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讓人不慎暴露身份的行為?

問題描述:比如說某些職業會在身體或行為上留下記號,比如不同階級的行為方式是怎樣的?服裝、溝通方式。
, , , ,
匿名用戶:

公事,跟著一個大老闆和律師開車出差。

印象中的大老闆都是大腹便便、吃喝嫖賭啥都干這種。見了面之後發現該老闆談吐不凡,言語間透露出家庭和諧美滿,夫妻恩愛,兒女雙全,還有一個孫女,對孫女甚是疼愛。內心感嘆該老闆是個正經人!

車行至收費站,旁邊車道有一個穿機車服的長髮正妹騎著大型機車,能看出來她穿的很少,北京的十一月啊,看得我都瑟瑟發抖。正當我們感嘆年輕就是好啊,玩兒手機的大老闆悠悠的來了一句「寶貝兒啊,這天氣穿這么少容易得病啊」……


不忘粗心:

有一次在公園和大爺下象棋,有點緊張。

走了第一步後,大爺沉默了很久說:「你是新手吧?」

我:「大爺你怎麼知道?」

「我在這玩了幾年,第一步走帥的真不多。」

我:「不是應該讓領導先走嗎?」

「我靠,小夥子你是體制內的吧?」


EdwardGLiu:

啊,這個問題啊~
在下是漢子,但是留了長發,能披肩的那種。出門就扎個單馬尾,被別人搭話的時候,九成開口就是:你是搞設計/藝術/美術/音樂的吧。
不是啊=_=我是學文物學的啊
今年十一的時候去外面玩,很多博物館有免費的講解嘛,然後呢,我也跟著聽講解。一般這種講解員都是志願者,來自各行各業的。
那天講解的是個小哥,可能比我略大兩歲吧。
他一路講,我一路聽,有點放不開,估計是新手上路。
走到展廳出口的時候,他問了我一句,”我沒講錯什麼吧?”
我:??????
你怎麼會問我這個????

他跟我說,首先,別人拿手機拍文物,我是拿相機拍的,沒把閃光燈拉起來。(講解員要經常提醒參觀者不要開閃光燈)
其次,他說我不單拍文物特寫,也拍展櫃和展廳布局。這么乾的人多了,但他說專門拍天花板的我還是頭一個。(確認燈光位置和亮度會不會對文物造成傷害,同時確認燈光對參觀者的心理引導)
最後,特寫展櫃里的溫濕度計的,只有我……所以他推測,我是搞這個的……

在下佩服,佩服。其實我拍這些雜七雜八的,只是為了萬一哪天要寫個論文做個PPT什麼的有素材能用=_=


大元元:

今年年初的時候我沉迷了一段時間吃雞,夜夜笙簫。

早上有早班要早進場帶學生飛。5點我就被迫爬起來開車去機場。

因為頭天晚上我3點才睡,整個人都昏昏沉沉的,突然後面傳來了一陣子警鈴,嚇了我一大跳。

「前面的同志靠邊停車接受例行檢查!」

我心裡一陣突突,心想我也沒喝酒呀,修仙吃雞難道還會犯啥事么?

下了車一看是個老交警,啥話沒說就例行檢查了我的駕照行駛證,一邊檢查一邊問我

你是飛行員么?

我當時一臉懵逼???

不對呀,我給你的是駕照不是我的飛行執照呀?

忙給老交警遞了根煙,問他怎麼看出來的?

老交警看我挺上道的,一邊拍著我的頭一邊說

「我TMD跟了你一路,你一直壓著中間雙黃線開,咋滴?想起飛呀?」


安子鹿:

…………突然前置更新2018.12.7…………

今天和同學一起去網咖帶他入坑戰艦世界

期間他問我穿甲彈的擊穿原理

我憋了半天發現用正常語言描述不出來,於是有了下面的對話:

「emmmm」

「嗯?」

「啊……唔……」

「啊?」

「艹!穿甲彈就是,這個炮彈軌跡和他船舷所在的切面的法線之間的夾角不能超過45°就能擊穿,不然就會跳彈」

「哦~早這樣說就行了嘛,都是學物理的,懂的!」

……………………分割線……………………

帶女票一起去鬼屋玩,醫院場景

剛進去的時候特陰森,還到處都是血,女票怕的要死躲在我後面

(三分鐘後……)

女票:你看這個無影燈啊,真的可神奇了,做手術的時候真的沒有影子!

我:嗯,無影燈的本身光強就高,多組器件組成球面光具組應該是可以做到無影效果了(我不是學光工的,瞎逼逼而已,其實我依稀記得好像是有衍射現象的但是忘記是怎麼做到的了)

女票:你看這個牆上的血是黑紅色偏暗的,是靜脈血,但是這個噴出來的樣式不太對啊,應該是(比劃)這樣的~

我:卧槽?噴不了這么高吧,血管的收縮壓能有那麼大?

順便我們一路上歡笑著和扮鬼的小哥哥小姐姐們打著招呼

出來以後我們特別開心地就去吃飯了,吃飯的時候……等等,我們剛才去的是不是鬼屋???

分割線…………………………………………

我還有個毛病

見到那些不論什麼都想拿量子理論和磁場解釋的zz心裡就一個字:懟!有理有據地懟!

每次懟完之後都一本滿足,然後被嘲諷:這幫搞物理的瘋子……

分割線…………………………………………

11.19 復習睡不著更一次吧

除了專業應該還能暴露點兒別的小細節

1.以前和一個男生約去打羽毛球,打完他問我說:「你是不是最近幾年一直在打籃球不打羽毛球了?」

我:「啊?你怎麼知道的?」

他:「別人見球來了第一反應後撤,你見球來了第一反應起跳,你籃球應該是打內線吧」

(沒錯其實有時候我的確嘗試過徒手接球,甚至比用拍子精準)

2. 以前在一個音樂社團當過社長,新學年第一次面基的時候,快畢業的老年人默默坐在最後一排寫著作業,提前告訴了認識我的同學不要說話,我想看看新人的實力,任憑小傢伙們如何玩弄樂器我自巋然不動。

然後……有個新生學弟過來跟我說:學長你來一起玩吧

我:啊?我是來自習的啊,不會樂器,就聽你們練覺得挺好玩的

學弟:學長用G調的起手式寫作業么。。。

我:emmmmm(沒錯,就是你!那個誰,讓我畢業前看到他當新任社長!)

3. 澡堂三人組隊,我和一個內蒙同學一個江蘇同學

洗過一會兒:來哥兒幾個誰幫我搓個背

內蒙同學:卧槽來來來,一會兒你也給我搓一下

江蘇同學:啊?(震驚!)

大澡堂子裡面兩個赤裸裸的大老爺們兒,一個扶著牆一個搓著背宛如……咳咳

然而這不是很正常的操作嗎??

呵,我們北方人洗澡當然是搓個背來的舒服


冬天:

今年上半年的時候,有一次坐高鐵,站票。上車的時候,和同樣等待車開的掃地乘務阿姨聊了起來。這時忽然路過一個妹子(超漂亮)和一個男孩(挺丑的)。應該是看到了阿姨的制服,妹子所以居然用英語問阿姨座位位置在哪裡。阿姨也是厲害,雖然沒聽懂,但也手腳並用解釋起來。妹子沒聽懂,把頭轉向了我。然後我當然是義不容辭,解釋了一番。妹子走後,阿姨問我:”那妹子是哪國的,這么漂亮的。”

我說:”我猜應該是日本的吧。”

“那個一起的男的也是嗎”

“不知道,日本男的我見的不多”

“那日本女的你見得多?”

一瞬間五雙眼睛齊刷刷的看向我。

我…


五清六分批:

有一次打車去知春路
一上車
師傅透過後視鏡端詳了我一下
說到
小夥子是搞航天的吧
我很奇怪
問到
師傅你是怎麼知道的啊,我臉上又沒寫著
師傅笑了笑
點上一根煙
說到
小夥子,因為你在航天城門口打車啊。


趙小天:

怕看到「@全體成員」

看到收到就瘋狂往上翻

收到+1

是我當代大學生無疑了


默震:

大二在圖書館看莊子集釋,對面來一人坐下,攤開書看了一會,問我:「師弟,文學院的吧?」
我:「對呀你是怎……」
一抬頭懂了,對面也是豎排繁體。

因為他是個男的,我就又把頭低下去了。


緋玖嵐:

不請自來
最近qq群里談論起了一戰的奧斯曼帝國(因為戰地1引起的話題),大家奇怪為啥大陸的翻譯奧斯曼和英文的Ottoman不一致。
這個時候我站出來了,伊斯蘭教君權國一般採用統治者的姓氏來明明國家,奧斯曼帝國的君主姓Osmani,所以中國的命名方式是正確的。
那麼為什麼英文是Ottoman呢?突厥文的osmani到了阿拉伯文里變成了uthman,但是發音還是很類似的,但是這個詞到了義大利人(威尼斯,熱那亞人)嘴裡就被望文生義的讀成了Ottoman。英文採用了義大利文的方法,而中國港澳台地區也採用了英文的音譯,讀作鄂圖曼。以下省略一萬字
大家紛紛點贊
「你是穆斯林嗎?」
「我信共產主義」
「你大學學的什麼?」
「德語語言學⋯⋯」
「碩士?」
「國際商務」

其實我只是喜歡玩p社遊戲罷了⋯⋯不知不覺變成了歷史學霸⋯⋯

多謝評論里@Karolus Sericus的解釋
Uthman是一個哈里發的名字,突厥人用這個名字相當於英國人取亞歷山大。只能說是隨著伊斯蘭教進入突厥語之中的名字,並不是教名/經名


喬喬無敵可愛:

柯南·道爾有一次去巴黎旅行,在街頭雇了一輛出租馬車。

他先把旅行包扔進車廂,隨後爬到座位上。陌生的馬車夫還沒等他開口,就熱情地向他招呼:「柯南·道爾先生,您要去哪裡?」

「您認識我?」柯南·道爾當時剛剛發表《血字的研究》不久,自認為還是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不想竟連巴黎的馬車夫也熟悉自己,多少感到幾分詫異和得意。

「啊,我倒是從來沒有見過您。」

「那麼,您是怎麼知道我是柯南·道爾的呢?」

「這個嘛,」馬車夫不無得意地答道,「我先是在報紙上讀到柯南·道爾先生要來法國南部度假的消息,然後我看到先生您從來自馬賽方向的火車車廂里走出來;我注意到您的膚色黝黑,這表明您在陽光充足的地方至少呆了一個多星期;我從您右手手指上的墨水痕跡推斷,先生您肯定是個作家;另外,您還具有外科醫生那種敏銳的目光,而且您的服裝樣式是英國的,綜上所述,我認為您就是柯南·道爾!」

這位把福爾摩斯的推理藝術運用得出神入化的馬車夫贏得了柯南·道爾的高度贊賞:「您能從所有這些細微的痕跡中推斷出我是誰,您自己和福爾摩斯也不相上下啦!」

「先生,」馬車夫補充說,「還有一個小小的事實幫助我證實了我的推理。」

「什麼事實?」

「您的旅行箱上貼著您的名字。」


ZXZY:

去網咖包夜,和朋友打聯盟。旁邊坐了個老哥。開機子的時候看我打了一會。一場團戰打完,老哥給我說:「打了多久守望了。」下意識回答到。近兩年了。然後就很驚奇的問了一下老哥:「你咋知道我打ow的?」老哥來了一句「Q比命重要,死里拍空格,沒血叫輔助加血。我是不信你是常玩聯盟的。估計是最近才打聯盟以前一直打守望的吧」


匿名用戶:
歪樓強行答一發男朋友的。
男朋友是個小軍官,每次兩個人一起出門,無論我走或者跑,以什麼速度行進,他都會在幾步之內(不自覺的)調整到和我相同的步伐步速,擺手幅度。
……

然後一路保持隊形。

又發現了他抱著我時,會把呼吸也調整到跟我相同的頻率。(一月十一日更新)


大老虎很兇:

在休息區抽煙,有人搭訕:兄弟新來的吧

我很驚訝,心想這么大廠這么多人你怎麼知道,遂問之

:嗨,老員工哪有戴胸卡的

:策劃部門的?

我更驚訝了:您怎麼知道

:嗨,程序大多穿格子衫戴黑框眼鏡,美術會打扮穿的比較時尚。你這上下不搭還自以為有風格的穿扮,配一個油頭,不是策劃就是運營……

我:那你怎麼不猜我是運營呢?

:運營工資高,不抽這煙


fumer555:

有一次我給上司看電腦里我寫的報告,為了跳到後面的某一頁,我就使勁按Page Down鍵直到出現要看的那一頁,上司問我學鋼琴的吧,我說咋的了,他說:「你不至於每按一下都要換根手指把?」


無水之源:

今年暑假去深圳看演唱會,看台第6排,前面站了個特警小哥,我盯著他的作戰靴看了好久好久……

(看起來質量沒我們的好)

看鞋看膩了,我開始觀察整個體育場的布局,想著如果發生爆炸我是跑呢還是留下來組織疏散呢?從哪條路跑更快一點?看台離地面有多高?2米之內跳下去還是可以保證安全的

(事實證明我想多了,最後跟著人流一起出去的,400米的路走了有10分鐘,順手買了兩張海報)

更早些的。和同學出去吃面,老闆給了一個號碼牌。叫到我的號,我立刻起立大聲答到。三秒鐘後發現好像有什麼很奇怪的的地方→_→


匿名用戶:

當過兵的姑丈和我一握手,順手把我手扯過去

「這手掌的老繭,在國外沒少玩槍吧?」

屁….那是不戴手套擼啞鈴杠鈴磨出來的….

建議真的健身有條件戴一下護具,起老繭是小是,一不小心出了啥意外真的得不償失了


Aorqu用戶:
記得有次去往杭州東的火車上,一個穿著布衣和尚模樣的跟我套近乎,
「小夥子做哪一行的?」
我沒搭理他隨口說「計算機的」
然後他就一直在我面前嘀咕什麼命運啦,姻緣啦…說每個人都有輪回,有因果,問我怎麼看。當時我沒多想,回了一句,「這有啥,有借必有貸,借貸必相等唄」,說完之後發現不對了………


Aorqu用戶:
不好好學習英文,對單詞一知半解亂猜的結果:

1、register的故事
老師:His name simply did not register with me.,什麼意思?
我:面容獃滯:什麼意思?他的名字和寄存器有毛關系?動詞是寄存的意思嗎?

2、semaphores的故事
老師:Wordlessly, relying on the heart’s semaphores, the mother says all an infant needs to hear, 說說意思:
我:一臉懵B:神馬意思?媽媽的心裡的信號量還能P,V操作么?想必指的是Matrix母體,科幻小說的節選,媽媽和嬰兒通過注入實現信號量交換,難道是阿西莫夫的作品么?

3、strut的故事
老師:An adult crow lands on a filing cabinet and struts back and forth, checking him out. Andy smiles.
我: 面部肌肉僵硬:什麼情況?結構體還能前面後面的走? 哇靠看錯看錯,不是structs,是struts,這個我懂啊,MVC模式,Struts是個apache的項目,難不倒我。可struts項目怎麼能向前和向後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