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個瞬間會讓你想「就一直這么下去該多好」?

問題描述:有哪個瞬間會讓你想「就一直這么下去該多好」?
, ,
匿名用戶:

怒答。
那一天坐在出租車上,她送我回學校。
像平時一樣互相調戲,但我沒有賣萌,然後她撲到了我懷里。
被一個獨立的人依靠著,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低俗網民富貴:

最後一次陪姥姥曬太陽,口齒不清的姥姥囑咐我好好學習嫁個好人的時候


Arsen Tong:

高中最後的夏天,和幾個兄弟拿小鋸條鋸開了教學樓頂天台的鎖,扛了箱啤酒爬了上去,憶憶往事,談談未來。
那一刻,像是到了另一個世界。


瘋狂土豆:

大學畢業,在把初戀送回家的火車上。。好希望這個火車會一直開著,沒有終點。。


泠然:

這個問題我一定要回答,給自己一個紀念。
2012年的初夏,陽光透過校園里的楊樹在林蔭路上投下斑駁的影子,我獨自一人或和好友一起坐在籃球場旁的路緣石上,看刺蝟打籃球。我有一搭沒一搭地和好友說話,裝作無事,事實上餘光一直看著賽場。那段時間,我覺得自己是愛上他了,生命似被他點燃,眼睛似為他而閃亮。那個初夏的天氣很好,好像特意為我這段美好的愛戀而準備,他是喜歡我的,但他不知道我也喜歡他。我每天中午或者體活課都要跑到籃球場去。陽光灑落,知了鳴叫,樹葉被陽光照得綠得透明。手裡拿著食堂買的果汁,我就在離他不遠的距離靜靜的、微笑的看著他。這段時光成了我對南校最美好的記憶。也是南校最美的時候。
很難再有這樣的時刻了。最美的青春,永遠只在回憶里。
所以我常恨自己不會畫畫,不然我就可以把這副場景描繪成記憶中的樣子,還原在我眼前,真切些,再真切些……


劉東升:

我還小,父母還年輕。 我不會迷茫,父母不會被疾病纏身。


Aorqu用戶:

1.去年聖誕節假期一個人去巴黎,天氣很好。在巴黎的第三天清晨坐捷運到聖米歇爾站,去西堤島看聖母院。走在塞納河邊的時候,耳機里放的是Kate Walsh的Dark Knight,周圍的空氣一下子變得好安靜,身邊穿梭的車流和人群,都在清晨的陽光下籠著金色的光,但沒有聲音,像塞納河水一樣彷彿被濾成了默片。從橋上走過去的時候,在一邊的石階上坐下來。你能明白那種美嗎,刻骨銘心,讓人想用血肉來記住的美,好像你每一次呼吸都帶著贊美。在那裡甚至看不到聖母院,只有河水、石橋、陽光、風中的綠蘿,以及音樂。我發誓一輩子都不忘記,像是對戀人許下的誓言。

2.高中到北京,現在的男朋友就坐在我的前面。同為轉校生,轉學手續總是一起去辦。09年,五月份的初夏,那天下午約好一起去學校附近的照相館拍一寸照片。放學的時候他騎車在我前面,風很暖,我慢悠悠得騎著車子在後面看他的背影,他穿短袖的校服,露出曬黑了的小臂。有時他回頭對我笑,跟我說話。而我慌亂的回答。希望那樣路可以一輩子都走下去。

3.還是在巴黎時。去橘園美術館。第一次看到雷諾阿和莫奈的真跡。坐在橢圓形的《睡蓮》的展廳里,展廳除了巨幅的《睡蓮》之外是純白色的,好像是進入了太空艙,而睡蓮是遠方宇宙中的一場煙火。

4.摩納哥,走了很久的路遠離蒙特卡洛的燈紅酒綠,走到最盡頭的棧橋。坐在堤壩的護欄上,面對我二十年中見過的最廣闊、最黑暗的大海。那就是我想像中宇宙的樣子。

5.高三自主招生報名的時候,大山報了北大我報了人大,那天中午吃晚飯後和大山一起溜達到操場旁邊,坐在高低杠上聊天,發愁自招的結果。那時候我們面對聯考好渺小,前途未卜。可一切都是新的。


匿名用戶:

高中的有一個冬天,吃完中飯回教室,在樓梯里忽然有同學向我扔雪球,他走過來,在樓梯的平台上,一下一下低著頭很小心地拍掉我衣服上的雪 ,感覺心融化了,天氣真好。


溫的水:

七月,中午,熱火朝天的時候,我盤著腿在床上讀小說,風扇在轉,呼呼地響,媽媽在廚房做飯,切菜的聲音叮咚叮咚,門打開著,爸爸回家的聲音從樓梯上載來,窗戶外街道上有大人在叫小孩回家吃飯

好想好想,就一直這樣下去…
一直一直…在十六歲那個夏天…


匿名用戶:

2008年9月 迎新晚會 作為我的搭檔 你偷偷照下我化妝的樣子 然後我坐在你的單車後
2012年6月 畢業晚會 你 還是我的搭檔 相擁而泣
2012年9月 我們去向不同的城市 我第一次去你的學校找你 騎著車 夕陽 綠樹 微風
不知道以後的結局是什麼 我希望時間永遠停在那些美好的日子 我會義無反顧 我會用盡全部的力氣 書寫 書寫那些美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