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化可以有多可怕?

問題描述:有文化可以有多可怕?
, , ,
山羊月:


這是一張攝於八年前的照片,卻至今讓我念念不忘。

圖書館里,她背對總理,面對所有站起來的同學低頭讀書的樣子,讓我感受到某種本該屬於每一個文化人的力量。

具體來說就是,這張照片的內容其實非常豐富,時間,地點,人物的身份和姿態之間,形成了鮮明而含義雋永的對比和象徵意義。倘若把這些對比和象徵結合中國的某些現實一起品評,就能品出其中五味雜陳。因此,我個人僅僅把它當做一件類似於油畫的藝術品欣賞,而非一張記錄事件的照片。

至於事件本身,參考資料里已經明確提到,女孩其實就是復習的太專注沒注意。

參考資料:
http://news.sina.cn/?sa=d1799355t124v71&cid=787&page=2&pwt=rest2&vt=4


可樂不加冰:

不請自來,上高一那會,給自己定的方向是理科,加上自己一直物理學的比較好以及還在青春叛逆期尾聲,所以特別狂傲誰都不服。然後問題就來了。

一次家庭作業,物理老師發了一張試卷要求我們回家做完第二天上交,我做到最後一道大題,結果怎麼算都算不出來,題目記得不大清楚了反正就是一道力學題,丟下筆就嚷嚷著試卷參數給錯了,然後就引起了我爸——一名華南理工大學土木工程系畢業的結構工程師的注意。。。過來一看,指著我的作圖說我哪裡哪裡錯了,我一聽一子氣血上涌!我一個物理小王子怎麼可能出錯?!跳著說我爸行外人瞎指點巴拉巴拉的,直到他把五個解題方法羅列在我面前。。。

以至於之後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敢面對他


泊涵:

當年跟女朋友逛街,抬頭看到一條廣告「天上龍奶,地上驢奶」

女朋友一臉鄙視的眼神,說「龍明顯是爬行動物」

攤手


溫水公爵:

我也來裝個文化人,下面來乾貨。
這是我在我的Aorqu文章《讀書感到累,讀了記不住?原因在這里》中提到的我少年時的一次經歷。
這篇文章也在我的公眾號「文一刀的文」(ID:wydw1919)中推出了。
全文較長,下面我把這一段故事粘貼過來,想要閱讀全文的可以點開鏈接:讀書感到累,讀了記不住?原因在這 – 文一刀的文章 – Aorqu專欄
——————————-我是分割線————————–
高三的時候,我通過了清華大學的自主招生初審,獲得了參加考試的資格。為了能增加通過率,寒假的時候我去北京參加了一個自主招生冬令營。這個冬令營的主講老師都是北京某頂級中學(我不說你也該知道是哪所中學了)的老師,課講得很好。當然了,班裡的同學也是很優秀的(我是渣渣,哈哈)。聯考後看了新聞,我發現坐在我左前方的一個男生成了某省的狀元(我驚呆了)!後來又和幾個同學聯系,我才發現,我們那個組八個人,兩個去了清華,兩個去了北大,一個去了復旦,一個去了人大,一個去了武大,再加上一個我,羞愧啊。

有一堂課,我們的輔導老師給我們講對聯。他講到昆明大觀樓長聯的時候,先在PPT上放映了上聯:「五百里滇池,奔來眼底,披襟岸幘,喜茫茫空闊無邊。看東驤神駿,西翥靈儀,北走蜿蜒,南翔縞素。高人韻士,何妨選勝登臨。趁蟹嶼螺洲,梳裹就風鬟霧鬢;更蘋天葦地,點綴些翠羽丹霞,莫辜負四圍香稻,萬頃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楊柳。

北京的老師總是有一種覺得自己很牛的感覺(好吧,他們的確很牛,這個老師上過央視),認為我們這些外省的教育水準不如他們:「這個對聯很有名,我要求我高中班的學生每個人要記住,你們聽說過這副對聯嗎?有誰能把下聯背誦出來嗎?」

大家默不作聲,老師有點得意了。

我想舉手,因為我之前在書上看到過,但是心裡又害怕。最後看到大家都不舉手,我實在憋不住了,就顫顫巍巍的舉了手。

這個老師還有點詫異,我站起來:「數千年往事,注到心頭,把酒凌虛,嘆滾滾英雄誰在。想漢習樓船,唐標鐵柱,宋揮玉斧,元跨革囊。偉烈豐功,費盡移山心力。盡珠簾畫棟,卷不及暮雨朝雲;便斷碣殘碑,都付與蒼煙落照。只贏得幾杵疏鍾,半江漁火,兩行秋雁,一枕清霜。

背完之後,心裡比較害怕(外表裝作很鎮定),慢慢地坐了下去,背後響起了掌聲。好吧,這是我迄今為止,裝X裝得最6的一次,哈哈,66666666。

以上。


Willem Chan:

答主華科大四在讀。
我來講一個親身經歷過的吧。
電路中有一個極其基礎的定律叫做:基爾霍夫定律。
是大一下學期的電路理論學過的。
然後,到了大二,遇到了華科模電課程某著名老師。
答主一直是懷著景仰的心態來上課。直到有一天……
老師曰:「……根據『柯西伙夫』定律……」
底下開始議論紛紛:柯西就柯西唄,居然還是個伙夫,這么厲害的老師居然不知道基爾霍夫定律的標准讀法,天啦嚕~
答主於是懷著輕視的態度默默地學習了一本模電~
終於某一天,看到了另外一本專業課書籍上在講基爾霍夫定律,仔細一看:
基爾霍夫電路定律(Kirchhoff’s Circuit Laws)………………
基爾霍夫,Kirchhoff,基爾霍夫,Kirchhoff……
Kirchhoff,這可不就是「柯西伙夫」嘛!!!是誰能把這讀音音譯成基爾霍夫的,給朕站出來!!!
心疼當初的模電~
————————————
感謝評論區的 @VGG-Ximing

Kirchhoff 中的 ch 是要發類似「希」的音。「基爾霍夫」的讀法遺漏得蠻明顯,音譯成「基爾希霍夫」才完整,「柯西霍夫」的讀法也靠譜。

以及 @Mona 提供的讀法

ki爾xi ho夫

綜合兩位的回答就是「基爾霍夫」其實全名叫做「ki爾希霍夫」,所以「柯西伙夫」這種讀法相對於「基爾霍夫」這種讀法來說更加準確。
另外,通過維基百科,可以看到Kirchhoff定律不單單是指電路中的Kirchhoff定律, @麥二爺 也提到了熱力學中的Kirchhoff定律。
這里貼一下維基百科中的Kirchhoff’s laws:

There are several Kirchhoff’s laws, all named after Gustav Kirchhoff:

以及對於Kirchhoff的介紹:

古斯塔夫·羅伯特·克希荷夫德語:Gustav Robert Kirchhoff,1824年3月12日-1887年10月17日),德國物理學家。在電路、光譜學的基本原理(兩個領域中各有根據其名字命名的克希荷夫定律)有重要貢獻,1862年創造了「黑體」一詞。1847年發表的兩個電路定律發展了歐姆定律,對電路理論有重大作用。1859年製成分光儀,並與化學家羅伯特·威廉·本生一同創立光譜化學分析法,從而發現了兩種元素。同年還提出熱輻射中的基爾霍夫輻射定律,這是輻射理論的重要基礎。此外基爾霍夫還研究了彈性體的振動、物體在流體中的運動、重性流體的流動和波動等一系列問題。

可以看出Gustav Kirchhoff這位老前輩在物理學很多領域內都有建樹,包括電學、熱力學、光學以及熱化學。
——再次被「有文化」的人狂虐。


路小陳有飯吃:

曾經有一個追我的男生來我學校找我,我就帶他在學校里轉轉,走到體育場的時候他就看著觀眾台的頂棚跟我說,這種構造是什麼沒文化的設計師設計的?這個角度大風一刮頂棚就完蛋。我當時簡直目瞪口呆,因為去年就被刮壞過。。。。嗯他是研究飛機製造的

補充_

我來補充一個我們學校體育場被大風刮掉的圖

身在東北,大風很可怕。他說是因為角度不對,巴拉巴拉的我也聽不太懂。
最後沒有和他在一起,他現在已經結婚生子人生完美啦哈哈哈


米斯特孫:

我的高中物理老師。人稱老薑。50多歲的備課組組長(๑˙ー˙๑)
老薑去買洗衣機(記不清了就是常用家電),最後看中兩款,一款價格高但省電,一款價格低但費電。售貨員極力推薦價格高那款,一直圍在老薑身邊轉悠,把他搞得不耐煩了,就跟售貨員小姐姐要了一張紙一支筆,開始一邊列算式一邊給她講這兩種電器的性價比,把小姐姐算懵了,老薑抱著價格低的那款心滿意足而歸(๑> <๑)
老薑說自己當初學車時(他是工作後學的車),教練少,所以經常要排一中午才能等到一個練習機會,但經常就是上車後因為過度緊張導致沒發揮實力,導致很多人在駕校里待了一個月也沒啥成果,每天中午就有一大群人在樹底下擠著等候教練召喚~但老薑可是個文化人~於是他上了幾次課摸清大概動作之後就每天蹲在那用粉筆在地上演算,計算各種倒車轉彎的角度速度以求完美通過。算好之後也差不多輪到了他了,他一上車就如同開車三十年的老司機一樣行雲流水水到渠成,教練都懵了……後來……每天中午都有人買煙買酒一大群人圍蹲在地上聽老薑講課(๑˙ー˙๑)


D.Han:

知識就是力量,哥倫布借月食脫險

1504年3月1日發生了一次月全食,而新大陸的發現者,哥倫布依靠這次月食獲救。

1503年6月30日,哥倫布艦隊的兩艘卡拉維爾帆船靠岸時在南美洲的牙買加擱淺。島上的土著民迎接了哥倫布和他的船員,並為他們提供食品和給養。

但由於有船員欺詐原住民,甚至盜竊他們的物品,使得雙方關系愈發緊張。到了6個月後,憤怒的土著民停止了食品和給養的供應。

哥倫布對此一籌莫展,眼看艦隊就要因為缺乏給養想入絕境。飢餓和恐慌在船員中蔓延著,如果問題不盡早解決,整支艦隊都可能崩潰。歷史上將不再存在「哥倫布發現新大陸」。

幸運的是,哥倫布攜帶了一本德國天文學家約翰·繆勒製作的星曆表。

約翰·繆勒(1436年-1476年),德國天文學家。

哥倫布在翻閱年鑒時,注意到了近期即將會發生於月食現象,他意識到可以藉此藉此扭轉不利局勢。

於是月食當晚,哥倫布約見了土著部落的首領,並告訴他神對當地土著人招待哥倫布和船員時的怠慢和無禮而極為憤怒。

哥倫布聲稱,他的神會使月亮「憤怒地發紅」,以表達不滿和憤怒。

月食果然如期發生,月亮也變紅了。土著民見到後又震驚又恐懼,真的相信是自己對哥倫布的怠慢惹怒了神靈。

哥倫布的兒子費迪南德記錄到:

「(那些人)從四面八方趕到船上,悲傷而哀嚎著,帶著食品和各類供給,懇求上將為他們向神盡可能地說情,不要將怒火發泄在他們頭上……」

於是哥倫布假裝同意,走進船艙去「勸神息怒」,實則是在用沙漏計時,當等到月全食階段快結束時,他走出來告訴驚魂未定的土著民,說神已經原諒了他們。不久後,月球開始走出地球陰影,露出了亮光,哥倫布對他們說,神已經寬恕了他們。

之後當地土著人便將哥倫布視為神的使者,對他和船員們敬若神明。一直竭盡所能去供給他們最好的食物和哥倫布所需的一切,於是船隊也就渡過了難關。

之後的日子裡,哥倫布憑借他穿越的本領開辟了從歐洲橫渡大西洋到美洲並安全返回的新航路,它使海外貿易的路線由地中海轉移到大西洋沿岸,一種全新的工業文明成為世界經濟發展的主流。

[參考文獻]

https://zh.wikipedia.org/wiki/1504%E5%B9%B43%E6%9C%881%E6%97%A5%E6%9C%88%E9%A3%9F#cite_note-Columbus-4

馬克·吐溫的在小說《康州美國佬在亞瑟王朝》中改編了這則哥倫布利用月食獲救的故事。

在這部小說中,19世紀的哈特福德居民漢克·摩根被撬棍打破腦袋後,昏昏沉沉中回到了亞瑟王統治下中世紀早期的英格蘭。當漢克被綁在樁上,即將被燒死時,他知道即將發生日食,於是假裝施魔法製造了日食,從而救回一命。

而漫畫《丁丁歷險記》中的《太陽的囚徒》一集中也有類似情節:

【Tips】現已開啟微信公眾號:科研學徒(kystudent),歡迎大家關注,會不定期分享一些趣事雜談和科研路上的心得體會。歡迎大家與我交流。


程玖瑜:

我外公是北大畢業的
他們那個年代好像是俄語和英語都要學
我記得我讀國小的時候
在酒店裡和外公吃完早飯坐電梯上樓
走進來一個外國人
他用英語問我說:早上好 這是你阿公嗎
我說這是我外公
這時候我外公突然冒出一句:I can speak English .
外國人的表情碉堡了……
接著他們就愉快的聊起了天
這一幕在一個低年級國小生看起來是多麼可怕啊……以我當時的英語水準完全聽不懂他們後面的聊天啊!

還有一次我外公去接我
我的英語老師跟他年齡差不多
兩個人講起了以前學的俄語……
據說是日常的
可是當時他們都快七十了啊……
我外公是搞氣象的 我覺得這個工作跟英語俄語沒啥關系……
他居然沒忘…….
而且他一點都不覺得自己厲害

今年聯考考完我在擔心以我的分數上浙大有一點危險
他渾然不知的說
其實北大中文也挺好的 你別嫌棄
What?

(7.24更新)本人於7.20號已收到浙江大學人文科學試驗班通知書……事實證明我杞人憂天了 我也不算太丟臉……

(12.13更新)
忽然很想表白我外公
外婆身體不好他學中醫各種調理
外婆有時候罵他他幾乎不還口
去年下雪天外婆住院 天天叫他回家拿東西
快八十歲的人了 也願意步履蹣跚地回家拿
最後被我媽阻止了
從小就覺得外婆多愁善感甚至有點不成熟
可是 要是有像外公一樣的丈夫
我也願意做一個身體不好不成熟多愁善感的人
(說的好像我現在不是這樣一樣呵呵)

破兩百贊了覺得很神奇
感謝外公給我的buff hhh

謝謝大噶~

破三百贊了?

今天有個不認識的同省學妹問我在浙大讀人文的這一年的經歷 長話短說了

我把我給她的私信貼個圖(與問題無關)

結尾跑題了。以上。

2018.8.13更新

外婆最近在浙一醫院住院,昨天晚上去看了一下他們(廢話我外公當然也在)

回顧這個答案撰寫是在去年暑假,我外公好像這一年忽然老了,背駝了很多,聽力也越來越差,昨天晚上跟他說一句話都要重複一下。

很無力很難受,跟朋友講了這樣的情緒,但還是不能排解。

我知道我跑題了,但這是我和兩位老人唯一有關的回答,也許真的有一日終將分離,我還有這篇回答作為一個記憶的憑證吧。

抱歉。


禾染:

天熱,給了不愛出門的老母親足夠的借口。越吃越胖,還一動不動,幾個月沒出門了,連廣場舞都不跳了。我想起家附件有座小山,就哄她說:「帶你去爬A山咋樣?」 「太熱,不去!」她沒半點猶豫。我一本正經起來:「海拔高的地方氣溫低,山上最涼快了。」 「一百米0.6度,那小山頭才多高點,這點溫差算個啥?」老母親把我怔住了。但我沒有放棄,「那我周末帶你去H市(我們臨市)玩,北方涼快。」 「幾十公里的路,還不到一個緯度,北方?涼快?」 我沒理她,去查一個緯度多少公里去了。


不知夢人:

【】內容摘自《明朝那些事》,最開始引用的時候以為以這本書流傳之廣就不用特意註明了,而且一開始就用【】標了出來。經評論區眾多有道德有維權意識的Aorquer提醒,還是重新標注一下出處。

Aorquapp抽風,無法重新編輯答案,本來想就這么放著,看看評論區這么多人急不可耐,還是上網頁版編輯一下吧。

你們不會真以為我一開始不引用出處是為了讓大家以為是我自己寫的吧,笑。

【就在徐階下定決心的時候,嚴世蕃正頗為輕松地與羅龍文飲酒作樂,但同為囚犯,羅龍文卻沒有嚴世蕃那樣的心理貭素。雖說嚴黨關系廣勢力大,不用蹲黑牢,也不用吃剩飯,但畢竟自己是來受審的,如果到時把干過的那些破事都攤出來,不是死刑立即執行,至少也是個死緩。

然而嚴世蕃笑著對他說:

「我等定然無恙,不必擔心。」

羅龍文鬆了一口氣,他以為嚴世蕃已經搞定了審案的法官。

嚴世蕃卻告訴他,負責審理此案的三法司長官,刑部尚書黃光升以及都察院左都御史、大理寺卿全都不是嚴黨,而且素來與他有仇,隱忍不發只是時機未到,到時一定會把他往死里審。

還沒等羅龍文消化完這個噩耗,嚴世蕃又接著說了一件讓他匪夷所思的事情:

「我已派人四處散播消息,為楊繼盛和沈鏈申冤,說他們之所以會死,全都拜我等所為。相信這件事很快就會傳到三法司那裡。」

羅小弟就此陷入了極度的恐慌,他大聲向嚴世蕃吼道:

「你瘋了不成?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不要慌,」嚴世蕃依舊鎮定自若,「這些罪名不但殺不掉我們,還能夠救我們的命。」

他平靜地看著一臉疑惑的羅龍文,自信地說道:

「殺我的罪名自然有,卻不是三法司的那些書獃子能夠想出來的,在這世上,能殺我者,唯兩人而已。」

「一個是陸炳,他已經死了,另一個是楊博,我已打探過,他前不久剛剛犯事,現大權旁落,在皇帝面前已說不上話,不足為懼。」

於是嚴世蕃自信地發出了最後的預言:

「任他燎原火,自有倒海水!」

我的計劃萬無一失,是絕不會落空的,陸炳死了,楊博廢了,世間已無對手,舉世之才唯我一人而已!誰能殺我?!】

嚴世蕃作為嚴嵩的兒子,絕非只知吃喝玩樂欺男霸女的二世祖,相反,此人對政治鬥爭極為熟稔。身在獄中仍鎮定自若,他了解三法司官員的心理,了解皇帝的想法,精密布局操控輿論,準備置之死地而後生,讓嚴家東山再起。

【正如嚴世蕃所料,三法司採納了街頭巷尾路邊社的意見,將殺害楊繼盛、沈鏈的罪名套在了嚴世蕃的頭上,所謂冤殺忠臣,天下公憤之類,寫得慷慨激昂。

完稿之後,他們依例將罪狀送交內閣首輔徐階審閱。

徐階似乎已經等待他們多時了,他接過稿件,仔細看完,然後微笑著誇獎道:

「這件事情你們做得很好,文辭犀利,罪名清楚。」

「不過我有個問題想請教各位,」徐階突然收斂了笑容,用冷峻的口氣說道:

「你們是想殺嚴世蕃呢,還是想要救他?」

這是一個侮辱智商的問題,幾位法務幹部當即漲紅了臉,大聲叫道:

「那還用說,自然是要殺了他!」

看著激動的同志們,徐階笑出了聲:

「此奏疏一旦送上,嚴世蕃必定逍遙法外,諸位只能白忙一場了。」】

可惜,他遇到了另一位帝國的天縱之才。徐階在整個歷史上也許不如張居正、於謙、王陽明等人來得有名,但這並不妨礙他在同時代睥睨天下。他精準地看穿了嚴世蕃的設局,但是,僅僅看穿是不夠的。

他還要破局。

【這又是個什麼說法?眾人目瞪口呆,愣愣地看著徐階,等待著他的解釋。

「你們並不明白其中奧妙,雖說楊繼盛之事天下已有公憤,卻絕不可上奏皇帝,要知道,楊繼盛雖是為嚴氏父子所害,斬首的旨意卻是皇上下達的。」

「當今皇上是英察之主,從不肯自認有錯,你們如果把這條罪狀放上去,豈不是要皇上好看?如此受人欺瞞,皇帝的顏面何存?到時皇上發怒,嚴世蕃自然無罪開釋。」】

同樣是到位的心理分析,與嚴世蕃可謂棋逢對手。可憐嘉靖皇帝,雖然也是聰明人,但還是略輸一籌,只能被這二位當槍使。

【書獃子們頭暈眼花了,他們的腦袋還沒回過神來,只是傻傻地問徐階,既然如此,那就請您出個主意,定個罪名,我們馬上去辦。

然而徐階接下來的舉動卻讓他們更為吃驚,這位深不可測的首輔大人只是微微一笑,從袖子里拿出了一份早已預備好的奏疏:

「我已經寫好了,你們送上去就是了。」

怎麼著?難道您還能未卜先知?

懷著對徐大人的無限景仰和崇敬,三法司的官員們打開了那份奏疏,殺氣撲面而來。

簡單說來,嚴世蕃的罪名有以下幾點,首先他和羅龍文是哥們,而羅龍文勾結倭寇,嚴世蕃也與倭寇掛上了鉤,他們聚集海匪,並企圖裡通外國,逃往日本。

其次,他勾結江洋大盜,訓練私人武裝,圖謀不軌。

最後,他還佔據土地修房子,根據現場勘查,這是一塊有王氣的土地,嚴世蕃狗膽包天,竟然在上面蓋樓,實在是罪大惡極(這條罪名當年胡惟庸也挨過)。

看完了這封奏疏,連三法司的書獃子們也已斷定了嚴世蕃的結局——必死無疑,因為嘉靖最為反感的兩個詞語,正是「犯上」與「通倭」。】

注意其中一句話

「我已經寫好了,你們送上去就是了。」

寥寥數語的背後,徐階看穿了嚴世蕃的下一步,想透了皇上的心理,預測到了三法司官員的做法。

然後,一舉破敵。

什麼叫有文化?紅樓夢說得很明白——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書生殺人不用刀,滿紙皆是誅心言啊。


幸福李:

我媽,高校計算機專業的教授,痴迷於自己開各種中藥偏方,我家周圍的草已經快被她嘗遍了,買葯都是一種葯一大排,連塑料紙都不需要拆,常年吃各種葯。我是小醫生一枚,各種勸都不管用,因為不吃她開的葯被她訓斥,說我學了醫覺得自己了不起了……一直覺得我身體不好,需要吃藥+食療。媽媽對醫學的了解,養生堂的筆記做了許多,各種部落格某某植物神奇地治好了癌症之類的文章,都有筆記。回歸話題,有文化的人常常容易自以為是…很難聽進與自己想法相悖的道理。


龍牙:

點化」二字用得尤其的精妙絕倫,簡直是瞬間將逼格提升到了難以企及的高度。

這位是我師兄。

這位道友……

這位還是師兄……

搞得我都有點想出家了怎麼辦?


漆黑的師兄:

在西藏,藏民都都是虔誠的佛教徒。生了病就去請活佛,然後能把家裡養的氂牛的一大半,作為給活佛的供養。活佛念完了經,藏民該死的死。然而活佛生病了,卻總是會去醫院。為什麼呢?因為活佛有文化。

在農奴制的西藏,流行人祭,把少女的皮和頭蓋骨做成阿姐鼓,把強奸少女少婦說成是修鍊法王,還給那些少女婦女們名號曰明妃。有文化是很可怕的,那些所謂的上層,對無知的民眾進行奴役進行思想上的控制。讓所有的壓迫變得理所當然。

可能,這些離我們的生活還比較遙遠。

然而,在Aorqu這個平台,經常有一些大V在沒有嚴謹思考的情況下,編出答案。讓一些無知的網友誤以為是真的。這些才是讓人更加細思極恐的。想一想,某天,更多的網友口口相傳一些大V所謂的正確答案,而對事實真相置若罔聞。所謂的科普即使是被證實是偽科普,卻也讓人認為是真科普。那麼科普的意義可就盪然無存。

如何加強對各種打著科普旗號的Aorqu大V進行的內容進行專門審查,以排除這些觀點,並非主觀偏見呢? @Aorqu小管家

聲明:

最後,關於藏教請移步這位Aorqu大神的專欄,鏈接在文末,裡面有詳細描寫。我本人是藏文化愛好者,也去過西藏見過布達拉宮的活佛。也交了位熱情好客的藏族大叔做朋友。而且真正的活佛,據說知天知地知命,並不會為了供奉做些違背本心的事。本文只是通過一個事實,敘述另外一種現象。本文沒有任何對少數民族不敬的言辭和傾向,請諸位不要誤解。

而且,重點不應該是,努力學文化,增長見識,不被其他的錯誤的觀點洗腦,不被精神奴役和支配么?!

人骨、人皮和人肉–密教儀式的往日世界 – Aorqu專欄

………………更新……………………………………………………………………………………

有位同學質疑我是否真的去過西藏,沒辦法,貼一張圖吧。這是去一個寺里,僧人師傅贈予的糌粑,跟外面的不太一樣,上面塗了紅色。然後去飯館吃飯,很好看的藏族小姐姐很羨慕地跟我們說,我們很幸運。我覺得應該是跟佛有緣之類的吧,具體含義不得而知。(下面一隻是我,上面一隻是我的好朋友)

還有網友說貼一張人皮唐卡或者阿姐鼓吧,這里就不貼了,不是本文的重點,感興趣的自己去找找吧


西山白衣:

更新。照片來了。老太太這兩個月生病了,肺炎。現在身體康復,又來到書店,挑選了十幾本書。請見照片。

===================以下是原答案=======================

北京香山有家舊書店。就在煤廠街那,公園北門方向。在海淀周邊讀大學的人可能都知道這家舊書店。因為遊覽香山都會經過這家書店。

書店的書很便宜,十元三本,隨便挑。

書店往北有個老年公寓,叫愛暮家。大約有300米的距離。老年公寓里有個老太太,每隔三兩天就到書店看書。每次看書都是幾個小時,臨走也要買幾本。

老太太看書有個特點,就是別人挑的書她也要看看書名,再和別人攀談幾句,說說書的內容。

老太太大約七十多歲,做事很慢,挑好書臨走付錢的時候先把外衣角掀起,露出內衣下面的口袋,口袋上有四五個別針,把別針一個個解開,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塑料袋,裡面是錢。塑料袋打開,正好有可以付書款的錢。一般是十元一張的,或者是兩張十元的。付完賬,再把塑料袋放回內衣口袋,別針別住,這個過程大約是五分鐘時間。

書店裡的書很多,幾千本舊書,也很雜,有的書店主都不知道是什麼內容。有一天店主從書架抽出一本外文書,看看不像英文也不像俄文,就隨口說:這是什麼文字?

老太太掃了一眼書名,說:挪威文,書名是 太陽之子和月亮女兒。

就是這本書

然後店主就開始注意老太太。她購買的書包括政治、經濟、地理、儒釋道、高等數學、工程學、歷史、以及法語、英語、德語等。最厚的一本書是英華大辭典,五六斤重。

這家書店還有兩個顧客,是夫妻。男的帥氣,女的端莊漂亮。身高都在一米七以上,三十多歲,兩個人都有很高的文化修養和氣質。一般每隔一兩周來書店一次,每次都挑選幾十本書。店主分成兩摞,捆好,一人一摞,拎著走。

兩口子每次來書店都和店主打招呼,所以店主記憶很深(店主在裡屋,靠近門口的位置坐著,一般從來不盯著挑選書籍的人,挑好付錢店主才從裡屋出來。)

但是有一天,老太太和這夫妻倆在特定的時間里相遇了。於是三個人邊挑書邊聊天。店主也沒仔細聽聊的什麼,只聽見一聲驚喜和又一聲驚喜。語氣都很喜悅和興奮。

談了兩三個小時,夫妻倆挑好書回家,男的付款時滿臉還是喜悅。女的興奮地對店主說 :我們是校友,三個都是校友。

店主問是哪個學校,才知道三個人的學校是:五道口職業技術學院。

也許這個帖子會被同是校友的這對夫妻看見。其實真羨慕你們。有文化,有修養,有氣質。

老太太還是那樣,身體很好。時刻微笑,慈祥,慢悠悠的。冬天天冷,偶爾還會去舊書店看書。

等有機會徵求一下老太太的意見,拍張照片傳上來。

2018 03 13

至今還有贊,謝謝。

2018 08 09

夾點私貨,小說內容基本都是詩詞對聯國學古典知識,趣味性很強。

《狐生白衣傳》_西山白衣著_奇幻_起點中文網​book.qidian.com图标


五陵輕薄兒:

高三歷史課講題,大致同時代的宋應星和牛頓的對比,講到後來天工開物為什麼被禁? 同學們的回答大概都是儒家思想不求科學之真,小農經濟產生的政權不重視這個之類的歷史大背景原因
然後我默默的說因為宋應星和他哥哥都是堅定的反清復明的義士。。。。
別打我,我就愛裝這種逼


莫二師兄:

國中時候有一天閑的在家裡書房隨便翻.看到看到有幾本書語言沒見過。
問阿公這是什麼書.他瞥了一眼說.這是德語和俄語的xx(抱歉真不記得什麼方面.可能是數論?)書.
我有點驚訝:你都看得懂?
他指指書架下的箱子,說「當時沒有中文的,我翻譯了一些手稿教學用。」
………..
用他的話說他只是一個不入流的數學教授,中年時因為收到一點點文革的牽連回到老家師范教書。
不過總感覺他技能點不在數學上,我高中的時候他幾乎是一力承擔下兩箱子家譜的編撰,後來有個歷史學教授看到了還以為是個宗譜學教授弄的…
他去世快三年了.很想念他


世人和死人:

外公今年77,滿頭銀絲,語調緩慢

我在玩使命召喚5,二戰劇情的那個,剛好玩到一關叫做帝國之心,就是有名的國會大廈攻防戰,遊戲在這一關做的非常好,場面宏大戰事極其慘烈

這是不是MG42機關槍?他突然站在我背後,一字一句地說

我當時就愣了,整個人愣了,您知道?我的心裡一剎那覺得這個老爺子真的厲害

我還見過波波沙,真的。他的眉頭緊鎖,年邁的皺紋聚攏成一團。過了一會,他突然問我,你的遊戲是去打德國人的嗎,狠狠地打!

我愣了,我當時只有一個想法,他是雷澤諾夫

震驚之餘,我想了起來很久之前老爺子跟我說過,曾經蘇聯大兵駐扎在他住的那條街上,給小孩子們講蹩腳的中文故事,給他們看蘇聯的宣傳手冊,請他們吃大列巴。老爺子至今依舊會說一句達瓦里希,彈起舌頭非常標准

我關上了電腦,想和他聊聊。他遲疑地看了我一會,德國人殺了多少人,那都是些老百姓,他看著我說著,美國人也不是好東西。他看了看我,向後退去

我愣住了,看著他從我的身後向卧室門外走去。現在想起這個事,總是令人唏噓,中蘇的蜜月期過去了很多年了,甚至蘇聯都已經瓦解了。但是作為從那個年代走過來的外公,他的心裡最珍藏的記憶應該是那些兒時街上的老毛子,老毛子給他講的故事,應該是那個年代裡關於正義的一個最清楚的了解

他至今依舊活在那個剛剛擊敗法西斯的最乾淨的年代裡

分割線——————————————一覺起來點贊第一次破千,然後以我的認知解釋下幾個評論區的觀點

第一,只有永遠的利益沒有永遠的朋友

第二,這個故事是真實的,老人的確非常懷念駐扎在街上的老毛子,或許對他的童年來說,他記得最清楚的是這些吹牛逼的毛子大兵

第三,評論區隱隱約約的幾位小爺的意思好像是這個故事難道不應該修改成抗日故事嗎,對不起我嚴肅地說一句,外公的確是看到MG42的圖像後跟我說的這是MG42吧,這是我對老人的回憶不是我編的段子請各位真 福爾摩斯放過我!

第四,可能是寫的有些偏題,但是我至今依舊相信我身邊認識MG42的老頭子除了外公之外應該是萬里挑一

第五,首次獲贊這么多,再次謝謝各位支持

還有第六,看了一眼評論區為什麼你外公5歲知道MG42,不不不兄弟們可能我的寫法有問題。他五歲抗日戰爭結束,然後1959年蜜月期結束,你覺得如果有一個人跟你天天吹逼蘇聯小畫報,你會不會在這19年裡去了解一些東西?另外就是某些人啊,有思想是好事,但是有腦子是更好的事,我就不糾結你所謂的達瓦里希發什麼音的問題了,尬笑一下


敲門的阿喵:

以下轉載自網易新聞客戶端的微信公眾號20150319內容

去年8月底的冰桶挑戰熱潮下,有「中國首善」之稱的陳光標在其個人微博上發布了兩段視訊,自稱其在0℃以下的冰水內浸泡了至少30分鐘。「若有人能超越我,我捐款100萬。」

對此,湖南性學界的泰鬥文德元第一時間警告網友:「0℃左右的冰水中浸泡5分鐘將致不育。」然而,這一言論隨後被很多網友視為危言聳聽之語。

在天涯、貓撲、凱迪等論壇上,陳光標的粉絲甚至聯合發布了聲討文德元的聲明。

為了對自己的言論負責,阻止公眾盲目模仿陳光標這一有損生殖健康的冒險行為,湖南性保健研究所所長、附屬醫院院長文德元以一場動物冰桶浸泡實驗為自己正名——實驗用的3隻小白鼠在0℃的冰水中都沒能堅持過5分鐘,均出現了精囊凍結的現象。

在文德元的連番炮轟、乃至實驗證偽之下,近日,陳光標終於通過媒體首度承認自己冰桶挑戰造假。

【真相曝光】
浮冰之下,是50度的熱水

此前,網友們質疑的焦點一直聚集在冰塊的真假之上。在陳光標發布的照片和視訊中,可以看到一部分體積較大的冰塊是由大冰砸碎的,另一部分則是外形規整的小冰塊。也有網友將懷疑的目光放在了傾倒冰塊的小桶內。他們懷疑標哥往頭上澆的是30度以上的溫水混合著真冰塊。

標哥的假冰桶里,賣的到底是什麼葯? 3月上旬,陳光標接受媒體採訪,承認其在個人微博上放出的兩段冰桶挑戰視訊乃人為策劃的行為藝術,並非真實的冰水浸泡。

「運來的一大車冰塊是真的,往我頭上澆的小桶冰塊也是真的,但桶里事先放了一半熱水,溫度在50度左右。」採訪中陳光標說起了一個令人哭笑不得的細節:「剛進桶時,裡面都是熱水,我兩腿燙得通紅。大家看視訊都以為是凍的,其實是燙的,實在是熱得受不了。」

在這兩段冰桶挑戰視訊中,陳光標均安排了工作人員用溫度計測量桶內水溫。視訊畫面顯示,兩次測量的溫度都在0℃以下。而事實上桶內水溫是多少呢?「冰水兌熱水,桶內溫度大概在25℃左右,和酒店的游泳池差不多。」陳光標表示,在這樣的「冰桶」內,自己待一個小時都不在話下。

對於這樣公然的作假行為,陳光標泰然解釋為——「帶有誇張成分的行為藝術」。

採訪中,陳光標對湖南性學泰鬥文德元的「冰水浸泡5分鐘可致不育」一說也做出了側面回應,「如果桶里放的都是冰水,我肯定是受不了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