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讓人不慎暴露身份的行為?

問題描述:比如說某些職業會在身體或行為上留下記號,比如不同階級的行為方式是怎樣的?服裝、溝通方式。
, , , ,
大敏崽:

坐火車
去青島zuo高鐵,途中查驗證件車票,習慣的雙手遞接,列車員跟我說了句謝謝
我說
不客氣
祝您旅途愉快
對方一臉無語。。。。。


吳聲威:

我講一個風花雪月中因嚴肅被識破的例子吧。

我在上海,曾經上天把一個我有好感的妹子擺在了杭州,我們是在一次婚禮上認識的並趁機互換了微信。加了微信後相互躺在通訊錄里成了朋友圈點贊之交,不料有一天她竟給我發了消息。

我以為是表白,打開之後才發現我真天真,找我的十個人,恐怕九點五個是諮詢問題的。果不其然,她媽媽來杭州陪她看中了一套「商住房」,付了15萬(定金轉首付)之後,她後悔了。

對我來說這種家常便飯的糾紛在她看來難如登天,和她聊了好一會兒,她也處於懵逼狀態。雖然讀研但也是個社會小白,讓她直接去售樓處她就害怕,不知道該說啥,我每說一句她都記在小本本上。

我這般憐香惜玉的人,又不忍心不管她。朝她開口收錢又怕損了我在她心中的形象(畢竟也沒啥形象),於是就自告奮勇的告訴她「我先陪你去談一次,然後回來基本上就可以搞定了」。

大部分人也知道有這條規定,

第四條 出賣人通過認購、訂購、預訂等方式向買受人收受定金作為訂立商品房買賣契約擔保的,如果因當事人一方原因未能訂立商品房買賣契約,應當按照法律關於定金的規定處理;因不可歸責於當事人雙方的事由,導致商品房買賣契約未能訂立的,出賣人應當將定金返還買受人。

但其實這條規定是購房人的兜底策略,因為只有在法院訴訟中才能使用,而且必須有證據才行。我心知肚明,她手裡證據不足,不管我多自信不需要訴訟就能快速退錢,但是我不能拿「她的事情」冒險,所以我要提前為「兜底策略」打好基礎,此行非常必要。

從對方的角度來看這個問題,大部分人一聽說對方請了律師,都會非常謹慎,還未開打就覺著自己敗了三分。倘若對方律師來找,更會顯得拘謹,甚至不敢多說半句話,迴避此次未作準備的談判,最好等自己也找一個律師替自己說話。

所以律師此時會選擇微服私訪,我常常都是以當事人親戚的名義去處理這些個事情。這次,我就裝作她男朋友吧,想想就很美。

終於等到了那天,我還精心為自己搭配了一下極為不正式的衣著(不能被看出是律師),到了售樓處,我做了幾件事情:

1.拍下了現場是否公示的「商品房五證」

2.拍下了現場放置的沙盤

3.拍下了現場公示的所有宣傳版

4.錄像攝下了現場的樣板間

5.提前打開了錄音設備

6.收了若干份宣傳冊和銷售經理的名片

和當時和她簽訂契約的銷售經理談判,過程中雖然我說了我是他男朋友,也盡量裝作「法盲和傻逼」,但仍然字裡行間透露了自信,無可避免的表達了「樓盤的違法違規之處」,無一句可供她拿捏把柄之語,事後想起來,和其他來想退房退定金的傻白甜、高富帥比起來,可能確實有些不太一樣。

我想我還是著急了,過快的想推進事情的進度,希望開發商能被我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的方式直接同意我們的方案,過早地暴露了自己的能力和我們所掌握的對方把柄的籌碼(畢竟在妹子面前,總是想露一手)。

售樓經理最後問了我一句「你是律師吧,你剛剛進來拍照我都看見了,你的邏輯和表達能力也出賣了你,你別錄音了,我說的話我會負責的。」

我無奈的點了點頭…

原來都是江湖中人,一過招便知對方的劍招出自何們何派。

當場首付沒退成,在我意料之中,但是此行之後,我知道退錢勢在必得,可她卻沒有信心。

我自以為是「令狐沖」,可我的小師妹卻誤以為我是沒本事,偷學來的本事怎麼能算本事。最後在我出招之前,她還搬出來了她的媽媽,兩個人極具懷疑的和我通電話,最終我以我「師承風清揚」、「行走江湖數十年」說服了她們同意我的方案,可仍然感覺到她倆的惴惴不安。

沒過多久,售樓處打著電話祈求我們退房了事,她和她媽媽才相信了我,最後拿到錢之後,她微信上轉了x千元給我,說是她媽媽給我的辛苦費。我調侃了一句「丈母娘的褒獎嗎?」,她就把我拉黑了,從此她的江湖之中再無我了。

我從那時立下誓言,這門江湖絕學我只傳男不傳女。

謝謝。

具體的退定金方法已更新至我的知識星球「法律體驗店」。

https://t.zsxq.com/aUfu3Zz (二維碼自動識別)


戎樹:

謝謝親們的點贊,寫這條答案時候,什麼都在,看到這么多贊卻激動不起來

「2018年10月9日10時,

一支穿軍裝的隊伍集體退役了:

公安消防部隊!

根據安排,舉行了公安消防部隊移交應急管理儀式。」

也就是說我的軍旅生涯已經在剛剛滿六年的時候結束了

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脫軍裝 換臨時衣服

銜也換成了臨時姓名牌

一毛三 副營

是我軍旅生涯的最終定格

每次打開Aorqu 看到不斷增多的點贊 五味雜陳

該懷念?該無悔?該向前看?該無動於衷?

可能這就是生活,不期而遇,撞你一下,你還得爬起來跌跌撞撞繼續走,你想要的不一定會給你,你不想要的也不一定不會給你。

再次感謝各位的點贊和感謝!

原回答———-—-————————

入伍第一年,連續七個月左右,天天被教育做人,每天生活只有四個字「到」、「是」「不是」,慘絕人寰。
聽到老兵、班代、排長、隊長、指導員等等等等叫自己自己名字時,都要立正站好,答「到」。慘絕人寰。

周末請假,帶著全班的委託,換便裝,請假,外出買東西,為自己辦卡。
櫃台前,當我把自己的身份證遞進去後,櫃台正妹姐姐也不知發了什麼神經,對著我的身份證叫了一句:「¥¥¥」
「到」
身體前傾,屁股離凳,站了起來
等等!!!
誰叫我?!!!!
女的?!!!
什麼鬼?!!!
對面這女的為什麼這么詭異似笑非笑的看我?!!!
周圍為什麼這么多人?!!!
尼瑪,這是銀行!!!
大寫的尷尬…
尼瑪辦個卡,你點什麼名?!!!
有這樣辦卡的么,欺負我沒辦過卡么?!!!
還有沒有一點點職業道德!!!!

一系列反應發生在我站起來的過程中,別人眼裡的畫面大概就是一個理著三毫米青皮的便衣男子,扶著窗口,似坐非坐,似站非站,表情痛苦猙獰,可能是痔瘡發作了吧。
窗口裡面的正妹姐姐低頭看著身份證,強忍著,似笑非笑,努力維護著窗口職業的形象。
慘絕人寰


FunkThisWorld:

第一件事

八個人出去喝酒,海之藍干出六瓶半,一幫人喝的都不行了,我算是清醒的,於是打了兩輛車大家去ktv續茬,到了之後從包里掏出一百的給司機,司機找了三張,然後司機就盯著我,我感覺這個表情好像有點眼熟,於是一接到那張五十的就捻了一下,反手就扔在司機臉上罵了聲「滾蛋!」

司機唯唯諾諾的撿起來自己就說「誒?不像是假的啊?」什麼什麼的,然後在包里搗鼓了半天又給我一張

我接到之後反手又扔了回去「三張就報警!」

光線太暗看不清司機表情,反正第三張是真的。

第二件事

行里五個人下班開黑,上到一半沒網費了,一下就出了彈框,彈到桌面,「您的餘額不足,請及時充值。」

正開團呢,本來想叫:網管!續費!

急急火火喊錯了,吆喝了一聲

主管!授權!

你以為就到此為止了?

高潮來了。

adc主管哥哥站了起來,楞了一會兒,又坐下了。


毛毛:

暑假裡帶國中生

一小鬼問我:你喜歡拉斐爾,米開朗基羅,達芬奇還是多納泰羅?

我很驚訝,這么小就懂藝文復興三傑?(多納不是很了解,但是前三個是備考美院三位一體的時候了解過。)

我說:米開朗基羅吧。

小鬼:為什麼?

我說:西斯廷教堂天頂畫很吊,而且素描很厲害我很喜歡。

小鬼:我說的是忍者神龜!

「你今天多給我畫5張速寫再走。」


陽陽:

我和小夥伴在吃火鍋
小夥伴:這個這個牛百葉真好吃。
我:這個是肚尖,這樣的才是牛百葉。

我和小夥伴走在去往食堂的路上
小夥伴:昨天深蹲做的縫匠肌疼。
我:體測過了我的股四頭肌就開始疼了。

我和小夥伴在談骨論斤吃骨頭
小夥伴:你看這個是不是第六頸椎
我:貌似還真是,我也不太確定,不過我手裡這個棘突這么長,肯定是胸椎,第幾個就不知道了。

在家
妹妹:哎呀我的抱抱熊背後裂了一個大口子。
我:放著我來。
幾分鐘後
妹妹:哇塞,哥你縫的真好。
我:還好,直針還有沒器械用起來真不順手。

買完東西回家
我媽:兒砸!你咋又把袋子打成死結了!
我:這樣比較緊。

問:最長的肌肉是哪一塊?
我:背腰最長肌!
doctor:縫匠肌!
我:→_→
doctor:→_→

總會跟隨意地說出一個比較詭異的詞
人醫


時湯圓:

新認識一個女神,特別白智美。

和她聊《紅樓夢》的甲戌本和乙卯本的區別;

聊《發條橙》和《v字仇殺隊》的社會意義;

聊行為無價值論和結果無價值論的分野;

甚至聊亞太局勢和中國的未來發展。

總之怎麼故作高深怎麼來,怎麼凸顯美貌與智慧並存(大誤)怎麼來。

後來有一天,她說想換個網名,問我有什麼建議。

我說有什麼要求嗎。

她說簡潔一點,突出女性氣質就行。

突出女性氣質…我下意識地脫口而出—

那就叫白潔吧。。。


不良人:

寄快遞的時候,刷刷寫下大名。

快遞小哥:你是醫生?

我:(我天!我只是實習生,難道我白衣天使的氣質這么明顯?渾身散發著天使的聖光嗎?以後有當神醫的潛質我天!我天不能太驕傲!要蛋定!名醫不能驕傲!)

然後,雲淡風輕的扶了一把秀髮

輕啟豬唇輕啟唇:「恩(淡定臉),你怎麼看出來的?」

他眼睛斜了一眼單子,淡淡的:

「只有醫生字才這么丑。」


匿名用戶:
公司團建去真人 CS。

一番打鬧之後,大家回更衣室換衣服。

路過的掃地大媽瞅了我們一眼,隨口問說:「你們是產品經理吧?」

我們幾個大驚,忙問怎麼看出來的。

「隔壁屋的那些小夥子們啊,說話語調慢,好幾個有黑眼圈和眼袋,有的都一把鬍子了背的還都是雙肩包。基本都穿的是格子衫和 T 恤,T 恤一看就是參加活動發的。肯定都是些程序員。」

我們問:「那跟我們有啥關系?」

「他們上了場就瘋了一樣追著你們打,你們不是產品經理是啥。」

「大媽你怎麼什麼都知道?」

「畢竟人人都是產品經理。」


隔壁老王道長:

前公司坐標雍和宮,有次中午路過雍和宮大街,被一短褂長須老者叫住。

老者:小夥子,算一卦吧,不準不要錢。

我:那你算算吧。

老者掏出小本開始起卦,隨即口若懸河,把我祖宗十八代都說了一遍,當然都是錯的。

我沒反駁,看了一眼老者的本子。

「大爺,卦起錯了。」


Tabtu:

幾年前帶我媽去看牙醫,醫生哇哇說了一大堆後,我用見多識廣的那種語氣要求他們根據我媽的情況做一個系統的解決方案給我。醫生一聽我這么說,馬上就對我更熱情了,叫來了德國留學回來的主任一起參與,還問我是不是做諮詢的?我點頭表示同意,他誇我干這行不錯。

精彩的來了,一周後,接到電話叫我和我媽過去。結果是去了他們的會議室,一個主治醫師開始為我講PPT,PPT還比較具體,針對整個口腔的照片、每顆牙齒的檢查情況以及對應的治療方案、對應的實施步驟,針對此次治療的主治醫生的能力簡介等全部都有,方案還分成了兩個用材選項,而且全英文。

就差給我提交一份投標文件了。

最後,一看報價,最便宜的那個方案也要十幾萬呢,我媽一聽打死都不同意,最後我滿懷敬意➕歉意的含著淚為這個PPT交了5000元諮詢費。

一走了之肯定不行,誰讓我也是大部分時間靠賣PPT吃飯的呢,做人要有原則嘛。


從零碼起小g:

北美碼農,說一個同事的段子。

去星巴克點咖啡,同事點完了之後順手就把櫃台的香蕉拿走了。星巴克的小哥淡定的叫住了他:「你谷歌上班的吧」


裝睡的我:

去理髮看到理髮師拿著小剪刀,習慣性糾正,「你這個拿法錯了,要用大拇指和無名指。」

看到我媽在用水果刀切蘋果,開口「用執弓式會比較好切。」

別人洗手後都上廁所出來了,我才洗手進行到第五步。

打開瓶瓶罐罐的時候總要把蓋子朝上放好。

看到有線就想去打結。現在是口袋總是放了一卷縫合線,沒事干就找個東西套著打結。

筆總是插在襯衫的口袋裡,隨身帶,從來不放在桌子上。


紫衣重:

謝邀

你一定是故意的!好不容易換班躲過一劫。。。。你又在破乎繼續欺負我!

正式答題,有幾次確實暴露了

part1

休假時在餐廳和朋友吃飯,坐著好好的,突然外面有結婚放鞭炮的,「咚」的巨響,我下意識撤步,摸腰,抬屁股,觀察(動作不大,但都是本能)。然後意識到就是炮仗,恢復,整個過程也就一秒。旁邊一個大叔對他朋友(聲音不大,但我聽見了)說:「邊上桌這小夥子不是軍人就是警察,你看他一有響動就是標准扶槍戒備動作…….」一時間很尷尬

part2

有一次在網咖執行一次抓捕任務,嫌疑人女性,我和隊里的大姐在網咖上網(當然不是真玩脫了),這嫌疑人可以說都是身經百戰了,此女的男朋友因為販毒,5KG冰毒,已經死刑了。她算是重操舊業,以販養吸。過程波瀾不驚,目標出現,抓獲。回去的路上女嫌疑人還說:小夥子,我一開始就猜到你是警察了,可是覺得哪有這么年輕的小孩子當警察的,於是就硬著頭皮賭一把。。。。。

@長夜永安


Aorqu用戶:

玩密室,中國古墓,一個皇帝的雕像前,地上有兩個小坑,剛好是膝蓋大小。提示是需要虔誠。

妹子跪了下去,沒反應。磕頭,還是沒反應。她想了想,高呼,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還是沒反應。

看來還是不夠虔誠。

看來要整齊!

花了三分鐘排練,排隊形,排調度,排台詞。然後。……

所有小夥伴跪了一排,姿態端莊,神情肅穆莊重,聲音洪亮,夾著一絲抑制不住的舞台腔: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磕頭。

還是沒反應。

……

老闆說話了,女生體重太輕,你們換個男生跪!

門開了……

你猜我們是幹啥的……

順便加一個段子。

玩有演員參與的密室時,我們真的跟人家演上了……信念感比人家還強……老闆差點來招員工……

我們都是話劇演員……


蘇蘇蘇蘇蘇子瞻:

一次玩吃雞,我這匹大漠孤狼不小心點到四排,還碰到三個小姑娘。嘰嘰喳喳。

搜尋物資時,有個小姑娘道「我撿到一根針,叫腎上激素,不知道有什麼用誒。」

苦於沒有不長眼的上來剛槍,順嘴說了句。「嗯~是強心劑的一種,也是過敏性休克的首選用藥。這個叫腎上腺素。」

「那個醫院的呀?」

「腦科醫院,怎麼了嘛……嗯??????」

耳機傳來淡淡一陣聲音,「我就說嘛,這些醫生最煩了」

打攪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