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夢會不會是在給你暗示?

問題描述:不要單純敘述個人經歷,希望有從理論層面的分析。
, , ,
米小羅:

前兩天晚上做了一個夢。

夢見和前女友吃火鍋。

夢醒以後,我若有所思。

第二天,我就去

吃了頓火鍋……


忒邪:

我聯考的時候 夢到我得三百多

結果真他么的是三百多

真巧


匿名用戶:

前任 (其實並不算前任 屬於完全男女朋友相處模式但是沒有明確答應的那種 因為我沒談過戀愛不敢 不知道怎麼說在這里就寫前任了吧)

他聯考那幾天 我連著兩天做的夢全是考完回來說喜歡別人了 當時細節記得都很清楚現在記不清了

然後考完 手機聯繫上了 第一天 明顯的感覺不對 但是女人嘛 不想相信的事就會找無數個理由欺騙自己 捱到第二天 坦白了 和夢里發展的一模一樣


匿名用戶:

突然看到這個問題想答一波。

我首先說明,我和我媽是有信仰的,家裡有供奉神仙,所以有時候會報夢給我家提醒,有時候是給我媽,後來我長大有時候會給我。

以下所有事情都是我經歷過的,我沒有必要編。

1.國中時我家房子邊有一堵紅牆,我上學放學回往那邊走,從紅牆下走過去。有一天我媽做了夢然後給我說以後不要往紅牆那走會砸到我。

因為我家是信的,所以我就繞路走了,結果沒多久那紅牆就塌了一邊,如果我依舊往那走就會砸到我。

2.國中考高中,我那時先填志願再考試的。我把當時區里的學校都填了,然後分數出來後我家也不知道可以上哪個學校,因為不知道分數線,就只等著看是哪個學校的錄取通知書來。

然後有一天我媽做了夢說北方(邊)來了錄取通知書,第二天我家就接到通知書了,看學校確實在我家北方,而按照我平時的成績我是考不上這個學校的。

3.高中有一次學校要組織什麼戶外拓展,下農庄耕地啥的,我不知道為什麼不想去(按照以往的情況學校的活動我都會參加),就鬧著不想去,家裡就打電話給老師說不去了。

當天晚上睡覺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去了農庄然後發生了一些事(不細說),醒來我跟我媽說。這屬於我第一次接到報夢所以我不知道什麼意思。

我媽一聽臉色就變了,說主有喪,就是我家要死人戴孝了。然後過了幾個小時,我媽就接到電話說我阿公去世了,去世的時候是凌晨恰好是我做夢的時候。

4.有一天我做夢夢見一條金色的龍在我面前湖裡洗澡玩還看著我,周圍有水折射出的亮晶晶的光芒。我媽說估計要下雨了。

然後就一兩天吧當地就開始下暴雨,連下了幾天,開始內澇。我那個城市內澇很常見,當時沒在意。

結果有一天我媽突然把我推醒,才發現水已經漫到我家床底了。後來我媽說她確實是感覺到了什麼東西亮晶晶在閃才發現是家裡進水了。

5.我高三的時候為了聯考,我媽說和我去拜佛。去的前一天晚上我媽做了一個夢,然後醒來跟我說做的夢不好。我媽也沒有細講。

然後插香的時候我媽就要我插,我就插了,結果我把香插歪了還有的沒有燃,我當時有點害怕,因為我知道這就不好。

結果我媽好像不驚訝,我想重插我媽就不讓我重插,說都是命。然後出門才告訴我她昨天就做夢夢見我把香插歪了,要我聯考好好努力。

結果我聯考沒有考好,比平時少考了很多分,是高中考的最差的一次。

6.聯考前藝考,我校考考了三個學校,在等結果我還很期待的,然後我媽跟我說要我把心放在復習上,要我不要難過說我考不上。這個也是因為我媽做了夢夢見了三朵白花,意思是三個學校都白費力氣了。

我當時有點難過,後來成績出來三個學校確實都沒有到分數線,有兩個學校差幾分,有一個學校差十幾分。

怎麼說呢,當時看到分數線的時候有種哦,意料之中的感覺,沒有多少難過。

7.然後就是我大學的事情了。

有一年中秋,我媽給我打電話說要我中秋不要出門,就好好待在宿舍不要出門,說我出門的話胳膊上會受傷有個月牙形的大傷口,挺凶的。

我中秋確實有出門的打算,然後挺了這話立刻打消了念頭。

我媽又說這一劫挺凶的,不知道避不逼的過,然後說她給家裡神仙燒點錢。

結果中秋過了我沒有啥問題,就以為過去了,我回家才發現我媽胳膊受傷了傷口確實是個月牙形的大傷口還縫了幾針。

那次我爸才告訴我說我媽給我打了電話後,給我家供奉的神仙燒錢燒紙,說我還小承受不住,如果有什麼事情就應在我媽身上,說願意為我擋劫。

然後這個事情就發生在我媽身上了。

8.有一年寒假還是暑假吧,我做夢然後跟我媽說有人死了,我媽一臉難以言喻的看著我,然後也是幾個小時候接到電話說有個親戚死了。

9.然後又是我睡覺時夢見金龍在玩水,不知道為什麼我老夢見水,跟我媽說我又夢見龍了,我媽就說要下雨了。然後果然當地就連下了好多天大雨。

(我家是不看天氣預報的,當然我也做不到預報天氣的)

10.這個說起來我怨氣是很大的。

我放假在家做了一個很嚇人的夢,夢里一個勁的告訴我要小心學校的老師!

然後開學我參加比賽,設計了一套作品去參賽。老師把我的作品給全班看了說會把我的作品送去參賽(這個比賽學生自己沒辦法私自遞交作品)

然後老師當著全班的面說要我把一些小問題修改完後把原圖給她。然後還說第二天幾點就要交作品了,她要送出去了。

但是我把作品提前發給老師後老師一直沒有理我,一直沒有接收我的作品。然後我一直給老師發消息詢問。

結果這個老師在遞交作品結束後的一個小時後接收了我的作品,跟我說不好意思,你這個作品過了時間,我沒有辦法遞出去了。

emm

我當時的心情難以用文字形容,因為我對這個作品基於厚望。

更氣人的時,最後比賽結果出來,有個國家還是省獎的作品設計風格和我非常的像,只是元素和思路不一樣。(不存在抄襲情況,因為不是同一個地區的。)

然後有同學看到了都覺得那我那個作品說不定也可以獲獎啊,都以為我沒有獲獎然後來安慰我。

我直接就說我作品根本沒有遞出去,然後他們很驚訝說老師不是說會遞出去嗎?

反正我不知道說什麼……

我也不知道老師為什麼這樣做。

我到現在怨氣很重的一個原因就是,本來名額就沒有限制,你說要把我的作品遞上去為什麼不遞。

如果沒有獲獎那是我技不如人,沒有什麼好說的。

但是為什麼到最後一個機會都不給我,讓我白高興一場。

11.這個是非常玄學的一個事,我到現在不知道這個劫過了沒,如果沒有過,我可能……

這個事比較復雜,所以我會發聊天記錄,多圖預警……

18年的時候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躺在床上,一個穿著白衣服的人在我面前說我活不活19歲,我說瞎扯我19歲都過了,然後她說反正你活不過20。

當時我沒有重視這個事,把這個事當做笑話講給我閨蜜聽了。

我媽不知道這個事。

然後19年3月,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和我爸媽會老家,半路下了雨,我阿么(去世了)捧著碗里的大魚大肉說好。夢見還有四個已經死了的人跟我說要我去他們家玩,我爸媽拒絕了。

然後一個人向我招手要我去他家玩,(這個人就是8中去世的親戚),我想過去,然後我媽拉住了我不讓我過去。

醒了我給我媽電話,我落腳點放在我阿么餓上面,我以為是阿么想要什麼,就要我爸媽清明回去看我阿么,我媽答應了。

然後這個夢過了沒幾天,在我爸媽還沒有回老家之前,我媽做了一個夢,夢見他們到我學校來給我收屍,就把我埋在了學校的那個城市。

讓我一定不要出門。

我當時好慌……

底下是之前的聊天記錄,我和我閨蜜的。

如果事情到這里可能沒有大問題……

關鍵是昨天我知道了一個很嚇人的事情,所以我覺得很玄學。

我昨天晚上我出去買東西,在回來的路上突然感到非常非常的高興,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就這么高興……

然後我回到了寢室,大概有一兩個小時吧,我都上床準備睡覺了。

我媽給我打了電話說有個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的女生去世了,而且學的是和我很像的專業。

emmm

我當時不知道怎麼想的,我竟然高興了起來。真的我知道這不好,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就笑了。

以前我從來不會這樣的,是個傻子都知道這種事情不該笑吧,她對我而言是陌生人又不是仇人。

然後我知道了這個女生被發現的時候是在水邊……

當時我閨蜜知道了覺得好玄學,直接問我說這個女生是不是給我擋災了。

其實我第一反應也覺得是不是這個女生給我擋災了,但是又很奇怪。

擋災這個事情我家又沒有做什麼,不可能平白無故的她就給我擋災了。就像我媽中秋說要給我擋災,她才替我擋災了的。

誰會給一個陌生人擋災啊,而且我們隔的有點遠。

最重要的一點,這個女生出事是之前有前提情況的,是在我第二個夢前就有先兆的了。

我不具體說,說了可能有人知道這個女生。

所以我覺得可能是我這個生日的人今年確實要注意這個……

這個女生確實沒有活過20歲。

所以我會更加小心。

我之前有出行的計劃,因為做的夢所以全部取消了,我就老老實實呆在家裡或寢室里,不去水邊。

————————

綜上所述,我覺得有些夢是會給人提醒的,但是有的夢是無意義的,比如我有時候會做一些稀奇古怪的夢。

而且夢會不會給你提醒,也是分人的。比如有的人是家裡的親人在保佑,有的人是天生命格就比較特殊。

像我媽就是家裡有供奉才會做一些比較玄的夢,然後我也是跟著我媽供奉,而且我八字很特殊,所以也會經歷一些比較玄學的事情。

最後,講到了這里,不知道會不會有人看,因為我看到這個問題已經有好多回答了,可能會沒有人看到我的答案。

但是我還是有的話想說一下。

1.無論是有神論還是無神論,我們所面對的都是未知的東西,你無法證明他存在也無法證明他不存在。有的人一輩子都遇不到玄學的事,有的人可能就遇到了,所以兩派沒有什麼好爭論的。

最好的狀態就是保持敬畏之心,不要去詆毀他,不要去玩弄這種事情。

比如我爸就是堅定的無神論者,他對我和我媽供奉神仙的做法嗤之以鼻。剛開始的時候會bb幾句對神仙不好的話,還把我媽供奉上去的水果轉頭就拿的吃了,茶水也倒了。

我媽說他好多次他都不聽,結果後來發現做一次倒霉一次,也經歷過某種玄學的事,然後以後就選擇了沉默。我覺得我爸其實還是不信這個的,但是他知道保持沉默了。

我也碰到過有種人,他是堅定的無神論者,沒有經歷過就認為不存在,結果自己明明親身經歷了又覺得是巧合。

2.不要作死去嘗試所謂的通靈遊戲,你覺得好玩你不信這個然後你去嘗試這個,如果沒有碰到不好的事是最好的對吧,如果你當著碰到了怎麼辦?你怎麼解決事情?或者就乾乾脆脆把命賠進去嗎?

好奇心害死貓這句話是有道理的,都是成年人了衡量利弊總會做吧。


南山有桑北山有楊:

門捷列夫的元素周期表了解一下


雨澤:

我中考後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是個刑警,到山裡抓逃犯,途中和隊友走散,然後被山裡的土著抓了起來,還要砍我的投,但是機制,勇敢的我,在要被砍的一瞬間打翻了對方,奪路而逃,還逃了出來。

後來我到我姨家,看到有一本周公解夢,上面寫到夢到被砍頭,意味著高中,沒過幾天成績下來了,果然沒考上。


小可愛:

有的有的。

記得那還是在我國小的時候。

晚上我睡的香香甜甜昏昏沉沉,感覺靈魂得到了升華。依稀是到了深夜,我睡意最濃時,識海一片混沌,深眠帶給我淋漓盡致的快感。就在這時我聽到一個聲音,印象中那個聲音有些沙啞,並且朦朧,像是很多個音色低沉的男人一起出聲疊加出來的聲音。

那個聲音輕輕在我耳邊炸裂開來。

「你數學作業沒寫。」

第二天到了學校掏出數學作業,果然沒寫。

我們數學老師對於作業的要求是滅絕師太級別。

哭遼。

顫抖著小手抑制內心的恐懼,借了本同學的作業拚命copy,眼中閃過堅強的淚花,或許是強大的求生欲支撐我堅持下來吧。

事實證明那不是一場愉快的夢。


Dreamy:

會。

我媽檢查出癌症之前,小姨夢到我媽生了個兒子,當時就覺得不好。

我家拆遷的那段時間,律師、街道、媒體,該找的都找過了,親戚先找的是我爹那邊的,姑媽三言兩語就打發我了「她要房子就給她」「你又不是我的姑娘,找我做什麼?」「房子值幾個錢,你要自己去買~」從那以後,我就再沒有去過她們家。

最後只剩下我媽那邊的了:

我媽是她家的老大,一個小姨三個舅舅的戶口都是農村的。後來城中村改造,我媽這個城市戶口、上班的倒成了最窮的,小姨舅舅們家裡房子都是用來租給服裝廠的,他們的主業是出租,副業是打麻將,拆遷至少每家500W,房子至少三套,他們見面都是問「還要不要指標?」

和繼母、那個爹吵架的時候,他們來過。因為拆遷,我也去過二舅家幾次,但二舅的原話是這樣說的「你來,飯是有吃的。」我知道二舅的意思,那也是舅媽和小姨舅舅們的意思。

我每天晚上都會做夢,那段時間我經常會夢到一個同學,也住一個小區,小時候我經常去找她玩,後來聽說她搬走了就沒了聯系。可是為什麼我會頻繁的夢到她,我已經很久沒見過她了。就在那幾天想要不要再找小姨舅舅們,一天晚上,我快要醒過來的時候(好像她也知道我快要醒了),清楚聽到夢里她喊了一聲「不要去找他們,沒用!」

事實也確是如此。


不能吃的小魚干:

上個暑假的事。

過完鬼節,我哥回西雙版納,原來計劃我和他一起去的,後面忘了是什麼事了我就沒去。

他出發的前一天晚上我做了個夢,夢里我們一起去哪裡,他開著車,有一群豬突然出現在橋上,來不及停車就撞到了一頭,很真實鮮血淋漓,但奇怪的是夢里並沒有那種車禍恐怖的感覺,我好像是說把那個豬帶回去分了還是怎麼的不是很清楚了。第二天早上我還打趣的和我媽說了,就是個夢也沒太在意。

上午我和我爸去親戚家做客了,我哥給我打電話找我爸,我說我爸不在我旁邊,他說那他自己送那個狗去醫院,著急就掛了。我以為是我家的狗狗生病了,過了一會我又打給我哥,才知道是我哥在去的路上撞到了一隻狗,一條大大的金毛犬,尾部很可憐的粉碎性骨折,當時帶手術費賠償了5000元,報了保險。

差不多18/19點的時候我哥發了朋友圈,在隧道里被連環追尾了,所幸人都沒有事,他們把車拖到大理修去了,最後一輛車車主承擔了所有的責任。後面他自己坐了大巴去了西雙版納。車修了一個星期,她女朋友去開的。

也許只是恰巧,把夢和那天的事聯系在了一起。後面我還去百度了,看到了有個話題是說開車撞到了狗狗暗示著什麼,有個說法是狗狗幫你擋災,避免了更大的車禍,雖然說是迷信,但這種有點神秘感的故事還是挺有趣的。快過年了,希望所有車主一路順風,平平安安的。


歸途中的女王: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和男朋友在一起兩年後分手了,是他提出的,很愛他,痛徹心扉.

然後每天晚上都難以入睡,各種方式都試了,只要等我睡著,就會夢到他.

各種在一起的美好畫面,醒了別提多難過了.都說夢都是反的,想到這就會特別難過.

結果一次偶然,我們和好了,一直到現在沒分開過了,有的時候會覺得特別熟悉.

熟悉的是以前在夢里經歷的一模一樣.

不知道有沒有好朋友有過類似經歷,還有,失而復得的感覺真是世界上最美妙的.


遇見洋:

我16歲那年就不上學了 出去工作 那年家裡蓋房子 晚上十二點下班

前幾天晚上做夢 夢到自己頭上還是哪裡流血了 具體記不清了 過了沒幾天晚上下班自己回家就遇到搶劫的 他把我推到 往石頭人磕 留了好多血 幸好那時候路上人比較多 下班的人多 嚇得我都不知道怎麼回的家 我爸媽都嚇壞了 從那以後自己不敢晚上回家了


草莓:

我最近一直在做夢

就這幾天

連續幾天做很詭異的夢

甚至做夢做到驚醒

第一次做噩夢被嚇醒

可難受了那種感jio

夢到我變成一隻貓被兩個女人解剖了嚶

但是前天做夢夢到了一個很溫柔的小哥哥

還抱我來著

如果做夢真的是一種暗示(我在說什麼)

麻煩上天派給我一個天使一樣的人來解救我吧拜託惹!

比如這個男人

姜曈曈:

大概是我上高一的時候,有一天突然夢見我媽媽騎機車摔倒了,然後被摔到起不來,腿還被燙傷了,我就覺得特別心慌慌。就是心臟狂跳的那種感覺。

然後我打電話給家裡,我媽媽果然騎機車摔倒了。不過跟我夢里的地點不一樣。我媽媽去姥姥家的時候摔了。好神奇


檸檬橘子俠:

2019.2.28更新

最近有點忙碌,爸爸在15號轉出ICU,21號出院啦,謝謝大家,祝大家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作為一個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我是堅信封建迷信要不得的,但是有的時候真的特別神奇。

大約大年初三或者大年初四的樣子,我做了個夢,夢見我爸突然去世在家,我們一大家子在車上被堵著出不來,我破窗而出奔到樓上抱著我爸就開始哭,哭著哭著我爸突然醒了,健康如初。

大年初六,突然接到我爸住院的消息,我和我媽抓起衣服就往縣醫院跑,後來無好轉,立馬轉院。

現在我爸診斷小腦阻塞水腫,可能壓迫腦干,還在住院,有生命危險,希望故事的結局會美好。


52Hertz:

有一次 我夢到和朋友吵架 結果第二天就吵起來了 我以為是偶然 沒在意來著

第二次 我又夢到和另一個朋友吵架,我有點心虛 然後…對的沒錯 吵起來了!

第三次…

還好沒有第三次

不過其他的夢記不清了,但是記憶當中確實是會有暗示的。


一枚可愛的寶寶:

其實這個問題是很典型地證實了倖存者偏差理論,指的是只能看到經過某種篩選而產生的結果,而沒有意識到篩選的過程,因此忽略了被篩選掉的關鍵資訊。在「沉默的數據」、「死人不會說話」等等日常表達中,涉及倖存者偏差。(摘自百科)

比如我從來沒這樣過,雖說我的夢千奇百怪有飛的有放魔法的有遇到冰川海怪或者骷髏軍隊追殺我把我當雞大腿吃掉的(小時候的噩夢記到現在,預示著我那時候尤其喜歡吃雞大腿)

反正我沒做過預兆性的夢,哪怕在我父親去世這種大事情後我也就夢到他變成富態大肚子白白嫩嫩的面貌跟我說他過得很好,這也不能說明的確就是他託夢來跟我講的,因為無法證實。

兩千八百多個關注,一千多個回答,在概率及樣本篩選里沒夢到過的人其實也是多過夢到的人的,更別說這一千多個回答是不是全是對這個問題持positive的態度= =

但是吧,世界之大無奇不有~那些可以做預兆性的夢的人也是幸福的,感覺很神奇~


哀吾生之須臾:

應該不是吧。

我的夢千奇百怪,但大多數情況下會跟我白天所見所聞有聯系。比如說我白天看了《西遊記》,然後我晚上就夢見我跟唐僧四人一起去取經。有一段時間瘋狂迷戀《法醫秦明》,一連看了好幾個系列,晚上做夢就夢到了巨人觀和它的味道。

但是我的夢又很荒誕,有時候某個場景會重複出現在我的好幾個夢里,有些場景是我從來沒見過沒去過的,但是這個場景在夢里出現的時候都是一模一樣的。我比較常做噩夢,夢里有時候知道自己在做夢,會拚命讓自己醒來。所以我其實很怕做夢,不愉快。

最好笑的一個夢是夢見我跟毛主席在橘子洲頭泛舟,談笑風生,然後他靈感一來,寫下了《沁園春·長沙》。(我很喜歡很喜歡毛主席的詩詞)

你說,他在給我什麼暗示呢?


Muraka:

我覺得是有的

事例一

認識一個老阿么。她說每次她一夢到下雪,就會有親人離開她。

某一天她夢到大雪紛飛,漫天飛雪但是人們身上都沒有粘上雪,除了她的老伴。

第二天早上起來發現老伴去世了。

事例二

老阿么某天在沒有任何徵兆的情況下又夢到了下雪,她心裡很慌亂。打電話問了兒子女兒,孫子孫女和外孫子,大家都好好的。在思考到底有什麼人可能會離開自己時,她的姐姐打來電話說她(老阿么的姐姐)的兒子去世了。

事例三

我媽媽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夢到一個阿姨離婚了。第二天我媽媽打電話給那個阿姨笑著說自己夢到了什麼。電話那頭的阿姨哭了,媽媽就問怎麼了。阿姨低聲說:和你夢到的一樣。

事例四

搶小米9的前一天晚上,夢到自己沒有搶到。

第二天,果真沒搶到………..


止水:

原來追前女友的時候的事

我和她關系挺近的,但她只同意停留在朋友。

突然有一天,她告訴我她有喜歡的人了

(??!一下子心理沖擊max…)

但是她打死都不告訴我他的名字,我也沒有再提起這個事…

然後那段時間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

(我tm想知道啊,反正就是想知道啊…)

有一天晚上,我做夢,

夢里是她最喜歡的雨天,我撐傘和她一起走

到了一間空闊無人的大廳避雨,

我放下傘,她支支吾吾,告訴我

她有對象了

(夢里堅強地保持著臉上的淡定…)

我問她,他的名字是…

「XXX」

醒來的那一天,我拚命的在紙上寫,試圖回憶起來名字,但只想到了三個字中的兩個字。

也許,這只是大腦空想出來的自我安慰罷了…這個是就這么過去了。

真正當她做我女朋友之後,我問她那個男生的名字,

我聽到那個名字時候,整個世界都安靜了

沒有驚訝,沒有意外

熟悉而理所應當的那三個字

正如她在夢中那個雨天告訴我的一樣

我笑了笑,告訴她

我知道,你說過啦~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