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長期被當做靈異事件,最終被科學解釋的現象?

問題描述:如挖墳,有「鬼火」飛出來,但實際上是磷隨著風飄這類的。
, , , ,
朱鯤鵬:

北方,真事。

20年前廠里上班同寢室的一個哥身體虛弱,膽小又很迷信。一到夜裡就怕,甚至晚上不敢看鬼片,天天時不時的被鬼壓。廠子地聽說以前是一片亂墳崗,蓋房時能挖出很多骨頭來。

我天生膽大嚴謹純無神論者,沒什麼怕的,為了安慰他,於是在寢室的木門後邊仿照影視里的情節,用白粉筆畫了一個大大的「靈符」,就像林正英畫的那樣。

自從本「天師」畫了一道符以後,虛弱哥夜裡被鬼壓的情況漸漸少了,到了後來還誇我是有法力,有慧根的人。但是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打破了久違的平靜–活見鬼了!!

事情是這樣的:

廠里過星期,我回家了。留下虛弱哥在寢室,聽哥說,那天看完倩女幽魂就下了雷陣雨,雷電交加,刮著大風呼呼響,如同鬼叫般的哀嚎。虛弱哥下床關了電視,關緊門窗躺上床,他突然覺得屋子少了什麼!!

對!

門上的符沒了!

門上的符沒了!

門上的符沒了!

窩超!門上的符沒了!

風一個勁的刮,雷電一個勁的響,虛弱哥不敢關床頭的燈,可是燈泡也經不起雷電大風的折騰,忽閃忽閃的免費增加了「五塊錢」的電影效果。虛弱哥已嚇尿,躲在被窩中瑟瑟發抖,眼睛緊緊盯著房門,希望門上的「靈符」馬上重現拯救他,但是等待他的還是閃電雷鳴。大約凌晨三點多,天空漸漸放晴,虛弱哥經過了一夜鬼哭狼嚎般的折騰終於挺不住睡了。

虛弱哥從凌晨一下睡到星期天的下午兩點,起床後,電燈還在亮著,門後的用粉筆畫的靈符還在,還是那個老樣子「敕令急急如律令」一筆一畫都沒變,甚至一點顏色也沒變,虛弱哥百思不得其解。

晚上,我來廠子,他把昨夜發生的事情經過對我前前後後講了一遍,說:「你畫的靈符震不住廠里的陰氣啊………昨天晚上看電視前頭『靈符』還在,可是一打雷『靈符』憑空消失了,大風刮的呼呼叫,都快嚇死我了,但是我一起床這『靈符』又出來了,你說奇怪不奇怪,這百分百不是幻覺!這是真的!是我親眼所見!」

待他講完昨天的情況我就知道怎麼回事了,當時可把我笑壞了。答案很簡單,就留個懸念。自己的小故事,喜歡的話就點個贊。


更新,修改標點符號和語法病句,增加了當時的一些情景,評論區有我的答案。


東林:

我在英國上學的時候,跟幾個同學合租,我的房間就是客廳里放一張小床。

一起合租的一個妹子經常早上闖進來叫我起床上課,我裹著被子用手指戳我後背(我賴床臉沖著牆後背沖外)。有時候睡覺感覺床會顫,室友說可能因為我家對面就是鐵路,所以有點毛毛的,但是也不以為意。

有一天晚上我睡得比較晚(總是熬夜),半睡半醒的時候,感覺有人用手指戳我後背,隔著被子,我一個激靈就炸了,一宿沒敢回頭沒敢翻身沒敢動,自然也沒睡著。以後的幾天里一直無精打采,晚上睡不著。那一陣可能因為學習,精神壓力也比較大。那段時間還經常做噩夢,鬼壓床(實際上大家都知道那是一種睡眠障礙),於是有人說我房間不幹凈,風水不好之類的。

後來有一天,我半夜醒了,電腦開著放著音樂(我喜歡開著筆記本放音樂不喜歡戴耳機,同時下載東西)。我隱約感覺電腦映在牆上的光在晃,於是又嚇尿了。由於當時是仰著睡的,整個房間都在自己的視線範圍內,於是壯著膽把眼鏡戴上。發現就是電腦在晃,整個房間都在晃。對面鐵道並沒有過車,但是風很大,颳得整個房子咣咣響(窗框之類的)。然後我就釋然了,愛丁堡風本來就大。後來知道英國新房子很多是這種結構不是石頭或者鋼筋混凝土的而是架子和板子搭起來的,不太懂不會描述(學建築的估計懂),所以風大過火車的時候就會晃。

然後心情輕鬆了一下,睡眠質量提高了。有一天還沒睡著的時候,後背肌肉顫了一下,我就明白了都是自己嚇自己。可能那段時間經常熬夜,天天坐在電腦前,睡眠質量又不好,肌肉疲勞造成的。

那段時間對我幫助挺大的,現在我再也不信鬼神風水外星人亂七八糟的偽科學了。尤其是經常接觸果殼啊,科學松鼠會,博物君他們。其實小的時候真一個熱愛科學的人呢,只不過在個人知識有限的情況下很容易被偽科學忽悠。小的時候被飛碟探索的外星人綁架嚇尿過,一直睡眠不好。 現在問心無愧百無禁忌能吃能睡,留英期間體重飆升。

我說說這一件串事件給我的啟示:
1. 科學能(被用來)解釋一切道理。總有人說世界上很多事情科學無法解釋現在對我來說純屬屁話。你懂科學嗎?
2.心理暗示的力量是十分強大的。
3.盡量不要熬夜,養成良好的生活規律。這樣每天精神飽滿,身體不會出問題,不會出現一些幻覺,不會疑神疑鬼。反之,如果精神不振,做事情的時候可能注意力不集中,就會失誤,惡性循環,再聯系第二條,往往會往迷信的方向聯想。

但是真到了一個空曠寂靜黑暗的環境中,還是會恐懼,這是人類本能的反應吧。有膽小怕鬼,睡覺出現鬼壓床的我們可以私下討論這方面我還是比較有經驗。


Ellery Who:

喵子期經常在半夜四點準時驚醒過來。

這個現象在它念高中,獨自鋪了一個窩時開始出現,初是間隔的,後來愈發頻繁。每次驚醒後,映入喵子期瞳孔的只有無邊的黑暗。小城裡沒有紐約的燈光,凌晨四點靜謐得發寒。

兩年後喵子期挪到了一個晚上有不滅燈光的城市,把窩鋪在了鋼架床的下層。喵子期調整了枕頭的方向,對著窗,這里雲彩稀薄,若哪天忽然沒了亮,或許有星光,不那麼黑暗。

如果四點時是飄飄把自己叫醒的話,應該就能看見了。

喵子期仍然經常在半夜四點醒來,但一直沒能見到叫醒自己的飄飄。它有時瞪瞪上鋪的床板,有時趴在床沿低頭瞅瞅自己的床板,有時聽聽門外水房廁所流水的聲音,踏板自己跳動的嗒嗒聲。

飄飄不在。

但飄飄似又每晚陪在喵的旁邊,4點時叫醒叫醒它,自己躲起來。年復一年。

漸漸地,喵子期開始期待不可預估的突然清醒,它甚至會不急著睜眼,假寐著捕捉飄飄的氣息。

但總是徒勞無功。

每次氣急敗壞地抓起時間簿,熒光屏上總是剛剛跳過四點。

每次迷迷糊糊地抓起時間簿,熒光屏上總是剛剛跳過四點。

每次氣定神閑地抓起時間簿,熒光屏上總是剛剛跳過四點。

每次麻木不仁地抓起時間簿,熒光屏上總是剛剛跳過四點。

樂於叫醒它的飄飄似乎躲在床底偷笑。

後來喵子期把時間簿換成了水果五代曲線版並聽汪大牙的安利裝上了sleepcycle記錄睡眠然後發現在普適情況下無論它幾點睡覺無論睡多久丫的睡眠周期就是會在4點進入快速眼動睡眠一不小心就醒過來了。

「飄飄你真的不在嗎。」

四點醒來後,喵子期咬著被子哭成狗。


染墨文遠:

鄙人中專時期,讀的是舞蹈類中專。

男女比例是10:1全校1000多個女生,90+個男生。以此為前提。

中專時期嘛,是寄宿制的。一堆小年輕聚在一起,又是一幫那麼「跳」的男孩,當然宿舍里閑著無聊。每天晚上下了晚功之後洗完澡也就只能在宿舍里待著。那個年代又沒有智能手機,小靈通雖然有,但是也不足以我們取樂,更別說觀看我們友好的鄰邦島國小姐姐的視訊了。

年紀大點的師兄就開始給我們講傳統鬼故事(不要問我為什麼一提到學校就會有鬼故事,說白了就是因為閑。):

「知道么?我們學校有個女生,因為經常被欺負,後來在練功房割腕了。因為是晚上割腕的,所以沒人發現,又是最裡面的一間練功房,所以第二天也沒人發現,當時是夏天,等被發現的時候全身都爛掉了,腸子屍水流一地」

「學校給了家長一筆錢,把這個事情按下去了,沒有聲張。但是從此之後沒到晚上九點,就有保安驅趕學生,因為天晚上十二點,那個女孩就會在練功房開始跳舞,唉,那女孩畢竟是她們班的尖子生,還是特別愛舞蹈的。據說有個男孩曾經看到過一眼,渾身都爛掉了,還在那兒旋轉,動作特別扭曲反人類的那種,各種關節反扭,腳指頭也磨得只剩下骨頭了,然後骨頭在地板上颳得滋滋作響。」

「那個看到過她的男孩第二天整個人都不好了,問他話也不回答,眼神空洞著,嘴裡一直在低估什麼『幫你伴奏好不好?幫你伴奏好不好?』之類的……」

「結果當天晚上那個男孩就不見了,第二天在練功房樓下找到了那個男孩的屍體,跳樓了」

「結果發現屍體的那天晚上,練功房依舊有骨頭滋滋作響的聲音,只是又有雜亂無章的鋼琴伴奏。都說那男孩去找那個女孩給她伴奏了,但是畢竟是一個舞蹈生不會彈鋼琴,只能一通亂彈。」

當時我怕的要死!!!但是從小被灌輸社會主義思想的前少先隊員,現任共青團團員,未來搞不好還是黨員的我豈能怕鬼神乎?!

我安慰好自己就去睡覺了,雖然有些忐忑不安,但是還是睡了過去……

不知道怎麼了,鬼使神差的我半夜11:55醒了過來,又想起了師兄說的鬼故事,不禁感覺脖子一一涼,我緊了緊脖子上的被子,心中想著:

哼!不就是個鬼故事么?今天我長沙小霸王就來破了你這迷信!

滴答,滴答……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我嘴上的逞強終究抵不過生理反應,於是………………………………………..

我起床對著窗外擼了一管。

正當嗨皮到一個閾值時……

鋼琴房在十二點鍾聲的奏響的那一瞬間響起了鋼琴聲!!!!!

雜亂無章!!!!!

而且!我面對的窗外就是練功房!我敢確定,用我一生的節操來保證!鋼琴聲我絕對沒有聽錯!!!而且!!!所有練功房一盞燈也沒有亮!!!全黑!!!!

刀用久了會鈍……人擼多了會出現幻覺……但是我敢保證,當時的我絕對清醒!!!

嚇得我原地三級跳跳上了我的床,瑟瑟發抖中度過了一晚上……

但是…………之後的每晚……!!!每晚!!!我都能聽到那個聲音!!

鋼琴!!!雜亂無章!!!!

這份恐懼一直遺留到了我畢業……

畢業那天,我在校門口跟門衛老阿公說起了這個故事,也想一探究竟,看看我們學校最年長的人知不知道這個我們學校的「傳統鬼故事」

門衛大爺聽完之後用一種「安西教練」的眼神看著我,說:

我老婆你們沒見過吧?她就是這個學校的保潔,她眼睛不好,見不得光,所以只有晚上去練功房打掃一下,擦擦玻璃,拖拖地,擦擦鋼琴……因為眼睛見不得光,所以都不開燈……


Missulls:

說起來,大一的時候,晚上喜歡躺被窩里刷人人看小說,鍾愛恐怖小說。
那是一個風高夜黑的晚上,刷人人時候看到一篇恐怖小說,來了興致,忘記了睡覺。
悲劇就這么發生了…大概半夜兩點鍾時候,在我看得正入迷時候,突然感到背後有陣寒流,緊貼著我的背,相當真實的感覺,瞬間毛孔張開,汗毛直立,大氣不敢喘,肌肉僵硬,不敢回頭,整個人完全呆住了…
想像一下,半夜兩點,正在看鬼故事,突然背後出現寒流…

真相是…他喵的舍友半夜起床撒尿,回來後看到我手機還亮著,用剛洗完的手放我背上了!!!差點嚇尿老子好不好!草,當時要不是老子被嚇得腿都軟了,早卸了那王八蛋了…

再說一個沒法解釋的靈異事件

想起小時候,在外婆家睡覺的時候。
我們那有俗話,說床不能對著鏡子,沒人說會發生什麼。
小時候在外婆家,睡沙發,那個沙發正對著一面貼牆上的大鏡子。
每次在那個沙發上睡覺,就會做同一個夢,特別清晰,夢到自己躺在那個沙發上,一動也不能動,很清醒,也知道自己在做夢,甚至夢中都有聲音。沙發旁邊就是窗戶,天氣晴的時候,在夢中能從那個窗戶中看到月亮,甚至能聽到蛐蛐的叫聲。下雨的時候能從那個窗戶看到外面的雨,能聽到雨聲。
沙發端部正對著一台電視。夢只是這樣也沒什麼好說的,關鍵是每次在那睡覺,都會夢到有個背包裹的人從電視里鑽出來,背著包袱。鑽出來過程中,包袱會越來越大,雖然沒在我身上,我也覺得喘不過氣來。再過一會,他會從那個窗口出去,然後夢就結束了。
那時候忘記有沒有上幼稚園 了,在國小之前。每次躺那沙發上睡覺,就會做那個夢。
後來外婆家重新蓋了新房子,沙發也移位置了。我再在那個沙發上睡覺,卻再也沒做那個那麼真實的夢了。
因為每次睡那都會做那個夢,所以印象特別深刻。算是靈異事件吧,也沒人給過我讓人信服的解釋。


Ggggg:

我是化工工程師,說說早些年化工廠裡面一些好玩的事。

早些年,還沒有led手電,都是那種黃光的電筒。燈光很弱。

有些車間或者庫房非常非常大,早些年國家窮,晚上就會不開燈。

但是晚上有時候必須巡檢或者抄表,一些新人打著手電進去後,就會出不來。

因為廠房太大了,老式手電的光照不到底,如果不挨著牆走,就會迷路打轉。後來的人去找,會只聽見他的聲音,看不到人也看不到手電的光。據說嚇瘋過人。

化工廠有很多管道,流體在裡面流動時,會發出各種古怪的聲音,到了晚上,因為溫差,更加明顯。

白天還好,晚上一個人巡檢,膽小的能直接嚇死。

我碰到過一個,說以前他巡檢到一個車間抄表,蹲下就有人隱約在背後笑,站起來就停。

其實就是腳下有一根小管子,流速快了,聲音就像人笑,站起來,聲音被上面管子的聲音掩蓋了。

所以現在的化工廠,不管有人沒人,多大的廠區,晚上都要燈火通明。


匿名用戶:

啊。講一個很詭異的夜晚的高跟鞋的故事。

國中住校,男寢,一個寢室六個人。某天晚上,我最先發現,寢室的廁所里有高跟鞋的聲音,由於當時在聊天,講話的聲音掩蓋了高跟鞋聲,只有離廁所最近的我聽到了。在我提出之後大家都安靜下來,果然……真的有高跟鞋的聲音!(#゚Д゚)頗為奇怪的,我們寢室當時還有一隻鬧鍾,走時的時候會有輕微的嘀嗒聲,在經過仔細校對後我們認定這個高跟鞋的聲音是每隔八秒鐘響一下。噠~噠~噠~噠。最終一位兄弟忍無可忍,邀請我去廁所檢視,於是兩個大男人打著手電筒前去檢視,進廁所時我還大喊:「你是嚇不倒堅定的無神論者的!!」嘿嘿。進去之後在廁所里很仔細的找,後來發現一個肥皂盒,嘀嗒聲竟然是從裡面傳出來的(#゚Д゚)(#゚Д゚)(#゚Д゚)(#゚Д゚)(#゚Д゚)(#゚Д゚)我身邊的同學趕緊過去打開,然後,然後聲音就沒了。

後來那位同學說這個肥皂盒沒什麼特別的,就感覺打開的時候特別濕。於是大家就開始研究高跟鞋聲音的起源,還有好事之人以此為梗寫了一個恐怖故事。在各種渲染之下這個故事被傳的越來越玄。

嘿嘿。我至今沒有告訴他們,我已經發現了原因。我那天晚上把濕透了的抹布掛在肥皂盒上方的掛鉤上,水滴在肥皂盒上,傳出了恐怖的高跟鞋的聲音。


洞察心理學:

說一個我的事.我上大學時在北方,我們學校宿舍是每層一個公用廁所洗漱間.外面是一個很大的洗漱間,一個個的水龍頭,我們平時洗衣服啥的都在這里、再往裡走一個門是兩排隔間廁所.去廁所必須經過洗漱間.此為背景。
我大學時晚上看小說比較晚,有一天大概半夜一兩點鍾,我看完小說想起來還有襪子啥的沒洗,所以去洗漱間洗衣服,當時很困,有一下沒一下的用手搓著衣服.
後來想想我當時的狀態,大半夜的、散著頭發、穿著睡裙、困的睜不開眼、手機械的搓衣服.
當時有一個同學半夜上廁所,先是聽見她拖鞋走過來的聲音,很正常,走到門口了那個聲音頓了一下,然後很輕的走到裡面廁所間.然後很輕的走到門口…然後…..噠噠噠噠很大的聲音很迅速的跑到自己的宿舍,哐一下把門關上,還有一聲很大的反鎖門的聲音 ……從此宿舍樓開始流傳一個恐怖洗漱間的故事…… 我想說我真不是故意的……


薇娜:

記得以前電視台有個報道,一個小男孩和爸媽搬了新家,每天晚上一到十點就說阿公回來了,但是他阿公早就去世了,家裡人非常擔心,大師也請了,佛像也供了,沒有效果,嚇得全家雞飛狗跳,後來經過醫院檢查,孩子的耳朵聽力特別敏感,他家樓下住著一個老先生,每晚都是跳完廣場舞才回家,回到家愛哼哼歌,咳嗽什麼的,每次孩子都能聽見,這才化解了危機,而且檢查還發現孩子通過聲音就能分辨按鍵音,屬於聽力特別的人,倒是發現孩子天才一面.
有時候老是看見迷信的人說,這世界肯定是有鬼的,你看有那麼多科學解釋不了的事情,我想這大概有二個原因,一是科學家沒來研究這個事兒,知道的人又偏偏不懂科學,所以無解,二是科學是有局限性也在不斷發展的,可能有些現象暫時無法解釋,但是神學什麼都能解釋,這就不靠譜了吧。
鬼神的問題也是不斷發展的,以前認為鬼是存在的,知道懲惡揚善,後來


Asion:

大概五六年前 冬天 去外婆家
外婆家在鄉下 吃了晚飯
準備去舅舅家串個門
外婆家跟舅舅家有一條鄉村水泥路連接著
大概五六百米長 中間有彎口
-………………………………..
那會兒一個人過去 大概八九點 冬天黑的早 冷風嗖嗖的 還沒路燈 就靠很遠地方工廠穿過來的一點亮光行路 天冷也沒人願意出來晃悠
路邊沒什麼人家 鄉下 超級安靜的那種
安靜得瘮人….零星有貓叫 聲…..

突然 看到距離我幾十米遠 有一個紅點慢慢朝我飄過來 越飄越近還越大 慢悠悠得飄過來
就是那種女鬼式飄移…
距離二十米左右差點嚇哭我 那特么是一張女人頭 臉還泛著紅光的!!!!
電視劇鍾馗看過沒?? 大概就那個樣子 自帶發光特效死人臉那種!!!不過就一個頭!!!!

一下子懵逼走不動道
腦子里就一個念頭
夜路走多了居然特么真遇上鬼了
我要不要跪下求她放過我咋的
寶寶還只是個孩子啊!!!
內心奔潰想哭
想叫又不敢叫 怕他惱羞成怒直接把我弄死!!!!

心裡一直默念 阿彌陀佛 祖宗保佑 毛主席保佑!
我以後一定好好學習 天天向上啊啊啊啊啊!
我還沒談過戀愛呢!!怎麼可以這樣!!!
她沒看見我! 她沒看見我! 她不是沖我來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知道祖宗有沒聽見我這個廢柴子孫的禱告
反正那紅色女人頭離我越來越近 面無表情得飄過來
剛想跪下求她放過我
她從我身邊飄過去了 飄過去了……

定定心 吐出一口氣 死裡逃生的幸福感

你以為這就結束了??

幸福感過去後是想抽自己兩巴掌啊!!
同時還想破口大罵

大嬸晚上騎電瓶車開個照明燈會死啊!!!!
不開燈你摁個喇叭會死啊?!!?
儀錶盤上的光反射到臉上特么的會嚇死人好嘛!!!!!
電瓶車做的消音要不要處理得那麼好啊啊!!?
導致現在還陷在電瓶車和紅色大嬸陰影里!!!!
qnmlgb!!!

……………………

還有一點.. 近視眼出門 記得戴眼鏡 尤其是晚上……
(ノ=Д=)ノ┻━┻


我哪懂那個啊:

閃開,不讀書愛思考的少年要說話了。

我不是無神論者,但我反對把無法解釋的現象一律歸於鬼神的做法。 首先我不是風水師,算命的,宗教人士之類,我就是個普通人,我只是對於幾種容易被大夥認為是靈異事件的現象,結合一些自身的經歷談談看法。評論區歡迎討論。

1.鬼壓床
也就是夢魘,很多人把夢魘歸於靈異事件,不贊成。
我由於性格上沒心沒肺,睡眠質量也很高,一直沒有過夢魘,直到大三的一個暑假,有過一次體驗,我來說說。
先交代背景
背景一:由於當天傍晚微信聯繫上了國小同桌,聊了很多小時候的趣事,導致我很多已經淡忘的事情在大腦里又浮現出來,畢竟十多年了,這些事情若隱若現交織在一起,而且總想回憶起一些細節,總之一句話,大腦比較活躍。
背景二:我家住四樓,陽台有一扇窗戶沒有裝防盜窗(以備緊急時逃生),夏天比較熱,這扇窗戶全天都開著,我在睡覺之前會把它關上,以防小偷。
由於那天腦子比較亂,躺在床上要睡著的時候想不起來是否關了窗子,懶得起來去檢查,腦袋裡又不斷想萬一沒關進了賊怎麼辦,就這樣睡著了。
沒錯,夢魘來了。
我感覺到我背對那扇窗戶,有兩個人用梯子爬進了家裡,木質的梯子和兩個人的相貌衣著動作非常清晰,感覺上相當真實,我知道這兩個人在靠近我,其中一個拿著一把尖刀在我身後就要紮下去,我當時非常害怕,心裡想的是如何叫醒另一個屋裡睡著的爸媽,但是明明感覺是醒著,一直努力起來反抗卻全身動彈不得,只能盡量用喉嚨發出嗚嗚嗚的聲音,希望爸媽能聽到,掙扎了很久,然後,突然就醒了,一切幻覺消失,身體的控制權又回來了,全身都很疲勞乏力,看了眼手機,剛過十二點。
第二天我想了前因後果,我認為是因為我睡得不踏實,身體在睡眠狀態大腦還一直在活躍,在擔心進小偷,才有夢魘,我跟我媽說了這事,我媽過去經常夢魘,依據她的經歷,我的看法也得到了證實。

2.頂樓的彈珠聲
這個我還是比較有發言權的,我住頂樓住了十幾年,從五歲住到二十多歲,頂樓的類似鋼珠落地的聲音也聽了十幾年,其實這不是唯一的怪聲,由於我家住頂樓,老式的樓房頂樓的供暖和自來水管道都是裸露著在我家裡通過,水流在管道里流動的聲音聽起來不是嘩嘩嘩的聲音,而是類似嘎吱嘎吱的聲音,完全不是水這種液體能發出的聲音,只要打開水龍頭就能聽到,關上就沒聲了。
這還不算最可怕的,我家住頂樓,沒有閣樓,偶爾還能聽到樓上有人走動的聲音,很清晰,有時穿著拖鞋,有事穿著皮鞋,從房間一端走到另一端,或者來回走動,我家樓上就是房頂,怎可能有人呢?
我認為原因是這樣,在樓房裡,由於空間結構或者傳聲介質與外界不同等原因,各種正常的聲音聽起來都與人的普遍認知不一樣,容易被誤認為是靈異事件。
你看我在那麼「詭異」的房子里住了那麼多年,從未見到過鬼怪,也從未有過莫名其妙的病什麼的,估計住過頂樓的朋友們都有同感,所以,安啦。

3.關於墳地的種種傳說
看過我其他答案的朋友們能知道,我媽是一名採油工,採油工穿行於各個井場之間巡視,免不了要路過墳地,按我媽的話說:「那些死人在活著的時候跟我們一樣都是活生生的人,死了埋在地里變成一堆骨頭渣子,怎麼會影響我們呢,哪有那麼多說道,我們天天路過,從來沒有那種事。」

夜班採油工整夜值班,每兩小時要去各個井場巡視一遍,每夜路過墳地十幾次,不只採油工,採油隊領導還要在半夜到各個井上檢查是否有人巡井,要是有靈異事件,他們最有發言權了,但是有嗎?真的沒有。

不但沒聽說過各種靈異事件,有的同事經過墳地,看到墳頭供著的新鮮瓜果,爛掉可惜,都順手拿回去,切開分給同事,在我們那裡,以吃到供果為吉利的事,大家不但沒有疑慮,反而吃得很開心……

說這么多,我的中心思想就是,我不排除世界上有除了我們之外其他的東西存在,在特定情況下,有可能我們會不經意地打個照面,但是靈異事件絕非必然,妖魔鬼怪更不會遍地都是。


十八荔枝:

說一個發生在自己身上的
研一上有天晚上趕一個規劃項目 一直做到凌晨兩點 當時順便看了下時間是兩點23分
室友睡著了 說一下我們是六人間但是只住了兩個人所以寢室還是很空蕩的
好了就在這時 我電腦後面感覺是從書桌下面的位置 傳來了一段鈴聲 很短大概就幾秒
腦子一下就清明了 我以為是之前項目組同學發來的網頁有聲音 又重新刷新了 沒有
又蹲下去檢查了桌子發現根本沒有能發出聲音的電子設備
嚇得不輕 各種看過的恐怖小說都腦補出來了 於是我急忙收拾東西滾上床去繼續做項目
第二天和室友說的時候 室友說她有一天也聽到了從我那邊傳來的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個鈴聲

好了這下就是嚇得半死了

一直到這學期都要結束了 我在我床上又聽到了這個鈴聲
結果發現 是平板上一個app的推送鈴聲
當天晚上是因為平板放在桌上 又在我包後面被擋住了所以根本沒發現


huang liu:

老家有一種神蘿卜,在老家就是紅心,離開老家就是白心,視為珍品

後來發現老家土壤含有某種特殊的元素


不是吃貨:

我哮喘病挺厲害的
但都是有過敏源的
一般不接觸不發病
但是有一天我醒來
平白無故覺得不舒服
很不對勁,不合常理
那一天都過得很難受
胸悶氣短,還容易頭暈
總被一種窒息感纏繞著
感覺自己被林黛玉附體
傷感壓抑心情低落
無形之中有壓迫感
像一張綿密的大網

高中舍友是我的好閨蜜
擔心的問我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我說我再堅持一下吧,挺一下
如果明天還難受再去吧,還有課呢

直到我躺在床上,解開了我的bra,
媽的!早上迷迷糊糊的扣胸罩扣的太緊了,
喘不上氣!!!勒得慌!!!

解開那一瞬間,簡直釋放壓力,做回自己。
太丟人了,然而我還是不匿名略略略略略。


魚吞舟:

很多黑乎乎的地方夜裡的鬼叫,其實都是發春的貓叫


lazipii:

看到有人回答走近科學的,我也說一個我小時候看到的節目,時間比較遠了,忘記是什麼節目,反正是央視播出的。

講個是一個偏遠山區一戶人家,有阿么帶著一個孫女和一個孫子,他們父母在外打工。奇怪的事情就發生在他們居住的房子里,家裡會突然起火,有時候是被子上,有時做飯的桌子,房子周圍也會突然燒起來,但是每一次都是小火,每一次都是兩個孩子發現。

當地人很恐慌,認為這家人房子下面是墳地,壓著人家的墳,所以家裡起了鬼火。

當時守在電視機前一直看是什麼結果,後來各種專家來調查,記者採訪都沒有確切的結果,於是當地的人傳得愈加邪乎起來。

最後在採訪的時候房子邊的竹林燒了起來,那家人的小孩子跑過來對記者說,眾人過去趕緊把火滅了。

後來記者分析了一下,覺得是人為,後來又在小孩子睡的地方找到了火機,終於真相大白。

原來小孩子是留守兒童,從小缺少父母的關愛,就出此下策希望父母多關注他們,能多回家。

還有一個故事是某個村子旁有一口天然的出水口,每到夏季就會發出怪聲,轟隆轟隆的響,當地居民也是慌得一批,後來找專家去實地採訪,排除了地震等原因以後,才發現原來是當地地勢原因,井與一條小溪相連,形成了一個連通器,每當漲水的時候,因為中間空的部分有空氣,各種原因使得有怪響。

很多細節記不太清,描述的不全面還請見諒。反正當時就是覺得要實事求是,信仰科學。


匿名用戶:

忍不住來答一次,在我還年幼單(愚)純(蠢)的時候,每天晚上回家吃晚飯以後就坐在電腦前歡歡喜喜地看劇啊,逛天涯啊,結果有一段時間發現自己總是在八九點鍾左右開始頭疼,發現這個事實以後心裡惴惴不安,想了好多,懷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什麼絕症,因為每天都是差不多時間開始疼,然後睡覺以後就慢慢不疼了。想想自己還那麼年輕啊,還那麼多好吃的沒吃啊,最後鼓起勇氣在一個安靜祥和的晚上告訴我媽,想著接下來怎麼哭訴,哀嚎,我媽聽我一說嚇死了,連說明天早上一定要帶我去醫院看,不管什麼病都要治啊(腦補愛演戲的母女兩抱頭痛哭的樣子)。結果,在旁邊看電視的我姐幽幽地來了一句「白痴啊你,我早就看出來了,你頭那麼大,還買個那麼緊的發箍,頭不疼才怪」
恍然大悟,原來每天吃完飯為了不擋眼睛,我都會帶發箍上網。
感謝英勇神武的姐姐


李毅:

眼睛被擠壓時能看到一個像是漂浮在黑暗中的眼睛。
然而……這就是你自己的眼睛啊!
我發現「病友」還不止我一個…:
為什麼我閉上眼睛按眼窩內側會看到自己的眼睛?_尋醫問葯網_xywy.com


如茜:

一到冬天,基本每天晚上都做同一個夢。口乾舌燥,走在大沙漠里一直在找水,卻又在吃燒烤,而且是翻來覆去的烤。那種滋味難受極了。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要虛脫了。就這樣一直走一直走,怎麼也走不到頭。心裡惶恐,害怕……

過了很久很久,才發現是晚上睡覺時忘了關電熱毯,並且開著最大檔。(南方濕冷,沒暖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