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化可以有多可怕?

問題描述:有文化可以有多可怕?
, , ,
吳傑臻律師:

講一個故事你就知道有文化的人多可怕。
2008年某男給小三買了3套房子共花了300萬,是這樣操作的:先以某男名義買了3套房,再贈送房子給小三。
2016年某男跟小三鬧翻了,2014年某男也跟前妻離婚了。但是某男跟前妻有個孩子,小三則多次墮胎已切除子宮。
此時,三套房子已漲到1000萬。於是,某男講此事告訴前妻。前妻立馬把某男和小三告上法庭,並查封3套房子。期間,還把某男這些年來轉賬給小三的包養費200多萬的銀行流水查出來了。
前妻認為這三套房子和200多萬包養費都要返還!
法院認為:某男未經配偶同意擅自處分夫妻共同財產,由於夫妻共同財產在尚未分割之前屬於共同共有,不分份額地共有,且包養小三的行為違反公序良俗,所以整個贈予行為都無效,判令小三把三套房子和200多萬包養費全額返還。
於是,某男花了500萬包養小三,不僅全數拿回,還賺了700萬。
小三付出8年的青春,喪失生育能力,所得財產全數奉還給某男和他前妻。
如果當初小三跟某男拿的是現金,用現金去買房,啥事都沒有。
這就是有文化和沒文化的差別。


Miss Garlic:

圖片轉,侵刪。


匿名用戶:
沒文化的可怕在於無知而無畏,有文化的可怕在於一把利劍用錯了方向。

制假幣、造病毒(人體的與其他的)……還有許許多多的壞事,哪一件不是有文化才能做到的,又有哪一件不是破壞力無窮?

隨便摘個新聞吧

如此「學以致用」,化學專業大學生自己製冰毒
  ●從網上下載視訊學習,自己買原料,因技術不過關冰毒質量低下
  ●事發上思,兩名嫌疑人已被警方刑拘
  上思男子馬某是化學專業的畢業生,但他沒有將所學知識用於正途,染上毒癮後,動起了自己制毒吸食、牟利的念頭。在網上下載相關視訊後,他與人合夥租房,研究製造冰毒的工藝。接到村民舉報後,警方一舉將他的制毒窩點端掉。
  今年7月,上思縣公安局村警下村走訪時接到村民舉報,稱在該縣思陽鎮糖業宿舍區內有人製造冰毒。經過一段時間的縝密偵查,民警發現江某和馬某有重大嫌疑,立即暗中部署,等候抓捕時機。
  8月6日,馬某回家時被警方抓獲,在其家裡查獲溫度計、容器等工具,以及化學葯品一批。經突審,馬某對自己的制毒行為供認不諱。根據馬某的供述,警方於6天後將另外一名嫌疑人江某抓獲。
  馬某向警方交代,他今年32歲,染上毒癮已有一段時間。因平時購買毒品開支較大,他經常捉襟見肘。去年3月,他認識了有共同愛好的江某,想到自己大學時讀的是化學專業,便打算「學以致用」。兩人一拍即合,商定由江某出資、他提供技術,合夥製造冰毒,如此不僅能滿足自己吸食,還能銷售牟利。
  隨後,馬某從網上下載了大量製作毒品的視訊、資料,學習、摸索製造冰毒工藝。江某則出資1.5萬元,讓人分頭到葯店、商店採購制毒原料、化學葯劑及器具,在思陽鎮糖業宿舍區內開始制毒。不過,由於技術原因,他製造的冰毒質量低下,完全未達到預期效果。今年4月,馬某擔心制毒窩點曝光,將用於制毒的化學葯劑及器具搬回家藏匿,沒想到還是被警方查獲了。

再有:

90後化工學校學生林某達,本着對化學學習的熱情,卻「聰明反被聰明誤」。因為好奇而利用所學知識試驗製作毒品,不想竟獲得成功,欣喜若狂的他陷進了更深的泥潭,他開始試着吸毒,並在網上通過QQ兜售制毒方法。最終在一次吸毒過程中,被警方抓獲。近日,林某達因犯製造毒品罪、傳授犯罪方法罪,受到法律制裁。

還有

山東煙台一大學生精通PS 用打印機偽造千萬元假幣
  抓獲嫌疑人時20台打印機仍在運轉
  讓人感到意外的是偽造出千萬20元人民幣的李某是一名剛畢業的大學生,山東濟寧人今年只有23歲。據了解李某精通PS、平面設計,大學畢業後曾經在一家設計公司上班。據李某交代他為了掙錢快就動起了歪心思在網上學會了製造假幣的技術。之後李某購買了電腦和打印機等設備,自己設計、修版、調色竟然打印出逼真的人民幣。
  李某打印出的20元假幣有多逼真 據了解很多分銷商都對他的技術點頭稱贊有不法分子甚至請他修版調色。當民警抓獲李某時,伴隨着「吱吱」的聲音他家的20台高檔彩色打印機仍在不停地打印。據民警介紹李某計算好了打印一摞紙的時間並在手機里設計了很多個鬧鍾提醒,打印完正面然後提醒打印反面。

好啦,有文化不可怕,用錯地方就可怕。


染香:

小時候檢查出一型糖尿病,那時候八歲。爸爸是部隊軍官,媽媽是會計。檢查出來後就從縣城轉到市區住院。那時候還沒到千禧年,也不是省會城市,雖然不是貧困地區但是綜合貭素和受教育水準普遍較低。
印象很深的是住院時期也有一個小哥哥和我一樣是一型糖尿病,需要注射胰島素。不過他的家人似乎對科學和醫療都不是很相信,住院期間這個八大姑那個八大姨說這個偏方,那個神醫的,還像我媽媽安利。我記得我媽媽那是也不參合也不說話,就抱着我給我扇扇子。沒多久那個小哥哥就被家人帶走出院了。
後來記不清是多久,那個小哥哥又回來了,已經截肢。他們家在鄉下務農,小哥哥出院侯就喝她們找的偏方,去看神醫,後來下地幹活兒的時候鋤頭傷到腳也沒處理,感染後潰爛了。加上血糖高,很快病變。
送到醫院的時候病床阿姨聽醫生說已經壞死了,問家長為什麼不送醫院,小哥哥媽媽哭的說不出話,爸爸支支吾吾的說在家裡看過了,以為沒事。
那時候覺得小哥哥很可憐,媽媽望着他也哭。後來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又被接回家,再也沒見過。
生病之後身邊有許多「好心人」推薦這個偏方那個中藥的,爸媽一概不理。堅持每天注射胰島素,服用醫院開的正規葯物,每年去醫院體檢。相比之下,我覺得自己很幸運。
記得回老家過年,還有嬸嬸說胰島素是激素什麼,不能長期注射。想來愚昧並不可怕,但是把愚昧當作真理才可怕


匿名用戶:

被認出來了,匿了

我,我,我第一次收到這么多贊,超開心。評論仔細看過了,能回復的都回復下……很開心,據說這樣一般是被大v蒞臨過。
我一直手機碼字,所以這個故事講的有點簡潔。說我編故事的我也能理解,畢竟如果不是親眼見過,完全沒辦法相信,我當時也可能把「你吹牛吧」的想法暴露在臉上了,所以大叔想帶我見世面吧。
另外,我是女孩紙,並不存在老車夫帶我把妹啥的。
以下是原答案:

2011年,17歲,北京,後海,旅遊。
花了120雇了一個車夫,進去後發現其實其實這樣的車夫,20就可以了。我本着「不是我賺的錢不心疼」,灑灑水了。
然後開始和車夫聊天,他除了和我介紹各種四合院的歷史就是閑聊。
過程中他發現我正在自學日語,並且口語還不錯(僅僅只是動漫看多了),他就很開心,說他也喜歡學語言,並且精通八國語言。
我笑了笑,想反正我也看不出你精不精通,聽人吹水又不會怎麼樣。
然後,他說他在日本生活,老婆孩子都在日本。並且給我看了錢包照。
而他是因為今年父親身體不行了,才回國的,臨時找了個這個車夫解說。我突然覺得有點動容。
邊聊邊走,他讓我覺得我坐在車里像一個世家小公舉ʚ♡⃛ɞ(ू•ᴗ•ू❁)……
突然,在酒吧一條街隔壁,他問我想不想和櫻花妹交流一下…?

我:嗯???
他指著前方兩個各方面沒有什麼特別的女孩說:她們是日本人。
我:你怎麼知道???
他笑笑,我們去問問看……
直接日語打招呼,櫻花妹和我差不多的樣子,驚奇的停下,雙方交流我大致能聽懂,就是地名不知道是哪。在場的三個女孩都暈暈乎乎的,他交流的差不多了突然眼神示意我,我磕磕巴巴的說不出什麼東西눈_눈,最後只是很沒自信的說歡迎來到北京,希望你們玩得開心。
愉快的道別後,他說,其實日本人韓國人中國人還是很好分辨的。
並且很快又找到了一群韓國人,……其實就三個人,但是他們挺熱鬧的,很張揚的感覺像一群——簡短的寒暄了一下後,那群韓國人還安靜了下來, 應該是讓他們說話小聲點吧。

緊接着,好像在什麼恭親王府門口,找到了一群西班牙人。是旅遊團的。又用意大利語調戲了一群金髮妹子,然後還找到了法國人……嗯,不吹不黑,就在北京什剎海那裡,他帶着我兜圈找外國人,秀語言……

過程中最服氣的,還是他能分出日本人和韓國人,而且日本妹子完全憑借背影。

媽媽,其實這120元,不虧的。

寫在後面,沒啥好看的了。

17歲聯考失利,為了逃離三姑六婆的嘴,我媽把我送上了去北京的火車,我一個人。17個小時的火車,迎接我的是某貼吧認識的網友妹子和網友漢子。妹子比我小三歲,北京土著,家在二環一個叫幸福小區的地方,十幾平米的房子當年三百萬。網友漢子比我小一歲,上海來玩的土豪。

會師當天,我開心得忘記了落榜的痛苦。大城市的建築,遠離鄉土的自由空氣,和初次見面的朋友。
當天中午我們吃了個北京特產,下午就送上海的漢子上火車。
然後,一切就變了。
顯然在北京妹子的眼裡,我是土鱉,只不過她一開始沒表現的太明顯。
托她的福我在北京二環,她家附近,天安門三條街的地方。找到了一個民宿,30一天,單間,有風扇空調。除了一股子霉味,和不能鎖門(其實可以,我傻,不知道要鑰匙。)以外,都很棒很棒,比後來在SOHO附近找的90一天的賓館好太多了。
中途發生了很多詭異而荒唐的事情,因為網上還有一個大群,群主大人很關心我這次進京,我一開始還直播,後來我和這位北京妹子鬧得不是很愉快……最後她退群了,貼吧也退了。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會一個女生,在什剎海……

我一直覺得這次相遇是北京對我的一種補償,所以很珍惜,趁著還沒忘乾淨,寫下來。等有空電腦了,把故事寫精細點…

Aorqu用戶:有哪些旅行中遇到的惡心的人或事?

我把故事貼在這裏了,有空更新……恩,有空


夏昊BFA:

生活在中國這個魔幻現實主義的國家,作為一名中國人(即便很驕傲),但也不得不承認有時候外文比中文好用多了。

和外企或者大的私企打交道時候,遇到利益受損需要維權的問題,只要用外文寫投訴郵件,保證回應速度比香港記者還快。

哦,別忘了,要用企業郵箱發送,實在不行,帶VIP的或者教育郵箱也可以。千萬不要用帶數字的QQ郵箱。


司馬懿:

時間線上出現了這個問題,就說一個親身經歷吧:

好幾年前,我在北京偶遇一位曾經關系比較密切,後來好久沒有聯系的好友,有點感慨,倆人就決定去路邊的茶吧喝兩杯茶敘敘舊。

剛坐下之後,我嘆了口氣,輕輕地說:「鍾陵醉別十餘春,又見雲英掌上身。」 然後大聲說:「 近來在做什麼?」

對方似乎對我的第一句沒什麼反應,我有點得意,也有點失望,畢竟當初我們認識的時候,便是因為在網上詩文答對,看來年歲一長,當年的愛好不再啊。說了大約一兩個小時的話,感覺該走了,此一別又不知何時再見。對方問我:「你準備回國么?」 我說:「還不知道啊。」 對方說:「秦家丞相府,不重褒衣人。回來的話,去哪裡你想好,告訴我,沒准還能幫上忙。」我點頭稱謝,互相留了QQ。

互道再見之後,我開始還津津然有點陶醉在剛開始的那兩句,直到晚上睡覺前,回味過來了,遲鈍的其實是我…

有文化就是這么可怕!


郝小燕:


——徐賁《在傻子和英雄之間:民眾社會的兩張面孔》p437


我不吃饅頭:

我阿公是歷史教授,我小時候問我阿公鄭成功的媽媽叫什麼?正常答案是「失敗」,因為「失敗是成功之母」,我阿公答:日本人田川松。


是三更阿:

侵刪。

不知道有沒有人發過 (๑•ี_เ•ี๑)


李曉宇:

上高中的時候,過教師節給老師買張賀卡。作為生活委員責無旁貸啊。
其實我還是很有心的,數學老師是個年輕老師,給她買了個略萌的。英語老師年紀不小了,給她買了個全英文的。
語文老師還有一年就退休了,於是我給他買了個全是繁體字,自己也看不懂的,寫了名字就放講桌上了。

下午語文老師來上課,拿起賀卡,先讀了一遍,然後問,這賀卡誰買的?
我高高地舉起了手。
老師說——這是結婚的請柬。


夏夜之芒:

在朋友圈看到的一個段子,侵刪

一高中重點班物理老師在給學生講期末考試試卷,由於老師水準高,同學理解能力強,所以半節物理課就把試卷講完了。物理老師看看鐘清了清喉嚨說:同學們時間還早大家再翻到前面選擇題我把化學部分給大家講一下。然後巴拉巴拉把化學也講完了。化學老師知道這個消息後仰天長嘯:他神經病阿。。。

我還是第一次收到這么多贊。。哪天有時間再說個真事


景略集智:

有文化能有多可怕?澳大利亞有位叫 Tait Brown 的程序員用僅僅 57 行代碼和開源工具自己動手搞了一個車牌自動識別系統,基本上實現了澳大利亞政府花 8600 萬美元想要達成的效果。

過去幾年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平均每年就有 1 萬 6 千輛的汽車被偷,涉案金額達 1.7 億美元。維多利亞州警方採取了多種技術方案打擊汽車偷竊行為。

為了防止盜賊將偷去的汽車進行欺詐性售賣,警方早前也一直在用 VicRoads 的網絡服務檢查汽車登記狀況。但效果還是不夠好,於是維多利亞州警方決定投入巨資,研發一種固定的車牌掃描儀——一種固定的三腳架攝像機,能掃描過往車輛,自動識別出被偷的汽車。

有天下午,這位叫 Tait Brown 小哥突然決定自己動手做一個車載的車牌掃描儀,如果路上的車輛是被偷的車輛或者沒有登記車牌,就能自動通知他。小哥知道造這個系統需要的一些單獨部件,目前市面上都有,但是不清楚把它們組裝在一起的難度有多大。

但是上谷歌搜索了一下後,他發現維多利亞州警方也正在針對研發類似的設備進行招標和詢價,而且估計費用高達 8600 萬美元。該系統將配置在 220 輛執法車上,按 8600 萬美元的成本計算,相當於每輛車支出達 39 萬美元,這差不多能買一輛超級跑車了。

於是 Tait Brown 心想,這豈止是貴,簡直特么是貴,我自己搞一個,而且比這效果還要好。


成功搭建系統的幾個條件

在開始之前,我(指作者Tait Brown——譯者注)先列出產品設計需要的幾個關鍵要求。

要求1:圖像處理必須在本地環境下進行。

我覺得將實時視訊流傳給中央處理器處理是解決這個問題最美效率的方法。不僅會有高昂的數據費用,而且還會產生網絡延遲問題,何況網速本來就夠慢了。

雖然隨着時間推移,集中化的機器學習演算法會變得越來越準確,但我想知道用本地設備實現是不是就「足夠了」。

要求2:必須能處理低質量圖像。

因為我並沒有樹莓派攝像頭或USB網絡攝像頭,所以我會用行車記錄儀的鏡頭——因為它隨時可用,也是個理想的樣本數據來源。而且,行車記錄儀的視訊也代表了從車載攝像頭能夠獲得的視訊的整體質量水準。

要求3:必須用開源技術就能搭建。

本着節省資金的目的,所以不能用專利技術,因為每次使用就得收費。必須用開源技術,這點沒得說。

解決方案

概括來講,我的解決方案就是從行車記錄儀中獲取圖像,將圖像傳入一個安裝在本地設備上的開源車牌識別系統中,請求查詢登記的車牌,然後將查詢結果返回在顯示屏上。

返回到安裝在執法車輛上的設備的數據,包括汽車製造商、汽車型號(只有被盜時才會進行驗證)、登記狀態和車輛報告被盜時的通知消息。

如果你聽起來覺得這也太簡單了,那很正常,因為它確實很簡單。例如,圖像處理都可以由openalpr程序庫處理。至於識別車牌上的字元,你需要做的真的就是這樣了:

openalpr.IdentifyLicense(imagePath, function (error, output) {
   // handle result
});

一個小小的提醒

維多利亞州警方用的 VicRoads 無法公開訪問使用,所以我搞的這款車牌識別掃描儀在檢查車牌狀態的時候,需要從網上扒下來數據才行。但是這只是個概念驗證行為,我沒黑掉誰的服務器。

好了,下面就是我的概念驗證代碼:

// Open form and submit enquire for `rego`
function getInfo(rego) {
	horseman
	  .userAgent('Mozilla/5.0 (Windows NT 6.1; WOW64; rv:27.0) Gecko/20100101 Firefox/27.0')
	  .open(url)
	  .type('#registration-number-ctrl input[type=text]', rego)
	  .click('.btn-holder input')
	  .waitForSelector('.ctrl-holder.ctrl-readonly')
	  .html()
	  .then(function(body) {
	  	console.log(processInfo(body, rego));
	    return horseman.close();
	  });
}

// Scrape the results for key info
function processInfo(html, rego) {
	var $ = cheerio.load(html);
	var vehicle = $('label.label').filter(function() {
	  return $(this).text().trim() === 'Vehicle:';
	}).next().text().trim();

	var stolen = $('label.label').filter(function() {
	  return $(this).text().trim() === 'Stolen status:';
	}).next().text().trim();

	var registration = $('label.label').filter(function() {
	  return $(this).text().trim() === 'Registration status & expiry date:';
	}).next().text().trim();

	return {
		rego,
		vehicle,
		stolen,
		registration
	};
}

結果

我必須說,結果出奇的好,驚到我了。

我本來以為開源的車牌識別技術會很垃圾,而且圖像識別演算法很可能還沒針對澳大利亞的車牌進行優化。

結果,我 DIY 的這套車牌識別系統能在各種視野中識別車牌。

當然,個別字元識別起來還是存在一些問題。

但是···嘿嘿,演算法最後還是成功了!圖像處理的準確率最後達到了 91 %。

而且我認為如果提高採樣率,然後將最高置信度排序,可以將準確率再提高一點。或者,也可以調整閾值,在置信度超過 90 %的情況下才接受驗證登記的車牌號。

小哥把他的這個方案在網上發佈後,瞬間大火,當天瀏覽量就高達 45 萬。隨後當地的廣播台、矽谷的技術大會等紛紛邀請他去做講座,但均被他婉言謝絕。

Tait Brown 後來又發了一篇博文稱,他寫那篇技術解決方案的初衷是覺得,既然我們有了 OpenCV 這樣的計算機視覺框架,也有 VicRoads 這樣用於檢查車牌的數據集,那麼一定有某種方法將兩者結合起來解決自動識別車牌的問題。

Tait 還發佈了自己做的車牌識別技術的效果視訊:

雖然車牌自動識別系統很容易讓很多人想到喬治·奧威爾筆下一直看着你的「老大哥」,但 Tait Brown 認為這種技術還是有很多積極的應用。試想,一個能識別機車的系統,在掃描到綁匪後自動通報警方和家屬綁匪目前的位置和方向。

一個8600萬美元的問題

Tait Brown 稱,平心而論,其實他對8600萬美元能搞出什麼東西沒啥概念,也說不好他自己做的這個車牌識別系統和政府花這么多錢研發出的系統相比效果孰優孰劣。

他只是覺得花 39 萬美元給每輛執法車弄一個這樣的系統,真的太貴了,如果有更省錢、也能保證效果的方法,幹嘛不試試呢?

最後,他的方法證明,使用開源技術和現有組件,做出一個回報率更高的解決方案是可行的——而且花費遠遠低於 8600 萬美元。

一個好點子再加上幾十行代碼,就解決了一個價值 8600 萬美元的問題,大概這就是知識的力量吧。


向你推薦:

這評論有毒!——文本分類的一般套路 – 集智專欄

邊看邊練的簡明機器學習教程 Part II – 集智專欄

是直是彎?爆照判斷 – 集智專欄

參考資料: https://medium.freecodecamp.org/how-i-replicated-an-86-million-project-in-57-lines-of-code-277031330ee9


瑤琴一曲:

在他面前 吹牛也是一門考試。。。。


白雲龍:

前一陣,家裡的光貓不穩定,老是掉線,遂給10010打電話。

一陣報障,給我轉接「專家席」

對面客服指引我打開光貓的管理界面,登陸,問我有沒有開WLAN。

我說沒有。

於是讓我打開WLAN,把信道調到6或11……

然後我就火兒了……

你說我平時都不用光貓的無線局域網功能,你讓我開能解決什麼問題?

更何況,你這調信道是逗我呢?我分明是廣域網信號不穩定,你讓我調無線信道幹什麼……

於是我把上述理由陳述了一遍,她還狡辯:

先生,這個WLAN是不可能關閉的,您平時只是沒有用而已,這邊給您提供的是標準的解決方案,您可以先試試……

我就更火兒了,心說這幫「專家席」連點基礎知識都不學么?光背條目?而且這個條目是哪個XX列的……

遂說:我跟你說,我就是學計算機的,我也懶得跟你解釋什麼是LAN,WAN和WLAN,你趕緊給我派個工人檢查下光纖,不然我就舉報你業務不合格!

停頓一會兒,「好的先生,您別生氣,我這邊已經給您報修了……」

結局:小區光纖的一個頭壞了,換了就好了。


宋煩啦:

卑賤和劣行在愛情看來都不算數,都可以被轉化成美滿和莊嚴:愛情不用眼睛辨別,而是用心靈來判斷。

——莎士比亞《仲夏夜之夢·第一幕.第一場》

我們如果提起莎士比亞,必然會有人說大文豪偉大的英國文學家戲劇家

但是,凡多讀過幾本他的作品的人就會知道,他的作品裏面除了詩韻、美妙的句子之外

還有一大段又咸又濕的黃話

哈姆雷特:小姐,我能躺你大腿上不?
奧菲利亞:不,殿下。 哈姆雷特:我是說,能不能把頭放在你的腿間?
奧菲利亞:恩,殿下。
哈姆雷特:你覺得我想說的是那些鄉村野外的事?
奧菲利亞:我倒沒有想到,殿下。
哈姆雷特:睡在姑娘的大腿中間想想真是有趣。
奧菲利亞:什麼,殿下。
哈姆雷特:沒什麼。
奧菲利亞:你真開心。

——莎士比亞《哈姆雷特》

單單通過譯文,自然比較難理解著其中的咸濕意味,但是借用相關的文學批評作品來解讀一下,就豁然開朗了。

1.哈姆雷特說,能不能把頭放在你的腿間。但是其實男人是有兩個頭的,一個大頭,一個小頭。哈姆雷特說的可以讓我把我的小頭放進你的兩腿之間嗎?

2.鄉村野外原文是country matters,不過實際上演員會故意讀作類似count matters,輕讀-ry的發音。conunt直譯過來就是女生私處的意思。哈姆雷特說的是,你覺得我在想你的黑葉灌木叢嗎?

3.哈姆雷特說,睡在姑娘的大腿中間想想真是有趣。對方問,什麼。其實是問什麼東西有趣?哈姆雷特回答nothing(沒什麼),其實是回答了對方的問題。Nothing指的是女生空蕩盪什麼都沒有的、需要被填滿的地方。

值得一說的是——這個滿口黃段子的哈姆雷特,最後還是把姑娘成功睡了。


Aorqu用戶: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沖著這句話轉達兩段真實故事,請先自行調節腦迴路。

第一個故事是這樣發生的:有句老話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誰也不知道十年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

互聯網時代,更是如此。12年前,那時的QQ還未擁有如此輝煌,那時的小馬哥還稍顯青澀。

時光回到2004年。當時,2004CCTV中國經濟年度人物評選節目中,站在候選台上的馬化騰面前大佬有張瑞敏(海爾集團首席執行官)、王石陳彤(前新浪副總裁、現小米副總裁)、胡舒立(財新傳媒創始人、總編輯)等。那時騰訊QQ總註冊用戶數為3.55、活躍用戶數1.19億、QQ最高同時線上730萬、QQ遊戲最高同時線上78萬。

在視訊的42秒左右,有兩秒鐘的定格畫面,在畫面的右側出現了另外一個姓馬的頭像。

這位是馬雲。位置被安排在嘉賓後面,可見當時地位不高。因為淘寶問世,創業五年的馬雲此次也獲得了年度經濟人物,但不同於別人的「理所應當」、「實至名歸」,馬雲得獎被當時很多行內人和媒體人所不堪,認為是花錢公關得來的。

鏡頭回到馬化騰身上,在當時的很多人眼裡,QQ是上不了檯面的,一個靠抄襲國外的產品不知道怎麼就活了下來,不管怎麼活下來的,反正微軟的MSN要進入中國市場了,QQ肯定要完蛋。這是當時的公認。

就在這樣的情景下,馬化騰當年還是在節目中獲得年度新銳獎,馬化騰的獲獎詞是這樣寫的:

他是一個網站站長,註冊用戶數3億五千萬;他創造龐大虛擬家園,海角天涯變成咫尺之間;他營造的世界,年輕的心態是唯一的通行證;他用那個在電腦右下角頻繁閃動的小企鵝提醒投資者:「玩」也是生產力。

節目的最後,主持人問馬化騰,你能說服一位評委與騰訊合作嗎?

馬化騰介紹說,「QQ是一種新的互聯網溝通工具,提高了溝通的便捷性,互聯網以後肯定會深入人們的生活,這種新的溝通方式將成為他們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

當年,馬化騰要說服的評委就是那個時候如日中天的海爾CEO張瑞敏。他微笑婉拒了:「謝謝,但沒有說服我」,馬化騰顯得有點尷尬。而現在,從婉拒到擁抱,張瑞敏近年來也一直思考傳統企業的互聯網轉型問題。12年過去了,然而QQ早就不止是那個需要去說服別人的QQ了。

在10幾年前,擁有這樣的用戶群體的QQ,竟然還沒有被別人認可。無論在何位置,真要時常花點時間理解時代的變化。

而且直到2005年6月的時候,馬化騰在一個大會上講述早期創業的艱辛:

沒辦法嘛小公司嘛,我的名片印的是工程師,因為我技術比較強,這樣做是要讓客戶覺得,不可能老闆也出來幹活嘛,所以我是假扮工程師。

後來回來開發系統,那時候要做到3萬用戶,於是去學校一個個拉學生用戶。湊到3萬人可能要兩年之後,那時候公司可能就死掉了,所以當時我們就想着趕緊把用戶做上來,做完就賣掉。自己也去網上推廣,最後用戶上來了,最開始沒人聊天,我自己要陪聊,有時候還要換個頭像,假扮女孩子,得顯得社區很熱鬧嘛。

就這樣,他靠着掌握網民的喜好,以及提供網民面對高昂的移動電信費用的節省方案,逐漸建立起一個龐大的帝國。

—看了看評論,我為沒寫下結語感到抱歉,所以新增備注–

首先,我覺得不要去評斷「誰更有文化」這個問題。各有所長,有趣的地方在於,即便是張瑞敏對於不同市場也有認知局限,所以錯失了掌握新市場的發展契機。換個角度觀察馬化騰也是如此,即便成為移動互聯網大咖,在滲透實體經濟發展的過程中,也需要摸索很長時間(以及大量投入)。

用開放的心態去了解不同的市場文化,才是人生最有趣的地方。備注到此,留下空間給小夥伴們思索。

有興趣的可以點擊檢視視訊
2004年CCTV中國經濟年度人物頒獎典禮

忘了說感謝,再次感謝大家熱情點贊。接下來這個故事相當令人唏噓:

1994年有一家中國飲料企業花500萬美元買下了帝國大廈的一整層,並向美國媒體稱:在中國,可口可樂和百事可樂加起來賣得都沒有我多

登陸紐約的前後6年時間里(1991-1996),囊括了中國飲料行業品牌、銷量、利稅、利潤四項指標的所有第一。在大陸的行業發展史上,至今沒有任何一家品牌達到其曾經的統治力。可是沒幾年,他卻眼睜睜地看着自己一手創立的企業,被「賤價」賣給了資本炒家。最後以貪污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並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15萬元,在病床和輪椅上度過了餘生。

這個故事的中國飲料品牌叫做健力寶,發生在 李經緯時期。李經緯讓很多人過上了好日子,他自己則過了很多年的苦日子。

李經緯生於1939年的他是個「遺腹子」。尚在娘胎時,其父便死於戰亂,母親也過世後,李經緯住進了孤兒院。

10歲起,他開始打零工,擦皮鞋、修水電,在印刷廠當工人。李經緯干過各種苦活,沒有進過一天學堂。在印刷廠當排版學徒期間,李經緯學會了認字,3年後,他成了該廠的副廠長。

工作之餘,李經緯喜歡運動,籃球、足球都擅長。印刷廠期間,李經緯在籃球場結識了三水縣武裝部的一位領導,深受對方賞識,後被提到了縣體委當副主任。

李經緯當了13年的體委副主任,那時候的李經緯開始展露其「親下不親上」的特性:他在球場外給球員們提鞋,為了運動員能吃飽飯絞盡腦汁;但是他和體制內同仁以及上級領導的關系始終算不得好。

這一特質陪伴了李經緯一生,也為他這一生埋下了伏筆。

1973年,受到「排擠」的李經緯被調到瀕臨倒閉的三水酒廠當副廠長,那是一間只有幾口米酒缸的作坊,周圍人回憶稱他比誰都努力。之後一度資不抵債的啤酒廠已經站穩了腳跟,每年能有幾萬元的凈利潤。李經緯也在期間升任廠長,掌握了絕對的主導權。一次去廣州出差,他在街邊買了一聽可樂,這是他第一次喝這個飲料。

喝完一罐後,李經緯產生了做飲料的念頭,沒多久,一個機遇就跑到了他面前。

這個時期國家體委為了改變體育科學研究落後的狀況,向各研究所下達了一批研究項目,其中就包括運動型飲料。隨後,廣州體育科學研究所研發了一款新式飲料,據稱既可以讓運動員迅速恢復體力,普通人也能喝。

幾位教授和研究員拿着成果先後找了幾家汽水廠、啤酒廠,沒有人願意接手。因為新飲料做新品牌需要投入,沒必要冒這樣的風險。一次偶然的機會,教授們去了三水酒廠,雖然坐的都是條凳,李經緯大魚大肉招待科研人員,並且當場拍胸答應提供資金和設備支持。

在三水的廠房裡,項目組前後花了3個多月時間,經過130次試驗,最終做出了一款橙色的、含鹼電解質的飲料,問題是怎麼賣出去呢?

1983年中,李經緯打聽到兩個消息,一是國家體委正在為首次出征奧運會的中國代表團準備飲料,二是第11屆亞足聯代表大會將在廣州召開。

李經緯決定將產品送到亞足聯的會議上,在體委面前露臉。該決定遭到了廠里人一致反對:那個年代,白送在很多人看來是不可思議的事情,新產品一分錢沒賺,就要先往外送錢?

李經緯隨即展現了其決心和對酒廠的絕對控制力。幾天時間里,他先是想出了「健力寶」這個品牌名稱,又找人設計了商標,接着是工商註冊,所有工作一氣呵成,這就是日後的「東方魔水」健力寶。

接下來就是生產。先是說動了一家香港企業,為健力寶訂制生產了小批量的易拉罐,接着他又通過關系找到了深圳百事可樂公司,在對方的生產線上偷偷將飲料裝進了易拉罐里。一番秘密行動後,200箱的健力寶就這樣出現在了亞足聯的會議上,這之後,它成了中國奧運代表團的「出征」飲料。

出征奧運是半贊助性質,健力寶為此投入了20萬。當時這家公司賬上一共28萬,這是一筆貸款,本來用於購買強力啤酒的機器設備。李經緯將這筆相當於酒廠數年利潤的錢全部砸到了大洋彼岸。

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是新中國首次參加奧運會。在那裡,許海峰、李寧一戰封神,女排更是以勇不可擋之勢登頂,引發舉國沸騰。一位日本記者發現中國姑娘們在喝一種從未見過的飲料,於是隨手寫了一篇《靠「魔水」快速進擊?》的花邊新聞稿。「魔水」很符合當時國人需要的東方神秘氣息,「中國魔水」則大大增添了健力寶的民族情結。伴隨着奧運軍團載譽而歸,健力寶一飛沖天。後來的營銷,他親自擬定了簡單易記的廣告詞:您想身體好,請喝健力寶。

「他的思維基本不受限制,這就是沒讀書的好處,沒有條條框框。」李經緯的表弟曾如是說。

因為沒有條條框框,李經緯經常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很多外界看來不可思議的事情,都在他手裡變成了現實。

1994年,他花500萬美元買下了帝國大廈的一整層,雄心勃勃要進軍美國市場。為了角逐世界,李經緯決定改變健力寶偏居一隅的小格局,將總部從三水搬到廣州。1996年,他主導投資10億在廣州新建了高38層的健力寶大廈。這座大廈,成了他「下課」的導火索。

在此之前,李經緯和當地政府的關系已經很緊張。他雖然一手創立了健力寶,但這家企業的身份是國有控股,大股東是三水縣政府。李經緯是企業經營者,也是政府派出的代表。

編制上,他最高只是副處級,但卻經常享受「越級」待遇。縣里開會時,縣委書記和縣長坐中間,旁邊就是李經緯;省里領導、甚至國外領導來考察,都是見李經緯而不是政府的其他幹部,久而久之,有些人對之心存不滿。健力寶越做越大,關於李經緯的閑言碎語也越來越多。

如前所述,李經緯為人「親下不親上」,兒子結婚時高朋滿座,各級領導和企業家來了一大批,李經緯在普通員工那桌坐了最久,將一桌人喝了個遍;每年春節,李經緯都要花時間請已經退休的健力寶員工喝酒吃飯,而不是將這樣的黃金時間用來打點關系。

在做各項決策時,李經緯也很少上報,都是自我決斷,這讓某些官員非常不爽。後來健力寶產權陷入糾紛時,一位書記曾當着所有媒體的面說:不要一直提李經緯,健力寶是政府的財產,我才是健力寶的大老闆。這樣的矛盾,隨着李經緯作為作為體制內幹部即將年滿退休(1998年,59歲)而正式爆發。

在1993年,健力寶就被列為廣東省第一批上市名單,有下屬極力說服李經緯抓住這個機會進行股份改制,並且上市。但李經緯覺得太麻煩:我們又不缺錢,幹嘛要上市。但是其他人並不這么想。1998年,三水政府領導開會,主要領導說李經緯可以繼續留任,其他領導沒有一個站出來附議,然後政府加大了對健力寶資金的掌控力度,其每一款新產品投資、每一筆項目預算,都要政府親自審批。健力寶的銷量開始以每年七八萬噸的速度持續下降。

政府在數次會議後決定,賣掉健力寶。

為健力寶找「下家」,李經緯和團隊本應在排在第一順位。1999年,他提出公司內部實行股份合作制方案,由管理層自籌資金4.5億元買下三水政府所持有的股份。這個提議被政府直接拒絕,理由先是「有用健力寶資金來買健力寶之嫌」,後又變成「擔心經營層的錢來歷不明」。

2001年的一次會議上,三水政府領導悉數到齊,90%的人主張賣掉健力寶,但是不能賣給李經緯團隊。一次晚宴上,李經緯被通知出席,市長告訴他,健力寶將以3.8億的價格賣給新加坡公司。

李經緯聞言後憤怒至極,他不明白為什麼政府寧願將健力寶「賤價」賣給素不相識的外國人,也不願意賣給為之奮鬥了一輩子、並且出價更高的他。李經緯自然不可能就此放權。他做了兩手工作,一方面,公司全面抵制來審核查賬的新加坡人,拒不交出商業資料;另一方面,大陸媒體也被招攬而至,「健力寶被賤賣他國」的新聞一時間鋪天蓋地,輿論的重壓下,這次交易就此告吹。

為了應對,李經緯找到了當時最有可能的買家——娃哈哈和宗慶後做工作,勸說其高抬貴手。這之後,他找到市長,公開將心底的疑問說了出來:為什麼不能讓我們買回來?市長隨即表態:要買可以,給你們一個星期的時間。雙方商定,李經緯出資4.5億,買走政府的全部股份。

李經緯沒能等到第7天。談判完的第6天,正四處籌措資金的他接到政府通知,健力寶已經被賣給了浙江國投。一位叫張海的年輕資本家。早年的報道中,張海據稱上學時開了天眼,有特異功能,後來又拜在活佛門下,是個擁有神秘背景的神童。張海承諾給三水市政府3.38億,出面公司浙江國投是一家國有企業。這樣的局面皆大歡喜,交易完成後市長也鬆了一口氣:健力寶以後的行為都是企業行為,和政府沒有關系。

根據協議,張海將分3次分清3.38億,第一次付1億,為了拿出這筆錢,張海又拉來了另一位商人祝維沙,通過質押國債獲得了1億元的短期融資。張海曾就此長笑稱:3個億,就是單買健力寶大廈也是大賺啊!

通知下達的第二天,三水政府舉辦了一場倉促的簽約儀式,會上宣布作價3.38億元轉讓健力寶股份。儀式上,李經緯默默地坐在會場一角,仰面朝天、眼中含淚。

新華社報道稱他全程「含淚仰天,不發一語」,這張照片被迅速刊登在了大陸所有財經媒體和新聞網站上,即便對此事不明就裡者,看完亦是五味雜陳。簽約儀式後的第9天,李經緯突發腦溢血,直至病逝也沒能擺脫病床和輪椅。

事情沒完…

2002年,李經緯收到通知,直到2011年,檢察院才正式對其提起訴訟。在此期間,其他幾位被雙規的管理層還一度復職,回到健力寶上班。

2011年,李經緯在病床上經歷了一次特別的庭審。病房外的小會客廳里,3名法官、2名檢察官在「臨時法院」上進行了大約2個小時的庭審,3個月後,佛山中院作出一審判決,李經緯以貪污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並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15萬元。

其立案的原因是:身為受國家機關委託管理、經營國有財產的人員,無視國家法律,夥同他人利用職務之便,以購買人壽保險的形式,侵吞國有財產331.88萬元。

這起案情源自健力寶籌備上市時的一次資金變動。籌備期間,健力寶的賬上趴着一筆4000萬元的職工福利基金,為了在轉制前處理,集團幾位高管商議通過為全體職工買保險的形式來花掉這筆錢。當時在三水,買保險是一種比較流行的人員福利措施。

李經緯了同意了這個方案,此後,健力寶為李經緯投保了331.88萬元,其他3位高層則每人200萬左右,剩下的3000多萬,則在2001年集體分發給了全體職工。

李經緯在位期間,健力寶向政府繳納了30億的稅收,他離開後,因為300萬保險款項被判了15年。

李經緯認為自己或許有錯,但絕對沒有罪。他曾對陪在病床邊的人說:這一輩子,我因為工作繁忙有愧於家庭,但是絕對無愧於黨和國家。健力寶期間,甚至為了避嫌,李經緯的妻子、兒子、乾女兒都沒有進入健力寶,只有乾女婿在公司待過很短的一段時間,而且是普通工人。

生命的最後三天里,李經緯因腎衰竭,每十幾分鐘就有尿感,護工讓他在床上解決,然後幫他收拾。但李經緯仍堅持起來去廁所,每一次都因此汗流浹背。護工後來對其家人說:老爺子把尊嚴看得比生命還重。

2013年4月22日,李經緯辭別人世。他生前只留下兩句話,一是我死了比活着舒服;二是希望落葉歸根,除此之外,他沒有其他遺言。200多位生前好友和各界人士參與了遺體送別或是送來花圈,因為尚在服刑,這些名字不能帶單位和頭銜。

告別儀式前,李寧將籌辦團隊聚在一起:今天不要講過激的話,我們是來送老闆的,將他平平安安送走就好。4天後的追悼會上,沒有任何人安排悼詞,只有李經緯的長子代表親屬致答謝詞,「人生無常,先父一生的功與過自有公論。」追悼會上,李寧淚水潸然,幾度不能自持。

李經緯一生都和體育聯系慎密。他真心喜歡體育,不僅先後贊助了大大小小數百個體育項目,還組織培養了一批本土體育人才。

其中一個像對待自己孩子一樣的體育明星是體操王子李寧。他在參加奧運期間為中國贏得3塊金牌。1988年,李寧從吊環上意外摔下,回國後遭遇鋪天蓋地的嘲諷和謾罵,如果沒有李經緯當時的扶持也不會有今天的李寧。李經緯在院期間除了家人外,李寧是最常陪伴李經緯的人。自住院後,李寧就負責起了李經緯所有的醫葯費和住院費,直到離開。

按照三水風俗,送完亡靈後有晚宴。李寧挨桌敬酒感謝,說:這是老闆請你們吃的最後一頓飯,以後就靠你們自己找吃了。

(故事完)

細節更加精彩,摘錄來源:水煮歷史-陳光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jY4ODYwNA==&mid=2651682506&idx=1&sn=35cfb1a880e787a1e4d6a23836b04943&scene=2&srcid=0910miFEaFHSkPH9byibFi0c&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wechat_redirect

跳轉前,記得點贊。再次感謝閱讀


Aorqu用戶:
有感於高票答案 @artemis ma ,我也說個我經歷過的教授的事情吧。
12年跟媳婦去紅星美凱龍買傢具,碰到一對年歲稍長的我媳婦的同事,女的正在百無聊賴的坐在一家店門口玩手機,男的身邊圍着一堆人正不知道在聊什麼。
跟女同事聊了幾句,就見那一堆人轟然一聲作鳥獸散,一個小胖子被市場管理部門的人罵的灰頭土臉,那男同事得意洋洋的回來了。一問才知,這兩口子跑來買建材,哪個小胖子是店長,硬吹自己的建材應用了什麼納米材料技術,殊不知該男同事就是某985高校從國外引進做納米材料的專家,反問了一句:「你懂啥叫納米材料嗎?」
小胖子一看身邊就是市場管理部門的人在抽查,自然是不能慫,直接懟了一句:「我不懂你懂啊!」
結果自然是一腳踢到了鐵板上,被該教授免費科普了半個小時。市場管理部門也不含糊,當場下令該店公開道歉、撤下和銷毀所有涉嫌違規宣傳的展板及宣傳材料、並做內部處理。
該教授得意洋洋的跟我說:「真要是賣油漆啥的沒準兒就把我忽悠了,跟我扯納米材料幹啥!」


Honeybee:

六七十年代浩劫全面爆發,窩在山溝里搞科研的都被挖出來上山改造種地。監督他們的是一幫沒什麼文化當兵的,非常看不起這些臭老九,黑五類,經常剋扣他們的伙食,並有意刁難,本來他們體質就很弱更是雪上加霜,很多人就此患上了肺結核與肝炎。不少人以各種理由要求上醫院治療,當兵拒絕多次,依舊難以服眾,管理起來很吃力。
有一天,當兵的想餓他們幾天,給他們些苦頭吃。於是扔些錘子和鏨子要他們去開山,什麼時候把那一截山給鑿了,什麼時候吃飯。
這把他們氣的,砸石頭的錘子拿起來都吃力,更何況還用力去砸?於是他們一合計,偷偷利用種地化肥里的硝酸銨成分,加了些木屑,做了雷管,形成一包威力十足的炸藥,在中午開飯前,轟——的一聲把山給炸了。

這是我舅舅當年的事情。他們那支隊伍是從事衞星火箭科研人員。文革結束後,在山裡又待了幾年,直到發洪水,小平同志親自去將他們接出來。因為之前醫療得不到保障,飲食跟不上,接出時已去世了一小半,剩下的大多帶有陳年老疾五六十歲便去世。也就是這一撥人將衞星事業推進了一大步。

而那個勞動人民萬歲的年代有文化倒是件可怕的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