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諷刺網路 YY 小說的小說?

問題描述:有哪些諷刺網路 YY 小說的小說?
, ,
阿肯:

當然是堂吉訶德。


A君:

「戰忽局的日常工作」

在范小軍接受這份工作之初,他就已經認識到了文學藝術的復雜性和其對政治的深遠影響,且文學創作並不如其他藝術形式那樣,可以依靠短期突擊壓縮知識達到表面上合乎審美標準的地步;
思來想去,范小軍只能出一下策,依靠戰忽局總部的人力財力,依託大型網路小說平台,大肆推廣以穿越、宮斗、商戰、性轉等套路小說為代表的快餐文學,從而扼殺網路文學的思想性獨創性,使其遠離「思索、表達、傳承」的藝術本質,從而迴避「商談國是」這一雷區。
在工作摸索著開展的過程中,許多同范小軍一樣優秀的同志耗費了大量時間精力,化身為各網站封神寫手,孜孜不倦地寫出了幾百萬甚至更多的快餐文學,並在組織的操作下問鼎收入富豪榜,使得年輕的寫手們對此趨之若鶩;從而為國家戰略的順利實施灑下了煙霧彈。
但這些努力和付出,現在隨著這家網站的出世有著化為泡影的危險。雖然它還很稚嫩和脆弱,但此種運作模式和思維風格,任由其發展,後果無法預料。范小軍馬上組織人員查清網站底細是否與境外勢力有關,如果沒有,可以暫時觀察,密切注意其後續動向。

「全自動小說機」

范小軍花了三個小時才看完了小說科發來的報告。各種跡象表明,在短短數天之間,ACG二處就已經建立起了一整套足以撼動網文秩序的龐大體系。

「這怎麼可能呢?」范小軍完全被震驚了,不覺說出聲來。要知道,為了建立垃圾小說充斥擠壓網路文學市場的現有體系,培養出只能接受快餐文學的廣大客群,兩代SFA耗費了十幾年心血,才初步有了今天的效果。

因為文學藝術是不可復制的,即便是這些套路文、快餐文、意淫文,也需要有人一字一句地敲打出來;那些大型網站的人氣,也是戰忽局工作人員十年如一日堅持更新而逐步積累起的。僅在范小軍就任之後,他就親眼目睹了十幾名優秀的同志戰友嘔盡心血,為保證日產萬字而先後倒在鍵盤前的慘痛悲劇。這些共和國烈士的付出,絕不是沒有道理和緣由的。退一萬步講,即便是二處使用了不可知的手段,已經挖走了一大批網路寫手並建立起了有足夠人氣的新站點,他們也絕對、絕對不可能一下子就生產這么大量的文字出來;而沒有數量保證,現在的讀者是連看都不會看一眼的。除非他洪一有讓時間拉長的本事,能夠把一天當一年來用。

在繼續看報告的途中,范小軍已經呼吸紊亂,坐立不安。他索性關掉報告,直接登錄網頁打開了巴卡娜傳媒旗下的數個小說網站。在看到上面滿滿堂堂的小說名稱列表,每一篇都是幾十萬字、百萬字,各版面的點擊量和更新量更是密密麻麻的天文數字時,他額上大滴大滴的汗珠冒出來。

這時提示框閃爍,范小軍趕緊接起,電話里的人說道,「您好范處長,我是ACG二處的聯絡員……」范小軍大吼著打斷他,「你們到底搞了什麼名堂!?——」

那邊說,「長官息怒,洪處讓我給您看一樣東西……」

在對方發過來的文件中,范小軍看到了一個軟體,打開之後,就如同普通原創小說網站的發布界面一樣,可以填寫小說的名稱、分類、篇幅、主配角姓名等資訊。不同的是這個要詳細得多,除了上述這些,對於一些關鍵細節,例如背景設定上可以選擇架空、現實、科幻、魔幻、上古、未來等等等等,套路上則可選商戰、宮斗、性轉、穿越、盜墓、小白這些,金手指可選擇現實系和超能系;再往後就更加詳細,連角色的性格、家庭狀況、寵物種類、說話穿衣、打鬥煽情的方式等也需一併選擇;情節展開是採用單線式還是多線式、主線章節是採用倒敘式跳躍式還是蒙太奇式、一章多少字數、段落長短如何、語氣是偏搞怪還是偏煽情、標點符號是用中式還是日式、人物對話是用美式還是俄式、配角是殺光還是留著、最終結局是在地球還是外星……等等等等,選項一個接一個。范小軍一頭霧水地一連填了十幾頁,點完最後一個按鈕,讓他吃驚到說不出話的景象出現了;

十部完全符合上述條件要素的長篇小說就這么生成了。後面還有友情提示:你可以選擇生成得最成功或是看著最順眼的一部。

范小軍摸起話筒,顫抖著說,「你們這……不是將舊的小說,拆開拼成新的嗎!」接線員回答道,「不光是這樣,范處。這台全自動小說機實際上是由裝載在高達頭部的超級人工智慧計算機改裝而成的,具有遠超過人腦的存儲和整合能力,它存入了有史以來網路上的所有成文作品,對它來說,寫一篇套路小說根本不難……」

「可是!」范小軍再次打斷他,「你們這實際上還是在抄襲,復制粘貼!難道就不怕讀者們看出來嗎!」電話里嘿嘿一笑,「范處,把現在網路上的讀者培養得連電腦寫的小說都看得進去的,不正是你們一處嗎?」

范小軍重重地跌倒在椅子背上,幾乎停止呼吸。二處的聯絡員繼續說道,「即便是小部分讀者發現了這個狀況,別忘了我們可是戰忽局啊……他們的言論很快就會淹沒在我們的水軍浪潮之中……」

——出自《處長的感情生活》


納蘭朗月:

禽獸不如的穿越女


青嵐院親雲上紫姫:

吵吵鬧鬧中,返回影子城的傳送啟動了,一陣白色光暈和失重感轉瞬即逝,我們重新回到了影子要塞。

第一個映入眼簾的,就是已經在次元樞紐廣場上等著的八雲紫,金髮少女撐著那把漂亮的陽傘,正靜靜地站在前方十幾米外,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一扇處於空機運轉狀態的次元通道,我來到對方背後順著她的視線看了半天,忍不住好奇地出聲:「你看啥呢?」

「剛才來了個神經不正常的傢伙,跑出來哇哇亂叫了一陣之後又跑回去了……」

我一臉茫然地看著八雲紫:「?」

不過這份茫然只持續了幾秒鐘不到,八雲紫還沒來得及開口解釋,那邊的次元通道中突然閃過一道白光,然後一頭男青年從裡面唰地跳了出來。

但看此人一身青衫身形挺拔面容桀驁,雖生得虎背熊腰但眼眉間卻是眉清目秀,腰間挎著一口紫金寶劍,寶劍上龍紋鳳圖交相盤旋顯得是華貴無比,一看就是個在山賊堆里能引發轟動效應的群嘲玩意。

這看著面生的男青年從次元通道里跳出來之後就那麼大大咧咧地在廣場上站著,眼神毫無焦點地平視前方,似乎對身邊發生的一切都毫不在意的模樣,這副表情我越看越古怪,等了半天才恍然大悟:這肯定是平常閑著沒事就在鏡子前面自我練習出來的眼神,原本想表現的是一種超然物外桀驁不馴的性情,但可惜在現實世界裡面眼前少了個用來調焦的鏡子,丫發揮不好就變成死魚眼了……

「就是這傢伙,」八雲紫不知從哪掏出一把摺扇來掩著嘴,低聲跟我嘀咕,「自稱南宮傲天,字龍凌天,號西門逆天,別號歐陽霸天,江湖號稱混天龍王,還有羅里吧嗦一大堆,反正我也沒聽完……」

聽到八雲紫的介紹我整個人都斯巴達了一會,然後懷著無比崇敬的心情看著前面那練習超然物外不幸失敗而染上了死魚眼的男青年,你說這得多缺更新]最快ω心眼才能給自己起這么一堆名字啊……

但見前方那個擁有一坨霸氣稱號的男青年負劍而立了半天,似乎在等待周圍人產生什麼反應的模樣,大概是蹦出幾個巡防人員或者查戶口的吧,但很遺憾,在次元樞紐這樣的地方,每天稀奇古怪的人流量不知道得多大,區區一個名字牛逼的傢伙站在這里,誰知道你是哪根蔥啊。

於是霸氣青年就那麼晾了五分鐘,終於憋不住了,保持著一副天下捨我其誰的氣勢,對方環視四周,對方突然冷笑兩聲,嘴裡道:「半年前在此地,不過看中了一樣寶物便被你們百般刁難,趕出大門,今日我霸天九訣已經練至第九十九層,我倒要讓這古怪地方血流成河,知道什麼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他神神叨叨地念完,我們還是沒人理丫的——一個神經兮兮的傢伙,提溜著一截高碳鋼,這是鬧什麼呢?

似乎是發現了身邊的氣氛根本沒有按著自己已經習慣的套路發展,那男青年臉上不由有點困惑,但很快他就看到了我們這邊圍觀最強勢,人員數量最大,更重要的是正妹最多的一群人,眼神中精光一閃,立刻大踏步地向這邊走來,一邊走還一邊努力做出玉樹臨風瀟灑倜儻的模樣,恩,起步的時候挺成功的,可惜走到一半……

「滋滋」一聲能量流動,次元樞紐通道上的幾根水晶稜柱立刻發出了白色的光柵,將對方的前路擋住了。

那男青年也不多加思考,拔出手中高碳鋼唰唰唰地揮舞了幾個劍花:「哼!也好,既是為尋仇而來,今日便先收了這幾件不知什麼作用的上古寶器,殺人奪寶!」說著,對方還用力朝這邊一甩頭,跟八雲紫猛拋媚眼。

「用不用聯絡醫療中心?」八雲紫用摺扇擋著半張臉在我耳邊嘀嘀咕咕,聲音里滿是困惑和厭惡,到現在她還以為來者是個穿越的時候不小心夾到了腦袋的神經病呢。

我也沒回答,就看著那自稱……呃,反正一堆字元串的虎背熊腰眉清目秀男青年揮舞著手裡的高碳鋼向發出白色光柵的幾根水晶柱子沖去,然後就是一陣噼里啪啦金光亂冒,那叫一個熱鬧啊——等靈夢領著她的城管大隊過來,那倒霉孫子半截身子都已經焦黃焦黃的了。

丫倒挺能抗的,這都沒死,被從天而降的紅白巫女一堆符咒打翻在地之後還在神經兮兮地念叨「天不順我」之類一邊手舞足蹈,但一看見靈夢,丫立刻又換上了死魚眼,跟條件反射一樣擺出了超然物外的表情。

「無證穿越,破壞公物,隨意動用武力,出言不遜,疑似重度精神障礙,有強迫症傾向,」紅白巫女拿手中的御幣(但我更想稱之為棍子)一下下捅著表情突然精彩起來的半熟男青年的臉,在對方滿眼「你怎麼還不被我的風度折服」的困惑表情中念念叨叨,「你神經病啊!用金屬兵器去砍門口的刷卡機!你知不知道那個值好多錢的!這里的東西被意外損壞了可是要扣我的獎金誒!」

地上的半熟人都傻了:「刷卡機?那明明是鎮守傳送點的上古至寶!」

靈夢愣了愣,立刻蹦到我跟前:「陳!這些東西是古董?能換錢?」

我:「……」

「咳咳,這傢伙怎麼處理?」珊多拉咳嗽兩聲打斷了無節操貪財巫女跟醬油皇帝的交談,指著正在不斷念叨奪寶奪寶的男青年,「我發現他的腦波異常混亂,而且感情波動中除了貪婪就是殺人,根本就是被什麼東西嚴重了一樣,沒救了。」

我想都不想:「既然是個禍害那就娘化了扔朱顏血去!」

八雲紫跟靈夢同時好奇:「朱顏血是哪?」

我冷汗都下來了:「女孩子別亂問!」

「咳咳!」珊多拉重重地咳嗽一聲,用力瞪我一眼,然後對聞訊趕來的其他城管隊員吩咐下去,「老規矩,送去研究所之後交給生化中心,沒用之後送到第四區,給新兵們進行適應性射擊訓練。」


涼子醬:

來推個名字很不咋地的小說【禽獸不如的穿越女】雖然名字很那啥,但其實是有寓意的,因為在中世紀的西歐,每天吃三頓飯的就是——禽獸。
作者用自己既諷刺又搞笑的文筆瘋狂的吐槽了……
想穿越去中世紀西歐當貴族的妹子
想給男主角生一窩包子的妹子
想宅鬥打小妾捉小三的妹子
想不勞動靠男人吃飯的真★女權
想跑去isis當聖女的妹子
以及
認為天主教神聖不可侵犯的小可愛(教皇都能用黃金買到…我)
總是yy[不得不說之x國的歷史真相]的人
給各種歷史人物亂湊cpyy代入blbggl的人

作者是妹子,她可能是看到某綠色網站上滿屏的宅斗宮斗生包子的文,網路上各種女德班,各種真★女權(說白了就是不勞而獲),還有維護某綠色教的聖母,然後噴著火寫出來的吧,看完真的很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後在推一下她的另一篇【從零開始的穿越女】很贊的


啊哈哈:

我們家張小花的《史上第一混亂》啊!


打個栗子:

有個笑話具體忘記了,有個科技已經很發達的外星球派人入侵地球,結果那外星人登陸地球網路,只看到了大量網路小說,看到那些擁有毀天滅地的主角,以為地球人都這么牛,生生的嚇回去了。


萬色返空:

比較正經的是應該是唐朝穿越指南吧。


步偃:

《和瑪麗蘇開玩笑》,作者打醬油而已。
是針對哈利波特同人《魔法界的生活》吐槽的衍生文,但後期漸漸超脫原文,對比著來看很有意思。
《魔法界》女主是穿越成金妮胞姐的瑪麗蘇「水藍兒」,《開玩笑》則從金妮的視角來評價這個胞姐的瑪麗蘇生活與對她的感情。原作文筆劇情幼稚浮誇,《開玩笑》作者文筆在網文中屬於上層。


硫磺叔:

必須是三千美嬌娘啊,穿過去的大部分都被殺了,煉鋼鐵的鍋爐爆炸什麼的,只有一個朱清海朱大俠混了下來,開啟了新順傳銷的先河,不過初期也差點被送去挖沙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