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讓人不慎暴露身份的行為?

問題描述:比如說某些職業會在身體或行為上留下記號,比如不同階級的行為方式是怎樣的?服裝、溝通方式。
, , , ,
Chester:

我的輸入法……(๑ १д१)


Sean Ye:

補一個我老婆 令人髮指

作為一個資深抱外國老闆大腿的職場人,常會和外國人電話或者微信語音,而從談戀愛開始,她就把人肉彈幕作為己任:
我:…I thought she has…
她:had
我:…looking forward to meet you soon
她:meeting
我:…sure, I understand.
她:[ʌ]是短音,別拖那麼長
我:(對方:are you not joining the meeting tomorrow?)Yes, I won’t. I had another meeting scheduled.
她:No, I won’t. No. I won’t.

別人老婆在家唱歌多是流行音樂,她唱的是「A a apple B b ball C c cat and D d doll」還配動作…

嗯,她是英文老師。

我穿了一條運動褲,但是褲繩沒綁,掛在下面很難看,老婆忍不住,指了指:「綁好綁好,看起來像倆penises掛在那裡。」我回:「I wish I have two.」 老婆丟了一個蜜汁眼神,定在那裡……我懵B兩秒鐘,一滴汗下來:「had, had 虛擬語氣。」

一起去看《神奇動物》,從頭到尾除了笑沒溝通,直到快結束時男二一句:「there are lot’s of people like me…」而台詞翻譯成「很多人喜歡我。」老婆立即轉頭看我:翻譯錯了
————————————————–

作為一個marketing,別人在網上po的段子,我們在群里討論:這是哪家公司的軟文

作為一個學英文的去哪兒別人都在拍照,我在拍路標翻譯,以及各種翻譯。上次去泰國,我的主要收穫:


Vayan:

昨天有個同事問我你談過幾個對象。

我很蠢的隨口一句”女生嗎?”

他發現不對勁,”我菊花一緊”

等我反應過來就已經晚了……最後……

emmmm,就這樣被發現,出櫃了。

法克!!!感覺是坑啊!!!


門口的大老趙:

以前在移動公司二樓通路部上班

上班第一天,經理給了一張寫滿電話號碼的紙,足足150個,要求給他們打電話推銷新手機流量業務和寬帶政策

一般開頭都是:喂?您好,我這里是XX市移動公司……

第一天我緊張啊!我們辦公室里其他老員工都在處理業務,經理的座位就在我後面,我拿著座機,聽著撥打電話的嘟嘟聲,手心都是汗水啊

那邊接通了,出現了一個粗獷的男人聲音,有些不耐煩:「喂?你誰?」

我一激動,立刻回答道:「喂你好,我是10010!」

「……」

對方沉默了兩秒,我十分尷尬的趕忙掛了電話

辦公室其他老員工都爆發出了不可遏制的笑聲,經理笑罵著站了起來,沉重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說:

「你說你剛來第一天登記資訊的時候,寫仨聯通號碼也就算了,你是不是隔壁聯通派來的姦細?」


秦桑低綠枝C-137:

前兩天出車禍被氣囊彈了一下,瘦弱的我胸口總是隱隱作痛,就打算去醫院拍個片子。
大夫:哪裡疼?
我:胸口
大夫:胸口哪裡?
我:胸骨
大夫:胸骨哪裡?
我:胸骨柄
大夫:學醫的?
我:嗯


Aorqu用戶:

你們根本不懂電氣工程專業的工科狗看這段時的心情
附 GB26859-2011


匿名用戶:

大一的夏天。
晚上我穿著白色純棉小弔帶去打水。
踏著淑女的小碎步。
長發飄飄。
舉止優雅。
我在眾人中努力維持著形象。
好死不死。
我哥來個電話。

「喂。嘎哈啊。」
——————–
2016.12.4 更新
意識到自己跟本不適合長發及腰。
於是昨天我剪了個超短髮。
從此我說嘎哈啊就很正常。
就這樣。

——————————————

2018.10.7更新

距上次更新已經有幾年了 最近有朋友點贊 讓我又注意到這個回答

看著以前的吐槽覺得自己也年輕過 現在都快畢業了哈哈哈

放一張當時年少沖動剃的超短髮。一度被人認為是同性戀

現在頭發又養起來了 又喜歡長發及腰了 這就是輪回吧?雖然再也不會在公共場合說嘴瓢,還帶一股大碴子味hhhhhh


納尼:

某次,去參加聯誼活動(這里不宜展開,害羞)

同桌的小夥伴們剛好都是同專業的?

完了聯誼還聊學習?

C++,Java……

Excuse me?

著實尷尬聽不懂,低頭戳手機……

突然,

聽他們聊起了文學。

嘿,沒想到你們這群碼農和外面的妖艷賤貨都不一樣!

「我也超愛沈從文的《邊城》啊!翠翠的心裡升騰起一股薄薄的凄涼……超棒!」

話音未落,舉座皆驚

他們偷來了充滿關愛智障兒童的目光……

邊城……

編程……

呵呵呵呵


付求庸:

不知道這個算不算。
去年去上海出差的時候周末和同事一起逛衣服,兩個直男,對搭配都不太有把握。在優衣庫的時候我挑了一套黑色開襟衛衣,裡面挑了件挺素的白襯衫,自我感覺良好,同事也覺得不錯,然後我找來服務員mm幫忙看一下。只見她眉頭一皺說道:「哎呀,你怎麼可以這么搭配呢,只有程序員才會這么穿吧」。我跟同事都沒好意思承認自己的身份。。。
然而依然搞不清為什麼這么搭配就程序員了,哎,這個世界還存在著許多我們不知道的秘密。。。

——————分割線——————
說件自己成功裝逼的事例吧,不僅看出對方身份,還猜出人家名字哦。
那年我還是一名剛升上大二的粉嫩少年,想著即將被新入學的大一新生稱為學長還是十分興奮的,於是就主動報名了迎接新生的活動(實際上是強制參加的),也就是在登記點等自己系的學弟學妹來報道,然後挑一個幫著搬行李並領她們去辦各種手續最後安全送回宿舍。
本人大學在本地,但是本地的同學特別少,於是就特別想接個老鄉妹子,然後我就一大早把花名冊從頭到尾翻了遍,把本地妹子的姓名,畢業院校,大學專業全都記住了(實際上仍然只有寥寥可數的幾個。。。),實際上我也不指望當天能遇到並接待的,只留作今後的參考。
然而,大概中午左右,我看見遠處一個妹子向登記點走來,我覺得她的長相挺親切(可能真的各地的人長相會有些不同的特點吧,我也說不上來,也可能是錯覺,我當時是覺得她長相讓我想起了高中前排的女生),心想,不會是老鄉吧,就趕緊擠到桌子最前排,聽聽她說什麼,只見她一開口:「請問這塊阿是計算機系暴民點啊?」更加確定了我的判斷,然後,關鍵部分來了,我在腦袋中努力回想那幾個本地學妹的名字,挑了一個我覺得和她長相最搭的一個(也是最好聽的一個):「你是不是叫xxx?」「哎,是呆,你怎麼知道噠?」我一臉得意:「xxx學校的啵?」她更加驚訝了,一臉崇拜的樣子。後來我就領著她去辦各種手續了,後來還是她家人讓她要了我的手機號碼,當時心情真是各種飛起。

對了,你們一定好奇後來的發展吧?可惜讓大家失望了

本人直到現在仍是單身狗一枚。。。


屠龍少女王鐵柱:

捷運上遇到讓幫忙掃微信的妹子,笑得一臉燦爛給我說她們在做一個減肥健身代餐宣傳推廣,我脫口而出:『』生產企業還是流通企業,有許可證沒,產品合格證呢……『』
妹子臉上的笑容逐漸凝固,快步逃離了我눈_눈

真的不能怪我,本來沒想逗她,誰讓她一臉熱情地說:或許能幫得上您……Ծ‸Ծ


黃粱:

我剛才發了條朋友圈,然後暴露了눈_눈


白蒺藜:

「三國、西遊、水滸、紅樓統稱什麼?」

「四大經典。」
————————————
「五仁月餅里的五仁是什麼?」

「五仁柏子杏仁桃,松仁陳皮郁李饒。」


張先生:

家裡的一個阿公輩的長輩,參加過抗美援朝的老軍人。不得不說戰爭在他身上留下了很多不可磨滅的東西。老人家每次聽到鞭炮聲的第一反應是身子一震、彎腰、低頭、左手往右肋處摸,一套動作一氣呵成快得很。以前我看到了不懂為啥,一直到我去當兵我才突然明白過來這是為什麼……

以前我問過他,為什麼這么多年了還會有這么大反應。他就告訴我這是打仗打怕了。以前看著每天打仗,每天都有人死到你眼前。沒有這種警覺的都死在你前面了,這種習慣一輩子都改不了的。


蔡Cing:

不是我的,我一個同學,上新東方英語課,新轉來的,老師講單詞,她遲到了。剛一坐下,老師問:閑暇時間怎麼說?
「例假」
老師懵了「啥呀?」
「例假」
「例假?你給我寫出來!」
那同學在黑板上寫了個leisure
「咋讀的?」
「例假……」
「你沒學音標?好,那你告訴我,『護照』這個詞怎麼說?」
「怕死破托」

後來我們才知道她是日本來的留學生……


匿名用戶:

在市場旁邊一飯館吃驢肉卷餅,吃到一半感覺裡面的甜麵醬味道很熟悉,抬頭環顧店內,看到一熟悉袋子,吃完時候和老闆閑聊:老闆,您家配醬是在旁邊市場xx家買的吧,

老闆詫異:誒,你們怎麼知道的。

我笑了笑沒說話,我會告訴你那是我家生產的嗎。


俊兒八經:

吃雞,美服匹配到三個國人,仗著自己還不錯的英語口語能力,開自由麥和國人玩起英語八級對話。

然後房門開了,我媽走進來吼:XX你把遙控器放哪了。。


匿名用戶:
我家周圍幾棟樓在加裝外保溫,門口師傅在搭腳手架,我剛參加完聚會,踮著小高跟,穿著小裙子(聚會么,你懂的,能往身上掛的全都掛上,能嘚瑟的都嘚瑟上。。),領著老媽,準備從腳手架附近穿過

老媽有點心虛,說這架子看著好不結實啊,我抬頭瞅了瞅說,沒事,搭成這樣不錯了

就這一瞅,我看到了幹活的師傅,腦子一短路說「師傅,您現在這高度不加安全繩是不行的,還有您這安全帽,繩拉緊點,天熱也拉緊點」

等我反應過來時,師傅一臉驚恐地看著我,再一看老媽,一臉懵圈地望著我,我。。。


Aorqu用戶:
在吉野家,點了一份”大份招牌牛肉飯”。

一會餐好了,服務員沖我大喊了一聲

“大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