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讓人不慎暴露身份的行為?

問題描述:比如說某些職業會在身體或行為上留下記號,比如不同階級的行為方式是怎樣的?服裝、溝通方式。
, , , ,
Aorqu用戶:
謝邀……
因為有朋友看了我的答案以後,說我回答不切題,人家題目是「一不小心暴露身份」,而我回答的都是我在故意告訴對方身份……好吧,那我重答一個「一不小心暴露身份」的故事:

我還在郵政的時候,有次臨近過年,有一堆本地特產需要盡快寄回老家,就叫了順豐(順豐有陸運快遞,可以便宜一半郵費)。

那時候已經要求快遞收件必須驗視內件了,客服在電話中還提醒我「那您裝好東西先不要封口,因為現在有規定,我們快遞員過去需要驗視內件是否有違禁品的……」我表示理解(因為同一時間我們郵政比快遞要求還嚴,每件東西都要打開來看)並提前把所有打包材料都準備好,把包裹敞著,並且按照習慣列了一份清單放在包裹中。

順豐小哥來了以後我把清單給他,然後把紙箱打開,把所有包裹都解開,還給他介紹這包是啥那包是啥,這條圍巾裡面包的這個小盒子里是個鐲子,這兩包外面多套一層塑料袋是因為這些山貨上面沾了好多泥,怕弄髒別的東西什麼的……於是異常順利完成了收件驗視。

順豐小哥表示驗視好了之後,我就開始系袋子粘箱子捆繩子各種打包。他插不上手,就跟我要地址說幫我填單,我就把地址給他了。

我打好包以後他也早就填好了快遞單。然後他把快遞單遞給我,我則把打好包的紙箱拎起來給他去稱重。

正在他轉身的時候,我看著快遞單子,職業病犯了……叫住他就說道:「誒,這單子沒填完呀。保價這邊也填一下吧,然後寄件人這(欄)下面需要簽上你的名字。」(在櫃台上班時遇到很多顧客填快遞單都忽略保價欄和寄件人簽名部分。不要求顧客填完整,被抽檢到要扣錢的。)

順豐小哥回過頭看著我:「????」

我這才突然反應過來,一臉尷尬地拿著單子低頭找地方簽字。

順豐小哥噗哧一聲笑了:「怪不得看你封包封得這么好呢,原來是同行啊?你(是負責)哪個區的?我咋沒見(過)你呢?」
我:「哦,我不是你們順豐的,我是郵政的……」

順豐小哥瞬間一臉肅然起敬的樣子:「怪不得驗視做得這么好,根本不需要我解釋規定呢!」
我:「對啊,我們櫃台檢查要求更嚴,隨時可能有上面來人暗訪,抓到一次就開除……」

順豐小哥:「其實我開始還懷疑過你是我們內部派來暗訪的,因為一般顧客都不會這么配合(驗視包裹)……」
我:「為什麼啊?那我也有可能是開淘寶店的(寄的東西多所以懂得規矩)啊!」

順豐小哥一臉【你以為我傻啊】的表情:「……哪有賣土特產的還包這么細致,還送衣物首飾,手工寫清單的?!」

——也是哦!

以下是原答案:
————————
額,有個關於酒店的回答讓我想起了相似的事情。
我之前在賓館做過幾年商務中心服務員兼前台。
上崗之前肯定是要培訓的,什麼微笑啦禮貌用語啦國語糾正口音啦……
以上。

總之後來回到老家了,友人給我打電話。
我接起來就習慣性的:「您好,請問……」
我還沒來得及說完「請問您哪位?」
對方啪嘰就掛了。
我:????

過了一會兒電話又打過來。
」喂?「
」是的!您好……「
啪嘰。
我:???????

又隔了一會兒,電話終於再次打了過來。
友人聲音怯怯地傳來:」喂……?「
我這次話都不敢說了,就小小聲:」嗯?「的應了一聲。
友人:」這個……是香香的手機嗎?「
我:」是我啊……你怎麼了嘛?「
友人立馬活躍起來:」哎呀你還好意思問我?!你手機怎麼回事啊!我剛才打好多次都直接給我轉語音提示了!我還以為你出什麼事了呢!「
我:……눈_눈!!


抓狂ING
」——那是我!那是我!那是我啊魂淡 (ノ=Д=)ノ┻━┻!!我之前在前台上班,接電話不許說【喂】必須開口說【您好!】,我習慣了!!我沒有接起電話就跟你說【您好,歡迎致電商務中心,請問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就已經很不錯了你還挑!!「
友人:= =!!
友人:「你……還是別那樣接電話了……我們不習慣吶_(:з」∠)_!!」

我現在接電話第一句還是」你好,哪位?「。
以及
她們已經習慣了【。

——————————————————————–

被誇獎了有點開心(//▽//)。
再添加一個吧……

我在進郵政之前還在書店打工過。
書店進的書有些是限期內賣不完可以退回出版社(或者是批發商上一線賣家?)的,
所以新進的書會在書的隱蔽處用鉛筆標記進貨商家和進價折扣。
標記進貨商家是為了進貨、有質量問題、或限期可退等問題時方便挑選。
標記進價折扣是為了在售書時,顧客討價還價,看一看就知道底價多少。
不過,其實日子久了,看出版社名稱、書本裝潢和開本、紙張,
就大概知道這書進價大概幾折,賣價幾折了。
以上。

後來有一天我去逛書店,正遇到一個顧客跟老闆討價還價。
別的我不記得了,反正那幾本書里其中一本是正版的《哈利波特與鳳凰社》第一版。
我記得進價最便宜好像是8折還是七五折來著?反正人民文學出版社的書進價都挺貴…
店主給顧客打了八五折,顧客表示不高興,要求打七折,理由是:
「我在你們店裡買了多少次書了?次次都是打七折!」
(所以我買任何書你們都應該給我打七折!)
「你看我這次買了好幾本,單這本書最貴!你還只給我打八五折,叫我怎麼買?」
(所以,我要是買你們全書店的書,你們就應該給我免費送家去o( ̄^ ̄)o!!)
店主反覆給她解釋「這書進價就很貴」、「我沒賺你什麼錢」……
顧客表示:「不聽不聽我不聽,你快點重新給我按七折算價錢!」


我實在看不下去了,就過去拿起書翻了翻,跟顧客說:

「阿姨,我跟你說這書貴在哪吧。你看啊——這書出版社是人民文學出版社,人民文學出版社什麼概念?那就是大陸最老牌、最好的出版社啊(咳)!只要是他家的書就沒有便宜的!你要是買到他家特別便宜的書啊,趕緊藏家裡,千萬不要說出去!因為別人會知道你買的是盜版書,是次品,多丟人啊!「

」再有啊,你摸摸看這紙是不是很薄,但是摸著很舒服,還黃黃的?這是護眼紙,質量好啊,看久了也不會刺眼睛,存久了也不會變色掉色——你再看看那些打七折的書,哪個用得起這種紙?「


」還有,你看這里——第一版,第一版什麼意思?就是頭版書啊!看完放那兒還有收藏價值,搞不好以後遇到有收藏頭版的,還能賺錢啊!這本書是今年X月出的,早就售罄加印了!現在到處賣的都是第二版的,而且在新華書店買還一分錢不減!到這兒,頭版書還還打折賣,我反正覺得值了……你要是實在嫌貴不想要,你看這樣好不好,這本書就讓給我了,正好我準備買全套收藏,第一版就缺這一本了。」我一手拿著書一手就做掏錢狀。

顧客默默地就把書從我手上抽回去了,然後對老闆態度就好了很多:「哎呀~你看這小姑娘多會說話,你說半天也不說重點,她這么解釋我就明白了!其實吧,我倒不嫌貴,就是怕花冤枉錢嘛!這書我要的,小姑娘你想要就跟老闆訂一下嘛,老闆賣完了肯定還會再進的哦呵呵呵~~」歡歡喜喜付錢走人了。

顧客走後,老闆感激的看著我說:「謝謝啊!看你這么懂,你家的書店在哪兒啊?」
我:「呵呵呵呵不客氣。」
我家沒書店我就是一書店打工的_(:з」∠)_


諸葛亮:

正在店裡呼哧呼哧地出品的時候,一哥們來電話說去個燒烤店聚聚。

於是把店交代給父親翹班去聚餐,結果我早到了,而老闆的燒烤爐和炒菜都在室外,於是跑去瞧人家老闆炒菜。

老闆炒著炒著看我的眼神就不對了,問到:「同行?」

我大吃一驚,反問他怎麼知道的。

老闆吐槽「你身上蒜子油的味道比我鍋里的還大。」

說明一下:蒜子油就是起鍋的底油加大蒜爆香,讓菜品增加蒜香味。


魏無稷:

兩人成列,三人成路,步伐一致。

補充一個。就在剛剛,買衣服的時候他挺大聲喊了一聲我的名字,我猛地站起來喊 『到!!!』


知月:

老段子了:據說每天會在後半夜打車的女生,除了特殊職業從業人員就是夜班編輯。某天某女下班後上了出租車,的哥看了看說你一定是夜班編輯吧,某女大怒:我為什麼就不能是小姐?
這段子大概過時了,編輯的收入現在已經打不起車了……
以下是自己和同事們的真實情況:到某個沒去過的城市,一定會光顧報亭報攤,然後……把當地所有報紙一樣買一份……
單位組織旅遊,路上幾個同事趴在車窗邊看沿途小店的招牌,辨認用了什麼字體且評論設計怎麼樣……
前幾年手機簡訊還是主要聯系方式時,一條簡訊字數超了會被分成兩條發。發送復雜內容時總能刪到字數限制之內,一字不多一字不少……
看電視劇時對字幕中出現的錯別字零容忍……


Aorqu用戶:
認識新同學就喜歡抓著別人的左手摸動脈,對方一般會問我,有什麼問題沒有?
我說,你的動脈很好扎。


Aorqu用戶:
有次在外逛街,我翻了翻包沒有找到紙巾,看到男朋友外套口袋鼓鼓的,就問他:你口袋裡有紙巾吧?他顯然也剛注意到自己的口袋,然後一臉懵逼地掏出了個無線鼠標。

剛在一起不久時,有次走著走著看他視線飄到前方一側。我順著方向一看,是一個高挑的穿著藍色連衣裙的姑娘正走過。
我便酸酸地說:那姑娘的裙子真好看啊。
男票說:啥姑娘?
我指了一下:這不你剛剛盯著看的嗎?
男票恍然大悟:噢。她的耳機是新出的qc25,下次路過專賣店去看看吧。那個手機我猜是Google上一代的機子了,bug還蠻多,不是很穩定。
我(−_−#)
#程序員男票

男票:push的反義詞是?
我:pop
#兩個程序員的對話

以前經常寫Python,日常生活中問句是:
「如果你方便的話幫我把那個剪刀遞過來吧」
後來寫Ruby,日常對話問句就變成了:
「幫我把那個剪刀遞過來吧(停頓一下)如果你方便的話」


王洪浩:

有天坐捷運,一個小屁孩問他媽:媽媽、媽媽,小豬佩奇最好的朋友是誰?
小屁孩的媽媽不耐煩地說不知道。
小屁孩說是喬治。
我一輛不屑地冷冷說到:是小羊蘇西……
然後像風一樣的男子飄走了。


Aorqu用戶:
有一年跟狐狸桑去廣州吃,上廣州酒家本店吃晚飯
心說難得來一趟廣酒本店,就把最經典的粵菜都叫上來吃吧。
倆人張嘴就點了五個菜:干炒牛河、咕咾肉、清蒸桂花魚、火腿蒸文昌雞、上湯西洋菜。
人先端上一盤干炒牛河,倆人邊吃邊評論:「唉不愧是廣酒本店,你看這粉炒得這么透。」「牛肉也嫩,但是沒用嫩肉粉。」「用的韭黃,唉唉這年頭會規規矩矩用韭黃的店真不多了。」
再上一盤咕咾肉,繼續邊吃邊議論:「到底是廣酒本店,肉炸得透而不幹……」
上雞的時候,倆人為了這雞里夾的火腿是雲腿還是金腿吵了半天
西洋菜的魚高湯也被我倆評頭論足了一番
到最後上魚的時候,我看那服務員的手都在抖……

不,我們真不是食評家,我們真不是來蒙面點評的,我們真只是來吃飯的……


馬力:

有人把這樣兩張八卦圖發到群里

大家立刻說,這是假的。為什麼:

1. 兩屏之內,如此高的資訊密度,將所有關鍵的點都覆蓋進來,這個設計有點急。

2. 文案方面,形容自己一方的事情時,不能用「敗露」這樣表示負面的詞。

大概率是假的。

一群資深產品經理,各自幹活去了。

—-

在Aorqu里寫了幾年東西,基本上都是平時的碎片時間、睡覺前、拒絕朋友叫我出去打德州的時候。覺得這是很好的積累,既能夠幫助別人,也能夠讓自己有總結的機會。

—-2018.08.20更新—-

我們在做的事

我是在2004年開始做設計師,之後又做產品經理、運營、增長,大概有14年在網際網路領域。

帶過的設計師應該有上百人,在這個行業資深一些的設計師(還有產品經理、運營增長等),應該有很多都是我的朋友,甚至很多工作十年以上的人,換工作都是通過我,大家也願意找我聊聊,所以對這個行業里的人很熟悉。

掌握了幾項還算不錯的技能,做出了幾家公司,也一直在探索如何能讓設計發揮更大的價值。

我們最近有一個產品叫「知群」,希望聚焦在職業人群的學習上,可以理解為是職場人士的加油站。現在有一些標桿的課程,例如知群的設計課(UI 和 UX 的入門與提高),希望幫到入門和三年以內的設計師。我們花了很長時間打磨,請了多家知名公司的資深朋友來錄課、講課、輔導,目標是做成設計師領域質量最好的課程。目前已經有很多人從中受益,進入了很好的公司。

現在發起了『UI/UX 設計師百人百天計劃2.0』,如果想參加的同學,可以添加助理號izhiqun01邀請您入群~

看這篇回答的朋友應該很多都是已經從業的同行,如果你的朋友正在入門 UI / UX,請推薦給他們。

這里是介紹:

馬力·在招聘:知群 UI/UX 設計課程全新版發布 :設計師入門與提高的起點​zhuanlan.zhihu.com图标

這只是「知群」的一部分標桿課程,我們並不是想做出到處都有的培訓班,而是在探索新的模式,也不只是只有設計師相關的課程。我們選擇拿設計師領域來做標桿,是因為非常熟悉。做產品,都是從一個點開始的,朝一個大願景前進。

如果支持我們,或者我們做過的工作、分享曾讓你受益,都請幫忙宣傳。感激。

如果你的企業靠譜且需要設計師,也可以聯系我們,很多好友已經通過我們找到了很好的設計師。

這個內容也貼在:

馬力·在招聘:工作五年以上的 UI 設計師,你們都在幹什麼?

—-

在Aorqu里回答的問題集合:

索引 – Aorqu專欄


Aorqu用戶:
1.雙手接遞東西。
2.看到有人進門馬上坐起來。

這個毛病一下暴露了我是服務業的小狗。


貓三娘子:

學數學的姐們,和我說「我那個二階朋友」
我居然立刻就理解了,她指的是「朋友的朋友」


背背豬:

陪我爸買商務包,侃價。

售貨員表示需要電話請示老闆。

售貨員:李總,這有一個顧客看上XXX款包了(大概4000,折後3000?記不清了),是咱的老顧客了,誠心買,他們想2500拿走,李總,可是人家是咱的老顧客了,(balablabala省略50字),好吧,我知道了2800最低是吧。

掛了電話,售貨員:不好意思,老闆放話了,最低2800。

你們老闆是不是說:你就跟他先說2800最低,實在不行2500就賣了。

售貨員小姐姐抿了下嘴,微微的斜了下頭,:呵呵,沒有沒有。

畢竟我也是做銷售的,電話里假聊,老闆說他的,你假裝對答。

然後我們避免了多餘的討論,2500買走了。

Furthermore,我們這邊的一個比較規范的商場里,一般可砍價幅度比較小。


Raelene:

1kg=1024g
沒毛病


尹如斯:

噢這個太多啦。

記得有一次飛某島去過生日,坐的是我們公司的飛機,買的是高端經濟艙票。剛上去不久有個妹妹過來發小礦,看著我笑著問我「姐你這是去休假嗎?」我愣了一下,笑著回應「去過生日去」~後來我想到,因為登機拿著我們公司發的箱子所以乘務長可能看到認出我來了,就告訴後艙的乘務員我是內部旅客,所以他們後來都很關注我吧。說不定也懷疑過我是總部派來的檢查員呢哈哈。

還有一次也是坐我們公司的飛機,我特地把我的飛行箱託運了。結果上去看到頭等艙的乘務員是我一個好朋友的好朋友,曾經還一起吃過飯。起飛後她特意跑來經濟艙給我拿了很多頭等艙的小吃,還聊了會準備過幾天一起出去吃飯。聊了不久她回前艙去忙了。後艙的妹妹看到了,在她面前估計我也算個前輩,不停地問我還需不需要喝水,有需要請找她。(•̀ω•́)✧

再說個我看出某同行身份的一件事吧。

有一次我飛某條國際航線,是一個熱帶的旅遊度假地。我這個通道有個女的,接水接餐都會說謝謝,很禮貌。發餐後她特意問我了一句話,讓我覺得她就是我們同行。她問「如果有富餘的餐,可不可以再多給我一份,我在xx座」。因為我們培訓的時候被教導過,不要對旅客說「多餘的」「剩餘的」,聽起來不好聽不禮貌。而「富餘的餐」就顯得專業一點,聽起來好聽點。哈哈所以我斷定她一定是我們同行。後來我很想找個機會問她,她就剛好拿著暖水瓶來後艙接熱水。我就問了她,她說沒錯她是h航的乘務員。然後我們聊了好一會,她這次和男朋友去拍婚紗照,還誇我們航空公司服務很好,比兩年前好太多了。哈哈,可是我就在她的那個通道服務,感覺這就是在誇我呢(•ૢ⚈͒⌄⚈͒•ૢ)

還有幾個看出同行的例子,不過我自己沒去證實,所以就不放了。想到再繼續更。

更新:其實我原來也回答過類似的,只是不想再寫一次,放個鏈接吧。http://www.zhihu.com/question/50303406/answer/120486158


「已註銷」:

就前看過一個段子,非原創,說出來大家笑笑就好,侵刪。

剛剛嚇尿了,坐叔叔的車,眼看快撞到前面車了,他一用力就想把方向盤提起來。

他叔叔是現役飛行員。

一關評論。

有本事順著網線來打我。

都說了是段子,評論區一片太假了。


白先生:

暑假和二狗子去三亞玩

到了蜈支洲島的那個海浴游泳場,我倆準備下水鬧兩圈海。

當時穿的都是休閑泳衣,化著妝戴著墨鏡,我背了個斜挎小方包,裡面是我倆的小馬寶莉泳帽和粉紅小泳鏡,一切很美好,和其他妹子沒什麼太大區別。

等我倆收拾收拾準備下水的時候,沙灘上坐著的那個救生員小哥突然朝我倆開腔:「誒,你倆是游泳隊的吧?」

那一刻我倆的表情可能是這樣的

我倆還沒下水游呢他咋知道的?!!!!

一瞬間我倆大概通過眼神進行了交流:

「你戴國字號泳帽了?」

「沒有啊!」

「海南省有游泳隊嗎?」

「反正全國賽場上沒見過。」

「是不是你胳膊太粗被人看出來了?」

「滾。」

那會兒我倆已經退役了啊????

都退了快有大半年了,雖然還有一點肌肉線條,但也不至於讓人一眼就能看出來是游泳運動員啊??????

我這學期染完頭發還被路人錯認成搞音樂的啊?????

當時只剩震驚了,於是纏著救生小哥問他是怎麼看出來的。

小哥一開始還端著不告訴我倆

後來綳不住了

因為你們是我見過唯一一對兒在沙灘穿著連體比基尼卻帶著硅膠泳帽,還擱那兒來回舔了一分多鐘泳鏡的人。」

大意了


酒暖呆:

帶先森去口腔醫院就診,描述病情,發熱兩天,體溫最高是,局部紅腫,沒有波動感,有黃色分泌物,口腔醫生沉默數秒,說,你是醫生吧?我,啊?是啊,我內科。。。


z拾壹灬:

考小車駕照,在街上次練習。

每次轉彎我都很習慣把彎轉得很大,但是又不過線,也不換道,被教練說

「你以前開卡車的嗎?不是開卡車你幹嘛把彎轉得那麼大?」

我想了一想,我以前還真是開卡車的

貌似小夥伴們感覺這個遊戲的停車很不友好,於是我又錄了一個視訊,全程第一人稱

1K贊了,超開心的哇,非常感謝大家,所以在這高興的時刻,我又拍了一個,全程第一人稱加倒車入人字庫的視訊

對於Aorqu視訊經常播放失敗,所以我也上載了一個到B站,還在審核當中。

https://m.bilibili.com/video/av35547197.html

來了來了


張梁:

哈哈,看到樓上的回答想到一個段子。

有人問我:”攻的反義詞是什麼?”
想都沒想:”受!”
對方一臉懵逼:”不應該是防嗎……”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