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必要為了一個顯而易見的實驗結果折磨小動物么?

問題描述:小兔子,白又白,兩只耳朵拎起來,割完動脈割靜脈,一動不動真可愛。 小兔子,白又白,進針毀腦掛起來,肚皮上面貼鹽酸,騷騷爬爬真可愛。 小兔子,白又白,一隻籠子關起來,吊完尾巴做電擊,憂傷抑鬱真可愛。 小兔子,白又白,左胸右胸捏起來,剖完胸腔剖腹腔,鮮血淋漓真可愛。 小兔子,白又白,注射麻醉綁起來,割完盲腸縫起來,目光獃滯真可愛。 小兔子,白又白,挖掉眼睛提起來,割掉膀胱割小腦,垂死掙扎真可愛。 小兔子,…
, , , ,
匿名用戶:
我是養了幾個小寵物的,兩只兔子,一隻豚鼠,一隻倉鼠。起因是有天晚上軋馬路看到他們在寒風中瑟瑟發抖,一時不忍心,就買了下來。
照顧他們3年了。倉鼠是後來買的,也兩年了。很高興他們頑強地活著,雖然生過病,打過針,吃過葯。以前他們生病去寵物醫院,碰到別人帶著上百上千的狗或貓,有的人會略帶嘲笑和譏諷。說十塊錢一隻的兔子,死了再買一隻,還看什麼病。我選擇不理那些人。
按照網上查的理論壽命,兔子豚鼠正值壯年,倉鼠已經步入老年了。
養得很胖,不知道這樣對他們好不好。很多時候,同事朋友說他們的日子過得比我好。定期買糧買草,還有零食和磨牙食品,真的比我自己的伙食費還高。當然,原因之一是我自己對於生活沒有高要求。菜場經常買菜的攤位看我經常買重複的幾樣菜,就問我怎麼這么喜歡吃,得知我養著他們,就會把賣相不好的蔬菜送給我或者便宜賣給我。真心謝謝那對夫婦。
扯了這么多,回歸正題。
剛好他們都是經常被拿來做實驗的。
我個人不反對動物實驗,盡管我跟他們的感情很深。但是如果因為感情深就以此為由,阻礙別人進行有合理目的的行為,這本身就是不理智的。我感謝動物們為了人類所做出的貢獻和犧牲的生命,我也不能接受看著他們死在我的面前。
可是,既然連實驗都不能做,為什麼市場上賣各種兔肉食品的沒有人去阻礙呢?我個人都不反對。是的,不反對和贊成是兩回事,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態度。
這跟狗狗差不多。
如果沒有他們,也許人類的醫學水準還停留在百年前。這么多人在動物不自主的恩惠下享受了成果,然後跳出來口呼反對。
我不反動物實驗,盡管我無法面對那樣的場景。看了題目,暗定以後孩子盡量不讓學醫。
如果我的兔子老鼠死了,我會給他們正式地送終,找個山青水秀的地方埋葬他們,而且是不容易被刨出來的地方。我尊重他們的生命,尤其是給我帶來了歡樂的他們。
但我更尊重科學,感恩他們的貢獻,造福了全人類。
原諒我不客觀,帶著濃重的感情色彩。


Aorqu用戶:
題主的考慮很有道理。我支持使用實驗動物。但使用前,考慮實驗的必要性,能否減少使用動物的數量,能否減少動物的痛苦,能否使用低級一些沒有痛感神經的動物都是科學家職業道德的一部分。可惜職業道德不是法律,有的人遵守必然有的人就會不遵守。必要性,最小樣本數量這些也是很主觀的東西。你說10隻夠了,他說30隻才夠。沒有標准就沒法監管。

對於題主提到的情況,也許有他的必要性,也許沒有。但只有不斷提出對其合理性的懷疑,科學家、實驗/實踐課的設計者才會去反思,去努力避免濫用實驗動物。。關於某些動物保護協會禁止使用實驗動物的主張我雖然不贊成,但他們的存在,作為警鐘,還是很有必要的


何苦:

大學部用鴿子做實驗,就是要解剖。有人就說這么可愛的小鴿子怎麼能殺掉呢?乾脆趁老師不注意偷偷放掉吧!

於是趁老師不注意,從窗戶扔出去了,鴿子你飛向自由吧!

然而,實驗用的乳鴿,可能並沒有長出齊備的飛羽。

總之,直接摔死了


章奇:

沒有顯而易見的結果,只有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
任何實驗研究不是一句想當然就可以的,要證據。例如孩子和小樹苗一起長高,那就能顯而易見的認為孩子身高隨著樹苗長高而長高嗎?要有嚴密的實驗設計,來證明自己的觀點。

我們在做實驗的過程中經常出現,實驗結果顯示治療組和疾病組看起來有差異,比如治療組某兩只治療效果特別好,但是當把所有個體納入後統計學分析,可能差異並沒有統計學差異。

在臨床中,越來越多的新葯被用於臨床,這些新葯都是從動物實驗開始的,在有效的基礎上才進一步進行臨床試驗,臨床試驗證明有效才會上市。路邊鄉里的郎中到處推銷他的祖傳秘方倘若真的很有效,研究被醫葯公司推廣了。當然可能確實有幾個人有效,但並不是所有人都如此,而且他的有效的真實性也不可靠。

例如我大舅媽骨折那段時間貼一個當地秘方的膏藥。我問這東西有效果嗎?我大舅說他用過,不到一個月就可以走路了。傷筋動骨一百天,我不太相信,果然大舅媽用了就沒用,而且現在還在持續的鈣質流失。

所以說,眼見也不一定為實,要有統計學的支持。

最後說一下,那個兔子空氣栓塞並不是為了看兔子多痛苦,往往是對兔子做了一些其他實驗結束後,處死動物的方法。在我手裡死了不下200隻老鼠了。每次殺完心裡會難受一會,還去過寺廟拜過佛(請不要吐槽我唯心謝謝…)。下面的一個回答我比較同意,人類作為高等動物,他的生存對其他動物本來就是不公平的。可能做不到不殺動物,但是要尊重它們吧…


Ricky Chen:

你妹子已經說得很到位了,很多東西沒有實實在在擺在你面前,你真不知道以後該怎麼辦。
就算你看過劇烈掙扎的小兔子,當實實在在的活人掙扎的時候,你也可能不知所措。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