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之間的最好狀態是怎樣的?

問題描述:戀人之間的最好狀態是怎樣的? - 生活
, ,
十里啊Una:

分享一個班導講給我們聽的故事
她和她的高中同學 十幾年近二十年的友誼了
一個在江蘇一個在北京 她朋友挺忙的,平時聯系也少,特別是成家有孩子之後,基本上是兩條平行線了。今年(劃掉)去年,她朋友生日那天,她朋友推掉所有活動,也沒有提前打招呼。從北京飛回來,跟我老師說,你要給我過生日。其實最後她們也就吃了兩塊蛋糕,她朋友就回去了。

當時聽到還蠻震驚的,畢業、工作還有家庭太容易讓朋友分開了,距離會讓友誼變得淡薄。
後來我想,朋友間最好的關系,大概就是,十年之後我還能遇見你,我們還可以喝酒聊天無所不談。


葉哈哈:

現在工作了,都沒和朋友常聯系,有時候過年聯系一次。
呆一塊就有說不完的話。
吐槽不完的,盡管工作不一樣。
那一天,真的是無比愉快!


YPY:

真正的朋友就是在很長時間不見的情況下,相見後,就像昨天才分開一樣。
即使不說話,也不會感覺尷尬,一張口便知道對方想說什麼。


吳曉暉:

就差把對方掰彎了


三七二十一:

平時住在彼此心裡
但你找我的時候,我在
我需要你的時候,你也在
永遠~永遠~


匿名用戶:
看到好多評論,都是我羨慕的友情,真好。

說說自己的吧,可能答非所問,但是看到這個問題太多感觸了。

1、朋友A,是同一個地方的,她是那種挺有自信的女生,有很多人追過她,她都沒接受過,也有自己的閨蜜,朋友也很多,我對她來說應該算好朋友把!從我對她的了解來說是這樣。

大學關系算是還好的,中間吵架過冷戰過攤開牌過,但最後都是不了了之和解,就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我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 但至少在我心裡沒有真正和解過。

我和她吧 說心裡話開心的時候是真的 不開心的時候也是真的 她性格自私 不管做什麼都只會站在自己的角度上 不會考慮別人的感受 。在之後就是我們畢業後 她在深圳 我在廣州 中間她換了很多份工作,也遇到挺多糟糕的事。然後那一段時間 幾乎每一天我都生活在她給我的無休止的負能量當中 我真的很不喜歡 再加上我當時也是剛畢業工作也很累 所以我表現給他的也是我很煩我不想聽的狀態。

問題都是一點一點積累的 太多的細節 太多的小事我都看在眼裡 我是那種什麼都往心裡憋的人 什麼都不說 但什麼都知道 可是真的等到情緒積累到一定程度 我也是什麼都不說直接走的人。

後來我們的關系就是現在這樣 不聯系 不打擾 像最熟悉的陌生人。罷了 我也懶得解釋懶得維系。

2、第二個朋友 不是一個 應該說兩個吧。

不是都說三角的關系最穩固嗎 ?可能不是所有事物都適應吧 比如友誼。

我們三個可以說是那種很久不聯系 但隔很久見面也不會尷尬上來就是我跟你說啊那誰類似這樣……(前面我說的很久不聯系其實也就是我和她們不經常聯系 事實上她們兩個是基本天天聊天的那種)

所以一直以來對於這種關系 我說不介意那都是是騙人的 我性格很敏感 沒有安全感 三個人在一起時被冷落是是常有的事 但我明白她們有幫我當朋友 只是我性格使然 始終把自己看得過分重要,所以也很希望得到別人的重視!

經常看到微博上講三個人的友誼是一種怎樣的體驗,其中有一個是三個人一起走,你蹲在地上綁鞋帶 起來的時候旁邊兩個人已經走遠了 這大概是我對三個人友誼最好的解釋了。

3、再講一個我在大學之前的閨蜜吧,僅僅是大學以前而已。

我們是高中同學,還是同桌。在上大學以前在我的認知里朋友就是天天膩在一起玩得很好的那種,後來上了大學看了很多書很多電影認識一些很厲害的人也是從那個時候才慢慢知道哇原來還有這么有趣的人 原諒還有懂這么多的人。

所以我們兩個也是慢慢在這種不同認知 不同三觀 不同眼界的距離中一點點漸行漸遠。

後來大學還沒畢業她就回老家生孩子嫁人了, 而我今年畢業快兩年了 雖然現在各方面並不滿意 但我還一直在努力著。我們的生活幾乎是背道而馳的,她追求穩定 安於現狀 而我不願意將就,我始終不想過那種一眼就能看到未來的生活。

但畢竟每個人的選擇不同,沒有高低好壞之分,雖然我自己不會選擇這種生活但還是尊重她的選擇,畢竟所有按照自己的意願選擇的生活都應該值得被尊重。

我們現在的關系是比普通朋友還普通 基本不聯系 朋友圈不點贊 好像從沒來過彼此生活一樣 。

4、講了挺多負能量的 有點喪最後講一個暖一點的朋友吧。

她是我畢業後經過前面一個朋友才認識的,身高有點矮有點胖哈哈但是很可愛性格也超好,算是我所有朋友裡面和我最相處得來的也是最懂我的一個朋友。

我挺慶幸認識她的雖然有點晚但沒關系 還是遇到了不是嗎?而且以後還那麼長 我們還可以做朋友很久很久。

其他都是比較普通的朋友了也沒什麼好講的。

有時候當真覺得朋友很重要 可是有時候又覺得一個人也可以做所有事 沒有朋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走了一路朋友丟了一路,但是或許這條還有很長很長的路只有我一個人走,我也可以走的很好,我學會看書 看電影聽很多歌 道理懂得很多 也想認真過好這一生。

碼了好多字 說了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可能沒人會看到 也希望沒人看到吧,畢竟負能量的東西不希望給別人帶來影響。


匿名用戶:
不要有依賴性,可以不太恰當的說:舍離斷

為什麼不要有依賴性,因為無常。隨著年齡增長,身邊的人該走就走,該留的留。

我們有緣分相聚在這一時期,就珍惜這一刻。不要依賴,不要許諾。以後很多年過去了,還是會回憶當時的溫暖是你給的。

有過過分依賴他人的時光。

我和她,曾在上課時偷偷在紙上交流自己喜歡的男孩子,各種粉紅泡泡幻想白日夢,說好了以後誰結婚了就要當誰的伴娘。我們一起睡覺,一起逛街,一起上廁所,一起摘花。

後來沒有聯系了,因為我們都默認了 :很多時候,我們交好,不是因為我非你不可,而是我們的利益不沖突。

前不久看了電影《七月與安生》,想到了我的閨蜜。也是少年時代認識,跨越很多年,一直在聯系。

高中時見面不多,她是文科班,我是理科班,相隔兩座大樓。好玩的是,就算很多時候我們差點都忘記對方的存在,一見面,還是會掏心掏肺。

我們第一次認識,是在初一。寄宿學校。

她主動安慰垂淚想家的我,姐姐一樣的懂事。

同學錄上,她對我的第一印象是:喜歡哭,很可愛。

對當時自卑的我,是鼓勵。

我們已共同走過很多時光。


李如斯:

我有一個死黨A,高中校友大學校友,他家離我家不到五百米的距離,從大學開始我們就每天廝混在一起,我們之間沒有任何不能溝通的隔閡,吃飯要麼商量誰請要麼aa,他要是欠我錢,小到幾十塊大到幾百塊,我從來都是張口就要,我不怕他生氣,他也不會跟我因為這個生氣。大一開始就經常一起出去遊玩,什麼都商量著來,吃飯住宿aa,我要是說請我吃個烤雞翅膀,他也不會拒絕,我買杯奶茶也會算他一份,這都是很小的事情,但這些小事情我有一個很明顯的感受——輕松,跟他做什麼事都很輕松,從來不需要顧忌他會不會生氣啊,當然我會考慮並詢問他的感受。畢業的時候我去了上海,他也去了上海培訓java,後來又去成都學了大數據,培訓班結業後,又回上海找工作,找了幾天工作覺得不喜歡這個城市就又跑到成都去了,現在月薪比我高多了,整天跟我說成都有多好,還要減免我住宿費讓我去成都工作,整天問我啥時候去,煩死了!朋友之間能做到如此,我覺得算是做好的一種狀態了。

我還有一個死黨B,大學室友,大學就是無話不談,我看了下聊天記錄,從大學畢業到今天,一年多來,沒一天不聊天的,真的是一天都不拉下。每天聊天成為了一種習慣,他一開始喜歡看內涵段子,每天看到搞笑的就發給我看,後來我也開始看內涵段子,於是後來每天看內涵段子時候,隨手就把覺得搞笑的段子分享給對方了,每天看到什麼好玩的圖也互相發來分享,聊天內容更是極其廣泛,從國際新聞,數位科技,明星緋聞,生活瑣事,情感經歷等等或是猥瑣或是內涵,總之無所不聊。盡管有時我們看待問題的立場不同,興趣愛好也非一致,但是跟這樣的朋友在一起,是一種很輕松的感覺,不會不知道聊什麼也不會在意怎麼結束聊天,有什麼事情都可以分享,有人分享才沒有那種一個孤零零的心裡空空的感覺,這才是朋友的意義,無論離得多遠,只要朋友還在,就會覺得心裡暖暖的。


paradise:

我和她最遠的時候相隔1698.4公里
可我覺得我們依舊在一起

她是我在國中最好的朋友,國中同班同學,考高中的時候兩個人打算考一所高中,於是和她共同申請了該高中的指標生【指標生可加30分】,記得班導信誓旦旦的跟我們保證指標生一定有我們兩個,所以也比較放心啦。
後來陰差陽錯我沒有獲得指標生資格,就意味著我只能去當地一所三類普高【剛卡普高線的那種】,她如願以償的去了理想的高中。
上高中一直也在保持聯系,大概一個月聯系一次這種。我之前的好朋友到了新環境分離之後大概一個月感情就會慢慢變淡,半年之後完全不聯系這都是常事。
不會去抱怨什麼,這條路能一起走多久,都是有定數的。
高二的時候我發覺我們兩個還在有交集,說不意外是假的。我們兩個人看著對方的成績在慢慢的上升,每次考試之後給對方發成績單,替對方分析成績。
後來高三她回了戶口所在地黑龍江,我還在山東。這是我們相隔最遠的時候。她總是很忙一直在上課,我們高三的聊天內容最多的就是以下這種:
——怎麼辦啊,這次考的不好
——沒事,下次再努力再努力啦,我的傻逼最棒!
高三一直在相互鼓勵,我也在打算能考多少分跟她上一所大學,雖然我知道這個不太可能,但是還是想試試。
報志願的時候也抱著試試的心態在第二志願報了同一所大學。

嗯,前兩天出錄取結果
我們如願上了一所大學

其實說實話,我們兩個人的共同話題並不是很多
比如她喜歡美劇,我喜歡國乒
但是就是很合拍,哪怕喜歡的東西沒有太多的交集,但是你跟我說,我就會聽。
我不想錯過她生命中的每一次精彩的過程。我希望她往後的日子裡,全都有我。

我們離得最近的時候是國中 她坐在我的旁邊 我輕輕動一下胳膊就能碰得到她
我們離得最遠的時候是高三 我和她不同省市 1698.3公里的距離坐火車需要十幾個小時
可我希望在未來的日子裡 我們的友誼 會伴隨我和她走向一個又一個的征程。
在那些或明亮或昏暗的日子裡 都看得到彼此。

不論你在哪
不論我在哪
我相信我們的友誼 未來可期 @西瓜蚌


Pavlichenko:

最好的朋友我們國小三年級認識到現在

15年聯考完她選擇復讀,基本上一整年的時間里我們沒有聯系,在高強度的補習學校里,我怕她忙不敢打擾她,也怕我無意間說起有關大學的事情影響她
直到聯考前一天我也不敢給她打個電話,整個高四我都是給阿姨發消息問她的情況,知道她狀態不錯我也就很放心

聯考前跟阿姨越好7號下午考場外接她,人群中看到她就覺得好不容易,她瘦了,緊緊抱住她,自己先不爭氣的哭了,後來我們三個一起吃晚飯完了陪她去買旅遊要用的東西又在她家睡了一晚,她躺在我腿上跟我講述這一年的所有到凌晨三點多,我只能說還好都過去了第二天早上一大早阿姨要去上班,我就陪她去補習學校估分,陪她度過了這煎熬的一天,估分結束跟最後出的分也沒差多少,高了50分,也算對得起她高四這一年的辛苦,打心眼裡替她開心

我倆都高三的時候,有天晚自習下了我收拾好東西去理科班等她一起回家,她問我怎麼拿這么多東西我說要做手術完了估計得半個月不來了吧,責怪我怎麼不跟她說,我就給她講關於這個手術的事,我倒是挺樂觀覺得那些不好的幾率不會落到我頭上的,她卻趴在桌上留著眼淚問我疼不疼啊,那個樣子我現在也忘不了

現在她的大一結束了我也成了准大三的老學姐,身邊很多人都說沒想到我倆這么好,性格基本相反,但我們就是這么好
好到她的家宴要帶我去,我的家人也都知道她
好到不想回家一個人了就到我家來,根本不用提前說
平日里各忙各的沒有經常聊天,但她就是那個永遠不會忘記的人


柯西:

今天的天氣很涼爽,坐在去閻良的公交上看到這個問題,想到正在茶館等我的男神和我茜。
認識她倆是在高一,軍訓時見面就有種一見如故的感覺。男神是非常多愁善感的姑娘,因為高中一直短髮,穿衣也很酷,理所當然的成為我的男神。我茜,有點神經,卻又心靈手巧的未來醫學工作者。也想不起來是因為什麼原因我們走的這么近,可能是在黃媽那補課,也好像在這之前關系就不錯。經常上完補習班,我們騎著小電動去千禧吃米線,去碰碰涼蹭空調,去新世紀吃烤麵筋……雖然她倆一直嫌棄我摯愛路邊攤,卻陪我從頭吃到尾。
她倆的脾氣都屬於比較沖,而我就成了她倆中間的調和劑,高二因為都不在一個班,以至於有次她倆鬧別扭冷戰一個月我才發現,看著在群里擠兌我的她倆,這件事情好像都沒有發生過。
男神曾經有次給我留言,我們留給彼此的空間不多不少,恰好忘不掉。的確是這樣,在不同的班級我們也有不同的朋友,可每次大老遠的看見,總是會跑著沖過去打招呼。即使很久沒有見面,一見面還是以前的感覺,鬧騰,日常互懟。
現在,我們在三個大學,她倆在西安北,且學校相鄰,而我一人在南郊。奈何兩個狗子太懶,總是視訊,卻從來沒來看過我!!!美其名曰,我們在隔著一個長安思念你。
這輩子算是甩不掉這倆人兒了!


匿名用戶:
我女,他男

相當純潔的男女關系啊666因為是…
網友,認識了…十一年了
沒見過面
在各自有了另一半之後就自動淡出對方的生活,

我也不知道我們彼此的信任是哪裡來的…

從去年開始僅有的對話就變成
「哎我買東西還差幾塊錢」「幾塊?」「165」
然後微信紅包就發過來。要麼就是
「等不了提現了你支付寶給我打錢過來吧!」
「不是有好友代支付嗎?」
「是哦,你幫我付了先」
要麼就是「你啥時候再去日本?」
「看吧可能下半年」
「到時候告訴我聲我需要代購點兒東西」
「成到時候你拉個單子發給我昂」

通常金額也不大,一般三天之內把錢補上。

一開始認識是網游,後來從討論遊戲變成討論學習,討論吃的,討論旅遊,聊選課,談就業,亦師亦友,打字累了就視訊說

有一回視訊他媽媽在後面邀請我過去玩,
巧了我倆從沒想過要見面666

我們幾乎同時有的另一半,
偶爾的聊天內容就變成哎那啥新出的怎麼樣啊你們女/男的都喜歡啥樣的啊我想給她/他買
但沒過多久我就失戀了|゚Д゚)))他從社交平台得知以後打電話和他女盆友(現在的媳婦)一起安慰我

我結婚的時候收到他的紅包比他結婚的時候我給他包的要大눈_눈

我老公對他的態度從「能聊十年都沒見過面真的假的」到現在「哎今年工齡假去他那邊玩玩去不?」…(給你帶了幾回朱古力就被收買人心了啊)

눈_눈


Dear Jhon:

那年十一

南下的火車停在了站台,站了三個多小時等著下車的我終於解放,朋友說我在這,過來見一面吧,我說好。

很久沒見,他很忙,忙著自己的小店,都沒時間過來接我。我自己開著導航終於出現在他眼前,兩人相視一笑,沒有過分的激動,沒有握手,沒有擁抱,沒有淚流滿面。他還沒下班,給我沖杯奶茶,讓我坐著等他,期間沒有太多話,只是簡單的寒暄。

來之前,他告訴我每天朝九晚五很輕松,很隨意,可我到他這兒已是晚上九點,他還沒下班。他說早上起不來,店裡也就倆人,這樣晚點,也挺自由。他一邊收拾,一邊照顧來的客人,還要跟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忙碌了一天,我並沒有看到他臉上的疲憊,一切都顯得輕描淡寫。

十點下班,幫他提著一袋垃圾,出了店門扔到垃圾場。他路上跟隔壁店的小姑娘聊的不錯,說我是他在長春的同學,放假了找他玩,那女的笑了不知道在笑什麼,可能覺得我太年輕。

他問我想吃什麼,火鍋還是燒烤,我說燒烤吧,最近火鍋吃的多。在他住的附近找到一家燒烤店,他說以前總吃那家沒開門。回他那兒一路上覺得住的地方離店裡好遠,而且很舊很荒,他說這里原來是農村,這樣很不錯了旁邊還有大商場。

坐下來問我吃什麼,我都行讓他點,點了一堆,我說好了好了,他說來幾瓶老雪花,這是瀋陽悶倒驢。我哈哈大笑,第一次聽說,他說他第一次來也是這種反應。

席間我倆聊到以前,那時候才國中。說打架,說女生,說朋友,有些記得清楚,有些就有點忘了。會想不起某個人全名,但記得他的外號,還有他身上發生的事。

想起來被語文老師罰打,說好打五下卻打了七下。想起來剛開始最想揍的那個哥們兒卻成了自家兄弟。想起來那時候的金童玉女現在還在一起。想起來挨揍的同學卧薪嘗膽半年,搞好關系之後又打了回去。

我說我感覺自己有點老了,總是回憶過去,他說那是你不夠開心。我說我談對象了,那說那起碼不會呆在宿舍無聊。我說你現在過得怎麼樣,他說除了工作就是找對象,不過對象還不急。我說不是帶我嫖娼嘛怎麼不去,他說也就過過嘴癮,還是不去的好。說到高興處,就哈哈大笑不用在意別人的眼光,當然,必須要走一個助助興。

酒足飯飽,心情美麗,跟著他回住處,住在頂層還騙我有電梯,跑得飛快,坐下來還是氣喘吁吁。三個人住,一人一間,一廚一衛,雖然裝潢不新也不華麗,但是足夠舒服,如此足矣。

翌日,他去上班留下鑰匙給我,說你啥時候想出去就出去,晚上繼續。中午我到他那兒,把鑰匙給他,我在商場里轉悠,想抽煙就出去走走,累了就找個咖啡廳坐坐。

這里像是城市中心,步行街,大高樓,還有廟會。熙熙攘攘,人擠人,車擠車,我在人流中穿梭,沒有人意識到我的存在。

突然感覺到一種壓迫感,被高樓分成一塊一塊的天空,被尾氣一點一點污染的空氣,被馬路分成兩波互相對視的人們。一輛大車經過帶來一陣熱氣,把我的思緒拉回到紅綠燈上。

也突然感覺到差距,捷運路線盡頭的荒涼和這里的繁華形成強烈的反差,人口密度,更新速度,建設程度,完全就是兩個世界。

可是還是有人往這里來,住在邊緣,往中心擠,當然也有人看不上這里的發展,往更擁擠的城市奔走,想要有一席之地。

真的生活,也許就是這樣,盡管是一直生活在校園里的我,也覺得越長大越現實,一切都沒有想像的那麼簡單。也許朋友也過得很艱難,但他總是輕輕帶過,他只是說最艱難時候兜里不到三十塊,他還哈哈大笑,我只是撇一撇嘴,覺得他很不容易。可能很多人都像朋友一樣,甚至並不如他,每天重複同樣的生活,艱難的起床,忙碌的一天,隨便吃幾口飯,回來躺下就睡著。但他們過得充實,並不像我們這樣空虛,無所事事,他們忙著自己的工作,將自己的艱難和掙扎說的雲淡風輕。

真的朋友,也許就是這樣,盡管很久不見,但是關系並不會淡,見面時候也許不會那麼熱情,甚至有時罵罵咧咧,但心底的情誼一直在。像一杯酒,看似無味,實則濃烈,歷久彌香,像一張老照片,就算髮黃,就算褪色,就算再也看不出當年的痕跡,放在那裡就還是兄弟,在你需要的時候為你竭盡全力。

我走在街上,坐在咖啡店裡,寫下這篇文章,咖啡喝完了,我也該起身了,看看空空的杯底,知道自己跟他們之間所距離的時間已所剩無幾。祝願每個人的奮斗掙扎,背井離鄉都會有意義,希望每個朋友再見都還是當初的自己。


匿名用戶:

國中基友

關系怎麼樣呢。。這么說吧,以前中午吃完飯一起溜達時有一次聽見人說這是不是就是x班的那對gay

我之前在籃球隊混過兩年,而我們學校籃球隊就是給那些大混子找點事干防止他們惹事的。。所以我當時什麼樣你們也想像得到

而他是那種十次考試八次年紀第一的那種。。也不知道班導怎麼想的把我倆調到一起坐,更不知道怎麼莫名其妙的玩到一起來了

我的圈子裡有他討厭的大混子,他的圈子裡也有我不喜歡的整天巴結他的哈巴狗

我為他的固執給他出頭平事,他替我擋下各科老師的冷嘲熱諷

他是我唯一能接受的出櫃對象

現如今上了不同高中,他一如既往好好學習,我自初三下學期開始革面洗心,上了省重點,現在都各自忙於學業,常年不得聯系

去年寒假出來一起吃了個飯

真的是。。熟悉的感覺熟悉的配方

甚至有點後悔沒跟他考一個學校

少了以前的打鬧以前的互懟

像兩個男人一樣交流

我沒覺得半點生疏

我依然愛他,他依然愛我

只有在他面前我能放下心眼

我們越來越像對方

但我們誰都不會說出口

我能看出來他舉手投足間的意思

他也明白我的每一言每一語

我們都在越發的變成熟

我依然健身打球,他依然畫畫追番

我依然十點睡四五點起,他每逢周末還是能睡到下午

我一直都在學習他的紳士風度,他還是好奇我身上怎麼能有渾天而成的一股痞氣

我很愛他,他很愛我

我們只會在假期出來吃個飯,在漫威出新片子時出來看個電影,偶爾在QQ上吐槽幾句

僅此而已

我們是永遠不會在一起的一對gay

盡管我們都深愛著對方


小辣子:

從國小到大學到現在 一直沒斷過聯系
爸媽都見過 甚至爸媽都能約到一起去吃飯
假期每天都要膩在一起
每天都要一起睡
一起哈哈大笑一起嘲笑某個俗氣的女生一起追劇一起干好多好多壞事
啊喂 好想你
還有兩個周就能見你了
@百葉姐姐


匿名用戶:
高三,偶然跟她說我沒去過洋人街。她笑話我,說作為一個重慶人,你怎麼混的!

過了幾天,她打來電話:明天裝病,請天假,姐們兒帶你去大重慶見世面!

然後早上八點去,晚上四點回來,來回車程大概花5小時。嗯,這就是第一次去重慶。

還有一次,跟同學鬧矛盾,那女生找了個男生,說要修理修理我。打電話給她:放學讓他們別走,等著!然後帶來一票人,把那倆人兒嚇半死。結果讓他們淋了會兒雨,衣服濕透了再回家。隔天,那女同學寫了滿滿三張紙跟我道歉……

後來工作了,談戀愛了,遇上渣男了,她總會一針見血的跟我分析,給我意見。

以前可以整晚陪著一起聊天,現在可能幾個月都沒個消息。再見面,還是跟以前一樣,不會尷尬,不會生疏,不會嫉妒。一門心思想對方好,就是這種狀態吧。


kayleigh:

我大學同學,沒頭沒腦,傻乎乎的菇涼。

三年前,她開始脫產念碩士之後,基本沒動靜了,偶爾聚會露個面。

今年6月畢業,從去年開始就徹底消失。

今年8月的晚上,她冷不丁的發了一個微信:忙嗎?

我剛回了一個:不忙,下班回家了。

那邊就跟過來一個視訊邀請。

她說8月底準備結婚,讓我幫她支招。


幾年沒有聯系,甚至都沒有正兒八經的寒暄。。。就可以直接步入主題。

她還是那個她,我埋怨她都忙什麼去了。

她就傻笑著,嘟囔著自己忙著這個那個事情了。

我還是那個我,有事情還是出幾個餿主意給她。

————————

認識十幾年,彷彿還是在那個沒心沒肺的大學時光里。

不管這些年經歷過什麼,在你面前,我還是那個單純傻氣的小女孩。


Aorqu用戶:

很想回答這個問題,想寫下我們的故事。

我和她很好,我叫她「女朋友」,她叫我「男朋友」,現在叫我千璽了……(我們不是T!!!)。
和她高三開始認真接觸,一起玩了一段時間之後,覺得,這就是朋友之間相處最舒服的模式吧……

她喜歡聽我講笑話,我們都是笑點比較奇怪的人,每次我講笑話,周圍的人都是黑人問號臉,而我倆卻笑到說不清話……發展到後來,我的一句話,一個表情,都能讓她笑到不能自已。
在別人看來,我們很傻很智障,但是只有我們彼此知道,能找到一個和自己笑點相同的人,有多開心,那種可以不用顧忌一切,在一起放肆大笑的感覺有多過癮 。因為有一個人懂你的快樂,笑起來更加開心 ,更加瘋狂。

她喜歡我隨性,有趣,放蕩不羈。我喜歡她懂我,可以解決我心裡一直放不下的一些問題,可以接受一個不完美的我。

高三之後心裡總是很難受,慢慢開始抽煙。我不敢告訴別人,因為我其他人眼裡是一個好學生。我問她:如果我抽煙你還會接受我做朋友嗎。她說:沒事,我也可以試試 ,體會一下你的心情。

高三的某一天晚自習,我抓著她的手說:走啊,逃課啊,我發現一家很好吃的店,帶你吃飯去。這是我們第一次逃課,後來就經常會有這種場景了:走啊,我們看海去; 走啊,我們去漢堡王吃薯條;走啊,我們去理工里找帥哥去……
最初逃課前她都會摸一下自己的兜,然後掏出一疊錢,安心的告訴我:有錢,能逃!
我都會笑笑告訴她:沒錢又怎樣,就是和你在海邊坐一晚上我也願意。

我很喜歡同她一起去海邊,一邊看海,一邊聽海鷗聲,兩個人說著自己的想法。
我們有些想法很瘋狂,很極端,不觸碰法律,但是違反道德。所以有些話,我們只會說給彼此聽,別人會一語駁回,而我們卻會一致認為這個idea真的是太酷了……

和她一起,突然覺得吃吃喝喝看電影逛街這些事情都很無趣,我們可以一起走一條1km的街道走一個小時,因為真的有說不完的話,笑不完的話題,她可以笑到舉步維艱,需要我拖著她走…

我們總是想在最需要的時刻,陪在對方身邊,解決問題。

那個時候我很追求刺激,追求自我,做事很瘋狂。我很怕她罵我,因為我怕她不懂我。但我更怕她不罵我,因為我擔心她不要我……

那個時候,她現在別人的錯誤中,無法自拔。我看不慣她這么萎靡,安慰她的方式就是劈頭蓋臉一頓罵。她很希望我我罵她,因為這是唯一一個可以讓她走出來的方式,她也很怕我不罵她,因為她擔心我會不喜歡她的猶豫不決……

很奇怪吧,我們都在盡力保護對方,都在依賴對方,同時又都在擔心會失去彼此……

我們的友誼延續至今,很少有人,這樣合拍,相處起來這么舒服。

我們的大學車程大約5h, 她在香港,我在長沙。真的會很想她。

我們有一個約定:每年的大年初六,都要約在一起吃火鍋,打王者。
那時見面,你還是你,我還是我。


————————–分割線———————————–

我們分開有一年之久了,新的環境里,沒能找到和她一樣的人,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成為一個有趣的人,否則我會配不上做她的朋友。

寒假裡,我們一起吃了火鍋,約好每年的大年初六,都要聚到一起燙火鍋。

今年7.15我們見了面,還是像以前一樣的嬉笑大鬧。她說,自己在香港,覺得自己已經是一個很成熟的人了,不知道為什麼,和你在一起,又成了一個傻子……
我很高興,我們都做到了分別時說的話,再次見面時,你我還是你我。


一一:


春雪是我認識了十一年的同學。
高一下半年的某次月考結束後,重新換座位,我和她成了前後臨桌。
剛開始其實對她沒什麼好感,慢慢接觸後發現她跟我很像,心思都很單純,遂有了想跟她接觸的意願。
後來我倆在一起吃了兩年半的飯,幾乎成了形影不離的朋友。高中畢業後,她送我一個小本子,上面記錄著我跟她之間的一些故事,本子後面還有半本的空白,她讓我上大學後補滿,可我至今都沒寫完。
上了大學,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開學第一天,她打電話跟我哭了半個小時,原因是她不會說國語,不知道怎麼跟人說話,我忘了我當初是什麼狀態了,也不記得是怎麼安慰她的了。
後來熟悉了周圍的人和環境後,她有了男朋友。她第一時間把這個消息告訴我,讓我參謀這人怎麼樣。我記得剛開始我很難接受,因為在那個年紀的我還沒做好她會跟另外一個人建立可能比我更親密的感情的準備。春雪可能也感覺到了我的不開心,所以她還是跟往常一樣跟我聊天打電話,好像我們的感情並沒有因另外一個人而增減半分。
春雪的男朋友談到了畢業,我也陪他們到畢業。春雪剛畢業掙錢那會,偶然聊到我還單身這個問題,她說你別著急,要是找不到我倆養你一輩子。聽了這句話,眼淚在我眼裡打轉。
2017年4月16日是我們最近的一次見面,這時的她已經跟大學時期的男朋友結婚了。聊天聊到結婚這個話題上,她說你什麼時候結婚啊,你不結婚我都不敢要小孩,要不我就沒法參加你的婚禮了,扎心了。
春雪結婚後,我們的聯系沒那麼頻繁了,但只要我偶爾不開心去找她或跟她聊天,都不會覺得唐突,都可以敞開心扉暢所欲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