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反擊過分討厭的親戚是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題目原文:正面懟過分討厭的親戚是怎樣一種體驗?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很多小夥伴是討厭親戚的但敢怒不敢言的。但是,當有的親戚滿懷惡意蹬鼻子上臉欺負人特別過分的時候,大家都是怎麼應對的?當時是咋想的,做了後有怎樣的後果?熱烈歡迎大家交流經驗!
, , , ,
青木:

說個我媽酷炫的故事。
老家是農村那種,北方很農村的農村,我自己一個人在西安上班,有血緣親屬無論是從爸爸那邊親戚算還是媽媽這邊親戚算,我都是最大的一個,單身N年,又是女孩兒,父母很開明不催婚,但架不住七大姑八大姨每年過年都提起這茬。

以上是背景。
有個姨,遠房八百里,他們兩口子本來就很勢利眼,她家大女兒大我兩歲,今年三十一,也在外地打拚不回家,談了個男友分了,過年回家,那個姨姨就各種說那男的配不上自己女兒,她給逼散的(反正那男的來女方家,回去就分了,不知原因),叼著瓜子,一臉驕傲,然後話鋒一轉就問我媽了
姨:「你老大也快三十了吧,這么多年不搞對象,趕緊介紹一個啊」
我媽:「呵呵 不急」
姨:「咋能不急啊,這么多年搞不著,還期待這三十了再搞啊,回來得了,我給你閨女介紹一個木工,人可老實……」
我都聽不下去了,剛想懟
我媽:「你閨女一個月掙多少來著?」
姨:………
我媽:「我記得好像三千多點兒哈,挺知足的了,搞個對象也沒壓力,誒,我兒子(我媽喜歡管我叫兒子)太不聽話了,好強,就知道拼事業,你說一個月掙兩三萬塊錢幹啥,搞個差不多的對象都搞不著~ 你趕緊給你家**介紹吧,適合過日子,我兒子哪是過日子的料啊,她也就四十多歲自己當個小富婆,包養個小白臉就行了……」

卧槽,我媽說完這一段 我都驚了,姨臉都綠了,從此再也沒在我媽面前提過我嫁不出去的事兒


匿名用戶:
我媽兄弟姐妹五個,姥爺早年去世,大舅早年車禍去世,大姨因為歷史原因斷絕關系,二姨遠嫁,剩下小舅和我媽兩個最小的,按理說他們倆人應該是相依為命好好孝順姥姥。但是實際上狗血的不行。
姥姥家拆遷,她想跟著兒子走,奈何兒子兒媳不要她,於是跟著閨女來我們家住,小舅一家兒子半年不來一次、兒媳婦就從沒上門伺候過一次。姥姥住院,是我們一家三口陪床,住院一個月小舅就去過兩次:住院當天、出院當天。
此為背景,一隻赤裸裸的吸血鬼。
姥姥拆遷分了倆房子,一個給小舅一個給我媽。小舅不依,想兩個都要,但又不想伺候老人。
若干年後姥姥去世。拆遷房下來了。
當天每戶要交八萬塊錢,因為父母信任家裡錢都在我手裡,我拿著錢到了,父母在物業辦理手續,我問錢給誰呢?我媽說給你小舅吧。
我說:交錢我自己交,不要讓外人插手。
我媽:剛才你小舅把錢墊上了,你去還他吧,正好把房子鑰匙拿來咱們看看新房子去。
我找到小舅,他正要開車離去,我喊道:小舅,錢我帶來了,給你錢把鑰匙給我吧。
小舅:我只拿現金。
我:我就是帶的現金。
他:你還能帶這么多現金?那我也不能把鑰匙給你。
我:???為什麼?
他:我說不能就不能。
他開啟發動機準備走。
我橫在車前。
大喊:小舅、你啥意思啊,拿了我們錢還不給我們家鑰匙?
他:這裡面的事很多,一時半會說不清,叫你媽來。
我:!那可不行,你下車,你下車找我媽說清楚。我叫她來你就開車走了?
他:你一個外來戶(我女孩),這裡面有你什麼事啊,我和你說不著,你算老幾啊!
我就站在車前和他吵,什麼面子、素養、家教統統都拋之腦後。
後來他開始吐出臟話,我一直只說一句話:你拿了我們家錢,還把我們家鑰匙拿走了?這是什麼事啊。
周圍圍觀的人越來越多。
我爸媽也來了,爸媽問清楚怎麼回事,好聲好氣和他說還勸他別生氣。
小舅說:你們看看你們養的什麼閨女,大庭廣眾和我吵架,有家教嗎?還罵我!想幹啥想造反嗎!
我媽:她說話急了些,但是你也不能把我們家鑰匙拿走啊!
小舅:你閨女都把我罵成那樣了,我還給你鑰匙?給你個屁!
此處省略若干顛倒黑白污言穢語 並以我罵他為理由不肯歸還鑰匙。
我:天地良心啊!我可從來沒罵過你。
小舅:你睜眼說瞎話,沒罵我我能不給你鑰匙嗎?
我:呵呵,小舅,知道為什麼我和你吵架的時候一直舉著手機嗎?我自始至終都在錄音。
聽完這句話我這小舅從車窗上扔下鑰匙開車就走了。


匿名用戶:

去年過年的時候我嬸嬸說我堂弟都快30了還沒對象,讓我幫忙看看有沒有合適的給介紹一個,我一表姑就在旁邊陰陽怪氣的說:這么胖,還想找對象。我堂弟身高178,事業單位,家裡房子都給買好了,無不良嗜好,唯一缺點就是愛吃所以胖,200多斤。我這個表姑女兒嫁的不好,學歷也不高,工作一般,生了孩子都是這個表姑在養。聽到她這么嘲笑我弟我笑笑說:有人家裡窮的叮噹響還不是一樣找到老婆,丈母娘還賠錢給養孩子。我弟不就是胖點,胖可以減肥嘛。半年就瘦下來了,窮可就不一樣了,十年八年可翻不了身。看我那個表姑臉色鐵青,我弟當時就去廚房給我做了盤拿手菜。


IF洪:

我媽在外給人的印象一直都是強悍厲害的,當年在河北做老年人保健品店的店長,一個老太太找我媽哭訴兒子兒媳不孝順,佔了她的房子還把她趕出來,我媽氣的眉毛倒立,糾集了店裡一大群看熱鬧不嫌事大的退休老人,天天圍堵著兩口子撲頭蓋臉指桑罵槐花式損罵,還學黑社會那一套,弄來了紅油漆在門上寫字,在她還打算支使老太太潑糞的時候,兩口子來店裡跪求老太太回家,是真的跪了,我媽讓的,我媽居高臨下的對兩口子說,我們整個店裡的人都認識你倆,要是以後再讓我聽到你對你媽不好,就不是今天這么簡單了。

那會兒我在石家莊上大學,雖然沒親臨現場,但是我能想像的到我母上肯定是帥炸了的。

比如這樣的:

這么酷炫的我地媽,卻有一個讓她怕到每每隻要對方一句話,不論對錯與否,我媽都一秒變慫蛋的人。對比在外的人設我簡直要懷疑我媽得了人格分裂。

這人就是我大姨。我媽兄弟姐妹五個,姥爺姥姥去的早,家裡都是大姨說了算,她採取了封建大家長式的管理,她就是聖母皇太後,絕對的權威,說話就是聖旨,誰忤逆,誰挨揍。長期權力在握,加上脾氣不怎麼好,對弟妹們簡直就是專制的暴君一樣的統治,甚至有時無故打人。

我媽從不敢對她說個不字,即是心疼姐姐操持家裡辛苦又是實在被打怕。在她到適婚年齡的時候,大姨不顧她已經有了情投意合的人,生生拆散了把她相給我爸,造成她二十多年的困苦;在我爸找小三的時候諷刺我媽看不住男人;媽終於脫離我爸的時候大姨又來嘲諷我媽沒本事;甚至怕親戚們覺得當初是她硬撮合我父母如今悲劇結尾她也有責任就四處說我媽的不好,最過分說我媽有精神病才離婚的。

有一陣我真的氣炸,大姨當著我的面都敢跟來串門的鄰居說我媽精神病犯了。有一次忍無可忍,陰森森的對她說,你怎麼有臉說,如果不是你,她怎麼會跟我爸結婚,打老婆酗酒找小三,這就是你介紹給你妹妹的好男人,我媽現在就算是真有病,也全都是拜你所賜呢,裝什麼好人,裝什麼大尾巴狼。

我大姨當時大概是懵的,我記不起她的臉色,可是真的感覺到空氣靜止了很久。

大姨可能一直都知道我媽過得不好,知道我媽當年的那個情投意合之人一生未娶,知道我媽在婚姻生活里的每一分苦楚都有一分她的原罪。

可是知道又怎麼樣,誰都回不了頭,曾經揮下的巴掌收不回來,曾經把妹妹推向我渣爸的手不能撤回,過去的二十年七千多天不能逆轉。

我大姨大概一生都沒有為人所忤逆,我這一下戳的太重,我覺得有點悲哀又有點不忍,若我們是同齡人,我定要實力反殺,事事強於她才好。可是我還年輕,她快六十歲,身體又不好,我可以說出更難聽的話讓她難受,可也只是讓她難受而已,而且她是個老人了,我能贏,也只是嘴炮上贏一個老人罷了,索然無味,真是。。。又不甘心,又無可奈何啊。

女人最大的毛病就是色厲而內荏,志大而智小。

工作的時候,我帶著我媽去了一千八百公里以外的城市。

希望我大姨在我看不見的地方長命千歲。

至於我媽,我現在把她當女兒寵。她時而軟弱沒關系,我厲害著呢,我來保護她。


匿名用戶:

我爸去世後一年左右的樣子,那時候我還上國小,我二伯家一心覺得我家死過人陰森恐怖,從來不踏進去半步。於是放棄霸佔我家房子的想法,但是又想找點賭資,就想著方法辦酒請客。一次是把孩子剃了個頭,又要請人吃飯了 ,於是我媽就帶著我去了 。我的天吶,是去給他們送錢吶,對我媽那態度跟仇人一樣。我當場給我媽說,這里太惡心了,想吐,不想在這里 。我媽吼了我兩句,發現也忍不了了就走了 。

多年過後,我考上了大學,他們家對我家的態度有所改觀。又正逢另一親戚過世,與他們家見面,他家先是對一位親戚表達諂媚,然後轉頭對我媽說,我對你家意見很大,包括那年XX(XX是我)拗著要走,不給我家面子。 我說,面子是別人給的,臉是自己丟的 ,自己一天想著請客吃飯的還想別人給你臉啊 。

還有另外一個隔得遠的表親,也是我爸去世後,幾乎沒有和我家有過來往。但是,我繼續讀研時,而他們家侄女沒有考上。那個侄女不停地給共同的親戚diss我,說我上這個研用了什麼什麼手段。 但是 ,這位表親好像看到了利用價值,態度好的讓我,驚訝和惡心 ……只能說 ,我惹不起 ,我躲我躲


IORI.blood:

之前我家和某個關系不近的親戚有過往來。
有一年他家出了點事,四處借錢,我家也不例外,我媽心善,借了。
然後,就變本加利了。
年年借,他媽一年五千,五年了 ,一次都不還。去年也來了,我爸我媽出去了,就我在家,他大腳一抬鞋都不脫沾著腳上的泥巴就踩在我剛拖好的地上。
mmp。
他也很爽朗(沒用錯詞就是爽朗,跟我欠他錢一樣),問:今年錢呢
我一聽就不樂意了,直接來了一句:沒有,你可以滾
他也不樂意了:哎你這小逼養怎麼跟長輩說話的,你們家這么有錢怎麼一點同情心沒有,再說,你該跪下謝我,當年你爸你媽鬧離婚時還是我勸他們看在你面上別這樣的。
呵呵,直接懟不解釋:是是是,您窮逼您有理,社會都該資助你,我家再有錢我家錢是大風刮來的?身為親戚,我們幫你是情分,不幫是本分。還有,你他媽嘴巴給老子放乾淨點,借錢還這么趾高氣昂真把自己當社會重點資助對象了哈,當時叫我爸媽離婚的好像就是你吧,你有勸他們一句?
那麼大人臉肯定掛不住,揚手就要打我,嘴裡還罵罵罵咧咧的。
懶得鳥你,揪住手甩一邊去,我用拖把把他逼到門外,說:就算我只有一米七,想弄死你還是很容易的,你猜猜下次來是掉手還是掉腳?
跑了,再也沒來過


寺祁君:

某次過年去小嬸嬸家吃飯,旁邊坐著我小嬸嬸的姐夫,但是跟我們一個村,跟我爸類似發小的關系。我那年正好高三,過年只放了一個星期(這殺千刀的)高中是管理非常嚴格,壓力非常大的學校。
我在旁邊很安靜的吃飯,我小嬸嬸姐夫突然轉過來對我說:「你是不是讀書讀傻了。」
我特么當時就火冒三丈,你才讀傻了,你全家都讀傻了,不對,他們家讀書讀不起。
我看了我小嬸嬸姐夫一眼:「那也總比你女兒國中畢業就輟學的好。」


Aorqu用戶:
打!


匿名用戶:
因為涉及到親愛的家人,還是匿名了。

那年我十歲,姥姥過世。
我們家不算殷實,也沒什麼有背景的親戚,所以葬禮就是按照村裡的習俗,哀悼、哀宴、下葬,一共三天。
前面很正常的,姥姥家的親戚呀,自己家的親戚呀(貌似都叫親戚吧(ー_ー)!!)。來到這里,帶上些自己的哀禮,訴說些寬慰的話,當然也接受著我們跪拜感謝。
一切都很正常。
直到吃完飯的時候。
姥姥的兄弟姊妹很多,姑且稱那個親戚為某大爺吧。他找到我大舅,說他們家要單獨開席(就是單獨再吃一桌)。問他為什麼,他說他們中午沒來,必須重開一桌,還不能吃差了,要八大碗。
我??????
我大舅??????
我們全家大多數人????
你來晚了要給你重開一桌,這本來沒什麼,可是他家距離姥姥家直線距離也就半個小時,你來晚了,不該是我們問你嗎?
emmmm,葬禮嘛,還是。。。
大舅一臉賠笑,說現在開席不便,幫忙的火工都回去了。
那就去酒店。
媽媽和大姨也加入了勸解的隊伍。
哎呀,都是親戚,去酒店多生分。諸如此類。

半晌。

某大爺凌空一句:去酒店是給你們面子,今天你們家正好都在,今天非要說道說道地的事情。
ps:之前因為姥姥家土地和他家土地接壤,後來兩位老人種不動地了,生活也改善了,就把地半賣半送給了鄰居,不是他們家。
真相大白。
大舅和媽媽還在說好話。
某大爺就差跳起來罵街了。
套用某屁股裡面的話,這個世界需要英雄。
於是,我。。。。。大姨夫(我才十歲好不啦)
一個文質彬彬的科長,一個與我們交流特藝文的人說:
你們能進這個門是因為你是親戚,如果你今天不讓這喪事發了,你就不是親戚了。不是親戚,就給我滾。他們是你親戚,我是外人,他們顧念感情,我不,懂?
世界安靜了。
我第一次覺得平靜、準確地說出自己內心的想法,會有多麼大的力量。
第一次回答,很生疏,各位大佬 ฅ( ̳• ◡ • ̳)ฅ


阿波在機場等船:

謝謝各位朋友的贊和感謝,也謝謝我爸用他的人生經驗給我避免了很多麻煩。

沒給我爸說我在Aorqu上寫了這些事,不知道他知道了有近兩百多的人贊同我對大伯家的態度譴責大伯一家,他會怎麼想。每次他被親戚們道德綁架的時候,他還安慰我們吃虧是福,是不是福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別人眼裡他就是個被人算計了的傻子。有時候他自己也說這輩活的有些冤,能不冤嗎?

~~~~~~以下為原答案~~~~~~

我找對象的時候,我爸就一個條件,必須是獨子,哪怕有姐有妹,也不要有兄有弟。因為他說他這輩子真的怕了他的兄弟和他們的媳婦們。用不上的時候冷言冷語繞開走,用的上了頤指氣使事後也不會心存感激。
前奏有些長,因為是多年的矛盾,一朝激化。

我爸有個哥哥,還有一個弟弟。小時候的事情記不清楚了,但一直都知道我大伯(真不想這樣稱呼他,但為了少打幾個字)怕媳婦生氣從來不敢跟我阿公阿么來往,更別談孝敬,所以也不跟我們來往。我叔叔被阿么寵壞了,什麼事都指望我爸,如果我爸沒幫忙,我阿么第一個就會來指責我爸,所以我們兩家經常走動,但關系也一般。

跟大伯家的沖突在三次葬禮上慢慢被激化。

2003年阿公去世,家族的長輩把我爸他們兄弟三個召集在一起,約定我阿公的後事我爸一個人負責,我阿么跟我叔叔生活,以後的後事就由大伯和叔叔兩個人負責,原因是他們兩家認為我們家條件好一些,我爸不願意在這種事情上計較就同意了。

2005年叔叔車禍高癱,第二年媳婦帶上親戚湊來看病的錢和賣糧食的錢就走了,留下一個不到十歲的堂弟。

叔叔高癱,阿么年邁,堂弟還小,大伯依舊不跟他們來往,所有的擔子都落在了我爸肩上。

2012年末,叔叔的褥瘡再次發作,之前也生過爛到見骨的褥瘡,我爸掏錢在西京醫院做了植皮手術,聽說是在沒有麻醉的情況下直接從自己的大腿上取的皮。可能自己沒了活下去的念頭了,這次生褥瘡,叔叔沒有告訴別人,2013年大年初三他就去世了。

在辦後事的時候,大伯託人拿來三千塊錢,說不夠了再添。然後人也沒來過,錢也沒再添過。

八十多歲的阿么精神一下垮了,叔叔下葬一禮拜後她就高血壓犯了,大伯不讓搶救,我爸不同意。之後住院費還有出院後請護工的護理費大伯就理直氣壯的全推給了我爸。三個月後阿么也去世了。

厚顏無恥(我真不想這樣形容我的長輩)的大伯找來當初家族裡的長輩,對我爸說要跟我爸分攤阿么後事,我爸說,這是他最後一位老人了,一個人埋都可以,然後就同意了。大伯讓我爸先掏錢,完後花了多少他給一半。可能是為了讓我爸相信他的誠意,他當時就給了一萬塊。

阿么生病期間,他的老婆孩子沒有一個來看望的,直到去世第三天才晃晃悠悠的來了。好死不死我一出門就碰見他們了,之前所有的種種讓我一下子扭頭就走了,他兒子也就是我堂哥叫我的名字(從小到大他從來沒跟我說過一句話),大聲說你怎麼不知道問候人啊。就這事他們娘仨在親戚中間把我說了個遍,說我如何不知禮數。我爸媽也知道了,但沒有指責我做錯了。我當時也二十三四了,是非曲直我心裡有數,懟人是多麼讓人心情舒爽的事啊,可是不能光顧著過嘴癮不顧爸媽的面子讓外人看笑話,更不想讓別人覺得我爸教出的女兒沒大沒小懟長輩。

可是下葬待客(農村辦喪事要宴請所有親戚和村子的人)當天,第一批客人剛剛離席,後面還有客人以及來幫忙的鄉親都沒有吃,大伯的老婆和三十多歲的一對兒女就急著去後廚拿走準備好的菜和肉,三個人七七八八拎了好幾袋子,我媽一看著急了,後面還有客人,都是基本按來客人數準備的,他們拿走那麼多,肯定會不夠吃的,我媽就叫我一起把他們還沒拿的趕緊收拾到廚師旁邊,期間並沒有任何沖突。旁邊幫忙的鄉親鄰居已經不再幹活了,都站著看我們。在席間招呼客人的我爸看見後,應該是真的忍無可忍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走過來,一把奪過我媽手裡的袋子,一下子就扔出去了,說不待(客)了不待了,都搞成這樣,還要不要臉了。我爸說完就去找大伯了。

看著忙前忙後的爸媽,此刻滿臉的憤怒和委屈,我一下就火了,扔下手裡的東西,跟著我爸後面,我爸找到在房間里睡覺的大伯,生氣的說,客人還沒待完吶,你老婆和孩子就去廚房搶吃的,你看這客咋待。我爸說完就走了。我進去看我大伯還坐在床上,沒有起來的意思,也不知道怎麼就對他大吼起來:過這么大的事,我爸媽忙出忙進,你還有心思在這睡覺,不知道出去看看嗎?不記得大伯當時的表情,只記得他出去拉著他的老婆就回家了。

後來我爸找人把大伯當初給的一萬塊還回去了,他居然推都沒有推就接下來裝口袋了。他說要均攤的事也不再提了。

以前盡管不來往,碰到了我都會問候一聲,叫聲大伯,自那以後我再也不叫了,大伯看見我迎面走來,也會尷尬的躲開。

一個就因為害怕媳婦會不高興就跟父母斷了來往的人,自己的兒女三十年了沒叫過一聲阿公阿么沒登過一次門,你們眼裡沒有長輩,沒有親情,憑什麼一轉身就要求別人拿你們當長輩尊敬。


粗曠漢子少女心:

評論有人說我們家欠錢是事實,別人損我我都該忍,就我這樣的別人孫輩發Aorqu會吐槽「我有個親戚欠錢不還」,還會獲贊無數。
我給你一個「呸」。
首先,我們家十幾年前政府批下來的地被我四叔搶走蓋了衛生所,我爸當時考了醫師資格證也被我四叔拿走了註冊。我爸一直貪戀這種垃圾兄弟情隱忍不發,不好意思,我才不是孫子。
那塊地當時值好幾萬,醫師證是我外婆出資考的,前後花了很多錢,當時我外婆知道直接氣住院了。
我上學還要錢,我外婆當時住院,我爸沒辦法才去找四叔借的錢,後來還不上錢,他們家把我們的所有電器都搬走當了,我體驗了一把什麼叫做家徒四壁。就因為沒給現金,反反覆復幾十年一直說我們欠他們的錢,但是誰欠誰很明白。
別在Aorqu裡面隨便放嘴炮,我又不善良。
—————以下原答案:
我爸排行第二,但是37才結婚生我,所以我排行最小,姐姐哥哥都比我大6歲以上。
我們家挺窮的,二十多年了,半點超越其他三位的徵兆都沒有,從小到大唯一能炫耀的就是我成績好。
我其實一直很隱忍,就是聚會只吃飯不說話,別人說什麼就是什麼,嘲笑侮辱我都無所謂,因為我知道我爸並不會因為我跳出來替他們說話而感激我。
直到有一次,我徹底爆發了。
我阿公08年查出的胃癌,雖然我對他印象不深,但是在那個重男輕女的年代裡,我爺從沒虧欠我,哥哥有的我也有。
我和我爸去醫院看他,四叔帶著口罩給我爺穿外衣。我爺拿著病床旁的蘋果給我吃,讓我墊肚子,等會兒就能出門去了。我叔好歹也是學醫的人(自己開了衛生所),大聲說:「你阿公得的癌症,還吃,說不定就傳染你。」
我爺當時的表情很低落,我沒說話,接過蘋果拿到廁所去洗。
我出來的時候我四叔說我真不怕死,醫院的東西也敢碰。我大伯也從陽台回來,指著我說:「讀的書都白讀了,也搞不懂你一個女孩子讀什麼書,過幾年就好嫁人了,省的給你爸浪費錢。」
我爸出來打圓場,我四叔冷笑一聲,「裝什麼裝,向我們家借的錢早點還,給這種賠錢貨用還不如扔大海里解氣。」
我四嬸也跟著幫腔,大致的意思就是說我們家窮,家裡臟,人也沒教養。
我幾乎是用盡了全力把手上的蘋果砸到了我四嬸臉上,當時就出血了,全屋子的人都看我像個神經病,我姐趕緊去找醫生來。
「你們算是個什麼東西!我爺生你們的時候大概是沒想過會是這么沒教養的三條狗吧。四叔你的醫學知識跟畜生學的嗎,癌症怎麼傳染你不知道啊?開什麼衛生所禍害人呢,你這不如當個跳大神的來錢快。就你這張破嘴,我他媽撕不爛!我家臟也臟不過你老婆那個婊子的賤嘴,吃屎長大的吧…」
我記得我罵了很多很多,直到醫生來了我還在罵,罵到眼淚狂飆也沒發現。
我媽說我當時特厲害,一行人全是懵的,大概都沒見過我這么生氣吧。
後來我爺去世了,一行人聚在一起在我家吃飯(他們房子都在外村,我爺和我們住)。
我媽燒飯難吃,家裡的餐具也很久沒換了。四嬸剛拿起筷子就哇哇叫,說臟。
我大伯吃了口菜也呸在了碗里,把我媽一頓罵。
我起身收起了所有筷子,把他們的飯全部倒在了狗盆里,然後摸著狗說:「怎麼了?你們的同類很喜歡啊。你們這是寵物狗呢,這么不合胃口?」
現在想想,我的罵人言辭還不夠犀利豐富,來來回回都只會罵別人是狗。
現在往來很少了,紅白喜事還是會見面,但是再也不會當著我的面說難聽的話,耳根清靜不少。不過偶爾我不在,我媽還是會給我發微信抱怨。
討厭的親戚不能忍,越忍越囂張,一定要給他「一拳」,他才會知道人的底線在哪裡。


不問歲月任風歌:

【對了,這個借據打水漂的事情大家可以不必擔心。我是諮詢諮詢過我律師朋友,是在警察協調下弄下來的,白紙黑字都有,也不怕抵賴,抵賴的話我可以繼續打官司】

【其實後續很簡單,最後協調私了,賠錢,錄像帶這些古老遺物不算錢,c服道具和兩個偶賠了五萬左右,他們給了2w,剩下的讓他們打了欠條。啥時候要看我心情吧。然後這家親戚是斷了來往了。】

我懟我親戚把我太祖母都驚動了呢。
首先本人家裡面偏村鎮那一類,然後家族裡面人思想觀念也挺……。
我在外地讀書,是個資深霹靂布袋戲戲迷,讀碩士遇到一個蠻不錯的導師給我介紹了個收入還行的兼職工作,然後平時自己遊戲上也可以賺點小錢。就買了些霹靂的c服道具,之前還專門找道友從台灣那裡弄了兩尊偶【龍主子和劍毛的】因為住學校,放不下,我就寄回家讓我媽放我房間,並且在門口貼上貴重物品,生人勿入。
然後有一次我三舅媽帶著她家兩個小孩【國小四年級】來我家玩,我媽和舅媽出門買東西這兩個小孩到處玩,就溜進我房間裡面,等她們兩個回來時候,我的道具和衣服已經被他們玩的差不多了,兩尊偶也被他們拆了,龍主子腦袋被硬生生拔了下來,頭發也被一根根扯掉。然後以前國中高中留的霹靂cd碟和錄像帶也受到損壞(04年追霹靂到現在)。
當我收到第一時間就飛回老家,看到這個情況當時不能忍了。然後我三舅媽就說小孩子不懂事多擔待點,大家都是親戚嘛,和孩子一般見識什麼。我說要麼賠要麼打官司。他們問多少錢,我直接亮發票收據復印件這些,他們罵我訛錢。我二話不說直接報警。
後面熱鬧了,全家親戚挨個來我面前數落我的不是,說我小白眼狼覺得自己翅膀硬了開始欺負起親戚長輩了,最後我太祖奶都出動了,真的氣笑了。
不過這件事情就是誰勸都不好使,孩子行為這么熊,估計就和這幫人寵的分不開關系。我還就真的當一次白眼狼。


半熟芝士:

我沒有什麼正面反擊親戚的栗子 ,但看了這么多人的回答,我感覺出來一點點不同。一般親戚見面都是互相寒暄攀比,言語之間暗暗較勁,但是在新生的一代,能感覺出來很討厭這種言不由衷,阿諛奉承,勾心鬥角。從生活很多方面可以看出來,年輕人的貭素越來越高,活得越來越真實,大家不喜歡虛假。這樣感覺真的很開心,以後人與人的交流,會越來越真實。無論喜歡與否,都會直面的說出來。
好吧,我是有一點點的跑題…


匿名用戶:
我處在一個大家庭,但是貧富差距很大,父母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大伯一家的姐姐嫁了一個軍官,從此衣食無憂,他們家就以此為榮,小時候不明白別人看不起我們家,每次去都特別熱情的叫伯伯 大姨,但是人多的時候,他們從來不答應,覺得我們家丟分了一樣,每次放學路上遇見大伯,叫他從來都不答應,我以為是沒聽見,但是不可能每次都沒聽見。
而且過年要帶禮物去別人家的,主人家作為禮節,是要親自來接禮物的,但是大伯 大姨 都是說一聲,喲,你們來了呀,等我們自己拿進屋去。
我就握緊拳頭暗暗下定決心,有一天我要讓你高攀不起!
當時也流行給小孩子算命,然後過年大家湊一起,就請了一個算命,我當時長得瘦小,而且長年曬太陽,特別黑,營養也不良,手指因為要做農活,變得很粗糙。算命先生在算了前幾個親戚家和大伯家的孩子後都說,要成大器,到我的時候,就說,這孩子以後沒啥作為,讀書也不行,反正就是一生平平,沒啥未來的意思,後來我媽說,當時都懷疑一家無望了。
那時候很小,可是也明白別人在否定我的人生,所以我開始變得好強,什麼都要衝前面,國小的時候冬天5點過爬起來一個人打火把走一個多小時去上課,手上的凍瘡長得特別多,但是從來不放棄,國中打電筒在被窩里看書,慶幸的是眼睛也沒有近視,省下來一大筆眼鏡費。然後每年都考班級第一,沒有培訓,練習題別人做一本,我要做三本,終於到高中的時候,我的中考成績可以讓我免費讀三年高中,我媽媽說,我讀書確實沒什麼開銷。
但是,聯考確實考的不好,只是一個211,但是又如何,我相信自己的命運一定是自己可以掌握的,每次很累的時候,我就想想,他們輕蔑的語氣,「才考了個一本呀,我以為要干大事勒」(就是很有出息)
終於能年年拿獎學金,認識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也pk掉很多厲害的海龜,拿到一個還算滿意的offer。
今年大伯一家竟然破天荒的來我們家拜年,還說了一些恭維的話,我一直都笑笑不回答,再縱觀那些和我一起算命的孩子,把有的初二輟學結婚生子,有的去了工廠,有的去賣電影票,並無詆毀和嘲諷之意,憑自己雙手掙錢,都說有底氣的。
我沒有及其正面的反擊過那些親戚,剛開始我是想證明,和被承認,有時候,我覺得那些親戚自己打自己的臉,反而更能證明我!

後來我去支教的時候,總說:
大山,阻擋不了你的,別人的嘲諷,總有一天,你會讓他們都吃回去!


我愛短髮小姐姐:

沒什麼懟不懟的,面無表情五個字以內的回答就好。

「你工資多少」
「不多」
「那是多少」
「不多」
「一個月有3000嗎」
「沒」
「還沒3000那什麼工作啊,我家xx在xx上班一個月xx呢」
「哦」

「有對象了嗎」
「有」
「過年怎麼不帶回來看看」
「不」
「哪裡人啊,好看嗎,家裡條件好嗎」
「不好」
「那你還和她/他處」
「啊」

「買房了嗎」
「沒」
「怎麼還沒買房,xx的房子不錯只要xxx萬就能買,我家也那裡買的」
「哦」
「升職空間也大,感興趣嗎」
「不」

……
回答得盡量簡單,不給自己後續帶來麻煩。比如有對象嗎,得回答有不然可能會有親戚過兩天讓你去相親;買房了嗎得回答沒,不然會問你裝修、升值空間等等。
劃重點——面無表情


陳歆予:

先說結果,再說體驗。結果就是被逐出家門唄。
事情經過是這樣的:媳婦姑姑早年喪夫,後找的姑父是個特別沒有貭素的人,本事不大脾氣不小。還特別喜歡欺負小孩子。從我媳婦懷孕時候他那張臭嘴就沒閉過,吃雞翅他說小心孩子長翅膀,我家孩子小時候在家穿開襠褲他說孩子是小流氓小癟犢子。搞得我家孩子來問我「爸爸,什麼是小流氓」。這個人又特別慫,慫到什麼地步?我在場的時候從來不敢說這些話,大概是他覺得我不是媳婦家人,容易懟他吧。而媳婦姑姑因為早年喪夫的關系,阿么家的人對她家是無限寬容容忍。對這些事熟視無睹,媳婦想發飆每次都是被阿么一頓臭罵並讓她別搞事情。

上個禮拜,媳婦回娘家了,我和朋友出去玩。正吃飯呢,媳婦打電話過來,哭成傻逼讓我回家,她沒拿鑰匙,和孩子在家門口呢。
趕緊回家,我和寶寶輪番哄,終於哄好了。媳婦把事情告訴我了。孩子新買了個杯子特別喜歡,誰都不給。姑父就開始欺負他,硬搶他杯子,孩子也是氣壞了喊了一句「我才不要給你們家醜丑」,於是一個60歲的人就開始跟2歲半的小孩計較,把孩子嚇哭了還不肯罷手,又開始說我媳婦沒家教,教的什麼玩意。我媳婦瞬間就操了,一頓狂轟亂炸,罵的他啞口無言,最後在一個滾字之後從媳婦阿么家灰溜溜的跑了。

結果,沒想到的是,媳婦阿么阿公和她爸紛紛開始罵她,說她沒教養,說她和長輩吵架。其實這些都沒什麼,媳婦都忍了,但最讓人心寒的是,媳婦說她平時忍了很多了,姑父老是欺負孩子大家都看在眼裡的,現在越來越過分了。結果平時特別喜歡重孫的二老居然集體裝傻說從來沒見過姑父欺負孩子,還說媳婦她個外人現在搞得他家在親戚面前無光。然後就把媳婦逐出家門了。最心寒的不是傻逼親戚欺負你,而是你的至親連幫理不幫親都做不到,向著外人罵你。
當天勸了一晚上我媳婦也想開了,咱家經濟獨立從來不靠他們,隔三差五他們有事還得找到我們頭上,你們氣去唄,還逐出家門,誰怕誰啊!!我不跟任何人道歉,我也不服軟,我也不給你們台階下,也不帶著孩子看你們去,誰怕誰啊!都支著唄。

我和媳婦思路很清晰,我才不管你是不是長輩年紀有多大,忍無可忍就是無需再忍。我沒錯,我憑什麼要向你道歉,沒門!!!你們不仁在先,那就休怪我不義了!就不慣你們的臭毛病!!


匿名用戶:
我婆婆逼我們要孩子

前提是我和我老公因為他一些病的原因,對性生活提不起興趣,一年一次這樣,我也對此一般,但是他對我很好,實力寵愛,所以一直過的還算和諧。

有一次,我婆婆在我家客廳撒潑打滾,說他家要絕後,我默默回房間關上門,讓她和他兒子鬧,我老公說不要孩子,她看沒什麼辦法,第二天,我老公上班去了,我工作比較自由,出門晚,她要帶我去不孕不育醫院,一副我不去她就死的節奏,我實在忍不住跟她說,你兒子,他不行,我沒提離婚就不錯了,你要孫子可以,我可以出去找人弄一個出來。

剛還要撒潑打滾的婆婆一臉懵逼,呆了。從此再也沒來家裡鬧過。

ps.我老公還很開心的問我怎麼勸說的他媽,當然這些不能告訴老公,哈哈。


匿名用戶:
我有個親戚,在我阿么也就是他的姑姑的喪禮上拿著手機對著靈堂拍發朋友圈。我看到了走過去,把他的手機扔掉,說他媽的你的不想來就給我滾,拍這種照片發朋友圈你他媽的豬狗不如吧。後來他跟他那智障的弟弟說這女的好凶哦,我親耳聽見但是沒理。雖是表叔,但是我已經不想和他再多說一句。
那是極不尊重逝者的行為。
那是我深愛的阿么。

這位爺之前去看望我阿么的時候買的是超市裡促銷的牛奶。買一送一的快過期的那種。別人買一箱他能買兩箱。

20180131更新:
講一個我二舅母的故事吧。
我二舅去年在廠里做事被嚴重燙傷後轉移到地級市裡面的醫院治療已二月余,那天是我舅舅六十大壽,舅母還是希望我舅舅去廠里做事,掙個一百多,不幸燙傷。
在市裡的這些時間多次打電話要求我媽和我小姨去幫他家搞過年衛生。哦~我舅舅如果在家,這些東西都是我舅舅搞的,她負責貌美如花。然後我舅舅做完廠里的事情回家還要種菜洗菜搞衛生做飯等等。舅舅肯定忙不過來,所以我媽媽和小姨去的時候說廚房窗戶的黒污漬他媽搞了一個上午都沒乾淨。
拒鄰居說舅母都是嗑瓜子看電視打麻將的,事情我舅舅干到哪就是哪裡的。她家女兒也是這個尿性,在縣里住,自家老爹住院這么久也很少去看,一天到晚都是閑暇的,為什麼不叫她去搞衛生呢?
我會說這些是因為我媽媽最近身體不好,動了個小手術回來就卧床了,舅母甚至還要求媽媽去搞衛生,說明情況後,她又叫我小姨和她的女兒(我表姐)去幫她搞衛生,我表姐是個性子直的,說是肯定不會去的,自家女兒翹著二郎腿,叫別人家的女兒去幫她搞衛生,腦子他媽瓦特了。


Aorqu用戶:

去年,遠親來訪又聊到我的收入時——

我(突然提):姑媽 最近兩年阿么的胃病好很多了你知道吧~

姑(有點懵):好像吃的是xx膠囊 還挺管用?

我:不光是這樣 您記不記得去年 家裡這貓產了一窩崽兒 從那以後 阿么就很少胃疼了

姑(一臉懵):怎麼個意思???

我:我說這只貓呀 去年生了一窩……

姑(打斷我):不是 這跟她的胃病有什麼關系???

我:那我賺多賺少 跟您有什麼關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