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體現情商低的言行?

問題描述:各方面,你遇到情商低的事。 回答太多,手殘慢慢感謝每一個問題,沒感謝到的在心裡罵罵題主就好了。題主努力地一個個感謝。
,
重湖:

「我高中時候語文老師可厲害了balaba還特別寵我對我特好,我在班上那時候基本沒人敢招惹……我覺得可能是我長得挺好的而且作文寫的也挺好balaba……我那時候特別喜歡看一些外國名著小說也喜歡看一些流行文學……」

真的沒人想聽你的高中風雲。所以請你能不能看我一眼,既然我已經犧牲掉禮貌戴上了耳機,能不能請你停止喋喋不休的帶有炫耀性質的自言自語。


陽光米燒酒:

別人和我客套客氣我就會當真

假如出去玩 散場後一個朋友開著車說送我一程 只要不是很陌生的朋友 我就會說好啊好啊

還有一次我印象比較深 我和好朋友A 以及朋友的男朋友B 還有另一個朋友出去玩 晚上住酒店 我和AB一起定了外賣 我去他們房間取

然後A讓我留下來和他們一塊兒吃 B假仙客氣的附和 我想著吃飯而已 他們吃飯時間又不幹啥 他們如果想幹啥的話本來也沒必要這樣邀請我 那既然這樣我就留下來吧

然後B就開玩笑的說我實誠 老把他們說的話當真 我一愣 覺得好像有道理 好像佔用別人私人空間了 然後我就說我走了 B又說我實誠 說沒事沒事讓我別走 A就一直罵B

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沒眼色┑( ̄Д  ̄)┍因為朋友想讓我留下來和她一塊吃飯 B不想

我平常不會去深究別人一句話背後啥意思 別人怎麼說的我就怎麼理解 對方要買單 即使是假仙請客買單 我也不會客氣 你說咋整就咋整唄┑( ̄Д  ̄)┍這就是低情商吧


racycassie:
情商低,就是不考慮別人感受、只顧自己唄。

昨晚全宿舍在吐槽班裡一個男生。該男生相貌平平,學習成績平平,沒什麼出彩之處(當然不排除和他走得不近的我不清楚他的「出彩之處」)。

答主學習不算是班裡最好,但每學期也是混一二等獎學金的水準,最拿手的是英語,連續三年取得了全國大學生英語競賽特等獎的成績(今年大三)。兩個好胖友,一個古靈精怪學習成績常年前三(稱她為Y),另一個學習也不差且為人親和(稱她為H)。

稱這男生為W吧。

﹉﹉﹉﹉﹉背景說完了的分割線﹉﹉﹉﹉﹉

1.
查完四級成績。考的不錯600冒頭(幾乎裸考,全憑吃老本,這成績我心滿意足),我不好到處張揚,於是也不敢水班群了,生怕有人問起我成績來。(哈哈哈哈什麼心理)
偏偏W就找上我了,私聊。
W:在嗎?
我:咋啦
W:你四級考了多少?
(≖_≖ )其實不是很明白他到處問人成績的行為,有啥意義,又不是問完了人家的分就是你的分。於是我果斷回他,還沒查。

然後又是六級。六級第一次也是裸考,玩不轉了,500+,不滿意,再戰。第二次比四級考得還高哈哈哈哈
W又找到我,是在某節課下課之後。
W:xx(我名字)你考得怎麼樣啊?
我內心默默翻了個白眼(光是這兩次問成績我倒不會這樣…中間的糾葛放在下面說),報了個成績。
W:單科多少啊?
我:…我待會去圖書館給你發截圖好吧。
好容易到了圖書館,自習室在六樓,累得要死要活,終於坐下。
W彷彿在監視我似的立馬發來消息:截圖呢?/摳鼻
截你大爺(•́へ•́ ╬)什麼語氣
當然最後還是把成績截圖發給他了哈哈哈哈於是他就不說話了。
中間我和Y一塊去自習室的路上他攔住了我倆,這回是對Y:Y你考了多少啊?
我倆面面相覷。Y面露嫌惡之色。
我:她還沒查。
W:哦。

還是不太懂為啥要問這個…又不是考好了可以炫耀…光問成績不問考到這成績的付出和學習方法,有意思?有用?ರ_ರ …

不小心點了發布…其實遠沒寫完…先起床…有人看再慢慢寫|ω•`)

﹉﹉﹉﹉﹉再次更新的分割線﹉﹉﹉﹉﹉

好像真的有人看哎

感謝點贊的三位胖友!!雖然我還遠不能與一覺醒來破百贊千贊的dalao媲美!!但你們還是讓我感到了無比的歡喜!!

廢話說罷,開始更(tu)新(cao)。

2.
我和我的兩位好胖友都與W不熟。W的優點很明顯:非常勤奮,每次上課都會盡可能坐前排,認真聽講做筆記;而他的缺點也很明顯:勤奮到了「不食人間煙火」的程度。所以他幾乎沒什麼交心的朋友,總是獨來獨往。
(別問我咋知道的(´-ι_-`)他經常擋我看黑板,好氣)
這學期有門必修課叫財務管理,任課老師會經常給我們布置章節練習,需要收,所以大家都做得很認真。
有天晚上W突然小窗我。
W:在嗎?我想看看你財管作業。
我(≖_≖ )…exm,和你很熟嗎?你想看就給你看,我豈不是很沒面子(≖_≖ )
於是我又一次沒回復他…當然基本的道德還是有的,我沒發空間和票圈|ω•`)
後來H和Y都說,W也分別找過她倆。他和Y的對話(又或是W的獨白)我記不清了,只記得他和H的:
W:在嗎?你財管作業借我看看。
H略無語,故沒回。
W:我有些不會的,就借鏡一下。
H很無奈,又不想和同學關系搞得太僵,正好第二天就有財管課,H於是就快上課之前才回他:不好意思啊,我也有很多不會的…
這事就算過去了。
後來H和一個我們都很喜歡的大學老師說起這事,老師嘆了口氣,說,拿來主義。

3.
還有一次W小窗Y:你平時都在哪自習啊?
Y:(沉默了許久)教學樓
W:我能跟你一塊自習嗎?我想讓你監督我。
我想當時Y的心情一定如下圖:

舉以上三個栗子,不是為了顯示所謂「好學生」的優越感(誰不曾徘徊在及格線邊緣啊喂),而是:當你有求於人的時候,總不該是這種態度吧?理所應當,彷彿人家就該給你怎樣怎樣。
說到底還是禮貌和自知之明的問題。我深知我自己長相也很普通,總之不是那種別人一打眼就有可能想和我深交的類型,於是我在請求別人幫忙的時候,都一定會收起自己性格的刺,小心翼翼、謹小慎微,畢竟自己才是有求於人的那個。開頭的寒暄和適當的表情包總該是有的吧,總好過上來就「在嗎?我想…」。
「在嗎」這倆字真的很討厭啊。

還有一些事情是昨晚宿舍姑娘們吐槽出來的|ω•`)只能說以人為鏡吧,我就有則改之無則加勉。
先上自習啦,回來接著更(tu)新(cao)。
再次感謝點贊和評論的胖友∠( °ω°)/


就是不說真名:

在動車上,看這本書,坐我旁邊的人問我:

「你小孩子是有什麼問題是嗎?」


yoyo:

以前的室友,我們學校很大,快遞在學校里有個固定的地方拿,我們宿舍離快遞點很遠,一開始她經常讓我幫她拿快遞,各種她不在沒法拿的理由,我也幫她拿了。後來有一次在宿舍,臨時收到通知要出去,當天有個快遞到,我看到通知就自言自語了一句快遞拿不了,她正好在旁邊聽到了,立刻說我可不幫你拿,且不說我之前幫你拿過多少次快遞,我當時壓根沒說讓她幫我拿,只是看到通知下意識自言自語了一句。從此以後她再讓我幫她拿快遞我就拒絕,她還一直讓我幫她拿,我拒絕她就找她師妹幫她拿。因為我們學校拿快遞實在不方便,我都會盡量避開自己不在學校的時候買東西,不好意思麻煩別人幫我拿,而且學校後來出現了專門代拿快遞的人,一次收個一兩塊錢的樣子,我把這個告訴她她也不用。還多次讓我幫她拿,有一次的理由是讓她師妹幫她拿了太多次不好意思了,我當時在系裡,系樓和快遞點和我們宿舍是個大三角形的位置,全走下來差不多要一個小時,當時還沒有共享單車,我和她說了我在系裡,她自然知道這個距離,還是說讓我幫她拿,還一副我不幫她就不對的語氣,我直接說我不想去行不行。她還有很多奇葩的行為,快遞這個和那些比起來都不算什麼了,不能用情商低來形容了,就是人品有問題,偏偏還要擺出一副雲淡風輕,自己很大方的姿態。後來我就換宿舍了,到後來我看到她就真的有種發自內心的想嘔吐的感覺。


菠蘿大西瓜:

我時常被我同事評論智商很高情商為負數。我想說不是我情商低而是有的事情可以不用情商,沒必要多累


Teddy.Hsiung:

私以為當對別人說出「你情商真低」的時候,本身就是個低情商的言行吧


陌路:

「你別嫌棄我說話難聽,我覺得你balabala……」

說話難聽就難聽,還讓我別嫌難聽?

:)氣到微笑

還有,「我說了你別覺得尷尬啊……」

然後在大庭廣眾之下揭你的短

呵呵 :)


jake:
事情是這樣的,我在美國留學,有一節課是法律課,教授是一個和藹可親的老頭,短短的白髮,很精神,對待學生極其熱心,每周怕落下課同學跟不上,把每周計劃提前發給每個同學,上課也極其認真負責。

今天上課,教授請來了一個guest speaker(嘉賓?)。他的一個朋友年紀差不多大,也是一個律師。 課前他那朋友坐在那裡,看報紙,教授拿著一份教師評價表揮舞在空中,說他需要一名volunteer在同學寫好對教授的評價表的時候,收起來送到一個指定的地方去。因為學校的規定,這份材料,從教授發下去的時候,就不能再看到碰到這份材料了。 所以教授需要一名同學在最後收起來。 由於是晚課,剛開始並沒有有舉手去做這個volunteer。 嫌麻煩。然後正在教授在四下張望有沒有好心人的時候,我後排有個不認識的中國人,待嘲諷的說到:NO! No volunteer。然後周圍幾個中國學生跟著笑了笑。
我直接懵逼了:WTF!?! 你tm是sb吧?你不想去就安靜閉嘴唄,你沒有腦子嗎?況且教授的朋友還在這里。你就這么著嘲笑教授的?不知道你這樣做會讓教授很難受嘛! 臭sb!國人在外的形象就是這么一點一點被消失殆盡的。 我立馬舉手說我有時間,等下我收起來送到那個地方去。 然後教授把東西給我了。 我還得明天早上送因為那個收材料的地方早早下班了。 明天上課之前送過去吧。 想對這群沒情商的人說:我們不一樣,不一樣。。。

(話說是不是我反應過激了?其實就是個玩笑話,不用較真兒?還是我的反應是正常的?)


匿名用戶:
把你明顯謙虛的話當真,然後順著你說。

比如你問一個吉他手的演奏水準,人家客氣說嗨瞎玩唄,你說哈哈哈會撲棱出聲兒那種么。。。

再比如一個妹子說最近一直在去健身房但好像還沒見效果,你看她一眼說你且得減著呢不能急。。。

再再比如,你跟人家談完業務該走人了,人家真的只是客氣一下說要不中午順便請你吃個飯?本來這時候你應該給個台階下說不了我還有事先回啦下次吧,結果你說:好啊那咱們去那個哪吧。。


匿名用戶:
你眼皮怎麼了……


匿名用戶:
2018屆考生 聯考在即 今天有藝考生在班級群里發了下面這張圖片

黑人問號臉

正常考生就沒有大學夢?藝考生不跟普通考生競爭難道普通考生應該對你感恩戴德?普通考生也拚死努力了三年 到最後為了幫您這個性格好的帥哥正妹作弊耽誤自己前程嗎 真是活久見

對藝考生沒有任何偏見 藝考生有藝考生的不容易 普通考生也有普通考生付出的汗水 只是大家選的路不同 但這樣的言行是否剝奪了考生間平等的權利?我真的覺得這樣說話十分不妥


太子觀:

要說情商低,我有個同事可以說發揮到了極致。該同事暫稱L吧,相識與2015年底,目前所有同事都當做不認識他的態度。暫講幾個神級例子。

2015年M同事租的房子,M媳婦走了之後L媳婦要來,就讓L免費住著,結果L三天兩頭找M修水管、充電費之類的,M讓他自己去弄一下,反正免費給他住的,結果L講他給房費,M很無奈的講不需要,但考慮L平時不大出去逛可能什麼都不了解就幫著辦了,一個多月後L媳婦走了,L搬出了M租的房子,但是和M沒有講,直到三個月後M租的房子到期了,才知道L已經搬出去了,而且房費不再啃氣了連吃飯或者謝謝都沒有一句。

同事L幹活從來都是拖拖拉拉,說話都是沉浸在自己的想像當中。一年過年前,大家要給單位門口貼春聯,因為天氣太冷固體膠剛粘好就掉了,大家在討論怎麼辦,L開始從原子分子角度分析為什麼粘不住,大家很是無語。


Aorqu用戶:

我想起一奇葩老頭,艾瑪,我認識的奇葩老頭太多了,一個一個來,都別急著被曝光哈。

這故事聽著編造痕跡絕對太濃重,所以我都覺得自己,怎麼這么不走運呢?

這老頭姓陳,五短身材,長得特像李嘉誠,永遠笑容可掬,看外表吧,跟流氓扯不上。

身份是學者,仲裁員,商學院兼職教授。在我們那個行業里是還一個專家兼上級領導,相當於國企老總,我們經常聚在一起開會,我對他特別敬重,有點精神依偎的傾向,他是百科全書,無所不知,精通人情世故,我和自己父親不親,所以有點把他當半個爸爸,畢竟他長得沒有侵略性,比我矮一大截,我有時還當眾向他撒撒嬌。

結果他很上心,真上心,按理說,他的社會地位比我高很多,好歹是一處長,我是辦公室小文員啊,你們想,接下來就該他對我有所動作,給予利益交換許諾,等待我上鉤,包養我。。。。這在他,俗爆了,老陳,從來沒有按牌理出過牌!

話說老陳有個笑柄盡人皆知,他和一個女子結婚,生下一子,又和小姨子相戀,姐姐是個剛烈女子,立即病死了(掩蓋自殺真相唄),老陳立即和妹妹結婚,兒子長大後離家出走,父子陌路了,他和小姨子生了一個女兒,丑大個。

很難說老陳看上我什麼,今天我終於想明白了,他看上了我的有錢有勢!(別笑,真事)。

老陳太太很早就下崗了,他一個人擔家計,又買了一套經適房,負擔不輕,他決定向我出賣色相!我再怎麼說,雖然有點蓬頭垢面,虎背熊腰吧,總歸比他太太年輕好多好多,長相也接近他太太,這樣他覺得犧牲不大。

我當時正趕上單位要破產,每月工資一兩千,平時發一半,年底發另一半,作為江湖中人,我屬於借錢請客也要請的那種。

老陳開始單獨或帶著女兒吃我喝我,我認為,「爸爸和乾妹妹」想解饞了,女兒就該滿足,他點地兒,真不含糊,都是人均100-200的餐廳(1999年),每次請完客,我都有半個月揭不開鍋,不過我人緣好,不缺嘴,總有朋友接濟,也就挺過來了。

我偶爾想過:老陳的級別,明明吃飯可以開發票報銷的啊(沒准還真是背著我去開了發票,這老鴨子!)。

他女兒被車撞傷,我去醫院陪護,他女兒需要補課,我給找特級教師幾乎免費輔導,他太太開始依戀我,各種翹首期盼。

我買了自己的房子,請他上門慶祝我喬遷,摸了我一把,把我嚇壞了,他不愧是老司機,立即恢復常態,過後,他在各種場合和我恢復「賣藝不賣身」的謙謙姿態。

甚至我去他辦公室一起辦公,他也沒有任何不軌言行,只是認真輔導我做事,看來,我的高風亮節確實能感化那些賣身不賣藝的老教師們。

我一直等待著,他良心發現,請我吃個好飯,能報銷的就行,蒼蠅小館也行,我只想得到一種「哥們義氣」的回報,證明我是一個被看重的「好友」,這期間,我們鄰居公司的一個女人被他調到身邊,當然是利用他的權勢,那女人八面嬌小玲瓏,我一看就是被潛了,我的危險警報應該解除了(過分高估自己的可性侵價值)。

並沒有誰請我吃飯。

然後我就出國了,一走就是小十年,2013或者2014年,回國和一些人聯系,就有他,我之前跟他電郵聯系過,我那個飯局情結還在,我覺得他這回肯定打算請我吃飯,為了巴結我,求取更大的利用價值。

果真,他來電話要請我在家吃飯!我覺得很興奮,你看,我老實人有好報,家宴!老陳學富五車,經常出國,紐約都年年去(老陳正經1980年代開始混紐約商品市場的),吃遍五大洲,他的手藝一定不錯!

去他家的路上,迷路了,自己走了幾站地,酷暑四脖子汗流的,才找到他家。

家裡三口人都在,說是想我想得不行,她太太迷上我兒子了,把郵件里的照片列印出來,天天捧手裡看不夠,求看真人呢。

我坐在陳家昏暗的,四平米的老破小客廳里,搖著大蒲扇,羽扇綸巾,意氣風發地,一邊暢談我在德國的風雲際會,一邊等著家宴。

大約半分鐘,菜就上齊了,剪短截說吧:

一盤子里躺著一條營養不良的魚,半斤重吧。

一盤子里有一摞青菜,菜心或者油菜之類。

旁的沒有了。

老陳說,為了招待我,全家準備菜準備了一天。

(我上門時提了從德國買的一斤的瑞士蓮還有別的,老陳這回鐵賺了)

老陳遞給我幾聽啤酒,酒是德國進口的,可是,咱拿什麼下酒呢?鐵釘子?

老陳絕對想不到,我的手藝已經有多好了,難不成我一個客人親自下廚房,搜刮點陳花生米炸炸也行啊?

又想起他家門口二十多個家常飯館,我原來和老公談戀愛時吃遍了這些館子,那都是人均消費50元的菜館,老陳退休金總有七八千,現在返聘,幾個工作加起來總有七八千,太太退休金兩三千,女兒月入五六千。房貸早還清了。

這么個月入兩萬的家庭掏不出200元請我吃個小飯館?

不可能,一定是我有問題。

喝了點酒,吹了一會兒牛,飯菜都不敢動,我就告辭回家了,臨行前表示有機會會回請他們的。

回家,從冰箱里翻出一隻冷饅頭,就著香腸,素什錦吃起來,就是想不通,這一家子高智商低情商,交往接近二十年,怎麼一點沒長進,似乎也不是壞,這到底是什麼人性?

打算拉黑他們,把微信拉黑,電話簡訊響了,問我:我們一家迫不及待地等你回請呢,你說日本料理應該不錯吧,要不大董烤鴨,聽說很有檔次,咱們就下周五吧。

拉黑這老狗之前,我真的想爆粗口,忍了一下,風度一直是優雅人士的通行證,我要保住我的風度。

好多人認為我是編故事高手,其實我的故事你讀多了,一定會涕淚滂沱的,編一個故事容易,編一輩子故事不可能,我的故事一直保持這種極高的「虛假度」,彰顯女主人公倒霉催的喝涼水塞牙縫的氣質,就當特么的當代「嘆十聲」聽吧。


R-omeprazole:

舍友的同桌,是個妹子。

她是轉到我們班的,平時沒什麼朋友,只跟我舍友好,特別粘的那種。

今年開學換位,我跟舍友成了同桌,課間那妹子就過來問我舍友「你怎麼不跟我坐了~我一個人坐特別無聊~你換過來繼續跟我同桌吧~」

我舍友沒答應,她就轉向我「你要不要跟我換位啊~我那個位置一個人特別利於學習的~換吧換吧~你以前不也沒同桌嘛~~」

我沒答應,她就每個課間都來找我舍友,當著我的面跟她說「你讓微微(我)去別的地方坐嘛~~」

每當這個時候都在心中默念金剛經……


霧 燈:

認識個妹子,顏值一般,但是是老鄉,年齡也合適,所以想發展一下,平時就常找她聊天。雖然聊天的內容永遠是她在哭訴自己活的多痛苦,而我想盡辦法安慰她和提各種建議。也幫她做過一些事,包括給她介紹工作等。

有一次一起逛商場,有個小夥子站在門口發傳單。那小夥子把傳單塞她手裡說:「可以和你男朋友一起來。」

妹子原先都走出好幾步了,聽了這話回過頭來,走到小夥子面前異常嚴肅的說:「這位不是我男朋友。」

小夥子沒聽清,問道:「你說啥?」

她一字一頓的重複一遍:「他不是我男朋友。」

小夥子有點尷尬,看了我兩眼,然後說:「額,好吧,那你可以帶其他人來的。」

這件事之後,我明白了在她心裡的位置。顯然,她只想和我做朋友,但凡有一點點發展的可能她都不可能在這種場合下讓我難堪。我並不怪她,感情的事本來就是雙向選擇題。從此,我便調整了心態,把她當一個普通朋友對待,適當的進行了疏遠。

然後,在那事發生之後的半年,有了下面這段讓我記憶猶新的對話:

她說:「好想吃火鍋,我已經很久都沒有吃過火鍋了。」

我說:「那就去吃唄。」

她說:「可是只有我一個人。」

我說:「我也想吃,可以等下下班後一起去。」

她說:「真的嗎?真的可以嗎?」

我說:「當然是真的,朋友之間聚個餐多正常的事。」

她說:「那,我可以帶上我妹妹嗎?」

聊到這里,我就明白她什麼意思了。

我說:「這有什麼不可以的?不過我現在也沒多少錢,要去的話可得AA制哦。」

她說:「那算了。」

我說:「你和我說想吃火鍋,就是為了讓我請客啊?」

她說:「對啊。

我至今都不明白我不是她老爸不是她男友也不是她的追求者,她的態度也已經表明了我倆只能做普通朋友,為啥我在她想吃火鍋時就必須得掏錢請她吃?

從此,我倆聊的更少了,都是她找的我,聊天的內容也和她的朋友圈一樣,80%是求點贊、轉發和砍價的……

其實她的人生並不痛苦,她們一家四口在外地生活,她從小在這邊長大。家庭關系融洽,父母和妹妹都很愛她,家裡條件也說得過去。雖說是三本學校畢業,但語言天賦高,學的是一門挺不錯的專業——英語。畢業後她做了一份和本專業契合且前途無量的工作,結果沒幾個月就辭職做了一份比較差的工作,然後又主動調去了一個更差的部門,現在拿著兩千塊的工資,做著國小生也能勝任的工作。而她每次辭職或換部門的原因,都是因為和同事關系不和。

而她痛苦的原因,正是孤獨。

我一直覺得我是上帝派給她的救星,在那一年裡,因為我的善良,我不忍心看一個女孩子這么孤獨,我挖空心思講了幾萬字的道理、給了幾百條的確可行的建議,換來的卻是某天她幽怨的一句「我覺得你根本就不是為我好,因為你總是在和我講道理」。

那怎樣才叫對你好?把你養在家裡不讓你出門工作、你一有情緒就立馬請假回家哄你嗎?

你長得一般,也不願意打理自己的外形。性格上找不到明顯的優點,也不願意通過努力去改變自己的缺點。你憑什麼認為男人們就應該發了瘋的來愛你?

這些話我當然沒有對她說。

雖然現在已經沒什麼聯系了,但我還是希望她有一天能幡然醒悟,而不是把希望寄託在上天送給她一個傻男人上。

畢竟,每個人都有獲得幸福的權利。


宅基腐污神:

公司裝修,新買了一批椅子。

安裝當天,來了四五個安裝師傅。

可能是椅子質量一般,螺絲經常擰不到底或者壞牙。

其中一個安裝師傅應該是賣家請來幫忙的,安裝到發火,直接發飆對著另外幾個師傅,下次這種爛椅子不要叫我來裝。

聲音非常大聲。

另外幾個師傅尷尬到臉色發青,我們這些在邊上的買家也不知道是該氣憤買了一批爛貨,還是該尷尬。


Aorqu用戶

抬杠


Ripperr:

一個同事追我

我拒絕了

他問 公司有其他人追你嗎

我說 有啊

他說

他們還真是飢不擇食啊……

我:(ㅎ.ㅎ)¯\_(ツ)_/¯望天…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