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讓你感觸很深的陌生人的事?

問題描述:可以是信任和溫暖,也可以是欺騙和教訓。
, , , ,
司馬落星:

記得最深的就是前些年有一次在麥記吃飯,心臟突然梗了一下,然後下意識一摸口袋,完了,把那仙豆忘了。
當時口袋裡沒葯,那天還是周日,我在的是一條商業街,人特別多,我估計我這一倒,沒人管不說,指不定會丟點啥還=。=
然後我迷迷糊糊就聽見一陣嘩啦嘩啦的響聲,然後是熟悉的仙豆入口的苦味=。=
等我清醒過來,就看見一外國老人正看著我= =當時特囧的是我一不小心差點用英語爆出一句Son of a bitch…
跟他一談我才知道,這位是個外籍教師(他沒告我哪個學校,暈),也有心臟病,來了中國就學會了吃速效仙豆,剛才看我那小樣就知道我也一樣有這口…
尼瑪不說了這機動啊,總說外國友人外國友人,能碰上真不多見…


Academi:

剛剛在自己負責的冰糕攤上接待了一位老人家,戴著金絲邊的眼鏡,目光炯炯有神,一套樸素的襯衫,一根精緻的拐杖,腰桿筆直,氣質很儒雅,十分慈祥。只是有點步履蹣跚。

老人家慢慢地嘗了一口冰糕,扶了下眼鏡,淡淡地說:「小夥子,你的這個冰糕讓我想起了當年北韓的雪。」一口濃重的北京味。

我一時語塞,看著老人家不知該說什麼。

老人家目光柔和:「小夥子,我像你這么大的時候正趴在三八線的戰壕里穿著單衣,餓著肚子,啃著冰雪,抱著一把七九步槍,和兄弟們守著高地,不知道能不能活到下一分鐘。」

我靜靜地與老人家對視,蹦出了一句:「您這一生真的是歷經風雨啊。祝您健康長壽。」(感覺自己特傻逼)

老人家微笑著,「我這輩子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讀過書,沒有文化,思維遲鈍。哈哈,說不定什麼時候我突然就摔在地上找我那幫入朝的兄弟去了。」

這時我感覺鼻子酸酸的。

老人家主動和我握手:「年輕人,你很優秀,祝你一切順利,生意興隆。」我能感受到老人的手上滿是槍繭。

我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這份我請您的。」

老人家微笑著沒說什麼,慢慢地走向遠處,我朝著那個方向微微鞠躬。

回頭一看,一張紙幣靜靜地躺在桌上,隨著微風淡淡搖曳。


Aorqu用戶:
1.高中的時候,特別是高三,吃就成了最大的樂趣
食堂有份菜,叉燒,很好吃,都是肉,但是不一定每一天都做
所以每次打飯的時候都會眼巴巴地問問阿姨,有叉燒嗎?
阿姨說,今天沒有,下次給你留~
我以為只是客氣話而已。
過了幾天,阿姨從旁邊抽出獨獨一份叉燒留給我
碗里盛得滿滿的。
雖然我成了個胖子。
但是謝謝阿姨。這個溫暖在我的高三不止一次。

2.聯考踩點的時候,從窗戶外邊仔細看了看位置,也留心了老師說要特別看看桌子腿是不是平整
離得不近,也沒發現問題。
第一科考語文,寫到作文的時候,前排的男生突然把椅子往前挪
頓時發現原來桌子腿是不平整的,只是一直卡在前排男生的椅子靠板下沒發現
頓時桌子咯噔的一下,聲音挺大,監考老師看了我一眼
下午考數學,來到考場的時候,發現桌子腿下墊整齊了
很平整

數學正常發揮。

3.大學的時候,有一天在小花園里看書
一個大爺走過來說,不要在陽光底下看書,眼睛會壞的
我愣了愣,隨即合上書,說謝謝

不知道大爺現在好嗎


荷音:

第一次到台灣,第一天到台北,傍晚走在街上突然就下大雨了。我走到路邊的門廊下避雨,一位老婦人往裡讓了讓,微笑著示意我到她旁邊。

「你從哪兒來啊?」她問我,是很標準的北方國語。
我答了,她說:「我是河北來的。」
我說:「您也是自由行嗎?有同伴嗎?」我看她好像是一個人,旁邊沒有人顯得和她有關系的樣子。

她說:「我是和爸爸一起來的。」
我驚訝:「老先生高壽啊。」
她還是慢悠悠的說:「我媽媽在來的路上死了,在廣州,就剩下我和爸爸來的這里,你們年輕人不知道,那就是逃難啊。」


Aorqu用戶:
騎車去西藏,有一天晚上住在藏民家裡,全隊跟他家18歲的藏族小哥吃喝玩樂到1點多,很high。睡前出門上廁所,小哥陪我一起出來,聊起感情。那陣子剛跟女朋友分手,傷口未愈不想多談。在去廁所的路上,正深一腳淺一腳地走著。

突然,他用磕磕巴巴的漢語問我:「你跟她分手,心痛嗎?」我一聽就無語了,心想到底是剛滿18歲的小孩子,還沒有經歷過感情的困擾,不知道分手的痛苦,略帶無奈地說,「廢話,當然痛啦。」

他停了幾秒鐘,然後說:「。。。痛就不要分啦。」

一瞬間被這個樸素的邏輯擊中了。我抬頭,看見他的眼底倒映著漫天星輝,無比璀璨。我永遠也忘不了那個夜晚,高原的夜空繁星點點,那是我見過最大最亮的星辰,和這個康巴漢子身上古樸的智慧。

那天是七夕。


Aorqu用戶:
前幾天請假回家拿畢業證, 然後從家裡戴著大包行李回來深圳,那天晚上7點多鍾又剛好是周六到的深圳羅湖站,轉捷運神馬的,真的好累,還提著好多東西,作為一個很嬌弱的柔弱的妹紙,在周六的晚上拿著大包行李坐捷運真的是很難受,然後我就抱著捷運上的柱子一直站著,有空座位出來,又因為太遠了不好意思坐。然後過了一會兒,一個一直低著頭玩手機的man抬頭看了我一眼,然後果斷跟我讓位,還說了句,東西那麼多,你坐吧。
然後他走過去抱著柱子玩手機去了。。
直到我下捷運,他還抱著那個柱子在玩手機。。。

在深圳這個城市,遇到這樣的事,真的很感動啊。真的。。。。

還有件跟前面那個讓座的農民工差不多的事,也是發生在那幾天,回去拿畢業證的時候,因為人太多,只買到了站票,從深圳到武漢,13個多小時吧。最開始有別人沒坐的座位,就一直坐著,後來在珠海還是哪裡,上來一群農民工,差不多10來個人吧,估計是一個工地的一起回家的,他們連著的座位剛好是我坐的那邊那2大排,我坐的那個座位的農民工大叔一邊讓我讓位一邊特別內疚的樣子說,小姑娘,對不起哈,等車太累了,我休息會兒了你來坐。然後,他們一起的,那一條不是3個座位嘛,每個人都擠擠,2排長座位給我們擠了倆空位出來。。
後來估計是那樣擠著難受,我看到他們一起起來,到那個車廂連接處站了好久都沒要那2個在他們座位上睡覺的女孩讓位。。


雅君:

曾經在24小時內,和上千個陌生人發生關聯,瞥見他們生活的一角。

1000多種愛欲別離,生死浮沉,以一種無比直觀的方式在我面前展開。

感受是,人和人如此不同,卻又如此相似。以及,要趁來得及,趕快去和想要成為的自己相會。

之所以會發生上面所說的這些,是因為有天我在公號後台看到幾條讀者發來的希望健身、戀愛、學業順利的留言,一時心血來潮,發了條「你可以在24小時之內,給我留言說出自己願望的推送。」

然後我收到了來自陌生人上千條願望。

有人留言說,在想自己到底要寫什麼願望的時候,想著想著,就落了淚。

嗯,這過程大概會讓人看見自己心裡的軟肋吧。我們許下的每個願望都承載著我們的愛和恐懼,以及對自我實現的期許。

一條條願望看下去,時常想哭又想笑。

凌晨三點二十分,一位坐在病床上睡不著的媽媽說,再過幾個小時自己就要剖腹產手術了,寶寶有點大,心裡難免緊張,她希望「手術順利,母子平安」。

幾個小時後,一個男人留言,「我在手術室外,等待著爸爸結腸癌手術完成,我希望他平安健康。」

剛剛剃了光頭的姑娘「希望今年乳腺癌治療告一段落後明年可以重新長出一頭濃密的秀髮,非常懷念長發風中飄動的感覺。」

在生老病死那麼多無常里,也有那麼多在意和愛。不由想起小林一茶的句子:這露水的世啊,這露水的世。

當然更多的是日常願望:考個好學校,找個好工作,家人朋友健康喜樂,自己減肥健身經濟獨立,不一而足。

有公司職員希望明年能從「小張」變成「張總」;有母親想去離家近的學校上課,這樣天天可以回家,看到兒子;做駐外建築行業翻譯的女生,盼望能早點結束駐外生活,去離爸媽近點的城市工作生活,好盡到作為女兒的責任;向來愛玩的姑娘為了備孕,懷上健康寶寶,決心戒煙戒酒,堅持鍛煉。

而許的最多的還是和感情有關的願望。

單身的人里,有人憧憬真愛,「不管他在天涯還是海角,我上天入地也要找到他。」

也有人要求自己,一個人也要活出精彩,「不再期望別人任何事」。許願的最後一句是,「同樣,也不要再去愛上任何人。」唔,你還是會愛的,只是需要時間。

單戀的人兒里,有人將愛意深埋:「我喜歡一個朋友好久……因為喜歡他才跟他做朋友的。雙手合十,希望他永遠不要知道我的心意」;有人默默等待:「等一個姑娘挺久了,她似乎快分手了。希望我能和她走到一起吧」;有人醞釀嘗試:「我喜歡上一個吉他彈得很棒的男生,於是也跑去學彈吉他,希望明年今日能追他到手,還會彈一首《當你老了》給他聽」;有人大大咧咧告白:「願我愛的女生可以接受我,就是你了!夏思宇!你這個磨人的小妖精!」許完又發了一條,告訴我不用給他匿名,一副「恨不得昭告全地球乃至全宇宙我喜歡你」的范兒。

有人看見了柳暗花明的可能性——女孩之前喜歡一個男孩八年無果,「每當想起他,就有一種心沉下去的感覺。」她以為自己不會再愛上任何人,但在半個月前她遇到另一位先生,「看著他的眼睛我就開始心跳,感覺自己又活過來了……更讓我高興的是,他也總是看著我,這感覺就像小時候一樣。」她說:「希望明年,我能以更欣喜的心情看到現在的小心思」;

有人兜轉多年後看清自己心意:「我喜歡上認識17年的同桌,希望他能來我身邊,希望每一天睜眼就能見到他」。她說,「我都快要27歲啦,可是竟然還像小女生一樣有這么不切實際的願望,說出來會不會顯得好幼稚。」

嗯,這不是幼稚。愛本身就是一件會讓人心如稚子的事呀,好的愛情不就是兩小無猜么。

對喜歡的人,有人願望小到只是,「一年見男神三次,和他一起拍張照」,想想又補充一句,「或者單獨拍一張他的照片」也好呀;有人則大膽地多,直接說,「誰誰誰,我要嫁給/娶到你。」

好玩的是,還有人列12345,寫了一堆,最後說,只要第一個實現就好啦,我就不貪心別的啦。他許的第一個願望呀,是和喜歡的妹子在一起:)

處在曖昧階段的男女們,有人許願對方可以「堅定一點,勇敢一點」,有人勸自己放棄:「明知道在一起不可能,可是好想和他在一起……希望明年能忘掉。因為從去年到今年我都沒做到。」

而戀愛中的情侶,願望也各有不同。

有人和戀人最近鬧矛盾在冷戰,但「還是想跟他好好走下去。等他在國外讀完書回來,就結婚。」

有人說自己和男友異地,網戀認識,年齡相差10歲,戀愛四年裡克服了目前遇到的所有困難,她希望之後考研能成功,和男友在同一個城市生活,明年結婚。

也有人想離開,一條條列舉理由:「他是外國人,他比我大14歲,他有一個兒子。他現在連工作都沒有。」可是,分手兩個字還是說不出口。是因為自己心軟,活得不清醒,還是因為他已經在規劃我們以後在一起的日子,她想了很多原因。但其實無非三個字吧:「捨不得」。

在經歷分手的人里,有人希望「自己可以變得足夠優秀,然後挽回感情」,有人只願徹底忘記過去,重新開始。

同樣是愛上同性,有人說:「我喜歡她卻永遠不會表白,在她身邊看著她,希望她幸福。雖然肯定會有對那個男生的嫉妒。但,誰讓她是她呢?(我是女生)。」最後一句是「她是我一生的朋友。」

有人在祈禱:「和她可以一直一直走下去,我知道這條路很難。能堅持的不多,能修成正果的太少,但我還是願意去努力。就像我最喜歡的那段話:『就算沒有結果,也想陪你走一段路試試看。從沒覺得永恆有什麼稀罕,鑽石不過是碳。』」

如果說,和感情有關的許願讓我們看見許多無可奈何,以及更多的深情執念和曲折心意的話;還有些願望,則以一種更直接的方式提醒我們不要辜負生命這趟奇遇,在可能的時刻,盡情起舞,秉燭夜遊。

有個妹子留言,自己斷斷續續病了兩年,身心俱疲,唯一願望是恢復健康。

有好幾位是為患重病的親人、朋友祈禱,願他們能度過劫難,早日康復,雖然心裡清楚,這希望無比渺茫但還是相信上蒼會許一個奇蹟。

還有一位讀者說,她看到許願那條微信,本來想好好寫一個詳盡的願望清單發給我。而就在第二天,她的公公突發心梗去世了,前後不到半個小時。她和愛人都在外地,趕回去也沒能見到最後一面。

經歷喪親之痛的她如今只許兩個願望:一是「及時去實現自己的夢想,哪怕是小小的,不要拖延,不要有遺憾」;二是,「身體是靈魂的聖殿,要好好照顧自己和父母的身體。」

她的留言讓我想起了日本大地震後流傳很廣的那句話:「你渾渾噩噩度過的今天,正是昨天逝去的人所拚命祈願想要活下來的明天啊。」

《小王子》里說,「你在你的玫瑰身上投入的時間使得你的玫瑰變得如此重要。」同樣的,使你的生活變得有意義的是你真正投入生活的時間。

——————

在寫這篇文章時,會想起一部紀錄片《浮生一日》(Bilibili網站可以線上看),是YouTube邀請全世界網民用攝像機紀錄下2010年7月24日這一天自己的生活瑣事以及對一些簡單問題的回答。他們把收到的來自190個國家和地區的總計近4500小時的80000條視訊,剪輯成了90多分鐘的片子。展現了同一天之中,世界各地的人們在如何生活,有非常多動人的細節。

你能從一日中窺見他們的一生。又因為是真實的,片中人們的哀傷喜悅、恐懼憧憬都傳達地格外有力,會讓人在猝不及防中低頭哭泣。

朋友腰不疼說看這部片子時,心裡有一種和全人類擁抱的感覺。

在讀大家願望的時候,我心裡也有類似的感覺,好像在和很多人擁抱,雖然我並不認識那些人:)

————

喵,安利一發自己做的微信公號

「雅君的好用分享」(yakishare)

分享閱讀、寫作、電影、音樂、APP

以及吃喝玩樂


堅叔:

去年夏天有一周內去了兩次合肥拿樣本。
節奏是五點多從學校出發,七點多從北京南站發車,晚上五點左右再高鐵回來,到實驗室大約十二點,然後和小夥伴們連夜處理樣本到四五點左右收工,回去睡一天,然後再跑一趟。

接到這個任務時,我是拒絕的,但還是硬著頭皮擔下了。

捷運四號線從南站出站後,我在B1層的肯德基(?)買早餐,並開了發票回去報銷。點餐小哥聽下我的發票抬頭後跟我簡單聊了兩句,他剛剛考研報得北醫,專業課都OK的,可惜英語還是政治差了幾分,所以現在來北京打工,備考下一次考研。

忽然覺得自己也不是很辛苦了,我疲憊而厭倦的生活可能正是別人綺麗而多彩的夢想。

從安徽回來後我搜山撿海的找到了大一時候學校發的校徽,希望再去南站的時候可以送給點餐小哥,再說幾句鼓勵的話。
可惜,那天我起晚了,只好打車去的南站,沒時間去B1層了。

也不知道他後來是否考到了北醫,但希望我們都對得起自己的艱辛,配得上自己的夢想。


alfalfa:

前段時間元旦的時候學校的志願者協會組織了去福利院的活動 那天因為想統一服裝(都穿校服)我就自覺地把外套脫了 去到哪裡就是陪老人和孩子聊聊天 有的老人像個孩子向我怯生生的要個氣球 有的老人卻很健談跟我講了很多故事 但那裡的孩子多半都是精神不太好或先天有缺陷被父母遺棄或送來的吧 個頭已經很大了有的十多歲比我還高但卻對只有幾歲的智力 最讓我映像深刻的是一對兄妹 我挨個發零食的時候先發給了一個男孩 男孩把零食給了旁邊的穿玫紅色棉衣的女孩 我問道”你為什麼要給她呀” 他看起來十分努力的咬著字但很認真地說”因為她是我妹妹我要照顧她”

後來節目表演完了大合唱所有人手拉手圍成圈轉起來 在音樂聲中齊聲喊著新年快樂 然後每人都放飛手裡系著願望卡片的氫氣球 場面很美好 人群剛散 慌亂中一個人握住了我的手 我才認出是剛剛那個玫紅色棉衣的”妹妹” 她握得很緊眼睛關切地看著我 我以為她有什麼需要就問她”你是需要什麼嗎我去幫你拿?” 她還是看著我 手還是緊緊地握著 她說”你的手好冰” 還是幫我捂著手…… 我忍了一天的眼淚就再也抑制不住了 我蹲下身來抱住了她

那裡的人都很善良 願他們被歲月溫柔相待


Aorqu用戶:
就1個多小時前,在外面吃飯,飯館的電視看到劉翔摔了。有個真屌絲模樣的男子開始猛黑劉翔:哈哈,不行就不行吧,我就說嘛,每次奧運會就傷到腳,肯定是他覺得自己不行拿不了第一了%……×¥%&#¥%……&。。。
+++++劉翔的分割線+++++
其實自己也是個屌絲,也經常黑別人為樂,但是突然感觸很深。


菜刀啊:

看到這個問題一定要說幾件小事

有次逛超市,來到熟食區
正在想要買什麼吃的時候,旁邊來了個工地打扮的大叔
他看了眼櫥窗里的面點,指著一個大餅說要兩個,然後問櫃員多少錢
櫃員說10塊
我看到他掏錢的手馬上就停住了
嘴巴張了張,然後輕輕說了句還是來一個吧
當時站在旁邊的我眼淚就快掉下來了
他一定是覺得5塊一張的餅特別特別貴,他可能連一張都不想買
我能看見他的那種窘迫,想直接說不要了但是櫃員已經裝好了不好意思拒絕
那餅雖然大卻並不厚實,他一個剛剛下了工地的大漢吃著肯定不夠飽,而且他連豆漿什麼都不買就直接走了
我不知道他一天下來會有多辛苦,可是滿身的灰塵足以證明很辛苦
我也不知道他一天能掙多少錢,但肯定足夠他飽吃一頓,可他捨不得
我的父親曾經也這樣一個人在外打工,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曾經也這樣
那一刻我真的無比的心酸,想想自己現在的生活,真的特別感謝我爸,曾經他可能也這樣辛苦的在外一個人生活

還是在超市
那天陪姐姐和她小孩一起逛超市
姐姐讓我帶著小朋友在圖書區逛逛等她
然後就陪著小朋友在兒童讀物前停留了一會兒
轉頭就看見書架角落坐著個老阿公
穿著拖鞋一個人安安靜靜地坐在角落,手上捧著本書很認真地看著
頭發略帶花白,看書的姿勢像深深陷入故事情節里的小孩一樣
不知道他的家人在哪裡,為什麼會讓一個老人這樣在超市裡打發時間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隻身在外打工,讀書是他閑時的樂趣
可是他一個人孤獨的身影叫我心酸,他和小孩格格不入的年紀讓我感慨
或許他是一個孤獨的老人,也或許他只是熱愛讀書
但哪一點都深深觸動我內心
當時鬼使神差地拍下了老人,至今照片還留在手機里


千fa與船船:

寫給杭州B支4公車的一位司機。
以前上公車從口袋裡拿卡,直接刷了就進車坐下了,從來沒有看過司機一眼。這一天,我一上車,準備刷卡,司機突然問我,
「你去哪?」
我一臉蒙逼的看向司機,竟然是一個年紀很輕長相清秀的小哥。我答了目的地,他一邊點頭一邊說了一句「對的,那上來吧。」
我坐在離司機不遠的地方,我眼看著每一位乘客上車,這位年輕司機都會詢問去處,保證他們不坐錯車或者坐反方向。我心裡已經感動的不行了。
接下來有一位老人上車了,司機依然細心的問老人「你去哪?」老人說了一個目的地,司機說「這個地方我們到不了,你得去對面坐xxx路的公車,要坐x站就到了。」很細心的對老人說完,停穩了車才開了車門給老人下車,並不是像其他公車司機一樣,乘客上車還沒有站穩就按下油門,任由乘客在車里東倒西歪的,雖然都已經習慣了…

我想司機小哥心裡一定裝滿了愛而且愛他這份工作才會有這樣的舉動,身為一個司機,怕乘客坐錯車或者坐反方向,我想,也是為了讓自己記住每個人的停車點好讓每一個乘客安全下車吧。不僅長得帥心地也那麼好,或許他是戀愛了所以心軟軟的要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吧。
那時候是冬天,窗戶上結了霜,突然感到溫暖的不只是車內的暖氣,就是覺得心好像也燃燒了起來。
下車了,以後可能都不會再相遇,但是遇到一次受到一次溫暖就夠了,讓我覺得世間還有很多愛和關懷。希望小哥能把溫暖帶給更多的人,一生平安幸福。


環與莫比烏斯:

國中時比較內向,不大會和人打招呼,街上遇到熟悉的老師長輩都想要繞行。
樓下小區里擺著幾張石凳,經常有很多不認識的老阿公坐在那聊天攀講,騎車回家總能遇見。
記不得是哪一天,一個拄著拐杖,頭發稀疏,個子不高的老人家見我騎過,沖我揮了揮手,就揮了揮手。訝異之中,揚起不好意思的笑臉也揮手回應,和他算是認識了。
之後每天回家都能和他遇見,騎的慢了聊幾句天,幫他送報紙給外公,聽他叮囑天氣冷了,多加幾件衣服。
也就和他和身邊的老人熟悉了,開始主動向他們問好,真正認識了小區里的鄰居們。
和老人四五年的陪伴,成為一種默契,心照不宣地揮手致意,讓每天的歸途都成為一段有暖意的旅程。

去年高二,一月二十七號,吃早飯的時候外婆坐在旁邊聊起天,樓下響起嗩吶的聲音。
“你知道樓下那個楊阿公吧?”
“哪個…?”和老人家相識這么多年,未曾知曉名諱。
“就是那個經常和你打招呼,讓你送報紙的楊阿公啊。”
“嗨當然知道啦。”
“他前天中風了,氣沒順過來,走了,今早出殯。”
瞳孔放大,嘴唇微張,我用筷子往嘴裡送菜,不知道說什麼,一種無以言說的悲愴,未曾道別就離開的背影。
“他可喜歡你了,說你又有禮貌又懂知識….”
送完菜吃光早餐,靜靜和外婆坐了一會兒,忽然一點也不著急上學了。
“我也一直很喜歡他。”
老爺子八十多歲,眼睛裡永遠帶著笑,一咧嘴只剩幾顆牙,腦袋上的畫家帽有趣極了。我第一次感到後悔,沒有和他拍過一張照,沒有一次認認真真坐在老人身邊聊聊。
後悔沒有問老爺子姓名,最初也是最後聽聞是在他離開以後。
我蹬上踏板,有了朝陽的巷弄冰冰涼涼,路過他的花圈前,我停下車,右手擊胸,低聲說了句走好。
朝暮置換,我以為我能平平靜靜度過一天,平平靜靜面對他的離開,就像我們相交相識並不夠深一樣。
直到瞥見空無一人的石凳,他和他的拐杖都不在。耳邊響起去年的叮嚀
“天氣涼了啊,多穿點,看你這么瘦。”
有點糊起來的國語,還是聽的出濃濃的福州腔。
眼眶發熱,我揮了揮手,像我們初次相遇時那樣。


張不同:

學校周圍超市美食城賣飯的大姐,每次打飯都給我多盛一些菜。
類似母愛那種的感覺,不要想歪了!


皮笛:

感動的事很多:
有次和同事分開後,打車準備回家,上車了才發現錢包忘在辦公室了,而家裡並沒有放錢,就對師傅說:「師傅,不好意思,我忘帶錢包了,您能靠邊把我放下嗎?」當時心裡想的是趕緊回去找同事借錢重新打車,沒想到師傅居然說:「沒事,你都上車了,我送你一程,不收你錢了。」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心裡暖暖的。

之前留學時(在古巴),去了民風很淳樸的一個地方,叫santiago de cuba,遇到的人都很好,除了在教堂門口碰到的兩個當地人,這兩個人年輕健壯,並不是乞丐,但看到中國人就要錢,碰到他們的時候並不覺得有什麼,畢竟這種想不勞而獲的人很多,不給錢就是了。直到離開那裡的前一天傍晚,一個老人推著賣花的車穿街走巷,因為花好看所以多看了幾眼,正是因為這幾眼,讓我忘不了他,他只有一隻手,卻推著花車營生,我深信他雖然身殘,但內心肯定是美好且嚮往美好的。我忘不了他們,身殘的老人尚且知道靠自己賺錢養活自己,但身體健壯的年輕人卻想著不勞而獲。


Aorqu用戶:
2014年的4月份,從瑞士回英國,因為和朋友買的飛機不是一個航班,所以就是自己回來。下飛機後,需要去另一個航站樓的巴士車站坐車回自己的所在城市。過海關的時候,因為沒有經驗,沒有從下飛機的航站樓過關,而是直接跑到巴士車站所在的航站樓過關,結果就被英國邊境的工作人員各種盤問,我著急趕車,就拿出來買的車票等一系列材料證明自己。直到我掏出學生證,邊檢才放行,那個工作人員還陰陽怪氣的說:「要不是你有學生證,才不放你進來」這樣的話。我那時著急,又被刁難的心煩,就拖著箱子一路小跑,突然後面竄上來一個黑人小哥,拍了下我的肩膀,我正有點不耐煩,小哥拿了本護照遞給我,「小姐,你護照掉了。」我接過護照一看,還真是我的。原來我跑的太急,護照也沒放好,直接從包里顛出來了。「太謝謝了。」「沒關系,以後一定要小心啊。」小哥說完還給了我一個大大的微笑,然後轉身向相反的方向走了。

反正我是不會忘記這個小哥的。


彼年:

我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認識的老陳,反正那時候我還很小。手裡拿著馬路邊上撿來的麥穗死命的搓著,口袋裡躺著那塊捨不得吃的花生牛軋,那是老陳給的。
老陳嘴裡總是含著一根旱煙,也不抽,就任憑旱煙在那兩瓣乾枯的嘴唇上冒著青煙。那團煙霧,在他眼裡好像是一齣戲劇,總也看不完。老陳很少說話,也很少笑,只是蹲坐在街邊的台階上,一袋接著一袋,不時幾聲渾濁的咳聲,讓人擔心。

老陳有一個兒子和一個女兒。
女兒到了適婚的年紀,卻因為家裡窮,長得也不算標致,出嫁成了難題。那時候女性的出嫁問題不如現在,嫁不出就真的可能一輩子單身。因為這個,女兒天天指著老陳的鼻子破口大罵。老陳不吱聲,因為他明白,自己確實有責任。年輕的時候因為賭博,白費了家業。
他還是抽著旱煙,只是發紅的眼睛讓人知道,老陳剛剛哭過。

那時候我很奇怪,老陳的老婆和兒子始終沒有露面,當然,我也沒問。童年嘛,酸甜的糖果和玩具才是主角,對於老陳的兒子和老婆,我的好奇心漸漸淡去。
來來來,我今天剛買的糖果,可好吃了。兩年後的一個夏夜。老陳滿臉堆笑,臉上顯現出從來沒有過的紅潤。人逢喜事精神爽,那時候我覺得老陳可能是撿到了一百塊錢。
我兒子回來了!
兒子?黑夜裡緩緩走出一個高高大大的身影,足有一米八的樣子。到了老陳跟前張口就喊爹。但是年紀輕輕的我一下就看出了端倪,老陳的兒子舉止言辭之間顯然和正常人不大一樣。我保留著我的懷疑在一旁觀察著夏夜裡老陳帶著自己的兒子和周圍的人分享喜悅地畫面。
老陳的兒子說,他會說十八國語言,會十八般兵器,十八個女孩在追他,存款有十八萬。我不知道為何他對十八這么感興趣,當周圍的人問道,十八般兵器都是什麼呀。他抹了抹鼻子上的灰,刀槍劍戟……額……後面知不道了!反正俺就是會!
大家都被他逗笑了,接著,他說要為大家表演劈叉。咔嚓一聲倒是真的劈開了,但是聽說後來他疼的兩天不能走路。

這才知道,老陳兒子是得了精神病。幾年前為了補貼家用,出門找活干,被一個黑磚廠擄了去,不幹活就挨打。最終精神上受不了這種刺激心理崩潰,精神出了問題。老陳一直以為兒子死了,沒想到他五年後終於找到了機會逃了出來。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這是老陳那時候說的最多的一句話。
兒子回來後的老陳精神頭顯然比以前好了,但是始終有一塊心病。那就是兒子的婚姻大事,眼看兒子都二十七八,又是這幅德行,怎麼會能討到老婆?老陳的旱煙抽的更勤了。
老陳說,只有等到兒子的病稍微好一點的時候再說。結果事以願違,兒子的精神問題不到幾個月就再度惡化。以前還能在人群中嘻嘻哈哈,開開玩笑。現在已經是手拿棍棒滿大街追著行人打了。不單這些,他還把挖來的泥巴和糞便往自己身上胡亂一抹,笑著說那是日本忍術。我都有點佩服他了,即使自己瘋了也不忘黑日本。
老陳忍著淚水買來鐵鏈和鎖頭,咔嚓一聲,斷了兒子的自由。
兒子在鐵鏈中,一會哭一會笑,老陳卻再也哭不出來。拿著手裡的鐵棒,一下下的打在兒子的身上,嘴裡罵道,你個挨千刀的,不爭氣的玩意!
兒子似乎不知道疼,嘴裡念著不知名的語言。像和尚打坐一樣,眯著眼睛。
老陳的老婆也是一樣,在兒子的失蹤的第二年就得了抑鬱症。整天在家不出門,幾乎不吃東西,瘦的只剩骨架。看到兒子回來,也沒有太大的反應。老陳這才意識到,老婆精神也出了問題。日子好像沒法過下去了。
老陳沒有想過自殺,從來沒有。因為他怕死,他說過。自殺的人都是廢物,孬種。自己都不可憐自己,誰會可憐?那時候我特別佩服他,整天喝他的雞湯,只是對我而言沒有什麼用。
老陳女兒可沒有瘋,看到哥哥回來。開始變本加厲。自己本來就嫁不出去,哥哥回來自己不就更不要想結婚的事情了嗎?老陳女兒開始變著法的辱罵老陳和哥哥,恨不得把天和地都罵的翻個。
老陳抽煙,哥哥傻笑,媽媽沉默。
認識這一家的人都說,從來沒有覺得他們還能再怎麼難過。太遭罪了。
老陳還是按時出來抽旱煙,從未間斷。
從那以後我好像開始了我緊張的學業,不再關心這一家的遭遇。直到後來,老陳的兒子精神問題突然好轉。
對老陳來說簡直就是天大的喜訊!

由於長時間的風吹雨淋,鎖鏈上的鎖頭已經銹死。老陳拿鑰匙捅了半天都沒有打開。在街坊鄰居的幫助下才打開了它,老陳的兒子由於長期的營養不良已經虛弱到連站立都很困難。但是那一聲熟悉的「爹」卻讓老陳再次流下眼淚。
雖然還有很多後遺症,不可能變成和原來一樣的正常人,但是基本可以生活自理,經過梳妝打扮,換上新衣裳,還是一個蠻不錯的大小夥子。老陳兒子在家過了幾天就對老陳說。
爹,我出去學個手藝,跟著王叔學廚師!
兒子的轉變讓老陳激動不已,連聲答應。
就這樣,老陳兒子就又出門了,跟著王叔在外面幫忙打理飯店,順便學做菜的手藝。我也就是再也沒見到過他。
之後,老陳還是眉頭緊鎖,坐在台階上接著抽旱煙。戒不掉。
女兒還是好吃懶做,呆在家裡,對周圍的一切不管不顧。估計自己也破罐子破摔,不打算嫁人了。
我見過老陳的女兒幾次,都是打了照面。她好像不認識我,我也就瞥一眼,從不打招呼。她總愛穿一件綠色的褲子,塗著廉價的口紅。走路一瘸一瘸,估計腿腳上也有毛病。
她不愛出門,出門也就是買一些廉價的小零食,小化妝品。
過了一段時間,王叔的飯店倒閉了。老陳的兒子也就回來了,他穿著一身新衣服。頭發洗的發亮,腳上還踢著一雙大頭皮鞋。面對老陳的迎接,他走上前去擁抱。那言語,那神態和正常人沒有什麼兩樣。
估計是完全痊癒了,我心裡想。
爹,你瞧好吧。我今天給您老做一個紅燒茄子,這是我的拿手菜。

閱讀完整版關注我的微信公眾號:彼年的囈語


康佳:

13年,上班的時候,收到一個眼睛有畸形的大叔。不會講國語,溝通特別費勁。也不愛和他多說什麼。上午的時候來護士站說要回家去取錢。沒有子女沒有老婆,只能自己回老家的農村信用社取錢。瞬間心情很復雜。晚上十點多了我去查房還沒回來。做檢查的時候造影劑過敏,直接暈了。管床醫生從CT室接回來的。做完檢查確診是癌,醫生和我說自願出院。我去通知他辦理出院手續的時候,一遍沒說完發現大叔還是那種有點卑微有點慌張無措的表情。哎算了,說也是白費勁,我替他辦去吧。第一次去沒拿押金條,第二回下班了。下午一上班趕緊辦了把退的押金和手續給他。叮囑他收拾好,話沒說完,大叔就從一把錢里抽出一張十塊,看了看放進去又拿出一張五十,死活遞給我說要謝謝我的大恩。我不收大叔非要給,說大叔沒別的辦法感謝我,不收就只能給我磕個頭。沒辦法拿了又趁他悄悄給他壓在被子下了。多年過去,還是會想起來大叔哆哆嗦嗦拿出十塊錢又放進去的樣子。微不足道的舉動,有時就會帶給別人很大的感動。一直堅信好人很多。懷著善意對待世界。


Aorqu用戶:
關注這個話題很久了,終於有一天休息,來一發:
曾經回答過這樣一題:
港式茶餐廳的魅力在哪? – Aorqu用戶的回答
這算是陌生人給我極大的一次安慰吧

1.
有一年剛剛換了城市工作,坐公車上班,車上人很少,有個男人坐在下車門旁邊的位置,大家都很安靜,這個男人突然失聲痛哭!車上僅有的人都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似的,車廂里頓時很尷尬,車上電視一直在放廣告,男人的哭聲很大,雙手捂著臉,眼淚從指縫里滲出來。
過了一會兒,車到站,他立刻收聲,站起來下車了。我看了看車廂里的人,大家都像終於鬆了一口氣,又深深為自己這種狀態不安的樣子,我也一樣。

2.
那年在法國採訪間隙準備去一個博物館,結果轉公交轉捷運啥的方向走反,已經不知道到哪裡了。正在一個長滿荒草的路口不安的時候,一輛車停在路邊,一個年輕的媽媽和她後面坐在嬰兒座位上的孩子。女人英語不好,我解釋了半天她沒明白,但當然我知道她是要幫我,她知道我迷路了。然後,她打開車門讓我坐在她旁邊,開始認真看我手裡拿著的旅行指南。她說很對不起,我也不知道這個博物館在哪兒。然後她開著車把我拉到了警察局,去找能講英語的人幫我。
警察叔叔們很好,我道謝出門,她等在門外:現在我可以帶你去了。

3.
那年在法蘭克福,每天累成傻逼一樣工作,有天得半天閑在旅館樓下的麵包店去買麵包。賣麵包的是個大媽,她正準備關門,她說「你每天都背著這么多東西在我門前跑來跑去,買了麵包也都是一邊咬一邊就走了,這還是你第一次進來沒有背包呢!」我說我工作太忙了,每天任務量很大。她很生氣似的說:那也必須要休息啊!她給我切了麵包,還切了香腸,端出咖啡和黃油、乳酪,讓我坐在她那個小小的麵包店裡惟一的一張很小很小的桌子旁邊,生氣地說:你必須要休息!不準做任何事情!
我當時就哭了,那些日子我因為超負荷工作,每天睡眠時間平均下來不過兩三個小時,還要在德國各個城市裡跑,大媽毫不猶豫地把我抱在懷里。那可能是我這輩子和陌生人在一起最放鬆的一刻。

4.
講一個溫暖冷酷並存的事兒(雖然嚴格意義上說,我和他不能算是陌生人)
報社樓下有不少黑車趴活兒,因為加夜班是常態,我們和司機們也都很熟了。有次我下班自然去坐每天都會坐的那輛紅色夏利車,打司機大哥打招呼,才發現他眼框烏青,一看就是挨打了。問他原因,他說因為趴活兒的司機越來越多,大家也開始搶活兒,他今天「違規」拉了一個去通州的,被另外兩個司機給打了。我立刻就火了,開車門就跳出來罵,幾個司機都冷眼看著我。拉我活兒的那位大哥立刻跳出來拖我,急眼了說以後再不拉我的活兒。我那時候傻逼呵呵的,總覺得自己在維護正義,跟他說不要那麼膽小要抗爭,說什麼大家都是黑車趴活本來就要小心別被出租車堵了挨打被路政抓著挨罰,何必還要自相殘殺之類的大道理。然後回到車上,這位家是河北在大哥回到車上跟我說我給他捅簍子了,他肯定呆不下去幹不了這活兒了。我還傻逼地給了他我的電話之類的,說好歹這也是報社,我可以幫他維權之類的屁話。他拉我回家,一路沉默不語,我下車的時候還特別開心,覺得自己當了好人。
第二天下班就沒看見他,我問別的司機,沒有人理我……過了好多天都沒見到他,才有一個司機告訴我,他那天晚上送完我回來又被打了,打得很嚴重,然後他就再也不來了。
我知道是我害了他。但連句對不起都不知道去哪兒找到他跟他說。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