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讓人不慎暴露身份的行為?

問題描述:比如說某些職業會在身體或行為上留下記號,比如不同階級的行為方式是怎樣的?服裝、溝通方式。
, , , ,
楊浩鋮:

500多贊了謝謝大家,原圖者不開森的話,侵刪。願大家快樂。


Mr1900:

今兒下午坐公交,旁邊娃娃看ipad里的小動畫片,Bgm響起……

娃娃一邊搖著手裡的ipad一邊小聲唱:「Twin~kle~twin~kle~lit~tle~star~r~,how~I~won~der~what~you~are~r~……」
我一邊刷微信撩妹子一邊自己嘀咕:「do~do~so~so~la~fa~so~mi~fa~re~mi~do do do xi la xi do~o~……」

家長:「You musician?」
我:「No…piano teacher only…」
家長:「Cool…!」
我:「Emm…thanks…」


空心的螃蟹:

下意識的摸後腰…

正所謂槍是英雄膽(霧

個人比較慫,處警的時候,只要有人大聲的吼或者較大的聲響,我都會下意識的把手放在槍上,以便隨時掏出來(嚇唬人)。

印象最深就是有次約妹紙吃飯,隔壁的小兩口因為一碗奶油濃湯吵了起來,男的說女人不懂自己的口味,女的說男人口味老土,不接受新鮮事物。接著兩人越吵越起勁,最後男的把奶油濃湯往地上一摔,「哐」的一聲巨響,正在埋頭吃飯的我嚇了一跳,直接站起來,下意識的去摸後腰。

摸空了…(還沒意識到自己穿的是便服

又下意識的說了一句:「卧槽,我槍呢!?」

聲音不大,但是感覺附近幾桌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在我身上……妹紙也是一臉wtf的看著我……

悻悻的坐下來繼續埋頭吃飯…

最後妹紙以我的職業為由拒絕了我……


戴墨鏡的聾子:

去年單位組織反扒,刑偵人手不夠,大隊領導從特巡警要了十幾個輔警過來,專門便裝跟車。
我們縣局特巡警輔警很多,退伍軍人和某類人都有。行動按部就班的進行著,我們中隊長則帶著我駕民用車為機動組在另一車站尋找目標。
大概是第二天上午的時候,中隊長總覺得不太放心那群輔警兄弟,就帶著我去那些公車站台和一輛公車上檢視,一靠近站台就發現輔警兄弟們裝扮…………不知道是不是他們大隊領導剛也來查過崗,這倆輔警雖不是著警服,但一身黑,兩人一組規規矩矩的站在站台兩側,而且幾乎是軍姿立正姿勢,手上沒拿任何掩飾的東西,就跟兩保鏢一樣,靜靜守候著公車站台…………
我們中隊長當時就對我說一句……這是當扒手們瞎么……


李神針:

同事:聽你說話就知道你是天津人。

我:為嘛?


瀟筱葉:

陪哥們兒相親,對面也帶了個陪襯

四人吃牛排

期間我很少話,但是眼珠子一直落在哥們兒相親的姑娘身上,眼神一直遊走在五官跟手上

吃的差不多了,哥們兒非常滿意,起身去廁所了

隨後相親的妹子也起身去拿自助水果

我倆陪襯坐著,妹子先開口你朋友似乎對我閨蜜很感興趣啊

我也不落下風說,你閨蜜對我兄弟也還行啊

妹子說,你咋看出來的

我說,她不怎麼喜歡吃牛排,但一看到我哥們兒瞳孔都放大了,我哥們兒一誇她,就害羞的抓耳朵。她剛才說是去拿自助水果,可為啥跑到洗手池對著鏡子整理頭發去了?

妹子嗤嗤笑了兩聲,我以前也主修微觀心理學的

待兩個人回來做好後,我跟妹子相視一笑


皇甫逸少:

本人是律師。

有一次,陪著自己哥哥去法院,法官組織的庭外調解,哥哥想讓我一起去壯壯膽。
為了避免對方當事人緊張,我也沒亮明自己的身份,只說是被告的弟弟。
調解就和買菜一樣,討價還價,扯了半天,最後也沒調解成。法官當場列印了2份傳票,讓哥哥和原告拿走,並說:「這是傳票,開庭時間在傳票上,你們簽收一下。」。

我們看桌上空空如也,原告問道:「簽哪裡?桌上沒收條呀?」
而我,當時問的是:「送達回證呢?」

法官看了我一眼,你是律師?
他說其實剛才交談的時候,就想問我是不是了,囧。


閑談後:

跟同學去網咖上網打lol,選好英雄等載入的時候,他說要去上廁所,結果轉了一圈之後鬱悶地坐回來說:「這網咖太大,沒找到廁所,算了,我先憋著,把定級賽打完再說。」

我看著我的刀妹才剛剛進入召喚師峽谷,算了一下時間還夠,說:「你跟我來。」

然後帶他轉了幾個彎,找到了衛生間,果然很偏僻,而且門簾上做了處理,和周圍的牆面很難區分。

我們一起舒服地噓噓,他抖抖腿奇怪地問我:「咱們都是第一次來這兒,你怎麼知道衛生間在哪兒?」

「哦,我學建築的。」


陳不靈:

新公司跟同事一起出去吃午飯。
過了一會同事問我
xx,你是北方人吧
我心想莫非我吃飯的時候暴露了我的靈魂東北話?
我說你怎麼知道的?
同事說,剛才看你路過井蓋了,都快韌帶拉傷了也堅持著要邁過去,死活不踩井蓋。

後來他們就習慣了我踩過井蓋之後追著他們
「你打我一下!你快打我一下!」


小唯:

一次網購經歷,在某寶上看中了件敲好看的裙子(´・ω・`)

等了兩天終於到了

帥氣的快遞員哥哥看著快遞單上的名字問:「請問你是小可愛嗎?」

我非常堅定的點了點頭:「是我,我就是小可愛」

p(# ̄▽ ̄#)o

隱藏了這么多年的身份

就這么被暴露了


我是木木醬:

微信簡訊時正常的話里有時會冒出一些看似奇怪的黑話,舉幾個栗子:菌軀,急湍均,冶占布堆,雞曾。
如果有人微信簡訊跟我說話談及這些詞時直接紅果果地打出來沒有用黑話時,我就會強迫症犯了一樣感覺這些詞語在裸奔似的灰常地不舒服。

PS:對於看不懂的小盆友,
我只想回復:
請你把栗子大膽地富有感情地放聲讀粗來,
然後你會發現新的世界。
(•‿•)


房獄麟:

18.11.09更新。

答案在下面,

因為有很多朋友不太清楚一些根本性問題,

故在此半科普半回答了。

注意畫圈部分哦

評論區某位好奇寶寶一直追問我的一個問題,

很多朋友可能也會疑惑我在這也回答一下。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希望大家不要抱有僥幸心理,央行對假幣的監控力度遠超你想像。

如有疑惑可以在網上搜集資料或者翻閱《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也可以諮詢律師。

畢竟我不是法務部門,不能百分百回答全部相關法律知識問題。

就醬。

原答案:

同事有天閑的無聊,去淘寶看紀念幣,發現有家店賣的紀念幣價格極低,正常500的紀念幣他家100包郵,就買了枚看看,到手後幾個人爭相傳閱,一致感覺假的不行,壓根連銀的都不是,然後同事給淘寶店發了句。

「你這玩意也太假了吧?」

「保證真的,假一賠十」

然後我同事把工作證遮住資訊發了過去…

一陣寂靜後

不到一小時淘寶店關店了……

東西也不要了,直接退款了……

之後…其他幾家低價淘寶店也關了……

我們其他幾個人也想拍點來娛樂都沒有了……

我是分割線~

詳細說下同事和店家的對話,

同事一開始只是和店家提出這是假貨,

需要退款退貨。

店家一再說同事不識貨,這是真貨。

同事急性子一生氣,把證按住個人資訊發了過去,

對面以為是抓假幣的,店都不要了跑了。

如果是假幣抓起來判幾年就要看有沒有學法律的小夥伴來評論區解答下了。

我們真的不準備把他嚇跑的,

因為我們準備把他家玩意都買一遍玩一下的哈哈。

不慎把對面直接嚇跑了。

後來才想起來中國抓假幣的力度極大,

所以他們害怕也是正常…

前面所說的紀念幣是雞年生肖30g彩色銀幣

長這樣,是我們老師傅一枚一枚用特殊工藝上色噠,假幣已經找不到了,差距有點大。

正品非常好看,本命年必備送禮神物。

圖源網路~

假裝是分割線,_(:з」∠)_~

如有紀念幣方面的問題諮詢可私信我(*/ω\*)

當然我不賣紀念幣哦( ・᷄ὢ・᷅ )

我指的紀念幣即央行下屬金幣公司發行的以熊貓金銀幣,賀歲幣,生肖幣為代表的各式貴金屬紀念幣哦。


焦之心:

大概是出去逛商場,朋友在看花花草草衣服小吃,我在仰頭看商場的樑柱布置的時候……

——————————————————

再加一條,就剛剛人發給我的,笑出豬聲。

出處見水印啦~


季秋:


2016.9.23看到的


Remokia:

嗯我本來特招貓嫌棄,但我一直喜歡貓。

近幾年不知道為什麼我特別招貓喜歡,就是它們會自己在我身邊繞,陌生的貓看到我伸出手也會眯著眼睛把頭蹭過來,甚至四爪朝天躺著對我露出肚皮。

我特別開心,愛貓人士也羨慕我。直到母上大人一語道破天機:「你學了水產,又那麼能做實驗,身上一股子魚腥味唄!」

∑(っ°Д°;)っ


李瑞:

過年一直處於一級預警狀態,年三十聚在一起吃團圓飯,第一聲炮響的時候我哥沒適應這過年的氛圍瞬間從腰間拔出了槍。

總之這個年過得十分膽戰心驚,


柳詩安:

醫學生,大一。

跟阿姨一起去看望剛出生的男寶寶,換尿布的時候阿姨指著小丁丁,一臉壞笑的問我:「你還沒見過這個吧?」

我:「解剖室里見過十幾具吧,還有標本什麼的,剖開的那種…」

阿姨:「你閉嘴。」


Aorqu用戶:
包里隨身攜帶裝系統的U盤(剛換工作……最近攜帶的可能是裝系統的,也可能不是,我也搞不清楚到底是什麼系統

順便想到了TUNA社區的網線梗

我彷彿看到了 @Justin Wong 的老年時光


吳痕:

發生在我玩戰地1的時候。

我的ID不是QQ也不是拼音,而是單詞加下劃線。由於戰地1的聊天框只能輸入字母,嘿!這能難倒我?我可是大學英語裸考過六級的好漢啊!所以不論是質疑開掛還是回復一些英文的指令,我都會用英文回應。比如有人喊「A,please」(去A點),我會來一個美式回答「Got it」(得嘞),感覺自己裝逼很自然!

有一天,我進了某個日服,日服國人還是挺多的,忽然所在的小隊隊長大叫:

「KUAI QU B DIAN A」

我閃電一般回了一句「OK」……

等等!好像哪裡不對勁!!!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