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之間的最好狀態是怎樣的?

問題描述:戀人之間的最好狀態是怎樣的? - 生活
, ,
La LUNA:

「以後遇見再多的人 她們是酒店 而你們是家」
認識很多年 有過矛盾有過爭吵
也有促膝把酒傾通宵(誇張手法哈哈哈哈)
都同時擁有一個真心朋友
聊日出日落 聊生活瑣事
總是提醒我保持正能量 不忘初心
不在一個城市 卻總是好像每天在一起❤


松間:

我想到了普希金的一首詩――


我和我最好的閨蜜相識十年,從國小到現在高二,她陪伴我八年,我們近三年中只見過三次,是每年的暑假,她每年必會在我生日後才回去,吃我的生日蛋糕~可能過兩天她又要回去了,下次見面是高三了吧。

但我想,最好的狀態,是彼此不見,彼此不忘。

――――――――8.21――――――
@MMMMM
本來不想再補充這個回答了,可是看到了親的評論,我也本可以放到評論里說,但忍不住想多說兩句~

我們都有一個十年的好閨蜜,很巧~

下面說一說我和她的故事――

我們是國小同學,五年級以前關系一般,但家住的很近,所以也有來往,五年級以後我和另一個閨密絕交(原因無它,她有了另一個小夥伴,但我不能原諒她的是她的完全無視,所以就絕交了~現在想想還真的是幼稚啊)然後就發現和她很玩的來,遂成為了好朋友,每天一起上下學,一起寫作業,一起出去玩,非常要好。

那時候我性格應該算是開朗的,而她又很內向,所以,可能,大概~互補了?

她是外地的家庭,常年在我家小區門口的菜市場賣糧食,所以可能是這樣的原因她很少能見到外面的世界,家裡也沒有時間帶她出去玩什麼的。認識了我之後呢,我總覺得她更開朗了,也愛說話了,她曾說她五年級時還不會說國語,是和我熟了後才慢慢改過來的。

但是我們也鬧過絕交,唉~那時年少啊←_←果然國小是最不靠譜的,幼稚死了~所以我現在連為什麼鬧絕交都忘記了QAQ

上了國中之後,我們考到了一個國中,離家步行十五分鐘,騎車不到十分鐘,兩個班也挨著,我們每天都一起上下學,彷彿還是國小時的樣子。周六日我照樣帶她天南海北的去玩,做什麼都一起,也是因為家離得太近了,我連出去買個文具都要順便去叫她一起。

那時,是真的很好。

所謂無憂無慮,歲月溫柔,大抵如此。

最好的朋友在左右,最美的回憶我都有。

這時,我們認識八年。

初二的上學期結束,她要回老家去上學了。因為天津的政策關系,她家裡不得不讓她回去上學,那一年我身邊不僅轉走了她一個同學。她是提前兩個月告訴我,我從那時起開始準備禮物,不打算給她留遺憾,畢竟她在這里生活了十多年,肯定不舍。

我親手開始寫日記,洋洋灑灑寫了兩個月,都是想囑咐她告訴她的話,也找我們要好的同學要了照片,去我們的國小照了照片,還準備了好多好多我都記不得了的東西,給她滿滿裝了一個大鐵盒子。

她在那一年的二月,也就是期末考試以後,動身的。

那天晚上,我去見她,然後~淡定的哭成了傻逼,止不住啊。她只能每年的暑假回來,也就是說我們一年一見。

在那之後,我參加了當年的意林杯作文大賽,寫的就是我和她的故事,雖然沒有獲獎吧~

一開始我們互相寫信,互相送禮物,等她爸爸回去的時候帶給她,電話都是一周一次,一次就要一個多小時,還是長途~近年就不這樣了,可能也是覺得麻煩,聯系也少了,甚至在她今年回來之前我們已經一個學期沒有聯系過,但她回來的第一天就告訴了我,我也確實不顧一切飛奔過去,還是那樣,話一點都不見少,話題多到不行,可能是太久沒見了,我們足足聊了兩個小時。

我覺得最難得的是始終如一。哪怕三年前的我們都意識到,經此一別,時間就多了太多不確定性,我們都曾惶恐「情深不壽」,都曾真心道別。此時的我們身邊都有了另「一些」朋友,也許更優秀,也許更有趣。但只要還能見面,只要還能同行,我們都是彼此最好的玩伴。

一個人的來去可能是新的希望,也可能是此生無憾,我希望我們是後者。

說了這無關的許多,最後的最後,我想告訴這位親――
「能走開的,都不是最愛;走不開的,是命定。」
(也許不恰當,但道理相同)

看官們點個贊唄,蟹蟹~


Sulli:

最好的狀態應該就是自然吧。

熟知她所有喜好,慣性顧及她所有習慣。

沒有時時刻刻的聯系,不常常見面。

但就是知道,

我遇上了什麼事,

她一定是那個堅定地告訴我「別怕我還在呢」的人。

平躺在床上,她玩遊戲,我看小說。

看著玩著就猛然把腿搭在她肚子上,相視一笑,繼續各玩各的。

在兩個城市工作,

說著工作中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碰到的奇奇怪怪的事。

不求感同身受,只是單純地想讓她知道,我都見了什麼人,做了什麼事。

淘寶看到有趣的文具,好吃的零食,

馬上下單寄到她單位,

等著她笑嘻嘻地告訴我:「我收到啦!」

新學的小餅乾和小蛋糕,

想讓她第一時間吃到,

看著她邊往嘴裡塞邊問我:「下次還可以給我做嗎?」

就告訴自己,下次一定要學一個更復雜的。

走在路上看到的點點滴滴,

都會拍下來傳給她,

「我剛剛看到xxxx啦!」

出遠門,很默契地她看路線,我定酒店。

避開她不喜歡的,留下她最喜歡的。

就是這樣一種,不講話也決不尷尬的,親人般的自然與舒適吧:)。


Sarah和Oli:

閨蜜來答~

謹以此文獻給我最愛的Sarah!

朋友(女性)之間最好的狀態,大概就是我和她那樣吧。

雖然總是加班到砸電腦,但是看Sarah寫答案寫的這么起勁兒,自己不寫點什麼出來吧,那感覺自己就是非常沒有文化了(Sarah:呵呵,你本來有文化?),也就非常對不起經常點名批評我的語文老師了。

鑒於本人從中文作文到英文作文基本都是靠湊、字、數、拿分,所以你們對文盲不要太苛刻。在此謝過!日後好相見!

本文有大量圖片,當時拍照渣像素渣技術,湊合看哈!

不過羞羞的見不得人的事兒寫出來是不是能紅!!

好想寫!

但是會被禁(消音bi)沒有哈(去掉會被禁三個字)!

香港新生年級會,記得Sarah得到的一致評價就是:你和照片真的一毛一樣啊!哇特??這特么真是誇獎??

像這個樣子的???

(求Sarah別殺我!orz!)

念書的時候只顧著和美麗的小姑娘們一起玩,她太爺們兒了,所以那時沒什麼交集。(求Sarah別殺我*2!orz!)

直到最後選修課上分到一個Team 後,全方位了解到Sarah耿(que)直(gen jin)的個性,非常真性情,時常熱血且時常霸氣且時常腦熱

比如為了小組作業的進度和非常妖嬈的gay哥哥大撕逼!畫面是真的美!比如,周五下班來香港找我,沒帶香港號碼(……)凌晨一兩點帶著電量就剩1%的手機大哭著給我打電話說馬上就過關到香港!我特么抱著手機擔心的一直等著她,擔心到失眠一整晚…(媽蛋!)再再比如,和我說,Oli我現在站在30樓的窗戶旁……我有點想不開,我特么一口水差點嗆死!

但是之後的畫風就變啦!在香港念Summer Term的時候她就經常從深圳來我住的地方過周末,這段時間總結為一個字,就是:浪浪浪!

一起去蝴蝶灣,她就這么看著我在臟水裡撲騰(苦笑.jpg)。

藍後她也就恰到好處的捕捉到了我最美的一面,我並不是在X樹!只是抓拍! 抓拍懂嗎!!!

就這美妙一瞬間!!

一起去迪士尼,開著有軌小車車。一路上只能看到一輛呼嘯而過,不停懟在護欄上的騷!粉!戰!車!以及伴隨著Sarah驚悚尖叫!無證駕駛我!驕!傲!

見誰都要撩一下!連我喜歡的印第安老斑鳩她都不放過!

迪士尼遊行,因為我說喜歡那個小精靈,二話不說,撥開人群,拉著我從隊尾一路追到最前面,然餓拍成了這個鬼樣子,不是廟會即視感,就是像被巨型食人花吸住的飛蛾..我對不起你。(求Sarah別殺我*3!orz!)

強迫症的她,為了趕在煙花前玩遍整個園,在飛奔尖叫聲中,騎了大馬!

看了辛巴的秀,玩了高空傘。

感覺煙花在Sarah的直男手裡拍的好像把迪士尼拍炸了…咳..

還做了什麼呢?

一起去海洋公園過萬聖節,Sarah一貫的重口味..看見喪屍瘋了一樣沖過去調戲人家..嘔心..

一起做飯(我負責檢查成品..一巴掌..我負責偷吃..)

一起喝酒(假裝我們還是只會喝啤酒的純情妹子)

一起找小(消音bi)電影(去掉小字)(都特么不許看那個抱枕!真真不是我自己做的!!)

(Sarah:你到底哪來我這么多奇葩照啊!!!)

一起看著窗外的夜景談心事

一起撒嬌一起入睡

一起畢業

也一起成長

一起奮斗小事業,開我們最愛的服裝工作室!把生日作為開店日,是給我最好的禮物!就算沒日沒夜的找貨源,挑品質,想推廣,定價格,但是都是我們愛的事情!!

寒冬臘月分別在各自所在的城市找攝影師拍樣衣,又累又冷但心裡還是美美的,放幾張樣品,是的臭美我們是認真的!

我見過Sarah四仰八叉睡覺的樣子,我見過她因為工作壓力大崩潰大哭的樣子,我見過她迷茫無助的樣子,我也見過她沒心沒肺開心大笑的樣子,我也見過她和別人social時自信的樣子,我也見過她工作起來專注的樣子,我見過她很多很多面,美的丑的優雅的亦或是包租婆式的,這都是她最真實的樣子。有的讓我驕傲,有的讓我想掐死她,也有很多讓我心疼的,但都是我愛的!

她見證過我這段時間所有發生的事情,我是一個不善表達的人,但她是我一個眼神,一個猶豫,一個嘴形就知道我在想什麼的人。她可能是比我自己還了解我的人!

(Sarah:這又是什麼奇葩圖……)

因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所以路遙遠

我們一起走!

公眾號:我和你虛度時光
感謝閱讀!


yiruotang:

最好的的狀態我想是,一個的臨終囑托,讓另一個用餘生去堅守吧!我給大家講一下南京中山陵設計者呂彥直和黃檀甫的摯友情誼!首先聲明本人只是搬運工,以下內容來自盧潔風女士。
呂彥直〔1894~1929〕,字仲宜,別號古愚,安徽滁縣(今安徽滁州)人。這位以設計南京中山陵、廣州中山紀念碑、廣州中山紀念堂而聞名於世卻又不幸英年早逝的天才建築設計師,最為人所矚目的是其在建築設計上的卓越才華,而關於他的身世,特別是他與近代啟蒙思想家嚴復一家,以及他與事業夥伴黃檀甫之間的數段曠世情緣,卻不大為世人所熟知。

盧潔峰女士在撰寫有關呂彥直介紹文章時,經常要提到呂彥直的事業夥伴、忠誠摯友黃檀甫。可以說,要了解呂彥直,就繞不開黃檀甫這個名字。
黃檀甫,出生於1898年3月27日,比呂彥直小4歲。祖籍廣東省台山縣小江墟土滘村。1911年,黃檀甫13 歲時,跟隨本家黃郁秀來到英國利物浦,在一個雜貨鋪當學徒,後被利茲中學的獨身女教師克拉克(Claic.Bh.Mi lchell)小姐收為義子,進入利茲中學接受正規教育,畢業後因成績優異直接升入大學部就讀。1920年6月大學畢業。192 1年初,黃檀甫在巴黎盧浮宮里與呂彥直邂逅並結下深厚友誼。1922年3月,呂彥直與黃檀甫在上海共同創辦「真裕公司」,呂彥直主內搞設計,黃檀甫跑外承接業務。
1925年9月20日,中山陵墓圖案評獎結果揭曉,獲得中山陵墓圖案設計第一名的呂彥直,立刻名聲大振,遂對外宣布設立彥記建築事務所。1926年,呂彥直病重,黃檀甫受託代表其出席南京中山陵奠基典禮。1927年9月初,呂彥直再次病倒,無法應邀參加廣州中山紀念堂籌備會,為繼續自己的未竟之業,決定委託黃檀甫為自己的全權代表。此後幾十年,黃檀甫除了主理真裕公司、彥記建築事務所的日常業務,還參與了南京中山陵和廣州中山紀念堂的建築全過程,無一辜負呂彥直的期望和重託。
在黃檀甫為呂彥直所做的事情中,有幾件事特別值得一提:一是料理呂彥直後事、歸還呂彥直遺物;二是為呂彥直樹像;三是跟蹤拍攝中山陵和紀念堂的建築過程。
呂彥直去世後,鑒於他的成就,南京國民政府於1929年6月11日明令全國予以褒獎,並在中山陵園立碑紀念,而根據1929年4月孫中山先生葬事籌備委員會的決定,將在奠基室內為呂彥直建紀念碑。為此,黃檀甫親自請雕刻孫中山墓塘卧像的捷克雕刻家高琦,用一塊大理石為呂彥直雕刻了一個半身浮雕像,浮雕像下面刻有於右任書寫的一段碑文:「總理陵墓建築師呂彥直監理陵工,積勞病故。總理陵園管理委員會於十九年五月二十八日決議立石紀念。」此像於抗日戰爭期間丟失。
此外,呂彥直與黃檀甫都是經過歐美大學嚴格訓練出來的專業人才,有著十分強烈的記錄意識和文檔意識。從中山陵開工之日起,他們就希望能把每一道大工序的主要施工過程,用現代照相技術記錄下來。然而,直至1929年3月18日呂彥直逝世,呂彥直或黃檀甫都沒有條件去實現這個計劃和願望。1929年5月,當黃檀甫正式接掌南京中山陵第二部工程的竣工驗收工作後,終於下決心請上海有名的「王開照相館」的攝影師,將中山陵第三部工程和廣州中山紀念堂、紀念碑的建築過程,全部拍照記錄,以便長期保存。據盧潔峰女士考證,現存於世的兩張呂彥直成年後的單人照片、南京中山陵和廣州中山紀念堂、紀念碑的建築施工及竣工驗收的近200幅照片,都是由黃檀甫出資聘請王開照相館攝影,並提供給各報社和政府各部門使用的。正是憑據這套實地拍攝的照片,今人才得以看見南京中山陵和廣州中山紀念堂、紀念碑的建築過程的真相,給保護這兩大國家級文物,預備了最關鍵的文獻式的實拍照片。
1934年12月,黃檀甫與黃開甲(曾任清末洋務大臣盛宣懷秘書、輪船招商局經理、電報局總辦)的孫女、燕京大學金鑰匙獲獎者黃振球成婚。家庭生活安定下來後,黃檀甫就著手安排南京中山陵和廣州中山紀念堂、紀念碑的圖紙、照片,以及呂彥直的大量圖書資料的長期收藏和保管問題。為了確保這批圖紙資料的安全,黃檀甫決定以成家建宅的名義,在上海郊區購地建宅,在安家的前提下,給圖紙資料建築一個永久的收藏處所。此後,黃檀甫利用經營地產業務的便利,在呂彥直曾經長期居住過的虹橋療養院附近,買下一塊面積為26畝的土地,並在其中興建住宅。在這所大宅院里,黃檀甫專門辟出大房間,存放中山陵、紀念堂、紀念碑的建築設計圖紙、照片和呂彥直的圖書資料。據黃檀甫後人介紹,圖紙都是用大洋松木箱封裝保存的,這些大洋松箱子,4隻拼起來就相當於一張雙人大床。大木箱從地面一直壘高至房間頂部,可見圖紙及圖書資料的數量之多。
1945年8月抗戰勝利後,美國領事館官員看上了黃檀甫的這座中西合璧的住宅,及其隱藏在綠樹林蔭中的優越環境和地理位置,想用作領事公館,曾多次前來與黃檀甫洽談購買事宜,開價從15萬美金起節節攀升。黃檀甫不為所動,他對妻子黃振球說:房子的外形是自己專為懷念呂彥直老友而設計的,是無價的,無論如何都不能賣。
  1945年夏,為了確保圖紙的安全,黃檀甫專門僱人在虹橋大宅的假山旁邊挖防空洞,把中山陵、紀念堂紀念碑的圖紙資料,藏進堅固的防空洞里隱蔽保存。
  1950年某日,黃家突然接到「上海市軍管會」的通知:徵用虹橋路1590號黃宅,讓給援華蘇聯軍官居住,限黃家在72小時之內搬出。當時,黃檀甫已經離開上海去往香港,接黃振球電報後,黃檀甫即回電妻子,囑其「必須首先將中山陵、紀念堂、紀念碑等建築圖紙、照片,以及呂彥直的圖書資料等全部搬出,其他東西盡力而為之」。
  1950年夏,虹橋路住宅被無償徵用後,裝載有中山陵、紀念堂、紀念碑等建築圖紙、照片,以及呂彥直的圖書資料的大木箱,被迫幾經搬遷,最後搬到了永福路72弄1號。沒有地方存放的圖書箱子,只能拼成長方塊,鋪上被褥當床使用。
  1951年2月,黃檀甫以「隱匿敵產」的莫須有罪名,被關進了上海市提籃橋監獄。原先被軍管會「徵用」的虹橋路那座佔地26畝的自建房產,也一併被「沒收」掉了。呂彥直和黃檀甫辛苦創立的真裕公司,也因黃檀甫的入獄而於1951年2月歇業。
– [ ]   1953年底,黃檀甫刑滿出獄,除每周向派出所報告外,平日就在家看書度日,不時有朋友或以前的下屬前來探望。其間,時任上海市民政局副局長的馮少山(前真裕股份公司副經理,中共地下黨員)介紹黃到「政協」和「民革」學習。經過「學習」和「思想改造」,1956年,黃檀甫把南京中山陵的設計圖紙、設計文件、南京中山陵奠基典禮上展出的中山陵木模型等一批國寶級的珍貴圖紙資料、文物等,無償地捐獻給了政府。
  1959年,黃檀甫在飲早茶閑談時,談到了「中蘇有矛盾」的問題,因此而獲判4年徒刑。為了活命,黃妻開始變賣家裡的書籍、物品。黃檀甫收藏的部分圖紙,被分次拿到上海五原路廢品收購站去變賣,廣州中山紀念堂、紀念碑的圖紙就在其中。一日,上海檔案館的一個老館員路過廢品站,發現了這批珍貴的圖紙,立即報告館領導。後來,上海檔案館受廣州檔案館的委託,以200元的價錢(當時是筆很大的數目)買下了這批圖紙,並寄運到廣州。現在,這批近400張的廣州中山紀念堂、紀念碑建築設計圖紙,為廣州檔案館所收藏,幾近「鎮館之寶」。
 1969年1月20日,黃檀甫感覺身體不適,晚飯時他重提對家人的歉意及未能保住呂彥直遺物的內疚之情,還喃喃地自責:「不知道將來有何面目去見老友?」一種難以言狀的愧疚、惶恐,充滿了黃檀甫的心頭。次日,黃檀甫在家中辭世。
  整整40年間,黃檀甫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證明了其對摯友、同事呂彥直的無比忠誠,真乃曠世罕有。而呂彥直得此知已,實乃平生之第一幸事。
– [ ]


貧尼不念經:

在她家借宿,住在她房間,她早上起來,進房間來拿衣服,看到她躡手躡腳,像只漂亮的小老鼠墊著腳走路,輕輕拉開衣櫃,生怕吵醒我的樣子,覺得真是溫暖。然後在她即將出去的那刻,我突然說,早啊。
把她嚇一跳。

換城市工作的時候,一時間徘徊不定,跟她抱怨不要上班了。
她說,嗯,不開心就不上,只要我有麵包,就分你一半。

我買了條新裙子,她說真好看,可惜賣光了。
我說,得,拿去吧,送你了。
她說,先給你穿一天。

她去了鬱金香國,說,不知道怎麼關懷你了,給你買個哈爾濱兒童腸吧。

我死活不要,她說,要,就當為我吃的!老娘想吃那腸想瘋了!
我只好咬著牙,吃了。哭著求她下回別整這套了。
然後她又給我買了一盒北京脆脆面……….

翻出幾張老照片


真想她


曾經想火:

我的微信頭像是和她的合照,四年,她的頭像是跟我的合照,也是四年。從我們有微信到現在。
這是她今年過年結婚的時候,我給她當伴娘的時候拍的,我好了十一年的人,就歸別人了。婚禮上,她敬酒,敬到一個阿姨,她媽媽的同事,阿姨說: 你一定要對我們蕾蕾好,蕾蕾小小的一點點就嫁給你了。她聽完哭了,我也哭了,我們兩個一直哭,是啊,就這么突然就嫁了。
從初一,我和她認識,到現在我們大學畢業一年了,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唯一我會說閨蜜的人。
發生的事情太多了,這十一年,而所有的歲月,都是她陪著我過來的。
我和她沒有像別的朋友一樣,會每天微信啊之類的,從最開始國中的時候,我們每天早上一起上學,晚上一起放學,到後來初三我轉學,我們一個月寫信一次,一直到我高三轉回蘭州,我們又能見。我記得我和她聯考前的那個六一,很開心的去五泉山公園轉了一圈,拍了好多照片。
大學我在蘭州,她在重慶,我去了重慶,她來我們學校。我認識她所有的室友,她和我幾個室友也關系很好。
後來她在成都實習,我在蘭州考研,聽聞她找了對象,我考研完第三天就坐飛機去了成都,去看看那個男孩對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好。
後來她結婚安家在成都,我在北京工作。我們仍然很少聯系很少見面,但是我覺得她就是我的。
前幾天我回了一趟蘭州,我到蘭州是中午,然後陪我家裡人聊天,晚上七點去西關她媽媽的店,陪她媽媽聊天到十一點多,又收攤,一起回家,她家離我家五百米。
我記得我大學有一次比較窮,我朋友圈發了,她看到了,給我買了10斤裝的肉鬆餅。我吃了一個月。
今年我換了一個房子住,要押一付三,我一個月工資基本上都用在上面了,然後說實話沒錢了,又不好意思跟我家裡人要,然後,她給我買了20斤的大米,餅干,燕麥片,火腿,零食,給我說,早上讓我吃餅干燕麥片,中午吃米飯,下午茶是什麼什麼零食,晚上也有米飯什麼的。
十一年了,沒說過一句謝謝,但是每一天都在用心說謝謝她。


杜小六:

有一個認識了快20年的閨蜜,是我的國中同學。平時也不怎麼聯系,但是見到彼此就會有說不完的話。

國中的時候她是學霸,總是年級第一,還是我們班團支書。我那時學習一般,是通過體育加分陰錯陽差進入了我們這個區最好的學校最好的班,身邊的同學藏龍卧虎,都是各個國小考來的尖子生。我到現在都記得剛進來的時候數學測驗,人家考90多我考30多(都是競賽題,我以前沒受過奧賽訓練),我當時很皮,各種不守規矩,所以我們也算不打不相識,被她各種教育,最後在她的影響下我學習也慢慢好起來,還參與了很多班級活動,沒想到到了初三也成了一個學霸。所以說,一個好的朋友對於一個小孩子來說真的是至關重要。

上高中的時候她決定不留在我們國中,而是去了我們市最好的高中,我也雙手錶示支持。即使知道要分開有很多不舍,但是還是支持對方的選擇。那時流行寫信,各種花花綠綠的信紙,我們就寫信給對方。現在還挺懷念當年寫信時的模樣,每周都對學校那個小小的信箱有所期待。我們會分享所有的青春心事,我知道她暗戀的人,她也知道我早戀的故事,還各種給對方出謀劃策提建議。

後來一直覺得可以一起考去北清,可惜她在考試前不幸生了病還骨了折,我總覺得老天對她有些不公平。她最後無奈選擇了保送浙大,我們上大學離得更遠,一南一北,只能偶爾打打電話。可是我和男友吵架或是遇到什麼事還是會第一個想到她跟她打電話哭訴。她每次寒暑假回家也會來我家找我玩。我爸媽和她爸媽都認識,我們也和彼此的父母關系都很好。

再後來我去了美國她去了新加坡,離得更加遙遠,聯系的也漸漸少了,可是每次回國見面卻還是覺得很親,會滔滔不絕的講自己這幾年發生的事。我結婚的時候她回來參加了我的婚禮,幫我忙前忙後,就像娘家人一樣會對我老公說不許欺負我。

現在我終於去了新加坡結果她又移民去了澳洲,她回新的時候就會住在我的小出租屋裡,我們晚上躺在一張床上,一聊就聊到夜裡三點,回憶過去的點點滴滴,想想未來的生活,有這樣的知己,人生足以。

我在想,有一種朋友,你知道就算不聯系也不會丟失,就算有了彼此的另一半也都會把對方放在心裡,有一天我們老了,還可以一起躺在床上回憶過去回憶青春,這就是我覺得的最好的狀態吧!


混沌椰子王:

friends with benefit…


果果家有科先生:

我和p相識近十年,國中三年同班前後桌,高中三年同校隔著兩層樓,大學四年同城隔著兩條捷運線,未來五年隔著1109公里。

#大學篇#

上周三我去南圖復印文獻,發現沒帶現金,給p發了微信,他屁顛從學校趕過來,捷運加步行時長1h。

大四保研學校選不定,彼時他愁於工作和考研,深夜訴苦,他說去xxx吧,我也考研陪你去。

(後話是我定了xxx,他隔周就交了三方協議,你大爺的。)

大三暑假遭遇重創在家躺屍一個月,每天早晨七點來我家樓下喊我起床陪我吃早飯壓馬路。我說沒錢了,該貨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錢都微信轉給我了。

大三那年做材料,文字稿丟失,PDF沒法轉,急的哭,給他打電話,二話不說自己和同學連夜幫我折騰出一份恢復了90%的word。

大二那年考雅思在東大四牌樓,考口語之前我特別心慌,給他發了資訊,捷運步行1.5小時,他說來就來。

大二周末學校組織聽課學習,他來看我,在馬路邊說了會話便走了。

大一那會其實微信視訊語音包括QQ通話都不太時興,且通話質量不高,我們便開通了親情號碼,咳咳說來也奇怪,開通之後,反而每個月通話時間不足500分鐘,可能是之後微信非常流行了吧。

很多人會說上了不同的大學,關系再好也會疏遠,那是相對的。我和p雖然同城,但隔著2小時的捷運加步行,說近又遠,但大一p同學幾乎保持著每月來看我一次的節奏,咳咳我因為比較忙,只在大四去過一次他的學校和他的舍友們一起吃了火鍋。

#高中篇#

我是文科,p是理科,隔著兩層樓。p時常晚自習課間來一樓打著上廁所倒水的名義來找我(樓上幾乎都是理科班,廁所供不應求。)

分班考試我是文科數學第一名,他是理科數學第一名,但是我永遠比他少幾分。(江蘇數學卷文理同卷,聯考也少他5分。)

我們住隔壁,我家在21棟,他家在22棟。他早晨固定時間在我家樓下等著,我媽問我為什麼走路喜歡把他往花壇里擠。

甚至,他知道我大姨媽什麼時候來,比我自己還准。我去他大爺的。

高三那年他談了戀愛,我三次模擬發揮失誤,語文作文連拿三次47,數學連續低谷,排名一落千丈,他忙著戀愛,但幸好他的基友「看不下去」經常來勸慰我,後來我可能的確狀態差加上他也的確真心希望我學習進步,還是經常過來去安慰我,於是他不幸分手了(分手原因比較狗血,他的女朋友極其討厭他經常過來安慰本學渣——我,於是乎讓他做個選擇,要麼別理我,要麼分手,說來我對不起他,但是的確對不起,於是他大學四年竟然真的打光棍了,不怪我啊!)

#國中篇太長了就不贅述了。

我和p都是老光棍,他是大學四年solo,我是太忙了無暇顧及(好吧就是長得丑)。

大四那年回母校,高中班導問我和p有沒有在一起,我驚愕。她說重點班的班導都知道,還開過玩笑。我回去把這事說給p聽,p說:「都認識這么多年了,知道彼此太多,交往的興趣都沒有了好嗎!」我附議。

他的舍友知道我,並尊稱我為「5號舍友」,還經常王者榮耀四排,然而輸局居多。

我可以任何時候任何地點撥通他的電話,無論何時何地他都會接。(感謝他單身!!)但是這樣的好日子伴隨著他即將入職也將到頭。

缺錢的時候他會把自己全部存款(其實也沒多少)拾掇拾掇給我。

大概就是《無問西東》里王敏佳說的,有個人給你托底。

他就是那個給我托底的人。

友情以上,親情以上,基情以上,唯獨沒有我們都不會提到的愛情。


羽祭兔兔:

我有兩個閨蜜。

~~~

第一個叫夕,是我人生中第一個朋友,被指腹為婚的那種。後來發現兩個都是女孩子,就作罷。

從記事起,每個周末我們都是在一起度過的。她的生活比我的豐富多彩得多,有娃娃,有小動物,有動畫片,有電腦,還有許多許多我不曾擁有的。我很羨慕她,但我也更加喜歡她。

我身體從小就很弱。譬如父母有時候出差,會把我放在親友家裡。我只要被放在別人家就會大病一場,但是在她家就從來沒有生病過。

國小二年級的時候,我和她的某一個周末來了一個新的小朋友。小朋友想要玩她的芭比娃娃。她特別不情願:「要不是羽羽在,我才不會給你玩呢!哼!我連跟你呆在這里都不可能!」我第一次知道原來她也有很小氣的地方啊。小時候我家裡條件不是太好,一起玩的時候她從來沒讓我感到窘迫過,在玩具上也從來沒有虧待過我。只是我自己心太大,沒有發現。

國小四年級的時候,我養了兩天的小兔子死了,哭得止都止不住。爸媽實在沒有辦法,就把我送去了她家。然後我抽抽搭搭地就慢慢平靜下來了。

後來,我們各自的個性越來越強,也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

我變成了「別人家的孩子」,跳級,競賽,市裡的報紙在第一頁登出我的照片,標準的好學生——馬尾辮,黑眼圈,尷尬的笑容。

而這個時期的她,卻令人意外地變成了極端叛逆的孩子,經過一系列逃學、黑網咖、離家出走等等與家庭沉默或爆發的抗爭後,她被送去了網戒中心。

她從來沒跟我提過她在裡面經歷了什麼。等她回來的時候已經收斂了不少。但好像不知不覺地,我們的周末已經很少屬於彼此了。

她的爸媽總說,希望我能感染她,讓她變回好孩子。但我太不善於表達,也並不願意給她壓力,我更心疼她那些沒有告訴我們的經歷。我總是習慣默默地陪伴。

很快我就提前被某高中招錄了。過了不久,她的父母也安排她轉學去了一個封閉式的學校。我們離得不遠,所以周末總是會在我家住。因為形影不離,也因為本就親近,互相知道了許多小心思,而關系也變得更加緊密。

那時候我們像很多對閨蜜一樣,手牽著手,假裝情侶。我的網名叫風,她的叫夕,當時還很火的百度貼吧上就有我們的,名叫什麼夕與什麼風之類的,情侶貼吧。我沒有手機,她就幫我給我有點好感的男孩子發簡訊。我們可以整天一起吃吃吃玩玩玩,不會覺得很膩也不會覺得很尷尬。

後來我們長大了。我不再叫風了,那個貼吧也已經全是野廣告了。我變成了一隻兔兔,有了新的生活。我們的聯系慢慢變少。只知道,她去哪裡讀書了,她去學化妝了,她養了一條薩摩耶,她的薩摩送人了,她又養了一隻泰迪。我不知道她是否也知曉我的生活狀態。但彷彿,我的歌她是有聽的。

我剛考上研究所的那會兒,學校搞研究所新生聯歡會,我被指定為主持。由於同時還要負責籌備,學校又不給足夠的經費,根本請不起化妝。焦頭爛額之下,我想起了學化妝的她。雖然好像很久沒有聯系了,但依然一個電話就搞定。那天她來我的學校,還給我帶來了一個紙袋袋,裡面有一件衣服,一個插梳,和一封信。

信上說,就像這一次一樣。你需要我,我就一定會來。我同時也堅信,我需要你的時候,你一定會在。

到那個時候我才知道,她也默默地在愛著我。就像我一樣。

那些想與念,從來都不是單方面的。

我老是像個男孩子一樣過日子,她前些時候說要給我寄面膜。一大堆各式各樣的面膜下夾著這張紙條:

其實我比她不善表達。但我一直超愛她的。

~~~

第二個閨蜜是二次元認識的。認識我的所有朋友,包括家長都知道她,名叫牧子的少女!

我是歌姬,會作曲寫詞編曲,惟獨不會後期。在認識她以前的無數個日子裡,我都充滿了深深的悲傷。

直到有一次,機緣巧合與她合作。她說我聲音超甜,喜歡,問我可不可以做她的綁定歌姬。

這下人生就完整了。慢慢的也會說一些其他的話題,慢慢的就成了最好的朋友。

有時候我會覺得,你無法選擇三次元中遇到的人,但你可以很容易地找到二次元中與你契合的有趣的靈魂。

我們已經認識兩年了,話題還沒有枯竭過。我們在所有的問題上都能迅速達成一致。

無時無刻不散發著秀恩愛的光環。她承包了我所有的歌。

(補個圖)

(哪怕她不玩OW也要換上DVA的頭像跟我配一對,感覺好像有什麼姦情QAQ!)

過了很久以後,我們終於見面。我自認是一個比較矜持冷淡的人,但是我可以肆無忌憚地在她身上打滾→_→我們也終於變成了三次元里的好基友→_→她想來我的城市找工作→_→我會不會被強行掰彎啊→_→好怕怕→_→不不不,我是直的→_→

看到許多答主說朋友之間的最好狀態可能更貼近剛剛提到的我和小夕那樣的關系,其實,我覺得,也有一種好朋友,是時時刻刻膩歪在一起,也不會覺得膩,甚至有時候會感覺比戀人更可靠的關系。

畢竟,能找到一個這樣契合的朋友真的很難。人生這么短暫,又為什麼要迴避在一起揮霍青春的時光呢?

只要有愛,只要找到讓雙方最舒服的相處模式,就好啦。

~~~

然而,最讓我悲痛的是,

我和我的所有閨蜜,包括其他未提及的閨蜜加起來,

我是

長得最丑的。

饒是如此,我還是敢於和她們一起上街,

這也許就是我愛她們的最好證明吧,

我真想為我的勇氣點個贊。


Aorqu用戶:
早上6點打電話給我,告訴我,他生了個兒子,開心的像個傻子,我說你小子挺能啊,他笑得更像傻子。我提醒他等下老婆產房出來記得去接。他說說好好好,你是我打的第一個電話,我爸我都還沒去說。我先去報喜。。哈哈


騶虞:

沒有朋友就是最好的朋友。


首刀房主經驗加倍:

我不需要她為我做任何事,我願意為她做所有力所能及的事。


影子:

最好的朋友就是兩家長輩都把對方當自己家孩子而不是當客人一樣的去過度客套。
最好的朋友就是彼此像家人一樣互相幫助而不需說什麼感謝的話。
最好的朋友就是會主動把對方的事當做自己的事一樣去認真細致的做好而不需要圖一丁點回報。

我最好的朋友不多,就那麼三四個,這里拿出一個來舉例子。
朋友比我大一歲,但從小喊我哥哥。國小五年級到現在十六年了,過去整天一起打檯球滿城市溜達著玩,現在丫干空乘,天南海北的飛,但只要每年回家,第一件事和他家裡吃團圓飯,第二件事來我家裡給我阿公阿么請安。
大家都應該知道作為空乘想休假有多難,前年我結婚,他從廈門飛回濟南給我幫忙和當伴郎,我結婚當天儀式結束後他陪我敬完酒一口飯沒吃就趕飛機回去了。那一年他唯一見到父母的機會就是飛回濟南當天和家裡吃了一頓飯,以及在我婚禮上見到他的父母了。臨走的時候一個勁的跟我別的朋友們鞠躬說他太忙沒空給我忙太多感謝大家給我費心。
今年他結婚,因為他沒法回濟南操辦,所以都是我各種請假給他定婚慶定車隊等一切事宜。結婚那天他老爸老媽啥都看我安排,總管只能給我打下手。


匿名用戶:
最好的朋友就是,我有你,我也只有你。

我有很多朋友,我對他們完全做得到借錢不問原因,放下手邊的事陪他們浪費時間等等。

但他們都不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最好的朋友是我的發小,我今年19歲,認識她19年。

我媽總說我是個神經病。她覺得我這個人特別奇怪,而且喜怒無常。

我有過很多好朋友,但後來都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慢慢遠離了。在我媽看來都是我的原因,當然,確實大部分是這樣。

她說,你這輩子就只能跟ZH一起玩了。只有她能忍你。

ZH是我發小。

我和發小國小到高中都是一個學校,但國中不同班,高中她學文我學理。

我們有過共同的好朋友,也有對方不認識的好朋友。

現在大學,我們都有自己的圈子。

她假期跟誰出去旅遊,誰為她介紹男票我都不知道。我考試崩潰的時候向誰吐槽,對未來迷茫的時候向誰求安慰她也不知道。

但是我們都知道,我們才是彼此最好的朋友。

這是一種難以用文字言表的默契。就像我們大半個學期不聯系,放假了還能坐一起吃飯聊八卦,一句「我跟你說啊」,就能抹去那些不聯系的時間。

我有很多臭毛病,她也有。我們是最能忍受對方的人,所以除了彼此,沒有人能成為我們最好的朋友。

最好的朋友,就是無可選擇。


秋去冬來春未遠:

保持距離,知所進退,急友所急,適時告誡,隨時感恩。

  1. 人與人所有的關系都是有距離的,也就是心理學上的界限,朋友之間亦如此,保持恰當的距離,給對方留出空間,是有必要的。兩個人好的要穿一條褲子了,翻臉的危險也就近了,每個人都有隱私的。關系再好,也切勿替對方做決定,你所有的建議都是參考,最終的決定要對方來做,這是對你負責,也是對你的朋友負責。
  2. 朋友發達了,能做到真心的分享和祝賀不易(人都有嫉妒心),能做到仍然像以前一樣的交往態度也難,這個時候能做到關注朋友不添麻煩就很好了,更不需要去逢迎巴結。如果去恭維逢迎,那前面的那點友誼恐怕就沒了。對於不是自己範圍內的事情就不要勉強就做了。記得黃宏演過一個小品,就是說自己能搞到火車票,結果是自己拿著鋪蓋到售票處連夜排隊,只是為了滿足朋友以為你很容易做到的事,典型的打腫臉充胖子。
  3. 所謂「落難見真情」,朋友有事,能幫則幫,不能幫就陪著就好了,至少讓朋友覺得你會在身邊支持。記得大學的時候,有個同學失戀,我告訴他「我不能馬上讓你好起來,這需要時間,但是我隨時可以陪你」,我們至今仍然關系很好,不常聯系,卻一見如故。
  4. 是人就有犯糊塗的時候,做個「諍友」很不易,當朋友上了頭要辦混蛋事的時候,能做到適時的告誡,而不是火上澆油,不要真出了事讓朋友怪為什麼當時不勸著。
  5. 不管多好的朋友,幫你做了事,都要適當的回報(至少口頭的謝謝,最好能有物質上的回報,吃個飯,送個小禮物,不是一定要馬上,而是選擇個時機,否則朋友就覺得純粹是利益交換了)。如果老是覺得我們關系鐵,只讓對方付出,自己坐享其成,這個福報會很快會變沒的。

咖啡豆:

沒話聊的時候,自顧自的低頭玩手機,也不覺得尷尬。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