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反擊過分討厭的親戚是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題目原文:正面懟過分討厭的親戚是怎樣一種體驗?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很多小夥伴是討厭親戚的但敢怒不敢言的。但是,當有的親戚滿懷惡意蹬鼻子上臉欺負人特別過分的時候,大家都是怎麼應對的?當時是咋想的,做了後有怎樣的後果?熱烈歡迎大家交流經驗!
, , , ,
楊洋:

我阿公在我阿么去世後又娶了一個,伯伯+我爸+大姑小姑是一個媽生的,後來的妻子又生了一男一女。俗話說有了後媽就有後爹,我親阿么的4個孩子是跟著他們的外婆長大的,我阿公只出生活費,關系非常冷淡。我爸結婚的時候阿公送了400元彩禮(風俗帶四的不吉利),就此翻臉,我從出生一直到阿公去世只見過他3面,跟後來的叔叔姑姑以及他們的家人從來沒有見過面。叔叔生了個堂妹,一開始起名跟我同名同姓(在知道我的名字的情況下),長大一點改了名。

———————————————— 以上均為前情提要 ————————————————

去年我大姑的孫子滿月酒,為了熱鬧就把所有的親戚都叫上了,這是我第一次和我嬸嬸見面。

飯桌上有人提到兩個姑娘同名的事情,我嬸嬸繪聲繪色地說:「我有一天早上睡得迷迷糊糊的,聽到樓下有人大喊楊洋——楊洋——,還以為孩子出了什麼事,爬起來一看,樓下有人遛狗呢!所以後來就給女兒改了名。」

此言一出台上一片寂靜,我等了幾秒鐘,發現沒人說話,嬸嬸臉上還帶著得意的笑容,我媽估計氣昏頭了沒反應過來,我小姑張了張嘴似乎準備打圓場。於是我扭頭跟我表哥(大姑的兒子)說:

「哥哥,我長到這么大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人為了一隻狗就去改名的呢,你呢?」

此言一出台上又是一片寂靜,我哥嗯嗯啊啊不知道怎麼回,小姑張開的嘴又合起來了,嬸嬸臉青了,我媽在台下捏了捏我的手。過了幾秒鐘大家很有默契地提筷吃飯,一直到散席都一片寧靜,那天的飯菜特別好吃~

回家之後我媽給我爸說了一下這事情(我爸當時在男人那一桌),他把跟叔叔約好的飯給回了。╮(╯▽╰)╭


靳家的盒子:

14年7月我外婆過世,我們這邊規矩就是靈堂搭三天,期間大外孫白天來個把小時,然後去我家吹空調,孫女繼續開她的店晚上回家基本不來靈堂,我一個小外孫,我弟一個親孫子基本沒離開過靈堂。以上。下葬當天要請來隨禮的賓客吃飯,之後在飯桌上,大舅因為幾天操勞加天氣熱,中暑暈倒,我去找我姐也就是我外婆的孫女,說你爸不太舒服,不行你先送回家讓躺會,我姐回我,我還沒吃飯呢,還要抱娃。我一下火就上來了,大罵她,守靈三天你要開店,你爸暈倒了你要吃飯,合著今天你阿么死了你是來做客的你?然後吩咐我表弟把大舅送回家,我在繼續安排客人,等客人安排好我坐下吃兩口,我小舅安排說一會我和我表弟說我姐帶著孩子一會幫忙送回去之類的。我當時就頂回去了,我說一個我姥親手帶大的外孫子三天加起來守了不到倆小時靈,一個親孫女阿么沒了還要照常掙她的錢,他爹都不行了他還要顧著自己吃飯,你啥都別管了,一會我和我弟安排,我姥就養了兩個白眼狼。我小舅極孝順,聽完我的話眼淚啪啪往下掉,我知道他當時看見我去凶我姐了,再看見我安排我表弟去送我大舅大概也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我繼續說,今天誰都不準去送我姐,你們長輩就安安心心吃飯,你們都50幾歲的人了,這些事還用著你們操心?我和我弟跑前跑後,他們倆都是死人?誰都不準管。之後幾個長輩安安心心吃完飯,我們在一個個送走。從此拉黑我姐微信。


匿名用戶:

回答這個話題之前先說下本人的家庭背景。今年以前,我以為的真相是9歲那年,我親生爸爸因為跟別人生意上的糾紛,被打傷然後打官司輸了坐了一個月的牢,出來後肝腹水治療無效去世了。我爸爸有2個兄弟,2個姐妹。我媽當時差點奔潰瘋了,還需要養我和弟弟兩個小孩,阿公和祖母兩位兩人。我的大伯那時候就開始賭博,到處欠錢,把我爸留給我們的錢都拿去賭了,還把我媽手上留下的錢給騙過去了。他有三個小孩,大兒子和女兒大學畢業都還不錯,公務員性質工作,幫他爸一直在還錢。我大伯可能就開始有點輕飄飄了,覺得自己高人一等了。一直都看不起我們家。我從上學開始每年都要去他家拿錢報名讀書。那時候他挺討厭我的,覺得我就是去討債的吧。我應該是這二十幾年來,他最討厭的債主,因為他避不開啊。本來我大學畢業後,嫁人生子,有自己的事業,也就淡忘了我爸那個年代的事了。雖然這么多年來,他一直看不起我家,壓根沒把我們當成他的兄弟的兒子女兒,我都覺得無所謂,自己家過得幸福就好了。可是,自從,我知道了當年事情的真相以後,我就開始了對他們家的反擊與碾壓。

去年我才從媽媽那裡知道當年的真相是,我爸爸本來是可以不用坐牢的。當年生意糾紛我爸爸本來已經在外地避風頭了。是我大伯找人把我爸生意的對頭差點打到斷子絕孫了。後來,警察天天在我大伯飯店裡找人,我大伯母就把我爸媽哄回去,說沒事的。誰知道,他們就認准了我爸,把我爸抓去頂罪了。畢竟我也知道,打的那麼嚴重是犯法的。可是,那次不是我爸動手的。後來,我大伯一直說是我爸自己叫人打的。本來這件事也就算了。是我知道當年,我爸剛死,我大伯就慫恿我小伯去分我爸的遺產,我小伯不肯。(小伯對我家很不錯,這是後話)。TMD,我當時聽到這件事,頭都炸了,這是什麼親人?我家上來老,下有小,他竟然趕盡殺絕。有沒有想過我媽怎麼辦?我家已經那麼慘了,還想搶走我爸留給我們的錢?我媽當時什麼都不會,怎麼養活我們兩姐弟,我剛上三年級,我弟弟才幼稚園 ,我阿公祖母已經那麼老了。

我就開始了自己的報復行動,雖然可能有點幼稚。他們一直以為我們家過得很慘的,畢竟條件擺在那裡了,我媽後來嫁給我了我後爸,,他們兩個人很辛苦的供我上大學,我大學畢業後,憑著自己的努力,如今是一家企業做企業管理,老公銀行上班,有個兒子,在一線城市供著兩套房。然後,給我後爸媽媽在附近的二線城市全款買了一套房給他們養老,弟弟因為沒上大學,剛結婚,給他在我附近開了一家奶茶店,跟弟妹兩個人一起運營(弟妹是我小伯介紹的,我大伯特地因為此事去罵我小伯,問小伯到底誰才是他的親侄子,為什麼不介紹給他小兒子,我大伯還有一個小兒子,比我弟弟小一歲,還沒對象,呵呵,我爸死了,我們就不是他親侄子侄女了),然後今年國慶,我帶著我爸爸媽媽、公公婆婆,老公兒子去泰國旅遊。我就是想讓他們知道,我爸媽現在晚年比他們幸福多了。

我是故意把每一次的事情都通過朋友圈發出去讓他們看到的,他們都有加我微信,但是從來不說話,之前我建立了一個家庭群,他們天天在裡面吵架,我也看得累。特別是當他們聽到我爸媽我弟弟買了房子以後,他們就開始震驚了,聽說他們不相信,還打聽了好多次,然後,我弟開店,他們覺得我弟沒什麼本事那種,我弟沒上過什麼學,一直在做汽車維修管理,打工的,突然自己開了店,生意還不錯那種,然後突然,又結婚了,然後,突然我又帶著我爸媽去旅遊了。期間,我會故意曬各種我們全家一起到處吃喝玩樂的照片。好了,目前來說,碾壓的差不多了,聽說,他們現在超級討厭我,我大伯一說起我,就說我沒用,從來沒有主動請他吃過飯,excuse me,他以為他在我心目中還是我長輩?我只要回去看小伯,就會給小伯買各種好煙好酒,只要我能做的,我都可以為小伯做,小伯幫了我家很多,我很感激他。

我大伯對我家說過做過很多很過分的事,其實我一直都覺得他是我爸的哥哥,算了,不計較。可是,你不計較,別人會計較,他總覺得我們不能過的比他家好,現在我家過得比他家好,我又不鳥他,他對我很不爽。但是老娘就喜歡你看我不爽,又干不掉我的樣子。對於看不起你的人,你要更看不起他,並且無視加藐視,順便過得比他們更好!


思及cc:

第一次Aorqu答題,好激動。
這個題目必須要回答一下,以下:
我家小姨比我媽媽小12歲,小時候小姨經常帶我到處玩,我跟她關系很好。
結婚後沒想到她婆婆是一個極度重男輕女的貨色(相親的時候一家人偽裝得很好),我小姨第一胎是個女孩,她婆婆哭著喊著不肯要。
這里要補充一下,她婆婆有兩個兒子,大兒子老婆只生了個女兒,而且大兒子是事業單位不能再生(二胎政策還沒開放),那貨就把所有希望放到小兒子也就是我小姨父身上。小姨那個時候也是年輕氣盛,一氣之下就打掉了。結果第二胎還是個女孩,不能再打了,就生下來了。
然後就不得了了,那個時候我小姨在外面工作,一直把表妹帶在身邊,然後這貨就天天打電話,催我小姨把表妹留在家裡當留守兒童,覺得我表妹在我小姨身邊影響我小姨生二胎了。我小姨肯定不鳥她啊,見說不動我家小姨,她就轉變政策了,天天來我外婆家哭訴,劃重點,是哭訴。她覺得我小姨剝奪了她獲得孫子的權利,畢竟家裡的皇位沒人繼承啊。。。
有一天,我在外婆家吃飯,那貨又開始了每日一哭:「哎呀,我昨天做夢了,夢見我的孫子在向我招手,我哭醒了 我昨天看的張阿么家的孫子了,白白胖胖的,回去我就哭了。。。」說得要多惡心有多惡心,反正我的飯是吃不下去了。
我外公外婆舅舅不好說她,只好保持沉默,結果她看沒人理她,好尷尬啊,怎麼辦呢,然後主動跟我搭話:「聽說你小姨給你寄了你表妹的幾張照片,給我幾張吧。」寄照片的事情是吃飯的時候我外婆提起的,我發誓,她要照片絕對不會是想她孫女了。
我當時才初一呢,寶寶還小,懟人起來超直接的,我把筷子一拍,臉上帶著溫柔的微笑:「好奇怪哦,你剛才不是說夢到你家孫子了嗎?你回去晚上睡覺的時候給他拍幾張照片就好了嘛,要我表妹的照片幹嘛呢?你配嗎?」說完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開開心心上學去了。。。o(≧v≦)o
之後據說我舅舅跟我大姨小姨打電話的時候狠狠地誇了我一番,那貨也再也沒來我外婆家進行每日一哭了(´;︵;`)


微山湖泥鰍:

睡不著,怒答一發。

我不知道自己的答案是不是適合題目的要求,因為,相對來說,”過分討厭”這個詞顯得太輕了。

我要說的,是那個叫姑父的人。從我五六歲起,就沒用這個詞稱呼過他,都是直呼其名。
因為他根本配不上。

從我記事起,就知道大姑被家暴的事。阿公在說,爸爸在說,媽媽在說,大娘在說,幾乎每個親戚背後都在義憤填膺,面紅耳赤的咒罵,但一旦和那個人面對面,語氣瞬間就弱了起來。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大概每個在舊傳統中長大的成年人,都被禁錮在這樣的思維里而渾然不覺吧。

記得那次是過年後,我們那的習俗是初六回娘家。初六那天,家裡人圍坐看電視,又在議論我姑姑被家暴的事,這回更慘,居然被禽獸追打到街上,慘不忍睹。你可以想像一個六歲的小孩到現在都記得清清楚楚,當時該是受到多大的刺激。刀鑿斧刻,幕幕揪心。

總之,正巧那個人從屋外進來,一屋人話鋒突轉正要寒暄的時候。也不知從哪裡來的火氣,我突然站出來,用手指著他直呼其名: xxx,你憑什麼打俺大姑。那個人直接愣住了,場面一片沉寂。愣了幾秒鐘,家裡人都反應過來,開始責怪我打圓場。不過事後,我媽誇我說得對,埋怨其他長輩還不如一個孩子。

從這以後,我叫那個人從來不叫姑父,只提姓名。那人也每每知趣地躲開我。

不過,僅僅是出了一口氣而已。結局並沒有像其它回答那樣光明。因為長期遭受家暴,大姑抑鬱成疾,在我上四年級時去世了。

對不起,大姑。雖然為你說了句公道話,但僅此而已。對不起,我長大的太慢了,沒能保護到你。

我還記得,最後一次見你,你非要騎著單車馱我到縣里的百貨大樓,特意買了雙涼鞋給我。你說這是你的心願。

也許那些糟心的事,和那個混蛋的人都已被其他人遺忘。但至少還有一個六歲的小孩三十年來還一直記著。不能忘,不敢忘,不會忘。某些事,絕不原諒。


弦上風雅:

我二叔,我爸爸的親弟弟,四十多了,結了四次婚,我大哥孩子已經上幼稚園 了,去年二月份,跟第四個妻子又生了個小女孩,我阿公阿么給他照顧孩子,開了一家飯店,我阿公阿么給他拿的錢,我是高中學生,學渣一枚,跟阿公阿么關系一向不錯。
一次周末放假,阿公阿么給我打電話說想我了,專門燉了排骨等我回去,然後我坐了一個小時的公車回了阿公阿么家,吃飯吃到一半,二叔抱著孩子過來,說,您看會兒她,我還沒吃飯呢。阿么就放下筷子,去看孩子。阿公繼續跟我聊天,問我學習怎麼樣,第一次月考成績很不理想,我不知怎麼說,二叔倒是說了不少,xx你說你上這重點什麼也考不上有什麼用,你還不如樂樂呢(我表哥,在職高),人家湊合三年好歹有個二本,你這一千多名什麼也考不上啊,我不說話,但是臉色不太好,畢竟我是真的被家裡慣著長大的,阿公讓二叔別說了,二叔理都不理,繼續說,跟你爸一個樣,沒本事,你爸不是還靠你媽養著呢嗎。你媽一個月幾千塊錢有什麼用。你阿公還說就等你考個好大學呢,就你這樣,估摸著也考不上,本來想發脾氣,後來只說了句,說夠沒有?然後繼續吃飯。我二叔喝了杯酒,越說越起勁,你說你上什麼學啊,你現在掃大街去好歹也賺錢,你說你現在一個月兩千塊錢,你媽才掙多少,你念這三年高中反正也沒用。然後我只回了一句話,最起碼我四十了不會花我爸的錢。


SAKURA:

不算親戚。當時我還在讀高三,整天累死累活的背書刷題,有一次中午回家看見家裡坐著一個阿姨和我媽聊天,我問好之後就準備躲著了。我真的是對長輩恐懼,能躲就躲。(手動微笑)第一我是真不知道和長輩聊啥。第二見後文。

就當我準備開溜的時候,這個阿姨說話了。
「你家孩子今年多大了?」
我媽:「18了」
「唉呀,那要考大學了呀,成績怎麼樣啊?」
我媽:「還行,班級里好一點能考個前十。」
「是重點班嗎?」
我媽:「是,平時壓力大。」說完就讓我趕緊吃飯還能睡會。
我抬腳準備去吃飯,後腳這位同志不知道為啥突然喊我。
「姑娘你們班第一以後能上什麼大學啊?」
我(一臉懵逼):呃,發揮的好的話,清華北大還是夠的上的。
突然我不知道打開了她的什麼開關,他突然開始滔滔不絕:「唉呀我朋友家孩子,和你們一樣大國中畢業沒考上高中,家裡又窮,直接去打工,過年回家還給他媽買了個手機呢。」

我當時還沒聽懂,還說了一句「啊呀那他挺厲害的啊。」
結果這神仙彷彿得到了肯定:「可不是,要不說讀書也不一定有用,你們現在不還花著爸媽的錢,等你們畢業工作還得多少年呢。」
我媽在一邊很淡定,笑著看我。因為前面說的第二點原因就是,我懟人,不管是誰,說話難聽就懟回去。

我這時候已經聽懂了而且很氣憤。啥意思?我讀書有錯了?考上高中還考出毛病了?
我直接問,阿姨您家孩子多大啦?
「剛上初二,你這學習好,以後沒准還能幫他補補課啥的呢。」
「有補課那錢還不如攢著,考不上的話等著過兩年也能給你買個手機了。」
我媽當時給那個不知道啥來路的阿姨添了杯水,「廚房飯再不吃就涼了,趕緊吃飯去吧。」
然後我就乖巧的和阿姨說,「那阿姨你們慢慢聊,我下午還要上課,先去吃飯了。」然後開心的吃飯去了。

後來我也想過,萬一他兒子已經上了大學啥的我怎麼懟回去,其實也容易「唉呀,您兒子太優秀了,這幾年沒少給您買手機吧?」
嗯,對對對,思路要靈活嘛(攤手)


蔄夏:

以前講過這件事情,再來說一下吧。

我有個表嫂,與我過一面之緣,彼此別說熟悉,走在大街上作為患有臉盲症的我根本就認不出這個人。

畢業那年,她跟我媽要了我的QQ號手機號,我老媽沒多想就給她了,她就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把我的個人資訊給她的網友了。還跟她那個網友說,要介紹對象給他。

然後我那個表嫂的那個奇葩網友就開始大半夜不睡覺天天給我打電話,非要跟我交流交流感情,我問他是誰,還不肯說,後來才知道是我表嫂的網友。

中間還發生了許多令人抓狂的事情,但是我都忍了。不是因為我脾氣好,是因為那個表嫂有一些精神不好,一生氣好像就會發病,所以她家人都由著她,慣著她,我也不想去招惹她。

前段時間那個表嫂的網友又給我打騷擾電話,之前的號碼已經拉黑了,是換了一個陌生號碼打的。一開口就是問我要不要玩玩,一晚上多少錢之類的話。
我被氣得不輕,手機差點摔了,也是工作時間第一次如此失態。
那邊又聽到一個親戚跟我說,表嫂說我不懂好歹,介紹一個很不錯的對象給我居然還不答應。

然後我覺得我內心深處隱藏許久的火山終於噴發了,當面對質。
我跑去問表嫂,我的手機號是不是你未經允許私自給別人了?
突然這一問,表嫂貌似感到一點理虧,不過馬上又高傲地揚起頭反問我「怎麼,給你介紹對象還介紹出錯了唄?你書沒少讀,怎麼連個好歹都不懂?」

「嫂子,你這說的就不對了,我是知道好歹的,想必你也知道吧。你若是覺得你那個網友好,比我哥好,那你就和我哥離婚嫁給你那個網友呀!」

那天那個表嫂果然發病了,再無走動。


未宛:

大年初一再次更新!!!
沒想到Aorqu小透明也會有這么多贊,感恩ing~
看到系統提示好多贊的同時也看到好多評論。評論有點多,我就不一一回復了。在這里跟大家統一回答一下好了。☺

【更新及原答案均為手機打字,因為過年答主在拜年。如有錯字或語句不通請大家批評指正。謝謝大家!】

評論大致如下

①扔掉太可惜了,心疼朱古力抹茶餅干|ω・)

QAQ,我也心疼啊啊啊啊。當時真的好沖動啊,果然沖動是魔鬼。現在越想越心疼怎麼辦 不怕不怕哈哈哈哈,寶寶家裡現在都是好多好多好吃的。那個就不想了。

②答主這樣太浪費了。應該茶水都不給她們。|ω・)

【舉四指】寶寶發誓以後再也不浪費了╯﹏╰,浪費可恥不要學我。
至於茶水,這個是待客之道吧。而且一開始也沒想到這幾個人這么氣人啊。哈哈哈就算我想收掉茶水,我家人肯定也不同意。【這個原答案有說。】不過後來好生氣是一回事,這個想法我倒是一丁點都沒想到。。。不過算了啊。讓過去過去嘛~( ̄▽ ̄~)~

③「我以為答主拿垃圾桶是要把熊孩子扔垃圾桶里。」「應該把熊孩子打一頓!」「懟得不夠狠。」|ω・)

(ಡωಡ) 我是這樣暴力的人嘛?【寶寶外表女漢子,實則軟妹子辣~好啦,你們不信就算了。我相信我自己!嗯就是這樣。傲嬌臉】
這個仍然和原答案有關。我家家教算是不是很嚴的吧?其他沒怎麼管,但是待人接物必須有禮數。在對待長輩、同輩的態度上必須謙謙有禮。吃飯這個擺筷子什麼的好像有規定? 【好啦,我知道這一段是廢話,畢竟這些好像都是普通家庭都有的教育。所以哈哈哈當我沒說。】

④「費列羅真的不貴。」

其實這個本來不想提的。因為原答案有提前告知大家可以隨便說,這是言論自由。【啊這個絕對不會刪除或者摺疊大家的答案,所以我很好奇!!!今早發現有幾個人答案已經摺疊了?怎麼回事 有人告訴我嗎?】
但是呢,在這個問題上想告訴大家這件故事發生的小背景。
我阿公在我初三那年去世了。前年過年,其實是剛好距離我阿公去世不久的時候。我阿公因為糖尿病,心腦血管等一些病引發中風,同時還有老年痴呆症【即阿爾茲海默症】。在前三年多的時間里,阿公因為中風一直躺床上。因為阿公行動不便,加上老年痴呆,常常白天睡覺,晚上鬧騰【言語不當之處請大家批評指正,這個用詞我不知道怎麼用啊】我爸爸也因此不分晝夜照顧阿公三年多,頭上白髮因此長了不少。

而且阿公中風的三年多里,父親一個兒時玩伴,算是特別熟絡的朋友和父親一起合夥炒股,期間還跟父親借了不少錢。【至今父親沒說清楚到底借了那個朋友多少錢,也不知道炒股虧了多少。】我只知道我們家真的是變成三餐全部喝粥,後來我爸媽還去各種兼職。
前年是經濟好轉的一年。因此現在想想越發有負罪感了。QAQ我錯了。

⑤「對這種人不理會就行」|ω・)

學習了。這個對當時的我來說,有點困難。畢竟年少輕狂?有點沖動。不過學習啦。盡量不給我爸媽,阿么添堵。

這些是大部分人的評論,如果有多,我會更新噠。謝謝大家的理解,原本以為寫下這個答案得被懟,畢竟我在處理事情的方式上有所不妥。在此再次感謝大家提出的建議和問題,Aorqu小透明的我接下來一定好好學習。

另外,說一件並不想撕逼,單純表達一下看法的事情。這個問題有看到幾個經常答題的點贊數很高的答主的看法。大部分都是提升實力就能懟回去。說說我本人的看法吧。可能我個人的看法和你們不一樣。我目前的身份是學生,也是所有親戚朋友中輩分最小,年齡最小的。所以我目前還不具備為我的家人築起保護牆的能力。我現在唯一能夠做到的只是盡力阻擋這些討厭親戚在行為言語上對我家人的傷害。除卻原答案這種忍無可忍的,我一般不會懟人。但這並不是害怕我父母有朝一日會被親戚繼續傷害回去。而且並沒有這個必要。另外,就我個人經歷而言,能被我阻擋到的親戚,自那以後並沒有敢再次做出說出傷害我家人的事情。我希望以後也不會有,不然我也不會拒絕和她們進行撕逼大戰。家人是我唯一的底線,我絕對不允許他們傷害我的家人一絲一毫!至於提升實力懟回去,我個人覺得倒是沒這個必要。如果工作以後有能力的話,我不介意帶我的家人去另一個城市生活。如果有比較好的親戚,可以常聯系。但是對於一些很討厭的親戚,無視是最好的。

更新完畢(⁄ ⁄•⁄ω⁄•⁄ ⁄)以上。
謝謝閱讀,祝大家新年快樂,接下來事事順心(❁´◡`❁)*✲゚*

—————————————分割線————————————

以下是原答案

那些什麼遇到親戚問成績就反問人家孩子結婚了沒,退休工資漲了沒。講真,這些太對不起你自己的高智商和高情商了(ಡωಡ)

畢竟!遇到不講理的親戚,要懟就得使勁懟(๑•́ωก̀๑)~
但是呢!是對很不禮貌的親戚朋友。畢竟,親戚朋友中還是很多好人滴~

----此處是炒雞不好看的分割線_(:з」∠)_--

講一個自己親身經歷的吧。
時間:前年
有一個關系不是很熟絡的親戚,因為輩分小,所以每年過年過節必須給我阿么拜年。【阿么今年過年就九十辣✺◟(∗❛ัᴗ❛ั∗)◞✺對方是個五十多歲的中年婦女,按輩分應該叫我阿么姑姑】

有一次,她兩個女兒,女婿都在我們當地過年。再加上中年婦女的姐姐一家。兩家人包括一個小孩(中年婦女的外孫女)大概八九個人,說是來給我阿么拜年。

兩家人帶了兩袋禮品就來了。期間就是喝茶聊天。出於主人身份,我拿出家裡的兩盒費列羅朱古力和一些點心出來給她們一群人配茶。(裡面有不少是進口食品,我自己平時都不捨得買的那種。因為感覺來者是客嘛,所以就想拿比較好的出來待客。)【至於我為什麼要強調是我自己平時不捨得買的進口食品,請接著看。(看到這里想說我窮你隨便啊,畢竟我又不是Aorqu上的中產階級。我一個學生黨確實平時買不起一大堆好好吃的零食啊。而且我也不捨得。。。)】

中年婦女對我阿么一頓寒噓問暖之後開始了她一整年吧啦吧啦的旅行過程。
一開始還是好的。說了去長白山那個天池啊,多漂亮,多神奇。說了西南的喀斯特地貌,老天爺的恩賜啊。說了去了新疆的火焰山。。。等等諸如此類。這些我覺得可以理解,畢竟有些人喜歡炫耀的嘛。裝裝逼,過年圖個開心,人家也就應付應付你了。
可是接下來!她的幾句話把我炸毛了!
她說:「哎呀,說了這么多你們也不懂。反正你們家肯定沒去過,可能這輩子也去不了吧。畢竟嘛,人與人之間就是不一樣啊。啊你們聽聽就當去過了吧。我給你們說啊,去年我和我女兒孫女去了,啊那裡真是美啊。真是無與倫比的美麗……」
嗯,對啊。這些地方很美啊。可是你這說話的態度就有毛病了。什麼叫我們家這輩子也去不了?什麼叫人與人就是不一樣?
此時,看了我們家人的臉色,基本個個黑臉,但就是沒說什麼。【唔此處我其實想吐槽我們家人啊。整條街道的人都知道我們家最老實,平時都不會和別人吵架的。】可是。。。我不服!【可能我不是我們家親生的?】
然後我就開口了。「那個…西南崎嶇不平的地形是喀斯特地貌,新疆那裡比較乾旱,形成火焰山是因為深居內陸,地處低地,高溫不易散發。至於長白山天池,這個和地形地貌也是有所關聯的。這些都是很普通的地理知識。一些國中就講了。再不濟,高中也有說到。這些可以說是常識了。沒你說的那麼神奇。話說,這些難道不是常識嗎?而且姐姐哥哥都是高中教師,大學教師。這些應該有說才對啊。」【嗯,她女兒女婿都高中教師和大學教師。】

這件事說到這本來就可以結束了。可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此時此刻全部人一片寂靜。我媽試圖打破尷尬。打開那盒朱古力和一盒抹茶餅干拿給中年婦女的外孫女。【嗯聽她說她的外孫女五歲】

然後!那個五歲的熊孩子拿過手【對!接過去了】,拆了包裝!直接丟地上 ,還用腳踩!!!【忘了說,過年過節的,客人進我們客廳不用拖鞋的,自己穿的鞋直接進我們家。】(哇的一聲哭出來,老子的朱古力啊啊啊老子的抹茶餅干啊啊啊啊!而且!我不知道你們那邊有沒有這個習俗?大年初一不能掃地!?客廳地上的朱古力,抹茶餅干經過某位五歲小女孩的踐踏。。。畫面太美自行腦補!)

然後接下來發生的我更是想打人!
那個小女孩的媽媽抱起小女孩,說「你怎麼能這樣?」
小女孩回答她麻麻,「這種爛東西一看就不好吃,爸爸說這種東西不健康不衛生。」WTF!!!好了,就算小孩子不懂事,作為大人總該有所表示吧。至少道歉?

然而小女孩說完這些之後,他們家居然一言不發。靜靜看著我們家人。

然後的然後我就怒了。我當著所有人的面,把廚房的垃圾桶拿了出來。把剛剛我麻麻拿給她的抹茶餅乾和那盒朱古力扔進了垃圾桶。嗯,兩盒我本來很心疼的東西當面扔了。淡淡地走過去沙發那裡繼續沖茶。說:「也對,這些東西不配給很講究衛生的人吃啊,不然真是糟蹋了。」

然後那個中年婦女就怒了,說我怎麼說話的。我懟她,什麼人就該用什麼方式對待咯!

之後的結局是,雙方不歡而散。

從此啊,我再也沒見過她們一家人整整齊齊出現在我家。

【自我檢討,這件事中我是有一些做的不對。但是我個人性格就是這樣,我可以允許別人罵我。但是絕對不能傷害我家人,言語都不行!這是底線,絕不可觸犯。】

另外,其實過年嘛,大家其實圖個開心。所以啊,不是特別壞特別神經病的親戚,就不要學我這樣啊。。。

最後的最後,祝大家過個好年,過年不會遇到討厭的親戚朋友哦✺◟(∗❛ัᴗ❛ั∗)◞✺【看到這里的親們,給寶寶一個贊再走也好啊(⁄ ⁄•⁄ω⁄•⁄ ⁄)】


匿名用戶:
有些人的代入感那麼強幹什麼?別人挖苦我,難聽話不想寫出來而已,我回擊說她們矮怎麼了?怎麼著,你們都是聖人?你們都是好孩子,有人數落你們,記得全程微笑配合,不友善評價刪了,別來秀智商。

我爸媽都是比較宅家的人,不打牌,不賭博,我媽愛看書,我爸愛聽歌。
我很小的時候,我爸就買了一個村裡第一個音響,天天放磁帶。
我媽有個很精緻帶鎖的皮箱。
全部得益於我姥爺,姥爺有錢,並且只有我舅我媽兩個孩子,比較寵。
所以我媽挺面的。沒人教她爭斗。
但是我阿公這邊不行,六個孩子,阿么又窮又沒文化。特別尖酸刻薄。
攛掇我四個姑姑們來我家(借音響)
因為我小姑要出嫁,沒有陪送的東西,不好看。說到時撐幾天門面還給拿回來。
我爸不樂意,知道她們幾個啥心思,絕逼不會還的。
然後那幾天,天天來我家,就差搶了。我媽還好吃好喝伺候著。
眼看跟我爸說不成,忽悠我媽,說沒音響,皮箱也行,反正保養的那麼好。
我媽捨不得用,當然保養的好了!
我媽就說,那是姥爺生前送她最後一個東西,不借。
她們四個嘰嘰喳喳各種講道理擺事實做保證。
就在卧室,四個人圍著皮箱,不走。我在旁邊,還跟我說,姑姑把箱子拿走用兩天然後還給你媽媽還回來,不行么?你媽真摳門。
我太小,不知道說什麼好。就胡亂搖搖頭點點頭。
這下子我小姑就拿著箱子,邊走邊說,萌萌同意了萌萌同意了。
因為我非常排斥她們,非常不想她們把這個箱子拿走!不知道怎麼就追出去,很大聲說了一句。
小姑,你把俺姥爺牌位拿走弄啥?

其實裡面沒有牌位啦!我媽無神論,家裡從不燒香拜佛祭祀之類的。

還有一次,我24歲那年吧,另一個姑姑去我家給我介紹對象。
我媽說我自己做主,不用管。

她就說我,一天到晚不幹正事,在社會上亂混。
說好不容易有個好茬,不能錯過。各種誇男方。
我媽反正就一句,我自由戀愛有,不用大人操心。
她說,你家人都蹬鼻子上臉吧?給嫩介紹是看得起你們。給好不要好是吧?
你們不知道我跟男方說多少好話人家才願意見見面,懂不懂抓住機遇?
我媽說我肯定不同意,別介紹啦。姑姑說,那不行,我答應人家了,不同意不行!

星期二我輪休,星期一下午回家,我弟弟就給我說這事了。說咱姑還會趁著你在家來。
果不其然唄。又來了,直接給人帶我家裡來。純粹給我找難堪了啊?
我也沒正眼看,就知道個子矮的很,我媽跟她們坐客廳
我在屋裡打遊戲,她一來,我就喊了一聲姑,回屋。
氣的我不行!
姑姑說,喊小萌出來,叫見見,聊聊。我媽就假裝喊我,萌~嫩姑喊你呢。
我正刷機械牛,一心都在泰拉石巨劍上。當沒聽見。
她還來我屋拽我。我那個,怒氣爆發啊!
還是出去了。。。
出去我說,俺媽早就跟你說我有對象了,咋又∑(´△`)?!
然後不了了之,散了。她又去我堂妹家,我堂妹當時跟一個頂帥的小伙正熱戀呢!
她氣炸了。為沒給人家介紹成功,把300塊勞務費又退給人家了。
對的,就是因為她沒掙到那三百塊!
過年,初二,在飯桌上各種挖苦我和我堂妹。說我們混社會混野了。說我們爸媽不好好管。
說人家條件多好多好,反正各種誇。讓我倆好好看看自己啥條件,什麼沒有資本挑男人,有人要就不錯了,之類的。還說要不是她閨女年齡小,就自己介紹自己了。
我正吃飯,我就說一句,那你留著,明年你閨女就夠18了。別說三百了,好女婿三千塊都給你。
而且都不高,都二等殘廢,負負得正,還能生個高個,又有錢,回來叫我沾沾光。
她還瞪我?

初六我又帥又高的小奶狗男友帶著公婆就來我家提親了。。。
她更氣了,不知道為啥,她就覺得她得當家做主,我阿么慣的。
定的五一之前就結婚,因為我公婆特著急。。。
我姑生不出幺蛾子了,她去給我阿公洗腦,讓我爺來說我,結婚這么大的事不跟他商量,沒給他送什麼什麼。訂婚沒喊他,之類的,挑毛病的話!還拍桌子說,不同意!!
問題是我們都沒訂婚,,直接一步到位懟到婚禮流程了好么,我爸媽全權處理。
他說我媽,不把他放眼裡,各種臟話。我好生氣,我就懟他,我大名是啥?我多大你都不知道,我在哪裡上班,上學,你都不知道,從不過問,現在來裝什麼大尾巴狼!要是敢叫我不痛快,誰都別想痛快!
老頭竟然說,你別怪我以後不認你!不管你的事!
我惱了,說,好像以前你管過一樣?我認過你?再見吧!


匿名用戶:
必須答一發

我爸家屬於極度重男輕女的家庭 到什麼程度 二十一世紀的今天 家裡來了客人 除了女客人 家裡的女人還不能上桌吃飯的

我阿公好幾個兒子 但是只有我叔叔家一個孫子 然後偏心眼到不得了 關鍵是我爸這個愚孝的沒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

我弟弟就養成了專橫跋扈的性子

大概我上五年級時候 去我阿公家 他家院子裡頭有葡萄架 我妹妹想吃葡萄 我弟弟不讓吃 因為滿架的葡萄都是他的 我妹妹當時小啊 就去告狀了 告我阿公 我阿公沒理我妹妹 站在門口笑 也不管 然後我妹妹就哭了
因為小時候我和我妹妹幾乎就是相依為命的 我一見我妹妹受了委屈 不幹了 當時個子矮 也摘不到葡萄 就搬了個凳子 摘葡萄 一邊摘一邊罵我弟弟 摘了幾串覺得夠我妹妹吃了 就把別的葡萄摘下來扔到地上了 我記得當時我還說 讓你吃 讓你吃 你什麼都別吃了

站在門口的阿公幾乎看呆了 可能他沒想到我會那麼做吧

他一直對我不喜歡 經過這事後更不喜歡我了 可他也不敢惹我了 當然了 他的原話是 家裡人都不敢惹事 就她敢惹事 可別惹她


林雪:

我三伯母。
小時候,四家人住一個大院子。
三伯母門前有一個水坑,我們都喜歡在那裡玩水。
有一天,我跟弟弟妹妹在那裡玩水,我媽在洗衣服,三伯母倚著門框,嗑著瓜子,不屑地朝我媽吐口水:肚子不爭氣,生幾個賠錢貨!讀書再狠,也是賠錢貨!
我媽說:賠不賠錢,那是我的事,關你屁事!我家孩子沒吃你的沒喝你的沒用你的,你操的哪門子心?有空不如好好管管老三(嗜賭如命),我家還輪不到你說話!
年幼的我就這樣記住了她。我努力讀書,幫媽媽做事,照顧弟弟妹妹。如今,我們家越過越好,我媽想做事做事,想出去玩出去玩,想要什麼吱一聲,生病了有人照顧……
三伯母如今年紀大了,嘴又碎,兒子媳婦對她也不怎麼好,每次回去遇到她,她都羨慕地說又回來啦,你媽真是命好,兒女孝順巴拉巴拉……
每次我都會微笑著說:那是她應該的,我媽年輕時太苦,又生了幾個賠錢貨,還是生兒子好,生兒子好。
另一個不是親戚,是老公大學同學。
我生了女兒後,上老公的QQ建了一個寶貝相冊,傳了些女兒的成長照片。
老公的同學朋友都表示祝福,點贊。
除了一個。
他在照片下評論說:哎呀生了呀,臉上沒點東西(老公臉上有胎記)不像你呀!
我真真被氣死了!
立刻回復他:你將來生個女兒是不是也得長個JB才像你,不然就不是親生的!
後來刪了他。


簡妮:

重點粗:這個事件是母上懟的

去年春節正逢我工作不順利,心情低落,家人一般自動迴避這個話題,但是我的一個姨,對我工資問題窮追不舍,是這樣問的:你現在一個月多少錢?一個月給你媽多少錢?年終獎多少錢?

我都回答:沒多少

姨:沒多少是多少?一個月八千有沒有?

我回答:沒有

姨:七千有沒有……

沒有

六千有沒有?

就這樣我一直回答沒有 她一千一千的降的問道兩千有沒有的時候我已經要哭了,我舅舅大怒:關你屁事啊!結束了這個話題

然後精彩的來了

母上大人突然起身去裡屋提起我當天背的一個moschino包包,走到我姨面前開始了如下對話:

母上:我女兒這包好看嗎?

姨:怎麼買個這么大的包,多少錢買的啊?

母上:你猜猜

姨:一千?

母上:你再猜

姨:兩千?

母上:兩千?我給你兩千你買一個給我啊。是五千!

姨發出了類似哀嚎的聲音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就是哎唷的聲音特別大聲特別歇斯底里),然後開始罵我亂花錢敗家什麼的,當時我未婚,是直接延伸到有小孩我也會養不起。

我在一旁默不作聲,其實超委屈。

母上等她罵完冷冷的說:我女兒自己賺多少錢,花多少錢,你管得著么?

然後把包放回原處,回頭跟我說:你今年去香港別買包了給自己買件好點大衣。

我就懵逼⊙▽⊙ 了,這逼裝得我給滿分,我沒有要去啊……

其實我媽也是個極其節儉的婦女,這幾年我一直在努力改變她的消費觀念,讓她別委屈自己。從買一雙一百塊的鞋都要心疼好久,到現在ecco什麼的完全接受,已經很不容易了,沒想到這奏效得……都能去懟人了。 而姨家並非不寬裕,拿著工資收著租,但是非要把自己物質生活水準停留在90年代。

補充:母上作為長姐算是教育下妹妹可以這樣對姨說話,舅舅是獨子,閩南,地位你們懂的。她們叄一起窮苦過來的,但三人三觀迥異,看他們鬥嘴很有趣。


仲夏與蟬鳴:

鬧完事就跑,和文中我姑媽一樣的人出現了!
╮(╯▽╰)╭
然而忘記截圖,實在遺憾。

————————————
這個我必須答一波。

我阿公阿么04年來我家,一年不到阿公因肺癌去世。
阿么從此長住我家,按理說我爸是她三兒,照顧她是理所應當,但是其他兄弟姐妹就不講情分到過分的地步了。

過年祝壽,他們皆不問候!家鄉拆祖宅劃的屋(歸屬我爹的份額)被我爹賣了,反正也不回去長住了。但就因為這件事情,我爹被家鄉那些親戚罵到至今未曾回鄉探親!

15年的時候,阿么年事已高身體狀況極其不佳,突然住院,醫生都說這次不行了。
我急忙請假回家,阿么雖平日待我家姐妹不算太好,但畢竟是自己的親阿么,家人們拿了鋪蓋在醫院輪換班次、整宿照料,一晚上基本沒有合眼的時候。
突然某日我爹說:你二伯和姑媽要來了。
我下意識就是:他們來幹什麼?
我爹:他們想見你奶最後一面。
我深知家鄉人那一套,不言語。

來了以後,圍著病榻哭爹喊娘(這群人在我阿公下葬的時候都沒來,至今我爺的碑上刻的只有我家和我大伯家人的名字,當時是我們兩家聯合操辦後事的。)
叫著要在夜晚給我奶值班,照顧我奶如廁飲食。我繼母雖然不放心,卻多日沒有休息早已精神疲憊到了極點,就說回家睡一晚,早上再來接班。

一夜過去,再去醫院,我阿么滿床被褥都是屎尿。他們晚上睡如死豬,我奶根本叫不醒他們,只能任由大小便解在床上。
這些被褥都是我繼母後來親手洗的,我當時就很生氣了,責問他們為什麼三四個人一夜都守不好。
我姑媽解釋:在家裡哪裡遭過這種罪。
他們倒是活的清閑自在!我奶從我國中起,年年都住院,年年都是我家人輪換著在醫院照顧她,我繼母因為伺候屎尿,手指爛到至今碰水即破。
他們只一夜就覺得遭罪!

我爸爸工作比較忙,畢竟全家老小靠他一人養活,他兄弟姐妹來了,有人陪他的老母親說話,就白天送完飯,晚上來問候一下,夜晚留我們照顧。
粗活累活細活都是我們做,完全沒有讓他們動過一根手指,連晚上睡覺都是去外面住賓館,我們蹲在醫院牆角留守。

結果我姑媽在一次我爹晚上送完飯,坐在凳子上歇息的時候,滿口胡言亂語指責我爸。
「老三,你每天有那麼多事忙嗎?天大的事比老娘重要?就會來醫院點個卯,晚上也不守在這兒,大家都辛苦,你一個人逍遙自在!」
我爸笑著點頭應了。
我心裡氣得炸了漫天的炮仗!!

等我爸一走,我問繼母要來收費單,就一把甩到她身上。
「姑媽你說的倒輕巧,你不看看這醫院一天收費就是2200塊,還不算額外打的葯的錢,我奶這次住院三個月不說,這年年住院也住了十年!我家也有一家人張口就要吃飯的!你說我爸點卯,你把這住院錢付了,我現在就把我爹拉回來值班!」
我姑媽也是氣的不管不顧,對著我大吼大叫,我扭頭就出了病房門。

我繼母追過來補刀,雖然一邊勸我,但是一邊又把我姑媽他們從老家過來,一路費用都是我爸掏的事情告訴了我。
(因為我繼母也被這群人煩的受不了了,平時又沒處說去,也是相當委屈。)
我爸當初電話打回去跟他們講我阿么可能撐不住了,他們竟然好意思說:「老三我沒錢去看老娘啊,你要是給錢我,我就去。」
好嘛,原來來看我奶,我爸還給工資的?!

我回頭進了病房,又是一通罵。反正把她罵的鼻涕眼淚橫流,叫囂著要給我爸告狀,讓他懲治我這個死丫頭。
我爸隔天來了,一邊教訓我一邊賠禮。反正我是腦袋都不低一下,送她幾個大白眼球!

開車送我回家的時候,我爸在車上教育我,說什麼我這么做很不給他面子,他兄弟姐妹之後會亂說的,影響不好。
我:我可是幫你說話,她們把你說成什麼樣你不早就知道了?!死要面子活受罪,我替你教訓那個潑婦你還教育我!
(反正當時我很生氣,說話也很不好聽就是了。)
他一路上默默沒說話,到家問我餓沒餓,然後就帶我去吃了大餐哈哈哈

之後我姑媽回家鄉就不是我爸給的錢了,也很少來往。

要是我再回到當初,我還是會那樣做,幹嘛要容忍這些親戚?名聲值幾個錢,非但不雪中送炭,還冷語傷人,我這暴脾氣,都給我一邊去!


Aorqu用戶:
不請自來。

七歲那年,正面懟過我那討人厭的叔叔。

因為家裡以前鬧過,我記不清是幾歲了,他還打過我,當時我一直懷恨在心。

98年春節,大年初一,去阿公家,我叔叔說沒煙了,我爸給了我100塊,讓我去買包軟中華,我當時就不爽,艹,你抽煙特么的憑什麼讓我爸出錢?

於是,我買了一包3塊錢的海洋(蘭州捲煙廠出品,記不清楚多少錢了,反正特便宜)

回去後,我叔叔說,中華呢?

我說,啥人抽啥煙。

當時,我阿公阿么,爸爸媽媽,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叔叔嬸嬸等十來號人,臉都綠了。

從那以後,我叔叔再也不敢正面和我BB了,因為我根本不叼他。

對了,說一句,要想踏踏實實的懟看不起你的親戚,一定要有些出息啊!

因為,經濟獨立,才能決定人格獨立!

評論說我是沒教養的熊孩子,我們家什麼情況都不知道,請不要在這里指手畫腳了。


一顆大青椒:

反擊鄰居算不算?
小時候有個鄰居特別討厭,四十來歲的大叔,總喜歡脫大街上小男孩兒的褲子,以此為樂。有一天,他把魔爪對向了我,讓我叫他一聲大爺,否則脫我褲子。
我那時候八九歲,正值叛逆,就說,你怎麼不叫我大爺?
他一聽,就不樂意了,要扒我褲子。我大喊,你等著,等二十年以後,你六十多歲了,我二十來歲,非天天扒你褲子!!!
他聽了之後更樂了,說,二十年以後的事情二十年以後說,現在我就要扒你褲子!
我一看,褲子就要被扒下來了,當機立斷說道,你要是今天給我扒褲子,明天放學我就給你二閨女(跟我年紀相仿)扒褲子,你扒我一次,我就扒她一次,我就不信你能天天守著她!
說完後他就老實了,罵罵咧咧的說了幾句就走了。

……………………分割線…………………

還是這個鄰居,大概實在2000年左右,有一天晚上在我家喝茶,電視里正播放《還珠格格》。一到小燕子的鏡頭,他就說,小燕子真漂亮,大大的眼睛,大雙眼皮,和他二閨女一樣一樣的。叨叨了好多次,實在把我叨叨煩了(我家都是單眼皮),我就說,大眼睛有啥好的,眼大漏神,你家牛的眼睛那麼大,還不照樣得耕地。。。
瞬時就把他憋的滿臉通紅,我爸媽也憋不住的笑。。。


楊槐柏樺:

幾天沒進Aorqu拿到這么多贊不勝惶恐,感謝大家的厚愛,,比心。
有幾個問題統一回復一下~
·我沒有黑浙大的意思,浙大曾經是我的夢想學校,不過沒考上。。。到浙大在我心裡的地位不可動搖,這點我表姨夫是知道的。
·我表姨那兒子絕對不是內向,只是單純的看不起我們農村親戚,他打遊戲罵人的時候一點都不像不愛說話的人,手動微笑。
·我懟他就是單純的過嘴癮,因為他兒子傲慢無禮,我們的親戚點這他的名字誇他的時候也沒見他跟人家有一個眼神對視。我就算成績不好也不妨礙我看不慣他。
·我並沒有嫉妒,好無奈啊,我不愛學習考不上好大學自己心裡是有數的,不會隨便嫉妒別人,最終我倆聯考沒一個考好的。但平心而論,表姨的兒子比我成績好很多,
·最後的最後,感謝大家的贊,非常感謝。
希望大家也能關注一下我的公眾號國際人員吐槽專用,沒有任何盈利,單純的自己玩的。
·希望大家天天開心,愛你們。

這個問題必須答一波~
我媽的表妹家的兒子跟我同一年出生,然而他兒子是從小成績沒的說,但這讓我表姨和表姨夫有的說了,每年的飯桌上都沒別的事,就是聽他兩口子實力吹他兒子的牛逼。
他兒子可能是因為成績好,一直很傲慢,長輩從來不叫,偏偏他爸媽覺得他這樣很有個性,引以為榮。
他兒子從不說話從不叫人,過年來一趟後備箱里都要給他備著瓶裝水(不喝我們這的水,不過我也不明白他為什麼不喝從我們這買的水),
高三寒假,一大桌子人做在一起,剛下筷子開始吃,我表姨和她老公的表演就開始了,沒完沒了。表姨夫說:”我這兒子,優秀!什麼清華北大,他看不上,他就喜歡個浙大,人家自己說了,就算考700多分也不去清華北大,就去浙大!”
一般這種情況長輩們都是敷衍著,而我裝鴕鳥,結果他突然點我名:” XXX,你今年也聯考吧,要不就跟我兒子上一個學校得了。”說完就得意的看著我,好像我多可憐一樣,我就弱弱的說了句,”恐怕不行,我八成上不了聾啞學校。”

皮這一下,我開心了好幾年


TAPE:

哇時間過得真快,又要過年了。哈哈哈。
今年以工作理由拒絕回家鄉了,本來我們這種從小到大都在外面長大的孩子就沒有什麼家鄉情懷,所以回不回家鄉也沒什麼。
emmm…但是今年是我二哥中招了。哈哈哈哈。他剛剛被捆綁著上了回家鄉的車,哈哈,要回家鄉相親了!!!!!!
阿彌陀佛,願佛祖保佑你。

哈哈哈哈哈,我真的沒有幸災樂禍!
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勝意,有愛的人和愛你的人,最重要的是,身體健康!!

———————————
評論里說自己有180的 我都不回復了啊(扶額
這個身高180隻是個幌子!借口!

—————可愛的分割線—————
今年又成功懟退了三個逼著我相親的遠戚,還是那句話,很爽,非常爽。

—————
講真的,真的很爽。我年年回家鄉都懟,每回懟完我就神清氣爽,年過得特別順心。
反正一年回一次,一次也就幾天,怎麼開心怎麼來。我也不指望著吃這群人的飯,所以也不需要跟她們太過於客氣。
小時候也那樣,小時候說我童言無忌,長大了說我性格直率,當然了,這些也是他們為了掩蓋當時氣氛的尷尬而強行給我貼的標簽。
我,94年的,從成年開始,回家鄉過年必被家裡鄉親們逼著找對象,一個個的推薦自家兒子孫子或者是左鄰右舍的。
其中一個大姨,專業做媒。每回來我家做客,都要給我家裡人洗腦一番。(高三那年)
「你女兒現在也不小了,女孩子讀那麼多書有什麼用?畢業後出去工作賺也賺不了多少錢,我這兒吧,有幾個有錢人家的兒子,就想找個沒文化的媳婦,你讓你家女兒也別讀書了,嫁過去日子保證大富大貴,連帶著你們家都能富出油啊。」
說完還一直打量我:「個子高,面相有福氣,不會太瘦,滿意的,誰都滿意的。」
我????「那你把你女兒或者孫女嫁過去啊,這么好的機會你不要浪費在我身上了,我就窮人命,什麼面相有福氣,那是胖的,萬一過去瘦了還保不準說我克夫呢。到時候害了好心做媒的大姨你就不好了。你說是不是?等我瘦下來了,你再看看,我這福相還在不在。」
大姨一臉黑線,頓了好久說,我沒這福氣,生不出你們這么水靈的靚妹。你們城市裡的,我們農村裡的孩子比不得。
我:這話說的,大姨你是嫌棄我們從外面回來的,還不認我們這些親戚了是吧?
我媽瞪我一眼說,丑的要死。
然後把話題轉移了。
上了大學之後,回家過年依舊每回都要被催。
我阿么也催我,我直接跟我阿么說,這么想辦喜事?你自己找個嘛,你看你,這么漂亮,年輕時候的村花,美得一條村男人為你掏心掏肺的,你趕緊的,給個機會人家。
(一向跟我阿么這么開玩笑,別太認真)
我阿么笑著罵我一句也就過去了。
去年吧,出來實習了,那個大姨換了說法了。
「你看你家丹丹,讀書出來了工資能有多少啊?每個月交到你們手上的還剩多少啊?女兒再不賣就不值錢了,都二十幾了,還不打算打算?」
我媽:「隨便她。」
我:「我都不操心,你瞎操心。」
大姨:「你別嫌大姨多管閑事,我是為你好,瞧你這么水靈靈的現在正是賣出去的好時候,不要浪費了這個機會。」
我:「我生出來的目的就是被賣的?搞不懂你們到底是嫁女兒還是賣女兒?還不如直接把我解剖了,拿我器官單獨賣去,我跟你說,現在器官可值錢了,你知道不?要不要考慮考慮轉行啊大姨?」
大姨笑著說我還是那麼能說。
我也笑著說大姨還是這么愛操心。

我一米七,家裡男性普遍不高。
現在拒絕相親很有借口。
「丹丹啊,那男的很不錯,balabalabal…」
我:「多高啊?沒有180我不要。」
「身高能當飯吃嗎?我跟你說,這人品行絕對好的…..balabalaba」
「沒有180我不要。」
「唉你聽我說,這人家父親在深圳有三套房….」
「好厲害啊,那有180嗎?沒有我不要。」

正面懟真的很爽,但是你們不要輕易嘗試。
因為情況都不一樣。

我一向被他們認為「沒禮貌」,但是因為我父親關系,她們也不敢說什麼,所以我才敢直接懟。

最後:


匿名用戶:

2018·4.20我姑姑已嫁出去24年,被她老公、婆婆家暴了如此多年,姑姑有兩孩子,表妹待嫁去了杭州上班,表弟才12歲。因為拆遷分了一些錢,夫妻二人一人一半保管。錢拿到手沒兩年,姑夫因為賭博和懶惰(不工作,白天睡覺,晚上打牌)已經身無分文。話費都要那個七十多歲老媽子給他錢沖。沒錢了就聯合他七十多歲老媽子打我姑姑要錢,表妹嫁妝、表弟以後娶媳婦買房買車都需要錢,這個當爹的什麼都不管,剃個頭25塊錢都要跟我姑姑討。這個惡婆婆也是厲害的,罵起人來指到鼻子上罵不帶重複的,特別臟特別下流的話,毫不忌諱孫子孫女在場,每次和姑夫把我姑姑手機沒收,關家裡房間打!打得我姑姑是傷痕累累臉上帶血,惡婆婆習慣招數就是抓頭發往背後拉並且打,然後男人動手和拳頭。公公無作為,勸架然並卵,家裡空氣一般地存在。姑姑孩子為重,被打這么多年沒真心想離婚。以上是背景有點復雜了。

說說一個月前吧。姑姑在晚上六點偷偷發了微信給我媽「姐,他們打我」。我媽喊上我過去,偷偷在窗口聽見惡婆婆和男人不停在罵她,不仔細聽的話不知道在吵架。我姑姑那會已經躲在廁所不敢出來。

我媽敲門進去,她公公來開門,半掩著門眉頭緊鎖說「xx你們怎麼來了」

我媽說「伯伯呀你們是不是又在吵架啊,有什麼不好處理的呀」

還沒等他說話,惡婆婆沖出來就說,「你們死過來幹嘛?什麼我們又吵架,你們是什麼貨色來挑撥離間啊?」說著就想給我們吃閉門羹,被我一把推進去了。戲精男出來說話「我們全家掏心掏肺對她,她要這樣鬧,就屬我們兩個男人最可憐,婆媳吵架勸都勸不住!」

惡婆婆說「你們既然來了,把兩個野種,還有她帶回去吧,我們都不要了,你們娘家種都是壞的!」

我媽脾氣也是很火爆的人,那天我才見識到什麼人能克她,就是這老太婆。我媽壓抑著怒火,說「嬸嬸,夫妻兩個人吵架正常的,你一個年紀大的就不要參和了」

還沒等我媽講完,老太婆就在指著鼻子罵我媽,罵完尬了一下想不出詞來了,耍無賴說我媽偷男人了,我媽聽到這白眼翻過去對著老太婆好久,說了一句「你再說一句,牙血都給你拍出來!」聽到這,我也笑死了~我媽呢不理老太婆罵了就當她在一邊放屁,跟姑夫在講道理,這會他裝的老好人似得說對我姑姑多好。

我想插嘴一直插不上啊,等老太婆這會安靜一下,我也忍住喊了她一聲阿么準備說點道理,剛喊阿么她就沖過來指著我鼻子說」不要叫我,誰是你阿么?」然後指著我罵小婊子什麼,還說我找外地人對象,還說很難聽的罵我和老公後面又罵我老爸了。wtf?。邊說還邊用手推我肩膀,總共推了我三下吧,能把我推倒了你們信不?這個力氣我自己家阿么肯定是沒有的。而且我承認,我被這個老噴子純臟話罵哭了,流下了玻璃心的眼淚。我站起來擦一下眼淚,大聲喊,「好啊你不讓我叫阿么我就叫你老太婆了,你對我動手你等著!我不像你嘴那麼臟!你們家兩個孩子隨便不要了是要斷子絕孫是吧!你打我,我現在就給我爸,給我老公打電話打不死你們全家!」姑夫就沖過來拉住我說老人家氣頭上激動,讓我讓著點別當真,不要叫人。我特么都被推倒了還能讓?我也沖出去他家門口。不讓老太婆關門,先在門口大喊三遍「救命啊!有人打孕婦!」引得樓上樓下街坊鄰居都來了,老太婆要關門避嫌。她自己沒臉出來了,躲在門口邊上的小房間,不開燈就在那坐著罵。讓老頭出來勸我關門。我就是不關,我騙他說我肚子里有孩子,你要麼敢推我。街坊都來了,我就出去打電話給我爸爸和老公,都是哭腔打的「爸,有人打我」

我爸疑惑加憤怒「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我說姑姑被她家裡人打,我也被他家裡人打了!」

我老公是第二個趕來的,出門沒跟他說去我姑姑家了。

混亂中12歲表弟跟我說「姐,帶我走吧」。

我老爸進門就沖著戲精男過去打他(因為我爸來的時候我姑姑從廁所出來了,臉上被老太婆抓開了都是血,高領毛衣變成了低領毛衣+圍脖,因為毛衣都撕破了。)被街坊幾個壯年男子拉住了(好歹一個50多老頭了,聽說年輕時拿著菜刀徒步追了我姑夫幾公里非要砍死他了)

我老公過來說,「哪個老太婆打我老婆,給我出來!」突然沉默了好一會沒人應,我老公說「這會不敢承認啦!好那我來找!我找出來打死你也就坐幾年牢!」老太婆坐在門口小房間關著燈不敢吭聲,我在人群中不敢指引我老公去打一個老人,老公氣頭上怕他做得出來。沒人應他就走到我姑夫面前給他一拳,被姑夫他爸擋了。

我過去拉住老公,我說打人不能打的,老太婆在門口小房間。我老公也試圖過去跟她講道理,她一直在用方言罵。可惜我老公這個外地人聽不懂也就不會氣啦!我老公說「你呀,兩個孫子都可以隨便不要的人,還倚老賣老打人。我到哪都說自己阿公阿么好,怎麼聽你孫子孫女就光說你的尖酸刻薄了?還說外地人不好,你兒子就好啦,白天睡覺,晚上賭場上班,把家敗光還跟女人要錢」(作為寵兒子第一人,聽到這她氣的不行)她說「就你們溫州人好,溫州人厲害……」老公只聽懂了這半句就說「溫州人當然厲害啦,你全國都去問一問,溫州人厲不厲害」,這回真的是氣到她內傷了,一言不發了。全靠老公聽不懂臟話。

後面是我爸拉著我姑姑說「回家,娘家養不起你啊!」就這句話,我姑姑現在已經在娘家一個多月,計劃離婚了。但我覺得她決心還是不夠,這么惡毒的婆婆也是真沒誰了,他們村上都知道的,她年輕時候偷男人被外人撞見。自己說是吃齋念佛,在外裝的慈祥螞蟻都不踩老太太。在家是聯合兒子把媳婦關起來打的惡毒婆婆!吃的是無敵辣水煮青菜,家裡人也不能吃魚、蝦、肉。表弟表妹營養不良,從小就被迫吃辣。這種水深火熱的日子真的是。

我把吵架視訊發了朋友圈,讓大家看看真面目!我有一個他們村的同學評論說,這個老阿么以前不是這樣啊,很慈祥的么,怎麼變得這么可怕!於是我把全部錄音也私聊發給我同學了,他一個男人說:卧槽以後遇見這個老太婆我要走遠一點了。真是老戲精了。

我文筆不好,不知道看的懂不,我姑姑被撕爛的毛衣,沒照片了,找到再貼,還有很多證據因為還沒離婚暫時不公開了

_

_

_

_

補充:我姑姑是我媽親妹妹,我爸為了愛情到我家做女婿的!當時我阿公阿么不肯讓我媽嫁出去的!爸媽關系一直很好,平平淡淡過些日子,沒有外遇或者打架這種的!

我表妹24歲了,她作為我姑姑親生女兒,從高中就勸她離婚,我姑姑估計也是被打傻了。說為了孩子(表弟12歲)不離婚。我表妹都這么跟她說:「媽,你離婚吧,弟弟跟你,我跟爸爸,離婚後我自己會跟他斷絕父女關系的」

我們也想不通姑姑為什麼不肯離,她手裡的錢足夠買房子,寫我妹名字也不算她爸的了。12歲的弟弟吵架當時讓我帶他走,我都很心酸。弟弟才幾歲的時候老太婆罵我姑姑,罵到晚上一兩點也不罷休,把我幾歲的弟弟也掀開被子不讓睡覺!叫他坐著聽那麼臟的話!

我妹已經成年了,小時候她爸媽打架時候她爸拿碗摔我姑姑,砸歪了砸在桌上了,碗摔成兩半彈我妹臉上了,六歲的她滿臉是血,傷到左眼和鼻子了。當時就翻了白眼沒了反應。我姑姑抱著她把鞋子跑沒了,當時鄉下水泥路都沒有,赤腳跑到了醫院搶救。我隱約有印象了,我們娘家人在醫院門口等她,醫生說過幾次她可能不行了,家裡人哭,姑姑獃滯。還好救回來了。過了兩天姑夫才來看望,阿公阿么別提了看都沒看!可是留下了很大的疤痕,讀國小一直很自卑。別人都問她臉怎麼了。拆遷後有錢了,幾年時間在上海整容好幾次,現在基本看不出來了。她上次杭州回來跟我睡一張床,她跟我說,這兩年才擺脫了努力不去記住這些事(這里要非常感謝她的好朋友衚衕學,幫她克服),杭州的日子真舒服,沒有吵架,想吃什麼吃什麼,休息天可以想睡多久睡多久(她在家吃外賣要被她阿么罵,睡懶覺要被罵,吃個泡麵都要被罵!誰特么天天能陪你吃水煮青菜啊不帶油的!)。她在杭州其實沒有這么瀟灑,她一個月的工資剛夠她租房子,打車錢。想買個衣服都為難。姑姑這么有錢也不會拿一點幫幫她。我看妹妹說話的時候眼睛裡又充滿了希望、精神飽滿。挺好的,我也不說勸她回來住我家吃我的,終歸不像她自己的家。她說我有空去她家把她好的衣服都拿來穿,她是再也不會回去了。妹妹都這個態度了,姑姑還沒有決心離婚!別罵了我們娘家人也很氣!但是我又氣我姑姑跟阿么,阿么前幾年一直勸她別離婚,說女人離婚影響不好了!她倆人討論著等她婆婆死了以後就能跟姑夫愉快的過日子了!姑姑也不肯表態離婚!八成心軟不想離了!都打成這樣!而且我想不出我姑夫哪一點好!他和我姑姑難得帶孩子出門吃個飯,最後一道菜還沒上呢!我姑夫站門口去了,等她們娘兒倆吃完自己付錢!他們家打架現場沒帶阿么去過,萬一心臟出點什麼事情。這兩年我也努力跟阿么說離婚不用怕,姑姑自己過更好,阿么嗯嗯點著頭,但是我知道沒聽進去。這幾年咱們也不去勸她買房,勸她離婚了。姑姑年前被打,交出十萬給他們敗,這次再回去又要這種套路了!我是跟她說了,你再回去我們外人真心幫不了你了。12歲的弟弟也說過希望爸媽離婚!老太婆呢只寵著她的巨嬰兒子,睡多晚都行,賭博也可以接受!不上班也可以!孫子孫女不行!必須聽她的!有一次把我弟弟拉到村裡政府部門去讓他向黨認錯!就是因為弟弟不肯吃辣的水煮青菜!腦子有病!姑姑呢真心不勸了,她雖然現在住娘家,但是總結一下這幾個總有是她不肯離的原因,她心軟(遺傳我阿么,心腸特別好,容易心疼、原諒別人)+渣男哄騙還有丁點感情基礎+阿么勸和不勸分的老思想,覺得女人離婚了影響不好,然而生命都危在旦夕了!還有就是沒知識,對財產分割還是不理解,哪怕我們解釋了一萬遍甚至帶她諮詢律師。倆孩子都活的比他們清楚。老太婆呢一天到晚在外面說我妹妹多不聽話各種不好,24歲了還沒對象。她不缺乏追求對象,但是一打聽家庭情況,聽她自己阿么就到處說她這不好那不好,誰家同意!我妹很氣,她說她阿么打心底討厭外地人,她也要帶個外地對象回家給她阿么看看!小時她就常問我,別人家阿么為什麼都這么好呢?那麼慈祥?我妹以前給她買衣服她就扔掉冷嘲熱諷說不會穿的!我妹以前特別恨出生於這種家庭,媽媽懦弱沒主見,爸爸告狀給阿么,然後倆人一起打媽媽。現在她算是走出陰影了,然而弟弟還沒有走出深淵。還有很多真的記不起來了!就是沒見過這樣的阿么。

2018.6.17

補充:給我鼓勵的好心人謝謝你們,我是不會受他們家影響的,最可憐的還是表弟表妹。表妹跟我同齡,已成年沒有對象,現在獨自在杭州漂泊。我時常想起她覺得很可憐,哪怕找個對象,也不用內心如此的孤單。然而她並非我所想像,她雖然身在漂泊,內心已經沒有童年的毀容、家暴陰影(今年我都還試探性問了她小時候的一些事情但是她表情痛苦說記不起來也不想記起來了)當然這是最好的結果了,從小到大我們沒有秘密。她現在對未來充滿希望,我從她明亮的眼神和對未來的規劃里看到的。

姑姑呢5.23被接回去了,他們來了好多人唯獨老太婆沒來,託人轉告她知道錯了希望媳婦原諒她。這次談判我媽放人了,因為這段時間我姑姑有意無意說起姑夫的好,買東西買禮物咯還承諾她的老太婆搬出去住。這次大部隊來接,給個台階下總比我姑自己折回去好。丈夫好歹20多年感情,她要是能看明白早就離婚了,從我妹毀容那刻吧。但是我們有什麼辦法呢?他倆感情在這里。我只知道姑夫是沒用的東西。我妹要是有辦法他們也早離了,好不容易她走出陰影,已經是人生大幸了。網友們你們想到的辦法我們也實行過,太難!現在接走快一個月了,沒打架,我在用善意的謊言讓我姑以我妹的名字買房,我姑好不容易【信】了我,說打算明年再買……要不是我看我妹的面上懶得去說,我拿什麼好處了?還不是為了我妹安穩一點,哪怕你們夫妻婆媳吵架可以搬出來,不用躲娘家了吧?每次黑鍋都是娘家背,什麼挑撥離間了,我姑姑被打的時候說她手裡借出去的錢是借給姐姐了(就是娘家,就是我媽咯?)借了就幾萬,給了她的表姐,不是我媽。我覺得可以直接說花完了啊。不該說的都說,還還嘴還手沒動靜。回頭就跟我我阿么兩個人躲房間數落老太婆的不是。姑姑接走的那天阿么還當著他們的面哭。所以我也很氣不知道這兩個人怎麼想的。畢竟是我最愛的阿么。變態的【恪守婦道】還好沒有遺傳到我媽。

2018.7.19

跟我表妹講了,噱頭是(買個房子給她回來發展,住),只要跟你媽說,買個房子就回來並且還貸款就行了。哪怕你還是想待在杭州,這房子就變成了你媽的避難所,房子在你名下,萬一離婚你爸爸也動不了。就這樣我妹還對我姑姑看中的房子挑三揀四。我說你媽好不容易下定決心回家,是個房子你就對她說(好)就行了。你阿么活著一天,你媽就有被欺負的可能,多為你媽想想。這是跟我妹的聊天記錄。

每次好像給她講通了。但是我忘了這是她親媽啊,懦弱沒作為會遺傳的啊。

不知道給她「洗腦」了多少次了,反正到現在還沒買房。買房了再給各位通報。接受批評和建議,但是希望不要粗言惡語相向,謝謝各位。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