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讓人不慎暴露身份的行為?

問題描述:比如說某些職業會在身體或行為上留下記號,比如不同階級的行為方式是怎樣的?服裝、溝通方式。
, , , ,
謝雲麾:

坐卧鋪回家,火車上的電鈴響了起來。

我一個鯉魚打挺從下鋪竄了起來,上衣一秒,褲子一秒,鞋子一秒,三秒之後我已在車廂門口……

車廂里的老少爺們都驚訝的看著我,我還在現實與職業病中彷徨,這時旁邊睡上鋪的大爺說了句,小夥子你是消防員吧。


匿名用戶:

更~

就在剛剛。跟一個同性朋友斷斷續續的聊天。我在看電腦,朋友給我vx發了消息。由於我看得太入迷,忽略了消息。

正好最近換了手機。室友p過來,好奇的跟我說「哇塞,這是你新手機嗎?我看看你手機。」一把拿過去後,

「你還是處嗎?」

「你還是處…」

「你還是…」

我踏馬有點慌,心想,也沒看小黃網啊。不會是他看見了某些不健康的網頁吧。

他又跟我說「xx叫我,有人問你是不是處。。」

我⊙∀⊙!What the FFF~~uck!

尷尬的紅了臉。

還是穩一手,接著發句調侃語音化解尷尬好惹。

彩蛋:

我好朋友的回答

昨晚在某寶買東西。可以送小禮品,於是我就私聊賣家了。

「xx只有黑色的嗎?」

「嗯嗯是的」

「行,那就黑色的吧。」

於是乎,賣家給我發來了這張圖:

賣家:備注好了

「????我已經下單了啊。沒有寫備注。」

「我給你備注好了」

「…哦…」

emmm,估計她會覺得…這人怎麼這么笨?腦子瓦特了吧?說句話這么費勁?這么傻的人就不要用淘寶惹等等。

那能怎麼辦?

備注好了…看似簡單的一句話。到底是你幫我備注好了還是讓我自己備注好…

某次去理髮店理,洗完頭,坐在椅子上。。

托尼的徒弟little托尼過來問我「您是程序猿吧!」

我有點莫名其妙,說了句「呦,這也能看出來?」

little托尼(「哈哈,看您的發量又看了看您的黑眼圈,我就猜的差不多了。」);

我(「wtf????」);

某次休息去跟朋友吃飯,遇上了一個杠精。非得跟我抬杠。我是誰啊!?程序猿啊!思維不嚴謹都不行啊。

他敗下陣來後,問我「兄弟,你是碼農吧?」

我「 ,兄弟你真是好眼力。」

他「果然會抬杠,行家呀!」

「歪~李師傅,是,到xx公寓,好好,我馬上就出來。」

回家吃泡麵去。

然後泡麵里加了一根火腿腸,兩個雞蛋。

真香。

額,米吶~

不要給我點贊惹,都200多個贊惹。沒想到有這么多倫會看的啦。嚶嚶嚶,倫家不要面子的嗎?


漭漭:

請允許我用一個年代久遠的笑話來回答此題:

[場景一]
老師:老實說,你吸煙嗎?
男生a:不吸。
老師:不吸?嗯,吃根薯條吧。
a很自然地伸出兩根手指夾著接過來……
老師:不吸?!叫家長來……

[場景二]
老師:吸煙嗎?
男生b:不吸。
老師:不吸?嗯,吃根薯條吧。
b由於聽到a的情況,所以很小心的用手掌接過了薯條。
老師:不蘸點番茄醬嗎?
b一不小心蘸多了,於是馬上用手指彈了彈……
老師:彈煙灰的姿勢很熟練嘛。叫家長來……

[場景三]
老師:吸煙嗎?
男生c:不吸。
老師:不吸,好,吃根薯條吧。
c因有前面兩個例子很小心地流著汗吃完了薯條。
老師:不給同學帶根回去嗎?
c接過薯條後順手就夾在耳朵上……
老師:不吸???叫家長來……

[場景四]
老師:吸煙嗎?
男生d:不吸。
老師:很好,吃根薯條吧。
d心驚膽戰地吃完了薯條。
老師:不給同學帶根回去嗎?
d又小心地將薯條放到了上衣袋裡。
老師突然大喊一聲:校長來了!
d趕忙從口袋裡取出薯條扔在地上,用腳使勁地踩……
老師:不吸?!叫家長來……

[場景五]
老師:吸煙嗎?
男生e:不吸,
老師:很好,吃根薯條吧。
e剛拿過薯條,老師說:不請我吃嗎?
e趕忙雙手遞過薯條,然後掏出打火機……
老師:不吸?!叫家長來……

[場景六]
老師:吸煙嗎?
男生f:不吸。
老師:很好,吃根薯條吧。
f心驚膽戰地吃完了。
老師:突然大喊一聲:校長來了!
f手心冒汗,但仍鎮定地低頭說到:校長您好!
老師:校長會聞到你嘴裡的味道的。
f掏出薯條:不會,還在這呢,火都還沒點……

[場景七]
老師:你到底吸不吸煙?
男生g:向上帝保證,絕對不吸。
老師:真的不吸?好,來吃根薯條吧。
g非常自然接過薯條吃個乾淨。
老師:真是個好孩子,你一般喜歡什麼牌子的薯條呢?
g(得意忘形地):大中華……

[場景八]
老師:吃根薯條吧。
男生n:謝謝,不會。
老師:……


匿名用戶:
講個小笑話:
有一年分高中同學回高中聚會,在空教室里坐著聊著天呢,忽然打了個上課鈴,於是我立馬站起來往外沖。。
消防兵不好過啊。。


小豪西飛:

梁文道在鏘鏘三人行上說,早些時候有台灣的特務,潛入大陸,當談起北韓戰爭的時候,這傢伙說韓戰……然後就被抓了


一隻螞蟻:

跟一個女性朋友在微信聊天,她突然說她男友說喜歡柚木提娜和吉澤明步。

我一下子打開了話匣子:

柚木提娜我感覺也不錯,可惜退役了,吉澤明步這個餅臉有什麼看的?當年她還排擠我的女神松島楓,當然了大橋未久我也喜歡,就當她快要晉升成為我女神之一的時候也退役了,最後還下馬了,簡直不知道圖啥。美雪艾莉絲和希崎傑西卡也都不錯,不過美雪也退役了,真是可惜。有村千佳和初音實我也蠻喜歡,可是有村千佳也退役了,初音實最近兩個月沒發片了吧…但是我最早喜歡的還是里美尤利婭,神波多一花我也覺得蠻不錯,身材是真不錯就是胸小,當然了蓮實克蕾兒身材也爆炸,就是長得太丑。小川阿佐美也退役了,還有椎名由奈也……唉可惜啊,我朋友有喜歡天海翼的,我就不喜歡,長得忒丑。最近新人我都不怎麼關注了,三上悠亞的片子,嘖嘖,也就還好。對了你男友有沒有喜歡成熟一點的?熟女的話川上優我覺得不錯,朝桐光我也喜歡,哦哦話說你長得其實像橫山美雪,也是退役了的……

過了一會兒,對方默默的回復了一句:

「你應該還是個處男吧……」

「額額?額?啥?我們上課了,一會兒再聊哈……」


匿名用戶:
過年放鞭炮,
翻身下床,
找掩體,
找搶。
然後發現在大陸。

(僱傭兵)


擇漆:

我居然把所有回答都看完了…
這樣算不算暴露出我是一個孤獨的人


Denver Wang:

我特別認真說話的時候,語速慢條斯理,略微有點居高臨下的口氣(好像已經不是稍微了)。按照當年同學的說法是,如果不是你一副討喜的表情光聽你說話這人裝什麼大尾巴狼,欠抽。

快速討論問題的時候,發音要不就是鼻音飄的厲害說什麼都帶兒化音,要不就是低音粘的聽不清,咕嚕咕嚕的。

尤其是,如果問我個突猶的問題,我的聲音會有那麼一小段時間GAY里GAY氣(真音,沒調整好)

接觸不多的時候別人可能會覺得我這人有點精分。

大一開學某堂課第一次點名,準備許久的我仰頭認真的答「到」
老師遲疑了下,問:「鼻中隔偏曲沒做手術吧」
我訝異「您怎麼知道」
老師咳嗽了一下調整狀態,開始用我剛才答到時候一模一樣略屌的口氣回答。
「鼻子堵,沒法使用鼻腔共振,為了說話清晰必須要使用胸腔共振。你是正常身高,長時間習慣性挺胸抬頭收腹,身形會顯得挺拔,常人多少有些含胸,相對居高臨下自然會給人一種略屌的感覺。習慣性展肩,從呼吸頻率判斷是做過聲樂訓練的,聲樂訓練對發生聲很有益處。況且和普通的鼻炎患者的發音相比,你吐字準確高音不是那麼刺耳。」
環視了一下同學們,老師為我進行了二次解釋:這貨如果不故意略仰頭讓氣道通暢而直接用鼻腔說話,鼻子不通氣,發音會粘滯在一起,聲音像從嗓子里逼出來的,沒什麼音調,語速快的話就是門方言,只有同樣來自鼻炎家庭聽慣了家人說話的才能聽懂。
指著我說:不信你用「鼻炎語」和我嘮嘮?
碰到鼻炎界的前輩了。

假期給表弟做了一次司機,順便去他女友家做客。這段對話後來表弟告訴我的。

女友悄悄問:你哥是阿宅吧。

表弟回:你怎麼知道,他進來就坐在客廳玩手機幾乎一句話都沒說。

女友答:我書架上的同人畫冊和手辦大部分是祖國版,你哥就掃了一眼,然後滿臉的不屑。不是那種,這么大的人還玩這個的不屑,而是對於祖國版的不屑。


郭福臨:

上回看一個哥們彎腰搬水

不自覺地喊出

“Drop it,do it again.”

“chest up, head up, keep your back straight.”

對方跟看傻子一樣看著我

尷尬癌都犯了


林晨語:

某個冬天,我表弟二十歲生日請吃飯,他請的是他的同學們,只有我一個是他那邊的親戚,我和他那些同學彼此之間不熟悉。

我們吃飯的地方是一個火鍋店,不是很高檔,但是個包房,說話聲音很清晰。

飯吃得差不多了,其中一個女同學找服務員要西瓜吃,服務員說,「我們勒點兒沒得西瓜喲,多冷八冷的冬天,哪個興吃西瓜嘛?」

然後我不知道怎麼冒了一句出來:

「我上班的地方,一年四季,春夏秋冬,都有西瓜吃,歡迎來耍。」

表弟的同學很詫異,其中一個問我,

「哥,你是在種植大棚西瓜嗎?」

我竟無言以對.

還有一個同學猜測我是農學院研究西瓜的

就是沒有一個人猜到,我在

動次打次噼里啪啦boomboomboom.

不信的朋友,可以當段子聽。

其實每個行業做久了,都有一定的職業習慣,稍微有一定社會經驗的人都能識別出某些人的大概做事的範圍。我後來重新入這行,我自己改變了很多,我吐個槽吧,不算是對任何群體的歧視:

大學的時候,我配了眼鏡,不常戴,畢業之後去寫材料啊,被窩里玩手機啊,把眼鏡弄得度數增加了,導致我離不開眼鏡了。我重新回來之後其實還是跟他們格格不入的,畢竟我沒有穿小腳西褲、也沒有穿豆豆鞋、沒有系愛馬仕皮帶,更沒有紋身,更扯的是我時常戴著一副眼鏡(因為我不習慣隱形眼鏡)。

基本上親自見過我的人,都不相信我會從事這一行,他們很多人都覺得我是寫材料的吧。

直到我開口,他們才懂了。

其實我個人覺得人坦蕩點好,沒有什麼暴露不暴露的,只要不是從事間諜啊,特工、國家保密工作之類的職業,沒什麼好隱瞞的。

也不是說我為自己這份職業感到驕傲,
只是我不會太自卑。

今天有人給我發了很長的私信,大意是:「你以為警察不上Aorqu嗎?你真是一個警察不上Aorqu系列。」

其實那位朋友不懂的是,我在Aorqu上最早關注的人就是警察,目前Aorqu上跟我關注者人數差不多的朋友之中,除了自身是警察的,我可能算是贊賞警察次數算多的了。

就因為我贊賞了警察好幾次,我把好警察的行為表揚了幾次,還有人以為我是警察,或者是我是警察家屬,想像力最豐富的是說我是「被警察招安了,來這里當五毛,宣傳正能量。」

好吧,我一不小心暴露自己身份了。

其實跟我一起的同事,自打關注我之後,才知道了我以前是在其他系統的,他們現在叫我K哥。

今天休假了,各位注意身體啊。

客觀地說,職業沒有高低貴賤之分,
但是不同點職業的收入是有高低對比的
收入高,地位高,不欺負人
收入低,地位低,不害怕人.
(第一張圖的下面是別人對我的五毛評論)

我不害怕暴露,我害怕自己嫌棄自己

來吃西瓜.

這想像力沒誰了

贊我吃西瓜哈哈哈.


夏晚晴:

跟漂亮的師姐一塊去紐約壓馬路。
路過一家香水店,我們進去看了看。其間有香水放在下面有燈的展示台上。
我默默的說了句,香水不應該放在燈光上啊,這些物質不穩定,見光易分解。
我似乎明白我為什麼單身了。

跟漂亮的師姐一塊吃飯。
吃三文魚的時候我說,切這個跟切金屬鈉差不多,給我把鑷子就好了。
我似乎明白為什麼我徹底單身了。

漂亮的師姐從紐約來找我蹭飯。
她拿起一個「乾淨的」盆要洗葡萄。
我說你再洗洗,萬一裡面有東西呢。你看著沒東西不代表裡面真沒有東西,這是我在實驗室積累的經驗。
師姐:「實……驗……室……」
我似乎明白我單身的原因了。

跟漂亮的師姐聊天。
我:「我不喜歡女孩子塗指甲,總想拿丙酮擦掉。」
師姐:「你剛才說的那個是啥?你再說一遍我要去裝逼。」
我似乎要單身一輩子了。

(這個與本人專業無關但一樣暴露身份)
漂亮的師姐從紐約來找我。校車上。
我:「買到了跟女神連號的火車票好激動。」
師姐:「你跟我坐一起都緊張成這樣你跟她坐一起一小天你得緊張成啥樣⋯⋯」

跟另一個漂亮的師姐一塊吃火鍋。師姐看過上文之後。
發現某盤肉下面有一片粽子葉。
我:「這片粽子葉的顏色看起來是被硫酸銅泡過。」
師姐:「我似乎明白你為什麼單身了⋯⋯」

跟女神一塊吃飯。
女神要給我倒豆漿。
我:「我來吧,我比較熟練。」
女神:「標准傾斜45°哈~」
我:「這個壺沒有標簽⋯⋯」
我似乎明白為什麼女神⋯⋯

跟女神一塊逛MUJI。
女神拿起一個瓶子,問我這個材質能不能裝隱形眼鏡的溶液分裝。
我:「這個是聚丙烯的,耐酸鹼,耐溶劑。」
我似乎明白了什麼⋯⋯


Aorqu用戶:

12 月1日,世界艾滋病宣傳日。我路過市中心廣場某醫院的主題宣傳台旁,被一個白大褂阿姨叫住了:「先生,你知道如何預防艾滋病傳染嗎?」
我脫口而出:「不傷害自己,不傷害他人,不被他人傷害。」
「小張,給這位建築師傅贈一份小紀念品。」

先生↘↘↘建築師傅……
這稱呼過渡簡直是無縫銜接!

這你怎麼知道的?
這你怎麼知道的?
這你怎麼知道的?
我今天穿的是西服,還戴了一串手串。左手沒拿錘子,右手沒拿鋸呀?

「你剛才說的是建築工地的安全口號。看樣子你的生產安全意識挺高的。估計你的健康安全意識也不錯。」

是的,維系這個世界安全的就是安全帽,安全套,還有老司機身上的安全帶。

大家好!歡迎進如我的專欄文章。這里不定期分享建築農民工的喜怒哀樂故事;建築施工現場的經驗技藝;有關建築的掌故軼事。https://zhuanlan.zhihu.com/p/46640462


一隻仙女Ko:

小透明表示,並沒什麼牛逼閃閃的「身份」會被暴露。這只是個挺有意思的故事罷了~
6月的某一天,我從學校南門搭上公車準備去市中心做個頭發。車上人不多,然而沒有座位。我就選了個臨窗的位置靠著把手,旁邊站了兩個小姑娘,看樣子像高中生,但是穿著便裝又披著頭發(我大天朝的女高中生怎麼可能不穿校服還披散著頭發!)
過了一會,她們倆開始交談,說的是韓語……
然後作為一隻韓語專業狗我當然都聽懂了……

我們學校有不少韓國留學生,公車上遇到韓國人也不奇怪,但素,她們兩個是素顏出街啊,沒有擦得雪白的臉,也沒有塗著鮮艷的唇,以至於我把人家當成高中生。她們一路在玩一個「接字遊戲」,一個人說:「學校」,另一個人接「校長」,對方再接「長大」,以此類推。我饒有興趣的旁聽,在心裡默默跟她倆玩了一路。
終於,當一個女生說「鞋子(韓語:신발)」的時候,另一個女生卡住了,面露難色編了個詞兒:「腳碼(韓語:발(腳) 사이즈(尺碼))」
她的同伴不幹了:你這是犯規誒~再想一個別的~ 這小姑娘又想了半天:「발 발 발……」還是沒想出來。旁聽的我一不小心脫口而出:「발표(發表)」 。
最怕空氣突然間安靜……
她倆一臉懵逼加震驚……

我連連道歉,她們就驚訝地問我是不是韓國人什麼的,我趕緊解釋說我只是韓語專業……聊了一會發現她倆也是我們學校的學妹……不過不是韓國人,是北韓族。

我大概可以去回答一下「不小心裝逼成功是怎樣的體驗」……


匿名用戶:
每次坐滴滴快車,聊著聊著就不自覺地把司機的祖籍住址、正職、家庭情況這些套出來了,然後開始評價他的車:師傅車挺新的啊,不過你這款車是今年我們市被盜最多的車型之一,今年被偷了xx輛,排所有車型第x,你住哪啊?哦~你們那一帶偷車挺多的,今年到現在那一帶被偷了xx輛車了,你們這些不停在停車場最容易被偷了!你這種車一般是怎麼被偷的呢,blablabla,偷車賊為什麼愛偷你這款車呢,blablabla…
職業是刑警,之前專業打擊盜搶汽車。


陳前程:

有次回家去飯店吃飯,飯前洗完手,習慣性的甩了甩,然後倆手往後面一背。。。。。旁邊一哥們(以下稱A)直接了當問我:
哥們,內科的吧。眼神裡帶滿驕傲
我:啊。。。。。。同行?
A:不是,我是手術室護士,也就你們內科大夫這么洗手,外科大夫洗完手早就作揖去了
留下我有點凌亂。。。竟不知手該往哪放了。內科同行們,有沒有同感?


Dr.Yan:

這么拿剪刀


=======================================================

「孫楊昨天4×100真厲害!」

「那幾棒沒分清,孫楊是哪個來著?」

「就那個骨性III類,左上一扭轉,左上二齶向,牙列擁擠那個呀!」

「。。。」

 ̄へ ̄

=======

曾經看到的狀態


陳偉320:

在北京體育大學,這個問題可以得到很好的解答!但凡那些受過較長時間專業訓練的學生,從體形、走路就能大概判斷出是什麼項目
比如:
男,身材修長,跨個包,走路有些外八字,十有八九體育舞蹈專項。
男,個不高,健壯,走路兩臂有些懸著,很大程度是舉重運動員。
女,個不高,穿褲子比較寬松,有些o型腿,發型看起來很有氣質,武術套路隊員.
男,身材勻稱高挑,走路有彈性,衣服不是很寬松肥大那種,一般都是搞田徑的.
女,個不高,腿細,走路腰背平直,抬頭挺胸,梳馬尾辮,看起來特有氣質,就是藝術體操隊員.
……..
其實在北體大校園,不同項目學生或運動員會在課間或下課時身著不同項目特定的服裝出現,手裡或身上有一些該項目的器材,只要對項目了解多的,一下子就能判斷出來是那類運動員。
當然也有判斷不出來的,一方面可能這個項目不會由於長期訓練而出現專項身體特徵,比如射擊射箭運動員,外觀很難判斷;另一方面這個人可能練的時間不長,沒有形成專項特徵;再有就是,這壓根就不是運動員,因為北體大還有一半的學科生,不練項目的!


顏辭:

做過兩年國小教師,有次騎車走在路上,看見一老年人開著三輪車,後面載著兩個小孩子,大的七八歲,小的四五歲。可能這個家庭也不怎麼注重安全教育,兩個小孩都是小半個身子都趴在車尾外面,開的速度也不算慢,那個角度稍稍顛簸下孩子就非常容易從車上一頭栽下來。

拐彎過來的我看見後下意識一皺眉大聲說:「坐好!」倆小孩估計是震驚於我和他們老師的同款語氣吧,立馬乖乖縮回去坐好了,我鬆口氣才反應過來這不是自己學生,不過隨口一句能少個安全隱患我也很驕傲的啊哈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