠草都看不到!)都看不到的焦灼!

我使勁按了一下喇叭,又慢慢加速,想超車過去,跟他打個招呼!

車子開近,模模糊糊看到,前面是輛破舊的北京吉普。

當時的新疆,這絕對算是一等一的好裝備,應該是某一個地質勘探組,或者石油勘探組配備的。

不過不知道為啥,我總覺得這輛車有點不對勁,卻又說不上來哪裡不對。

不知道什麼時候,白師傅已經醒了,他披上衣服過來,叼了一支煙,打著火,對我面無表情地說,光子,停車吧,不然咱們都得死。

====

我嚇了一跳,忙問:啊?!為啥啊?!

白師傅說:那車沒開燈。

我才回過想來,這車為啥看起來不大對勁,原來是沒開車燈!這大黑夜的,這車不開車燈,難道是想死了?!

我還不敢相信,說:是不是他們看今天月亮地挺好,所以沒開燈?

白師傅嘆了一口氣,說:「光子,你開大燈,對准前面那輛車的尾巴,仔細看看,上面有啥?」

我將信將疑,把大燈打開,朝著那車尾巴一照,當時就驚住了。

那輛吉普車原本放備用輪胎的地方,趴著一個大貓一樣的東西,因為離得太遠,看不清到底是啥東西。

那東西原本身子直挺挺趴在車後窗上,像是往車里看著什麼,這時候就朝我們轉過頭,冷冷地看著我,眼睛通紅通紅的。

雖然我們離那輛車還挺遠,在霧中也看不大清楚,但是那東西朝我們這邊一扭頭,我覺得它一下子就看穿到我心裡,看得我整個心都涼了,不由自主就把車剎住了,好半天才緩過勁來。

月光下,我看著那輛車慢慢偏離了公路,朝著荒涼的戈壁灘緩緩開去,看上去一點人氣也沒有,就這么漸漸消失在了我們的視野中。

光哥說到這里,把我激動得臉通紅,又刺激又害怕,問他:「那,光哥,你們當時遇到的到底是啥玩意?」

老光說:「我後來問白師傅,他說那是一隻老狐狸,不知道啥時候溜上車的,那車活不過夜的,我們再跟著它,小命也得撂這兒。」

我又問:「那狐狸上車又是什麼意思?」

老光說:「這狐狸成精了,要繼續修鍊,就得藉助人形了。」

「你看著那車是人在開,其實是狐狸控制住了人,指揮他把車開到戈壁灘里。等到了戈壁灘,它就會徹底控制住那個人,這世上啊,就再也沒有這個人了。」

我的頭皮一陣發緊:「那光哥,那狐狸控制住人是要幹啥呢?」

他卻看了我一眼,似笑非笑地說了一句:「狐狸控制住了人,那就成了人了唄!」

他說:「你有沒有注意過,有些人看起來就像動物,有人嘮嘮叨叨像鴨子,有人一臉狐媚相像狐狸,還有人邪惡兇狠像狼。」

他最後感慨:你以為你見的這些人,就真是人嗎?」

===

車到雅安,他也下來抽根煙,看到我女朋友給他的那枚魚骨劍,他愣了一下,堅決不肯要。

臨走前,他拍拍我的肩膀,給我留了個電話,意味深長地說,我以後要是遇到什麼事情,可以聯系他。

當時我也沒多想,隨口答應了一聲,也沒當一回事。

後來,我真遇到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也再次聯系了他,那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後來,我也因為一些事情,和雅女分開了。

這里說分開,不是分手,是因為關於她的故事,非常之曲折、離奇,不能簡單用一句「分手」結束。

關於她的故事,我要是寫出來,大家肯定會認為這是胡編亂造的低劣小說,所以我不會寫。

13年,雅安大地震,我打過一個電話問候,當時的她,已經成為另外一個人,或者說已經不能稱為「人」了。

就這樣,雅安成為了我的傷心地,再也沒有去過了。

只不過,偶爾在夜深人靜時,還會想起那個在寒風中拿著魚骨劍等我的姑娘,想起老光似笑非笑說的那句話:

「你以為你見的這些人,就真的是人嗎?」

===

關於我那個雅安神秘女友的身份,她被譽為「天生仙胎」,擁有這個世上最好的命。

有人問:這世上最好的命是什麼?

有人說:根據袁天罡的稱骨算命說,應該是七兩二錢,紫微星象,皇帝命吧。

並不是。

首先,袁天罡的稱骨算命,你把所有的滿分項相加,只有七兩一錢,並沒有七兩二錢。

其次,皇帝命也並不是最好的。

那什麼才是最好的?

自然是天生仙胎。

關於她的故事,我發布在了我的公眾號上。

收看方式:

1、關注我的微信公眾號:一隻魚的傳說

2、對公眾號發送數字 65 ,即可收到完整故事。


Aorqu用戶:

今天(6月22日)早上五點,杭州豪宅區,一套兩千萬的江景房著火,燒死一個大人三個小孩,保姆逃生,當天初步查明是保姆縱火。保姆一月工資一萬二,典當行有她典當的記錄,據說39萬的手錶當了兩萬。之前業主還借她十萬塊用於買房。

藍色錢江一期進去看過,房子密封性比較好,玻璃窗開不大,估計二期也是這樣,所以家裡還是應該備著砸窗的啞鈴或者壺鈴。

家裡木頭太多了,大理石的就不會燒成這樣。

藍色錢江二期,每戶360方,物業費7塊。火災發生後報警器響了,但是隔音好,所以聽不到。消防水管的水打不到18層。登高坪太軟,本不應該通過驗收。

房子已經交付使用很多年了,前不久他們才想成立業主委員會。

唉。


怪人二十面相:

國小的故事
A君有個漂亮的鑽筆刀
某日不慎丟了
而我去C君家借作業時
發現他桌子上和A君一模一樣的鑽筆刀
他神秘的和我說「我從A的課桌拿的」
我轉天告訴了A君
而A君告訴了老師
老師找了C君的家長,C君的母親表示這是她買給C君的

但這不是事情的結局

C君給A君買了吃的,說我陷害他,因為我不像他們兩家一樣有錢,買不起那麼漂亮的鑽筆刀,鑽筆刀其實是我拿的
A君深信不疑,從此格外痛視我,和C君成了好盆友
C君覺得我出賣了他,也格外痛視我
得罪這兩個人我倒覺得沒什麼

最令我細思極恐的是那天老師下課找我說以後不要再搬弄是非,引起同學矛盾

現在想想簡直可怕
我檢舉了一個孩子的偷盜行為,孩子家長為了孩子做了偽證不說,還讓C君買了零食去封口A君,最後我得到了老師的批評…..

有些人說我管閑事?
沒錯,我就是愛管閑事那種
源自我爸,我還小的時候,我爸見義勇為抓賊對我影響很大
我從小就是見不得壞人壞事正義感爆棚的那種中二(⊙ω⊙)

ps:想想這么多人說我多嘴也挺細思極恐的的,按這些人的說法,萬一哪天你的手機丟了,而全宿舍人都知道誰偷了你手機但又不告訴你,那這世道也太差了吧


王崑芃:

摘自《天才在左瘋子在右》(評論區好多人說不是這本書里的,我當時在網上看的這書隱約記得有,如果沒有就當我記錯了吧ಥ_ಥ)
幾個科學家在一個小島上發現了兩個石像,十分逼真,連細節都和人類一模一樣,但是一動不動。
一個科學家敲掉了「人像」的一個腳趾,帶回去作研究。
半年過後,科學家們驚奇地發現,這個腳趾來自一種未知的生物。
科學家們震驚了,連夜回到小島
發現「石像」彎下腰,雙手正向失去的腳趾伸去。

看到這個就開始想,是不是因為外星人思考速度太快導致把我們當成「石像」,才使我們互相沒有察覺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