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必要為了一個顯而易見的實驗結果折磨小動物么?

問題描述:小兔子,白又白,兩只耳朵拎起來,割完動脈割靜脈,一動不動真可愛。 小兔子,白又白,進針毀腦掛起來,肚皮上面貼鹽酸,騷騷爬爬真可愛。 小兔子,白又白,一隻籠子關起來,吊完尾巴做電擊,憂傷抑鬱真可愛。 小兔子,白又白,左胸右胸捏起來,剖完胸腔剖腹腔,鮮血淋漓真可愛。 小兔子,白又白,注射麻醉綁起來,割完盲腸縫起來,目光獃滯真可愛。 小兔子,白又白,挖掉眼睛提起來,割掉膀胱割小腦,垂死掙扎真可愛。 小兔子,…
, , , ,
Aorqu用戶:
題主的考慮很有道理。我支持使用實驗動物。但使用前,考慮實驗的必要性,能否減少使用動物的數量,能否減少動物的痛苦,能否使用低級一些沒有痛感神經的動物都是科學家職業道德的一部分。可惜職業道德不是法律,有的人遵守必然有的人就會不遵守。必要性,最小樣本數量這些也是很主觀的東西。你說10隻夠了,他說30隻才夠。沒有標准就沒法監管。

對於題主提到的情況,也許有他的必要性,也許沒有。但只有不斷提出對其合理性的懷疑,科學家、實驗/實踐課的設計者才會去反思,去努力避免濫用實驗動物。。關於某些動物保護協會禁止使用實驗動物的主張我雖然不贊成,但他們的存在,作為警鐘,還是很有必要的


王喵喵:

不請自來的問題,很好,我又看到了對於動物實驗質疑的一個新的角度
「對動物來說它自己的生命遠不及實驗重要」這一點,用你告訴我啊?我第一天站在動物實驗室里的時候我就知道。我所做的每一個實驗,每一次動手,都是有實驗動物付出生命在教學。
所以我們要對實驗動物致敬,尊重實驗動物,尊重生命。
但是反過來有沒有想過一點:如果沒有動物實驗,它們會不會降生?
這個答案非常肯定,不會嘛,實驗動物祖宗往上幾十代甚至幾百代都不會嘛。
所以一隻帶有原罪降生的實驗動物,自降生之日起就帶有著為科學獻身的使命,被好吃好喝的供養著,等待死亡來臨。
那麼,他們的使命是什麼?是推進科學的進步,這個推動包括對於科學工作者的訓練。每一個在題主看來看似簡單、基礎、毫無疑義的基礎實驗,都是在一步一步訓練這個人稱為一名合格的醫務工作者或是科學家。
為什麼?
其一,如果說任何一個臨床工作者,沒有真正經歷過患者死亡就無法成為一名合格的醫生、護士、葯師的話,那這之前,沒有真切的感受過生命在手中逝去的人,連敬畏生命是什麼都學不會。一個臨床護士沒有真正體會過空氣栓塞致死的慘烈,很難保證他可以在日後臨床上的每一次操作能回想起注意到這個小的不能再小的細節。
其二,不管是生科、葯科還是醫科,是臨床還是科研,操作技能是最最基本的基本功,一個理論考全班第一的學霸,很可能操作上三年耳緣靜脈都不會打,這可是我身邊活生生的例子,大鼠肌肉注射打穿到自己手指上的學霸,至今實驗操作都只靠隊友。這樣的人叫她上臨床給你看病,你放得了心么?連導師都不放心她做實驗 怕操作失誤影響實驗結果,更別說臨床上的大活人了。不要小看實驗,正規科研試驗的實驗數據會因為任何操作失誤而影響整個實驗的準確性和重現性。
所以,看似毫無意義的基本實驗恰恰是對於生命的尊重與負責,只是有些時候這個尊重與負責更多的時候是對於人類。
那麼,享受著這個尊重與負責所帶來的良好結果的你,憑什麼來質疑這個看似殘酷的體系?

更何況,空氣栓塞實驗根本不用單獨做,實驗後處死很多都是打空氣針,根本沒必要單獨拎出來。真正比這個慘烈折磨幾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實驗,葯理毒理寄生蟲葯代葯動學里多了去了。哪一個沒有意義?沒有意義學校給你做幹嘛?養動物買動物都不花錢啊!

請題主搞明白一點,每一個醫務工作者和科學家的訓練,都沒有生命的犧牲是無意義的。

感謝實驗動物的付出。


何苦:

大學部用鴿子做實驗,就是要解剖。有人就說這么可愛的小鴿子怎麼能殺掉呢?乾脆趁老師不注意偷偷放掉吧!

於是趁老師不注意,從窗戶扔出去了,鴿子你飛向自由吧!

然而,實驗用的乳鴿,可能並沒有長出齊備的飛羽。

總之,直接摔死了


章奇:

沒有顯而易見的結果,只有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
任何實驗研究不是一句想當然就可以的,要證據。例如孩子和小樹苗一起長高,那就能顯而易見的認為孩子身高隨著樹苗長高而長高嗎?要有嚴密的實驗設計,來證明自己的觀點。

我們在做實驗的過程中經常出現,實驗結果顯示治療組和疾病組看起來有差異,比如治療組某兩只治療效果特別好,但是當把所有個體納入後統計學分析,可能差異並沒有統計學差異。

在臨床中,越來越多的新葯被用於臨床,這些新葯都是從動物實驗開始的,在有效的基礎上才進一步進行臨床試驗,臨床試驗證明有效才會上市。路邊鄉里的郎中到處推銷他的祖傳秘方倘若真的很有效,研究被醫葯公司推廣了。當然可能確實有幾個人有效,但並不是所有人都如此,而且他的有效的真實性也不可靠。

例如我大舅媽骨折那段時間貼一個當地秘方的膏藥。我問這東西有效果嗎?我大舅說他用過,不到一個月就可以走路了。傷筋動骨一百天,我不太相信,果然大舅媽用了就沒用,而且現在還在持續的鈣質流失。

所以說,眼見也不一定為實,要有統計學的支持。

最後說一下,那個兔子空氣栓塞並不是為了看兔子多痛苦,往往是對兔子做了一些其他實驗結束後,處死動物的方法。在我手裡死了不下200隻老鼠了。每次殺完心裡會難受一會,還去過寺廟拜過佛(請不要吐槽我唯心謝謝…)。下面的一個回答我比較同意,人類作為高等動物,他的生存對其他動物本來就是不公平的。可能做不到不殺動物,但是要尊重它們吧…


Ricky Chen:

你妹子已經說得很到位了,很多東西沒有實實在在擺在你面前,你真不知道以後該怎麼辦。
就算你看過劇烈掙扎的小兔子,當實實在在的活人掙扎的時候,你也可能不知所措。


我是11:

樓上的朋友們答的很完善了,致敬。
每次做實驗,無論成功失敗,我都要至少給他們鞠躬三次,每次三個。第一次是開始實驗時,第二次時開始動手時,第三次是實驗結束收拾時。如果有時操作不順利,需要讓他們接受額外的痛苦,一定要再鞠躬。
第一次做蟾蜍實驗(下肢生物電)組里的女生第一次操作手軟,處死不好,怎麼都無法破壞他的神經,我拿過來鞠躬後閉著眼給他開膛了,把心臟破壞才弄死了。從此那個女生再也沒心軟過。
他們是無言的老師,沒有他們,將來我無法為病人解決病痛。


安小姐:

哎呀我為了這個題目寫了2500多個字的essay啊……
學解剖啊什麼的會需要切開小動物的…然而這么個事情在美國這種把狗放車上一會兒都會有多事的鄰居去報警的國家…那小動物做實驗是什麼簡直人神共憤啊…所以有這么個東西…叫做human-patient simulator,記錯名字什麼的請輕噴…這貨就是會有類似於人類的各種反應啊什麼的,你拿刀戳它它會叫,把它肚子劃開老是不理它它說不定就掛了╮(╯_╰)╭很神奇的一個玩意兒,有的類型還會對葯物產生反應,所以美國絕大部分醫學院已經用這貨代替小動物來上解剖課了…然而…這貨貴…
動物實驗很多也是可以用vitro testing來代替的。
然而我寫的是動物實驗有多不好多沒意義,然而是因為這樣寫比較符合美國教授的三觀,其實內心是這樣的…
人類的科學發展醫療發展本身就是一個很血腥的過程,不搞死那麼多小動物很多手術根本沒辦法實現,用活人嗎?所以沒錯,搞死這些小動物是蠻殘忍的,然而這些小東西並不是死的沒有意義,它們真的為醫學發展提供了幫助。


德瑪西亞:

說的跟你不吃肉似的。


漫步藝林:

舉個例子。實驗室里的有個師姐,在給大鼠做手術的時候,會毫不猶豫地下手,然而在做完手術之後,大鼠醒了不停地喝水,師姐又會說「好可愛啊」之類的話。
說實話,我非常討厭這類行為的反差。
彷彿忘記了自己曾經對它們做過什麼。
世上大多數人都是健忘的,而且會選擇性忘記自己所厭惡的東西。小時候誰沒玩弄過小動物?看見自己討厭的蟲子一腳踩死,那時候你會想到生命平等生命可貴嗎?估計只有本能的厭惡與恐懼罷了。
我不想就人類的自私與偏見進行討論。
我想說的是,科學與實驗動物規范,恰恰是人類找到的合理解決方法。為了人類科學的進步,實驗動物的犧牲是不可避免的,就像為了吃飯,養豬和殺豬也是不可避免的。為了一個顯而易見的結果,實驗動物也是必要的,必要在於理論與實踐的距離。如果一個醫生精通記憶人體結構和手術流程,但是並沒有做過手術,你敢讓他主刀嗎?沒有經驗的人是頂不住壓力,也找不到解決辦法的。


Mig Silent:

「如果不是為了做實驗,它們根本不會出生。”


kintana moro:

現在人們所知道的很多人體的東西都是納粹德國和日本 731 部隊的實驗結果。
比起當年他們的手段,現代醫學對動物的實驗都是仁慈的。


Matilda:

我是一個對可愛的東西完全沒有抵抗力的人,我也曾認為用小動物做實驗很殘忍。但是後來我長大了。我們這個理性的世界構建起來有多難,你能想像嗎?

高中生物一路學下來,我也有所體會,以前人們的醫學知識相當匱乏,對於治病救人全靠天命和經驗。在巧合與認真鑽研的共同作用下,人類才在醫學上有了這么多的建樹。

你見過哪一個結論的證實不需要大量實驗的嗎?尤其是與生命息息相關的?題主說顯而易見的結論不需驗證?但有沒有想過,這些結論之所以顯而易見,就應該是經歷過無數次的實驗證實的,才能夠不存在任何疑義地被當做常識。

曾經有一位生物學博士來我們學校做講座,也有人問了這樣的問題:使用動物做實驗是否是一種虐待?那位博士的回答很明確,他們每一個涉及小動物的實驗都是要提交申請的,被批准之後才可以實行。一切都建立在合理且理性的基礎上,不會是一時有想法上頭就隨意地去拿個小動物做實驗的。

我還想再問一句,倘若不用小動物做實驗,還能用什麼?

沒有了吧,731的事件不能重演了啊。

不管是醫學,還是化學生物學,想要取得進步是非常非常難的,這種小動物的實驗必要性極強。正因為如此,我們才會有仁慈的心,因為實驗成果來之不易。

有人認為這很殘忍,但是不得不承認的是:殘忍是這個世界的組成成分之一。

在能夠提高人類的生存能力的條件下,我們無法避免,也沒有必要避免。


戴獃獃:

你還是換一個女朋友吧,以後殺個雞估計都要你女朋友來還得被你嫌棄雙手沾滿鮮血。沒必要讓她吃你的苦了


李大雫:

題主國中做過物理的電路實驗吧,很明顯的結果講講理論就行了,幹嘛要動手呢?一個道理……


摘取一顆海上星:

技能實驗書都寫了尊重動物好么╭(╯^╰)╮
做動物實驗就是虐待么╭(╯^╰)╮
不在動物身上操作難道直接拿患者試手么╭(╯^╰)╮


暴暴蘭:

我們學校有動物紀念碑,新生都要去默哀。每次做完實驗的兔子,也是打空氣處死。小鼠就斷脊。算是幫他們最快速度解脫


dong dong:

我到現在都無法養兔子,不吃兔子肉,不和兔子玩,你以為是因為什麼?

每年都有實驗動物紀念日的。
每年都要為它們默哀。
世界實驗動物日

謝謝!


浮酒:

有必要。因為我們的實驗不僅僅是為了重複驗證結論,事實上,我個人認為在實驗中獲得的操作手段和心態才是最重要的。這些能力,作為醫生而言是必須的,而且非操作不能獲得。
這也是我在上了一個學期的機能實驗後的感覺。
我們的第一次的試驗,是給一隻兔子做頸總動脈插管和氣管插管。
因為是第一次,同學們下手都把握不好,有在兔子耳朵上扎了半個小時也打不進麻藥的,有直接麻醉藥注射過量導致兔子直接死亡的。
我們組的麻醉是我打得,運氣不錯,沒出大問題,氣管插管也順利完成了。
但是頸動脈插管的時候出現了失誤,簡單的說,那根血管噴血了。
幾厘米的血柱,噴出來的瞬間整個小組都懵了,五個人,一半在尖叫,一半在卧槽,沒有一個人想起來怎麼去止血。
然後不知是誰想起來,扔了一塊布上去,試圖按壓止血。當然,失敗了。
最後是實驗老師過來用止血鉗乾淨利落的幫我們搞定的,整個動作一氣呵成。是啊,止血鉗一夾就完事了,可我們沒人想起來,光顧著尖叫和慌張去了。
事實上那一天我們小組都算問題不太大的,聽說隔壁有個班兔子全部麻醉過量致死。
我們學校不算頂級,但也是有點名氣,照理我們這群人畢業若干年後可能都是不錯的醫生,可是現在的我們,有很多醫生的基本操作,都做不好。
面對一隻兔子的出血,都謊亂失措,那麼以後走上手術台,遇見更棘手的狀況,又怎麼可能冷靜的治療處理。
所以才要訓練,不僅是基本技能,也是心理貭素。我自認是同學中心理貭素不錯的一類,上解剖課都能一邊下刀一邊和同學說段子,但是那次機能課之後我才意識到,這遠遠不夠。
那麼這殘忍嗎?
我認為是的,殘忍。弱肉強食,我不認為吃肉是錯,可是讓一個生命痛苦的死亡,是錯的,所謂的為了人類的健康而死的有價值,更是無稽之談,要知道,動物可沒有義務為了我們做貢獻。
可是我不會拒絕。
沒有實驗動物,我拿什麼練習這些基本操作?病人嗎。沒有實驗動物,我又靠什麼獲得生死之間的冷靜思考,靠醫療事故?
進一步,殘忍與仁心是不是對立的?其實我想不是,更多的時候,我相信醫者是在仁心中生出了殘忍,面對生與死,上天沒有給你時間去懦弱猶豫,去做無謂的憐憫,你需要的是正確的判斷和乾脆的行動。
一個學期過去,現在我可以熟練的給一隻兔子靜脈注射,插管輕車熟路,實驗中麻醉過了葯效的時候也能用最快的速度滴上局麻並補上第二針麻醉。離一個成熟的醫生還有很遠,但我正在向前。
而那些死去的實驗動物,我承認自己對不起它們,也感謝它們。雖然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減輕它們在實驗時的痛苦,以及手法乾脆的在最後給它們一針空氣。
自己選了醫生這條路,就要承受這些東西,所以起碼在面對自己的殺孽時,還是很坦然的。
其實別人理解就好,不能接受也是很正常的。


張寒:

怎麼可以吃兔~兔~!!!!!!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