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讓人不慎暴露身份的行為?

問題描述:比如說某些職業會在身體或行為上留下記號,比如不同階級的行為方式是怎樣的?服裝、溝通方式。
, , , ,
迷途不知返:

剛剛看了下手機通訊記錄,部門是文化稽查大隊現已改正。

至於為什麼說暴露了,因為如果是平常人還真不知道哪個網咖是哪個具體的派出所管轄的也不會知道開記錄儀留證據。

匿名?不可能匿名的,警車下來的兩個民警都是我認識的師兄【苦笑】

————————以下原答案————————————

放假去網咖玩,結果星期五國小生不少沒機子了。我就跟網管說:「你們網咖還有未成年上網呢?把他們機子下了,沒機子了」。網管白了我一眼,我遂下樓掏出手機撥打110。

110接警平台中心接線員: 你好,請問有什麼可以幫您?

我: 你好,在✘✘路的✘✘網咖有未成年人上網,請把轄區內派出所的民警派過來清場,記得進去開執法記錄儀,到時候✘✘市文化稽查部門會看。

接線員: 你是我們的工作人員嗎?

我:啊? 不不不,我是熱心市民,你現在把警情發給✘✘派出所就可以了,記得先把我電話匿名了再發給派出所。

接線員: 好的。

不到五分鐘警車來了,然後帶著六小件上去了,兩分鐘後一群國小生跑出來。

我上樓拿身份證開機,玩的不亦樂乎

三天後我正在睡覺,一個電話打過來:「你好,我是✘✘市文化稽查大隊的,三天前您所舉報的網咖已罰款五千,請問還有什麼可以幫您?」我:「知道了,謝謝。」

後來再去玩的時候,看見門口掛著橫幅: 杜絕一切違法活動,堅決打擊未成年人上網。

祖國的花朵,由我來守護【手動微笑】


Jun:

拉大便的時候走神了
外面有人敲門試探裡面有沒有人
下意識
「您好,請進」
…………..
空氣……..


董敏:

一個數學老師發了個說說

我的第一反應:參數?數組?對象?和做飯有啥關系

手動懵逼.jpg


夜巫貓:

我用飯勺攪鍋的時候,如果不小心碰到鍋壁發出聲音,我會緊張的四處看一下。

後來有一天,我女朋友閨蜜來我家轉,我做飯的時候她倆在聊天。

等到她走後,女朋友告訴我,閨蜜是這么說的

「xx不會往鍋里下藥吧?攪個鍋跟做賊似得。」


六扇門見習捕快:

轉一笑話吧,好久之前看到的,侵刪。
作者:不詳
來源:百度
因原作者不詳,隨便搜了一下放了一個地址。
附原文鏈接http://zm12.sm-img2.com/?src=http%3A%2F%2Fwf66.com%2Fpage%2F20069%2F159969896C.htm&uid=036ffcf4a181099ea81e100c691a0d85&hid=81ee4eddb91bb8856e63e6d62593dd49&pos=1&cid=9&time=1477204472712&from=click&restype=1&pagetype=0000004000000402&bu=news_natural&query=%E8%AD%A6%E5%AF%9F%E4%B8%8E%E6%90%93%E6%BE%A1%E5%B7%A5&mode=&uc_param_str=dnntnwvepffrgibijbprsvdsei
。。。。。。。。。。。。。。。。。。。。。。。。。。。。。。。。。。。。。。。。
某夜一警察到洗浴中心洗澡,泡好後躺在搓澡床上。

搓澡工:(邊搓邊問)大哥,你是幹什麼的?

警察:到這兒還能是幹什麼的,洗澡的唄。

搓澡工:你誤會了,我是問你的職業。

警察:你看我是幹什麼的

搓澡工:能不能給個範圍?

警察:公務員。

搓澡工:噢,那我知道了,你是警察

警察:何以見得?

搓澡工:看你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在社會上多是流氓,公務員中只有警察會出現這種情況。

警察:未必吧,其他公務員就沒有受傷的嗎?

搓澡工:你的傷主要在四肢,而且面積小分布地方多,前後都有,淤傷居多,不是被打的,應該是自己主動弄傷的,聽說,現在公務員中,現在只有警察在刻苦「練兵」,這幾天不少警察來泡澡解乏,所以我說你是警察。

警察:你蒙的這是,你知道我在公安局幹什麼?

搓澡工:派出所的。

警察:說說理由

搓澡工:手、腳都有繭子,說明每天都得干一定的體力活,手腳有繭子應該是方向盤、巡邏、走訪磨的,繭子和肌肉發達程度又不一致,說明手腳用的頻率高於其他部位,但我不明白你臉頰兩側的肌肉為何異常發達?

警察:說明上下齶運動頻繁、強度大,時刻在運動———詢問、訊問、調解、講演、讀心得、喊口號、念文件———–時時刻刻都用這塊肌肉,怎麼能不發達?

搓澡工: 哦,說話也是體力活!!!!!

警察:你看我在派出所具體幹什麼?

搓澡工:不是普通民警。

警察:怎麼說?

搓澡工:普通民警洗澡都是白天來,都是說下社區偷偷跑來的,一般也就沖沖,很少搓澡,即使搓澡,一般都是先坐在床上,搓澡工來了才躺下,有職務的一般晚上來,而且,因為總洗澡不怎麼泡,直接就躺下先閉目養神。

警察:那你說我是所長了?

搓澡工:不,你是副所長。

警察:為什麼?

搓澡工:很簡單,手比腳的繭子厚。

警察:這能說明什麼?

搓澡工:說明你雖然領頭幹活,但開車時間比巡邏時間長。

警察:那所長有什麼特徵?

搓澡工:他臉頰兩側的肌肉最發達,天天開會匯報,真的說,假的也講,如黃河之水滔滔不絕,恰天女散花,耳不暇接,只聽得人從熱血沸騰到雲山霧罩,天旋地轉。

警察:你錯了,一個月前我是副所長,現在我是教導員。

搓澡工:對不起,我忽略了一個問題,所長、副所長來都是有人請或者內勤跟者,反正周圍一群人,我怎麼忘了你是自己來的。

警察:還可以,你知道我現在是幹什麼的不算什麼能耐,你能猜出我以前幹什麼嗎?

搓澡工:我得幹活,不能嘮時間長。

警察:好辦,一會給你簽兩個單就完了。

搓澡工:以前你是刑警隊的

警察:(驚訝表情)怎麼知道的?

搓澡工:刑警隊的人想套感興趣的情況都捨得給錢,派出所的就拿嘴「干拉」,看來你的老傳統沒丟。

警察:我以前是刑警隊幹什麼的?

搓澡工:探長

警察:為什麼?

搓澡工:探長洗澡手機不放存衣箱,都帶到浴室

警察:可很多警察都把手機帶到浴室?

搓澡工:不錯,但所長、隊長搓個澡能接三個電話,而你一個也沒有,但還得拿進來,不為別的,總覺得有人要給自己打電話。

警察:有道理,那當探長以前呢?

搓澡工:一般警察唄,哪有幹警察就掛長兒的。

警察:那當警察前呢?

搓澡工:不好說了,看你當警察應該有二十幾年了,渾身上下基本都是警察的特徵,別的特點少,把握不大。可能猜不準。

警察:不要緊,說說,逗樂子。

搓澡工:搓澡的。

警察:(驚詫)———–開玩笑,有什麼根據?

搓澡工:還是手腳,一般人手腳有繭子就不會出汗,你的汗腺發達得汗都能頂出來,不是長期天天在高溫蒸烤下鍛煉了汗腺就不會這樣—————。

警察:(搶話)煉鋼工人也天天蒸烤—————–

搓澡工:聽我說完,你們出的汗都多不假,二十幾年前有幹警察的嗎?那時工廠效益多好,還是工人階級老大哥,多有地位。誰願意幹警察,所以你只能是搓澡的,而且是國營澡堂子的。

警察:為什麼?

搓澡工:因為吃大鍋飯,你的搓澡技術沒煉好,我今天搓澡「偷工減料」糊弄你你都沒察覺出來。

警察:要這么說,我也猜出你以前是幹什麼的了。

搓澡工:(驚異)————————-

警察:以前你是警察。而且是局機關的警察。

搓澡工:理由?

警察:只有機關警察願意這樣琢磨人。而且刨跟兒問底地問個沒完。

搓澡工:組織部的、人事局的、服務行業的人都願琢磨人。

警察:機關警察除了願意琢磨人外,還有個最大的特點,就是幹什麼都糊弄,你已經不幹警察了,搓澡也糊弄。再有,機關的一般都願意拍別人肩膀,以示居高臨下的關懷。搓澡的搓完後一般都輕輕拍客人後背表示結束,而你卻拍肩膀,好象領導關懷,看來老傳統是丟不了
。。。。。。。。。。。。。。。。。。。。。。。。。。。。。。。。。。。。。。。。一個笑話讓我標注來源、原作者等等,我特么上哪找去?


阿舞:

看舞蹈演出時,

「後面邊上的怎麼臉上沒笑容。」

「中間那個領舞偏台了。」

「這個動作我也跳過。」

「又到了副歌部分的重複動作了。」

「妝太濃,不過舞台效果不錯,下次我上台也這么畫?」

…………

常人看的是整體,同行看的是分解動作,
腦海里會根據慣性判斷下一個動作是什麼,
並且心中自動數拍子,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


陽明山車紀:

有一次跟著老闆去北京開會,飯桌上都是各種業界前輩和大佬,我一個初生牛犢安靜得很乖巧。隔壁一個大哥給我倒了茶水,我簡單地說了句:「謝謝。」

「小兄弟你是廣東人吧?」隔壁的大哥試圖打開話題。

沒有一點點防備,也沒有一絲顧慮,就這么猝不及防的揭露我的面具。作為一個廣東人,我的國語真的有如此不標准嗎?僅僅一句不需要翹舌,不需要前後鼻音的謝謝都能聽出我的廣東口音?難道是因為我的身高?雖然沒有一米八,但即使把我生在北方也是趕得上平均水準的呀。我百思不得其姐。

「對啊,你怎麼知道我是廣東的呀?」我對這位發際線高聳入雲的大哥不由得起敬。

「因為剛剛給你倒了一杯茶水,我們都是拿來喝的,大概只有廣東人,會直接用來。。。。。

洗筷子,

洗杯子,

洗調料碟,

洗碗。」

我對著剛洗完碗筷的那一碗不知該倒往哪裡去的茶水,露出了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假笑。


Aorqu用戶:
朋友車里:
套套*兩盒

我的車里:
套套*兩盒、水溶性潤滑油*一瓶


狗不理43:

留學,有一天跟同學瞎逼逼
「想個顏色」
「紅色」
「想個工具」
「錘子」
同學說:「共產黨人吧」


張笑笑:

銀行小櫃員一個。一次年假。跑到瀋陽去做飛機。在機場大巴旁邊的小商店買了瓶水和口香糖。當時因為沒有零錢。拿了張百元的。店主 拿過去又給我拿回來了。"老妹給換一張"我一接過來手就條件反射般啪地一下拍在桌子上了。"這張不是我的錢"(假幣的質感太熟悉了!)這就是你給的那張!店主很強勢。我笑了。拿出手機。「要麼你把零錢找給我,要麼我報警!別想賴我身上"。憑什麼?憑我的錢號都是連號的。憑我知道你包里哪張錢是我給你的,我知道號碼。!!別給我玩這個套路!店主不吱聲了。旁邊老闆娘把零錢錢遞給我。和稀泥的說弄錯了弄錯了。

後來看新聞才知道原來這附近的商店已經不止一次這樣干過。利用外地人趕時間。不太注意的心理借口錢太舊或者太新什麼的用假幣換真幣。後悔沒有報警。太缺德了!

出門那天取款時求同事幫我換的新錢。連號的。幫了我大忙。因為有個錢號是三連。我特意沒花。拿的下一張。合種巧合吧。

從此以後我在出門。都會提前把零食換好。盡量不用大鈔買小東西。付款時特別看一下錢的交接過程。刷卡消費時一定要盯住。別讓人看到密碼。卡不能離開你的視線。(太多盜刷,復制的案件了)希望大家也注意一下。人有百態。多些安全防護意識吧!簡訊提醒其實很必要。別差那幾塊錢。怕危險,可以的話把小額免密支付關閉掉。總之小心一點會讓人減少很多麻煩的。


匿名用戶:
「12桌!」
「到!」
「你的面好了,過來拿!」
「是!」


慈祥的我:

每次去樓下取信,站在信箱前總要原地跳兩下。

走著不能喝水,一喝水就跪下…


來敘:

之前跟人撕逼
在說了「強加因果」「循環論證」「邏輯漏洞」之後,我說出了最為致命的四個字
「對方辯友」


thihick mith:

不是本人……

08年快過年的時候,在東北的機場上我準備回家過年的時候,聽到一個身後一個中年男子喊著XXX,我還沒反應過來,只聽到前面排隊的一個哥哥下意識的喊著

“到!”

我當時就蒙蔽了……然後那個中年男子叮囑那個哥哥要注意身體什麼的……說個沒完……

後來我快下飛機了,我爸爸跟我說,哥哥的名字叫

“解放軍”

後來,看了看外面幾十年一遇的雪災,我想大概他是奉命來救災的吧……


厲小布:

一次去寄快遞,快遞小哥給我筆的時候沒接穩,筆掉地上了。我撿起筆試著寫了一下確認還能用不。快遞小哥說你是程序員吧。我好驚呀,”我的發際線是不是有點明顯?”。小哥指著紙說,”你們這些人就喜歡試筆的時候寫hello world,人家都是寫自己名字。”


import 潘多拉:

「你根本不是文科女生!」

一日去相親,男方挺帥氣陽光的,是我喜歡的類型。

逛街有些累了,於是我們找了一家咖啡館坐了下來。

對方從包里拿出了一袋瓜子,打開倒在桌子上,我們倆一邊聊天一邊吃瓜子。

吃了一會,男方臉色開始變得凝重,咬咬牙說道:

「你根本不是文科女生!你吃瓜子都用的是貝葉斯垃圾郵件過濾演算法!怪不得我吃到的瓜子大部分都是壞的!!!」


一十:

老師有講過一個
一次一群土木學院的老師組團去看房
走進還沒建好的工地,進了項目部教結構的老師就問來來來把你們結構施工圖紙拿出來我看看,材料老師要看各個材料的檢測報告,送檢單位。。。。看綁鋼筋,咦。。這里鋼筋距離不對!這么間隙這么大?澆混凝土拆模板怎麼這么早?混凝土反應不夠怎麼辦?是不是趕工期?還有你這個防水做的。。。給我多做幾層! 這明顯做的就不行很容易漏水!算了算了,留著防水我自己做。
這個房子空腔怎麼這么多。。。去找施工方。。施工方指著規范說你看規范說可以有空腔。。。老師拿起規范刷刷刷翻到後面,說你看規定空腔不能超過7處(是不是七處我忘了。。。以規范為准)我已經看過了空腔絕對不止這么多!施工方沒辦法只好返工重做。。。
綜上所述。。。。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阿尼瑪:

某次和我媽打電話,結尾時條件反射說了句,「那我這邊就先不打擾您了,再見。」


Oren:

去年暑假回家,和哥們去一所檯球館打撞球。當時一樓場地滿員,老闆把我們帶到二樓一個小房間。小房間一共有兩張球桌,一個中年大哥正在一張桌上打球。

大哥打得很認真,重複著同一個擊球角度,球散開了再擺好,回歸原來的位置繼續打。

我們以為他應該是在等同伴,同伴還沒來,自己先練一下球技,找一下手感。

半個小時後,我和朋友已經開了三四局。期間,大哥仍舊是一個人在桌前,變換著不同的角度擊球,球擊出後有時候發一陣子愣,木木的樣子感覺像痴呆——看樣子並不是在等朋友。

我和朋友納悶,這大哥到底在幹啥?莫非是在研究牛頓第二定律?

正當我倆紛紛猜測大哥有沒有毛病的時候,只聽他突然「呀」了一聲,拍一下球桌,急忙轉身跑向牆邊的椅子,從椅子上的書包里掏出——

四四方方的——

一本A4紙大小的書,上面顯赫地印著兩個大字——

物理!

是的,這一定是高中物理課本!

作為一個高中時候的理科生,那藍白相間的封面我他媽再熟悉不過!

然後——

然後大哥從課本里抽出一張摺疊得四平八穩的紙。

展開。展開。再展開。。。

最後展成了一張試卷的大小。

我操!莫非這就是江湖上失傳了多年的高中物理試卷!?

朋友推了推眼鏡,嘴角漏出一絲得意的微笑。

他說:「哼,果然不出我所料,這傢伙應該在研究物體對心碰撞中的能量和動量守恆問題。」

我驚訝地瞪著朋友:「媽呀,哪輩子學的名詞了,你居然還記得!」

恩,那位趴在檯球桌上奮筆疾書的大哥,要麼是個因物理不好而不斷留級的苦逼高中生,要麼就是個高中物理老師。

鑒定完畢。

(補充,圖片是百度隨便盪的,為了配合效果,不可能拍到當時的照片嘛。。沒想到評論區有朋友居然指出了細節問題,我膜拜了,不是高中生就是物理小天才 )

——Oren,寫小說和散文,晚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