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車的實質是什麼?

問題描述:車子,每個人的夢想。 (更近問題,推首頁) 而你人生中的第一輛車是什麼? 它陪伴著你發生了什麼故事? 當初買車的初心,實質上能實現嗎? 你買了車子,給你生活帶來提高嗎?
, , , ,
Aorqu用戶:
心態上的巨大改變。


ChipsetS:

指數級增加的活動範圍


笑不滋兒:

有了車實質就有了一種生活方式,有了一個嚮往自由的心,還有了一個自己的孤獨堡壘


雞蛋正宗:

擁有了汽車,就是擁有了一個從A點到B點的私人空間。從此你再也不需要與別人分享你的旅程,也無需面對這個過程裡面與別人最直接的接觸。所以在現階段,很難阻止中國人擁有一輛汽車的沖動。

有感而發,這是當初入行時部長面試的問題。我是這樣回答的。


匿名用戶:

半夜更新,有些人是不是吃飽了撐著,我戴不戴頭盔關你們毛事啊,你要去交警舉報我嗎?

評論區有些人還是友好的,但那些動不動就省這個省那個的,你們別瞎幾把操心了行么,真是謝謝你們的大恩大德哦!

———————

有車之後…

嗯!大概就是…

一家人自駕游去海邊玩耍,

38度高溫時車內22°的空調,

下大雨時女朋友在車內的笑容吧。

至於平時?

我還是開我的愛瑪吧,畢竟十八線小城市頭盔也不用戴


你的傻貂網友:

成為一個老司機的夢


花螺:

(背景交代,29,男,有女朋友,未結婚,創業中。上下班走路20分鐘。)

買車的初心,一半是為了多一個屬於自己的獨立的空間,一半是為了所謂的面子,而這個面子裡面,一半是父母一半是自己。

買車前,也理解買車是負債,在資產累積的初期,是最下策的投資(用來跑運輸和工作用途除外)。結婚、買房、創業,樣樣所需的錢都比買車重要。

但還是買了,小30W。

第一半:為讓在老家生活的父母能在都過的很滋潤且互相攀比的親戚之間稍微的抬抬頭挺直下腰板。不讓眾人都說你兒子出去混了這么久怎麼婚也沒結,啥模樣都沒混出來。

是不是很俗,但是農村就是這樣。你在大城市闖盪你可以觀念新穎,不拘一格,但是父母在那個思想禁錮的農村所承受的輿論壓力你必須要考慮。30歲了沒結婚、30歲了沒買車、30歲了事業沒個起色。你就是會被親戚們看低一等。我們有我們的世界觀,農村有農村的價值觀。

另一半:從國中開始我就是在校外租房獨居的,常年享受獨處。現在談的女朋友是第一次同居,突然感覺隱私的空間沒有了,所以有些不太適應。常聽別人說對男人而言,車就是你最後一塊能發呆、能思索、能仰望天空的完完全全屬於自己的世界。而我比較需要這個世界。

買車到現在,依然走路上下班,一個月開一到兩次,過節回父母家必開。這樣挺好的。

人很難沖破枷鎖,但努力在枷鎖內過的好一點還是可以的。


匿名用戶:
實質上有了一個除了澡堂子之外可以唱歌的地方?!


Aorqu用戶:
我最喜歡的就是下雨天在車里大聲放音樂,那首

Riders on the strom 單曲循環

然後深踩油門…一路向前…

有了車,實質上是有了自由,地理上沒有對你的限制,理論上你可以開車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這種不受物質限制的自由,讓人內心暗爽…


路德維希聖:

第一輛車是送給自己的禮物,也是送給老媽的禮物,老媽腿腳不便,有了車方便多了。
買了一款90版的二手夏利7100,就是一代神車,最後一版進口發動機的夏利7100,街頭巷尾人人談論有沒有辦法搞到的夏利。
不僅僅是拉風,感覺整個世界變大了,整個城市變小了,以後換了幾輛車再也沒有那種感受了。


隆亭散客:

我不怎麼對車過敏,但是早先考了駕照。所以一開始工作的時候都是公車加步行上班。。。後來換了個像樣點的工作,但是下車後還要走很多路才能到公司,加上我是個銷售,慢慢熟悉業務後開始需要自己去見客戶,接客戶,但是我沒車,開老闆的好車又怕開壞掉,但是得到老闆的允許後,我還是開始開他的車去跑業務,有時候老闆車不在,就借借同事的車。

但是我漸漸的發現,開老闆的奧迪A8 和 開同事的老尼桑 去談生意完全不是一回事。。。
於是我拿著家裡所有的積蓄,以及老闆的補貼,買了一輛二手的寶馬一系,將近20萬,就是為了這個牌子——寶馬,能讓你在客戶面前裝嗶,因為裝嗶,是銷售的一大工作要點。。。

再後來,就發現,不管它是寶馬還是寶駿,奧迪還是奧拓,雖然它不一定舒適,但是它溫暖,雖然談不上很安全,但是它能為你遮風擋雨,累了一天,能有一這樣一個空間,讓你一個人靜靜的坐一會兒,有時深夜,能睡一晚,明天再開回去,這才是我想有它的真正的初心。


Aorqu用戶:

有車的實質是,並不是什麼所謂的遮風擋雨幸福美滿,而是,這個城市的公共交通依舊原始落後,你不得不買車。

只有這樣,才不用天沒亮就去擠公交。

只有這樣,才不用吊在車上堵在路上。

只有這樣,才不用著急用車卻要看出租臉色。

只有這樣,才感覺到生活的一絲善意和美好。


Aorqu用戶就是你有輛車,可以更快速的解決三百公里內交通需求,額外要多花錢。 三百公里以上公共交通基本更快。

但是實際上絕大多數人的交通需求每月都不會超過六百公里,機車低速行駛走路邊才是最好的方案


Aorqu用戶:
對於我來說,有了曾經想要的生活,告別了我曾經咒罵的生活。

為了女朋友,我來到一個陌生的城市工作和生活,剛來的時候,沒有車,也沒有駕照,我的生活是這樣的:

找工作時,每天坐來回四個小時的公交,到長江的另一面面試。早上從公車上下來,掩蓋住所有的疲憊。晚上踏上公車,陪伴自己的只有彷徨。

剛工作時,還是四個小時的公交,多少次被擠得只有立足之地,旁邊的人打電話說:「大橋堵車,別等我,先吃吧」。

後來租了近一點的房子,但還是要擠公交,每天早上看到前面堵車就急的要爆炸,每天晚上看到車尾燈組成的長龍就絕望。堵車的時候內急就更不用提了。

每次從超市採購,左手二十斤牛奶,右手二十斤大米,800的距離要了我的命。

父母從遠方來看我,接送站坐出租。他們節省了一輩子,每次都說,多浪費啊,坐公交算了。

朋友家遠一點,懶得去。

遠方漂亮的郊區,沒去過。

偌大的城市,我能去的地方,就是那麼幾個點。

後來結婚了,買房子了,有車了,費盡九牛二虎之力裝了大半年的孫子把駕照也拿下了。上班想坐捷運就坐捷運,懶得走就開車。路上堵成什麼樣我也不急,吹著空調聽著音樂,我在這亂世之中有一方屬於自己的安靜角落。

去超市,買買買,後備箱裝的滿滿當當。父母來了車接車送,他們就是再節省也願意坐自家的車。

和住得遠的朋友們貼近了,江寧六合的風景一個小時後就能出現在眼前。

回想起過去的日子,我覺得當時就是個活在底層社會的一個小人物。現在我依然活在底層,但是我自由了,這個世界向我敞開了,我終於和他們一樣了。

無論我現在過得怎麼樣,握著方向盤,我覺得就有了無限可能。


筷子:

活動半徑以及活動豐富程度的區別。。。


Sendoh:

我家車就是個一個普通的大SUV,我大一時家裡買的,大二全家人就是自駕遊了,在旅途中我聽到了我可能是這一生最讓我放心的話,我問我爸:萬一開錯地方了怎麼辦,我爸說:車里有油,兜里有錢,去哪都無所謂。這句話我記憶猶新。


欣睿Stefano:

你的日常世界從家門方圓十公里變成了方圓200km(一日來回)。這個距離內想去哪就去哪,看著風景可以隨時靠邊停車休息拍照而不是在大巴上慌忙掏出相機拍一張模糊的照片。
以及,日行千里自駕游也是可行的。(前幾張是最近去太行山的圖,一天高速開了900km,早上六點出發下午五點進景區住下)





有些路,只有自己開過才是來過。


Way Tony:

對我來說就是有了肚腩,一天比一天胖…


劉小桃:

車帶給我最大的變化是:讓我找回了「尊嚴」。

尊嚴和車本身無關。因為車很老很笨,是家裡淘汰下來的一輛大排量的別克君威,每天要往返在外環高速上四十幾公里,與一眾大貨車、麵包車、和各路「野」車接受其他車主不同程度的鄙視(想像一下,一個掛著外地牌照的八歲老車,在魔都的大馬路上會遭遇怎樣的揣測。。。)。

2.5T(經評論區糾正,沒有T)的排量,加上比普通車多出來的200kg自重,讓「一箱油撐五天就行」這樣的事都可以給足我安全感, 雖然這安全感至今還未曾達成過。

為此,以前頓頓外賣,一個月餐費兩千多(不包括應酬)的我,為了確保生活質量的提升度與漲薪幅度成正比,現在只好犧牲掉之前的一部分不合理花銷——比如外賣費,用來抵油費。

於是,為了省出油費,我就這樣開始莫名的遵循起世人對一個奔三女子的期待,默默煮了起每日的飲食。從此,冰箱里塞滿了各類蔬果,調料罐里的液體水準線開始有規律的持續下降。沒有精美餐具的陪襯,沒有悉心研究過的菜譜,我只是在下班後,像一個最普通的主婦那樣,規矩地料理著每日的餐飲。

並且為了省出油費,我開始做起了以前最「不屑」做的那種司機,開始在路上強迫自己去理解那些不守交規的人司機們的「苦衷」,不再敢隨意加速變道,不再在路口沖刺綠燈,一切為「少踩油門」服務,能少一腳是一腳。

仔細回想,之前想像中薪酬double後的生活,和現在真正在過的生活相去甚遠。那些放在購物清單上的東西,我還是一件都沒有買;而那些我還曾捨得下手的東西,現在反而越發不想去碰。我以為我會過得更肆意,但實則變得更理性。但我心裡清楚:這一切的變化最根本的,並不是因為我的生活中多出了養車這一項開銷,而是因為有了車之後的我,生活軌跡也隨之變化,從而導致了需求的變化。

比如:以前周末的時候懶得出門,一覺睡到中午,起來開始盤算著哪個時間出門捷運上不會很擠,想來想去大概都不會太鬆快,一天就這樣在猶豫和惋惜中作罷。現在哪怕每個周日都需要很早起床去參加聚會,也都沒再遲到過,因為一想到不用和一群人分享交通工具,就有隨時準備出發的好心情(早高峰遭遇捷運咸豬手後遺症)。

再比如,沒有車的時候每次穿搭都好傷神。因為喜歡穿裙子和高跟鞋,少有平底的舒適鞋子,一趕上要坐遠距離捷運就犯愁,曾經為了趕赴一個外灘寫字樓的面試,不得不背著一雙高跟鞋坐了1個多小時捷運,出來後又在狂風中怒走二十分鐘。看著捷運里那些穿著細高跟風雨無阻,在站台上力挽狂瀾的女孩兒們,默默勾勒她們背地裡心力交瘁的模樣,發誓這輩子都不會穿高跟鞋坐捷運。於是,這樣的想法,換來的就是家裡一堆束之高閣的鞋盒子。現在,那些盒子們終於可以透口氣了,因為只要在車上常備一雙平底鞋,便可不計風雨,照做我風風火火的高跟女郎。

又比如,之前很想養一隻小動物,但一直沒敢行動:一是沒有獨立居所,二是沒有合適的交通工具可以帶著它回家、看病、洗澡等等,現在有了車,開始籌備著接一隻丑兮兮的咪子回家。可以開車去接她,可以開車載她去醫院打針,開車載她去美容院驅蟲,開車載她去朋友家小住。

所以,有了車的我,開始下廚,重拾喜愛的衣物,做起了動物家長,周末再不會虛度光陰。所以,有了車的我,並未離那些華麗的身外之物更近一些,事實上,反而在離它們越來越遠。但同時,我卻有了前所未有的尊嚴感。

畢竟,有條不紊的生活,比任何浮華而潦草的瞬間都更加體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