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讓人不慎暴露身份的行為?

問題描述:比如說某些職業會在身體或行為上留下記號,比如不同階級的行為方式是怎樣的?服裝、溝通方式。
, , , ,
胡扯大師傅:

看到prestige第一反應不是威望而是蚊香社
看到Caribbean第一反應不是加勒比海盜而是加勒比
看到star第一反應不是星星而是番號
看到rocket第一反應不是火箭而是一個很有創意的影視公司
看到SOD第一反應不是護膚品而是影視公司
看到桃太郎第一反應不是日本傳說而是桃太郎映畫
看到Tora第一反應不是珍珠港事件暗號而是虎虎虎


白僵菌:

你們根本不愛我,

你們就是看上了我的鹹魚!!!(手動狗頭)

評論區有小可愛希望我更一些醫學小常識

我打算說說我的親身經歷~

更了我止鼻血的事兒了(在文末哈~)


以下原答案:

在家打掃衛生,不小心砸到中指了,血慢慢pu了出來。

我媽看到了,就要拿紙給我擦。

”嗯?沒事沒事,我自己來,不要紙~”



說話間,我嘬了一口,然後另一隻手捏住了我那受傷手指的兩側(指掌側固有動脈)

就像這樣子~

然後就不流血了啊

我媽非常非常的吃驚~

請不要迷戀我~

知識,就是力量



更新一下:

1.話說我流鼻血這事啊,

天乾物燥會流,碰一下會流,

特喵有的時候,打個噴嚏都能流。

我很痛苦╯﹏╰,有的時候拿紙也堵不住啊~

直到後來



用手掌接點涼水,往額頭上拍,往鼻子兩側拍(不是拍鼻子哦)

(面動脈,止血原理是收縮血管)


2.為啥說不能摳危險三角區的痘痘,

因為面動脈沒有靜脈竇,血想怎麼流就怎麼流,因此容易感染,還會死人(有報道,不是騙人<(`^´)>的)


萬林:

坐高鐵,碰見倆二等兵執勤,迎面敬了個禮我沒多想順手就給回了個禮,我想著我沒穿軍裝啊覺著不對勁回頭一看一中尉在我後面壞笑,(⇀‸↼‶)合著不是給我敬的,同行((((;°Д°))))還嘮了會兒


丨黑山老妖:

轉來的~侵刪。
舉世聞名的(福爾摩斯探案集)一書的作者柯南道爾,有一次在巴黎叫了一輛出租馬車。
他先把旅行包扔進了車里,然後爬了上去。但還沒有等他開口,車夫就說:「柯南道爾先生,您上哪兒去?」
「你認識我?」作家有點詫異地問。
「不,從來沒有見過。」
「那你怎知道我是柯南道爾呢?」
「這個,」車夫說,「我在報紙上看到你在法國南部度假的消息,看到你是從馬賽開來的一列火車上下來的;我注意到你的皮膚黝黑,這說明你在陽光充足的地方至少呆了一個星期;我從你右手中指上的墨水漬來推斷,你肯定是一位作家;另外你還具有外科醫生那種敏銳的目光並穿著英國式樣的服裝。我認為你肯定就是柯南道爾先生。」
柯南道爾連說「神了,神了!」並誇道,「你能如此從細微末節觀察出一個人,簡直賽過高明的偵探福爾摩斯!」「先生,」馬車夫補充說,「還有一樁小小的事實幫我證實了我的推理。」
「什麼事實?」
「您的旅行包上標著您的名字。」


隔壁老王:

本人出租車司機一枚。昨天載了一超漂亮妹紙,瞬間開啟裝b模式。手機有個來電解圍,偷偷按一下就來鈴聲。拿起手機:「喂,我今天在幫朋友開出租車呢,恩,是的,他去喝同學結婚酒去了。對了,小x到底怎麼說,他那個工程我已經陸續投了3000多萬了,還虧的話讓他不要來見我了!就這樣!」說完心裡真舒服,正妹也偷偷瞄過來。下車的時候正妹說道:「師傅,下次打電話把車上工作證換掉吧!」

(首發原創百思平台@懶貓)


java chen:

坐在草地上,給小屁孩幫忙,用紙筆畫簡筆畫的時候。不小心畫錯了一筆,左手剛抬起,又意識到有什麼不對,立刻又把手放下了。

結果給身後一位帶娃兒的大哥全部看在眼裡:「呵呵,設計師?」

我心裡一緊,強作不知:「啊?你說啥呢?」

大哥笑著說:「也就你們這些設計師,畫錯了一筆會想要去撤銷。說吧,剛才左手比了個動作,是不是在找ctrl+z?」

我:「窩槽…………」


楊斯文:

「小夥子,我看你是陝西人吧?」

「……大媽您怎麼知道!」

「我看你長得像兵馬俑……」


閃米特:

我朋友阿民很喜歡冒險style,留鬍子留長發,穿著厚底軍靴,大熱天套著沖鋒衣褲。雖然我告訴他很多次,真正玩探險的人沒這樣的。

你看人家貝爾格里斯,頭發也很短,外表也很樸實啊!那裡需要用粗狂的造型來標榜身份。真正的藝術家也一個道理,我認識幾個畫畫大家,也是鬍子剃的乾乾凈凈,西裝革履的。

那些需要靠與眾不同的外形,來給自己固化形象的藝術家、探險者,多半是沒工夫真正去搞藝術或者探險的,都忙造型去了。

但阿民說:「今晚我一個朋友請我們吃飯,他會帶其他新朋友過來,聽說過你,但不知你長啥樣,他們也不認識我,你就別出聲介紹。」

傍晚和阿民一前一後進到會餐地點的包間,一男一女熱情地沖著阿民說:「哎呀,你就是閃米特吧,我們一眼就能看出來,來來來座,喜歡什麼菜就點什麼菜。」

阿民露出勝利的微笑,把菜單往我前面一扔,說:「讓我小弟點吧。」

那晚我點了「水煮禾蟲,油炸水蟑螂,白切鼠肉,水蛇粥,新鮮沙蟲湯……」
感謝點贊的Aorquer!


Aorqu用戶:

如何分辨美籍華人中的一代移民和二代移民?

用力踩他的腳。

一代移民:艹!!!

二代移民:OUCH!!!

如何分辨軍人和普通人?

叫他的名字。

普通人:啊?

軍人:到!!!

如何分辨醫生和普通人?

看他拿走你的筆以後還不還。

如何分辨大一學生和其他年級學生?

去食堂跑的最快的就是大一的。

如何分辨學霸和學神?

中指有繭的是學霸。


匿名用戶:
好多次去醫院看病,排隊中。。認真的打著王者榮耀。

忽然護士姐姐叫到我的名字:xxx!

我立馬鎖屏起立喊:到!

。。。場面都很尷尬。

另一個經歷。

大一寒假回家,坐火車。列車員問,這是誰的包?

我:報告,是我的!

然後一車廂的平頭毛寸伸出頭看我。

一秒鐘後一車廂爆笑。列車員姐姐也笑得腿都合不攏了。

秘制尷尬。


滿目青山空念遠:

我來說一個吧 周末和同學們一起去逛街 想試香水 BA把瓶蓋拿過來讓我聞 標准扇聞法就上來了 然後她們就一臉懵逼看著我這個學化學的


LiuS:

昨天男票在同事家玩賽車模擬器,坐那兒的第一句話是:
「唉你這方向盤磨損不大,公里數不多嘛。擋桿沒什麼使用痕跡,應該是自動檔模式較多。」
同事回:「也就幾千公里,而且都是高速駕駛,內飾使用痕跡輕微,車況好,准新車。」
—-對,他們是做二手車的(・・;)。。。


傅睿:

參加德國展會,裝作只會說英文的樣子,一臉純真的聽他們在我面前用德語商量對策。

然後聊開心了,會下意識蹦出德語詞,對方就突然一臉驚恐。。。


毛線抄手:

某次某個新戲開機,我跟我的攝助接到通知,趕去橫店。飛機上我手機沒電了,便和攝助一人帶一個耳機捧著他的手機看電視劇。我倆一邊看一邊吐槽,這鏡頭跟焦跟的不行啊,焦點跟的一頓一頓的。這燈光也不行啊,演員腦門上那麼大一個桿影都沒打掉,米菠蘿還漏了一個邊。你看看後景,視訊線都看到了,導演監視器肯定在那放著。正說著,隔壁伸了個腦袋過來。哥們,劇組的吧,我是錄音師。然後我們就聊了一路。

下飛機到義烏機場遇到接機的製片,我才發現這哥們跟我去的是同一個劇組…


匿名用戶:
有一次去吃飯
結賬的時候,有個轉發微博優惠的活動…
閑麻煩,不轉
服務員小姐姐一直勸說,也費不了多少時間,還能省不少錢呢
我被說的有點煩了
說:你知道我微博廣告多少錢一條嗎?
在小姐姐震驚的眼神中
拂袖而去
深藏功與名…


Aorqu用戶:
以下為兩篇文字為轉載:
新上任的縣長到小吃攤吃早餐,剛找個板凳坐下,就聽炸油條的胡老頭一邊忙活一邊嘮叨:「大家吃好喝好哦,城管要來攆攤兒了,起碼三天你們撈不著吃咱炸的油條了!」

縣長心裡一驚:省衛生廳領導最近要來視察,昨天下午縣里才決定明後兩天開展突擊整治,這老頭兒怎麼今天一早就知道了?

哪料這件事還沒弄明白,另一件事兒讓縣長腦袋裡的問號更大了。一天,他照例到胡老頭這兒吃油條。沒想到,老頭居然又在發布消息:「上面馬上要來青天大老爺了!誰有什麼冤假,就去縣府賓館等著吧!」

縣長又是吃驚,又是惱怒。省高院的工作組星期三要來清查積案,這個消息昨天晚上才在常委會上載達,這老兒咋這么快就知道了呢?讓他更吃驚的是,這老傢伙不但對大領導們的行程了如指掌,就連派出所要突擊檢查娛樂場所這樣的絕密行動,他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調查老頭兒
一個大字不識的老頭兒,居然能知道這么多政府內部消息,毫無疑問,定是某些政府工作人員保密意識太差,嘴巴不緊。於是,他立即召開會議,把那些局長、主任狠批了一通。與會領導個個低著頭、不敢出聲。

還是公安局長膽大,忍不住問道:「縣長,這胡老頭兒的事是您親眼所見,還是道聽途說來的?」

縣長聲色俱厲地一拍桌子:「都是我親耳聽到的!我問你,你們城關派出所今天晚上是不是要清查娛樂城?」

公安局長一臉尷尬,楞在那裡。邢縣長氣惱地當即下令:「你親自去查查這老頭兒到底什麼背景,明天向我匯報!」公安局長趕緊換上便裝,立馬跑到胡老頭那兒進行暗訪。沒想到,老傢伙正在向大夥兒發布新聞:「城關鎮的鎮長最近要倒霉了。大夥等著瞧,事兒不會小的……」

公安局長一聽,很是詫異。於是,他運了口氣,腆著笑臉,裝傻賣呆似的問道:「你咋知道的?難道你兒子是紀委書記?」

胡老頭呵呵一笑:「我咋知道的?那孫子以前吃我的油條,都是讓司機開專車來買,這兩天一反常態,竟然自己步行來吃,還老是一臉愁容。那年他爹死,都沒見他那麼難受過。能讓那孫子比死了爹還難受的事,除了丟官兒,還能是啥?」

局長聽了,暗自吃驚,這老頭兒還真有兩下子。於是他不動聲色繼續問道:「那昨天派出所清查娛樂城,你是咋知道的?」

胡老頭又是一笑:「你沒見那幾家娛樂城一大早就掛出了停業修繕的牌子?人家有眼線,消息比咱靈通!」

「那衛生廳領導來視察,你是咋知道的?」

胡老頭兒說:「除了上面來人檢查,你啥時見灑水車出來過?」。

最後,局長問了個他最想不通的問題:「上次省高院的工作組來指導工作,你咋那麼快就得到消息了呢?」

胡老頭撇了撇嘴說:「那就更簡單了。俺鄰居家有個案子,法院拖了八年不辦。那天,辦案的法官突然主動來訪,滿臉笑容問長問短,還再三保證案子馬上解決。這不明擺著上面來了人,怕他們上訪嘛!」

局長佩服得五體投地,連忙一路小跑趕回去,把情況向縣長匯報。縣長聽了,大動肝火,馬上再次召開會議,做了四個小時的訓話:「同志們,一個炸油條的都能從一些簡單現象中,看出我們的工作動向,這說明了什麼?說明我們存在太多的形式主義。這種惡習不改,怎麼能提升政府形象?從今天開始,哪個部門再因為這種原因泄密,讓那老頭『未卜先知』,我可就不客氣!」

縣長目瞪口呆

次日一早,縣長又來到胡老頭兒這兒吃油條,想驗證一下開會的效果。沒想到胡老頭居然又在發布最新消息:「今天,上面要來大領導了,來的還不止一個!」

縣長這一驚,真是非同小可。下午,市長要陪同省領導來檢查工作,自己昨晚才接到通知,這老頭咋又提前知道了?

縣長強壓怒火,問胡老頭:「你說要來大領導,到底有多大呢?」

胡老頭兒頭也不抬地回答:「反正比縣長還大!」

縣長又問:「你說要來的不止一個,能說個准數嗎,到底來幾個?」

胡老頭兒仰起頭想了想,確定地回答:「四個!」

縣長目瞪口呆,上級領導還真是要來四個!他心裡怦怦直跳,又問:「胡……胡師傅,這些事兒你是怎麼知道的?而且知道的這么準確。」

胡老頭兒淡淡一笑:「這還不容易?我早上出攤兒,見縣府賓館的保安都戴上了白手套,一個個如臨大敵,肯定是上面來人了。

再看看停車場,書記、縣長的車都停在了角落裡,肯定是來了比他們大的官兒。再仔細看看,書記、縣長停的車位是5號、6號,說明上面來了四個領導。你信不信?當官兒的和咱老百姓不一樣,上廁所都要講究個級別、排個先後順序呢!」

縣長聽罷,張著塞滿油條的大嘴,一動不動,好像僵化了似的。。。

分析。。。這就是分析能力。。。

一警察到洗浴中心洗澡,泡好後躺在搓澡床上。
      搓澡工:(邊搓邊問)大哥,你是幹什麼的?
      警察:到這兒還能是幹什麼的,洗澡的唄。
      搓澡工:你誤會了,我是問你的職業。
      警察:你看我是幹什麼的?
      搓澡工:能不能給個範圍?
      警察:公務員。
      搓澡工:噢,那我知道了,你是警察
      警察:何以見得?
      搓澡工:看你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在社會上多是流氓,公務員中只有警察會出現這種情況。
      警察:未必吧,其他公務員就沒有受傷的嗎?
      搓澡工:你的傷主要在四肢,而且面積小分布地方多,前後都有,淤傷居多,不是被打的,應該是自己主動弄傷的,聽說,現在公務員中,現在只有警察在刻苦「練兵」,這幾天不少警察來泡澡解乏,所以我說你是警察。
      警察:你蒙的這是,你知道我在公安局幹什麼?
      搓澡工:派出所的。
      警察:說說理由
      搓澡工:手、腳都有繭子,說明每天都得干一定的體力活,手腳有繭子應該是方向盤、巡邏、走訪磨的,繭子和肌肉發達程度又不一致,說明手腳用的頻率高於其他部位,但我不明白你臉頰兩側的肌肉為何異常發達?
      警察:說明上下齶運動頻繁、強度大,時刻在運動———詢問、訊問、調解、講演、讀心得、喊口號、念文件———–時時刻刻都用這塊肌肉,怎麼能不發達?
      搓澡工: 哦,說話也是體力活!!!!!
      警察:你看我在派出所具體幹什麼?
      搓澡工:不是普通民警。
      警察:怎麼說?
      搓澡工:普通民警洗澡都是白天來,都是說下社區偷偷跑來的,一般也就沖沖,很少搓澡,即使搓澡,一般都是先坐在床上,搓澡工來了才躺下,有職務的一般晚上來,而且,因為總洗澡不怎麼泡,直接就躺下先閉目養神。
      警察:那你說我是所長了?
      搓澡工:不,你是副所長。
      警察:為什麼?
      搓澡工:很簡單,手比腳的繭子厚。
      警察:這能說明什麼?
      搓澡工:說明你雖然領頭幹活,但開車時間比巡邏時長。
      警察:那所長有什麼特徵?
      搓澡工:他臉頰兩側的肌肉最發達,天天開會匯報,真的說,假的也講,如黃河之水滔滔不絕,恰天女散花,耳不暇接,只聽得人從熱血沸騰到雲山霧罩,天旋地轉。
      警察:你錯了,一個月前我是副所長,現在我是教導員。
      搓澡工:對不起,我忽略了一個問題,所長、副所長來都是有人請或者內勤跟者,反正周圍一群人,我怎麼忘了你是自己來的。
      警察:還可以,你知道我現在是幹什麼的不算什麼能耐,你能猜出我以前幹什麼嗎?
      搓澡工:我得幹活,不能嘮時間長。
      警察:好辦,一會給你簽兩個單就完了。
      搓澡工:以前你是刑警隊的
      警察:(驚訝表情)怎麼知道的?
      搓澡工:刑警隊的人想套感興趣的情況都捨得給錢,派出所的就拿嘴「干套」,看來你的老傳統沒丟。
      警察:我以前是刑警隊幹什麼的?
      搓澡工:探長
      警察:為什麼?
      搓澡工:探長洗澡手機不放存衣箱,都帶到浴室
      警察:可很多警察都把手機帶到浴室?
      搓澡工:不錯,但所長、隊長搓個澡能接三個電話,而你一個也沒有,但還得拿進來,不為別的,總覺得有人要給自己打電話。
      警察:有道理,那當探長以前呢?
      搓澡工:一般警察唄,哪有幹警察就當長兒的。
      警察:那當警察前呢?
      搓澡工:不好說了,看你當警察應該有二十幾年了,渾身上下基本都是警察的特徵,別的特點少,把握不大。可能猜不準。
      警察:不要緊,說說,逗樂子。
      搓澡工:搓澡的。
      警察:(驚詫)———–開玩笑,有什麼根據?
      搓澡工:還是手腳,一般人手腳有繭子就不會出汗,你的汗腺發達得汗都能頂出來,不是長期天天在高溫蒸烤下鍛煉了汗腺就不會這樣-
      警察:(搶話)煉鋼工人也天天蒸烤—————–
      搓澡工:聽我說完,你們出的汗都多不假,二十幾年前有幹警察的嗎?那時工廠效益多好,還是工人階級老大哥,多有地位。誰願意幹警察,所以你只能是搓澡的,而且是國營澡堂子的。
      警察:為什麼?
      搓澡工:因為吃大鍋飯,你的搓澡技術沒煉好,我今天搓澡「偷工減料」糊弄你你都沒察覺出來。
      警察:要這么說,我也猜出你以前是幹什麼的了。
      搓澡工:(驚異)————————-
      警察:以前你是警察。而且是局機關的警察。
      搓澡工:理由?
      警察:只有機關警察願意這樣琢磨人。而且刨跟兒問底地問個沒完。
搓澡工:組織部的、人事局的、服務行業的人都願琢磨人。警察:機關警察除了願意琢磨人外,還有個最大的特點,就是幹什麼都糊弄,你已經不幹警察了,搓澡也糊弄。再有,機關的一般都願意拍別人肩膀,以示居高臨下的關懷。搓澡的搓完後一般都輕輕拍客人後背表示結束,而你卻拍肩膀,好象領導關懷,看來老傳統是丟不了了!!!!!!!!!!
      搓澡工:哈 哈 哈———————


不曾想再見:

有次去海底撈吃火鍋,每一個見到的服務員都鞠躬歡迎,我總是自覺不自覺地鞠躬回敬。

後面為我們服務的小哥就說,你是老師吧?我下意識地看是不是戴工牌出來了。

結果小哥說,大概只有老師會不斷回敬服務員的歡迎

在學校工作,每天會遇到很多個向你鞠躬問好的學生,我總是停下腳步也向學生回一個,以表達我對學生的尊重和感謝。

已經不知不覺成為一個習慣了。

為人師者,得學生尊重和尊重學生是相互的。


雷幺幺:

有一次在景區,排隊坐纜車的時候人特別特別多,還有一些特別愛擠擠擠插隊的人,周圍人都特別厭煩那幾個插隊的,我轉頭對朋友說,

「若無其事的插隊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如何在排隊的時候若無其事的插隊?」

「有哪些插隊的好理由?」

「那些插隊的人後來都怎麼樣了?」

旁邊一個小哥哥弱弱地看了我一眼,「Aorquer你好」

我(*´罒`*)你好你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