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長期被當做靈異事件,最終被科學解釋的現象?

問題描述:如挖墳,有「鬼火」飛出來,但實際上是磷隨著風飄這類的。
, , , ,
匿名用戶:

非洲尚比亞,飯後和當地大領導在別墅區散步,突然見到一套白色西服飄過來。我一行人都嚇呆了。
10秒鐘後,一個黑兄弟迎面擦身而過。
我們一行人忍不住罵了,太tm嚇人了。


二狗你變了:

總有人說手臟的問題……

沒錯我就是世紀小黑手!!
—————才不是!

刮白天花板有灰啦。

…………………………………………………………………………
以下為12-20號原答案

2003年,我家的卧室天花板上突然出現了一排小孩的手掌印。
這排手掌印在某一天憑空出現,我媽晚上躺床上的時候被我媽突然發現。
第二天,我媽嘗試用拖把擦天花板,結果小孩手印被擦掉了。

過一段時間,手印又出現在了天花板上!!並且越來越多了!!

是有小鬼進了家宅?是樓建築的時候樓板里卡住了小孩?

全家渾渾噩噩地過了好幾天,終於我媽受不了了請來了一尊佛像在家鎮宅。

然而小孩手印還是清晰可見的印在天花板上。

過了很多天,我媽發現這個手印除了印在天花板上,並且越來越多,好像也沒什麼副作用。於是也漸漸安心了……

……直到有一天,我媽發現我光腳踩在高高的老式床幫上來回走,為了保持平衡,雙手舉高扶著天花板…………


在外地上學,沒法回家拍照,好多小夥伴質疑我是怎麼做到的 ,只能畫個草圖。

就是這種床,是我姥爺自己拿木頭打的,只不過該靠牆的那面沒靠牆放。

我家當時層高不高,大概有個2米5左右,但是床很高,床面到地面大概有個60-70厘米,床幫有個50-60厘米,所以床幫到地面大概1米2,當時我四年級,大概得有一米四左右了吧。(預估錯誤……今天問了我媽,我媽說我當時也就一米二多……)

以上數值沒實際測量,都是憑記憶估算……並且我真的忘了我當時多高,但是我是真的做到了〒▽〒
我是踩著旁邊書櫥的平台,踏上床幫的……

真是的,你們不相信我(๑′°︿°๑)

哎呀我怎麼可能憑空編的有細節有結構圖的,喊冤。我是有操守的,編的我就會說是虛構了 ,心塞(´-ωก`)

哎算了,等我放假回家拍照上圖,反正我家還在用那個床,我記得我那時候站床幫上摸天花板挺輕松的

為了不妨礙大家的推理判斷,已經仔細回憶並修正了一處語言上的錯誤。
……………………………………………………………………………
說真的,不願意看就不看,非要據理力爭說我是編的。
我就不明白了怎麼就看著像編了。
不是編的。
對天發誓!!我要是編的出門撞死!!好了嗎?

有些人,真的很沒意思。

你們說我假也好,說我不合題目也好,我一點都不在意。

我最在意的是,我發這個帖子本來就是回憶與問題相關的我的故事,然後講出來大家笑一笑。

怎麼做到的逐條挑刺說我是編的?
怎麼做到的?
這年頭講個真故事這么難?

我真的是很委屈。

大不了就是以後看不下去了刪回答圖個清凈。

原來Aorqu也不是評論的凈土啊。是我天真了。
…………………………………………………………………………

不得不應對一下說我抄襲的這個問題

同志們,你看到這個段子的時間晚,不代表我發表的也晚。

這個是看到別人抄襲的。日期1-13

這是我最早的評論,對比下時間。

好好的段子非要搞成這樣 (๑•ี_เ•ี๑)

還有,沒有有大神知道上邊那種抄襲的怎麼舉報 〒▽〒

就這床!目前還比窗檯高。不過床沒我回憶里那麼高,量了量108。這點是我記錯了,我那時候覺得奇高無比。

目前層高280,我165,床幫108;站床幫上離天花板6-7厘米的樣子。如下圖。不需要高高舉起手臂觸摸天花板了。
據我媽回憶,當時層高265,我頂多125,床幫108。我抬起手臂就能摸天花板。

這他媽跟我記得不一樣 (〃’▽’〃)

準備放棄這個回答了,以後這個回答的評論我也不會再看了。心累。再見。


Aorqu用戶:

2000年初的時候,無錫靠太湖邊開始開發,做了很多新小區,不過入住率並不是很高,一位朋友住在那裡,因為距離城中心遠,買了一輛二手小汽車。
某日被叫到城中吃夜宵,喝了幾瓶啤酒,有點暈但人還清醒,那時警察也不怎麼查酒駕,尤其想到自己住在郊區,平時路上連人影都見不到,也就自己駕車回家了。
此時大約是午夜12點,朋友開車來到離小區約5公里的地方,遠遠看到昏黃的路燈下有一白衣女子向他招手,慢慢開過去一看,是一穿連衣裙的女子,眉清目秀,關鍵領口還開得比較低,事業線明顯。
一問原來女子今天過生日,和朋友一起聚餐完了,發現時間已晚,此處已是最後一班公車的終點站,但離家還有數公里,等待已久,未見的士路過。報出所要去的小區名,原來和朋友共住一個小區。
朋友暈暈乎乎,暗想說不定有一番艷遇,便拍拍副駕駛座示意女子上車坐其旁邊,不料女子卻轉身拉開後座車門,坐上後座砰的一聲關了車門。朋友心中生出一股無名火,我好意帶你回家,你卻無言無語,毫無感激之情,還要坐後座對我百般提防。
於是兩人一路無話,數分鐘後到達小區門口,朋友問到你住幾號門,無回答,回頭一看,在小區的昏黃路燈下,後座分明坐著一個白色的女性布娃娃,長裙飄飄,黑黑的眼睛,紅紅的嘴唇,朋友驚呼一聲,嚇暈在駕駛座上,後來還是門衛發現聯系家人,第二日描述遇鬼遭遇,精神大受打擊,不得已去市中醫院調理了兩三天。
幾日後精神好轉,從醫院驅車又回小區,在小區門口暫停時,忽然一人猛敲車窗,回頭一看,赫然是那夜女子,好不容易回來的三魂七魄幾乎又嚇走,欲棄車卻被那個女子抓住,女子連聲責問:那夜你說要送我回家,我剛把別人送我的生日禮物,定製洋娃娃放到後座上,準備繞前坐副駕駛,你卻驅車徑直而去,讓我半夜步行幾十分鐘回家,是何道理???


大帥:

小時候大約五六歲在家睡覺,半夜迷迷糊糊發現窗檯有個人頭,頭發都立了起來,很嚇人,我害怕不敢吱聲,捂著被子睡覺,一覺到天亮,早晨起來,那個人頭就沒有了。

那陣子害怕老是被子捂頭睡。
連續好多天都是,我很害怕,又不敢說,怕那個「人」來找我,掀開被子吃掉我。持續了好幾天。
有一天晚上迷迷糊糊,看到一個好像是「人」影,但是手裡提著「人頭」嚇死我了!!!當時喊出來,哇哇大哭,大人過來開燈————————

才發現是阿么每天晚上都把仙人球放在我這邊屋子的窗檯上,每天早上再拿過去。。。。。。。。。。。。。。。
真是噩夢~~~

事實卻是滿滿的愛。
現在知道真相的我眼淚掉下來。


Aorqu用戶:

假想夥伴(Imaginary Friend或者Imaginary Companion)。

以前在網上,看到一個reddit上的,關於小孩的靈異恐怖段子集。小孩說空屋裡有人,或者自己身邊有別人看不見的幽靈、天使之類。這其實是一個常見的心理學現象,最早是在1934年,由史蒂文森(Margaret Svendsen)命名的。A. A. 米爾恩(A. A. Milne)的兒童詩集《當我很小的時候》,有一篇《賓克》(Binker),就是寫假想夥伴的。

小孩想像出一個不存在的人,想像自己與這個人一起生活。這就叫做假想夥伴。常見的有兩類:「想像夥伴」是憑空幻想出來的,並不存在一個實體的假想夥伴。「擬人化物體」是擬人化的物件,一般是玩具。

舉個栗子。史努比里的早熟小孩萊納斯(Linus),他想像出一個類似聖誕老人的神仙「南瓜大王」,這是一個想像夥伴。他認為自己心愛的毛毯有人格,會跟人握手,還會笑,這是一個擬人化物體。

還有人把小孩在遊戲中,一人飾演多個角色的情況,也歸為一種假想夥伴。

小孩可以通過假想夥伴,克服孤獨和負面情緒。有時候,假想夥伴扮演一個父母一樣的,指導者的角色,但它也可以變成「壞人」,小孩被批評時,為了保護自己的自尊,會想像一個假想夥伴「ta比我更熊」,或者模仿大人的樣子,教訓假想夥伴要「守規矩」。

很老的《讀者文摘》上登過一篇翻譯文章叫《查爾斯》,一個小孩上了幼稚園 之後,每天都給家裡人講,班上有個叫查爾斯的小孩,怎麼熊,怎麼不聽話,怎麼被老師批評,這就是用假想夥伴來袒護自己。

為什麼我這么確定,這些恐怖故事其實是源自小孩的想像呢?因為我小時候也有假想夥伴啊,但我的夥伴是根據看過的動畫片想像出來的,所以這個形象並沒有恐怖感,反而把恐怖的氣氛給消解了。

你就想像一下,一個熊孩子講僻靜的空屋子裡有人,把大人嚇得半死,問那人是誰,結果回答是神偷卡門的感覺吧……

我的公眾號:瀨尿蝦的松鼠窩


ZH Less:

瀏覽器,每次切換網頁都莫名關閉,思考了從瀏覽器設置到系統資源不足等各種情況,均無解…

原來鼠標單擊變雙擊了


嫌疑人X:

說一個我自己的。

大概七八歲的時候,我總在半夜驚醒,通常都不是躺在床上那樣正常醒來。有時我光著腳站在廚房裡,有時我坐在書桌前屋裡的燈也開著,然後我就回到房間關上燈繼續睡覺。我想不起來我是怎樣起床打開燈又走出房間的,雖然覺得很奇怪,但是當時年紀小,我又比較內向,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沒有跟我爸媽說起過這件事。
後來我媽發現了我的這種情況。有一天媽問我昨晚怎麼了,我當時完全回憶不起來發生了什麼。據我媽說,我那天晚上十二點多站在她卧室門口,只穿了一隻拖鞋,我媽有一些神經衰弱睡眠一直很淺,我走過去有聲音她就醒了,她問我出什麼事了是不是不舒服這類的問題(我爸在睡覺 所以我媽說話的聲音比較小),我都沒有回答,我睜著眼但是好像並沒有看她,我媽怕驚著我 沒開燈也沒大聲叫醒我,只是慢慢把我領回我的房間躺下,我沒說話,躺下之後就閉上眼睛睡了。這都是我媽說的,我一點印象也沒有。然後我就跟我媽說了我有時會驚醒,發現自己不在卧室里。
從那天起,我媽每晚睡前都會把家裡的門反鎖反鎖再反鎖,沒有鑰匙頭腦不清醒是絕對打不開的那種,她怕我哪天會半夜走到外面去。
我媽去醫院打聽夢游是什麼樣的,大夫說夢游的人醒來記得夢游的經過,她還問了一些親戚有沒有見過小孩子有這種情況。有一個長輩說買一個凶一點的布偶 比如說狗啊老虎什麼的,放在我枕頭邊把邪物震住就沒事了。我媽領我去玩具店買布偶,但是我選中了一個最萌最可愛一點也不凶的粉色系小狗……我爸媽還是比較尊重我的,我六歲的時候搬家,我卧室的窗簾傢具都讓我自己選,所以我媽看我確實喜歡這個小萌狗 也沒堅持買凶狠的。
有了小萌狗之後我好像真的好了,也可能是還發生過,只是我自己不知道,恰巧我媽也沒有發現。漸漸就沒人提起這個事了,小萌狗一直陪我到高中畢業,睡前把門反鎖反鎖再反鎖也成了我家的習慣一直沒改變。
後來,我在一個揭秘的節目里看到有個孩子也是這種情況,這個孩子比我嚴重 真的會半夜開門走出去。因為是換台時偶然看到的,只看到了結尾一段,給出的解釋是這個孩子得了夜遊症。
以下是百度百科對夜遊症的解釋。

夜遊症也稱睡行症。該症曾被稱為「夢游症」,後經腦電圖研究確定,該症同夜夢無關。大多在入睡後1——3小時內發生。發作時兒童(或者成人)睜眼凝視,坐起,下床行動。一般他不會碰到或摔傷,有時還能做較復雜的事情,如掃地、倒水等,行動幾分鐘至半小時後又回到床上入睡或醒來時發現自己在黑暗中即哭喊起來。患者一般時候不能回憶自己睡著時所發生的一切。

嚴格地講,夜遊症屬於意識內容障礙。大於15%的5——12歲兒童有這種現象。其中1%——6%的兒童有持久的夢游。男多與女,這種現象一般可隨年齡的增加而自愈。

也有人認為它是癲癇的一種類型,因為再也有發作前往往有特殊的腦電圖勃興。精神緊張、疲勞和矛盾的情緒也是產生夜遊的原因。因此,發現兒童有夜遊症的現象,應該首先排除癲癇,然後確定其嚴重程度,必要時改變睡眠時間,配合神經營養及治療,也可用安定類葯物。

我當時的年齡正在發病範圍內,很可能是隨年紀增長自愈了,跟邪物一點關系沒有。我們認為的靈異,其實只是無知罷了。
以上。


陳小花:

小時候一吃辣醬就覺得頭頂好涼。
我告訴媽媽,吃了辣的東西頭頂涼。
媽媽大為震驚,看看辣醬是不是過期了。
然而後來我吃青椒肉絲頭頂也涼。
吃辣味的榨菜絲頭頂也涼。

很多年後我想起來了,那是因為辣得頭頂出汗了,風一吹所以涼涼的。


匿名用戶:

有次在廁所看到了一個同學,長得很像已經我一個去世的同學,在低著頭上廁所,我盯著她看了好久她就是不抬頭我就走了,然後接下來的幾天就感覺呼吸困難,肋骨胸口肺那部分都疼,懷疑是看到了不幹凈的東西,上網還找了中邪的資料。

後來發現那個同學是別的班一個同學,而我胸悶胸痛氣短是因為我穿的bra太小勒的。


王邁垚:

有一段時間衣服下擺總是出現口子,以為被什麼很厲害的蟲子 蛀破了衣服。
直到後來發現,我吃過水果,洗了小瑞士刀後總是順手用衣服擦乾水跡。


Apollo:

央視某韓姓著名足球解說員在一次解說過程中發現了一個驚人的巧合,堪稱靈異至極,並第一時間通過電視直播,無私地與廣大觀眾進行了分享——他將那一賽季該聯賽所有球隊的進球數和失球數分別相加,發現結果竟然是一樣的!是一樣的!一樣的!樣的!的!


落殘:

說一個故宮的吧
不知道有沒有其它答案說過

故宮的工作人員早上上班
到門前都會喊兩聲
傳聞說故宮陰氣太重
告訴他們 有人來了

實際上是
故宮的門都很厚重
縫隙比較多
經常有小動物藏在裡面
開門前吼兩句
是為了避免傷害小動物

詳見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第一集

…………………………………………

真的不喜歡這個答案

就點個反對

別再問我故宮這個怎麼解釋那個怎麼解釋

畢竟我又不是故宮兩百年的保安(ღ˘⌣˘ღ)

喜歡攝影的朋友可以關注我的公眾號:北極熊破冰(ღ˘⌣˘ღ)


匿名用戶:

我家小區以前沒有路燈,據說晚上有一個白影一個黑影頭戴烏紗口吐紅舌,嚇壞了我媽單位下小夜班的女工。

科學解釋嘛,白影是我扮的。

至於黑影,那個,我還有個中二的妹妹……


Aorqu用戶:

1

紀曉嵐曾經在《閱微草堂筆記》中記載說,在他兩三歲的時候,曾經見過有四五個穿著彩色衣服的小孩,守在他身邊陪他玩,而且管他叫弟弟,對他呵護備至,感情特別好。後來,在他長大了些後,這幾個小孩就不見了。

紀曉嵐自己說,這恐怕是因為在他還沒出生的時候,他父母一直沒有孩子,於是就到神廟里去拴娃娃,最後挑了幾個小泥人帶回家來了,一一給他們取了乳名,每天還用果品祭祀他們,與真的養小孩別無二致。後來,紀曉嵐的前母去世後,這些娃娃就被埋在後院里了,年深日久,恐怕就是他們成妖了吧。他父親害怕這些泥人還會出來作祟,於是就到院子中四處挖掘,但卻因為時間太久,早就忘了埋哪了,結果最後也沒挖出來,於是這事就一直被當做靈異事件記載在了紀曉嵐的書里。

而現在,我們知道了,這只不過小孩子的一種「假想夥伴」行為而已,這種行為在孩子當中相當普遍,而且並沒什麼危害,我所找到的一篇報道上對這種行為有這樣的描述——

美國心理學家發現,63%的7歲以下兒童都曾擁有假想夥伴。

孩子的假想夥伴也許是一隻玩具熊,一條小金魚,一個小枕頭,甚至是他頭腦中的一個小精靈,一隻小魔獸,這些或具體或抽象的玩伴在他們的身邊扮演著重要的角
色。每當生活中出現強烈的情感體驗時,例如孩子感到委屈、害怕、壓力大、不安或孤獨時,他們就會開始尋找和創造這些假想夥伴。而這些夥伴會慢慢成為孩子們
的情感依賴,他們會和「小夥伴」小聲說話,談心情,喂他們吃飯,給他們蓋被子……

當然,這種隱形朋友不會一直存在,隨著年齡增加,孩子會慢慢分清幻想與現實,這些朋友也會自然消失。但孩子的這些臆造恰恰反映了他們內心最迫切的需要,父母不妨耐心觀察你的孩子,從他與「小夥伴」的交談和遊戲中理解孩子的需要。

而我在看紀曉嵐百科資料的時候,發現上面寫著他居然在三歲的時候才第一次見到他父親,而在這之前正是紀曉嵐所描述的他見到那些「穿著綵衣的朋友」的時間。試想一個父親不在身邊的兩三歲的小孩子,生活中恐怕難免會受人欺負(即使是奴僕要欺負他他都反抗不了),於是,委屈、害怕、孤獨等等情緒接踵而至,最終導致了那些虛擬朋友的出現,而那些朋友,可以整天陪他玩,親昵地叫他弟弟,無微不至的呵護他,正好填補了他感情上的空白。

這大概是中國最早的關於「假想夥伴」的記載了吧,有時就是喜歡志怪書籍的這一點,明明是記載各種奇談怪聞的書,但有時卻會無意中記錄下古時的一些很有趣的現象,這些事往往文人是不屑記載的,但卻因為志怪小說的存在而保留下一些珍貴的樣本。

2

紀曉嵐在從軍(其實是被流放了)新疆的時候,曾經聽人說在烏魯木齊的深山裡,牧馬人偶爾會見到一種有一尺來高的小人,男女老幼都有,遇到紅柳吐花時,還會把柳條折成小圈戴在頭上,還會排成隊列跳舞,說話的聲音就像唱曲一樣。有時會跑進人的帳篷里偷東西,被人發現了,就跪在地上哭著求放過,如果不放它,就會一直絕食而死。

紀曉嵐表示,這種東西既不是木魅也並非山獸,大概是僬僥(古書中的一種矮人)之類的吧,因為不知道名字,只看它形似小兒,而又喜歡戴紅柳,所以人們習慣管它叫紅柳娃。後來有個將軍曾經捉到過一隻,而且還把它風干後帶回來了,紀曉嵐親眼見過,並表示那東西的須眉毛髮之類,與人的沒什麼兩樣。

單就這記載來說,這確實一種非常神秘的類人生物,但是,我稍微開了下腦洞,然後就找到了下圖中的這種動物——
它叫伊犁鼠兔,特產於新疆,數量極其稀少,上世紀八十年代才被人所發現,在清朝時或許數量多一點,分布範圍也大一點。細看其鬍子眉毛眼睛啥的,確實和人很像,而且很重要的一點,看它耳朵的顏色,是不是粉粉嫩嫩的?而紅柳開花時的樣子是這樣的——


就鼠兔的那雙大耳朵,如果遠看上去,是不是很容易會被誤認為是有個小人在戴著一頂紅柳編的小圈呢?而且紀曉嵐只是說它「形似小兒」,親眼所見時的描述也僅僅是「須眉毛髮,與人無二」,至於肢體像沒像人並沒說,而僅就須眉毛髮以及戴紅柳圈,以及出現地點等關鍵點來看,鼠兔這種動物是最符合描述的了。當然,此說並非確鑿之論,只是提供個方向而已。

3

袁枚在《子不語》中記載了這樣一件事。

杭州有個叫廖明的道士,募錢給關帝廟塑像,等到像塑成,開光的那天,所有人就都來廟里拈香祈福。這時忽然一個無賴闖了進來,大大咧咧坐到關帝像旁邊,指的關帝像大罵,眾人都上前要阻止他,可道士卻說:「不必如此,任他所為,必然會有報應的!」

過了一會兒,無賴真的就倒在了地上,大呼腹痛,滿地打滾,很快七竅流血而死。眾人都嚇尿了,以為是關帝顯靈,從此香火大盛,道士因此而致富

而這神話卻只持續了一年,道士的同夥就因為分贓不均跑去官府自首說:「去年無賴之所以會去侮辱神像,乃是道士花錢指使,教他這樣的。而無賴之所以會暴斃,是因為道士先前用毒酒騙他喝,而無賴卻對此渾然未覺。」

官府根據供詞將無賴的屍骨挖了出來,果然骨頭都是青黑色的,確鑿無疑是被毒死的,於是道士便被誅殺了。

而在《閱微筆記》中,也有類似的一件事,說是有一座宅子,本來好好的,後來卻不知怎麼被鬼給纏上了,或飛砂走石,或鬼聲嗚嗚,或者莫名其妙地著火,折騰了一年多,住在宅子里的人不勝其煩,只能搬走,可後住進來的人卻還是同樣被鬼給騷擾,沒多久也搬走了。

有個老儒表示不怕這個,用很便宜的價錢將宅子買了過來,住進去後,那鬼竟然真的就從此消停,再也不來了。時人都說還是是老儒的德行勝過了妖怪。

然而沒過多久,就有專業的樑上君子上門來找老儒理論,人們這才知道這宅子以前所謂的鬼,其實都是老儒自己花錢找樑上君子假扮的,所為的,不過就是想把宅子佔為己有而已。

所以說,雖不能斷言這世上真的就無鬼無怪,但就現實而言,大多數那些所謂的鬼怪們實在並非異類,而只是變了顏色的人心啊。


放鬆呼吸:

司機叔叔總是會對著滿滿一車人怒吼,往後面走,後面是空的。

細思極恐!!!


su27:

上周找神奇少年 @Loddit 借了電吉他和音箱,回家之後半夜三更插上準備擾民,彈了幾下覺得聲音有點奇怪,好像有人在說話。彈著彈著,音箱里逐漸浮現出一個模糊的女人聲音,不緊不慢在講些什麼,雖然聽不清楚,但感覺頗為幽怨苦楚,先是細若遊絲,隨著琴弦撥動,竟逐漸變得愈發清晰。

沒錯我錄下來了,就是這樣(觀看時請把音量調到最大):

電吉他AMP半夜收到鬼故事電台嚇死爹—線上播放—優酷網,視訊高清線上觀看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I2MzMwODQ4OA==.html?from=y1.7-1.2
作為一個堅定的無神論者,我一直淡定彈琴,心無旁騖。直到聽見一句

「……反正活著也沒什麼意思,還不如……」

然後我就默默關掉音箱滾去睡覺了。

跟小夥伴們說這事,他們都堅定地表示我一定是撞鬼了。 多地道的小夥伴!

難道是超自然的神秘力量?或者是隱藏在AMP里的女鬼作祟?這一切的背後,又隱藏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Loddit 你是不是彈電吉他震死過誰……

當然我這么機智,肯定猜到是電台的午夜鬼故事節目了,於是搜索了一下「AMP pick up radio station」,發現遇到這事的人還不少,有位外國前輩說他在1969年就在AMP裡面收到了某某電台,記得這么清楚,不知聽到了什麼人間仙樂。

後來我跟小夥伴們解釋,這是一種有趣的物理現象。他們在表示嘖嘖稱奇的同時,仍然堅定地認為我的情況不是收到電台,我應該就是撞鬼了。謝謝啊。


塞外雪inSD:

以前在外資的諮詢公司經常加班,而且一加班就到後半夜,實在累的時候就講些陰森故事提神。有次一位師姐很嚴肅的給我們講,咱們公司一直有一個靈異事件她無法破解,她發現有時自己加班到半夜時公司的列印機會自己列印東西,而且不止一次。聽完了大家都不說話了,後來總監現在她身後說道Sophia,你來公司三年了,難道不知道公司的列印機和傳真機是一體的嗎?


Aorqu用戶:

盒子放的時間長了會長出貓來

這特么和薛定諤有個蛋關系?


kech:

大三,老校區教學樓回宿舍要經過一個小廣場,廣場周圍照明不好。有次晚自習後回宿舍,經過廣場時有輛單車朝我過來了,只看見兩條腿在蹬,沒有上半身,當時就楞那了。後來車騎近了才發現原來是個非洲來的留學生,還特么穿了件黑體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