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讀書學不來,卻很重要的貭素?

問題描述:必須是經歷過社會的人才會懂得,書本不會教你如何為人處世的能力。
, , , ,
Lachel:

這個問題已經有800多個回答了,雖然我這個回答可能沒人看,但還是想寫幾句。

讀書永遠學不來的能力,是放下書,走出去行動的能力

讀書肯定是好事,但也容易令人產生這么一種幻覺:讀過某些道理,便以為自己懂了。讀過人心鬼蜮,雲詭波譎,便以為自己世事洞明,覺得世上之事不過如此,自己只是沒遇上而已。
這是十分可怕的。

Aorqu上有一個問題,叫「為什麼知道了很多道理,卻還是過不好這一生?」
答案其實十分簡單:
我們的一生是由無數個選擇構成的。而人在作出選擇的時候,往往是非理性的

這就是人最大的弱點:人是受情感驅動的,因而也是脆弱的。你讀了再多的書,學會了再多的道理,在你面對實際的困境的時候,往往派不上什麼用場。

你知道要學會投資自己,以期在未來收穫機遇,但當你結束了一天的勞累,你是否真的能關掉美劇和電影,強迫自己好好去讀幾頁英語?
你知道理性人追求邊際效益,不考慮沉沒成本,但當你真的面對抉擇,要放棄你堅持了兩年、三年、五年的東西,你能夠放下執念么?
你知道作出決策時要排除情感干擾,權衡各方面利弊,可當你真的面對能左右你未來十年的選擇時,你是否真的能做到心如止水,還是猶豫徘徊、舉棋不定?

你是否有過這樣的經歷:在身心俱疲、狀態極度不好的情況下,還得硬著頭皮去做你不願意的事情?比如,應酬,跑客戶,看房子,又或者,面對日常生活里繁重的瑣事。而你這樣做,只是為了拼盡全力維護你小小的安定的環境,不至於支離破碎?
你是否感受過那種在命運面前、在整個社會面前深深的無力感?
你是否體驗過,被朋友背叛的心寒,一個人在深夜醒來的孤獨,每天奮斗12個小時仍看不到未來的灰暗,肩負著債務、忙到沒時間喘息的絕望,與機遇失之交臂的遺憾,懷疑自己能力、乃至生存意義的虛無感……?

這些東西,都是讀書無法給你的。
書可以告訴你很多道理,但永遠給不了的,是面對困境時內心的真實感受,以及作出選擇時堅決的心境

這兩樣東西,只有當你去經歷了很多事情,沮喪過、失望過、痛哭過,你才能真正地把握到,也才能真正地擁有。

你會發現,生命中有許多屬於自己的寒冷和深淵,只能夠自己去面對。它們考驗的,是你經過千錘百鍊、早已刀削斧劈難動分毫的內心。沒有誰能夠代替你去承擔,也沒有哪本書能夠幫你去抵抗。

知行合一,最難的永遠是行。如同 @藥師 所說,讀書和閱歷永遠是互補的關系。可惜的是,許多讀書人,最大的誤區,就是以為讀書可以代替閱歷。

讀書可以給你力量,但造就一顆強大的內心,需要提高對痛苦的閾值。也就是說,你必須一次又一次地去經歷痛苦,或許是風險,或許是損失,或許是恐懼,或許是你所厭棄和排斥的事物,直到你能夠承受痛苦,你才能不被痛苦所左右。

這沒有哪一本書能夠教會你,一千本書、一萬本書也不能。

然而,這恰恰是讀書最大的副作用。讀書的本質,仍然是一種「舒適區」

讀書的時候,你是在觀看別人的生活,始終沒有參與其中。書中的悲歡離合,是主角的故事;書中的艱難決策,也是主角作出的。你始終只是一個觀察者,永遠體會不到面對困境的絕望和無力。

所以,很多時候,讀書,或者說埋頭於讀書,其實是一種逃避恐懼和風險的行為。在書裡面,你永遠是安全的,永遠不用被捲入現實的風暴中。也因此,你失去了真正磨練自己的機會。

更甚者,它會給你這么一種錯覺:你讀過了許多故事,自以為明白了許多道理,但你並不是真正明白,只是自己認為明白了而已。

當你真的遇到書里的情形時,即使你知道正確答案,你有勇氣選擇那一條路么?

我感覺到,讀書多的人,大多有這么一種傾向:遇到任何一件事情,喜歡先退一步,好好思考,考慮完,再決定要不要前進。

而結果往往是:算了,還是不要前進吧。

所以,好好去體驗身邊的生活。去做一些平時想做但不敢做的事,去挑戰自己的極限,去經歷各種不同的經歷。不要怕風險,也不要怕損失。書可以教會你各種各樣的招式,但如果你不在實戰中用出來,就永遠算不上一個高手。


KnowYourself:

先來跟大家分享一個讀書可能教不會我們的重要貭素(能力),最後,我們就問題本身來談談如何面對知識理論與生活的關系吧。

「那時我還不了解人性多麼矛盾,我不知道真摯中含有多少做作,高尚中含有多少卑鄙,或者,即使在邪惡里也找得著美德。

——毛姆《月亮與六便士》

我們常常能在一本好書中看到這樣鞭辟入裡的好段落,可能若有所思或是大受啟發,可合上書,依舊過不好自己的生活。書里告訴了我們人性與世界的復雜,告訴了我們人生中充滿這些「不一致(Incongruence)」的情況,但讀完這些書,我們可能還是無法獲得「應對不一致」的能力。

例如,有一天你忽然發現,一直對自己很好的人,竟然已經出軌了;或者,一個明明感覺很單純的朋友,忽然在背後中傷了自己。當這些「不一致」發生時,除了事件本身帶來的傷害,很多人還會對自己「能否清楚的認識一個人」產生懷疑,也對信任別人這件事產生恐懼。

那麼,當這種「不一致」發生,需要的是什麼樣的能力或策略?我們來給大家介紹一種應對「不一致」的新策略——非整合(Aintegration)的思路。

首先,「不一致」並不是一件容易面對的事。

當我們在面對充滿了未知和混亂的世界時,習慣用理性去認識這一切。我們渴望能夠通過邏輯,努力將各種現象歸納進一種清晰明確的因果關系之中。這是因為,假如世間的人、事,能夠被理性和邏輯所解釋,我們就能夠更好地預測事情的走向,這讓我們感到安全;而如果發生在自己身外的事件能夠被自己解釋得通,我們也會感到更舒服、平靜。

而當我們的邏輯認為不會傷害我們的人,事實上卻傷害了我們的時候,這種安全感、平靜感就會被打破。此時,我們面對著一道難解的悖論,世界也隨之變得更不確定。我們的頭腦不喜歡這樣的疑惑和矛盾,此時我們就容易陷入到一種緊張的思維混亂中。

這是我們所說的「認知失調」發生的時刻。認知失調(Cognitive Dissonance)是由美國社會心理學家里昂·費斯汀格(Leon Festinger)提出的。

認知失調既指一種認知中存在矛盾的狀態,也包含了一種改變這種狀態的沖動——個體會由於這種狀態產生不適,同時渴望立刻消除這種不適。個體會通過改變行為或改變認知的方式力圖解除這種緊張,以重新恢復自身的一致性。

認知失調在生活中很常見,比如,你覺得自己不喜歡一種工作,卻一直在從事這份工作,這是一種認知失調,你可能會通過調節行動——換一份工作,或調節認知——其實這份工作也還不錯,來重新平衡自己的行為和認知,讓自己回到舒服、一致的狀態中來。

再比如,你的戀人突然做了一件的事。你一直認為Ta很愛你,但你從這件事情(新的資訊)推斷出的觀點卻是Ta不愛我,這樣你就陷入了認知失調中。

認知失調有它的副作用,因為急於擺脫認知失調的焦慮和不安,人很容易變得情緒化。或者為了滿足認知上的因果關聯,做出一些快速而絕對的結論。例如剛才的那個例子,個體為了趕快消除認知失調的不適,就因為新發生的這件事,確信對方不愛自己,認為自己一直在這段關系裡「過於愚蠢」,陷入偏執和封閉的狀態之中。你隨之作出的種種行為,把你們的關系推向了更糟糕的地步。

那當我們面對出現在身邊的混亂和不協調時,我們能否擺脫突然而至的緊張和焦躁,用一種更為包容而冷靜的態度面對呢?

你需要的是「非整合」:承受「不一致」的能力

1. 什麼是「非整合」?

2015年,心理學家雅各布·拉姆蘭茲和雅艾爾·本雅米妮提出了一個新的概念:非整合(Aintegration),他們補充解釋道,這個概念的意思是「維持著的不一致」(Maintaining Incongruence)。

「非整合」指的是一種「人類忍受認知/情緒上的復雜性的能力」,表現在「維持不一致,承受矛盾、不連續(斷斷續續)、以及悖論,同時不感到緊張不適」。

具備「非整合」能力的個體,不需要不斷去整合生理-心理的各個層面,以及每個層面中特定的存在物(例如,認知、價值觀、情感等)。這樣的個體,不需要像前文提到的那樣,時時刻刻要用邏輯解釋通暢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他們能夠接受一些相反的「真實」同時存在,並依然感覺良好。

具備「非整合」能力的個體,不會通過操控自己的認知、價值觀、情感等,去解決緊張和不適,而會允許矛盾的多種認知、價值觀、情感同時存在,接受並且維持它們。同時這些矛盾的存在不會讓他們感到分裂,他們仍然感覺到自己是「整體的」。

如果一種親密關系中的不一致發生在「非整合」能力強的個體身上,不太會給他們帶來太多的認知失調,因為他們能夠接受「一個人在大部分時間里是單純、真誠對待我的,而也會在一些時間里出現自私、醜陋,或者說人在一些層面和情境里是真誠的,另一些層面和情境里會有虛榮、欺騙」,也能夠明白「並不存在愛或不愛這樣極端、純粹的狀態」。他們也會知道,很多時候「還原真相」是不可能的,因為並沒有一個「可供還原」的單一真相存在。

人心的復雜,是每分每秒、無時無刻的,每個人都是如此。只要選擇相信某一些主要的傾向,就已經足夠了。

2 . 哪些人的非整合能力更強呢?

雅各布和雅艾爾通過進行進一步研究發現,結果顯示,有幾種特質和非整合能力相關。

年長的人比年輕的人擁有更高的非整合能力。這也驗證了研究者對此的猜想:擁有更多生命經驗與廣泛的知識和態度的個人,更頻繁地置身於矛盾與不確定之中,因此他們會更好地掌握非整合化能力。就像在我們的印象中,年齡時常與智慧、寬容緊密相關。

離異的人比婚姻中的人非整合能力更高。因為經歷了重大的壓力、分離和不合適,尤其是在剛剛成年時期,這類人了解了生活中廣泛存在的差異和沖突,特別是個人生活中的矛盾。正是在不同境遇中對生活的再次認識使得他們轉向了非整合化思維。

非整合能力與遭受過多少創傷事件無關,但與面對生命事件的態度有關。研究發現,並不是遭受過更多創傷事件的人,就會比生活順利的人非整合能力更強。但是,當問及參與者對過去的態度時,非整合化能力強的人更願表達他們所經歷的積極的生活事件,而且談論到消極的生活事件時也是採用「有利有弊」的態度。也許也是他們非整合的能力,影響了他們對消極事件的感受。

「對體系的需求」越高,非整合能力越弱。封閉式思維的人崇拜權威,渴望完全的命令,更容易教條化,在認知復雜性上表現較差,容易陷入新資訊與舊有信念的認知失調中。那些特別追求邏輯嚴密和理性的人,也容易在非整合能力上表現差。

值得一提的是,非整合能力並不是排斥整合能力,也不是反對追求完備的知識框架,而是倡導學智的世界與生活的世界有所區分。不要過分依賴於一套固定而刻板的認知體系去生活,努力獲取更為靈活和開放的生活態度,能夠包容事物的矛盾與沖突。

當我們對發生的事感到困惑和不適時,無需急於動用原有的認知方式去尋找潛在原因,而是冷靜地去認識矛盾本身。若這矛盾難以解決,我們需要做的是承認人性和世界的無法完全被解釋的復雜性,接受它們,允許它們存在。

克爾愷郭爾在《愛的作為》指出:要去愛彼此的人性。真愛不會因為他人的缺點而不去擁抱他人,彷彿高高在上。相反,當愛人出現了錯過,人們應該更牢靠、更緊密地相擁,為了克服那些不足。這一點和親密關系中的非整合化有著深切的相通之處。

最後,來談一談知識理論與生活本身。

相信大家看到「什麼樣的人具備更強的非整合能力」之後,已經能夠感受到,僅僅依靠書本/理論,我們是無法獲得這樣一種能力的。事實上,我們生活中的很多事都是如此,好的知識理論很重要,它為我們指向了不同的路徑或是描繪了一個目的地,但最終,只有你自己去行走,才能真正獲得屬於你的特定能力。

我的一位老師曾經說過,「沒有理論的經驗生活和沒有經驗的理論生活一樣是盲目從眾的」。在這個把「知識分享」炒得太熱的時代,我們更加需要警惕:

首先要警惕我們所接收到的是否真的是有價值的「知識和經驗傳授」——這是一個悖論,正如同只有那些具備品味的人才能夠審美一樣,網際網路把太多的東西放到我們面前,而期待被這些東西教育和提升的我們,可能還不具備辨析它們的能力。而就像弗洛伊德說的,「人的本性喜歡把不合意的事實看作虛妄,然後毫無困難地找些理由來反對它」。在沒有辨析能力的時候,被給予太多不同的東西,人們很容易選擇那些符合自己最初的狀態的東西——而這個過程只是「被迎合」,並不是「在學習」。

其次,要警惕「學習知識、理論和經驗」成為「迴避實踐」的借口,成為一個你不願意走出的舒適區。一個常見的困難:問題,在被擱置的過程中積累,而我們告訴自己「等我準備好了,我就去面對它」。然後問題越來越大,我們開始行動的勇氣越來越少。

除了看書,你需要一頭扎進生活的洪流里,去體驗,去經歷選擇和放棄,感受突破和受挫。你需要真正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

以上。歡迎來與我們探討你的觀點。

相關文章 當我們信任的人,做了出乎我們意料的事|研究:什麼是「非整合」的策略?

了解更多與心理相關的知識、研究、話題互動、人物訪談等等,歡迎關注KnowYourself – Aorqu

宇宙中最酷的心理學社區,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會喜歡。


下一站明玥:

有一種能力,書上沒有,也不會有人教你,甚至很少有人意識到這是一種重要的貭素。

但它會決定你能走多遠,以及能不能享受成功。

這就是——能夠正視自己的出身,不讓它成為你前行路上的包袱的能力。

這兩天,靠寫作拿下第一桶金的四川商人郭敬明被群嘲得厲害。

除了本人BUG滿滿之外,他家商品的槽點也像一座富礦,挖也挖不完。

曾經《小時代》因為太過物質,郭敬明倍感壓力,搬出了《紅樓夢》和《了不起的蓋茨比》,試圖證明後兩者更加物質。

立刻有網友還擊:「菲茨傑拉德和郭敬明一樣都出身寒微,都喜歡過奢華生活、寫奢華生活,都屬於吃過肉的人給沒吃過肉的人講吃肉。不過菲茨傑拉德有貴族范兒,吃完肉以後疊好餐巾,矜持地說聲:just so so。郭敬明吃完肉以後,叭唧著嘴,滿臉驚喜地告訴大家:靠,真tmd香啊!所以招了鄙視。」

還有人評價:《紅樓夢》是從賈寶玉的角度寫賈府,《小時代》是劉姥姥寫賈府。

英雄不問出處,但郭老闆總覺著別人老盯著他的出身。

沒有成名前,他就經常在文字中流露出對大都市上海的敬畏,痴迷,又想親近又想征服。

成名之後,他欲罷不能地在採訪中炫耀生活方式,比如詳細介紹自己洗臉的十個步驟,貌似不經意地提起自己買過幾萬塊錢的杯子。

他反反覆復講過同一個故事:剛來上海的時候,有次和母親坐捷運時,由於不懂得走閘門,被工作人員用上海話侮辱。

這個事件給他留下的印記是標志性的,從此他更加想用寫作成功來證明自己。

這沒有錯,只是一個寫作者,如果輸出的主要目的是為了獲取商業成就並證明自己,而不是對人性進行詮釋和表達,對社會現象進行觀察和探究,那麼他作品中的真誠和真實性就值得懷疑了。

他的產品,就像是放了很多味精但忘記放鹽的菜,缺少真正的滋味。

郭老闆對成功的渴求中帶有報復欲,而又急著與那個曾經的自己——小鎮青年進行切割,這另他的成功看起來格外擰巴。

很多年前,瘋狂英語創始人李陽到我所在的中學演講,當晚全體師生被臨時通知到大禮堂集中。

這位明星教師傳授的方法我們聞所未聞,今天想來有點像傳銷機構洗腦的流程——他命令你用手勢模仿口中發音的方式,而且強調聲音必須要大,否則就不算突破自我,就沒有深刻的學習效果。

結果他走了之後,我校操場上出現了一群張牙舞爪呼呼喊喊的瘋子,每天旁若無人地自嗨。洗腦的效果太強大了,他不過是來了一次,但直到一兩個學期後,這群人中的邪才完全出清。

除了方法很奇特,他提出的學英語理由也極具煽動性:學不好英語,就只能一輩子當勞動階層。只有學好英語,我們才能超英趕美,才能順利去大洋彼岸把他們幹掉。

把個人主義和民族主義完美結合,撓到了大部分人的G點。

了解過他的經歷才知道,李陽從小與父母分離,家庭經濟情況不佳而且親情淡漠,他自己讀書成績不好,一度打算退學。少年時性格自卑且內向,情緒累積了十幾年終於爆發,他開始咬牙切齒地學英語,從此語不驚人死不休。

很多年後,李陽的瘋狂英語漸漸式微,他再一次登上頭條,是因為毆打美籍妻子的家暴新聞。

妻子KIM在採訪中對他的事業有一種清晰的質疑:他是很受歡迎的英語老師,但他完全不享受英語文化,是靠仇恨來激勵自己學英語的。

他和他的瘋狂英語衰弱是必然的,很少人能夠通過這種心法真正地學好英語,正是因為很少有人像他一樣在年少時累積了那麼多負面情緒和復仇心態,要用這個來激勵。

那就像一種情緒 春 葯,短時間內葯效很猛,但不持久。江湖上學好英語的心法和招式很多,何苦把自己搞得戾氣十足。

有意識的是,以上這兩位,在各自的事業領域都有一個對標人物——郭敬明對韓寒,李陽對俞敏洪。

韓寒和俞敏洪的出身,對比郭敬明和李陽,其實也沒什麼優勢。

韓寒的家鄉是上海旁邊的一座小鎮——亭林,和郭敬明不同的是,他很享受小鎮青年的身份,從不刻意把家鄉硬說成上海。

韓寒給自己的工作室取名叫「亭林鎮工作室」,長大後寫的雜文中,也常常有關於家鄉亭林發展的思考。他的最新電影《乘風破浪》,就設定為男主角穿越回90年代,回到家鄉小鎮與父母和解。

家鄉之於韓寒,是一個有溫度有回憶,值得安放青春歲月,成年後想起來會心動的地方。

你能夠想像郭敬明的工作室叫「自貢工作室」嗎,還是他拍一部電影讓女主角穿著Dior走在自貢的大街上呢?

跟李陽提起家人的充滿冷漠不同,俞敏洪提起他清貧而傳統的家,言語中透著溫情。

他不是沒有失落過,剛剛到北大上學的時候,國語都說不好,看到書香門第出來的同學,對自己出生在江蘇農村感到自慚,因為從小到大沒見過世面。

但他成名之後,會驕傲地講自己少年時是村裡割稻的第一把好手,開始認真學英語是被母親給逼的,在北大期間給同學打了四年開水……

那個原生態的自我,和低到不能再低的出發點,對一些人而言是一生的負累,但又可以是另一些人的心靈歸宿。

為什麼會這樣?

不知道。

樂觀這件事,大概需要一些天分。

真正成功的人,多數根本不太在意出身。不論原生環境給予了什麼,萬貫家財還是一貧如洗,他都將著眼於改變,期待和鑽研著我想做什麼我能做什麼,追求的是自我實現和改變世界本身,而不是他人投來的羨慕嫉妒恨——這些最多是副產品。

對於隨機分配的命運,不見得非得熱愛,但至少可以做到坦然相對。

畢竟我們要活的,是當下,是未來。

來自:平行宇宙補給站


痕量Brant:

學會調控自己的快感補償機制

我很早就發現,人的快感總是需要保持在一個相對穩定的狀態,否則就會因為想補償那部分沒有得到的快樂,而陷入一個糟糕的死循環。

你一定有過這樣的體會:

  • 在你焦慮緊張的時候往往更想去玩一局遊戲;
  • 事情特別多忙到焦頭爛額的時候反而更想喝酒擼串一醉方休;
  • 復習考試準備到一半感覺過不了的時候,更想要自暴自棄一覺睡過去直接棄考;

這種幾乎是自我毀滅式的行為背後,就是快感補償機制——當我們在生活中遭遇挫敗導致快感缺乏的時候,我們更渴望以一種更快捷,更便利的方式,來獲得快感。

生活中有多種快樂的來源,比如學會了一門技能,考試取得了好成績,新交到了一個朋友,和別人建立了良好的關系,這些都會讓我們感到快樂。

但有時候,因為一些不可抗拒的因素,這些快樂來源可能被摧毀,比如當你的感情破裂的時候很容易感到空虛和沮喪,也因此,往往需要從其他地方取得快感——在這個時候,逃避並選擇容易成癮的東西是很普遍的現象。

但這個補償機制本來可以保證我們獲得相對穩定的快樂而不至於抑鬱或者自殺,但卻很可能引致惡性循環:當你任務完不成的時候,你玩遊戲逃避,最終更加完不成,而這導致你課程被當掉或者被老闆開除,於是你更加沮喪想要逃避…

這之中的關鍵,就是在快感補償機制中,只考慮了短期的快樂。因為不斷地追求短期的快樂——這種快樂是即時的,容易獲得的——而放棄了那種需要長期養成才能擁有的快樂

一旦陷入這個死循環,人會變得越來越短視,而意志力也會慢慢被削弱。

我見過很多人,可能最初只是一點點小的挫敗,慢慢地因為不斷想要在短期內獲得快樂,而不斷犧牲長期的快樂,最終只能不斷地調低自己的期望。而想要重振旗鼓走出這個低谷,甚至要花一到兩年的時間——所謂「一步錯,步步錯」,往往就是這樣來的。

要想控制快感補償,讀再多的書都是徒勞的:因為這是典型的道理都懂,但是我完全無法控制住我的內心的情況,因此只能依賴於外力和習慣

所謂依賴外力,就是依賴於朋友或者家人。其實快感補償最可怕的是之後的滾雪球效應,相對來講,在初期的時候那點挫敗感或者沮喪感,藉助外力很容易克服。因此,有一個固定的朋友或伴侶可以作為你的傾訴對象就會好受很多。

另一個方面,養成一些長期的快感補償的習慣,也有助於調控快感補償機制,其中最有效的就是堅持跑步和培養興趣愛好。

跑步直接帶來的多巴胺分泌能使你在短期內度過那段艱難時刻,沖個熱水澡,瞬間會有一種「這多大事」的感覺;興趣愛好也有類似功用,需要長期的習慣培養,同時又能在短期給你帶來快樂。

調控快感補償機制的能力,需要很長時間的養成。因此,你越早意識到這一點,越早有意識的訓練它,才能在遇見挫敗的時候,不至於陷入「犧牲長期滿足即時快樂」的怪圈。

—————————–

PS:歡迎你來我的公眾號:本軟特(gogobrant)——與你分享人際交往、思維方式、生活體悟。來找我玩吧。


楊逍:

是絕「情」的能力,這里的「情」,並非指男女之情,而是指情緒。(謝謝大家的贊同和認可,文末新增乾貨,是關於戰勝拖延症的,希望能有用)

情緒的範圍太廣,憤怒,恐懼,求關注,求存在,求回應,這些都是大部分人所常具備的,不過有些時候,真該學會去適當地忽略這些感受。
只是很多人讀了很多的書,變得越來越多愁善感,控制情緒的能力越來越差。我也是個喜歡閱讀的人,在社會上跌跌撞撞了幾年後,才漸漸摸索到了這條只讀書絕難學到的技巧。

培養這種能力,讀書永遠代替不了真實的體驗

在溫哥華廝混幾年,有幸見識到了很多領域的精英大佬,有些是往昔叱吒風雲,黑白兩道通吃的大人物。與他們相處聊天,發現這些人有一個共通點——在他們身上極少覺察到情緒的變化。哪怕是偶爾講起往事,說到驚險萬分的情節,也不過是淡淡一笑。
我一開始也以為,他們是已經取得了這個成就,已經有足夠豐富的體驗,承受風險的能力足夠強,因此才具備這種特質。

直到後來,我想起了D君的故事。
D和我是十幾年交情的兄弟。高中的時候我瘦小羸弱,去外地讀書,一開始被當地的孩子欺負,他和我平時關系不錯,看不慣,就幫我教訓了對方。後來有一次我倆被一幫人圍攻,我嚇得發抖,但他們揍D的時候,我拼著血氣之勇喊著,你們別打我兄弟,說完要衝上要拚命。他攔住了我,說,讓他們打吧。轉頭跟對方認慫道歉。呵,激情持續了半小時。我事後說你咋這么慫,大不了就拚命啊,他笑笑不說話。
過了幾天,當時揍過我和D的人中,為首的四個人陸續退學了。後來才知道,他通過舅舅找了一幫道上的弟兄,湊了滿滿兩中巴車人,挨個找到了那四個人的家,當著對方爹媽的面,一一把對方開了瓢。
不討論對錯,多年之後想起當時熱血的場景,才越發覺得那時候D的做法是最優解。但是能夠保持這種冷靜的有幾個?
他家境一般,但是我絲毫不懷疑他會出人頭地。果然,他在大學就開始創業——斂攤。哈哈,我當時在北京魏公村斂攤的經歷就是跟他混來的。附近北外北舞的姑娘多,因此主要賣高仿的包包和圍巾。我被城管捉過幾次後就戰戰兢兢,不想幹了,覺得丟不起這個人,很快就去了南方發展。往後陸續收到他的消息。在幾個月後他跟我說,有個城管和他混熟了,會在檢查前和他簡訊通知一下。再幾個月後,他用賺的錢買了一輛高爾夫,在路邊直接把後備箱敞開,裡面放滿貨物賣,隨開隨走。到後來,來擺攤的人都紛紛模仿這一點,成了當時08年北外後街的一景,再後來全北京也流行起來。而D,已經利用平時積累的資訊和資源,開始做起轉租的生意,並最終在北京紮根。
到底是先有這種忽略自身情緒和感受的能力在先,才比較容易獲得成功,或是因果相反,各位應該有自己的判斷了。

不是在說雞湯勵志,而是在生活中掙扎了之後,才知道絕「情」的必要。
我的工作是地產經紀,看起來收入尚可,但是溫哥華的註冊經紀有一萬兩千多個,最終能夠活躍在這個行業的,不足十分之一。因為這行太苦了,客戶逃單甩經紀不必多說,我見過最長的戰線有拉到兩年的。就是一直被吊著。我曾在冬夜去機場接過客人從大陸託運過來的寵物狗,並且在為此客人服務四個月後,對方仍然甩掉了我。
沒有絕「情」的能力,早就崩潰了。

想起了很多朋友常常和我抱怨:
「老闆今天怎麼又批評我了,處處都看我不順眼,同事處處笑話我,真憋屈,老子不幹了,回家去。」
「好不容易回家過年,爹媽整天嘮叨,催我相親結婚,還是去上班更痛快。」
他其實到哪裡都覺得不自在。

Aorqu上也見到很多這樣的留言:
「反對加沒有幫助,答主說的第二個觀點太假了。」
「好濃的雞湯啊,答主扯那麼多,有啥用?」
他生氣地關了手機,不禁感慨,Aorqu越來越水了。

謝謝大家的認同,那我就再多說一點,算是對朋友們無私點贊的回饋。
對付拖延症也可以用這個辦法。做事拖延是因為內心有逃避的情緒,想去逃避本該做的事。
但你想要逃的,終將會去面對,並且從一開始就沒有真正擺脫過。
最好的辦法,就是忽略掉內心的恐慌,掙扎和對話,直接去做。
不去瞎想,不去多說,只是去做,你內心自然就會有力量。

這個道理,嚴格講來,在古書中是有的,雖只是微光一現: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道德經·第五章》
大道無情,運行日月。《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經》
太上忘情。〖詞素解釋〗:忘情而至公,不為情緒所動,不為情感所擾。

「主都知道,主不在乎」

另,無「情」的人,未必無情。
附贈我與D君今年唯一的聊天記錄。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