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讓你感觸很深的陌生人的事?

問題描述:可以是信任和溫暖,也可以是欺騙和教訓。
, , , ,
Aorqu用戶:
濟南,冬,過馬路時來了一輛車,停住腳步等車過去,低頭看手機,等了一會車都沒過,一抬頭,司機在招手示意讓我先過。感觸很深。


顏唯雪:

在日本住公寓時,管理員是一對老夫妻,大約70多歲,老婆婆戴碎花圍裙扎頭巾,老頭子的臉酷似漫畫人物:嘴角堅定下垂,法令紋好似刀刻。收取郵件時,我常常會注視光線黯淡的裡層隔間,那裡有一些陶藝的貓。
老婆婆很辛苦,她定期要為整座公寓除塵——四層的長廊和樓梯,可想他們的腰為什麼彎得那樣可怕。一天出門,婆婆喊住我,說你來看老頭子捉的烏龜,我去洗衣間一看,好傢夥,個頭不小呢!放在大缸里,頂上壓了個紙殼。我很驚訝老頭兒有童趣,於是順便問婆婆有小孩么,沒想到婆婆連連擺手又向我打表情,意思是沒有小孩,小聲,不要讓老頭子聽到,瞬間我就明白了。
要離開公寓之前,我告訴他們有些東西想處理,其實那些破舊家電丟路邊人還得挑挑。老頭子背著手來了,興致勃勃的挑了一個八成新帶包裝的電扇,因為我有票據,還給了原價的現金,要知道這比我單車賣得還多。
就像他們淡淡的生活一樣,我只是淡淡的感激他們,但常常會想起有這樣小小的令人溫暖的存在,便足夠了。


Aorqu用戶:
今年暑假去內蒙玩,在公車上認識了一個蒙族男孩,沒聊幾句他就邀請我去他家,當時也不知道為什麼,莫名地就答應了。車到阿日善,他帶我到家裡見過父母,之後又去西拉木倫河看日落,河邊一側是他阿公的牧場,當時聽著耳邊哞哞牛叫聲,看著天邊火紅的落日,就覺得那是我內蒙之行的最美一刻。晚上一家人招待我吃手扒羊肉,那天正好是我生日,感動得不得了!第二天我就回了瀋陽,忙著做實驗考研,每次累的時候想起暑假的那次旅行,心裡都感覺特美,好想再去他家吃一次手扒羊肉!


千古留名:

有一次飛回國,到了浦東機場,坐捷運買票的時候發現身上只有幾張100塊的人民幣,售票機不收,問了幾個路人也沒人肯幫換開。這時候有一個阿姨主動過來幫我買了一張去上海火車站的票,沒等我好好謝過就走了,深藏功與名。

在那個霧霾天,這7塊錢小小的幫助讓我對整個城市的印象都變得更美好。如果那位阿姨有幸看到這篇答案,我想再說一聲謝謝!


Aorqu用戶:
在捷運上,我和一個老阿公並肩站立,同行的女孩要起身給他讓座,他笑著拒絕了,我想,這個阿公應該是不久就會下車吧,當時在惠新西街南口。幾站之後,女孩旁邊的人下車了,因為我正對著下車那人,老阿公先看看我,我執意讓他坐他才坐下,並且向我露出十分感激和友好的笑容。直到劉家窯,老阿公才下車,這中間應該是有十幾站吧。
想到這件事一直很感動,老人家怕給別人添麻煩,不肯別人給他讓座,得到座位之後也不覺得是理所應當的,而是向我表達了最真誠的感謝。聯想起那個不給讓座就做到姑娘腿上的老人家,感嘆人和人之間的差距。


lme:

我曾經在一個夜裡叫外賣,外賣打電話叫我去門口等他他還沒來,然後結尾我順嘴說了一句:路上小心。我感覺到對方有一瞬間的停頓,然後我去路邊等他,拿了外面之後他突然跟我說謝謝,說在冷夜裡聽到這個很溫暖。其實他的謝謝也讓我覺得很溫暖。
還有一次,我又叫了這個外賣,是另一個外賣小哥。他遲了很久都沒來,後來打電話叫我去,一直跟我說對不起,我貌似當時笑容過於甜美,非常大方地說沒關系盡管當時餓死寶寶了,外賣小哥果斷多送了我一盒棗糕,呃呃呃,其實舉兩個栗子是為了說明,來自陌生人的諒解和關懷,會非常暖心。


匿名用戶:
幾年前吧,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個小孩子坐在他媽媽的單車上,手上牽著一個用繩子綁起來的塑料袋。小孩子非常開心的揮動著手,那個白色的塑料袋隨風飄起飄落

當時想啊,這個塑料袋可能是他的玩具吧。這么小的一個孩子,可能在他的眼中,這就是一個非常好玩的玩具吧

小的時候,我最大的願望就是一口氣吃上幾大籠狗不理包子,肉餡的。但是當時連幾塊錢零花錢都沒有。現在的我可以隨時吃到,吃個痛快。卻沒有當時的那種心境了,那種一捧到熱乎乎的小籠包就眼眶溫熱的感動

我想,是不是人所有的感覺都有一個閾值。隨著自己年歲的增長,那些小時候可以感動我的事物慢慢的感覺就會變淡。就像以前每年最期待的就是過年,因為過年會有新衣服穿,每天都可以吃到好吃的。但是隨著現在生活水準的提高,自身接觸到更多更大的世界,曾經記憶中的年味也就越來越淡,就像當時那籠讓我感動的小籠包一樣

聽說,世界上最大的快感就是吸毒。它的快感可以達到做愛的幾十倍之上。但是這種閾值一旦打開,以後再做任何事情都會索然無味了,就像潘多拉魔盒一樣

我還是挺喜歡那籠小籠包帶給我的感動


Aorqu用戶:
今年去首爾玩,看完電影之後趕上了最後一班捷運回旅社。
捷運上人很少,一個中年男人上車後坐在我正對面,把他的包包放到旁邊,拿出禮品袋裡面的一雙小鞋子,看尺碼應該是五六歲小男孩的小球鞋,這個男人把鞋帶全部拆出來,再細細的穿整齊整理好,又盯著鞋子看了好久都不放到禮品袋裡面。
我到站就下車了,我猜這應該是一個剛下班的父親給孩子的禮物吧,想想我在來首爾玩之前收到爸爸的簡訊,當時好想家,哈哈,這次旅行是那麼大以來第一次離家那麼久。
家人是永遠的依靠阿。
---2012,首爾。


姚陽:

十年前玩那個論壇,真的叫「那個論壇」。。。認識一上海大姐姐,當時一窮二白,海外求學遠距離戀愛失敗,不知道前途在何方。。。還好她很耐心的聽我吐苦水,開導我。之後一直聯系至今,跟她說話比跟我父母還多。。。十年了,從未面對面見過,但事無大小都會精神上支持對方。有時候遠在天邊的人,卻比你身邊的酒肉朋友更值得交心。。。這就是緣分

更新:2012年的時候終於見面了,就像好久不見的親人一樣:)


Lens:

陌生人常常是看客,但偶爾,他們也會闖入你的生活。

離家出走的年輕人,會因為街頭阿婆遞來的一碗的麵湯落淚。對陌生人,我們常常不報什麼期待。因此當我們接受到來自陌生人的善意時,反而會格外地感動。

我們在微信和微博@Welens 上,邀請讀者分享他們從陌生人那裡感受到暖意的瞬間。

電影《一天》

1,@G小G小和狗子們

下雨天提著啤酒摔了個狗吃屎,一路人來扶,我怕被看到丟臉的樣子,趕緊說別動我,幫我撿一下東西。他真的去撿了,認真檢查後遞給我,說沒壞。幫我放好,然後跟我說:「走了」。

2,@ 豆老虎

一次在遊樂場坐大轉盤,轉盤啟動後才發現我的安全帶是松的,當時我就懵了。旁邊的大叔,還有在下面看我的朋友都急得叫工作人員,但是工作人員都已經離開了。最後,是大叔一直抓著我的手,安慰我說不要怕,只覺得那個過程太漫長,下來後,也忘了跟大叔說聲謝謝。

3,@米色長城

就在昨晚,開出租的小哥給我打燈,直到我走進屋子才掉頭。

4,@泠豫清

今天中午吃飯,對面的食客是個老太太,孤身一人。身旁的工作人員說,老太太每年初一都會來,老闆總是給她免單。

5,@阿衡散步中

中考的時候,課桌上有學弟或者學妹寫的一行字:中考加油!後面還附帶了個笑臉。

6,@夏夏醬

在公車上站著睡著了,頭不小心傾斜倒在了陌生男人的背上。睡了有一會兒醒來,才發現自己靠著人家,連忙道歉,他扭頭跟我說:沒事,你繼續睡吧。然後我就這樣繼續睡了幾站。我欠他一句認真的謝謝。

7,@是胖琦嗎

不會忘記的一次是,有回在鼓樓大街喝醉了,一對情侶把我撿起來,打車送我回家。我哭了一路,倆人安慰了我一路。

8,@Ouestma加人工

在越南,有一次叫外賣沒零錢,正好送外賣的人也沒有。他就隨手在路邊問了一個開機車的人有沒有零錢,結果那哥也沒有,緊接著他也隨手招了一個在騎行的陌生人,那個陌生人也沒有。結果……一堆陌生人在路上給我掏錢包,找零錢兌換。

9,@雪影leolo1970

某年獨自坐夜車去廈門,到海陸風地段,不說話的鄰座小帥哥問我,哪個包是你的,我指了指,他把包拿下來,小聲說,踩在腳下。半夜醒來,車里一堆毛賊悄無聲息把整車偷了個遍,跑得無影無蹤,鄰座小帥哥是其中一員……

P.S. 你是怎麼知道故事來龍去脈的

10,@_Edan_

從外面回來,發現房間已經被清潔阿姨理好了,我最喜歡的只有拳頭大小的玩具熊躺在枕頭上,還被蓋上了被子,露著一個腦袋在外面. ;)))

11,@夜深如薇安

一進電梯,那個孩子就轉過頭來,一直看著我,眼神非常乾淨和天真。到了一樓,人們陸續出去,他又轉過頭來用力看了一眼,才走出去。那段時間我幾乎不願與人交流,但那天我感到他打開了我心中的窗口。

12,@長頸鹿的溫柔

暑假兼職發傳單,又熱又累,路邊賣菜的老婆婆硬塞給我兩個西紅柿和一根黃瓜,給她錢卻堅決不收。

13,@LeavetheDan

習慣把水瓶放在連帽衫的帽子里。有一回坐車,一個小哥拍拍我,指著我的水瓶說,有人往你帽子里放了個瓶子。一下子讓人覺得好笑又溫暖。

14,@好聒噪

高峰期乘公交,我一個趔顛差點摔,然後一個穿藍色工作服的工人給我讓座,我說不用,他說沒關系他快到了。但實際上,等到我下車他還在沒下。

電影《菊次郎的夏天》

15,@TAPAS

在威尼斯吃飯,旁桌的小哥在結賬時,桌上還剩了一小塊披薩,他用英文跟主廚解釋:「剩了一塊不是因為它難吃,而是因為我實在是太飽了,也沒辦法打包,請你諒解。」

16,@Wiiiiiiiiilliam

坐在馬桶圈上感受到了上一位先生的留下的溫暖。

P.S. 馬桶:冷冷的冰雨在臉上胡亂地拍。

17,@嬰勇少女

在北京13號捷運上,人太多根本擠不出來,一大哥看到我卡在那兒,順勢讓我跟在他身後,硬生生把我拉出來的,我才沒遲到!!

P.S. 要電話了嗎……

18,@蘇Susuuu_

旅行在九寨,有個小姑娘塞給我一串手串,我說我不買小妹妹,她說送你的姐姐,我覺得你好看。

19,@日喪男孩

他濕熱的體液留在我體內。

電影《朗讀者》

20,@MIRACLE-510

2014年5月3日,從北京回長沙,下大雨沒帶傘,一個陌生男生送我去公交站。那哥們兒撐傘的時候,把大部分都偏向我這邊兒,自己淋濕了一大截。那一天本來有很多離愁別緒,但一想到你就很感動,雖然連你的臉都沒記住。謝謝!

P.S. 大哥看到最後一句話,內心感情會很復雜。

21,@庫西-

13年冬天,沒趕上回家火車,宿舍回不去,三天內的票都空了,退票時站錯窗口,最後只剩半小時。一個女生悄悄把我拉到她前面,退完票因為時間緊,只能握握她的手,她反握我的力度現在還記得很清楚。

22,@Genie小魚蛋

第一次去美國,在LAX出關時胃病犯了,疼得蹲在海關前的椅子上,一直到所有人都走光了才站起來往外走。最後一道邊檢上的大叔跟我說「離開機場後,洗個澡,剪個頭發,找個男朋友,都會好起來的。」

P.S. 「找個男朋友,一切就會好起來」,我彷彿聽見了一些抽泣聲???

23,@一木

有一個寫了將近八年的帖子,一天一個女孩給我留言說。從頭到尾看完了帖子,說感覺好溫暖,說想成為像我一樣的人。天啊,那麼那麼長的帖子,長到我自己都沒耐心從頭看一遍,從那之後,我不敢太消極,不敢不努力,因為知道了,有人想成為像我一樣的人。

電影《瓶中信》

24,@大大大大伢

分手後,坐公交繞了大半個城,在座位上掉眼淚,後座的乘客遞給我紙巾,但一句多餘的話都沒說。

25,@劉暴暴fiona

獨自旅行時想住在火車站附近,旅店的老闆娘說你一個小姑娘,別住我們這兒,這一片旅館都不安全,去XX路的旅館,離這不遠。

26,@HKJ

家旁邊有間居酒屋,有一天下班臨近九點,忽然想去,就在捷運站里打了個電話過去,他們說,正好九點停止點菜,但因為我的電話,願意往後等十分鐘。等到我一進門,他們就說,您是剛剛打電話的那位吧,快進來。頓時覺得非常觸動。都市裡這種給予和善意剛剛好,讓人舒服地接受,不帶很多負擔,是剛好的分寸。

你和陌生人之間,還發生過什麼有趣的故事?

▼更多人文生活美學內容和原創視訊,盡在Lens – Aorqu

“即使是一道最微弱的光,我們也要把它灑向需要溫暖的生活……”


Aorqu用戶:
2010年在法國當交換生。說實話,在法國的同胞並沒給我帶來太多的溫暖感。
有一次在巴黎捷運上,玩著手機等到站。突然有個華人大叔撥開人群向我走來(當時被嚇到了),他很著急地說:「姑娘,在捷運上別玩手機,會被搶的!」 說完又一次撥開人群,下車了。


羅夏:

2014年的時候我在深圳待過一陣。這件事就發生在那段時間里。

有一天晚上坐捷運,身邊的小夥子每到一站就拿手機出來發個微信報個站名,直到後來,小夥子拿出手機。他一直看著手機,不再回復,我感覺有些奇怪,伸頭一看,那邊的回復寫到:我們一直在時間的洪流里,所以我並不擔心也不害怕。我說等你就會一直等你,我在白石洲A出口。小夥子後來一直在笑,而我突然感覺比他多坐三站下車的我,後面的路時間太久而不想坐下去了。

我本來以為這樣的對話和這樣的事只能出現在電影里或者小說里,事實上我把這件事發到朋友圈的時候朋友們也說太假了。

其實我看到的時候我也不相信,但是這件事真真切切的發生在我的眼前。我做了一個不經意的窺視者。

不知道後來怎麼樣,但是我希望那天晚上的那個男孩和給他發那句話的女孩,都能記住那個讓人沉醉的晚上。


Aorqu用戶:
有次深夜打車,從莘庄吃完飯回家。
開車司機很年輕,有點帥,身材很好。路燈朦朧下覺得還有點好看。他熟練的打開手機導航,桌面是兩個男人,其中一個就是司機。
全程無話,我喝完酒就靜音一樣,每說一句話都很難。路上他接了一個電話,隱約聽見一個男聲說著什麼,很快他掛了電話。

終於到家了,將下車時,手機又切回待機,我好像腦子短路了一樣說,你對象也很好看。他楞一下笑笑,還好。


美坨坨:

第一次在地下通道賣唱,一個年輕的阿姨(那會兒17歲)帶著她小孩走過去聽我唱歌,因為嗓子有點嘶嘶的,她就把手裡提著的酸奶給了我幾盒,並且鼓勵我,最後還留著我電話,真的好感動,


Weirdo 8:

生活中最美好的當然不止一個的了的為。

啊千里迢迢自己一個人跑到江西,去見自己這輩子最喜歡的女生,然後看到她害羞笑的樣子,感覺她就是我要的。

後來離開江西時分手,火車晚點,沒辦法回南京,身上也沒有錢,火車站的一位阿姨直接把我送上另一輛火車,當時覺得鐵路局的也沒有那麼討厭。

在火車上,每個人都睡得死沉沉的,我很冷,就縮在那,一個年輕人喊我坐他旁邊睡。

好人永遠都是比壞人多的。


想要成為小可愛:

高一,甲流肆虐,學校給每個人發了體溫計每天都要測試兩三次體溫,並且記錄在統一的的冊子上。
有一天,我測出自己的體溫是38度,我本人並無任何癥狀感,但本著對他人生命負責的態度(甲流傳染性和致命性很強),就自己主動上報班導。
這種事情一般都是很快就會傳開的。
我仍記得班導與我說話時掏出了口罩來帶上,班裡的同學一邊說著讓我保重的話語一邊身子向我遠離傾斜。我坐在座位上等媽媽來接我,班代提議,教學樓後面有一排小平房改造的臨時「隔離房」,讓我先去那裡待著。
冬天,遠離校園人煙的低矮平房,寒風刺骨,沒有燈光,天也黑得差不多了。我一個人,孤零零的害怕著。

一會兒,一個五六歲的小姑娘跑過來,樂呵呵的問我,姐姐你為什麼一個人在這里。
我如實並簡化地告訴了小姑娘。
沒想到她居然說,姐姐那我陪著你吧。
我趕忙說,姐姐的病會傳染,你離姐姐遠一點吧。
(言談中能感覺出來她的家長或老師告知過這個病)
她很失望地跑開了。
過了一會兒,她又回來了,手上拿著一串冰糖葫蘆,她遞給我,跟我說:姐姐,我每天只有一元錢的零花錢,所以我只能給你買一個糖葫蘆。你應該餓了吧。
我的眼淚一下子就涌了出來,這可能就是童心的可貴吧。


梁博文:

一個只有一條腿的流浪漢。
那時上國小,我們每天在一棵榕樹旁等校車,而他則每晚睡在這棵榕樹下的石椅上。不知道他的生活來源是什麼,因為從來沒見過他跟人說話,更沒有過伸手要錢。但我們知道他真的很困難。有一次,二三十米外有行人扔了一個飲料瓶,他拄著拐杖「健步如飛」地奔過去,從垃圾桶里撿出飲料瓶,把裡面剩下的一丁點水喝了。後來他消失了幾個月,回來時換了一副拐杖。過一陣又消失了,就再也沒見過他了。
以後我每次見到那些卑躬屈膝磕頭討飯的人,就會在心裡做比較:你露宿街頭么?你缺胳膊少腿么?你連喝水都困難么?那你憑什麼不去奮斗?


劉喻:

一個小偷給的溫暖
事情發生在我考研期間,當時我在學校自習室有一個固定的座位,錢包放在書包里,書包晚上一般都放在自習室沒帶回宿舍,直到有一天我從錢包里發現這張紙條才發現遭賊了。根據紙條描述,大致推斷出他從我錢包偷錢不止一次。那段時間認真復習考研,也沒什麼用錢的機會,錢包里常備現金不多,所以被拿了也沒發覺。大概是感覺再拿下去也拿不到多少錢,或者是沒有偷出成就感,就有了這張紙條,順便教育了下我。除了拿走點現金外,錢包里的身份證、銀行卡一些其他對我很重要的東西他都沒動。其實我不怎麼怨他,只是感覺他寫字比我寫漂亮多了,做賊可惜了。


南燕:

晚上下班坐69路公交,很擠,有個胖胖的女生站在我右手邊,我看到她在打字「老公,剛才發錢了,2500!你發多少?有5000吧。現在水果越來越好賣了,晚上你想吃什麼?我給你做。愛你」 不多久,我要下車了,下車時候我回頭看了她一眼,胖胖的,黑黑的,頭發很亂但是臉上掛著笑容,我覺得她比很多人都幸福。

十八歲那一年,悶熱潮濕的夏天,聯考完的我,守在外婆的病榻前,看著外公用毛巾小心翼翼的擦拭著,阿么那青筋突兀的手。外婆臨走前對外公說:』隊長來了,趕緊走。『一直假裝平靜的外公,突然像個小孩子一樣哭了起來。葬禮過後,我問起外公這句話的含義,外公說那時候上前線打仗,每次從營里準備出戰,外婆都會叫他趕緊走,其實他知道,外婆比誰都擔心她。

二十二歲那年,大學畢業,懷揣著幾百大洋,隻身南下鷺島。每日傍晚日落之時,沿著環島路木棧道,總能看到一對殘疾人夫婦倩倩而行。那位大叔手部殘疾,那位阿姨天生矮小。聽附近村民說起,這對夫婦都是命運坎坷之人,一輩子在風雨之中,相互扶持,就像汪洋中的船,一直在尋找岸停泊。手有殘疾的大叔,九十年代初期,在五中門口租小人書,是很多人童年回憶不可抹去的記憶。他身殘而志堅,能用腳寫得一手好字。曾經有人拿錢給他,而他寫下』天下人都看不起我,我卻看得起天下人『,多麼正直有骨氣,讓那是聽到的我,頓時挺起的脊樑,在心裡行了注目禮。

今天看到某地某乞丐月進萬元,對比之下,令人唏噓!那時候我也是飄飄盪盪,抽著一包三元的紅梅,喝著一瓶兩塊五的啤酒,搭著一塊錢沒有空調的公交,好像滿懷希望和鬥志,又總是不知前路往哪走。之後換了廟堂,一晃,十年之久。前陣子聽到他失蹤了,回想上班那一會兒,就租住在離他不遠的地下室,每天都能見到他,與他拉拉家常,他是我那時候地下室唯一的太陽,希望他早日回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