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突然發現自己有像小說女主的經歷?

問題描述:突然想起來我好像小時候還有個哥哥(認的),像小說里的青梅竹馬,而且他還特別護著我……
,
匿名用戶:

在從家回學校的火車上,因為家離火車站不遠所以很任性的很晚才到,發現我要去的那節車廂排隊上一堆的兵哥哥(穿著迷彩服,背著大包,後來才知道是軍校的,反正我分不清兵哥哥和軍哥哥)

我就從別的車廂迂迴過去的,當時我有個室友特別喜歡兵哥哥,我坐下來當時就發微信調侃她了「我這里有一車廂的兵哥哥,快來挑!我幫你要電話」(說的很厲害的樣子,其實真讓我去要電話我不敢)

「要最帥的!」我室友毫不猶豫的回道。我就開始環顧四周,找最帥的小哥哥。發現一個上車之後躲在車廂連接處打電話的小哥哥長的非常對我的胃口。我就在寢室群里喊「我看到了一個我覺得最帥的!」「快拍照片看看!」室友起鬨道。本來想不道德的悄悄舉起手機,突然發現這個小哥哥一直在時不時的看我這邊,我生怕被發現偷拍,趕緊放下手機坐好。「他往我這邊看,我怕他不願意被拍,一車都是他們的人,我怕我沒法兒活著下車了」

室友們惋惜了幾句就作罷了。我秉著好看就多看兩眼的精神多看了幾眼小哥哥,中途還因為車廂溫度高小哥哥脫了夾在外套和t恤之間的毛衣,脫的時候我還看見了腹肌!!!特別對我胃口的,不做作的腹肌!(我收一下口水)不過小哥哥的同伴很快幫忙把他的t恤扯下來了,沒看過癮。後面無奈車程中太過無聊我還是睡著了一會兒(我跟小哥哥的位置是面對的,都坐在最靠過道的位置,橫排隔了幾排)

等我醒來,發現局勢逆轉了,我好像被偷拍了?小哥哥手上的手機不像是正常使用的角度,還對著我?咳咳,假裝不知道,做作看看窗外的風景,低頭帶耳機聽聽歌。悄悄抬眼看,發現他把手機收起來了開始盯著我看了,還一直盯著。這、這誰頂的住啊?!

後面他跟同伴嘀嘀咕咕聊的很開心,秉著「敵不動,我不動,敵亂動我還不動」的守則,我依舊低頭看動漫。想著他要是過來搭訕我就回應,結果到到終點站了他都沒過來和我說話。他位置離車門近,他先下車了,我一個人略顯失落的背上書包,拖著我的大號行李箱,後面也下車了。

他站在不遠處,我以為是他要等隊友一起,我默默的站到一邊整理一下我的jk制服(當時就愛穿這個風格,雖然我是個大學生了)我整理完了他就在我面前說了一句「走吧!」

我???回頭看了一圈我後頭沒人啊?他就一手搭在我的行李箱上幫我拖行李了,我當時怕他拐走我行李啊(真的擔心,畢竟看今日說法長大的)我就屁顛屁顛的跟過去了,他往我手裡塞了張紙條「這是我微信,你回去加一下好嗎?千萬別丟掉,我想認識你」我的內心有點爆炸,表面上木訥的點點頭,把紙條放口袋裡了(後面發現這個紙條就是戴胸前那個大紅花下面連著寫了名字的那個條兒)

後面快出站了,他隊友叫他他應了一聲,對我說「我沒辦法送你出站了,我得先走了」然後把行李箱交回我手上又看了我幾眼,他往前跑了幾步又退回來「不行,我還是怕你不聯系我,可以給我你的電話嗎?」就把手機解鎖遞到我面前,雖然內心炸成了煙花但是面對這樣懸疑的橋段我提高警惕輸了一個外地上學打算臨時用的號碼,畢業就會註銷的那種。他給了我一個超燦爛的笑容,差點讓我昏了頭

我剛上出租,他那邊應該也剛上車,他就給我打電話,說迫不及待確認下我是給的真號碼,然後說他叫什麼名字之類的。一路上出租司機師傅都是一臉這姑娘該不會是個傻子吧的表情,因為還處於基本情況了解的狀態,臉上笑的可花痴了嘴上還在問你叫什麼名字?我沒聽清(想想我也覺得挺傻的)

你們以為狗血橋段完了?並沒有!

每天在他熄燈前,洗衣服時,外出就醫時等等一切有可能聊天的時候他會給我發微信,或者打電話,有的時候還會視訊。他給我取了好幾個甜不拉幾曖昧不清的稱呼,每天熄燈前用「哥哥得睡了,拉拉你的手,你也趕緊跟上睡」等手段,把我這個資深夜貓子給哄睡。他也坦言說過當時一下看到就覺得喜歡我了,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勇氣才主動去拉的的行李箱還給我遞紙條。

聊天聊了幾個月了雖然經常不能及時回復消息,但是看到了他都會回我。我也覺得我們三觀還挺合的,離發展成戀愛關系就差他真摯的一個告白了的時候,他突然就消失了,徹徹底底,微信再也沒有回復過,頭像朋友圈也沒有更新過,手機也沒有接通過。明明前兩天還趁著中午洗衣服刷牙的時候給我打電話的人,突然就斷了所有聯系消失掉了。明明信誓旦旦說著6月他就要軍校畢業,在回部隊之前能有二十幾天的假期他一定要飛來見我,我要是再敢躲著不見他他得咬我了的人,一夜之間就再沒了消息。

那是2016年,那段時間微博上說有什麼動亂來著(具體的我真記不清了)評論里還有很多自稱退伍的軍人說什麼若要戰,祖國召必回之類的話。我默默的想,或許他是接到緊急任務出去了,沒法聯系我。時間長了,我就在想,他是不是死了?這么想想挺有道理的,可是還是有些難過。又想他會不會是受了重傷,或許養好了就能聯系我了。可是時至今日,我也再沒有收到他的消息


我就叫10.9好了:

窮的跟一些小說里的女主角一樣?


Aorqu用戶:

從小到大無數次大難不死,

車禍被煙花炸到還有差點被拐賣,

一次一次扛過去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一年級的時候在甘肅上國小,六歲

去學校要走幾里山路,那天有點遲到了,背著小書包跑,我記得很清楚書包里的鉛筆文具盒咣當咣當響,一邊還在吃月餅。

然後就摔了個狗吃 ,整張臉貼地面

地上都是石頭,山路嘛,然後就有一個三角形……

哎我畫吧

湊合看一下應該能看懂,就是我臉朝下,猛磕在一個尖銳的石頭上,不偏不倚兩個眉毛中間,稍微錯開一點可能就xia了

而且插得很深,據後來醫生說有三四厘米的樣子

一般不是插了刀子不能立刻拔出來嘛怕飆血,不過當時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因為完全沒感覺了,石頭有一半是插在土裡,我直接爬起來了,血一直細細的一股往出流。

當時還想著好了好了,這下終於有個理由今天不上學了。然後還怕血滴到衣服上,背著手,彎著腰沿路往家裡走。快到村口還碰到比我還晚的同學,可能遲到想拉個人,非要叫我一起去學校,我說不去了頭破了你看。

他非要拉我去誰家洗洗,我還拒絕了,還拖時間走得慢,怕到家我爸給我洗洗就送學校,因為一直沒感覺。

真的像個豬,一路悠回家。後來只記得我爸特別慌,直接隨手拿起來一個黃色的毛線帽捂在我頭上,把我提起來夾在嘎吱窩就開始跑,我整個人還不明情況

沒車沒大路沒醫院,路上還有回去的時候滴的血,可憐我老爹裹著我一路上狂跑幾里山路,到其他村子裡的小診所。

然後帽子拿開醫生都嚇到了,說扎的太深啥的我忘了。先消毒,不知道你們聽過殺豬沒有,可能還沒我當時聲音大,然後醫生開始穿針,說縫。

我整個晴天霹靂,撕心裂肺的哭啊在我爸懷里擰,一哭傷口就裂,最後實在沒辦法直接包起來。後來傷口一直很明顯,從小有各種二郎神啦天眼之類的外號,現在過去十六七年了,傷口也沒那麼明顯了。這是我印象里第一次大難不死。

第二次是二三年級,差點從一個懸崖上掉下去。

我們那個村叫「高崖村」,所以那種土懸崖挺多的,當時跟著我姐姐走捷徑回家,想從一個三四米高的地方上直接跳下來,就省了繞一大圈,但是往下跳的地方右手邊就是懸崖,不知道多高,下面溝里種著蘋果樹。然後我姐姐比較高,腿長,中間踩一腳就能直接跳到地上,我腿短,要順著坡面往下溜。

當時手上抓著一棵小樹苗,慢慢放手,完全放開那一下突然兩只腳完全不受控制的拐向懸崖了,直接往下滑,我大聲叫我姐,她叫我,我以為整個人都完蛋的時候,感覺有雙手推了一把我的腳踝,哎我也不知道是緊張還是啥,到現在那種感覺還挺清楚的,是被一雙手從腳踝那裡推回去的感覺,然後又撈了一條命,重重的摔在我姐姐腳跟前了,滿嘴是土,不過總算沒啥事,我姐還讓我瞞著阿么

第四次,六年級,元宵花燈節之類的活動,在一個巨大的廣場上,人特別多,就是摩肩接踵的那種,很擠,然後開始放煙花,所有人都仰頭看,媽的我覺得買彩票都沒這么准吧

有一塊火藥土疙瘩,直接從高空墜落砸在我的大臉上

我他媽整個人砸倒打懵了,我以為後面有人給了我一拳。我環顧四周大家居然根本沒一個人發現我被打到了,這真的是吃了火藥,滿嘴土啊血啊混在一起,牙快掉了,我哭著自己回家了。

第二天正月十六開學,我遲到了,老師沒讓我直接進,喊完報告腫著個大大大的臉在門口站半天媽的

第四次,出車禍,又又又又又是臉懟車,而且整張臉,把人家機車上用螺絲釘起來的一塊板子撞掉了,跨年的晚上,我還穿著校服,戴口罩圍巾出門的。當時又撞懵了,身上哪裡都沒事就是臉,嘴巴鼻子嘩啦啦流血。但是大人處理什麼糾紛什麼,根本沒人注意我的存在,我滿臉滿頭是血,走路特別遲鈍,離家近,就回去睡了,當時還看到鏡子里,整個黃色圍巾,白色校服,全部全部是血,已經沒什麼意識到家就睡了,第二天在醫院。

腫到媽都不認識這話一點不誇張,發小啦班導啥的來看我,進門看我一眼然後直接繞過去,還問誒?不在這個病房啊?

我也至今未解為什麼拿臉懟了這么多次鼻子還好好的。

還有一次,為了夠懸崖邊的酸棗,把牆推倒了,整面牆都被我推翻到懸崖下面去了, 我靠著牆,在邊上晃晃悠悠被我媽拉住了,還是在別人家,那次被我媽哭著打到半死,說掉下去怎麼跟我爸交代啥的


肥宅少女:

幼稚園 的時候很愛哭,那時候老會被一起上課的熊孩子們欺負,因為體弱多病老缺課也沒有認識的朋友。

那時候有個男生對我超好,每天帶著我玩他的玩具。我幼稚園 唯一的好朋友。

後來國中再次相遇了還成了同桌,再見已經不認識了還是我媽提醒才想起來。那時候我們都已經有了各自喜歡或者暗戀的人,所以提起來就平淡的笑笑了。


霧天小豬:

國中男神級的人物,現在是我老公。話說男神那時候成績很好,基本年級第一(好像國中大家都喜歡成績好的)。問題是男神長的也很好啊。濃眉大眼高鼻樑,反正挺多女生喜歡的。


清歡故:

2018的11月份,我們學校舉行運動會(沒錯就是這么晚,已經快十二月了)。

像我這種體育渣渣,自然是不會參加的了。不過那天我的好朋友要參加一個項目,作為陪護,我獨自前往終點,準備迎接她。

走著走著,前面突然迎面走來了一群男生,然後一看到我,瞬間熱鬧起來。

我也因為好奇打量下他們。這時一個男生突然對我說(聲音有點響):「高三十三班xxx喜歡你很久了。。。」然後另外一個男生補充:「同學考慮下啊!人帥聰明大長腿。」

然後。。。我又看了眼他們,什麼話都沒說就。。。走了。

因為當時真的沒反應過來,直到走了一會才反應過來,哎是不是剛才是在跟我間接的表白啊。但想了想自己都走了,也不好意思回去再說什麼。

然後。。運動會的第二天,我在幫同學拿衣服的時候,有一個舉著相機的男生走了過來,高高的白白的,(是我喜歡的類型哈哈哈)問我:「同學,我能給你拍幾張照片嗎?」

但當時的我極其冷漠的看了他一眼,然後義正言辭的拒絕了他,以我不上鏡為理由。他看上去有點失落,但又問我能不能加個QQ。

我這時候突然想起了昨天的那群男生,就問他是不是十三班的,他很不好意思的笑了下說是。然後跟我道歉說,「不好意思啊昨天我的朋友們瞎起鬨,希望沒有嚇到你。」

就這樣,我跟他認識了。

再後來,我憑借我強大的人格魅力,他成了我兒子。

emmmmmmmmmm

但是這種搭訕方式什麼什麼的還是挺戳我少女心的。。。


懷念小黑警長:

高中的時候舍友們在討論隔壁班來了個很帥的男生,說白天在走廊碰到,穿著什麼樣的衣服,驚為天人。我隨口答了句:不會吧?

舍友喜滋滋地跟我安利:真的很帥,明天去食堂吃飯時我指給你看。

我們那時的食堂不是刷卡自由買的,而是定時定點地去用餐,每個人都有規定的座位。我自然和舍友們坐一桌,這時舍友指著幾米開外的一個生面孔對我說,就是他,黑衣服那個,帥吧?我的眼光可是很高的。

我有點近視,看不太清,但輪廓確實是好看的。舍友還在那YY:這種面相一看就是那方面很六的,鼻子長得太好了!

那帥哥來得比我們早,所以吃完後路過了我們桌前,我得以近距離看到他的樣子,確實好看,還是那種讓人感到害羞的好看,我已經腦補了一出AV。明明是陽光乾淨的長相,卻讓人想蹂躪。

但我是情感內斂的人,就沒說什麼,只是聽舍友嘰嘰喳喳地談論這他。不出意外,我只會把他當作一個好看的陌生人。

次日的某個課間,我聽到外面吵吵鬧鬧的,隔壁班我們班的同學都在起鬨,把他拽到我面前。大家說他是來找我的,我見他一臉尷尬,估計是被同學捉弄了。

後來知道其實是他喜歡我,就描述我的相貌跟同學打聽我的情況,於是發生了上面一幕。

我把這當作他同學的惡作劇,並未放在心裡。隔天他和他們班兩個男生一塊過來找我,他尾隨在最後,我猜他可能是陪同學來的。那兩個男生跟我要qq,我不想給,但他們又半天不離開,只好給了,反正加我還得回答驗證問題,答錯了加不上。

後來他告訴我,那天是他拜託同學陪他來要我聯系方式的,要到qq後興奮地回家打開電腦,卻看到要回答問題,試了幾十個答案都加不上,失望得不得了。

聽到這我說你當初一個人來,就一次成功了,幹嘛找兩個豬隊友?我肯定不會把聯系方式隨便給別人的。但這都是後話。

可能是他意識到隊友沒什麼用,之後就單獨行動了。他獨自來找我的時候,我把驗證答案告訴了他。不久後我倆水到渠成地在一起,今年我們27歲,老夫老妻了。

舍友誠不欺我。


Evan:

1 有青梅竹馬..兩家是鄰居,每次去他家玩,他爸爸媽媽姑姑姑父阿公阿么等各種親戚,都會笑著喊我叫我長大後嫁給他。。 這樣的話我聽了十年吧???

2 國中時候,我好朋友被一群社會人打了。好朋友是男生。是在我們一起回家路上。對方認識我。那天那群人騎車圍著我轉說送我回家,我笑笑擺擺手,心裡有些警惕。

後來繼續走的時候,突然看到那群人的車就在馬路對面。心下一驚,我一個女孩子當時竟然抓著我朋友把他往身後拉,說,一會兒你就躲我後面,放心。

他當然沒有躲。

過了馬路就是我們小區門口了。可我們還是沒躲過。

我腦海中永遠揮之不去的那一天。他被那群人打的滿頭是血。身邊幾個朋友求圍觀的人打電話叫救護車,因為快期末了我們都沒拿手機。

他手上也都是血,滿頭都是血。卻伸出手摸我的臉,扯起一個笑對我說,我沒事啊,你別哭。別哭。

可是我真的不覺得我哭了。我當時只是楞楞的看著眼前的他,身邊還有圍觀的人和我們的朋友們。我真的沒覺得我哭啊??沒什麼要給我擦眼淚,為什麼要安慰我。我只是楞楞的看著這一切,覺得一切都那麼不真實。

後來他被送去醫院。

後來報警。警察叔叔讓我把對方引出來。我去跟他們溝通,說 你們就來趟醫院吧。來道個歉。

對方說 讓我做他女朋友,和他上床就過來。他說他知道我們已經報警了。

我不敢相信也不敢答應。可是警察叔叔說讓我先答應,把他們引過來。

我那時候還小,從小也是家裡的寶貝,當時只覺得萬劫不復。

我朋友治療時知道這個事後,把所有東西都砸了,讓我不要答應。

事情過去六七年了。

這件事之後我的人生軌跡徹底改變。我整個人也在之後的生活中脫胎換骨。

那個夏天,誰也不知道,我們的生活就這么悄悄的拐了個彎。

後來的我一個人離開了那裡,回到窮鄉僻壤的老家求學。我在無數個夜裡睡不著,我害怕報復,我以淚洗面覺得自己是個罪人。

我不斷的向上向善,不斷吃了很多很多苦。我告訴自己,你這是應得的。

這么多年過去了。我已經沒有你的聯系方法。

今年我回來了。可我那天鬼使神差走去你家的時候,看到你家已經人去樓空。我沒有眼淚可以掉了。

tl 謝謝你當年為我做的一切 我願你此生平安喜樂,萬事勝意。


嗜甜:

高一剛開學,大家都不熟

學校辦了個新生杯籃球賽,所有高一班級都要參加,而且班裡的人要去加油打氣。

那天,我抱著一瓶最喜歡的酸奶,站在籃球場旁一勺一勺慢慢吃著,看男生們熱身。

這時候一個籃球直直飛過來砸中我的頭,又掉下來砸中我的手,打掉了我吃酸奶的勺子。

我為了不影響他們打球賽,把勺子撿起來丟掉以後告訴他們我沒事,OK的。

比完賽我回教室準備上晚自習的時候看到我的桌上有一瓶酸奶,上面放著一個小勺子,後來我知道是那個用球砸中我的男生買給我賠罪的

直到現在,我們在一起快五年了,快要見家長了,他一惹我生氣,還是會去買酸奶給我。

唉,這么多年了,也不懂換個口味的奶。


匿名用戶:

不知道離沒離題,但挺想答一波的。看到好多說愛情的,其實好多小說女主的友情我倒是真經歷過,比其他記得更深。

國中剛畢業吧,當時自己性格挺開朗的,還有點任性,但有幾個關系挺好的男哥們。和爸媽有天鬧了意見,自己在屋裡悄悄哭了兩聲,在網上抱怨了幾句爸媽好氣,就特隨口和一個哥們提了句還不如離家出走,巴拉巴拉不到兩三句話,然後說完就氣過了,自己又該幹啥幹啥去了。

而且特巧的是我那時國中畢業剛買了手機,老不記得得隨身攜帶,還老怕爸媽聽見我手機響問東問西設的是震動。所以到了晚上,我才知道他們在整個城裡找了我一天,轉遍了半個城,一直在找還進了幾家旅館問,還有個哥們在車站守了我半天。。。

當時有點感動但因為覺得本來就沒啥甚至我都忘了自己還隨口提了離家出走,他們自己瞎猜搞事所以也沒想過太多,就楞楞的聽完被他們罵了幾句就完了。現在大了才知道有些事挺傻的但真的是這種感情只有小時才有。現在又有幾個人因為你隨意的一句抱怨就自己搜索大半個城呢。


而君:

solo那麼多年,覺得自己很難對別人心動,但是一次捷運經歷真的很難忘

那次捷運特別擠,因為我個子很矮小,又比較瘦,所以我差不多是被擠上去的,站在兩個門之間,桿子太高,我就沒得地方抓,捷運一發動,就慣性往後倒,眼看著就要仰過去倒在後面人的小腿上了,我當時心裡那個丟臉,夏天還穿得比較清涼,本來都要絕望了,從我側後方突然伸出一支手握住了我的手腕,超級有力的那種,我一下子被扶起來了~後來我悄悄轉過頭去看,是一個穿黑色衣服的男生,側臉很好看(。・ω・。)

2018年夏天,2 號線捷運,很心動


淺笑顏兮:

哈哈哈哈哈你們要的後續我來補遼

開學九月底第一次月考 我是班代一直在班上第一名(學物理競賽的) 平常甩第二名20分以上 這回出乎意料的男朋友考了第二比我低2分

發成績單的時候我說他好厲害

他摸了摸我的頭 說還是我的寶貝媳婦厲害

後來我知道他考試給我放了水 數學故意空著一道選擇不做 考理綜的時候 不檢查

我們現在一直佔據著全班第一第二的位子 並且我們年排都在前十

老班總喜歡調侃我說 我和他很般配

讓我肥水不要流了外人田 一米八的大帥哥好好攢著

我說不了不了 好好學習

其實心裡很開心 真的很開心

11月份藝術節

我作為學校舞蹈社團的扛把子人物哈哈哈哈哈

我表演了bp的口哨 我跳完下台

男朋友脫下大衣包著我說 我寶貝跳舞真好看

我說誰是你寶貝 把頭扭了過去

我們走在後台 他一把拉過我 在我臉頰親了一下 說 蓋了章了就是我的人了

——————————————————————————原回答在底下————

初三剛開學 班上新來一名插班生

乍一看巨帥 仔細看就又是特別陽光的那種

我不知道是我暑假談的網戀對象

然後開學調座位 因為我是班代所以我安排

他跑過來說你確定不和你對象坐一起嘛

我說我對象不在

他拿出手機說 我就是


Deadline:

有有有!

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女生,有點矮(160)有點胖還有點黑,最多算個可愛的那種,我們班(高二)有一個長得很帥很高(186)的男生,有好多國小妹找他要QQ的那種,當時只是覺得他很優秀,沒有想過後來會發生一系列變化!!!!

他會主動找我聊天,不知不覺就有了火花,不知不覺火花就兩百多天,彼此間的對話越來越曖昧,感覺就像情侶一樣。我以為我倆會就這樣維持曖昧關系,沒想到一次機緣巧合,我的桃花就來了!!!

那天晚上有一個不太熟的校友(沒有見過面,但互相知道名字說說點贊的那種)問她可不可以把錢打到我的卡里然後叫我用微信轉給她,我當時卡里沒多少錢就答應了。接著那個人就給我發了一張轉賬的截圖(轉了1000),說到賬要幾個小時,問我可不可以先發給他,於是我找閨蜜借了100發給她了,她又問我可不可以找別人借一點發給她,我覺得怪怪的於是去她空間看了看,於是發現她的第一條說說下面有評論說她的QQ被盜了!!!我當時真的是特別傷心,被別人利用了善心的那種感覺真的是!!很不好啊!!在這里提醒大家

朋友叫你轉賬一定要先確認身份啊啊啊叫他發個語音什麼的就可以了

我很難過 特別難過 於是我給他發消息告訴他我被騙了 過去半分鐘他就回復了 當時是晚上一點多 他說

你以後遇到這種陌生的事情,都先告訴我好不好

我的天,就問你們誰能抗的住這種瑪麗蘇的話!我就有種被他保護不讓我看到世界的黑暗的感覺!!!我真的太感動了,當晚哭了兩次,應該是因為被騙子騙了,然後就是因為他真的感動到我了。這還沒完,他又說

這段時間你的心情肯定很不好,周末我陪你去散心好不好

我的媽!我當時原地飛起,在床上三百六十度旋轉,我甚至覺得這錢被騙的太值了(但我不會感謝騙子,騙子始終是壞人!真的很痛恨騙子,特別是利用別人的善心的那種,實在要感謝我覺得也是應該感謝自己的善良)

於是我很矜持的答應了他的請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於是到了周末 我們去了一個公園(風景還挺好)

我們在公園溜達了一圈他問我想不想坐摩天輪 我感覺到我的愛情要來了 於是我又矜持的答應了

上了摩天輪 他就不停的撓頭 很局促不安的樣子 也不和我講話 我覺得怪尷尬的 於是我就不停的講話 我感覺沒多久摩天輪就到頂了 我怕他錯過表白好時機 於是我說:摩天輪好像到頂了誒 他聽到我說話也不回答 頭低的很低 然後突然叫我的名字 又頓了幾秒說

我喜歡你

我的媽!我雖然已經做好了被表白的準備,但是我還是激動的不行啊啊啊啊啊啊我真的無敵開心!因為我真的也特別喜歡他啊啊啊啊啊啊 然後我特別傻的說了一句

你終於說出來了 我等好久啦 我也喜歡你啊

我覺得自己太蠢了 這樣說顯得我很不矜持啊啊啊啊啊啊啊 太傻了太傻了太傻了 還好他沒嫌我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於是我就有了人生中的第一個男朋友 他的摩天輪表白滿足了我對初戀的所有幻想啊啊啊啊啊啊 真的是和小說寫的一模一樣啊啊啊 現在想想我還是覺得我經歷真的是無敵瑪麗蘇啊啊啊

P.S.被騙錢的第二天 那個QQ的主人就用自己的錢彌補了我的損失 真的沒想到她會這樣做 我真的相信世界上還是好人比較多啊啊啊啊啊啊 最後再說一句 轉錢真的要謹慎!附上我倆的合照嘻嘻 祝我們幸福吧


Yui四月貓:

【轉載請註明出處~】

持續(劃掉)有人看的話更新..

每當回望不長不短的二十年,我的嘴角都會露出慈祥的姨母笑…(霧)

1、大二的夏天去取快遞,洗了把臉就出門,頭發胡亂扎的低馬尾,隨手掏了一件藏青色長衛衣裙,取完快遞發現下雨,沒帶傘,躲進街角的一個全家,買了一杯關東煮美滋滋地邊吃邊等雨停。

那個全家是有落地玻璃窗,窗前一排座位,我就坐那兒,看外邊人來人往。

關東煮,黏黏糊糊的口感,和往常不太一樣

似乎預示著什麼瑪麗蘇的開始(並不)

真好,大家都和我一樣沒帶傘

這個妹子挺可愛的,好小隻

這位大哥,沒有地震,不要那麼驚慌好嗎

咦,這時窗外路過一個北歐(為啥是北歐?我猜的,就是小清新+歐美那種感覺)淺金中長發小哥,和周圍人彷彿不是一個畫風不是一個次元,身材高挑,穿了一身白色,散發著聖光,匆匆走過

他路過我眼前的時候彷彿是0.25倍速

說到哪兒了,對,他穿了一身白色的,寬松的運動服吧,拿著一把長柄黑傘,記不清了,邪魅狂狷中帶著一絲悶騷古典的氣質,走路帶風,金色的發絲飛舞得很張揚

嘖嘖

想在他的鼻樑上滑滑梯

啊,小哥,來全家坐會兒唄

我眯著眼睛托著下巴

我已經腦補好了小哥走進全家坐在我旁邊say hi的場景

然後

他和我對視了

對視

他的腳步停了一下,往上看了看全家的招牌

接著

他走進了全家

我的內心沒有絲毫波動

因為….和我對視可能是在看我身後貨架上的某個東西

劇情應該是小哥買完東西付款走人

對一定是這樣。

然後北歐金髮小哥

確實走到了我身後

的貨架

又繞到了第二個貨架

又繞到了我身後的貨架

沒錯我是從玻璃的反光看到的

我可真是個小機靈鬼

他拿了個麵包結了賬

一切都在我的預料之中

但是他又回來

走向我

旁邊的座位

(靠窗有六七個座位吧,我一人坐在最中間)

用蹩腳的中文問我

我可以坐在這里嗎

我說啥

我沉默了一會兒

空氣凝固了

然後我說

Why not

唔滴個龜龜

好好好,全世界就你會英語

算了

接著吃關東煮

不妥,實在太難吃了

看窗外吧

就和剛才一樣

怎麼會緊張呢

一點都不緊張

可是我的目光好像有自己的想法..

小哥也在看窗外,時不時往我這里看兩眼

過了彷彿一個世紀

小哥也沒有打開他的豆沙麵包

就一直獃獃地坐著看窗外

雨好像停了

我把關東煮倒進了垃圾桶準備離開

收拾東西的時候小哥一直在默默看我

(一開始是偷瞄,後來小哥把椅子轉過來明目張胆地看我理東西..再次對視之後我們還互相回了一個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圍笑)

小哥好像有話說

我心裡毛毛的開始腦補異星王子回來尋找他失散多年的妹妹但始終不敢相認

也不可能吧

除非我來地球的時候是臉著地的

好吧我走

我走還不行嘛

我站起來抱起快遞盒的時候

小哥說話了:

你看起來好像有點怕我

我的媽呀這是什麼瑪麗蘇措辭!!

請問小哥你是看都市爽文or霸道總裁小說學的中文嗎!!!!

你要是說「你是不是怕我」

我可以回答「沒有啊」

你要是說「愛我你怕了嗎」

我可以說「你放屁」

但你說

「你看上去好像有點怕我」

你就是在為難我胖虎!

於是我給了他一個詭異的笑容

抱著我的快遞盒子逃出了全家

回頭的時候發現小哥在笑著對我揮手

總結:小哥想找個人練中文

都看到這里了確定不給個贊嗎!!


匿名用戶:

很莫名其妙但是回想起來會心動的事。

表哥和幾個朋友一起去拍星空結果車在上面突然拋錨,只能向山下人求助,但是手機一直信號斷斷續續,當時收到了表哥的資訊,我開著電車和帶著車就開來山上。車坐滿了,還有一個人剩外面,一個小夥子,說他不願意坐車,就和我一起下山,我也沒多想就同意了,和表哥說好一會在夜宵攤見。

看著車下山,突然覺得山的風景很漂亮,很久沒有見過那麼多的星星,山上也沒有人,我和他說抽完煙就下去,他同意了,那一天我沒有帶火機,帶了火柴(火柴沒有聲音在家抽煙,慫),山上風大,打了好多根才燃。他突然也說要抽煙,可是沒有火柴了,我說。他突然雙手定住我的頭把煙對著我的煙,直到點燃。

說不心動是騙人的,我被煙嗆了一口。又覺得很尷尬,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我和他沒了後續,現在也忘記了那個男生長什麼樣,偶爾想起來覺得很莫名其妙又心動,要是再見面,我們都會很尷尬吧。因為我是個男生。


李大貓:

至今回想起來仍舊覺得不可思議。

初一的時候吧,有一個真的很帥的男孩子,就是別人眼中,長得帥,是班代,成績好,體育好,人緣好的存在。

我是那種很自卑的人,從來不覺得自己好看,但比較喜歡打扮啊,不算是好學生,成績也不算好。

對於他我壓根沒想過什麼,只是覺得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畢竟很多長得好看的女孩子暗戀他。

我還記得我們班和他們班有一天是一起上體育課的,那節課就是我用來遠觀他的時間哈哈。

之前的有一天,我和同學打賭,輸了就去找他說話,我輸了,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就走過去問他,他當時一個人站在操場前看別人打球,我就過去問他,請問你的政治書在你書包里嘛,他很高冷的,沒有表情,搖了搖頭。

我沉浸在和他說上話的喜悅里,緩了好一會兒才開始難過,這么高冷。

此後我一直維持著遠觀他,突然有一天體育課,我坐在台階上看他,他和同學們說著話,然後就這么朝我走過來了。

我緊張的要死,我同學們還在說,他好像走過來了。

我就裝作不在意的,用餘光看,越來越近,一直走到我面前。

我聽到他的嗓音,這是我第一次聽到他的聲音。

「你好同學,請問能給我你的號碼嘛。」

我腦子一片空白,機械的說「我這樣報你能記住嘛?」

他說能,我就報了一遍。

他說了謝謝就走掉了。

我同學們簡直比我還激動。

然後下課我了解到,他是和同學打賭的,突然就很難過,特別難過那種,還以為自己這么幸運呢。

又過了很久很久很久,一直到初二上學期。

一天晚上,突然有個人加我,他說他是五班(男神的班級)的誰誰誰,問我認不認識gxg(男神的名字),我說當然了。他說你喜歡他?我不記得自己當時回答了什麼,不過他說知道了再也沒找過我。

那是我這輩子經歷過的最美好的事情。

放學的時候,那個加我的男孩子拉住我,說gxg找你,你來我們班級門口。

很多人都在,我的同學,他的同學,我隱隱知道會發生什麼,大腦已經不能思考了。

他背著雙肩包,穿著校服,還是沒有表情。

我站在他面前,捂住嘴羞到無地自容,因為旁觀者真的太多了。

我記得他的話。

你好,我暗戀你很久了,可以和我交往嘛。

我說不出話,我很高興,高興到不知道怎麼表達,就好像,夢想成真的感覺。

我竟然還說,等星期一給你答覆,我考慮一下,哈哈哈真的太沙雕了。

那是我覺得這輩子最幸運的事情。

雖然很遺憾,但是謝謝他帶給我這樣的經歷,我也是做過公主的人。


石石今:

君埋泉下泥銷骨,我寄人間雪滿頭

先說我~我一直是我們班最小的孩紙,因為父母走了後門5歲就把我扔進國小,所以從國小到中學我都是班級里最迷你版的那個小妹,懵懵懂懂,永遠因為最矮坐在第一排。到國中正好獃在我爸的學校我爸帶班的年級。

再說他~國中隔壁班,一直不認識他,只聽我爸說過隔壁班有個帥帥的男孩,家裡條件不好,但學習刻苦耐勞balabala的,作為一名老人民教師,總是格外欣賞這種逆境中倔強成長的孩紙。而我也敏銳滴抓住爸爸話語里的關鍵字——帥

初二下分快慢班,兩班合併,隔壁班優生並到我們班,我們成了同學。而他~因為爸爸說他帥,自然就成了我心中最帥的那個仔~這應該就是青春懵懂的初戀的開始,即使是單相思,依舊青澀而美好。國中整個故事裡都是蠢蠢的我一個人的各種幻想和期盼,別人看起來平靜如水,而我自知內心一直跌宕起伏,但甘之若飴。我會上著課然後回頭痴痴看著他、會在教室里碰到他臉紅、會在他跟我說話時大腦一片空白……為了穩定我飄忽不定的成績,老師終於把我調到第二排跟一個優秀的女生同桌,正好坐在他前面,那段日子我每天能聽到他的聲音、感受到他的氣息~小日子真的天天甜似蜜、春心蕩漾(想想自己真的很能自嗨)。

為了表示老師把我調到第二排是一個非常正確的選擇,我的成績很快穩定並且扶搖直上,最後跟他差不多。初三最後一學期我們班為了鞏固成績引入了盯人競爭機制,考試排名相鄰的兩人定為「一對」競爭對手,每輪考試中相互競爭,定位考排名他13名、我14名,1314成為了「一對」,明明是對手,我卻莫大的幸福。只記得當時我故作兇狠滴同他說我一定超過你,而他依然是像個大哥哥一樣溫暖如春滴笑、波瀾不驚滴答~好啊~他的眼睛大而深邃,笑起來像有顆星星在裡面閃爍,還有兩個迷人的酒窩。最終我還是沒有考過他,中考比他低了十幾分,但他因為家裡經濟壓力大,選擇了中專,而我剛好達線進入全市最好的中學最好的班級,那預示著大學之門已經向我敞開,只不過是哪一所而已。

高一,我居然收到了他的來信,已經不記得信中具體內容,依稀是鼓勵我高中好好努力,考上好的大學之類的句子。收到信的我開心、驚訝和茫然,一直以來我都覺得這是我一個人的獨角戲,他突然有了一些回應反而讓我有些不知無措,現在想起來,那時的我還是懵懂的很,知愛而不懂愛,憐情而不惜情。我應該是簡單而不失禮貌的回了一封信,後來又收到他的幾封來信,然後就不再有消息了,我也就全身心的投入到高中緊張的學習生活中去了。

考上大學,大一回來的那個暑假,國中姐妹們聚會,我頗不好意思滴裝作不經意的問起他,大家都沒說話,其中一個性子直爽的~吞吞吐吐的告訴我,他已經走了,白血病,在我高三最緊張的時候。她們都去看他了,唯獨我~不知道~她們都看出來我喜歡他,但是他說了不想影響我的學習~

他在我心中一直如星星一般的存在,微光但一直閃亮~那黑亮的眼眸、溫柔的笑容、還有剛毅的筆跡、智慧的辯思~而我在他有限的生命里~實在沒有給予應有的溫暖和回應。如果時光能夠倒流到高中時光,無論多忙,我都會給他回一封熱情洋溢的信,敞開心扉,互訴衷腸,互相給予溫暖和力量,會在他生命的最後時光,竭盡所能的與他相伴。

然~生命沒有如果,二十多年過去了,唯有深在心底,遮一方凈土,為他而留。願他來世安好,平安順遂。


愛看月亮的伍先生:

這么晚了 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能看見

高三的一個早上 我和朋友去學校上學

我們班級在六樓 我在一樓的時候看到了我們班的幾個男生 他們就一直扯我書包 到了二樓還在扯 由於當時我還沒睡醒 所以我的心情是這樣的

直到到了四樓半(就是四樓和五樓中間的樓梯)

突然一個棉服正好落在了我的頭上 而且這個棉服是我們學校的校服大紅色 因為之前我們班男生一直在整我 以至於我本能的以為也是我認識的人弄的

這時一個人從樓梯下來 想要拿走棉服

紅色棉服遮住了我的臉 我的雙眼 我當時腦子一抽 竟然緊緊的摟住了我面前的這個人腰 我感覺到面前的這個人想掙扎出我的懷抱

而我把他抱的更緊了

還大聲的說你別想走了

然後他掙扎不出來 就也不反抗了 任憑我抱著 然後他把棉服從頭上拿了下來 而我面前的是一張很帥我卻不認識的臉

而我整個人還沒反應過來 還大聲的喊了一句「你誰啊」

我意識到此時我很尷尬 因為我還摟著他的腰 我趕緊鬆開了 他尷尬到結巴跟我道歉「對…對…對不起」

我尷尬到結巴的還禮「沒…沒…沒關系」

然後他就立馬拿著棉服跑回了他的班

而和我一起的朋友們都愣住了

據他們說當時的我像極了蓋著紅蓋頭摟住了我的新郎官的腰 因為他挺高的 而且站在了我上面的一節樓梯 所以摟住了腰

我也不知道這算不算小說 但是那個男生真的很帥 而我的春心萌動的一整天


匿名用戶:

不是自己,是別人。

那時候在下雪,我正在馬路上走,突然,迎面走來一對情侶,因為剛好是需要拐彎的地方,他們可能沒看到我,突然,男的就把女生公主抱起來了,我當時都震驚了,他們可能後來也察覺到了,也很不好意思

當時就覺得哇,好浪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