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一本網路小說改變了你對快餐文學的認識?

問題描述:有沒有那麼一段情節,或者幾行文字讓你覺得 原來網路小說還可以寫出這樣的東西。
, , , ,
南冥:

米蘭lady的《孤城閉》


南宮靖明:

媽蛋的,想寫的歷史的塵埃,孺子帝,奧術神座,慶余年,紫川這些都被人寫了,那我就推薦幾本小說吧,都是完本網路小說。

1.致命武力之新世界

2.伐魔錄

3.全球進化

4.大潑猴(這本書真正的解決了一個我思考了十幾年的問題)

5.法師故事

6.位面小蝴蝶

7.我當陰陽先生/鳥人的那幾年

8.四面牆

9.魔法教授

10.搖籃曲之深藍傳說

11.我跟阿公去捉鬼

12.理工大風流往事

13.修真四萬年

14.大明妖孽

15.北野妖話

16.魔法火槍手

17.唐磚

18.竊明

19.新宋

20.篡清

21.美漫世界霸王軌跡


燦照:

《將夜》

網路小說讓人淚目,很容易。但是在讓人淚目的同時熱血沸騰,民族悲憤,聯想到中華民族百年興衰,很難。但是《將夜》做到了。

第四卷《垂暮之年》第一百五十六章。

觀主風雪捲袖入城去,無距,無量,天啟,寂滅,四種五境之上的境界於他如指諸掌,進了長安城,便要毀了長安城。

當他敗了書院眾人,李慢慢,余簾,寧缺手中的陣樞燙得他再握不緊。觀主視線範圍內,長安城竟湧現了數千民眾。

一名苦力挑夫拿起扁擔砸向觀主的,然後死了。
一名從外郡來的商販,拿起在深山裡保命的匕首,然後死了。
一個看不出什麼身份的男人撲向觀主,然後死了。
人們拿著磚頭砸,拿著菜刀砍,拿著家傳的弓箭不停射著,然後死去。
這就是在送死。
送死是一個不怎麼好聽的詞,顯得有些愚蠢。
但人就是這樣一個很奇妙的生物,明知道有很多事情無法改變結局,卻依然有很多人因為這樣或那樣的原因,堅持去做。
人們甚至為此還專門創造了一個意思相近的詞。
赴死。
唐人今日在赴死。
紛紛赴死。
他們想要攔住觀主。
長安城高聳入雲的城牆沒能攔住敵人。
於是他們用自已的血肉之軀,築起了一座新的城牆。

往後章回《君子國的不甘》上中下三篇,其狀慷慨悲涼。

唐風蔚然,讓人感慨不愧是君子國。到此時,這還只是我對唐國的敬佩。可在三篇之末朝老太爺那一番話,直接喚醒了我對中華民族的熱血。閑言少敘,下面貼上原文。

在長安這座城裡,居然同時出現了這么多平靜迎接死亡的普通人,這一點出乎了他的意料,或者說超出了他對普通人的評價。

「唐人……或許真的有些特殊。」

觀主負手看著面前這些老弱婦孺,看著風雪中那一張張沒有任何恐懼神情的臉,忽然問道:「像螞蟻一樣地死去,能甘心嗎?

回答他這個問題的是朝老太爺。

朝老太爺拄著拐杖,顫巍巍走到人群之前,說道:「甘是甜,甘心就是舒服,怎麼能讓自已感到舒服?我不知道外面的人會說出怎樣的答案,但對於我們這些老長安人來說,只要死的時候不感到羞愧,就會感到舒服。」

「原來甘心可以如此解釋。」

觀主看著朝老太爺說道:「老丈不凡,怎麼稱呼?」

朝老太爺說道:「我姓朝,一般晚輩都稱呼我為二掰。我覺著我的年齡要比你大,那你就叫我朝二掰好了,也不算我占你便宜。」

「我沒有什麼不凡,我們只是些普通人,只不過無論是最普通的人,還是像您這樣最不普通的人,歸根結底都是人,只要是人都會死。」

老太爺這句話的意思很清楚,不管你是知守觀觀主還是昊天的信徒待死之後,終將變成一抔黃土或一捧骨灰,那麼我們便是平等的。

「所以才會有這么多人爭著來送死。」

觀主看著朱雀大道上到處都是的唐人屍體,若有所思道。

「我唐人向來有赴死的傳統。」

朝老太爺神情漸漸變得嚴肅,說道:「與諸國首戰,風雨飄搖之際,唐人無降者,與荒人戰,唐人無降者,自渭泗水畔揭竿,我大唐開國至今已有一千餘年,慷慨赴死之輩數不勝數,唐之所以強,強在敢死。

「當年太祖皇帝為一使者,不惜冒滅國之災,耗盡國力,使大軍遠征北荒,直至屠盡敵酋才肯歸師,書院為一孤苦幼女,敢與佛道兩宗相爭,二先生斬破爛柯佛祖石像,才稍渲惡氣,唐之所以強,強在敢恨。」

唐之所以強,在於唐人。」朝老太爺看著觀主,用蒼老的聲音說道:「我大唐從古以來,就有埋頭苦幹的人,有拚命硬幹的人,面對不公與欺凌,有人敢拍案而起,面對侵略,有人慷慨赴死……」

…………
鎮南軍在崤山的山林間,艱難地向著青峽進發。

寒冷的雨水,順著衣領鑽了進去,帶走了溫度,帶來了病患。不時有士兵摔落山崖,同伴們站在崖畔沉默站立片刻,然後繼續前進。

他們疲憊地低著頭,哪怕明知道已經晚了,卻依然不肯停下自已的腳步,冒著生命危險,蠻不講理地奔跑著,拚命地趕著路。

…………
楊二喜砍翻了一名東荒蠻人。

他很珍惜這把從戰場上得來的彎刀,把刀收回鞘中,從肩上取下草叉,然後重重地砸了下去,確認那名蠻人死透。

田野里的廝殺聲漸漸平息。

他擦掉額頭上的汗水,喘著粗氣向四周望去,然後看到了幾個相熟的同伴,倒在了覆著薄雪的冬田裡。

戰事結束,他站在那幾個淺淺的新土堆前,沉默了很長時間,然後望向家鄉的方向,他很懷念妻子燉的臘豬蹄。

家鄉學堂里的那面牆還沒有漆完。

當年因為覺得衙門給的工錢不地道,他堅持不肯接這個活,和里正吵了一架,甚至險些掀了酒桌,還時刻準備著去縣衙打官司,直到實在熬不過女兒的惱怒和妻子的嘀咕,他才萬般不樂意地接了下來。

但只刷了一半,便看到了那份公告,他便背著草叉與酒肉,離了家鄉來到了遙遠的東疆,學堂的牆不知何時才能刷完。

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刷完。

至少在他的手上。

楊二喜看著故鄉的方向,想著這些讓他覺得很麻煩的事情,惱火地皺了皺眉,那道新添的傷疤又裂開了口子。

血水向下淌著,他抬起手臂,用袖子胡亂擦了擦,忽然想到學堂里的先生,如今再不會因此那面沒有漆完的牆生氣才是。

於是他高興地笑了起來。

…………
向晚原牧場的戰斗,依然慘烈。

那名矮小的軍官被蠻人的幾把彎刀壓的單膝跪下,情勢極為危險。

他在苦苦支撐。

一道黑影從旁邊飛了起來,重重地砸在那幾名蠻人的身上。

彎刀雪亮,在彷彿燃燒一般的草甸上劃過。
那道黑影摔落在地,胸口中了兩刀,鮮血淋漓,眼看著便是不活了。

軍官認出那是自已的近侍。

他悲憤地大喊一聲,手裡的朴刀離了頭頂,向著對面斬了過去。

在這一刻,他根本不去想頭頂的彎刀,會把自已切成兩半。

他很幸運。

圍攻的蠻人被他殺死,而他沒有死。

他的肩頭中了一刀,鮮血像被劃破的酒囊里的奶酒一樣向外溢著。

最危險的是,他的頭盔被敵人的刀打落。

敵人的刀鋒,打落頭盔之後,還切開了他的發髻。

黑色的發絲披散在肩頭,加上那張沒有盔甲遮掩的清秀的面容,此時所有人都能看出來,原來這名軍官竟是個女子。

她是司徒依蘭。

她提著沉重的朴刀,帶著滿身的傷與怒,帶著最後的下屬,重新開始戰斗,她不知道要戰斗到何時,但知道要戰斗到死亡或者勝利時。

…………
「長安有這樣一句話,可托六尺之孤……」

朝老太爺看著觀主繼續說道。

此時遠處的皇宮被籠罩在風雪裡。

唐小棠站在殿前的雪地里,靜靜看著南方。
皇後娘娘牽著小皇帝的手,站在檻後,看著宮外越來越疾的雪。

雪街那頭傳來咳聲,大師兄走了出來。

他身上的棉襖早已破爛不堪,棉花從裡面探出,白的似雪,有的地方則染的殷紅朵朵,紅的似血。

清新鮮艷,都很動人。

寧缺站在街那頭,亦是渾身鮮血。

他握著陣眼杵,血水把杵與掌面都凝結在了一起。

這根杵,這座陣,這座城,是老師們和陛下託付給他的。

那麼直到死,他都不會放下。

朝老太爺握著拐杖的手微微顫抖,聲音驟然激昂。

「可寄百里之命……」

…………
青峽前。

君陌衣衫已正,冠已正。

他單手執鐵劍,望向原野間如鐵流般的敵騎。

他面無表情,開始燃燒最後的念力。

彷彿天地都感受到他生命燃燒所帶來的熾熱,淅微的雨水驟然間停止,原野上方的雨雲漸漸消散,露出一線湛藍的天空。

陽光從雲縫間灑落,落在他的身上。

落在書院諸同門的身上。

…………
朝老太爺看著滿街的唐人屍體,忽然間老淚縱橫,然後又笑了起來,看著觀主大聲喝道:「……臨大節而不可奪,君子也!

…………
蒼老的聲音在朱雀大道、在風雪中迴響,在冬柳雪湖上迴響,在青峽前迴響,在崤山裡迴響,在東疆、在北疆,在唐國的每一寸土地上迴響。

可托六尺之孤,可寄百里之命,臨大節而不可奪,君子也!

「我大唐從來都不缺少這樣的人,大唐就是君子國。」

朝老太爺盯著觀主的眼睛,厲聲說道:「如此美好的國度卻要被你們這些賊老道從人間毀掉,你還問我是否甘心……」

他舉起拐杖便準備砸過去。

「我甘你阿么!」

隱隱有些自豪。


戲羽子:

辰東的長生界,一曲祖神謠,盪氣迴腸,熱血中卻又帶著悲涼

那斷裂的巨山是天地的脊樑,
那干硬的黃泥是大地的血漿,
那如山的屍骨是祖先的悲涼。
千百年後,琴瑟和鳴,絲竹悠揚,贊頌至聖大道永昌。
還有誰記得,燧人氏點亮了人族的前路。
怎能忘記,神農嘗百草,埋骨他鄉。
還有人是否知曉,女媧泣血補天,以血肉之精讓我人族得以延續昌盛。
盛世歡歌,大道在上,一首虛幻神曲將祖先萬載功績埋葬。
眾生如螻蟻,大道在前方,歡歌永高唱,隻字不提炎與黃。
莫名心傷。
宏偉的殿宇,磅礴的巨宮,偽神列前方,祖先的悲涼。
小小的牌位都早已遺忘,半尺神龕都無處安放。
可否記得有個名字叫炎黃?
你的血液中流淌著祖先的希望。
只言大道與盛世,民族精神被埋葬。
蒼穹之血,大地之精,陰陽交戰,泣血玄黃。
祖先的血淚,能否打動你鐵石心腸?


OhBetter:

超級喜歡priest的文風。每當讀了甜甜的文字,總是能讓我思考很多東西,給我一種別有深意,其味無窮的感覺。舉幾個片段簡單說一下。

《山河表裡》

南山就爬起來,從褚桓屋角落的一棵移栽進屋的植物上掐了一片葉子,湊到嘴邊:「這首曲子用你們的話說,是叫『第一場雨後的山坡』,說得是每年春天的第一場雨後,小草和蟲子一起從地下爬出來的樣子。
褚桓:「我們一般不起這么長的名字。」
南山:「那應該叫什麼?」
褚桓停頓了片刻,心裡忽然靈光一閃,他說:「驚蟄。」
深秋桂花香里,一首驚蟄小調。

如果要給《山河表裡》總結一個主旨的話,那應該就是「希望」這個詞了,無論小說中出現的「只要沒死,就是還活著」,還有「希望不是人心裡的東西嗎,怎麼會沒有了呢」,都恰到好處地點到了這一點。而又讀到此處,驚艷之感油然而生,似眼前一亮,豁然開朗。都知道驚蟄二字隱含希望,把這種意味通過這種方式傳達出來,彷彿能從字裡行間感受到散發的勃勃生機,也側面反映了此時褚桓心境的變化。

《過門》

「領會精神,別跟我較真。敬……」老成頓了頓,一時沒想出合適的詞。
蔡敬在旁邊輕輕地提了一句:「敬自由、健康。」
「對!」老成舉起茶杯,「腦殘混混敬自由和健康。」
蔡敬舉起杯子,跟他碰了一下:「殺人犯敬健康和自由。」
竇尋搖搖頭,正想著自己要說什麼,就見徐西臨卻端起他面前那杯溫水。
徐西臨:「同性戀敬健康和自由。」

每每看到這里,總是百感交集,熱淚盈眶。徐西臨終於不再在乎世人的偏見,可以無所畏懼地跨過了那道「門」。

徐西臨在不遠處沖他們揮了揮手,然後被竇尋拉著跑到了牛毛似的小雨里。飛濺地水花很快打濕了他休閑西裝的褲腳,徐西臨渾不在意,吹了一聲俏皮的口哨,彷彿依稀還是十六歲的青春年少。
有一蓑煙雨,何不任平生。

時光匆匆,兩人都已不是少年的青澀,卻依稀還是當年的時光。最終的破鏡重圓,這是隨便想想都美好的場景,清新又浪漫。

《鎮魂》

趙父點了一根煙,沉默了一會:「我可以跟你說說我的感受。我活到這個年紀,感覺人這一輩子,有四件事不能太執著。一是長久,二是是非,三是善惡,四是生死。」

趙雲瀾抬起眼看著他。

「執著有時候是種美德,但是如果太糾結『長久』,你就容易患得患失,看不清腳下的路;太糾結『是非』,你就容易鑽牛角尖,世界上本來就沒有那麼多絕對是、或者絕對非的東西;太糾結『善惡』,你眼裡容不得沙子,有時候會自以為是,希望規則按著你的稜角改變,總會失望;太糾結『生死』,你的視野就小,這一輩子最高只能成為二等層次的人。」

趙雲瀾默然不語地聽著。
「有些東西,經不起拷問,也經不起琢磨,更不值得深陷。我覺得你既然做了,就沒必要想對還是錯,你與其用這些東西折磨自己,不如想想以後怎麼辦,你說呢?」

長久,是非,善惡,生死,這也許就是作者想要傳達給讀者的思想,這是對人生的思考。同時我也感覺到priest是一個擁有著大格局的人,眼界高,心胸廣,已識乾坤大,猶憐草木青。

《六爻》

墜地作古,來也是苦,去也是苦;破釜金鐘,窮也匆匆,富也匆匆;東面刮狂風,西面落驟雨,嘩啦啦改天換地逞英雄氣,也就是場一朝一日真做的假戲;不如當個活王八,吞一口江河湖海,吐一個千秋百代。

《六爻》全書都暗含著一種對人生的思考,諸多問題在主人公的成長中自然顯現出了答案。飛升到底是什麼?世上究竟有沒有得道長生?入了仙門難道可以萬事隨心?什麼是天道,什麼又是人道?即使「翻雲覆雨」最終又能「魂歸何處」呢?

而最終,我們能在情節中體味出答案:不必追求虛無縹緲的長生,活得「自在」,珍惜當下才是最重要的。

童如以前總覺得這寶貝徒弟為人太過溫和,有點隨波逐流,後來才知道,凡人也好,修士也好,一輩子只要有那麼幾件事九死不悔就夠了,其餘細枝末節就隨它去了。
他始終也沒有問一句「這么多年,你在掌門印中都看見了什麼」。

直到魂歸天地的一刻。

那一刻,韓木椿忽然親密過頭地拉住了他的手,看著他的眼神里好像有一片浩渺的星河。
直道相思了無益,未妨惆悵是清狂。

想必若能死而無憾,就算是飛升了吧。

童如的愛不言說,默默等得海枯石爛,卻只能陰陽兩隔。

《殺破狼》

瞭然和尚呆立原地,見那年輕的郡王殿下沖他做了一個特殊的手勢,他將拇指回扣,做了一個微微下壓的動作,郡王朝服的廣袖從空中劃過,袖子上銀線一閃,像河面閃爍的銀龍——倘若天下安樂,我等願漁樵耕讀,江湖浪跡。
瞭然渾身都在發抖,良久,他哆嗦著雙掌合十,沖長庚稽首做禮——倘若盛世將傾,深淵在側,我輩當萬死以赴。
此道名為「臨淵」。
長庚低低地笑了一聲:「假和尚。」
說完轉身往城門口跑去。
瞭然忽然就淚如雨下。
未知苦處,不信神佛。

即使深陷囹圄,水深火熱,也能堅定信念,守護一方沃土。

先列舉這些吧。除此之外,還有《默讀》《天涯客》《七爺》《大哥》《殘次品》《有匪》等等,都是網路文學中不可多得的佳作。


胖次總裁:

池袋最強的《逢場作戲》

在我的映象里池袋寫的很多都是小h文,屬於好看的小h文,直到我看了逢場作戲,寫的的民國時期軍閥和闊少之間不得不說的愛情故事,雖然是bl但是文筆真的很nice!!!兩個人之間的感情糾葛,每一處劇情的發展都恰到好處,肉不多不油膩,很香!很多小說才看了十多章就猜到了後面的情節和結局,這本看著我完全不想去猜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這本書我覺得最nice的地方是在兩個人談戀愛為基礎的的劇情上融入了家國情懷,戰爭拆散了他們,卻又在戰爭中重逢。很好的表達了「一生只夠愛一人」

隨意的兩個片段截圖


四哀無心:

遠瞳《希靈帝國》《異常生物見聞錄》。
這里放幾段內容。

當我看得越多,我就愈發認識到自己的無知,我開始對整個宇宙充滿敬畏,並迫不及待地想要揭開它的秘密——而這需要用到整個世界的力量。

士兵能因榮譽而戰,匹夫能因榮譽而亡,甚至忠臣良將都可以為了榮譽慷慨赴死,但唯獨合格的領袖是不講這個的。

人類平常真心研究歪了,不管小說里還是電影里都按著人類自己的標准衡量一切,狼不願意讓人騎,那是因為它驕傲,野馬不願意讓人騎,那是因為它驕傲,獨角獸不願意讓人騎,那是因為它不但驕傲而且還高貴——實際上恐怕都是扯淡人家不願意讓你騎的唯一原因就是嫌麻煩,好生生走著誰願意背上突然多出幾十公斤不能吃不能喝的肥肉啊。

有句話說得好,戰士負責宣洩怒火,領袖負責周旋牟利,至於榮譽,最好是寫在書上。

當一個有野心的傢伙開始模仿比他更高一層的生活時,他就準備要反了。

說實話,我覺得地球人就有讀像是家底殷實的敗家子——你們的太陽系內有火星和月球這樣的大小跳板,有土星和木星這樣的巨型資源站,你們身邊每一顆星球上都堆滿了燃料和飛船外殼,而且它們都還很近,幾乎用最原始的化學燃料飛船都能抵達,但你們卻在忙著把更多炸彈扔在自己的同胞頭上。

沒有什麼知識是專屬於某人的,真理就在那擺著,有本事你自己研究去呀,研究出來就算你的,研究不出來就別埋怨神設下了什麼禁忌——這跟考試不及格就埋怨題目難有什麼區別。

「目光短淺是必要的。因為大多數人活不到自己目光可及的未來。」

「所以如果時間倒流,再給我一次重來的機會,我會再度拉起一支大軍,橫掃整個世界,因為我知道除此之外沒有任何辦法可以讓世界為我所用,」伊扎克斯低下頭,俯視著整個城市,「而如果給他們一次重來的機會,他們也仍然會聯合起來,拉起一支大軍,保護自己的家園與傳統。不管重複多少次,我們都會這樣,英雄還是英雄,魔王還是魔王,唯一不同的,大概只有各自的勝負。」

人都要學會紀念英雄。我們紀念的不是英雄的真相,是英雄的形象。

只有小人物才喜歡端架子,因為他們的架子再端也就那麼大點,越小越容易端起來。真正牛叉的大人物從不擺譜,因為天地太小了,大人物的譜他都放不下。

優秀的領導就應該在打醬油的時候都能讓團隊穩定發展。

外行領導內行只能越管越亂,既然不懂就不要隨便指手畫腳,等搞懂了再發言才是正道。

可以沒溜,可以無賴,可以無節操,但永遠不能忘記責任。

黑歷史也是歷史。

有內涵早完蛋,思路廣命不長。

一切都是註定的,哪怕不註定,也是註定不註定。

柴米油鹽皆生活,喜怒哀樂是人生。

面對命運,多說無益。

失憶的人永遠也想不起來自己忘記的是什麼。

縱有廣廈千萬間,睡覺只需兩尺寬。

平凡,從來就不是弱小的代名詞,即便起點是凡人,只要堅持下去也終有一天會如神明般偉大。

神愛世人,是因為神真的愛世人。
簡直精闢。


寸心寸傲:

來安利一下知秋大大的《十州風雲志》,兩三年前看的文了,至今記憶深刻。

很少看《十州風雲志》這樣的小說,像他的簡介一般,不說「他和她」,而是問一句「人間道,究竟去哪裡尋找?」
我一直醉心於言情小說,無論古風還是現代,若主線不是愛情,那書讀起來竟像是在吃一碗沒有辣子的麵條,是沒有滋味可言的。
甚至於在看這本大作之時,我也糾結著夏道士和明月姑娘究竟能不能成。看來到底是我狹隘了。
知秋大大的心界格局,並非一個「兒女情長」可以說得。佛門道門儒門、東方西方、機關與武藝、商賈與俠士、朝堂與江湖、正道與邪教、中原與外域……這一本書中,幾十萬字里,包羅著的,又豈止是萬象?
初見明月姑娘時,場面是頗為血腥而震撼的。雪衣墨發的脫俗女子,竟以佛門之法大肆殺虐。手起手落間,又「撕」了一大片人。無論是在神木林中,還是天火山下,我都以為明月姑娘造化神通,幾乎是少有人敵的地步。她的一身清淡更是讓人覺得不凡。越到後邊,便覺得知秋也忒殘忍了些,讓明月姑娘再無風頭可出。神機堂、蛇道人、張天師、順天神教……都讓她束手無策,無計可施。「小臉煞白」,藏著怎樣的無奈和心酸。原來這世上高人,不止一二。
夏道士的出場就平淡了些,不同於明月姑娘的機緣巧合。夏道士似乎是沒有主角光環的。幼時被希夷老道用兩個饅頭換來,在江湖上摸爬滾打,符籙之術也不見得如何高明,只是用其賣錢罷了。不如明月的佛門神通、身世成謎;不如唐輕笑是唐門之後,傷心絕望之後仍練得碎滅魔勁;不如何姒兒是茅山後裔……更多時候,他只是憑著一股子機靈勁兒,甚至是機緣巧合走了下來。有讀友戲言「就喜歡看小夏被明月姑娘保護。」圓滑世故、油嘴滑舌,不似道門弟子,更無仙風道骨、飄逸俊郎,偏又心思玲瓏剔透,有意無意,窺得「天道」玄機。也許只如明月姑娘說的那一句「夏道士,你真的是一個好人。」如此,已是難得。
以前看小說,最怕看英雄末路、美人窮途,私心覺得太過殘忍。從光明到黑暗,從坦途到泥濘。自己去經歷,各中滋味定不好受。旁人看來,也是很痛心而不忍視的。
只是這夏道士,從來就不是英雄。他只是個小道士。少見風花雪月,難得俠骨柔情。
江湖風雲變幻,人心深不可測。一個人,在歷史的千軍萬馬之前,是何其的渺小?哪怕是南宮無極這等呼風喚雨、受萬人仰止的大人物,最後竟也被自己兄弟設計而死。年少氣盛,一心想要揚名的唐輕笑,自以為機關算盡,勝券在握,不料竟被奸人利用,害得兄長殞身天火山。和他相似的茅山掌門之女何姒兒,投身南宮家族的大業,最後也只是別人手中的一顆棋子。十方和尚年少成名,受人尊敬,最後也只是默默走進十方凈世琉璃塔,為佛獻身。張御宏、唐公正、水玉竹、蛇道人、羅圓圈、南宮無忌……有各自的不凡,最後也有各自的不幸。
《十州風雲志》是《神州道》的前篇,偶然在貼吧里見得後來的故事情節。龍虎山張天師殺了希夷老道,小夏把龍虎山攪個不得安寧後被追殺,明月姑娘和唐清笑(唐輕笑)在逃亡途中都死了,小夏給自己取名「夏明清」,去到海外瀛洲……過程定是曲折,結果卻又是過程。
當真是「清風已逝,明月不歸。」


秋海:

鳳歌《山海經》系列

謝斬雲《停雲劍歌》《劍月歌》

雨樓清歌《一瓣河川》《山中青眸》《燃萼樓》


我打遊戲特別坑:

瘋丟子的《百年家書》

歷史的風雲變幻在她筆下

那段歷史對我們而言是陌生的

歷史書中的一段短短的話就概括了處於那個時期的人們的一生

我們站在未來的角度去看過去的他們,他們的痛苦我們無法感同身受,他們遭遇的苦難我們也無法去體會一遍

於是有了這本書,瘋丟子讓主角回到過去,成為了一名記者,見證著歷史

同樣的還有《戰起1938》

難涼熱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