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必要為了一個顯而易見的實驗結果折磨小動物么?

問題描述:小兔子,白又白,兩只耳朵拎起來,割完動脈割靜脈,一動不動真可愛。 小兔子,白又白,進針毀腦掛起來,肚皮上面貼鹽酸,騷騷爬爬真可愛。 小兔子,白又白,一隻籠子關起來,吊完尾巴做電擊,憂傷抑鬱真可愛。 小兔子,白又白,左胸右胸捏起來,剖完胸腔剖腹腔,鮮血淋漓真可愛。 小兔子,白又白,注射麻醉綁起來,割完盲腸縫起來,目光獃滯真可愛。 小兔子,白又白,挖掉眼睛提起來,割掉膀胱割小腦,垂死掙扎真可愛。 小兔子,…
, , , ,
微黏王子:

大學部時做機能學實驗,我們組分到這個小傢伙。
當時它被嚇得不輕,縮在角落不敢動。

其它組的豚鼠有的挺凶的,會咬人,這貨不會,可乖了,放手心上都不敢動。

實驗計劃是腹腔注射氰化物,觀察死亡後肝臟顏色的變化。

下手前,這貨對我施展萌化攻擊,狠心指數跌得比這幾天的股票還猛…

「不就是觀察嘛,我看別人的就行了,幹嘛一定要殺它啊!」

於是給它打了生理鹽水,忽悠老師說試驗葯物失效,這貨死不了。

後來老師讓我自己把這只老鼠丟回籠子里,讓工人處理。

嘿嘿…

然後我就把它帶回宿舍了。

鄧鄧鄧燈!


實在是太太太太太乖了!!!太太太太太萌了!!!

讓它待哪就待哪,絕對不亂跑,還很平易近人,各種合影無壓力!

比如和它親戚的合影。
比如和它家保安合影。
臨時給它搭了個窩。

幾天後,它不行了。

可能是吃太多,也可能是吃太雜。

總之它死之前這段時間很痛苦。

我想把它救過來。
我了解它的臨床表現,癥狀體征。
我會視觸叩聽,鑒別並做出診斷。
我知道疾病發生的病理生理過程。
但是我就是不知道該怎麼下手去解決這個問題–除了知道它的肝臟打了氰化物會變紅。

它太痛苦了,我想幫它一把,送走它。
然而我又發現,我也不會豚鼠的標准處死辦法–即讓最大程度減少動物痛苦的處死辦法…

它大約是這么熬了一天才死的。

上臨床後,又遇到了更多的事情。

父親急性心梗入院,女兒猶豫不決要不要做溶栓治療(可能誘發腦出血死亡)錯過了最佳搶救時機…
女兒股骨骨肉瘤,母親猶豫不決要不要截肢,然後腫瘤先走一步,轉移到肺了…

慢慢地,面對生死,我們更習慣於說「到鍾了」。

生老病死,其實和吃喝拉撒沒有太大不同。

鬧鍾響了,到鍾了,該起床了。
塗完答題卡,到鍾了,該交卷了。
早會快要開始了,到鍾了,要遲到了。
花車準備好了,到鍾了,要去新娘家了。
漢堡包買好了,到鍾了,要去接孩子放學了。


最後某一天,到鍾了,該歇歇了…

回頭看看,那隻豚鼠,應該和那批豚鼠一樣,在那一天就到鍾了。

如果它們可以一起走,不僅不那麼痛苦,還可以有個伴。

它們的死,換來的是一群年輕醫生技能板塊的完整。

那隻當時沒死的,也教會我,只有同情心的醫生比屠夫還不如。

總之,任何一隻實驗動物的死,都不是題主你想得那麼沒有價值的。

以上。
===============胖乎乎的分割線==================
天吶…一日兩千贊…

謝謝大家喜歡我和這只豚鼠的故事。

評論區有朋友指出我的邏輯有問題。

我承認。

因為寫這篇東西時我並沒太注重證據與邏輯,畢竟這個問題太復雜,屬於本人能力之外。

只是我恰好有這么個經歷,憑感覺寫下來,與大家一起分享不同時刻我的所想所思。

無關對錯,能感受到就好。

==========關於最後一幅配圖的一些故事===========
最後一幅配圖是俄羅斯的實驗鼠紀念碑。

俄羅斯新西伯利亞細胞學和遺傳學研究所(The Institute of Cytology and Genetics)為紀念生物學研究的無名英雄——實驗鼠,建立一個紀念碑。該雕塑由藝術家Andrew Kharkevich設計而成,描繪了一隻鼠科學家正在編織一個DNA鏈。


很耐人尋味的一座雕塑,讓我想起我外婆T^T…


思xxxx馬:


坐標:昆明醫科大學實驗動物中心
時間:上圖是今年四月底,下圖是去年十月
背景:大部分實驗用的小白鼠是以昆明命名的(昆明小白鼠)
生前服務蒼生,死後被人們所供
我們不是為了處死而處死實驗動物,而是為了舉一反三,拯救更多的生靈。


2016年元月19日。


Phalloidin:

無論你承不承認,動物的利益在人類利益面前都不值一提,我是說事實上,不是名義上,名義上大可以把話說得漂亮。

說實驗動物太殘酷,我們說點溫情的:

相當部分的寵物狗為了迎合人類的審美都有基因缺陷,這些基因缺陷導致的疾病會折磨它們終生。而寵物狗的培育過程更是一條漫長而血腥的道路。這是為了人類的審美。

供應肥鵝肝的鵝,供應北京烤鴨的填鴨,工業化飼養的白羽雞,你可以去了解一下這些動物的生存狀態,實驗動物比起它們已經算是安樂死了好嗎?這是為了人類的口感和節約成本。

那些不怎麼珍貴的皮毛動物,它們提供皮草的方式你可以去了解一下,唯一的標準是完整。這也是為了人類的審美。

那麼問題來了,你的女朋友牽著血統悠久純正的寵物犬,背著LV的真皮包,吃著正宗法式鵝肝的時候,你會覺得不舒服嗎?

然後為了人類健康殺幾只兔子,你為什麼就覺得不舒服了呢?

君子遠庖廚。在你沒有足夠理性看待這些事情之前,閉上眼睛就行了。


匿名用戶:
大二醫學生一條。。。(量詞怪怪的)

答主表示認同「動物實驗的必要性」,然並卵,在你看來動物實驗只是為了普及常識。其實你根本不懂得什麼叫做「動物實驗的必要性」。

前段日子機能實驗課考試,抽籤是第五組第三人,負責家兔頸部備皮(分離至氣管)。

前兩位弱弱的女生根本按不住掙扎的兔子,根本做不到「耳緣靜脈注射生理鹽水」和「麻醉」。 請問什麼叫普及常識?

大學部階段的動物實驗主要是為了初步鍛煉臨床技能的好吧→_→

後來我上了,學校沒有兔盒,只能我胳膊夾住兔子,妹子進針。結果兔子一動彈針頭又抽出來了。我看兔子不怎麼懂了也就稍稍鬆了點,結果一甩頭甩了本狗一臉血一臉血一臉血!!!

等你上臨床被動脈噴出一身人血,就知道動物實驗有什麼用了。
面對有機磷中毒抽搐吐沫子三個人都按不住的病人你就知道為什麼要讓你練習耳緣靜脈注射了。

醫學基礎知識是一方面!
臨床操作技能是另一方面!!
心理承受能力又是另外一方面!!!

一個150萬字《外科學》倒背如流卻搞不定一隻兔子的醫生,你敢放他主刀?你願意他主刀切你發炎的闌尾?

你只看見你老婆空氣栓塞兔子,卻不知道她是不是曾經和自己的室友彼此扎針練習靜脈穿刺。

為了誰?


余正直:

雖然已經有了很多優秀的回答,但我還是忍不住想說說自己的一些經歷和看法。 。

雖然注射空氣等等實驗,這個道理看起來是很簡單,但是操作起來,還是有一些難度的,不去做做還真不一定會。我舉兩個我自己的例子給你。

有一隻兔子,用它做葯理實驗。耳緣靜脈注射,先有機磷,觀察中毒反應後再注射解磷定解毒。聽起來簡單不,打兩針就好了,而且有機磷中毒的現象書上也有。
但是我這個實驗很失敗,靜脈注射沒有想的那麼輕松。用力就穿出血管變成肌肉注射,不用力又扎不進,變成皮下注射。這只兔子等我注射完有機磷後,兩個耳朵已經無處扎針了,靜脈上都是洞 。解磷定打不進去,總會從耳根的洞漏出來。我只能看著它抽搐,吐白沫,有些手足無措。我拗它脖子,想幫它早死早超生,卻下不來重手。最後還是喊來老師,給它皮下注射解磷定才搞定。這只兔子過了幾個小時,又拿來做活體解剖。先注射乙醚,但是麻不倒,打了好幾針。。最後我機智地用70%酒精灌胃,醉翻它,再綁好解剖。把肚子上的皮扒開,它沒有動,但是剪開腹膜時,兔子開始劇烈掙扎,把腸子都掙出來。老師在旁邊就拿著鑷子夾著腸子跟我們介紹,這是什麼那是什麼。後來我劃開胸腔它才算死了,不過心臟還在緩慢跳動。竇氏心跳是這之後才記得的。

還有幾籠小鼠,有個三四十隻吧,實驗結束了還沒用到,老師就說全部處死吧,留著不好養,容易傳染病。我在當時練就了三秒處死一隻老鼠的技術。一秒抓尾巴,一秒抓耳後頂瓜皮固定身體,最後一秒摸到頸椎,用力一錯,小鼠抽搐兩下就死了。我第一次處死老鼠至少花了一分鐘,人慫啊,不敢動,手套還被抓破。處死老鼠,書上說的也很簡單,不去操作一下,誰知道有多少狀況。

也許在你看來殘忍,不需要的東西,在我們這專業就是必須掌握,不容出錯的基礎。而這種東西,真的需要通過實際操作來學會。

我處死過很多動物,有的受盡折磨,有的毫無意義。 偶爾也會想這些動物死的值不值得,畢竟我畢業後也不一定會干這行。不過老師說,這些動物從小住在無菌的空調房,吃上好的飼料,生活比有些人還好。雖然它們的代價是,註定要拿去做實驗。。一隻小鼠十塊,一隻兔子一百,就像在菜場買賣的肉一樣。

不過要問到這些動物死的能不能更有價值,我到大三才頓悟。它們不只有科研價值,還有食用價值!比如有一隻兔子,取完血做實驗,當場就殺了收拾乾淨,拿回寢室吃火鍋了。大一大二不懂啊,我把它們埋到學院樓後面的荒地里。有次路過,發現墳地被挖開,估計是被學院野貓挖去吃了。現在想想後悔哇。還有老鼠,無菌條件養大的老鼠絕對乾淨,挖眼取血,完了再挖個胰啊脾的,手套一包扔了,浪費!肉拿回去吃了多好,還埋了喂貓,浪費!

從進化角度想,對於死亡,多愁善感或許是個好現象。看到一具動物屍體,覺得可憐,也不願和它一樣,就開始想它的死亡原因,或許能避免成為另一具屍體,也算是趨利避害的行為了,就遺傳了下來。

不過我可能像食腐動物不怕屍體一樣,因為不相信自己及同類會有相同的死法,所以在做動物實驗的時候,完全沒有對生命逝去的傷感,和殺生的。。負罪感。

所謂凡人皆有一死,凡人皆須侍奉。死於實驗,是它們不可避免的,若說價值,全看人心。若信它們有,那就是為科學獻身。若覺得沒有,那就是爛肉一塊。


倉老師:

一個問題,假設讓題主你一個從沒做過實驗的人去給個活蹦亂跳的兔子做個空氣栓塞,我給你比劃下做個示範,你能心不慌手不抖乾淨利落的做好嗎?

我覺著你可以讓你妹子給你找只兔子試試,感受一下這些是不是說說聽明白就夠了。扎兔子姑且不用擔責任,很簡單的扎兔子耳緣靜脈注射點生理鹽水,當時一個班裡一半同學扎鼓了至少一個血管。同理及人,打吊瓶那個針你給病人紮下,扎鼓了你看病人或者家屬不得揍你一頓,犯的起這個錯嗎?所以還得委屈委屈這些嬌生慣養(了解飼養環境你就知道真的是嬌生慣養)的小動物了。

要知道,在經歷一次次你認為說說就行不用動手的實驗以前,萬千醫學生,甚至包括第一次參加實驗的你的妹子,他們和你一樣,是有憐憫心的,甚至哆哆嗦嗦地處理這些小動物的,而這種哆哆嗦嗦,是治療和科研都絕不能允許的。

而現在我很自豪可以乾淨利落的為小鼠脫頸處死,為什麼自豪,當我已經不可避免地為了一些人類的健康罪惡的犧牲一些無辜小動物的生命時,只因為我的手法乾脆利落,他們可以在離開時少受一點痛苦。

願所有為人類醫學事業犧牲的動物們安息!


周亦琛:

謝邀。

就拿注射空氣致死來說。

我做實驗時候,永遠不是注射空氣致死開始,而是要注射麻醉劑,氣管手術,其他實驗,最後處死。相對來說,注射空氣處死是處死兔子中最快速有效的方法,當然,我們還學會了壓迫胸腔處死,堵塞氣管處死等等處死方法。

處死不是折磨動物,其他實驗才是。
處死不是折磨動物,其他實驗才是。
處死不是折磨動物,其他實驗才是。

說完三遍了。

實驗室守則要求我們做完實驗後保證每一個動物都是死亡狀態下,再去收拾實驗桌。確保動物死亡,我認為是在最底層,給幫助過我們的動物(雖然沒有取得它們同意),最後一點點的自以為是的尊重。

一開始我也不忍,做去大腦僵直手術時,全班幾乎所有的人都無法立即去做。我甚至聽過兔子的叫聲,至今不忍去描述。之前的蟾蜍處死,鴿子處死之類的,毫無可比性。

對不起,兔子們,我沒能把從你們身上學到的知識用在更大的用途。這是我實驗做到現在最大的愧疚。

我女朋友是四川人,可惜我是吃不到那裡的兔子了。嗯,就是因為不想。


黃文瑾:

反正我就是覺得我覺得我沒有跑題(ง •̀_•́)ง
其實題主只是想知道為什麼要用虐待小動物來證明一個簡單的常識對吧
可是題主你有想過為什麼這些會成為常識嗎?
題主口口聲聲的虐待只是做醫學實驗而已
可能是有些殘忍 可如果沒有那些做實驗的小動物 常識從哪來 如果不用小動物 那用什麼


柳絲刀:

別的先不說,我們最早一次處死一隻兔子是為了組胚課,觀察線粒體,空氣注射不是為了驗證它能打死兔子,而是作為一種處死方式出現。大一的我們並不具有很好的手法,有些人沒有完全處死兔子,只是奄奄一息的時候或者就給取肝了。有的兔子沒死,掙扎厲害,被一個猛男給摁死了……(之後好幾天這個男生做噩夢)。
啊,還有一些別的,比如割靜脈動脈什麼的,更多是為了切身體會機體各項變化,以及熟悉各種基本手術技法。我們專業練的還不算多。據說有一個學長在某邊遠地區工作,當地一個孩子也不知是什麼卡著不能呼吸了,他就用從兔子身上學的技術,把那孩子救活了。

後來,習慣了就好了,我們可以和活著的小動物合影轉身就弄死他們,說句三觀不正的,就算是殺人,一兩次之後也就沒啥不適應了吧。

還有,要說一下,這些小動物的生命沒什麼價值,「要不是為了實驗,它們都不會被生出來。」每次我們不小心把兔子弄死了,做不了了,老師都很痛惜——畢竟養兔子也是花錢的。

最後,發一篇自己改的歌詞

天上的父
首先,我必須求求你原諒我的罪
我的這雙手,沾滿了許多動物的血
我認清了一個事實
我是個醫學生 必須完成學習任務
保守未來我的臨床
有個完美的演出…Amen!

你看得到我 嗅得到我 感覺得到我
就坐在實驗台邊聽老師訴說
你不會知道遇到的事情有多糟糕,怎會有煩惱
那漫長的一百分鐘
會痛不欲生,卻不會死掉
我坐著不動,拿起剪刀,手一直哆嗦
誰讓你倒霉長得很壯也不會退縮
對我來說,實驗要更好的設計
我需要冷靜,思考,不斷地努力

這不是華麗的喜劇
這是你凄悲的結局
忍受漸漸困難的呼吸
也許我還需要學習
為何你死得太快,早早離去

這是你遲早要面對的難題
你不知道我為你一直在預習
你困在瓶中才想起要逃脫
顧不上我的眼睛觀察你掙扎的無力

這四壁潔白的實驗室
喜不喜歡我天使翅膀顏色的大衣
我熱愛這套制服不為遠離鮮血
只是可以心安理得地殺死你
天知道你前世所行的罪惡
今生遭到如此的懲責
當你死去在地獄還有多少磨礪
願能贖卻罪過,再有個美好的來世
我在等待,那一刻,認真行醫
對於患者來說,這是不錯的消息
只有我還記得,柳葉刀也曾劃破你的身體
所以或許我該感謝
讓我懂的冷靜,思考,提升我自己

天上的父,求求你原諒我的罪……Amen!


簡藍:

高能預警
捉拿家兔,稱量重量,準備烏拉坦(麻醉)備皮,把頸部的皮毛修剪好,方便下一步的操作
某次小鼠實驗我們組的女生(下手比我狠多了)麻醉好的兔子,基本上沒有肌力了,麻醉是從耳緣靜脈注射,沒圖說明了。
家兔固定
頸動靜脈插管,略血腥
實驗得出的一些數據
————————————————————
——————————————

先上幾張圖,上學期的事兒了,做機能實驗,主要實驗對象是家兔,實驗內容是用家兔建一些葯理病理模型,然後分析一些臨床現象。有DIC,心衰,腎缺血再灌注,呼吸道阻塞對呼吸、循環功能及酸鹼平衡的影響等等。做這種實驗的目的有兩個:
①培養一定的操作能力,比如機能實驗裡面,要用剪刀剪開兔子頸部的皮膚,並且分別結扎動靜脈,插管後打結軋緊然後在貫通血管。這個操作聽起來很簡單,但是沒上過手的人,很難完成好,一不小心就把血管帶開了,血流的到處都是;或者血管沒有分離好,把管子插在了血管周圍的結締組織膜裡面,打開血管夾,傳感器上沒有相應的數據。並且第一次在一個這么大的活物(還蠻可愛的)上動手,心理壓力也是很大的,剪組織都會手抖。試想對動物下手況且這樣,對人呢?沒經過這樣的考驗直接在人身上做手術,這是萬萬不敢想的。
②培養一定的科研思維。我們每次試驗完都要寫系統性的報告分析實驗的成敗得失,並且把數據加了進來,用數據來證明結果。雖然不敢說有什麼嚴謹性,但是大大提升我們學習的深度。這個數據為什麼和理論值不符合?操作的問題?數據處理的問題?這種自問自答的思考正是一種深入學習的好方法,通過機能實驗,我受益良多。

題主所說的空氣栓塞殺死兔子的我們也做,不過是所有實驗操作結束後兔子奄奄一息的時候做,這樣相對而言節約了實驗動物的用量。我本人覺得那般明顯的實驗可以全班用一隻動物展示,確實更加人道一些,但是再上面我所說的需要操作和思考的內容,是不能取代的。
感謝它們


徐曉勇:

如果你生病的時候不需要你老婆在動物身上磨練出來的扎針技術的話,我可以來,我理論都懂的。


王秋褲:

在大陸和德國都做過動物實驗。在大陸學過注射空氣 錘擊 拉斷頸椎法,大學部生么,毛手毛腳的,也沒什麼訓練機會,並不把處死動物當成嚴肅的事情。記得有一次做豚鼠實驗,要求是用木槌一擊即死,那麼可愛的小東西好多人都下不去手,一個同學舉著木槌遲遲猶豫,那隻豚鼠「啊」地一聲,活活嚇死了。然後老師很不滿,說錘擊就是要一次到位,這樣活活嚇死的豚鼠嚴重影響實驗結果(那次好像是做腎上腺素之類的)。更別說注射空氣打不到靜脈里的。還有處死大白鼠沒把頸椎拉斷,而是把尾巴硬拉掉的。想不通為何不是由教研組提前處死動物,高效而不影響實驗結果。要說培訓技能, 對基礎醫學有興趣的上了研究所肯定是處理動物搞到手軟啊。
來德國上學,第一學期就是做從單細胞一直做到高級動物,我還納悶,為什麼一開學就要安排比較難的動物實驗而不是植物實驗。得到的回答是,一開學的冬季學期,動物冬眠了,腦活動大大減少,這個時候再麻醉處死,動物受到的痛苦最小。我們得到的動物全部是已經由實驗員處死的。當然很多動物是要在活的狀態下做的,這樣情況下怎麼處死還不是很清楚,明年生理實驗再看吧。
還有就是實驗的進門先考試制度,考不過當場走人,只要一次掛,期末都不讓考了。導員是這么說的,如果你不預習實驗,不通過考試,那這只動物你就浪費了,白死了。(當然德國不管哪個專業,只要做實驗全是有考試的)
在中國的時候並沒有這個制度 撐死一上課提問,答不上來的站一節課。
我說的只是大學部情況,可能有點偏題


暮禹:

是做實驗!不是虐殺動物!
是做實驗!不是虐殺動物!
是做實驗!不是虐殺動物!

重要事情說3遍

實驗結束得到結果後實驗動物才能處死,又不是上來就殺動物玩。

生理實驗不用兔子蟾蜍白鼠做難道用人?

而且動物實驗的處死也是技術活,談何虐待?用兔子做也得麻醉,不麻醉兔子不得蹬死你?
你光看見弄死動物了,你怎麼不看看動物為人類醫學做的貢獻?


雨濛:

以前看到過的:
有「動物保護者」闖進醫學院,要求釋放實驗動物,醫學教授:「好啊,你們這么有愛心有責任感,我早就想放掉這群老鼠兔子狗了,要做實驗還是直接用人體做實驗最有說服力,學生看的也輕松,你們來做我的實驗志願者啊」,「動物保護者」作鳥獸散。


柳若琳:

題主看你被吐槽吐得不要不要的,也真是有點冤枉,我來為你說幾句話,哈哈哈。

這些簡單的動物實驗操作確實可以不用真動物,現在國外市場上有很多動物模型可以模擬這些東西,包括靜脈注射,解剖生理等,有實體模型也有電腦模擬軟體,但是這些東西質量有高有底,價格相差也很大,越是和實物模擬得像的價格越貴,就看你們學校科研機構願意花多少錢了。

比如這個大鼠的3D模型,是該公司的專業人員花了5,6年研究了很多大鼠的解剖結構之後做出來的:http://www.microdev.nl/index.php/products/anatomical-model-of-the-laboratory-rat 裡面的解剖結構包括血管神經等都有細節,而且還可拆分,不過這個教學模型開價8475歐元每個,有多少學校教研機構願意花這個錢買一個模型而不是真老鼠呢?因為後者價格可能便宜十倍甚至百倍……

在人類社會中,人權還是始終高於動物權的,實驗動物倫理學的目的不是為了讓人和動物平等,而是讓動物死少一點,死得不那麼痛苦一點,代價當然就是看你願意犧牲多少經濟利益和其他成本了。


冷艷:

理論如果沒有實踐的支持,無異於紙上談兵,從題主的描述來看,題主應該是一類小動物愛好者,對於常規的醫學理論沒有半點的涉足,因為我注意到題主提出了一個詞,空氣栓塞,題主的理解是往靜脈注射空氣引起空氣栓塞,從嚴格的意義上講,這是不對的,往靜脈注射空氣會引起血栓,而不是空氣栓塞。所以,題主啊,像空氣栓塞這種講講就可以理解甚至可以歸為常識的知識,真的需要做一個這樣的實驗才能說的明白么。我明確的告訴你,確實需要!!!

另外,題主的描述還讓我想到了以前還有一些人的提出的理論,往血管中注射空氣人會馬上死亡。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得出的結論,難道也是書上的理論看多了么?因為只要你實踐一下,你就會發現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至於答主是怎麼知道往血管里注射空氣不會馬上死亡這件事的?本人學的是醫學,在給動物輸液上也出現過失誤,比如一開始扎針的時候沒把導管里的氣排乾淨,當時是覺得很惶恐,這玩意被我治死了怎麼辦,後來一看,這不還是活的好好的么。

學好理論有什麼用?理論只是輔助,理論能幫你一紮就扎到血管和動脈?能讓你知道下刀的輕重,輕而易舉的避開肌肉從中的每一個細小的血管?理論能讓你理解每一種癥狀的具體表現?

答:並不現實。至於算不算折磨小動物。。。現在的大學動醫專業,一般已經沒有用人類伴侶寵物來做實驗的了。


賢良淑仁王波切:

有一個顯而易見的結論是: 做手術時手不能抖

你猜猜我屠殺了多少小白鼠才學會的….


白羽幸:

顯而易見?沒那麼多動物實驗哪TM來的顯而易見


張懿城:

「多虧了動物實驗 他們還能多抗議23.5年。」 動物實驗把人類的預期壽命提高了23.5年。雖然這很自私,但不得不承認的是,人類把自己的生存建立在其他動物的死亡上,是很正常的。 野獸為了延長自己壽命會獵殺其他動物。我們也一樣,只是獵殺目的多了一條不同而已。多了這一條是因為我們有著全部物種最頂尖的大腦,因此我們延長壽命可以不只靠爪牙靠武器來和其他和我們在同一個大小級別的物種鬥爭,更可以靠研究醫學和我們看不見的敵人——各種致病因子鬥爭。物種設法生存沒有錯。 然而,人類為了一些享受方面的東西,如象牙,皮草,去殘忍剝奪其他物種的生命,那就真的不對了。因為這邊是你的快樂,那邊是人家的血淋淋的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