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讓人不慎暴露身份的行為?

問題描述:比如說某些職業會在身體或行為上留下記號,比如不同階級的行為方式是怎樣的?服裝、溝通方式。
, , , ,
xiaojie:

去年突然想買個單反,店員推薦到「這個尼康的光圈才10個。」
「是透過還是反射?是全域還是局部?」
「這個我不清楚?你是……」
我才不會告訴她,我所在的公司就是加工光學晶片的,尼康也是客戶之一。

————————————————————————
分界線
評論區有人問光圈十個是什麼意思,專業性的東西我也表達不太清楚,就按自己的理解簡單說明一下吧:


如圖所示,晶片放在光學平晶上,通過鈉燈光的反射,可以看到晶片上一條條的波紋(黑色的條紋),幾圈條紋就是光圈幾個,像第一張看不到黑色波紋,就是光圈0個(只不過我們也不會說0個,會說1個,因為量具的誤差也要考慮進去),第二張圖上的晶片光圈為4個。
這張為9個。
這張不太清楚,大概也是8-9個。
光圈越少說明晶片的上下兩個表面越平行,反之就說明晶片在加工中是凹凸不平的。
打個比方吧,人的手掌好比晶片,如圖所示
手掌平放,跟平台貼合,縫隙很少,換成晶片光圈就很少。但是如果是這樣手掌指尖翹起,或者手掌中心翹起,跟平台貼合度不高,就是所謂的「光圈不良」了。
我手丑不要笑我(齜牙)。
這里就是反射光圈,透過光圈也差不多,只是檢測儀器不同而已。所謂局部跟全域的概念,相信大家都明白吧。(微笑 )


不靠譜的聲優廚二號機:

國泰航空的國際航班,在飛機上用椅背後面小電視看電影。看見列表裡有頭號玩家,然後點進去調成中文字幕開始看。突然發現可以選配音版本,然後就選了個日語版。

三分鐘之後,旁邊小姐姐戳了戳我

小姐姐:「你是不是喜歡看動漫啊?」

我:(這一眼就看出來我是二刺猿了?我肥宅的也不明顯啊?):「是啊是啊。」

小姐姐:「你是不是很喜歡聲優啊?」

我:(woc這都被你看出來了?):「是啊是啊你怎麼知道的?」

小姐姐:「我剛才看你把頭號玩家的音軌調成日文版了,你又明顯不是日本人,肯定是有喜歡的聲優在裡面吹替了。」

我:(我的媽你是福爾摩斯么?):「哈哈被發現了。你好厲害啊這都能看出來。」

小姐姐突然笑出了聲:「哇你居然相信我了。其實這不都不是主要原因的,剛才都是我猜的。」

我:「那你是怎麼確定我是聲豚的…」

小姐姐:「我剛才看到你手機的壁紙是愛衣的的一張寫真我就確定你肯定是聲豚了。」

居然就這么暴露了


匿名用戶:
我記得兩年前我剛剛轉業,在家去電影院看電影。我的長槍喜歡用三點式背帶,我的戰友一般都用單點式背帶,我這是個人習慣~~。那天我背了一個斜挎包,在路上做出了一個動作,普通人覺得就是在普普通通的甩包玩,裝B,但當過兵的人一眼就看出來了這是長槍打空子彈後把槍往後甩掏自衛武器的動作(自衛武器根據個人習慣放置,我一般帶兩把,一把放在胸前,一把放在腰腹右側,就是戰術背心右邊)
電影院門口站了個老外,看見我做這個動作的時候明顯愣了愣神然後我又手賤做了一個動作……
大家可以自己體會一下,手槍從右側拔出,迅速放在胸前,大臂緊貼身體,小臂呈V型據槍在胸前,手槍准心並不與眼睛兩點一線,而是隨著身體的變動而變動,擊發靠感覺。
這是老兵們教我的,純實戰經驗。這個動作並不是官方的戰術動作,但是非常實用。大家不信可以跟警方的雙手持槍比一比,哪一個在巷戰或者拐角處哪個佔優。(這一段純屬太懶不想寫了……)
這老外當時眼神就亮了,一個勁的盯著我看,我看了他兩眼就沒再理他,他就拽著他的女朋友一直跟著我走。
後來在買票的時候老外站在我後面輕輕的問了我一句;「PLA?」
我詫異的回頭看了他一眼,點了點頭就不理他了。
然後進場,發現他和他的中國女友就坐在我的旁邊(我渾身散發著單身狗的惡意)笑著用不熟練的中文問我是在陸軍還是海軍(老外認為中國的海軍陸戰隊跟美國的一樣才會問海軍 )出於對國際友人的友好,又在不觸犯保密條例的情況下與國際友人進行了交談。這位老兄原來是在美國陸軍服役(部隊番號沒有告訴我,因為我也沒有告訴他我在陸軍哪個部隊服役,當時能看出這些來的一般就是一線的戰斗人員。)他是和他的中國太太回國見家長。但是這位老兄沒有想到過在中國見家長的艱辛險阻,我只能壞笑著祝他good luck
現在,我和這位老兄還有聯系,貌似回美國去當銀行保安了。


Duncan Sun:

在鼓浪嶼,路邊有一個拿著幾張百家姓的紙(每張有20多個姓)的算命先生,只要回答他自己的姓在不在某兩張紙上,他就能猜出你姓什麼,不準不要錢。我們公司的王總看起來對這很感興趣,我就問”王總,要不要試試?試試?試?”


任獨秀(致死之吻):

某眾雅間聚餐,一半不相識。
餓,隨大快朵頤。
席間杯盤交錯,筷遞遠菜。
漸漸熟悉,話題多變,氣氛熱烈。
一眾人等吹牛打屁,說各國語言。

忽然一聲短促的屁響。

吾佯醉,大怒:「何人於席上亂放氮氫甲烷混合物?一桌吲哚香,安能進食?」

隔壁小佬一搖頭:「非我也,聲在我右。」
右面色不善:「亦非我矣,兩日未餐,腸中無物安能有臭?」

某女小佬大怒而起,將吾等三人驅之門外。


starsriver aky:

隨時 Ctrl+s
忍不住Ctrl+s


代志強:

唐山話,對就是唐山話。
作為已經迎接了2年新生的大四狗,偶遇2016級學妹:學長,請問你知道學生處綠色通道在哪嗎?
我:知不道。〔請自行腦補代入〕


樂昌單立人:

「小單,聽說你中文畢業?」
「是的,領導。」
「那好,把我辦公室的地掃了。」
「領導,請你尊重這門專業,文學是……」
「 請你以馬克·吐溫的《鍍金時代》的三個譯本為例談談社會意識形態與外國文學譯介轉換策略。」
「領導,掃帚在哪?


Rich-BABO:

朋友英雄聯盟比賽,請我當外援,我出於友情就去了。

網咖,我們去的早,說先練下手,一登號,網咖廣播通知:

坐在xxx號機的是來自雷瑟守備的最強王者,歡迎來到本網咖,祝您玩的開心玩的愉快。

然後網咖里就傳來了很多驚訝的聲音,還有些人站起來看,然後網咖老闆兒子也來看,最後臨走的時候給我說下次來這個網咖玩,他給我們免費。

-------------------

另一篇回答最喜歡的英雄的,實不相瞞,我喜歡玩基蘭。

英雄聯盟你最喜歡的英雄是?為什麼?​图标

這條評論是不是暴露了我的身份

隱藏這么深都被你們看出來了

開玩笑的,其實我很菜的 ,太抬舉我了


不停的行走:

第一次在Aorqu回答問題,看到有軍人的回答點到的事情想起來一個真實的故事。

09年春龍兄從緬甸接回了九名滯留緬甸的遠征軍老兵,我們一行十幾人(多家媒體的朋友)一直從昆明送老兵們返回緬甸,最後一天到達了瑞麗市,第二天老兵們將通過瑞麗的姐告口岸出境回到緬甸。

最後一天我和央視的一組記者團隊一起挨個採訪老兵,當時採訪我們都有一個最後小要求,希望每個老兵對著鏡頭做一個敬禮的動作。

第二位採訪的是時年86歲祖籍廣東梅縣的林峰先生,採訪的尾聲老人站起來敬禮,軍姿很標准,當時有幾分鐘的沉默,突然央視的攝影大哥吼了一嗓子:禮畢!

然後林峰先生迅速「聽從指令」——放下胳膊——手指貼褲子中縫,沒有任何詫異和遲疑,那一刻林峰先生就像一個一直等待祖國召喚的備戰軍人,目光堅定表情堅毅。筆者雖然在通過鏡頭觀看這一幕,但是那瞬間真的是淚流滿面。(記憶有些模糊,依稀有一個畫面是老人放下手臂,手指還有去找褲子中縫的那一瞬的慌亂)

後來跟這位攝影哥們溝通,他的這一嗓子是不在我們預設的採訪中的,而且第一位老兵採訪的時候也沒有吼這句禮畢,他也是說老兵敬禮的那一刻他感覺對面老人依舊是一位中國軍人,也是下意識吼出那句禮畢。

過去快十年了,但是那一個禮畢瞬間真的成了我記憶里典型的軍人形象之一。

附上一張法制晚報特派緬甸記者付丁拍的林峰先生照片,但不是我們那次拍攝時候的現場照。


一隻大餅:

還是多年前的暑假的一個下午。

我爸和他朋友在聊天,我被強行拉在一旁作陪。

那會我剛上大學,話題自然從我身上開始。聊天本身乏善可陳,是你們都懂的那些套路,戰戰兢兢問答了一圈之後,話題慢慢轉移到了別處。

我鬆了口氣,默默掏出手機看起了小說。(說起來惡魔法則是真的好看,我前兩天還重新刷了一遍哈哈哈)

我逐漸沉迷在小說情節里,忽然耳朵里鑽進了一個聲音:「來!!抽一根!!」

我一抬頭,那個爽朗的叔叔手裡正拿著一根煙往我爸手裡遞,而我爸正在奮力擺手,口中念念有詞:「戒了戒了,你抽你抽」。

下一秒他們都凝固了,齊刷刷看向了我那該死的不知啥時候已經不受控制的伸了出去的……手……

那天陽光真的很好,照在我的臉上,辣辣的感覺……


成佳茗:

對於評論里好多小朋友表示買房都會問容積率的問題,真是棒棒噠,畢竟買房還是蠻需要鬥智斗勇的!
解釋一下:
大概是11、12年左右的事情,那時的房地產市場沒有現在這樣規范,普通人尤其是老年人不了解各種數據比率我覺得挺正常的!不太記得那個樓盤有沒有拿各種數據給我媽看了,不過我媽就是那種「想買但是不懂很怕被坑」的心態…挺常見的…我就去了。另外我問的不止容積,樓高間距採光周邊配套都問的很全,售樓小姐是到了容積的時候才直說「你是不是同行」等等。現在想來還是有點好笑吧。

以下原回答:幫我媽看房子,售樓處的人一直對我愛答不理,
直到我問到容積率的時候,
人家忍無可忍說「你是哪家過來摸底的」
……我???
後來才意識到一般真正要買房的人不會問那些…
我也只是…接觸了一點點房地產的…皮毛…


老劉:

去朋友家,在農村。
關系好的鄰居小孩出生,
男孩。
讓我幫想名字。
那家人姓譚。
不會取名,憋了半天,然後我說,

譚浩強?


小花公主:

1

陪同學看病

大夫開了頭孢…叮囑同學不要喝酒…

我默默說…要是雙硫侖樣了…咱倆晚上還能再來一次…

2

又一次上感…覺得是支原體在作祟

急診大夫就開了個血常規 我不安心要加個支原體急查…大夫找不到給檢驗科打電話還選錯成白天門診查的那種…我看了眼單子說不對…25塊那種…你這貴了…(因為都是單子的名字都一樣就價格不一樣

3

又一次上感…我覺得也是支原體在作祟…

開了血常規也要求開了支原體急查…

結果最後大夫給我開頭孢我慌了…

慢吞吞的說 支原體沒有細胞壁……要開大環內酯類葯物…頭孢不管用的…

大夫:好…………

4

這次我媽生病…高熱寒戰…

抽了血…拍了片…片倒是寫著未見明顯異常…

我覺得不對瞅了瞅片子……有點雙肺紋理增多吧…拿去給大夫看…大夫沉思了一下說好像是有點…

後來去輸液…有點過敏反應…表皮熱…

叫來大夫…靜脈炎嗎…要不要先停了……

大夫好像是……我調慢點再看看…

四件事情發生後都被瘋狂追問過是不是學醫的 嘿嘿我還真不是…我當時就一高中生一年前的事情我也記得不那麼準確了…問我咋知道這些的 純粹是因為有段時間病精老生病 沒關係就給自己買了本內科學沒關係就看再加上丁香園啥的各種公眾號每日一答…

現在出國半年了 馬上進專業 距離最後學醫還有半步…加油 All the best 🙂

——————————————————————

推薦幾個公眾號你也可以在醫院騷斷腿

腫瘤時間/丁香園/臨床用藥其他的我也關注了目前想不起來

然後書我買了一本內科學一本解剖學

微博關注些大V醫生

切記不要吃飯看容易影響食慾 尤其那個醫學生madical的那個ID不僅練英文還練膽子

btw好多人啥病都百度其實這個挺正常我有時候也這么干但是容易一個感冒給自己診斷出肺癌來所以咱得弄點專業的 整本書再說


高海千歌:

高中,我們六七個人的小組決定以後聚在一起應該買點吃的,然後討論了好久,可樂芬達覺得碳酸有害,薯片什麼的油脂太多,然後他們決定買糖

我突然開始反對,說你們吃激素幹嘛……


Daisy:

點贊破百好激動!附上我老父親的課本驗明正身!

跟爸媽和他們的同事自駕去了趟草原,然後帶我吃了手抓羊肉
羊肉切的太大了咬不動,於是他們採取了以下姿勢切羊肉


月明姐姐:

本人政法從業者,某次去拍藝術照,選了最仙女的造型,一番化妝換裝後,看了下鏡子里的自己,簡直美翻了啊,喜滋滋的開拍,攝像師傅拍完一輪後嘆了口氣,幽幽的說,這個造型不適合你啊,你眼神里有殺氣……


孟德爾:

跟客戶出去吃飯,有一個婉拒,說和女朋友約好了。

脫口而出:是二次元的嗎?

沉默。


喵生:

和異性或者比自己年齡小的人一起行走我都會潛意識的走左手邊。
上電梯會讓他人先進電梯,下電梯的時候會先進電梯。
給別人遞煙永遠是煙嘴對人
無論何人遞接物件給我是雙手承接
給乞丐錢會蹲下來放入碗里
身上永遠會帶紙巾

認識久了的人不是覺得我家庭教養好就認為我上了禮儀課程。

真正認識我的人才曉得,我剛斷奶就沒了母親。父親對我的教育除了拳腳和皮帶就是辱罵,自小由阿么帶大的…這些所謂”禮儀”都是出於我由心的會去尊重人。

因為我明白
人因該懂得敬畏生命。
尊重一切。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