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讓你感觸很深的陌生人的事?

問題描述:可以是信任和溫暖,也可以是欺騙和教訓。
, , , ,
田玲兒:

前兩天心情不佳一個人去西安旅遊散心,在歷史博物館不遠的餐廳里,吃飯時斜對面坐這一個男生,很高目測182+,長的有點像彭於晏,我多看了幾眼,後來好幾次都眼神對接我就不好意思偷瞄了,我去結帳的時候正好他剛結完在出門,然後收銀告訴我他已經幫我結過了,我抬頭尋找他想道個謝或者把錢還給他之類的不然多不好意思,不過他已經上車了,車窗搖一下來笑很暖對我做了個再見的手勢。挺感動的。

我覺得我對他是有好感,可能剛好都是喜歡的型所以會多看兩眼,但沒喜歡到萍水相逢去要聯系方式,也可能每個人方式不一樣,有的人不愛去向完全陌生的人去搭訕,其實我也是完全陌生的人不會去搭訕。

萍水相逢也很美好,不一定非要有交集


歡度:

這么多回答了,估計我的大家也看不到,但還是回答一下吧,就當留個紀念。
我在南京上的大學,有一次周末心血來潮,想去獨自走一下長江大橋,就是南京很有名的一個建築。雖然挺長的,但對我來說還好。我特別特別能走路,而且很喜歡走路。
然後回去的時候,走到半路上,突然一個騎電動車的老大爺停在我旁邊說:小姑娘,我載你一程。我當時很感動但立馬說自己就是想走一走。老大爺笑了一下說,我還以為你沒坐到車呢。然後就笑著騎走了。
就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但是陌生人的善意真的讓人感動很久。

還有一次我做完兼職,回來坐捷運時,看到一個阿姨不會買捷運票,我就上去幫她買了,然後好像她差一塊錢吧,我就幫她投了一塊。因為時間比較長,也不是記得很清,但我印象中有這個片段。
我帶她到站台那邊,告訴她要坐的站在哪邊。其實我就覺得是個舉手之勞。然後阿姨特別感謝我,也不知道說什麼,從包里拿出了一包好想你棗非要給我吃。

還有很多吧,一時之間也想不到那麼多,但是覺得我有生以來,雖然遇到過不好的人,但我真心記不住他們,只有那些善良又渺小的人讓我時時感受到生命的美好之處。
願我們一生都能被歲月溫柔以待。


Icarus鬼:

我並不認識他,他只是一個月之前私信我,想知道要不要考研…

我甚至沒有關注他,然後,最近黑狗比較活躍……很意外,他發來了這樣的私信……

很感激…


王瀟:

記得大一第一學期沒有電腦,那時正流行胡歌演的神話(暴露了年齡),我發現我們學校食堂二樓每天晚上有播,我就固定八點到固定的位置去看,期間認識了一個打飯的小哥,聊聊劇情(小哥一直用重慶話跟我交流,雖然有時聽不懂),後來我每次去他窗口打飯,他都大聲喊我小妹來了,然後給我打很多菜!一度引起周圍人側目…挺不好意思的

還有一件特感人的事!還是我們學校(川美沙坪壩新校區),我們學校里有個小農庄,我們經常在那裡寫生,有一次我們在那裡上色彩課,上完課就走了。兩個小時後我意識到我的手機和錢包沒了(當時用透明的筆袋裝著一個粉紅色的手機和兩張粉色毛阿公)!我試著回憶了下,感覺應該拉在小農庄了,我火急火燎趕過去,沒錯,它還在那裡!粉的特別晃眼,離老遠就看見它了,和周圍格格不入!我們學校當時還在搞各種工程,那裡人來人往的,兩個小時居然還在那!我當時就震驚了!這不僅僅是大學生貭素高,還有那些在我們學校辛勤蓋樓的工人他們貭素也棒棒噠!

說了這么多,總結了下,以後定居首選大學城!哈哈^_^


夜深了:

看到這個問題就忍不住想來答了,在腦海中搜尋了一下,突然發現我人生好幸運,遇見了很多很多溫暖的人~
最近的就是寒假去北京上新東方的時候,回家之前自己跑到一家心儀很久的主題咖啡廳,結果由於時間過於倉促,於是我提著28寸的行李箱狂奔在北京街頭,找捷運去西站,遇見了很多路人,大家都很耐心的給我指路,告訴我怎麼怎麼走,有靦腆的保安哥哥,有熱情的出租車大叔,有打著電話還堅持告訴我路的叔叔以及一位可愛的阿姨(告訴了我多條路線並分析利弊,然而我當時也不好意思說我都快誤車了…)最後是一位外出打工的姐姐下班往捷運站走順便帶著我一起,後來坐在回家的高鐵上我不禁感動著,世界上的溫暖那麼多都讓我遇上了,而且北京作為首都,實至名歸,為所有北京人及生活在北京的人一個大大的贊!
還有很多很多,先佔著坑,有時間的時候來補充~。 ~~~~~~~~我是CGSS的分界線~~~~~~
大二的寒假,因為我是學社會學的,所以必要的社會研究還是要做的,所以提前回校參加問卷調查(我們事後說為西北CGSS鞠躬盡瘁……)我和wuli燕兒先後去了甘南藏族自治州卓尼縣、河西堡鎮、永昌縣,最後一站去了華家溝村,這一路背著三沓問卷奔波,三十一晚的旅館,十幾天真的遇見太多太多人,敲門被拒絕了太多太多次,但是感動遠遠超過不愉快。好想把每一個幫我完成問卷的人都寫下來啊,畢竟一套問卷做下來少說半個小時,再次感慨:大家都是好人啊。
卓尼的旅店老闆:最後一晚要走了,需要開報銷的發票,但是一個小旅館、一個沒讀過書的跛腳老闆根本不知道,任由我自己找發票,需要蓋章,但是沒有紅泥,老闆說沒關係,我在手上割個口子就行了。我天,嚇的我趕緊說不用不用,我們可以去借啊,半夜十一點多,老闆不放心,默默的跟在身後,再此呢,還要感謝對面火鍋店熱情的老闆娘,翻箱倒櫃幫忙找紅泥,感恩。
河西堡鎮的一個哥哥:超級能聊,認真做問卷,還要嘮嘮嗑,最後還互加微信至今有時聊幾句。當時聊天聊到他爸爸買菜回來,一個沒有左小腿的父親熱情的留我吃晚飯,又是感動。
永昌縣:知書達理的國中教師叔叔、(雖然更多的是竟然被大學生拒絕、被叔叔拉進屋結果被他老婆轟出來、被各種大媽阿姨罵罵咧咧的關門、吃各種各樣的閉門羹)但是做完老師要求的問卷份數之後還是欣慰的,那時候超級多的感慨,想著自己以後一定要成為一個有貭素、知書達理的阿姨,知識科學很重要,要讓更多的孩子去讀書才行!
華家溝村:上午做完最後一份問卷,本以為大功告成可以打道回府了,結果突然被告知要去村裡(之前我們都在縣里和鎮上),一臉蒙蔽,但是也得去啊,於是收拾東西背上問卷,去坐車,發現公車就是個小麵包,顛簸了三個小時終於到了,找到村支書填了村委會問卷,一問我們沒車出村了…這可咋辦,不管了,先做問卷吧,感謝村口放羊老阿公熱情指路(雖然我沒聽懂….)感謝不知道問卷是什麼但是依舊幫我做完問卷的阿么,由於沒有電話還帶我去地里找了幹活的鄰居阿姨留的電話,感謝帶我回村委會的三輪車大叔。做完三份問卷的我們,慌了,天逐漸黑了,我們該怎麼辦?住哪兒啊?我們漫無目的毫無希望的在村裡走著,看見了一個化肥站在卸貨,於是我們又燃起希望去問問,結果說沒問題,可以帶到縣上,那一瞬間,激動。在車上,我們一直很感謝他們,兩個叔叔一直說「我們也是給大學生開過車的人,沾沾你們的福氣」那一刻,真的太感動!
這一路經歷了太多,遇見了太多人,善良的、醜惡的都見了,還是忍不住感慨:真心希望這些做過問卷的溫暖的人,都能被這個世界溫柔相待,因為你們那一顆善良的心值得!!!
最後,再次感恩!


Aorqu用戶:
那時候還年輕,換個詞叫莽撞。

一個人生著對這個世界所有的氣,去了318,騎行。卻連攻略路書都沒有準備。

遇到了太多好與不好的陌生人

在康定前輪的快車鎖帽被偷了,早上一推一提車,前輪自己飛出去了。找地方買這個零件,買不到。這或許是對我找借口拋棄速度隊友的懲罰吧。

當晚房間住進來背包驢友一個,凱文。聊天,武漢人。剛好我在武漢上學。交換裝備,騎行手套變登山手套,駝包變登山包,騎行變搭車。

把啤酒蓋穿孔,硬是當快拆鎖帽用,他騎行到後方城市修了車騎回成都託運到武漢,又騎到我學校交給我室友。還把駝包里我放的用來應急的錢也給了我室友(是的,我不僅把車交給了第一天認識的人,還忘了把應急的錢拿出來…)

一路搭車,搭到警車,後排放的煤氣罐什麼的要給森林站的人補給,於是腳踩煤氣罐上了後排…車上問我抽煙不,因為踩著煤氣罐答不抽。結果前排倆警察沒找到火機,我伸手一遞火機他們詫異的問我不是不抽么,答不敢抽。他們立刻拿出了一包好煙「沒事的,抽」。於是一路上愉快的抽完了那包煙,還把我拐到了康吧漢子村看賽馬。

在搭車途中想起凱文就是想去稻城亞丁沒去成,拐方向去了亞丁。在稻城的旅店(蔣三哥!強烈推薦!有微博,特好的旅店老闆),和旅店的住戶(撒撒姐和他帥帥的老公,大我6歲所以被我稱為金磚姐姐)拼車去了亞丁。

結果去的時候亞丁的天氣不好,加上金磚姐姐一到4500米就迷之高反,所以第一天走完之後同車的人都想回了,結果我著了魔一般就是想替凱文徒步亞丁。恩,就是想靠著手裡一頁從書上撕的路線介紹就去搞定亞丁的轉山路線。

當晚撒撒姐帥帥的老公跟他們商量,最後的結果他們在屋裡等我們,我和撒撒姐的老公去爬山。

後面撒撒姐的老公一路照顧我…我才慢慢意識到我是多麼的中二…沒帶水,沒帶吃的,沒方向,爬山也不會選路..就蒙頭想去轉山…他們新婚蜜月旅行…為照顧我就少了一天的假期…

後來還去了撒撒姐那裡散心,各種照顧…

那條路上的事情太多了,真的說不完。隨著跟這個世界的接觸慢慢的變多,也才慢慢感悟到以前他們對我有多好。

現在正在跟以前的自己說再見,沒有那麼中二,也慢慢沒有了那種對這個世界的憎惡仇恨感。也慢慢釋放對這個世界的善意,扶過好幾個摔倒的老人,有一次坐捷運有個上班族暈倒在站台也是第一時間上去扶+呼喊捷運工作人員。

正如朋友所說,我跟以前的變化好大,很少吐槽了。是的,我在慢慢學會怎樣釋放對這個世界的善意,腦海中不斷的回蕩一個陌生驢友說的一句話「他永遠都不會拋棄隊友」

你們,這個世界的人,都是我的隊友


太吱:

上coursera 的工程圖學課,有一個作業時畫對你有意義的建築。我畫了學校的教學樓,那是建築系藝術系外語繫上課的地方,因為很喜歡建築想學但是學校建築系不接受轉入學生,所以那是我最嚮往的地方。然後作業評分時有一項是給作業主人講幾句話,有人給我留言:

peer 2 → nothing is too late, one of my friend study Computer Engineer, he worked more than ten years about “computer”, but was one day he found out himself like “Law” more than computer, he go back Univ and take a part time course, now he is around 50 years but he is a lawyer more than 5 years ago, go to catch you own dream !

很遺憾,沒法知道是誰給我留言,連一句謝謝都不能回。


Holli:

並不是什麼感人和溫暖,關於在杭州火車站的一個教訓。
4年前,我要去杭州周邊的一個地方,當時買了動車票還沒進站,在二樓外面的花台上坐著透氣。這時候一個瘦削但精神,看上去衣著和頭發都很乾凈,一塵不染的老頭拉著皮箱坐在了我旁邊,隔了幾分鐘,老頭開始跟我聊天搭話。當時反正也沒關係,看上去老頭也不像壞人,完全一副精神矍鑠的文化老人。我們開始聊天,老頭問我對台灣問題怎麼看,我說拖著,盡管不合適,但卻是目前或者未來一段時間內最合適的解決辦法。
聽完,老頭大加贊賞,說我有政治智慧。等車的人越來越多,周圍吵雜的像牲口市場,我們的談話貫穿很多領域。老頭向我回顧了自己的前半生,之前在新疆呆了20年,現在在##大學教書,去年剛退休。直到現在我很清楚的記得他當時的拉桿箱提手那裡用白布纏了一圈,箱子看上去並不重。接著老頭談到了自己的女兒得了急性腎炎,箱子里都是女兒換下來的衣服,他剛從醫院出來一會兒,結果錢包和手機都被人偷了。希望的能幫他買一張去##的動車票,他不要錢,讓我直接幫他買票就行。我忽然間覺得這可能是騙子,對其說:要不這樣吧,我幫打救助站的電話。老頭一下子漲紅了臉,擺手說,你走吧,我是讀書人,丟不起這個人,你走,我不要你買票了。
瞬間我難受到了極點,感覺自己侮辱了一個兩袖清風的老教授,我開始變得難堪,自責,後悔自己剛才的言行,局促不安,不知道該怎麼辦。好在我們倆人半天彼此都沒說話,過了一會兒氣氛緩和了過來。我看了一下手錶,我馬上得進站檢票了。這一刻,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和決心,我從錢包掏出了100塊,告訴老頭,票我就不幫你買了,票價是80塊,我知道的,這里有100塊,80你買票,20你買水喝。老頭瞬間眼睛亮了起來,執意要求我留下手機號和地址,他回到學校後會郵寄幾本書給我。沒辦法,匆忙中我掏出便簽紙寫上自己的資訊交給老頭,然後匆匆去了檢票口。盡管至今已過去4年,我依然記得老頭當時告訴我他的名字叫張振國。
大家可能也猜到結局了,事後至今,我並未收到任何關於老頭郵寄的東西,他也沒打過任何電話給我,我知道自己被騙了。很長一段時間內,想起這事兒,都感到難過,為什麼好人這么難做,為什麼要讓好人受傷。
在事後的一年內,我再也沒理會過各種街上求助的人,不管他們是真是假,我則走過視而不見。後來我跟我師父(僧人,見圖)說起了這件事兒,他從另一個角度啟發了我,改變了我決定一直漠視他人疾苦的想法。再後來每次遇見求助的人,我不在那麼大意,而是盡可能從別的方面給他們幫助,堅持做正確的事情,做正確的選擇。
來自Holli


王立群:

以前在上學的時候經常坐火車,感覺那時候火車上的陌生人很快就能熟絡起來,開心聊天,互相幫忙,小感動的事情比比皆是。如今再坐火車,各個都拿個手機、平板電腦什麼的自娛自樂,這時候會覺得科技使人疏離啊。


張小東:

從小一直是最普通最受人欺負最容易被遺忘的角色。記得那是國中剛開學的幾天,內向的我坐在陌生的班級,看著陌生的老師對我們一群陌生的人講著陌生的課。我心中一直以來的不自信悲觀和多愁善感,當時我對我的國中生活並沒有太大的期望。
那時候我們的學校很破舊,牆上還有小縫,有一天上課的時候,我在窗邊,望著窗外的小花兒,手不自覺地伸到小縫里,裡面有很多同學們扔的小食品垃圾和廢紙,我百無聊賴地扣出幾個紙團,在桌子上模仿著打檯球的遊戲,後來下課了,我就把最圓的那個紙團扔進筆袋裡。對,我要講的就是這個紙團。那時候我家的後院種了很多菜,下午的時候我就在菜園子里坐板凳上看書,又是無聊的時刻,玩弄紙團,然後我鬼使神差地打開了,上面寫著至今還讓我感動不已的文字——「發現這張紙條的人將一輩子幸福」
這張紙條撐起了我的自信,我敢在課堂上提問,後來還當了班代。
我常常想,是誰呢,他又是懷著怎樣的心情寫下那行文字並塞在牆縫里呢,多麼善良!不知道他或她現在在哪,也許早就忘記了自己青蔥歲月寫下的紙條,不知道自己挽救了一顆卑微的心
那張紙條保留了很久,最後還是丟了。
後來我也寫過好多類似的紙條扔在校園難以發現的角落,上了高中就沒在寫過


五柳先生:

北京那年大雨的晚上,我在藍色港灣一個餐吧上班。下班的時候夜裡兩點,雨剛剛停,路上很多人都是從附近的酒吧因為大雨現在才出來的。路上停了不少出租車,但是沒人敢跑,人力三輪車漫天要價,動輒三兩百。我當時住在還沒有修捷運的,廣渠路東盡頭的方家村的一個專門給打工的人出租的簡陋公寓里。
那天的雨真的非常大,平地馬路上的水都要沒過膝蓋。不回家的話是沒有地方休息的,我試圖在路上攔車,等了好久根本沒有。我就一直走,從藍港到家是12公里,步行的話天知道要走到什麼時候。但是沒有辦法,雨又開始下了,沒有之前的大,不小心踩到一個坑裡,滑倒在水裡,渾身濕透了。我開始脾氣暴躁,詛咒這該死的大雨。
一不小心,我又被地下停車場往外抽水的管子沖了一個踉蹌。
似乎所有的不快都湧上來了,這該死的工作,每天工作到凌晨。這該死的大雨,為什麼不能有錢,至少房子能租的近一點!
不知不覺的走到了朝陽公園路,這里的水少些。我仍舊不死心想打一輛車,我沒有傘,身上濕透了。我試圖點一支還沒有濕透的香煙,可是火機沒有火。
我只能傻傻的站在路燈下面,等一輛能把我帶回家的出租車。
這時候,從長虹橋方向過來了一輛公車,我知道這趟車,但是從來沒坐過。而且他的行駛方向,也不是我去的方向。但是它從我身邊停了下來,司機打開前門,探過身子問我:「小夥子,你去哪裡?這么大的雨要不要上車!」這里不是車站,他停下來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幫我。我頓時感覺到一陣溫暖,一種很奇妙的重生感。我覺得這些什麼大雨,什麼積水,都能被這一個詢問化開。我最終沒有上車,走到四環主路打了一輛黑車,雖然也是幾經周折,但是天亮前回去了。
雖然只是小事情,但是這幾年來我一直記著。我也會隨手幫一些我力所能及的事情給陌生人,希望那份對生活的溫暖,也能在他們身上開花。每個人哪怕只做一點點善良的事情,不要覺得微不足道,因為你已經讓這個社會變得善良,溫暖了一些。


小鹿:

從我2015年9月的朋友圈復制來的:
我剛才在勝利路遇見一個89歲的大爺,拄著拐,走路顫巍巍的,問怎麼坐車去友好廣場,車站在高爾基路,我就說我帶您過去吧,他一直在說我是個好孩子。碰到路人還說,這是個很好的孩子,大學生。
他說im a professor, 教英語,在英國留過學,是哪個皇家學校畢業的,說的英文,我沒聽懂。他說,我的老伴死了,my wife is dead. 我說,im sorry to hear that, 他說thanks. I’m choked.
還講自己在文革時期遭到迫害,以及很多領導人被迫害致死的慘境,不甚唏噓。他一直把著我,很用力,走到半路還得歇一歇。我說車站挺遠的,要不我打車送您過去吧。他說不用,他有老年證,不花錢,只是出來遛彎。他說兒子退了,孫子可帥了,大概28,是中俄混血,在日本留學,很花錢。絮絮叨叨講了很多。
最終我們也沒有走到23路,看到410的站牌,他問,這個車去哪裡。我看了之後告訴他,到和平廣場。他說坐這個就行。後來車來了,我扶他上車,他說我真是個好孩子,祝我幸福。我想把電話留給他,讓他沒事的時候找我,但包里沒有筆,很遺憾。
他上車之後我就一直難受,眼淚一直在眼圈裡。到家樓下的時候還是掉眼淚了,從勝利路走到唐山街,一直在憋眼淚,擦眼淚。心裡難受,寫得亂糟糟的。祝願professor Huang平安長壽,不再孤獨。

為這件事我哭了兩天,一想起來就哭,特別特別難受。現在想到那個老阿公還是會情不自禁地掉眼淚,不知道為什麼。希望他長命百歲。


Mr.F:

說個別的人故事,那是讓我當年熱淚盈眶的故事吧。

杭州「最美司機」:生命最後76秒拯救24名乘客

2012年06月03日 15:13:18
來源: 新華網

事發客車內監控錄像顯示:駕駛員吳斌被鐵塊砸中,忍著劇痛完成一系列完整的安全停車措施後,最終癱在座位上(視訊截圖)。 新華社發

(中國網事·感動2012)杭州「最美司機」:生命最後76秒拯救24名乘客

新華網杭州6月3日電(記者章苒、周竟)在車速每小時百公里的車內,被飛入車中的5斤重鐵塊砸中,相當於被一顆微型炸彈擊中。

5月29日,杭州長運公司的司機吳斌正是被這樣一塊飛入車中的鐵塊刺入腹部。他臨危不懼,忍痛用1分16秒緩緩靠邊停車。站起來請乘客報警,並且囑咐:「別亂跑,注意安全。」

最終,24名乘客無一受傷,48歲的吳斌卻傷重不治。

「最美司機」生命最後1分16秒的視訊在網上熱傳。一位網民評論:只有當敬業成了習慣,深入骨髓,才有可能在生命的最後瞬間爆發出超出想像的能量。

「就像被一顆微型炸彈擊中」

吳斌是杭州長運客運二公司的快客司機。5月29日中午,他駕駛著浙A19115大型客車從無錫返回杭州,車上有24名乘客。11時40分左右,車行駛至錫宜高速公路宜興方向陽山路段時,一塊大鐵片突然從天而降,在擊碎擋風玻璃後,砸向吳斌的腹部和手臂。

監控錄像記錄下短暫而令人震動的畫面:被擊中時的一瞬間,吳斌看上去很痛苦,本能地用右手捂了一下腹部。但他沒有緊急剎車或猛打方向盤,而是強忍著巨痛緩緩減速,拉起手剎,開啟雙跳燈並打開車門。

「如果司機失控,很可能車毀人亡。」乘客朱來群回憶,當時他正在打瞌睡,被一聲巨響驚醒。「車子沒有失控,而是穩穩地停了下來。我跑上前去看,司機表情很痛苦,說不出話,腹部在流血。」

接到報警,無錫交巡警支隊高速三大隊交警趕到現場,將乘客疏散到安全地帶。三大隊副大隊長曹建平見到吳斌時,發現他已經臉色發青,意識陷入模糊。

「一般情況下,客車緊急制動,車輛會失控,乘客會有碰撞傷,而這輛大巴沒有一個乘客受傷。」曹建平說。

吳斌隨後被送往無錫解放軍101醫院救治。吳斌的主管醫生方征介紹說,吳斌的肝臟因為巨大的撞擊,碎裂得非常嚴重,還有多器官功能衰竭的情況。「就像被一個微型炸彈擊中一樣,整個被掏空了。」醫生們為吳斌做了兩次手術,輸血1萬多毫升,但6月1日,他還是失去了年僅48歲的生命。

附下視訊
浙江杭州異物破窗事件—最美司機吳斌—線上播放—優酷網,視訊高清線上觀看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czMDI2MzU2.html?from=s1.8-1-1.2


Mr.Y:

大概是國小2,3年級時候,在一個很平常的早上,我照常坐著公車上學,可是也不知怎麼,迷迷糊糊的就在要下車的前一站就下車了。
等我下車之後發現想重新上車,後車門有幾個高年級的學生堵著門說下車了就不能再上車,我只能目送公車遠去。
當時我很著急,從那站公交站走到學校要很久,肯定要遲到了。
我左顧右盼,看到了一個賣發糕的早餐推車,有一個叔叔正在賣發糕。
我當時因為擔心遲到,所以過去問那個叔叔,我下錯站,上學快遲到了,問他能不能借我兩塊錢(我記不太清楚當時是1元還是2元,在我的印象里是2元)坐公車。
當時的我並不是非常清楚這2元錢他需要賣多少發糕能賺到,只是我現在想到他那久經滄桑的臉就感覺不忍。
叔叔猶豫了一會,從他收錢的盒子里拿出了兩塊錢給我。我說了聲謝謝後重新回到了公交站台。
就在我回到站台沒半分鐘,一輛機車開了過來,我發現是我爸,原來每天早上我爸都在後面跟著我。
接著,我就上了我爸的車。
就在我爸開的那一剎那,我突然意識到,我手裡還有兩塊錢,那並不是我的。我望著那位叔叔,他也看著我。
而當時,我並沒有和我爸說這件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因為我下錯站了所以沒好意思和我爸說。
於是,我望著漸漸遠去的推車和那位叔叔,心裡留下的只剩下懊惱直到現在。
我現在只想對那位叔叔說一聲:對不起,謝謝您的2元錢,雖不知您現在過得如何,但願您一切安好!


蟈兒:

國中的時候,她是全級公認的女神,人漂亮,學習好,又大方溫柔,就在我隔壁班。身為一名普通學渣,我連追她的念頭都不敢擁有。
一天上完體育課,大汗淋漓,我一個人靠在走廊上喝水,當時走廊空無一人,突然身後傳來一個甜美的聲音「Hi~」。我轉頭望去,恰好與她的微笑撞了個滿懷,她的笑容像一朵百合,非常好看。我當時看得眼神恍惚,心中充滿了疑問「她認識我,她怎麼可能認識我?」,當時我的身體僵住了,目光不敢移開她的笑容,帶著一副疑惑的表情,她也一直微笑看著我,直到走進她的班級。
以後我們並沒有太多的交集,見面了也只是微笑,並沒有說過一句話,沒有像電影情節那樣發展。只是自從那一天起,我聽課認真了許多,學習變得勤快,開始注意自己的儀表舉止,還是沉默寡言,但心中多了一種歡快的希望。
後來我們進了不同的重點高中,沒有聯系。
現在她在中大,我在華工。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加了她微信,我自報姓名,她說不認識我啊,我談起那次走廊上的邂逅,她笑笑說記不起了。
我們始終是陌生人。
只是她不經意間路過了我的世界,不小心播下了希望的種子。


合夥人X:

看到很多人的回答,頗受感動,想到很多年前自己經歷的事。
17歲那年,自己一個人來加拿大,在多倫多機場等行李。
第一年來,帶了兩個大行李箱,裝的滿滿的,還有背包電腦包的,自己根本拿不了。
多倫多機場手推車是要收錢的(沒錯,我當時也懵X了,關於加拿大我想吐嘈的不只這一個…)
機場手推車收費是投幣的,我記得是兩加幣,大陸只能換到100的加幣(所以我當時再次懵X)
我正急得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來了一位中國女生(當時也沒想起來要手機號 說以後還什麼的)
她幫我投了兩枚硬幣後,然後轉身就走了,我記得我說了聲謝謝。
(沒錯,我當時正處於懵X狀態 說的中文 不是Thx…)
我當時真覺得她是我見過的最好看的女生,她應該是來過好多年了,比我大不了幾歲。
而且我到現在都這么認為… 只是我不曾知道她的名字,也沒人會為了$2留名…
(如果你看到了麻煩私信我您的微信…真的想當面感謝她)

後來…
我每次從大陸飛多倫多,都會準備一些硬幣,在等行李的地方多站一會,去給剛到加拿大,像我那年一樣的學生。我覺得這樣是對那位女生最好的感謝。

直到有一年…
多倫多機場取消了手推車收費…


邵小貳:

這么多溫情的故事,看得眼眶溫熱,決心獻上Aorqu首答

時間:大約2002年夏天

背景:我的家鄉在內蒙古,天高雲淡,地廣人稀,以放牧為生,美中不足並不是那種一望無際的草原,而是丘陵夾雜著沙漠的偏遠地區,至今未通電,離家最近的一條鄉道要翻山越嶺走3公里。

那一年我還在旗里讀國小,只有寒暑假坐小巴車回家,因為從家到鄉村公路的3km我已經走過很多次,所以每次都一個人走,那年夏天雨水很勤,草長得很高,山花很艷,想到一會能見到爸爸媽媽,心裡十分雀躍,一邊哼著歌一邊走,大約走了一個小時左右,我才意識到可能走錯了路,而周圍的山看起來都一樣,我走在中間迷失了方向。我們這邊地廣人稀,走幾個小時不見人煙很正常。我開始變得焦急起來,在幾座山之間翻越了幾遍,也沒分清方向,我嚇壞了,坐在沙地上放聲大哭,沙子在太陽的炙烤下面曬得滾燙,燙的我屁股生疼,於是我躲到樹蔭里,繼續哭。

哭了一陣子,我覺得我得想個辦法,找到有人的地方。於是我搜尋周圍最高的山,努力爬上去向四周張望,終於發現在幾座山後的一個小平原上,有一頂蒙古包正冒著炊煙,恍惚中聽到幾聲犬吠,我像握住了救命稻草,朝著那個方向,毫不猶豫一路小跑過去,快到地方的時候,可能是聽見犬吠,蒙古族阿爸從蒙古包里走出來,眯著眼睛望著我,我跑到他身前,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哭,話都說不上來,蒙古族阿爸把我攬在身邊,摸著我的頭,用蒙腔的漢語說著別害怕,白布咂(沒事),我慢慢緩過來,他拉我進蒙古包,給我盛了一碗奶茶,說著拆屋(喝茶),端上乾糧,問我是誰家的孩子,我說了之後他點點頭,答應我吃完送我回去。

蒙古族阿爸走出門外,吆喝來他的小兒子,一個體型壯碩,臉頰黝黑的蒙古大漢,他備好馬,跨上去,沖我呲牙一笑,一把把我拎上馬背,就這樣,我在馬背上,在蒙古大漢悠揚的歌里,回到了家。

我是漢族,在我的家鄉,蒙漢人民相處的十分融洽,出門在外去誰家都會熱情招待,不管是誰家丟了牛羊,都可以到附近的人家找回來,他們會根據耳朵上的記號分辨出是誰家丟的,代為管理,並找人捎口信。我爸爸一直都很喜歡和蒙族人打交道,有很多蒙族兄弟。可能在外面,個別的人影響了小數民族的名聲,但是我想說,大部分少數民族的人都是極其淳樸善良的可愛的,所以也特別容易被欺騙。

如今我早離開了家鄉,在南方一個人闖盪,只有過年才能回去一次,也深刻的意識到,從踏上火車那一天起,故鄉便沒有四季,只有冬天。但家鄉像一枚烙印,在身體上,在血液里,我想,我遲早會回去生活,恩。

(Aorqu首答,內容厄長,文才不佳,煩請諒解)


竹子君:

我高二的國慶節,我們一家三口去自駕游。家在伊犁,出發去往吐魯番。那個時候我們一家都是沒怎麼出過遠門的人,哪裡懂什麼網上提前訂酒店之類。到了吐魯番,遊覽了一天,在天將黑的時候回到了吐魯番市區準備找個住處休息。哪成想所有的大大小小的酒店都被訂滿了。
然後我爸提出去吐魯番附近的小團場,也許會有招待所可以休息。於是我們匆匆忙忙趕到了附近的一個團。途中向一對晚飯後散步的母女問了招待所的位置。風塵僕僕趕到招待所之後卻被告知招待所已經被從另一個地方趕來結婚的一大家子包下了。
那時候已經快十點了,我爸就一邊緩緩的往外開,一邊商量對策。巧的是又碰見了那對母女,那位母親很熱情的問我們的情況。然後她跟女兒商量了一下,跟我們說:「去我家住吧,我家有地方。」我們都有些吃驚,然後答應了。她又問我們有沒有吃晚飯,帶我們去了已經歇業的餐館跟老闆說了我們的情況,炒了幾個菜給我們。
當時已經感動的要淚奔了,我爸反反覆復的跟老闆說,今天真是遇上好人了。
那位阿姨家是一個簡單的四合院,也恰好是一家三口,叔叔很樸實的農民模樣,沉默少言。女兒比我大不了多少的樣子,已經成家當了老師,國慶回家來探親。
閑聊了一會之後,叔叔說:「他們今天跑了一天肯定累了,燒了水讓他們早點休息。」然後安排我們去洗漱了。
洗漱完了,阿姨把我們領到一個房間,裡面是一大一小兩張床,說讓我們湊合一晚上,別嫌棄。我看到他們的房間只有一張大床,他們一家三口把大的房間讓了出來,怎麼也不肯接受我們的百般推辭。
那天晚上,我問我媽:「如果你在路上遇到這樣的事兒,你會把幾個陌生人領回家住么?」
我媽沉默了一會說:「以前肯定不會,現在應該會。」
第二天清晨,叔叔帶我們去吃了早飯,想給他們住宿的錢,他們怎麼也不肯要。爸爸看到叔叔愛抽煙,就去買了條好煙。叔叔有些不好意思的接過來。送我們到了鎮子口,還招呼我們有機會再過來玩。
原諒我絮絮叨叨得用大白話說完了這個故事,在答案中看到了許多溫暖的故事,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就是這一家子。這個回答,送給他們。


想每天只吃一點點:

只想說一件我至今都難忘的事兒。

那會兒在北京天通苑住,
經常去樓下一個陝西麵館吃臊子面。
有一天,我一個人吃飯的時候,
前面有一桌人吃了幾口面就急匆匆出門了,
剩下來兩碗吃剩下一半的面還有兩盤動了幾下筷子的涼菜。
坐在我旁邊的兩個中年婦女,
看起來文質彬彬穿著得體,
並不是那種邋裡邋遢的沒文化的農村婦女,
操著國語對服務員說,
您好能不能給我打包一下?
她指一指我前面那一桌的飯菜。
我當時心裡一暖,這還真是勤儉的人啊。
服務員小妹有點不解說,不好意思這是別的桌剩下的的您要帶走嗎?
當時小飯館並沒有幾桌人,大家都以為她要帶走回去給自己的寵物吃,或者是個環保人士。

結果她毫不害臊地回答:
啊是這樣,我家幾個工人在裝修,我想帶回去給。。。
當時小飯館幾乎所有人都吃驚地看著她,她只好把後面的話吞到了肚子里。
她對面的另一位婦女則示意她不要再說下去了。
還小聲說,別說出來啊。
服務員小妹生氣地走過去把餐盤收了起來。
這時一位大叔對那位婦女說,
你要幾碗面我來買單。
往桌子上甩了100塊錢出了小飯館。

老闆娘把錢拿著追了過去,說不用給錢了。
我一會兒打包給她。

短短幾分鐘的時間,
我看透了幾個人。

—————————————————

看了幾個回答又想起一件事情。
這件事情我一直深埋心裡,讓我一直都很感激。

在我高三那一年的冬天,
我從家鄉洛陽到鄭州參加藝術統考。
還有十幾分鐘火車就要開了,
那時候正是快過春節旺季,鄭州火車站人多路難找,
買張票都困難,可我打不著車坐了幾站公車也沒找到火車站。
當時緊張到想哭,一個人,17歲,拉著碩大的行李箱,手裡攥濕了的火車票,身旁呼嘯而過的車輛,眼淚模糊,更看不清路標。
那時候手機還是直板機,沒有4G,沒有地圖。
出去只能靠問。因為在火車站附近,
問了好幾個都是外地人。
只好拿出手機撥了家裡的電話號碼,
接到的是一個陌生的阿姨。
我張嘴哭著喊:爸我迷路了!我火車要開了,我回不了家了,我找不到火車站了。還沒等我說完,對方一個陌生的阿姨的聲音,說小姑娘你在哪你別著急。
我當時以為自己撥錯了號碼,
後來發現存的電話沒有加區號。
應該撥的是當地的電話,
那個阿姨說你不要著急你看看路標現在你在哪,
我家在附近我給你說路。
我就按著阿姨說的路一步一步奔跑著到了火車站檢票口趕上了回家的火車。
每次想起來這件事情,我都很感激那個沒有說你打錯了而掛斷電話的阿姨。
也是這件事情至今讓我都對這個地方有著強烈的好感。並且在別人需要幫助的時候都會熱情地付出我的微薄之力。

現在我生活在鄭州,順嘴提一句,
很多人對河南對鄭州有著強烈的偏見,
包括我這樣一個土生土長的洛陽人,
從小也對鄭州有著不太好的印象,
但是只有我們自己知道,
這個地方有著讓我們依戀和感激的地方。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