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個瞬間會讓你想「就一直這么下去該多好」?

問題描述:有哪個瞬間會讓你想「就一直這么下去該多好」?
, ,
繆劍榮:

那晚在墾丁,凌晨1點23分,我們坐在阿飛衝浪店的麵包車車頂,看星星,吹海風!


顧lily:

假期,午後。
我坐在外婆略有些昏暗的房間里的躺椅上看閑書,外婆就在我旁邊半米處的板凳上專心地整理用來做鞋的線團。
外面蟬鳴陣陣,有一剎那我感覺那間小屋就是整個世界。
沒有語言交流,但知道對方就在自己身邊,滿滿的安全感。
沒有任何煩惱,彷彿那間小屋阻隔了世間的所有紛紛擾擾。
如果時光永久停留在那一刻,沒有後來的分離和病痛該多好~


suzie:

讀書時分別的男友,好多年後聯繫上,彼此不說話,相望到要溶化。

還有,拖著鼠標把答案一一看下來,突然就想哭了。


匿名用戶:

高中上生物競賽課,老師講到脈搏。課間的時候,我便抓著她的手給她測脈搏,她臉紅,低著頭,笑靨如花,那一刻,我真想測到脈搏停為止。


傑依·蓋澆飯:

以前高中要早起上早讀,也就是說每天都要在6點之前起來。

高中的覺是怎麼也睡不夠的,特別是冬天,起床會要了人命的。於是我會讓我媽提前10min喊我,我醒來後繼續倒頭睡個回籠覺,10min後我再正式起來。感覺那時候眼睛一閉一睜就在一瞬間,所以是否提前10min起來根本沒感覺,但是醒來後還能再睡10min就感覺賺翻了。

當然了,有時候你會因為擔心這10min過得快而睡不著,那時候我就躺在床上想:哎,這瞬間要是能一直下去就好了。


柴柴:

你聽

五月,陽光很好。總之不經意地落在身上,像是柔軟的擁抱。置身其中,心中難免湧起貪戀的情緒,祈求它可以一直在這哪也不要去。

此時此刻,我正陪著小果在小區里的露天滑滑梯玩。滑滑梯在一大片空地上,四周圍攏著或高大翠綠的樹,陽光慷慨地傾瀉而下,令人喜悅。

小果爬到一個圓筒中,我特意跑到圓筒邊,用手指敲了敲,發出「咚咚咚」的聲音。他的小腦袋馬上就探了出來,笑著問我:「媽媽,你敲我幹什麼呀?」

我也笑了,一邊敲著一邊唱:「小兔子乖乖,把門兒開開,快點開開,我要進來……」

他的眼睛忽閃忽閃眨了一會兒。然後做了一個開門的手勢,說:「媽媽,我把門開了,你快進來吧。」

盛情難卻,盡管猶豫了半秒鐘,我還是歡快地脫掉了鞋子,順著小滑梯往上爬,快到的時候他還拉了我一把,這才站到了他的「家門」前。上面的空間對我這個大人來說太局促,我乾脆一屁股坐在了圓筒邊上,小果呢,在傾斜的圓筒內爬上去,滑下來,爬上去,滑下來,而且他特別喜歡滑下來後腳丫子剛巧踢到我屁股的剎那,笑得停不下來。

我乾脆陪著他一塊笑。

忽然間,有什麼從我眼前輕巧地拂過。我定睛看了看,卻什麼都沒有看到。索性閉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氣,感覺心中有什麼在慢慢沉澱。在這呼吸間,我似乎嗅見了什麼。

於是,我扭過身子招呼小果過來:「小果,快過來!」

他跪著爬到我身邊:「媽媽,有什麼事呀?」

我朝他神秘地眨眨眼睛:「你聽,是什麼聲音?」

他側耳聽了聽:「媽媽,那是小鳥的聲音。」

我搖搖頭。他無可奈何又求知若渴地望著我。我笑著說:「是風的聲音呀。你聽,呼——呼——」

他咧嘴笑了:「對啊媽媽,我聽到了,風的聲音。」

我再用手指指著四周的大樹,引他抬頭看:「你看,樹葉搖啊搖,都開始跳舞了。那就是風啊。你看到了嗎?」

他也開始興奮起來:「看到了看到了,媽媽。樹葉都變成小鳥一樣了。」

我瞅了瞅那些樹葉,隨著春風上下翻飛,還真的像一隻只振翅欲飛的鳥兒呢!於是贊嘆道:「你說得真對啊。真的像小鳥,飛呀飛呀。」

有好一會兒,我們倆誰也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仰著臉,看著頭頂沙沙作響的樹葉,那頑風,不只在樹葉間,也在我們的額前、鬢角,在我們周圍的每一個地方。

突然,我聽到了小果「咯咯」地笑了。疑惑地轉頭去看他,他指了指一棵樹上的某根樹杈說:「看,小烏龜!」

「哪呀?」我半天沒瞧見。

他又沖著一個地方點了點:「喏,在那裡呀。」

我沖著他指的方向琢磨半天,還真的看到了一根樹杈,配上樹葉,十分像是一隻小烏龜。風一吹來,樹葉抖呀抖,活像一隻生動的小烏龜。

我不禁為他的想像力而驚奇,邊微笑邊欣賞這只可愛的小烏龜。

看了一會兒,小果「噌」一下站起來,走到滑梯口坐下,準備往下滑。我趕緊追上去,從另一個緊挨著的滑梯上滑了下去。我們倆幾乎是同時到達地面的。在不約而同抵達的瞬間,我倆相視一眼又忍不住笑了。

我把身子橫過來,跨著兩個滑梯,上半身窩在一個滑梯,兩只腳隨意地搭在另一個滑梯上。具體是什麼樣,想像一下四腳朝天的烏龜是什麼樣子就知道了。

我枕著自己的手臂仰著臉繼續看那些茂密而好動的葉子。有時它們會忽然靜止下來。我會有點著急地說:「風走了,風走了。風還會再來嗎?」

這時,旁邊會傳來一個稚嫩的聲音:「會的會的。」那是小果,他也學著我的樣子窩在我身旁呢。

沒一會兒,樹葉又開始嘩嘩攢動。小果便會碰碰我:「媽媽你看,風來了吧!」他說「風來了吧」時的語氣,有一種「什麼都可以被我料中」的自豪感。

於是,我們就這么看風來、風去,樹動、樹靜。有那麼一瞬,時間彷彿已經靜止。我倆像是坐在世界盡頭的懸崖邊,看著時間汪洋的潮起、潮落。

嘩……嘩……

你聽。

那種非同尋常的寧靜,讓我的內心獲得了最深層次的心安,甚至是幸福。

小果同學的想像力也在持續發酵中:「媽媽,樹葉變成大蟑螂咯!媽媽,那是小馬!」

我微笑著望望他,偶爾回應他的言語。

風啊,輕悄悄地拂過。陽光啊,暖融融地洋溢著,在樹影婆娑間,也在心坎嘴角鼻尖。

噓……

你聽。


匿名用戶:

和他在陌生城市看演唱會出來,搭不著車,坐上黑摩的,迎著風。真好


Aorqu用戶:

聯考之後的某個夏日,獨自來到空蕩的教室看著遠處的湖水和湖邊柳樹枝條在空中飄盪


匿名用戶:

T_T冬天的早上…就這么一直躺在床上該多好~


車文晶:

早上醒來發現還可以再睡半個小時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