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鹿的鹿茸角在被鋸掉的時候,它會痛嗎?

問題描述:一年一次鋸鹿茸,梅花鹿的感受是怎麼樣的?
, ,
Peach Lady:

我的喵呀!小可愛們!看第一句話,我不是Papi醬啊,說了是借微博的圖片呀ಠ_ಠ!!原來放的私人照片刪了,不要被評論區誤導呢寶寶們~~。

———————————————…———

更新一波Papi在奈良遭受小鹿的攻擊biubiu

——————————————————

梅花鹿會咬屁股…………

(如圖)
理髮師剪頭發的時候,會把我綁起來、打麻藥,還給我們止血的咩???
所以肯定非常非常疼的啦!!!

鹿角,實際是顱骨的突起。初起時外麵包裹皮膚,內部也有血管通入,後期皮膚脫落,只剩下骨化的角。

鹿茸,則是未骨化的鹿角。

拋開本著賺錢目的的無良黑心偷獵者,無非是為了安全問題人為割鹿角/野生鹿自動脫落,但是無論哪一種,都很疼。

以前去動物園,有看到弱弱的麋鹿躺在牆角,鹿角上塗了像止血藥一樣的粉末,殷紅的一點點,可心疼了,當時就感覺快炸了,怎麼那麼殘忍的。可後來工作人員說了,發情期的鹿很可怕的,會打架鬥毆,為了不讓它們互相傷害或者傷害我們(小孩子),所以才把鹿角割了,就像養寵物的會送去絕育一樣吧。

—————————————————————
以及,鹿角也是會自己脫落的,
下圖是一個外拍視訊,是一頭鹿跑啊跑啊………
跑啊跑啊………………………………………
……………………………………………………

並沒有變成高速公路(鹿)…………
反而跑掉了兩只角………………………
這種懵逼程度,
要比我們小時候吃著吃著乳牙掉了嚴重的多吧……

(心疼三分鐘噢)

—————————————————————
以及,成年的公鹿,也會自己打磨自己的角,
鋒利之後,打架得勝的可能性更高,

「為了榮譽流點血又怎麼樣呢?
打完這場仗母鹿就都是我的了!」

—————————————————————
以及,為什麼你們見到的鹿都是可愛溫柔的?
鹿真的攻擊性很強很調皮噢!!!
日本奈良的鹿 沒有長出角的時候 咬人可疼了!
懟著屁股咬!!

看這挑釁的眼神


王蜉蝣:

首先,割鹿茸之前會給鹿打麻醉的。
其次,鹿茸如果不割,任由它生長會逐漸鈣化,到時候有可能會傷害到其他的鹿。
姑父家養鹿,幫他割過一次。
先拿那種吹桶,把麻醉針打到鹿身上。等鹿麻醉後癱倒在地的時候,按住它的頭,用小鋸迅速割斷,大概幾分鐘,然後塗上石灰還是麵粉忘了,止血。
過幾分鐘,麻醉過了,鹿就站起來了。
應該跟做個小手術一樣


良心經銷商:

沒人邀請,強行回答一波。

首先,我確實不知道疼不疼,只能猜測。

我猜鹿一定會疼。本人長時間從事鹿產品貿易,最早家裡也養過鹿。對鹿也很有感情。

原因有二,

一,類比人體,一般受傷出血都應該會疼,比如手腳,比如肢體。鹿角雖然長時間不割會變骨質。但割鹿茸通常每年割兩次,每次割都會出血,而且會出很多血,所以我猜測會疼。

二,鹿割了鹿茸之後,經常會用新長出來的鹿茸,摩擦牆面,樹木。也喜歡人去撫摸,據此判斷,應該是有神經在鹿茸。有神經就應該會疼。

但我不喜歡聖母婊說什麼,血腥,殘忍之類的,每個生物群體都有自己的大概命運。鹿和雞鴨狗沒有太大的區別,有利用的價值,自然有人靠他來牟利。靠他為生。

另外也別說什麼割鹿鹿茸是為了鹿好,怕他打架。鹿自己不怕打架,不怕死你管他打不打架。說白了都是利益趨勢。

感覺殘忍的可以不買,可以告訴親戚朋友不買,別去人家養鹿人哪裡說什麼阿彌陀佛。說什麼因果論回。不買回自己家念佛沒人反對,來我養鹿人家這那那這的就不咋好了。

自己養鹿割鹿茸的也沒事別解釋,別吵架。有人買,我就賣。就這么簡單。

另外梅花鹿確實渾身是寶。給你們看一個魔性的視訊,小鹿超級可愛,我們都說梅花鹿有毒,看見了就想養。賠錢了也想養。


鉛筆先生:

看到這個問題,又勾起了我講故事的興趣,咳咳。

小時候我家裡就是養鹿的,最多的時候有120頭左右。

抱歉我無法提供圖片,這些年鹿產品一直行情不好,鹿場幾年前已經出兌了。

進入正題。

先說說疼不疼這個問題。

即使打了麻醉,他們應該也能感覺到疼,每次鋸鹿茸我老爹都會拿塊布遮住他們的眼睛。

麻醉中,他們嘴歪眼斜的倒在地上,翻白的眼睛裡是深深的恐懼,下鋸的時候身體還會不時的抽動,痛苦的痙攣掠過嘴旁,發出一些低沉的聲音,好像在囈語著什麼,我總是看的眼睛發酸。麻醉過後,他們晃晃悠悠的起身,我分明能看到他們眼裡的痛苦和無助,有些時候他們還會試圖在圍欄上把頭上的止血綳帶蹭掉。

梅花鹿很愛他們的角,即使麻醉後生理痛感降低,但是心痛肯定有。那不只是他們保護後宮的武器,還是吸引妃子們的裝飾。據說以前有獵人把公鹿逼到走投無路的時候,他們寧可把雙角撞斷也不肯留給獵人。

無論它們疼不疼,鹿茸是一定要割掉的。

首先,鹿茸是鹿場主要的經濟來源之一。

然而排除這一點,

鹿茸每年都會角質化然後脫落,一整個冬天它們會不停的磨鹿角,好像很癢的樣子,像老鼠磨牙一樣,逮什麼蹭什麼。

角質化之後的鹿角硬度相當驚人。

第一年冬天,我老爹初學沒經驗,用3公分厚的松木板作鹿圈的門。

結果某天早上起來一看,那一圈的一頭公鹿帶著幾頭母鹿私奔了,只留下一個被磨穿兩塊木板的門。。。

然後就是鹿角的殺傷力。其硬度再配合梅花鹿恐怖的瞬間爆發力,黑瞎子怕是也跑不了腸子流滿地的下場。

進入發情期的公鹿六親不認,秋天的時候就要分圈,每個圈只能放一頭公鹿,圈和圈之間還要有間隔,不然兩個圈之間的公鹿會隔著圍欄為後宮的妃子們戰到精盡鹿亡。。。

每年冬天最煩的就是下大雪。

清圈的時候要把公鹿引到旁邊的空圈,而他的妃子們很多時候還是懶懶的窩在宮里,任由她們的君王一下一下的撞圍欄而無動於衷,這個時候總是有個工人拿著麻醉吹針候在旁邊,以作威脅(公鹿最怕的就是吹針,手裡拿著吹針的管子,它們就知道那是能放倒它們的武器,輕易不敢靠近。),防止公鹿情急。

曾經就發生過「鹿急跳牆」的詭異情況,2米多高的樺木稈,間隙不過2公分,公鹿原地起跳,扒著圍欄邊就跳過來了。

老爹正給一頭母鹿看傷,眼見不妙就想往門邊跑,還大喊著讓守在門邊的我開門,我那會上國中,站在門口直接懵掉了。幾秒的功夫,公鹿就追上來,頂著我老爹飛出幾米撞在門上。我老爹當過兵,求生意志相當可怕,哪怕當時已經不省人事,還是用雙腿死死夾住公鹿的脖子,剪刀腿把公鹿放倒在地。屋裡的工人聽見聲音跑出來看的時候已經過去幾分鐘了,我老爹後腦滿是鮮血倒在門邊上,兩腿之間是不停掙扎想起身的公鹿,隔著門是嚇得連哭都忘了的我。。。

如果公鹿有鹿角,那會我老爹大概連求生意志都不用有了,直接捅個對穿,然後我也就沒有老爹了。。。


阿狸:

我不知道切鹿茸時候疼不疼,有多疼…

我也不清楚長成的鹿角折斷時候疼不疼,有多疼…

但我知道,鹿之間干架如果有鹿角的話,繁殖期隔三差五斷個角是常態。

時不時的被鹿角開膛破肚也不是新鮮事…

那可比割鹿茸疼多了(´-ω-`)

而且還不好救治(邊上一隻發情的公鹿,你敢過去?)

所以,要不割鹿角,要不吃鹿肉…

排除經濟因素,其實我比較傾向於後者(˶‾᷄ ⁻̫ ‾᷅˵)

因為真的很香


鹿是很好的動物,我們要愛護它們

小時候好玩,長大了好吃

擦,要不要那麼警覺的眼神看著我?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