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經歷讓你真切地感受到了你與身邊人的貧富懸殊?

問題描述:有哪些經歷讓你真切地感受到了你與身邊人的貧富懸殊?
, , ,
傲嬌的鹹魚:

小時候買不起冰棒的我看能夠買得起冰淇淋的都是壕,眼神中充滿了羨慕渴望還有饞。

長大後看到經常出國去旅遊、每天都有不同的漂亮衣服和想買什麼就能輕松入手的人,彷彿又回到了小時候那種羨艷心情。

無論是物質、感情或是其他。貧富差距就是:我夢寐以求渴望的,你卻輕松就能得到。


Aorqu用戶:
謝謝大家的鼓勵 想說一下
1就像其中一個評論所說 大家沒有認真想我倒數第二句的言外之意 而是在談戀愛怎麼花費上爭論 其實我是想說談戀愛的初衷來著 至於aa還是怎麼花這個隨意吧 男生願意為你花錢也是表達愛的一種方式 反過來女生同理
2再說一下我自己吧 從大一開始我媽就希望我找個男朋友 這個想法也可以理解 但是我和她聊過我的自身圈子確實質量不高 打遊戲被當掉無所事事的男生我覺得做朋友都不想更別說搞對象了 我媽反而說差不多就行了湊合湊合 或者那別人家女孩不都找了個一般的對象嗎你是有多好看你想上天啊挑三揀四的 或者反正也不一定結婚你先談著玩玩 這才叫蜜汁三觀
3還有我插嘴一下評論區 大家成長環境 經歷都不一樣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 別人沒有你的條件 所以你沒有資格批評他人 希望大家友善一點吶
以下為原答案
☆*☆*☆*☆*☆*☆*☆*☆*☆
表姐第一次談戀愛的時候她爸爸多給她生活費說不要花人家男孩子錢 不要被人家一點小恩小惠就騙了
我從上大學以後每次放假我媽都問我找沒找男朋友 我說沒錢談戀愛 我媽說你傻吧找個男朋友讓他給你買吃買喝啊
所以從來不告訴她我談戀愛了
我覺得很恥辱


匿名用戶:
2017.11.8更新
聯考結束,發揮超常,來到了帝都,家裡情況漸好,也找到了能相伴一生的人,謝謝大家的鼓勵時隔一年多再看到當初的回答,被自己當時的豪情震撼了,共勉。

8月12日更新
1.很多人說欠債還錢天經地義,這點我不否認。或許是我寫的時候太激動沒說清楚。那些來家裡討債的不是親戚是朋友,確實是拿了別人的血汗錢,我媽媽也說是我們虧欠別人。所以我想努力賺錢還完,那些朋友也是把我父母當朋友才拿出那麼多積蓄,是我們家對不起他們。我阿么也常說我們家拖累了太多家庭了,但問題是一味的懺悔有用嗎?再說一萬遍對不起也沒用。擺出一副道德君子的樣子然後沒錢還也只是作秀。所以我寧願先被當白眼狼。

2.至於親戚,為什麼我這么討厭他們,並沒有欠他們錢,但他們可以各種落井下石,背後嚼舌根什麼的,散布各種謠言,嘴臉令人作嘔。

3.還有另一種人,俗稱狐朋狗友,有錢時各種聚會什麼的,巴不得借錢給你討好的。一旦落魄作鳥獸散。

——————————以下是原答案

曾經生活在一個富裕的家庭,要什麼有什麼的那種。
後來家裡生意失敗貸款信用卡欠債等等幾百萬,催債的黑社會的全都找上門。
再後來風平浪靜了一段時間,閑來無事逛淘寶,幾個幾十塊幾百塊的東西,猶豫了很久,覺得不值沒買。防曬霜七月放在購物車,八月份才買,思想鬥爭很久。
後面的才和題目有關,朋友包場支持喜歡的明星的電影,買了她很多新專輯。當時正聊起各自買的東西,我說我看上了一個蒸臉器兩千多,然而我買不起,大家都笑笑,一臉不相信的樣子說我又在裝逼了。
直到現在,還是把我當富二代。
別人以為你和他們一樣富裕,然而你心裡知道一切都不再相同。
問我家現在資產多少?百萬負翁。

8月11日更新
1.補一個事例
機場免稅店,帶隊老師瘋狂採購,我都是看了看沒買,她回來竟然說感覺我是整個隊里最富豪的。所以不買東西=瞧不起,低調=隱形富豪。這感人的邏輯……然而那時候我家的資產已經是負數了
班級 有段時間決定省錢不吃晚餐,別人覺得你在減肥……

2.回答一個問題,是否在打腫臉充胖子。
首先,並沒有,只是以前大家對你固有的印象已經根深蒂固了,所以除非你全盤托出否則也沒人信你,然而我不想說,因為不想被同情。
其次,會讓大家誤會的原因可能是我媽媽,氣質高貴,說話做事很有魄力。所以凡是看到我媽媽的都覺得我們家是什麼大企業家呵呵噠。包括那個帶隊老師和以前的班導。
最後,我自己吧,哪怕日子這樣,我也不會表現出來,沒有任何人發現我的異常。我在小錢上不計較的。這個小錢指的是花在吃上面的。
至於疏遠問題,我覺得高中同學們之間沒這個問題啦,並不會因為貧富就親近疏遠什麼的,不像成人的世界那麼復雜。

3.再補個事例
以前看到新聞說大學生丟了3000跳樓自殺,我當時就想就算再貧窮3000也不值一條命。直到有一天我被騙錢了,幾百塊。那個時候家裡情況很不好,媽媽一天累死累活才七八十。我心都涼了,想死的心都有了,當然只是一瞬間。突然能理解那個大學生了。好在我爸媽都看得開,只說就當買個教訓。
由貧致富,由奢入儉,對很多事的理解都會不同了。

4.關於題主的問題
看到那麼多答主的回答,基本都是自己貧別人富,然後心理落差。但是誰知道那個別人是不是像我這樣的人呢?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可能那個看起來比你富裕的人正承受著你不願承受的事,所以也不必抱怨,不必自卑。你永遠不知道面具之下,是人是鬼。(原最後一句)

5.關於評論
謝謝大家的關心了,其實我很好,並沒有什麼頹廢呀之類的。因為我早就已經預料並接受了這一切。而且我也很有信心能扭轉局面,我才17歲,哪怕拼上一輩子去改變現狀我也在所不惜。

半年以前還會在夜裡啜泣,直到一個夜晚。討債的親戚 此處改為父母的朋友 到家裡,當時大人不在,我哭著說你們這樣是在逼我父母死,他們一副要把我生吞活剝的樣子說他們死了你也要還!那副嘴角我記憶猶新。

那天晚上我問了自己一些問題。痛苦有用嗎?傷心有用嗎?哭泣有用嗎?你哭給誰看呢?你以為除了你的家人誰會在乎?你以為你最慘?你的母親遭受的壓力比你還大,她能挺住,你憑什麼退縮?你弟弟年齡比你還小,你挺不住,誰來照顧他?後來我慢慢的就看開了,特別是我還得安慰壓力最大的母親,我怎麼能喪氣?

遭遇親戚落井下石的時候,心涼,感慨人性如此醜惡,但那也是瞬間的。別人怎樣是別人的事,與我何干?嘴巴長在別人身上,罵的再難聽,我也充耳不聞,練就了百毒不侵的體質。

沒想到有那麼多人感同身受,其中有走出來了的,也有仍困在其中的。還是那句話,不要因為和別人的對比而自卑。在我看來,能力是可以克服自卑的。
舉個例子,准高三大家都在補習,補習費用貴。家裡困難的人可能就會自卑了。然而我成績沒掉出過年段前二,不需要補習,自然我也就沒有了自卑的理由。
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此話對於土豪不假。
能用努力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此話適用於所有人。

共勉。


蘇遠:

在北美這種經歷真是太普遍了,分分鐘被虐哭啊。

案例1:
剛工作那會,和朋友合租曼哈頓一套兩室一廳公寓。

兩個月以後室友對我說,「你以後房租交給我吧。」
我:「為啥?你把女房東睡了?」
室友:「我看這房不錯買下來了。」

更傷心欲絕的是到現在那房又漲了50%。。。

案例2:
坐標波士頓。有個小夥伴申上H大,買了輛911慶祝。

要知道波士頓這個地方要麼不下雪,一下下半年。我問他,「下大半年雪你居然還買低底盤的車,不怕被雪埋了?」
他說:「是啊,這車可麻煩了。我每天花一百刀僱人替我鏟雪。」

我在說「牛逼啊」和「媽的智障」之間糾結了好久,最後一句話都沒說。

案例3:
關於加拿大移民的。
一般來說移民有兩個途徑,一是技術移民,二是投資移民。現在非留學生的技術移民已經停了,投資移民需要排期,大概七到八年。

我爸一朋友,可能覺得錢賺夠了突然想移民加拿大了。他又是個執行力很強的人,一個月以後就在朋友圈秀楓葉卡了。
我們都一臉懵逼,問他怎麼移民拿的那麼快。

他說: 「我花800萬認了個原住民酋長做乾爹,要不是趕時間能談到500萬。」
我:。。。
PS:加拿大對原住民有各種優待,包括給移民名額,收入不上稅,免火車票等等

案例4:
說不下去了,我先緩緩,有贊再更吧。。。


1j93:

下樓坐電梯,我按1別人按-1

頭一次要過百,況且我還是個租房的,保安知道了早上都不給我開門了


Aorqu用戶:
一個同學,高中三年,感覺幾乎從來不換衣服。不換鞋子。

後來畢業聚會,他邀請我們去他家裡玩。才知道,原來,同一款同一顏色的鞋子,他買了十幾雙。


匿名用戶:
在Aorqu上看到「如果你突然有兩個億」這個問題的時候,第一想法是:要給自己換台電腦好同時運行幾個軟體的時候沒那麼卡,多買幾件襯衫方便去實習,有錢考CFA了,有錢出國留學了,可以給家裡買套房子買輛車了,剩下的錢就存著吃利息好了,心裡踏實。
嗯,哪怕我是一個在top學校學金融的,哪怕我會和別人高談闊論宏觀經濟和資產配置,哪怕我在學校在公司看到那麼多二代如何拿著數百萬數千萬投資,我潛意識里依然寧願拿著無風險收益,而不是冒著風險賺取超額收益。


bewater:


感謝後幾位朋友的回答,自己的確沒想到抓娃娃更重要的是過程 ,只關注結果了,畢竟自己從沒抓過一直覺得這很低效無用 多謝提醒

評論區有些不和諧的現象,希望大家心放寬一些,別動氣,退一步海闊天空。個人認為Aorqu是一個不斷打破標桿的地方,而不是樹立標桿的地方,它之所以吸引我們是因為這里會產生思維的碰撞,同一個問題我們會看到不同的回答,真正的價值是在討論中尋找到的,而不是只看排名第一的回答得到的。
┅┅┅┅┅┅據說分割線要華麗更要低調┅┅┅┅┅

說個我的經歷吧
一直認為我家不是很富裕吧,但衣食無憂,在同學之間也是比較不錯的,直到一次去電影院。。。。
我坐在電影院等候區發呆,一個小妹妹大概國小5,6年紀的樣子,對她媽媽說 媽媽,我想抓娃娃,媽媽在聊天就隨手給了她50,小女孩去換幣器換成硬幣,然後。。。。。。嘩啦啦啦啦啦,一堆一元硬幣掉的滿地都是,小女孩從容撿起大部分,開始一個個投,一個個抓,大概抓了20幾次(一次2元),終於抓到,高興大喊 媽媽,我抓到了一個
然後 媽媽問就抓到一個嗎? 小女孩 對(一臉開心) 媽媽說——————真棒!!!(當我聽見真棒二字的時候,覺得自己堅強的只能保持圍笑。要知道瑪德老子要是50塊抓到一個娃娃還被媽媽知道是不可能活到電影開始的(ノ=Д=)ノ┻━┻)


Twiknight:

我知道自己窮,

但是上了Aorqu才知道自己原來那~~~~~么~~~~~窮。


—————————–
我畢業剛拿工資的時候去優衣庫買了兩件T恤。
雖然打折,然而70一件還是有點心疼的,畢竟可以在淘寶買3件文化衫。

上了Aorqu才知道,原來優衣庫「屌絲專屬」品牌。

上大學的時候在亞馬遜上買了雙300塊的鞋,覺得這東西真TM貴
好在這雙鞋穿了3年,最後終於破了

上了Aorqu才知道,原來他們都是不看三位數的鞋的。

本來學校小賣部30塊買的鍵盤用得好好的(除了打字快的時候會卡鍵)

上了Aorqu才知道這兒的程序員都用HHKB的,淘寶上搜索了下,手動再見

以前我用過200多塊的鋼筆,覺得挺奢侈的

最近在Aorqu看了個相關問題,等等,還有人日常用2000一支的鋼筆?2000一支的不是奢侈品?

上了Aorqu才發現,世界對我等窮逼是如此惡意滿滿,
只有G胖是愛我們的,畢竟只要花上100來塊,你就可以和全世界的土豪和窮逼一起享受燒掉幾個億美金開發出來的遊戲。

來感受下這和藹的微笑

不說了,TI6剛結束,我要去市場收破爛了


Aorqu用戶:
沒想到一天時間內得到那麼多人的支持與鼓勵!真的非常感謝大家!
好多人說這廣告不道德,都木有地址( ̄∇ ̄)
我統一恢復下!
其實也沒打算做廣告,因為農庄是預約制,本來接納的客人就有限。所以廣告做了就算有很大效果,我的小農庄也不一定能消化。而且我的農庄在浙江,Aorqu的朋友分散在世界各地,有心來,也不一定真能來。
如果,真有什麼需要的……好吧,我需要一個靠譜的投資Y(^_^)Y因為我還有很多項目需要資金開展。雖然之前也有一些投資人看中了我的小農庄,但我和我的家人在這個農莊裡投入了太多心血,我不忍心把它賣給不適合它發展的人!
最後,滿足大家好奇,農庄的地址在浙江安吉的浙北大峽谷附近,有路過的朋友可以過來坐坐*^O^*
。。。。。。。。。。。。。。。。
歪個題。
我從來沒有感覺自己和其他人之間的貧富差距,但是我卻感覺到了自己和家人過去和現在的貧富差距!
我爸年輕時就下海創業,雖然生意場上起起伏伏,但日子總算小富即安。
直到5年前,他被朋友坑,簽下了一份份的擔保協議後朋友消失,他公司倒閉,欠下巨債。把自己和我媽每個月的養老金都拿去還債,好幾個年的年夜飯都在喝粥吃剩菜。我才感覺到了貧富的懸殊!

這是6年前,我爸50多歲。
那次我爸說要出差去深圳,讓我幫他網上訂機票。我訂完機票後,突然想吃廣東的蝦餃,於是又給自己訂了晚半小時的機票。當天晚上老爸整理行李,我把自己的衣服也塞進他的箱子。他說:我出差,你這是幹嘛?
我說:我也去,機票都訂好了,就你下一班機。
他說:別胡鬧,我又不是去玩。
我說:你忙你的,我玩我的,你不用管我。
他嘆口氣:老太婆,把我相機拿來,很久沒陪女兒旅遊了!
我:( ̄∇ ̄)你真別管我,我要艷遇!
他說:深圳可危險了,你不能一個人出去。
於是,在深圳的那幾天,我到哪兒都有人跟著,蝦餃吃到我想吐!我爸看我實在無聊,就說帶我去玩。
知道我為什麼不喜歡我爸跟著我嗎?因為

沒錯!當年他的啤酒肚和暴發戶氣質讓我每次站在他身邊都遭受周圍人的竊竊私語ヽ(`Д´)ノ

從小到大,只要我說我想……他的回答都會是錢夠花嗎?
而現在,我和他說我想……他的回答是那很好,想法不錯。

公司倒閉後,我爸沉寂了很長一段時間都窩在家裡不出去。
好在他是天生的樂天派,人生成功經驗沒幾個,滿滿的失敗經驗。很快他就再次仰起了鬥志!這次他拉上了我,講著他二次創業的理想。當然,他成功的從我這里挖走了我所有積蓄!!!
他的理由是這次創業不再是他孤軍奮戰,而是有女兒做了合夥人( ̄∇ ̄)
於是我莫名其妙地和他籌備起了農庄……其實農庄在公司倒閉前就存在了,只是那時只是個框架,他的最初想法是以後拿來養老,但現在成了他翻身的救命稻草。我當時看到還是個框架的農庄時,堅決拒絕!理由是靠著我的那點積蓄根本不夠!但老爸說我們沒有回頭路,放棄就真的輸了!那麼多的債,如果不還清,我死都不瞑目。
這是夏天溫度最高的那幾天,他在烈日下工作。看到現在消瘦的他,已經不忍回想當年。從我接手農庄到現在已經3年了,我爸一個人承包了農庄幾乎所有的基建裝修工作,水電,泥瓦,種菜……好幾次我都想放棄,到他一直告訴我放棄就輸了。
他說窮人和富人最大的差別是在堅持。

於是,今年農庄終於迎來了開業!

這是一間木屋!


客房有大大的落地窗,光線很充足!

還有餐廳,提供地道的私房菜。廚師也是我爸,吃過的人都誇美味!

屋後就是大大的魚塘,可以在躺椅上看藍天白雲!

就算是冬天,雪景很美!

這是農庄的茶園,每個來農庄的客人都能免費喝到最頂級的好茶!
這是吧台!是我自己設計和建造的!雖然簡單了點……

我們沒有脫離貧困,一切還只是開始,但老爸今年已經60多歲了,他還在堅持,我又怎麼能放棄?


viora:

汶川地震,當時四年級,學校組織捐款,每人最少捐2塊,我記得當時我爸給了我200,被我媽用20給換下來了。

上午放學的時候,捐款結果出來了,隔壁班最多,因為他們班導老公是四川的,捐了好多,具體我也記不得了。

當時學校里的捐款班級之間有攀比的風氣,捐款數額會用小黑板寫著然後掛到校門口宣傳欄上,之前每次我們班都第一。

因為!我的同桌cf是個土豪,包括這次捐款,在對面班導的強壓之下,我們班也只差不到兩三百塊錢。

知道結果之後,一直的第一沒了,班上男生起鬨,說cf在我們班上居然還第二,這次丟臉了之類的話,其實也沒幾個人在意,就說說而已。

下午來學校,我後面的男生一見我進來就拉住我和我說cf在老師辦公室,我一聽壞菜了,上午和cf吵架,我的橡皮過了三八線被他沒收了,我一生氣就把他書包從四樓扔下去了,他肯定在告我狀。

「你來得太遲了,cf帶了200萬來捐,他和他媽媽一起來的。」

後來教育台還放過他爸爸的新聞,優秀民營企業家,汶川地震捐了多少多少萬,記不清了。

我答這個題不是很切合的,因為那時候小,對錢是沒有概念的,人家捐200萬和我捐20塊之間的差距根本感受不到,那時候就想這港度踏馬的這么有錢了每次我過三八線的東西都搶走,印象最深就是買的一個文具盒,可以兩面翻開,帶卷筆刀,有一次超了一個角,cf賊開心地收走了我卷筆刀下面裝木屑的小抽屜……

cf和我做了一學期同桌,後來就轉學了,再後來聽說出國了,他是一個好同桌,雖然我們經常吵架,但是有一件事忘不了,放學追逐打鬧,我追捕他,在樓梯上不小心把他推下去了,摔了個骨裂,沒走的老師都圍上來,他一直哭,卻一直說是自己摔的。


楊大毛:

我認識我男人的時候,就以為他是屌絲。特別接地氣,接到我們從來沒有任何共同經歷,卻非常愉快的有很多共同語言。一來二去,就生了個孩子。
孩子生完以後3個月,我才去了婆家,拜訪了我公婆。
我!的!媽!呀!
就算是你家那兒房子不值錢,你也不用指著這一片說:那些樓房是我爸的;再開著車晃悠的時候隨便一指:這棟,這棟,還有這棟別墅是我媽的。
8月一過,二老齊齊向我們道別:冬天快來啦!我們南下過冬去了。(不要笑,六月還有下雪的呢)
看著我男人並不算好看的臉,我居然有一絲配不上他的感覺了。
後來又對比了下童年。
我男人:冰球,滑雪,劃船,高爾夫,暑假周遊世界。
我:學習,學習,學習,好好學習,暑假到處補課。
你居然還穿10塊錢3件的T恤衫?
———————————
看到有人說我胡吹,那說點心理平衡的。
公婆雖然有錢,作為他們兒子,我男人卻沒占什麼光。我們現在租在公公名下的一間公寓里,房租只比市場價低200。我也曾經問過我男人說你爸這么多房子,給你一套省的我們自己買了不行嗎?我男人搖頭:我粑粑很小氣滴。
公婆感情不錯,但一輩子錢都是分開的。這就是為什麼樓房在公公名下,別墅在婆婆名下。我也在其他答案里提過,我男人工資卡是不上交的,跟我公婆的教育分不開。
這樣看,我男人壓根也算不上富二代。屌絲氣質強是正常的。
———————————
評論區還有人對我男人10塊錢3件的T恤衫感興趣並求鏈接…
一年半前吧,我跟我男人剛剛戀愛,就一起去沃爾瑪買菜了。逛到衣服區,看見有衣服清倉打折,他老人家花了12塊幾毛來著,買了3件(貌似不是10塊錢3件哈),十分滿意的對我說,他所有的衣服都是這個類型的,就這次買的最便宜!
那股屌絲氣質迎面撲來,從那以後我就認定了他的屌絲身份。
———————————
點贊的和質疑的都很多,我要補充說明。
我男人打冰球,滑雪,暑假環游世界都是在父母喜歡並且有能力支付並且願意為他支付的情況下,捎帶腳的帶上他,所以他的童年看起來十分高大上。
但他父母在支付了他最後一筆大學學費的時候,就沒有再幫過他了。他自己賺錢,對自己很摳門的。後來他腦子一熱,搬到了原來我在的城市,碰到我的時候一無所有,正兒八經的屌絲。他對吃穿用度,比我還不講究。他唯一燒錢的地方,就是遊戲。
再後來為了孩子能有阿么常常照顧一些,我跟他搬回了他家鄉。也是搬回來以後,我才注意到他父母的別墅十分奢侈。而他帶我租房子轉悠的時候,他才把他父母的樓房別墅一個個指給我看——看到沒,父母這么多套房產,作為他們的兒子,還要租房住!還是後來他爸爸看我們租房子困難,才發了善心,把自己原來的一戶租客趕走,讓我們租了他的房子(⊙﹏⊙)b。(還得帶著感恩之情)
最後說下,評論有說是阿爾山市,那是哪裡?
俺們不住阿爾山市…


唐缺:


花仲馬:

大學班上有個白富美,她有一枚高富帥男朋友。
當別人逢年過節秀恩愛還在發5.2,52,520的時候,
她在朋友圈裡發:

『平日里從來不沒收老公的工資,是為了在這個時候讓他有點小錢給我發紅包』

並附上一張:5200 的紅包截圖『應該是支付寶紅包吧,或者微信轉賬,記不大清了,只記得數額』

——————————————————————————————

就自己而言,什麼時候感覺到貧富懸殊呢:

以前上學的時候,我穿路邊攤上三十塊錢的衣服,每天一雙布鞋,同學都是阿迪耐克;
我只吃家裡的粗茶淡飯,同學肯德基麥當勞;

等我買得起阿迪但也仍然捨不得買的時候,他們流行起了帆布鞋;
等我每天只吃得起肯德基的時候,他們已經將肯德基列入了垃圾食品。

而最大的貧富差距,不是物質上的,
是因為曾經貧窮導致的打心底起的自卑,是永遠也追不上的眼界,是怎麼也學不會的從容不迫落落大方。

就像當我們還只知道兩耳不聞窗外事的死讀書的時候,大城市裡的一些家境優越學生早早就有機會看過了外面的世界。更無力的是,他們不僅家境不錯,而且成績也比你好一大截,考上985 / 211 的機會也比我們大得多,留學的機會比我們多得多,成為人上人的機會也比我們多得多…

那樣的世界,是我們奮起全力也很難追趕上的。

———————-
PS:只是就問題回答問題而已,並不代表我過得不好或是我不喜歡我現在的生活,也並不代表任何刻意比較。真正窮過,就知道不是這種自卑有沒有意義,而是在不知不覺中就染上了自卑,且無能為力。


呂不同:

記得《還珠格格》剛播那年,我們村裡只有兩家人有彩色電視機。

一家把電視機放在樓上,所以沒人去看。另一家把電視機放在一樓客廳,晚上天氣好的時候他家就會把大門打開。

他家一開門,我跟姐姐還有村裡的老人和小孩就會拿著凳子坐在他家門口,像看電影一樣坐得整整齊齊,伸著脖子看小燕子把皇宮鬧得雞飛狗跳。

那時我還不懂,為什麼願意拿著凳子跑到他家看電視的都是老人和小孩,很多大人就算來,也頂多是瞟一眼,然後就走。

有天中午,我一個人頂著烈陽趴在那戶人家的窗前看動畫片時,我爸看見我,走過來就把我拖回家裡打了一頓。

那次他打得很兇,而我莫名其妙,因為他打我的理由是那麼大的太陽我居然不知道躲,但我每次頂著大太陽去抓螃蟹、釣青蛙的時候,他不僅不會打我,還會幫我戴上草帽,穿上水靴防蛇。

我挨打之後中午賭氣沒吃飯,媽媽回來後,我爬到她腿上,抱著她的脖子說,今天老呂拿我撒氣,我曬一下太陽他就打我。

過去每次都會幫我的媽媽那次只是摸了摸我的頭發,嘆了口氣說,以後不要去那家人家裡去看電視了。

我說,為什麼?

媽媽說,叫你別去就別去。

看到媽媽生氣了,我就識趣的摟著她的脖子,把腦袋放在她的肩上點了點。

過了兩年,老爸賣了兩頭豬,買了一部二十四英寸的彩電,裝了遙控天線(盒子上有個按鈕,按下後樓頂的天線會轉)。

我用那部彩電看了四驅兄弟和藍貓淘氣三千問。

又過了一年,一些有錢人家的小孩開始玩學習機,打超級瑪麗,打保衛鷹,打魂斗羅。

我一個老表家裡買了一部,我每天放學都會跑到他家玩一把,然後戀戀不舍地回家。

有一年過年,我被爸媽帶著去他家拜年,從早上到傍晚我一邊開心的打遊戲一邊想辦法怎麼才能在老表家留宿。

到了傍晚,爸媽要回家的時候,我賴著不肯走,爸媽起初看到有客人不好發火,後來見我越來越倔,油鹽不進,臉色就越來越難看。

媽媽勸我別鬧了,再鬧又得挨打。

我嘟著嘴拿著手柄不肯撒手。

那天在很多人面前,我被我爸拿著樹枝抽了有半個小時,我沒哭,但我媽哭了。

天色全黑的時候,我才和爸媽走上回家的路。

我一路走得很快,把爸媽甩在身後。

爸爸不停地叫,行走靠右,誰讓你走左邊的?

我背著手,一路將石子踢得飛濺。

媽媽喊,你新鞋不要了是吧?

我突然一下崩潰了,一屁股坐在地上開始哭。

媽媽跑過來叫我起來,爸爸站在旁邊不說話。

我說,為什麼你不肯買一個給我。

媽媽扭頭看爸爸,爸爸走過來,一言不發把我拉起來,然後蹲下,叫我上他的背。

我看到氣氛有點不對,就乖乖的爬了上去。

爸爸背著我走了很久,快到家時他才問我,那東西真有那麼好玩?

我說,對啊,可以開坦克,還可以踩蘑菇。

爸爸說,你知道那東西多少錢嗎?

我說,好像要一兩百。

爸爸扭頭問媽媽,錢夠吧?

媽媽說,夠。

之後誰也沒再說話,沉默著回了家。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爸爸不在家,中午他回來時,手裡拿著一個長長的盒子。當時我正在跟小黑玩,看到他手中的盒子,我一下蹦得老高,叫了一聲爸爸萬歲就沖了過去。

爸爸把盒子舉得高高的,在給我之前,叮囑道,一天只能玩一個小時。

我點頭,然後抱著學習機沖回家。拆開包裝後,爸爸還眯著眼睛在瞧說明書,我就已經接好了所有的線。

媽媽對爸爸說,你看你,還不如你兒子。

那天我跟我爸兩人玩保衛鷹,他拖我數次後腿後,我就直接將他驅逐出房間。自己一個人大呼小叫玩了一個下午。

後來就是衣服、鞋子,再後來是機車、VCD、DVD、音響,再後來是電腦、蘋果手機……

但幸運的是,從衣服鞋子之後,我想要的所有一切,都沒再讓我爸媽為我買,也沒打算讓爸媽幫我買。

如果你問我,有時會不會被他人的生活而震驚。我會告訴你,沒有。

我很早意識到的一件事就是,以大多數人的家庭背景和能力,窮其一生也只能保持在物質上不與周邊人掉隊太多。如果我在列,那我絕對無怨無悔地認。

我個人還有好多喜歡的東西,好多必須以錢為前提才能完成的夢想,但我從來沒覺得貧富差距這件事本身是可以直接傷害到人的。可能我用十年時間才能擁有的東西,別人一個電話就有人送來,但那又怎樣,能夠彌補的距離,才叫差距,不能彌補的距離,那叫命運。

一個跟我同齡的孩子開著豪車領著一打嫩模走進一家我用一年工資也住不起一夜的酒店並不能刺激到我。

我奉之為女神的姑娘,連頓飯都不肯賞臉,卻轉身跟一個認識一天的富二代走進酒店也不能刺激到我。

真正刺激到我的,是這個社會越來越多的人,把沒錢當成遮羞布,不停地把純粹的物慾渲染至無限,捧上神壇。

你說你窮,所以不敢參加同學會。

你說你窮,所以不敢去追自己喜歡的人。

你說你窮,所以必須不擇手段爬上社會的頂端。

你說你窮,所以不能用一切正版。

你說你窮,所以被人看不起。

拜託,你就僅僅是脆弱而已,跟窮一點關系也沒有。而且據我觀察,那些口口聲聲說之所以努力奮斗就是為了未來不讓人看不起的人,大多數時候有了一點成就那腦袋就不知道揚到哪裡去了。

他怕的是別人看不起自己?

不是。他只是想擁有看不起他人的權利。

我想說的是,無論窮或者富,都沒有任何原罪。愛錢,不愛錢,都只是個人的生活方式。但我只希望不管你是被社會摧殘也好,被社會優待也好,千萬千萬不要把有錢沒錢當成自己人生的標識。因為那可能會讓你無法真正明白自己真正缺的到底是什麼,自己真正擁有的到底是什麼。

而遮掩一個人在生活里真正的面目,這可能才是窮能帶來的唯一傷害。

很久以前有個Aorquer問我,你不奮斗,未來你父母躺在床上,沒錢治,怎麼辦?

我說,先不談到底怎樣奮斗才算奮斗,但如果未來我病了,我絕對不會怪自己的孩子沒能力,而只會怪自己。但如果我的父母要怪我,我也能承受所有罪名,但那並不是我應該背負的。

如今再回想過去因為太過喜歡那些自己暫時不能擁有的東西而遭到的毒打,我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也不覺得打我的爸爸有什麼錯。那些耳光和樹枝,是虛妄的面子讓它們落在我的臉上和手上的。

但此時的我,真正想做的,並不是讓自己的孩子以後可以要什麼有什麼(這幾乎不可能),而是拚命努力,希望能在未來,當他對著一樣我買不起的東西目露向往時,可以真誠地告訴他,他沒有錯。同時在心底原諒自己的無能。絕不鄙視自己,也絕不怨孩子無知。

最後,希望沒有萬能鑰匙的各位,能真正意識到,困住你的到底是因為鎖太多,還是你自己身上的鑰匙太少。

ps:那些因為各種原因赤貧到不能讀書不能吃飯的人,不在本文討論之列。

謝謝。


宋宋:

曾經有一個男朋友 有一次男朋友說想叫一男一女(也是我朋友)他們倆去他們家吃飯 沒說不帶我也沒說帶我(秒懂) 也沒跟我解釋 我就理解了 因為當時是高中談戀愛不能告訴家長 他之所以能帶另外一個男生甚至還有一個女生回家吃飯就是因為 他們的家庭條件都差不多(差不多的都很有錢)可以很有理由的介紹給她爸爸媽媽認識 說不定以後家長認識了對家裡有幫助 但是我就不一樣了阿 有什麼理由帶一個普通的女同學回去吃飯阿

以上

—–————
我可能不太會表達 不過這個男生當時並沒有別的意思 年紀問題真的沒辦法和爸爸媽媽說為什麼我會到他家裡 他對別人也是很好的沒有偏見什麼的 說對家長有幫助什麼的是為了更好的表達我的意思


Gabrielle:

高中畢業,現在大二。

高中的時候上的市裡最好的學校的比較優秀的班。班級只有四種學生,學習好的,有錢的,學習好又有錢的,不知道什麼原因竟然混進這種班裡的沒錢成績還差的。當然啦~我屬於第四種。

高中畢業後,同學們紛紛出去旅行,騎行的騎行,徒步的徒步,出國的出國,然而我在打工。

大一,同學們紛紛出去體驗生活完善自己,交換生,游泳,健身,去國外的農場打工,跳傘,而我在打工。

大二的暑假,也就是現在,一批讀2加三的已經出國,大家在忙忙碌碌的準備,考雅思的,考托福的,開著車環游中國的。好吧,我還在打工。

~~~~~~~~~~~~~~~~~~~~~~看到好多匿名回答的,窮一點沒什麼,因為窮就自尊心脆弱還真是恐怖。


蜂鳥:

2年級時,我媽媽學校去北京參加聯考研討會,每個學科一個帶頭人,由副校長和工會主席領隊,我媽媽是生化組的代表,再加上去北京,所以就把我領上了,當時許多老師也把自己孩子給帶上了。
燈紅酒綠的大城市對我而言就是好奇和興奮,比如賓館挺高級的我第一次坐電梯,以前出去都是住地下室的,招待所都很少住。參加完研討會有三天自由活動其實也是福利時間,我們一行人去了13陵回來後,有位歷史老師提議去全聚德吃烤鴨,這全聚德挺出名的電視劇里什麼經常有,副校長欣然應允,我們便興致勃勃一窩蜂跑到全聚德。坐定後我等的上鴨子呢,結果只見兩個領導黑著臉招呼了一下,一夥人又風風火火撤出來了,裡面的客人好奇的看著我們,一個夥計說了句丟不丟人。我媽媽告訴我太貴了吃不起~
我也沒啥感覺或者丟人的,但這句話確實我記得很清楚,然後出來是麥當勞,這也是我電視里見的,然後一夥人跑進去,然後差不多又要灰溜溜跑出來了,我媽媽說讓孩子嘗嘗吧,遂給我們小娃娃一人點了個漢堡和可樂,大人們隨後出去吃了個別的……麥當勞還給我送了個紀念鉛筆呢,漂亮的很,一直沒捨得用現在還在家裡。
但是老師們明顯沉不住氣,都覺得很丟人,氣氛都很壓抑,我雖然當時小覺得沒什麼,但是能感覺到大人那種復雜的心理。
雖然那時特別小,但經歷很深刻,給我也造成了「陰影」,比如上大學甚至直到現在,我一個人心理上還是不敢進麥當勞肯德基星巴克這些地方,內心總覺得是有錢人去的。肯德基有個雪頂咖啡,夏天熱的快死時喝很爽,但我一個人不敢進去買,這簡直成了心魔一樣。
多年後,面對肯德基麥當勞時,我仍然能回想起一幫老師帶著我倉皇逃離的那個遙遠的午後。


天鵝妹妹:

我一直覺得開幾百萬跑車就算很有錢的人了,直到有次到中鐵**局的領導私人飯局上做了一回兼職,聽見他們說我們家附近那片地交通太擁堵,想要拆了還是改單行道,我就明白這個世界上錢不是最厲害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