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反擊過分討厭的親戚是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題目原文:正面懟過分討厭的親戚是怎樣一種體驗?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很多小夥伴是討厭親戚的但敢怒不敢言的。但是,當有的親戚滿懷惡意蹬鼻子上臉欺負人特別過分的時候,大家都是怎麼應對的?當時是咋想的,做了後有怎樣的後果?熱烈歡迎大家交流經驗!
, , , ,
智障少女夏三鹿:

乾妹妹過15歲生日,我和爸爸媽媽一起去乾爹乾媽家吃飯,席間,有一位妹妹的表姑阿么,長年不來往,最近來旅遊,住在乾爹家。

吃飯的時候,表姑阿么一直說生女兒沒用,女孩讀這么多書都是浪費,賠錢貨,以後嫁出去連養老的都沒有,巴拉巴拉巴拉的。

這個時候,乾媽冷冷地說:囡妹,知道媽媽為什麼讓你讀書嗎?

妹妹被表姑阿么說的滿心委屈,含著淚搖頭。

乾媽說:就是為了防止你變成她這樣的人。

大快人心。

聽說第二天一大早,表姑阿么就離開了她家。


匿名用戶:
我外婆的乾女兒,也就是我媽的乾妹妹。她兒子讀中專的時候亂搞弄大了一女生肚子,生了個孩子,他家對那個女生也不好,最後那女生和她兒子離婚走了。
我姐比她兒子小兩歲,這廝過年時候一直跑來給我媽說讓我姐嫁給她兒子,我媽一直礙著親戚面子不好太強硬,結果她以為我媽不反對。晚上一起在外婆家吃宴席,她老公兒子和我和我爸一桌,她和我媽我姐她們在隔壁桌,又提起來,越說越起勁,說她願意出錢以後給我找老婆,說我姐反正也得嫁人嫁她兒子就很好之類的,她老公也一直在附和。
我一開始沒聽懂,後面聽懂了又無語又氣,我爸臉色也都青了,就是不好發作。我外公站起來好幾次,外婆也有點不舒服,她還在唧唧歪歪。我實在忍不住,直接喊她閉嘴。
我就給她說:「我姐結婚一定是和她喜歡願意的人,我爸媽和我都不會干涉什麼,你哪來的底氣給她包辦?我家資產起碼你家二十倍缺你那點錢要賣我姐姐?還有,如果我爛到要賣姐姐才能找老婆,那我有什麼臉成家?」
她臉都綠了,她老公站起來就說我個子矮(我172,他兒子目測175),我說:「我好歹985大學部,你兒子大專輟學找不到工作,有什麼資格在我們面前過分?」
她兒子也站起來罵我,說我不要太狂,我直接把碗里的湯潑他臉上,罵他:「禍害了幾個不夠不懂得反省還想著繼續禍害我姐,誰看得上你這種垃圾,巨嬰一個把你給能的。」
他和他爸過來要打我,我幾個表哥(有血緣關系的)把他們給擋住,我看我外婆還沒出來制止,就給他們放狠話說:「從現在起,我家和你家沒有一點關系。我爸媽心善不愛計較,但我不會忍,你們再說這種話我保證打你們,你們再過分我保證一定奉還。」
外婆這時候才出來說話,叫他們各自坐回去,不要鬧了,然後說她乾女兒說話確實過分了,然後笑著說我年輕憋不住話。外公冷哼了一聲掃了他們一家一眼。後面我爸媽一直在笑,也沒說我什麼。吃完我和表哥們去房間打遊戲,他們全都開始笑,然後說我做得好。

這幾年他們家去給外婆拜年都避開我家,也都沒留下吃飯。外公直接不見他們,舅舅姨媽們也都不怎麼待見他們。

—分割—
解釋一下,這個乾女兒的媽媽生前是我外婆最要好的朋友,人很好,臨終委託我外婆照顧她,才認得乾女兒。


一棵樹的森林:

一個表姐學習細碎,高中畢業後工作掙了不少錢,過年時候大談自己如何如何厲害,又說到現在學歷不值錢,大學生都是混日子,畢業了大部分掙得沒她多。他挺高興沒念大學的巴拉巴拉…
她說的不盡興,又轉頭問我
「你現在在大學怎麼樣啊?」
我說「還行吧」
她還挺來勁」其實吧不是我說現在大學沒啥用」

「那是因為你沒考上」微笑臉


寵愛:

體驗就是,我拿回了我的尊嚴。

從前我親戚對我很不好,是的,因為我們家弱啊,盡管我從小成績優異比那些表姐表妹好太多但是,他們從來看不起我。

有多看不起呢,從來不正面和我說話,當著我的面對家裡養的狗說:妞妞(狗的名字)怎麼那麼懂事幾點了還不去燒飯!真是白養了,給你吃給你喝還不知道機靈著點?

狗特么的會燒飯嗎?當然是說給我聽的啊~
是的,那幾年我寄養在親戚家,那種屈辱給我帶了近乎十年的陰影。

他們也清楚是怎麼對我的。吃給我吃,吃什麼呢,夏天熱,飯菜壞了狗都不吃的給我吃,我不吃就什麼難聽說什麼,我含淚吃著那些,邊吃邊乾嘔,眼淚往肚子力流。不能哭,因為親戚家迷信,說我是掃把星哭了把他家哭倒霉的。那親戚是我大舅,我媽的親哥。

老子胃不好都是拜他所賜。我大舅這人吧,人品真臭,有原配大舅媽,沒事就被他揍一頓,他在外面和一個從良的雞(小姐)同居。我呢,見著他打大舅媽,大舅媽打跑了我就被迫和他還有他的姘頭生活在了一起。

不想回憶了反正就是隔三差五就被虐得想死,是真的想死。但沒一次成功的。被發現了他們也不介意,羞辱我說,就知道你沒膽量死,別他媽的裝逼,然後把我推到三樓陽台上讓我跳,說,你真想死跳啊,死去啊。怎麼不敢啦?慫貨,你媽不爭氣生個女兒也是賠錢貨。

我含著眼淚說,我不敢死。

我心裡想的是,老子不能死,不能就這么死了,我要活著,活著看到你死的那一天!這一輩子我和你死磕到底了,不是你的一輩子,哪跑你死了只要我還活著我都恨你詛咒你!我心裡清清楚楚這么想的。我怎麼會忘記。

由於苦悶我看了很多很多很多書。寫了很多很多很多日記。後來才知道書寫心情可以治癒內傷。

然後呢,風在吹草在長,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娃要長大。我越長越大,他越來越老。十年風水輪流轉。

從前親戚家(不想稱呼大舅)我說話都怯生生的,忍啊。後來長大了五六年沒有再回去過一次,有年過年又見上了。我用著iPhone4,那會兒剛出的。他吃飯諷刺我,說我有錢了就不認識人了。我當著所有人直面懟他說,對啊,我就是有錢了,不過我怎麼會忘記你從前是怎麼對我的,我就是等著這一天,你那麼看不起的我比你好,比你強,你是我努力掙錢的動力啊,有錢了我才有底氣看你笑話啊~

原話。當時他站起來要打我,我媽我姥姥我家的三姑六婆都瘋了,我站起來沖他吼,別以為你是我大舅就可以隨便打我,以前那是我沒能力,現在你打個試試看?我讓我媽別拉我,我要過去磕架。

那頓飯我買的單。不歡而散,走的時候我還回頭說,我付的錢你牛逼你不吃啊~吃了的吐出來!
他問我沒吃過他的?我說,我媽付了生活費你還讓我吃豬食,我可不像你,我請你吃的都是好的。

那一次以後又是很多年沒再見。我家其他親戚對我也不好,但是沒這么差,那一鬧,其他親戚偶爾見面對我的態度變好了很多,可能是他們老了我長大了,可能是我放飛自我做了真實的自己不在怯怯懦懦,都是欺軟怕硬的東西。

報應不要來得太快。沒過幾年這親戚從五樓上摔了下來,沒死,殘了。來找我借錢。

哎呦喂,真他么想不通,怎麼想的,我當年為了逃離這個破地方吃了那麼多苦,快餓死的時候也沒問他借過一個子,他來問我借我會借?

再說了借錢態度能不能好點,拿著血緣拿著道德一頓壓我,他姘頭說這是救命錢,多少恩怨在命面前都不算什麼?我說不,當初你們的誅心之痛歷歷在目,要不是我命硬早就死了一百次了,我的命難道不是命?

她問我借還是不借?我說不借,錢我有,我要吃好的喝好的過好日子,但就是不借。我沒有買個鞭炮放一放慶祝一下就算是好的了。

我媽痛罵了我一頓,我說你要借你借,我沒錢。我媽搖頭說你這孩子怎麼那麼記仇呢。我回她,你又不是我,你當年把我一撂就自己逍遙快活去了,那些苦那些侮辱那些臭飯臭菜都是我在承受,你沒遭過這罪當然站著說話不腰疼。

我媽也啞口無言。過了幾天我媽說,你大舅從此以後都癱了,腰以下都不能動了。托我來和你道個歉,說從前對你確實有不對的地方。我說,不原諒。但也不記恨了,清帳。

我媽問你要不要去醫院看一看你大舅。

我說,那是你哥,不是我大舅,我沒大舅。

我媽:你不是不記恨了,說話還是那麼臭。

我:正是因為我不記恨了我才不去呢,我怕我一去了他本來沒事的見到我就氣死了。

從此我在沒有見過這親戚一面,他們那家我出來那一天到現在,13年了,我沒有再踏回去過一步。

我現在生活得挺好。這些往事真的真的已經過去了,也對我人生沒有那麼大的影響了,那些只是二十歲以前的地獄生活。我現在是個健康的人,我覺得自己的特別棒,以我的經歷生活,我沒有吸毒嗑藥濫交墮胎頹廢抑鬱變態,而是長成了一個幽默的逗逼,熱愛生活熱愛跳舞,更能體諒他人之苦楚的平凡人。我真的覺得自己很了不起,我也已經盡力了,我用盡了力氣,過著平凡的一生。
最後,
莫欺少年窮。


須彌生:

有評論說我過分了,不懂人情世故。我承認,當時我十四五歲,太小,想事情不全面。我沒想到以後會怎樣,我只知道,她在一定意義上侮辱我媽媽。而且是我姑姑婆家那邊的嬸嬸,關系遠的不能再遠了,點頭之交我不想在乎那麼多。我承認我第二句話有點過分,但我也不後悔說出來,有誰能在別人用不好的話誇你媽的時候殷勤的還端茶倒水、笑臉相迎?抱歉,我不是聖人,我做不到。我在長大,人情世故我會懂,但是如果還有人這樣說我媽(就算誇也不行),我還會反擊。媽媽那麼辛苦把我養大,即使她不在場,我也不想讓媽媽受委屈。

初三那年寒假,表哥結婚。我媽有事去外地沒有參加婚禮。
婚禮那天,趁著新娘子還沒到,大家在閑聊……我表哥有一個超級討人厭的嬸嬸,說她討厭是因為說話沒有分寸,低俗當有趣。
聊著聊著,那個嬸嬸問我爸:「她媽媽怎麼沒來?」
我爸:「有點忙,去外地了。」
那個嬸嬸開始開玩笑:「XX(我媽)那麼能幹,有本事,可別和人家跑了~呵呵~」
我爸當時有點尷尬,笑了笑,也不知道這話怎麼接。作為媽媽的小棉襖我笑盈盈的開口:「看您這話說的,這么有經驗,是不是和人家跑過啊(๑•ั็ω•็ั๑)」
然後場面一片寂靜……大家都看著我,我坦然的看回去→_→我爸碰了我一下:「怎麼說話呢,快給嬸嬸道歉。」
於是我又微微一笑:「對不起啊,嬸嬸,我說錯了。你長成這個樣子想和人家跑也沒人要啊。」
場面再次寂靜,在那個嬸嬸罵街之前我溜了~
後來怎麼樣我不知道,反正在婚宴上沒見她。
╭(╯^╰)╮哼,讓你說我媽!氣死你!!!

————————分割線——————

順便舉兩個例子說我為什麼討厭這個人:1.國小有個暑假在姑姑家過,有次我在練琴時她帶兒子過來玩。在我彈得時候她兒子按別的琴鍵,我讓他走開他不走開,然後兩個小孩子就吵起來了,他兒子不僅踢我,還拿小板凳砸我!要不是我躲得快,哪還有今天這么如花似玉的小仙女ヽ(゚∀゚)ノ姑姑問我們為什麼打起來,我說了以後,這個嬸嬸是這樣說的:「你讓他玩玩又能怎麼了?」我:「……」

2.姑姑家在外面做生意,把老家的房子托他們看著,有一年過年回去發現家裡少了很多東西,餐桌都給搬走了……搬東西還不算,還把她家雜物放在我姑姑家。


匿名用戶:

我有一表哥,某國企科長,喜歡在春節我們扎堆去他家時,對這些表弟們訓話。

請想像下這個場景:

喝了二兩酒後,他點上支煙,坐到沙發上,翹起二郎腿,一眾表弟站成一排,接受他的挨個數落:「你今年怎麼混的,你為什麼還不結婚,你工作落實怎麼樣了,你車都買不了學車本有什麼用?」

賺了錢的他讓你不要驕傲,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沒賺錢的他挖苦你今年怎麼這德性。總之大事小事沒有他不管的,沒有他不訓的。一訓就是半小時。

頭幾年的時候表弟們都還小,有的還在讀大學,有的剛大學畢業,說話沒底氣,所以他訓話大家就聽著,給他面子。

又過了幾年情況不一樣了,表弟們有的創業當了老闆,有的準備出國讀博,有的在一線城市買房結婚生子,總之大家都成家立業了,春節好不容易回趟家去走個親戚看看老人,誰也不想再站成一排陪他演戲。

所以,去年春節,當他例行訓話不到10分鐘時,我弟暴起,把他打了。

不知道今年還有沒有這個節目,很期待。


匿名用戶:

————————–回答重組————————–

從父親因為外遇離異至今十四年,我基本與母親一起過。
父親現在的妻子就是他當年婚內出軌的對象,當然,我爸出軌不全是她的錯,主因在我爸。

我計劃和女友明年初登記結婚。

2017年初:

女友父母提出雙方父母在我倆春節在家期間見個面,「說定」一下這門婚事,特別說明如果父母倆人無法一起來,我母親一人即可。

第二天我陪父親在阿么家和大伯、二伯吃午飯,大伯和二伯的孩子們素來不願陪同長輩,所以都不在。
席間就跟我爸說了這事兒。未等我爸開口,大伯一揮手,以他在某科級閑職素餐屍位幾十餘年卻很把自己當回事兒的口吻說:「這回提親下聘禮,你絕對不能跟他媽一起去,不然小張(我爸現夫人)絕對有意見!」
我爸就順著跟我提:除非你在家族成員都在的場合認喊聲姨娘,婚禮也讓她來,這樣就沒問題了。
我按壓著火氣、擦著大伯揮手飛到我面前的白酒點子說:不方便就別去,反正人家女方父母沒特別邀請我爸,我媽一個人去下聘也成,我家情況他們也清楚。
二伯見狀開始和稀泥,當然主要還是希望我接受我爸的意見。
我說:認姨娘這件事兒我沒有立場,我媽的態度就是我的態度!
大伯拂袖而去,午飯不歡而散。

第三天,我爸打我電話要我參加一次「家宴」,因為大伯兒子的女友來見家長,說他老婆也在,強烈要求我瞞著我媽去跟他老婆見個面一起和其他家人吃個飯。我嚴辭拒絕。
隨後,大伯和二伯母居然分別打電話勸我媽讓我參加這個所謂的「家宴」。
原本頭兩天我跟他們發生的事兒我都沒告訴母親,怕她生氣,覺得自己彈壓住就行了。這下她全知道了。
隨後簡訊告訴他:
一、我絕不可能在正式場合跟他老婆見面;二、雙方父母為了下聘的見面就不勞他參加了。
他回復:隨你便。
(「家宴」這詞兒是我爸從電視里學來的,然後所有隻要是和家人在略體面的酒店吃飯,他統統稱為「家宴」,每次他一說這詞兒,我就特反感。按慣例,這類家不像家的「家宴」一律我爸買單。
另外,我記得我帶女友第一次回家見父母時候,我爸只帶我們去了路邊一個小餐館。而我爸讓我和我同父異母妹妹「相認」時的「家宴」在四星級酒店包房,還給我和女友準備了iPhone土豪金,當然我倆誰也沒收。)

幾天後,下聘的前夜十一點,我爸打電話問我第二天幾點出發,意思是我給他個台階下,我告訴他我們母子買好了車票,因為前幾天的事兒就不用他過來了。他火冒三丈大罵我和我媽混蛋透頂,說我忘了自己姓什麼。
我跟他說:
一、鑒於我家情況,女方家認為下聘時候我媽必不可少,但是你屬於可來可不來。起初告訴你是我尊重你是我爸的客觀事實,但是你竟然覺得自己必不可少還竟然附加條件,那我就對不起了。
(大家腦補一個情形:
Outlook里收到領導發的會議請求,有人是必須參加,有人是可選,結果被分類為可選的一個人群發郵件說:哎,開會那天我沒空,時間地點得改。)
二、我是A姓(父姓)家族一員沒錯,我同樣也是B姓(母姓)的骨肉,維護兩家的顏面於我而言同等重要。況且,讓我認姨娘對於A姓而言,也是顏面掃地!到底誰更有資格談姓氏!再退一步,家都整散了,還家族呢。
三、大伯干涉我們父子倆的家事兒,你竟然無動於衷!

下聘在我爸不在場的情況下完成,女友父母通情達理,表示:如果只是我媽與我一起提親,聘禮分文不取;如果我爸以後想補這個形式,20萬,他們拿到就立馬給我們小夫妻倆,依舊分文不取。
女友母親跟我說:希望你們自己將來過好日子,為了自己也為了家人,也為了在你爸面前爭口氣。

2017年9月:

我短暫回家處理一些事務,一下飛機到家放好行李就直奔阿么家去看她。告訴她我的婚期後,她僅僅就是「按程序」表示了下高興,然後跟我說,有些類似情形的家庭,婚禮時候兩個媽媽都在,所以希望我考慮一下。
我回答,如果不包括丈母娘,不論過去、現在或將來,我都只有一個母親。這是無法更改也不需爭辯的事實。

2017年10月:
我爸想辦個有面子的婚禮,五星級酒店,這總那總的想請上一堆,還要找他覺得有頭有臉的人做我們的證婚人。還說:「給你辦酒席很貴,賓客禮金我得全部拿走。」
於是,爭端再起,我乾脆讓他別插手我結婚和婚禮的事兒,交給我媽操辦。

2018年2月:
婚禮如期舉行,以我媽名義操辦,我爸那邊兒我只邀請了我爸、姑母、姑母兒子、大伯兒子。全程我爸黑著臉、強作精神與人寒暄,但其他來賓基本對他禮貌又冷淡。

說個題外話,大伯當年也是出軌後逼著老婆離異,當年父親家人基本無人阻止。我大伯母離異後罹患肝疾,經移植後肝癌還是復發,幾年前過世。想起她來很唏噓,他們離異時候我很小,但我記得她善良正直又略彪悍的樣子。

我願天下所有為人子女和為人父母者都能和美安穩。父母為子女做良好的表率,並給予子女尊重;子女孝順也不盲從父母。
願我這樣的故事不再發生。願諸位歲月靜好。


山楂先森:

好吧,看到這個話題我就進來了,就在剛剛,一家人吃飯…(因為我很少回來,所以對誰也沒什麼感情),這段時間天天喝酒,已經很難受了,晚上吃飯說喝點紅酒就算了,結果我爸的表弟,比較偏遠的那種就要給我倒酒,對,是泡酒,然而我杯子里的是紅酒,就懟著要給我倒酒,當然不能喝混酒咯,我就不讓他加,結果就要借酒撒潑…我看也不是個事啊,我就給他說我喝完這杯就加泡酒。
嗨呀,他還來勁了,就站著,說我什麼時候喝完就什麼時候坐下,就什麼時候吃飯,全桌都沉默了…行行行,你牛逼你閃電,我也不是包子,我只說一句話
行,你先站著吧,別坐啊,等我喝完。

─────────────────────
其實桌上的人沉默並不是不幫我說話,而是他們懵逼了,因為他們遇到這樣的情況不知道怎麼辦,後來桌上的大姑爺給他台階下了,都說:娃娃家的,腸子細嫩,喝不得,我來陪你喝,那貨更起勁了,聲音高八度:不喝!不吃!倒酒都不買我的賬了,有啥意思,大姑爺都無語了,無話可說啊…剩下的半碗飯刨乾淨下桌算了,大姑爺也跟著下桌,結果桌上的人就陸陸續續的下桌了…讓他一個人一臉懵逼的站著!哈哈哈!


Q先森:

哈哈,這個我有一個弱回答,話說之前過年去舅舅家串門,舅舅家在農村,聚會人特別多,有一個阿姨(據說是我舅媽的妹妹,反正我不認識)拉著我媽開始問東問西
阿姨:孩子高中了吧?
我媽:讀博呢。
阿姨:多大了啊?
我媽:2x
阿姨:這么大了,還花家裡錢啊,跟我兒子同歲,看我小孫女都多大了。說著拉過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
我媽:也沒怎麼花家裡錢。
阿姨:學費多少啊?
我媽:不知道啊,沒聽說有學費啊。
阿姨:每月生活費呢?
我媽:不知道啊,他自己能解決。
阿姨:那就是這么大了,還不能賺錢,不能往家交錢唄?
我媽:他的錢交給我幹什麼?
阿姨:那養個兒子就白養了?
我媽:…
阿姨看在我媽這里有點無趣,轉身拉住了我表姐和她上高中的女兒。
阿姨:孩子期末考怎麼樣啊?
表姐:還行,年級排第三。
阿姨:那有什麼用,一個小姑娘考個技校,早點給你賺錢多好。
表姐:…
我在一旁聽著,憤怒值已經滿了,苦於無機會發作。這時神助攻登場。
表嫂從外面剛進屋,看到阿姨的小孫女,邊逗弄邊和阿姨聊天。
表嫂:三姨啊,這是你家小孫女,真可愛啊。
阿姨:是啊,喜歡著呢。
表嫂:就這一個孫女啊,讓你兒子再要個二胎啊。
阿姨:花費太高,養不起啊。
我一看機會來了,加大音量說到:不會啊,念到技校花不了多少錢,到時候生一大堆,所有人都能賺錢給您養老送終,都不會白養。


咩咩咩咩咩:

去年過年回老家。

一向借錢不還的遠房親戚來串門,飯桌上喝了點酒又又又問我爸借錢,我爸說:我姑娘要在杭州買房子,定金都交完了馬上付首付最近沒錢。

那親戚叼著煙斜個眼兒轉過頭來問我:你一個女孩子要你爸給你買什麼房子?以後嫁個有房子的不就行了么?
我眼睛都沒抬直接說:沒房子咋嫁有房子的啊,你老婆就啥都沒有,最後不就找了一個啥也沒有的你么。再說了我爸就我一個孩子,他錢不給我花給你花啊,說是借錢哪次還了?
遠房親戚當場翻臉:怎麼跟大人說話呢,你爸送你讀這么多年書白讀了?這孩子咋這么沒教養!都是你們慣的!以後我再也不踏進你們家家門!
我:別啊,之前的錢還了再絕交啊!
伴隨著我媽:哎呀孩子小不懂事別生氣別生氣…親戚迅速穿好衣服摔門走了。
剛關上門,我媽就笑了:你這孩子咋這么煩人呢!哎呀你說那話我聽了都憋不住笑。
我:唉,我說這句值好幾萬,太虧了。
我爸:嗨,本來他們也沒想著要還,讓你埋汰走了也挺好。

然後一家三口坐下來開開心心喝起了小酒。


匿名用戶:
阿么家年夜飯,帶一個談婚論嫁的男朋友回家一起吃飯——————背景分割線——————
飯桌上親戚一直在勸酒,男朋友心眼實一直在喝,叔叔勸完姑父勸,我爸比後來都開始幫男友擋酒了,差不多一人喝掉十瓶大雪花之後,姑父說破:酒量真不錯啊!我服了服了!我爸比嘿嘿一笑也不喝了,男友當時都快吐了!臉色有點白,整個人一副笑咪咪快失去意識的臉!然而我那個傻逼叔叔說:長輩喝十個你得喝二十個!我的臉瞬間變包大人了:來來來我跟你喝!叔叔說:我當長輩的讓你男友喝幾瓶酒你嘰歪什麼?
我: (̿▀̿ ̿Ĺ̯̿̿▀̿ ̿)̄!
xxx(連名帶姓),你自己樂意喝自己喝去,別說現在沒結婚你算不上人家長輩!就算結婚了我爸都沒說什麼你bb個毛你算老幾的長輩!
一手把酒杯摔桌上,一手拎起我180的男友踹門走了!後來送男友回家,他吐的昏天暗地,第二天還問我,我爸比喝盡興了么……
從此家裡聚會但凡有叔叔我都不去的,媽買批要是男友因為這個不跟我結婚我真虧大了


wfrmm:

講一個我女兒的:

話說我女兒過百天時來了不少親戚,大家逗孩子交流經驗很是開心

突然,只聽我媳婦二姨大吼一聲:

「你們怎麼能這樣」

循聲看去,只見二姨一邊脫著我女兒尿布濕,一邊嘟囔著她 XX鄰居孩子穿尿不濕變羅圈腿了,XXX鄰居孩子穿尿不濕大小便失禁了,小孩只應該包尿布等等等……

老一輩包的尿布有人可能沒見過

雙層布墊屁股下面,外面圍一層包布,腰上捆條繩防止脫落,最後身子下面還要有一個尿布墊

大熱天,看著下身包的嚴嚴實實的女兒,我真心替她難受

都是親戚,不好意思反駁,只能計劃大家都走了再換尿不濕

這時,只見我女兒皺著眉沉默了一會兒,突然氣沉丹田地「嗯~」了一聲

她尿出了出生以來最大泡的尿

量之大,把布墊、包布、尿布墊全尿透了

二姨臉上有點掛不住,一邊說著「這是常事」一邊又換了一套

於是就在這個炎熱的下午,我女兒把家裡能用得上的布墊包布尿布墊全尿透了一遍……

最終我在二姨鬱悶的眼神中把尿不濕給女兒換上了

.

.

.

.

.

至於體驗

出生才過百天就這么能懟人

我有點後怕女兒長大後會怎麼懟我……

————————————————————————————————————

居然10K了,感謝Aorquer們的支持,順便統一回答一下評論區朋友們的問題:

問題1:沒覺得親戚有多過分,你這是文不對題!

答:承認答案有些文不對題,畢竟題目是「正面反擊過分討厭的親戚」,親戚行為不算「過分」,但本來你辛苦育兒有自己一套方法,突然來個一年見不著一面的親戚對你育兒方法指手畫腳,甚至直接上手干涉,你覺得親戚是「討厭」呢還是「可愛」呢?

問題2:這種親戚你當父母的就應該當面講理/直接懟她….

答:一個幾年見不著一面的親戚,你是費口舌和她講道理呢?還是當著其他親戚直接懟她呢?還是熬幾個小時親戚走了繼續按自己方法養孩子呢?

問題3:小孩怎麼會有這么多尿,你這是假的!

答:相信我,不要用常理看待一個嬰兒,曾遇到給月子里女兒洗完澡晾身子時,女兒一分鐘小尿三次的記錄….


王xx:

我阿公去世的時候,阿公家的親戚都從河南老家過來奔喪。
其中一個奇葩遠房叔叔,就各種挑我們家不懂禮數,一會是招待他的飯不好了,一會是我沒給他上煙。說我爸身為大哥不會招呼人,說我姑做飯不好吃。
全家人當時都忍著這股子氣

高潮是,當時晚上,因為親戚多,阿公家附近的酒店房間不夠,我當時安排這個叔叔和他爸,也就是喔二爺住一個標准間。
奇葩當時就炸了,非要和她老婆住一個房子,我爸好說歹說就是不行。

我當時就炸了,我沖上去就是一句:你他媽是來奔喪的還是來他媽度蜜月的。愛住不住,不住你他媽滾遠點。什麼玩意!
奇葩直接被我弄懵逼了,愣了一會反應過來,說:兔崽子你咋說話呢?
我直接回一句:我是兔崽子,我他媽是你哥的兒子,你說說你是個什麼玩意?滾滾滾,我家沒裝鎖,也攔不住你,一晚上不和你媳婦睡,你能死不?

吵完一後,奇葩連夜帶著老婆滾蛋了!從此再也不敢來我家了。


農夫山拳1129:

三年前,我爸爸查出胃癌,期間兩次手術、8次化療,花錢無數。對於從小家裡貧寒而我剛剛畢業的人來說,是天塌了。我三個舅舅,三年期間送來共一千塊錢,沒過1個月就喊著要我們還錢;三年期間沒有一個大小人登門拜訪,怕沾上事。
1,從小到大,一到臘月寒冬天,我外婆就會打打電話(更小的時候沒有電話讓人捎信),喊我媽媽去給她家大洗刷,大冬天,一堆她的、她兒子的、她孫子的、她兒媳婦的各種衣服堆成山。我媽就在寒冬中手洗,每次回家都是晚上9點多,那會的冬天沒有路燈路也不好,那些車和瘋子一樣,我和妹妹每次都會擔心她回家安全不安全,看著她發僵的手,無言以對……

2,我今天30歲,從小到大初二都會去他們家,每次去他們兄弟三人沒有一個人在,是我媽和我爸去了後鑽進廚房給老太太做飯,這個已經不能忍了,但是最為不能忍受的是,還要做好晚飯,等他們兒子兒媳回家後有晚飯吃。我從小到大就和我爸爸發過一次脾氣,就是我爸去世的最後一個過年,他要騎著機車給他們家拜年,我哭著從爸爸手上把鑰匙砸了,我爸還是騎著單車去了,然後去了後依舊是他們兩個做飯,家裡只有一個趾高氣揚的老太太。

3,我三個舅舅不孝順,此為報應

以上,只是對我印象非常深的就是這兩件事,真的是和他們家交往中發生惡心事情的九牛一毛。妹妹出嫁的時候,男方有打聽女方情況的傳統,被打聽的人後來告訴我們他這么給我妹夫的爸爸說的:這閨女要是跟著自己家的家教,那就是智慮純良,要是跟了外婆家就……

我爸爸下葬結束後當著所有親戚的面,我穿著孝服杴了他們吃飯的桌子,把他們全部從家裡趕出去,從此,和他們家從老到少,一句話不說。徹底斷絕關系,且告訴他們,這家以後我做主,不要在想著能欺壓我,本身從小我性格就比較霸道,能忍這么久,完全是不想讓爸爸媽媽生氣。

不到3年,我就買了130平的房子,把媽媽接到了西安,且有了一個可愛的閨女。自己過的好,就是對這么人面獸心的人最好的報復。

其實我真的很想我爸。


屠龍少女:

更新一下:是來分享吐槽一些討厭過分的親戚的。請不要把問題上升到什麼「你們家族家教不好家風不行」這種層面上來。遇到這種人,刪評論,拉黑,不送。

———///
我去,情人節,214個贊,你們是約好的么?
—————–
原文:
我還沒有怎麼懟過,但是我親弟懟過我大哥。想起來真是爽。

大哥是年輕就家暴離異不學無術欠債一堆然後跑到外省那種,家裡欠的錢都丟給老爸還了,大伯那幾年可辛苦了。然後債還清以後他才敢回家,途中換了n個老婆。

那時候阿么住院我和哥哥弟弟們一起去陪著。大哥來了見一個懟一個。問我哥(另一個哥)哪兒工作了,我哥說「銀行」。大哥說:你這種人專科都沒進能進銀行?銀行里做什麼? 我哥說:辦信用卡。 大哥說:哦~~~~~怪不得啊,就是個做信用卡的,那就好解釋了!
我回頭看了看哥哥,他雙手握拳發著抖,臉色鐵青的。正不知道怎麼安慰呢,大哥問我了:你在哪念書呀? 我說:xx中學(我縣一所省級重點高中)。 他:你不是書都讀不來的么?怎麼可能進那麼好的學校?買進去的吧?不是本部吧? 我正氣得不知道怎麼回,我弟在一旁默默說了一句:那你最厲害了,敗家子。欠債不還都丟給你爹。
他驚呆了。全家都驚呆了。
然後打哈哈過去了。他後來蔫兒了,一句話也沒有。
現在提起這事還會誇我弟,真是厲害。啊哈哈哈

——————————————————
寫在後面:
更新一下他們的事情吧。
大哥是大伯伯的孩子,年輕時候娶了個漂亮老婆,生了我侄女。然後大伯母不知出於什麼心理,總在大哥面前說大嫂壞話。大嫂上街看見鄰居打個招呼,大伯母和自己兒子說:你老婆和鄰居xxx搞上啦!之類的…

次數多了大哥就學會了家暴。

然後大嫂實在受不了,有一次就哭著跑了,再也沒回來。離婚了。然後像上文提到的,大哥欠錢不還,也跑了。可憐的侄女就從小是阿公阿么帶大的。

這個侄女是和我從小一起長大的。

因為當時我家境比較好,她又是我小輩(年紀比我大一歲)自然出去做什麼都是我付錢的。這個我沒有什麼意見,但是她態度往往非常頤指氣使。比如我們打車到目的地,她先下車,然後朝我兇巴巴地喊:快來付錢啊!別慢吞吞的!
我比較包子,所以一直也就照她說的去做了。

這樣差不多到我18歲,去外面讀書了,次數才減少。

說回大哥,他在外面隔段時間還是會回家,每次帶不同的女人回來,有的還有小孩。侄女都會跟我說她們欺負她。記得很牢是有一次她很生氣那對母女不讓她用房間里的痰盂上廁所,要她下樓去。

大哥的女人換到第n個的時候,停了下來,這是一個很愛乾淨長得也很白凈順眼的嫂子。新嫂子(以下簡稱嫂子)就這樣嫁給了大哥。

那個時候大伯已經幫大哥還清了債,大哥終於回到了鎮上。

嫂子家裡當時條件是很好的,花錢自然也大手大腳。她不習慣和大伯大伯母一起住,就拉著大哥在外面租了個房子,房租都是她出。對當時念高中的侄女,她也是出奇大方,前幾次見面,塞給她四五萬。之後每個月會給她兩千生活費。

後來嫂子家裡出事了,欠了錢,嫂子就失去了靠山,房子也租不起了。兩口子就商量著回大伯家裡住。結果大伯和大伯母表示:兒子可以回來住,媳婦兒不行! 因為他們怕媳婦兒家裡欠錢的找上門來。

嫂子沒有辦法,花500塊錢買了一雙皮鞋送給大伯,哄他開心。他終於勉強同意她住了。

住進來以後,習慣了做家庭主婦的嫂子就一個人攬了所有家務活。她又是比較愛乾淨,把整個家打掃得一塵不染。當然還有做飯,也都是她包了。這樣兩年過去了。這兩年內,據嫂子說,他們家零花錢一分都沒有給她過,還各種嫌棄她。我大哥好不容易掙了點錢,都自己拿去喝酒什麼的用光了。一分也沒往家裡拿。 她生了個兒子,給兒子買新衣服還要遭受婆婆公公的質問。

兩年後,嫂子徹底死心,就不再幫他們做家務,一個人搬到了三樓閣樓去住,然後買了煤氣灶自己做飯吃。空閑下來做些外賣在微信上賣一賣也有了些收入。然而賺了錢,公婆還是要管。買新衣服給兒子他們還是要質問。後來沒辦法,嫂子把淘寶店地址改成自己的朋友家裡,寄過去,她再悄悄拿了給兒子去穿。

至於那個當初嫂子大手筆給了錢的侄女,現在嫁了一個當地比較有錢的男人,在街上看見嫂子,就當沒看到。更別提給她錢資助一下了。

最傷嫂子心的是,有一次聚會,嫂子的兒子在,侄女的表妹也在,家裡就這么兩個小孩。侄女出去買奶茶,回來後就帶了一杯,給了表妹喝。嫂子兒子在一旁看著。當時嫂子覺得自己那幾年不只是餵了一隻狗而已……

關於我和侄女:
在從小所有開銷都是我出的背景下,我們長大了,她比我先工作好多年,但是每次回來見面依舊是我出錢,我那時候不知怎麼還會給她帶禮物……

然後她工作的不知道第幾年,她請我吃了一頓飯,並表示:我幾乎沒請人吃過飯,你要感恩戴德。說實話當時挺無語的。

她結婚我沒趕回去,買了條千把塊的項鏈送給她。

後來我家破產了,家要被拍賣了。我媽讓我去湊30萬,走投無路的我,硬著頭皮問了她,說借我幾萬塊都行。她說錢都買了理財,拿不出來。還作勢怪我:你怎麼不早說!我昨天剛買的!你昨天說了我就不買了!

我自然是信了,但是心裡有些難過。

後來拍賣延後了幾個月,再次到了拍賣時間,我媽這次沒有教給我任務,但我想著自己能湊多少要不都試試。於是我抱著試試看的心情再次硬著頭皮問了她,這次是借一萬,確定的數字。

她在電話那頭故技重施:我都買理財了呀!哎呀真不巧!你怎麼不早說!我昨天剛買的!你昨天說了我就不買了!

我笑笑:那沒事。 就沒說話了。

我覺得吧,全世界不借錢給我,都不要緊,你不借給我,我真的是會道德綁架你的。

後來遇到一次她的合作夥伴,聊起來,合作夥伴表示:她絕對有自己小金庫。

再後來,我弟遇到一次大伯母,她吹噓自己孫女婿開了上市公司,還給自己三四歲的曾孫女買了一套房子,裝修花了一百多萬。我跟我弟說,你要是還能懟,就該說:哎呀伯母,怪不得xx連一萬塊都借不出來,都花在這幾百萬的房子和裝修上了呢。真是,現在生活應該很辛苦吧,都是我不好,還去借錢。

講完了。我想說,像我這種知道世界上哪裡地震槍擊案什麼的都會心疼半天在心裡默默哀悼的人,是很期待這個世界好,期待我家好的。家人之間再有矛盾,我也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的。但是唯獨他們家好了,我不開心,說白了就是:我一點也不希望他們家好。

再次更新,剛剛發生的:

我冊那fuck……我又來更新了…

今天媽媽和我說93歲癱瘓在床的阿么前段時間差點走了。她瞞著沒跟我說。還好沒什麼事了現在。

阿么生了七個孩子,我爸爸是最小的一個。從小阿么就跟我們住,我爸媽負責贍養。我以前不滿這些親戚的作為,就埋怨怎麼不是爸爸的哥哥姐姐養老人而是我們?爸爸媽媽總跟我說:因為這是我們自己家的親阿么啊,不要想他們養不養的,我們自己的阿么當然要自己養啦。

後來我就再也沒說過這種話了。

媽媽以前工作很忙總是風里來雨里去,是阿么一勺勺奶粉還有麥糊糊給我喂大的,所以我很愛很愛她。還有已經去世的阿公。

在阿么這種情況下,爸爸媽媽叫了所有家人來床前以防萬一,然後媽媽和護工給阿么順氣,餵了些糖水。

阿么醒了。

剛剛下面提到的這奇葩一家中的大伯母,居然埋怨我媽媽:人都要走了,你救回來做什麼?就讓她安生走吧。

我:???這特么是什麼意思?走了對她什麼好處?又不是她養!

媽媽:因為現在護工一個月4000,媽媽實在出不起了,所以是七戶人家分攤的。

我:???那一個月才多少?大不了我幫她出啊!

媽媽:她是覺得不想再為這個她認為早就可以走的人做點什麼了。額外的幾百塊都不願意了。所以天天盼著她死,還能辦葬禮分錢。

我:她有病嗎???信不信我打死她???

我現在都沒冷靜下來。要知道阿么一直是一個非常好的婆婆,對每個媳婦兒都特別友善,誰生娃她就盡心盡力照顧。當初就是被我大哥(文中提到的敗家子,這個大伯母的親兒子)和原來的大嫂吵架的時候不小心推地上導致身體每況愈下,現在93了還能吃能睡就是神智不清,怎麼你了?你花幾百塊錢不應該嗎?我阿么怪過你兒子說過任何一句話了嗎?我詛咒你們全家都每況愈下,一個都不好過!!!

人性的惡真的是無法估計的。阿么現在也是沒法知道了,聽不進話,如果知道了該多傷心。。。


白鹿姑娘:

姥姥有四個女兒,我媽排老三。大姨家條件最好,事事都以她為主,她也高傲起來,覺得大家族裡凡事都要聽她的。她有個兒子,三本,在我們家是第一個大學生,她自然覺得得意,表哥前兩年結婚了。而我後來去了我們省最好的高中,又考上一所更好的一本,這是我媽媽覺得唯一能和大姨比的地方。這是背景。
我有了男朋友,已經快兩年了,很恩愛,打算長久交往的那種。年前家裡聚會,大家都很好奇地八卦我的男朋友,得知他是獨子後,大姨不冷不熱地說「就不能和家裡一個孩子的結婚,不然婚後照顧四個老人都沒人分擔」。我立即特別熱情地面對著大姨問:「哎?表哥什麼時候又有了個弟弟妹妹,我怎麼都不知道?」


魚魚吃水果:

問我為啥不用熱白開的小朋友們,你們是認真的嗎。。。分寸還是得把握的。

還有一些同學說,自己是事後諸葛亮的,我想說,無論你反不反擊,你的態度必須擺在那兒,不卑不亢才不會讓人覺得你懦弱,別人對你怎樣,你就對他/她怎樣,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的還給他,無需添油加醋或者只是為了裝x而裝x。
咽不下那口氣就不要咽了,一口吐對方嘴裡,抹抹嘴開溜。
—————————————————————————

親戚家的小孩特別沒貭素

他家裡很有錢

明顯是被寵壞的小孩

你能想到一個才上國小的人天天嘴巴里不乾不淨的指著別人鼻子罵爹罵娘的么

有一次我看到他媽說了他兩句,他指著他媽鼻子罵,你這個賤人xxx

雖然遭了一頓罵,可是嘴裡還是含含糊糊的用臟話罵罵咧咧

就是屬於知道別人不會對自己怎麼樣,所以特別的橫

他之前還特別喜歡跟我玩,跟在我屁股後面追著我,那時候的他還沒有開始學壞

因為他家裡每一個人都是有點仗「錢」欺人的,所以我爸媽和他們關系並不是很好

但是!每年過節,都得拎著一大包東西去他們家拜年!真的神煩啊!!!

這一年,我進門後和親戚們打了招呼就開始聊天起來,親戚讓他過來喊我,他嘟嘟囔囔,有什麼好喊的,一大早過來煩死人

我裝作沒聽見,反正我也不想搭理他

後來他起床刷牙,杯子里還剩有一點水,他走到我身邊,把杯子里的水倒在我頭上了,一邊看著一邊笑,哈哈哈傻逼

他媽也沒發火(看來是習以為常了)對他說,你怎麼能這樣呢

我心想,你要是罵他一頓我也就算了,你居然罵都不罵

我微笑著說,沒事沒事,他小的時候就喜歡這樣跟我鬧呢,我倆經常互潑,說完,我立馬舉起一杯剛剛才倒的涼白開,往他臉上潑了過去

他和他媽一臉懵逼

我一臉慈愛的笑容對他說,姐姐要走了,下次再過來陪你玩潑水哦


Aorqu用戶:

親生父親,超齡巨嬰。八幾年鬧離婚,為了不要孩子,說我不是他親生的(當年沒親子鑒定啥的高端手段,但我長得那個衰樣,說不是都沒人信)。後來各種打官司,撫養費二十塊,五十塊,漲到國小快畢業二百塊,一直到十六歲。老爹在新中國第一個合資企業當工程師,基本工資正常,獎金巨高,撫養費都按照基本工資算(同齡同學有父母離異的,都按照全部收入為基數算撫養費)。
阿公阿么家養了七個孩子,六男一女,老爹排第二。這么些年老爹一直跟阿公阿么過,一天不能離開媽。勿噴,孝敬父母應該的,我沒說不應該。但是心智上起碼要成人吧。
從小因為撫養費各種打官司,出庭。為了不給撫養費老爹想了各種招,扣著不給,後來沒辦法我娘抗訴,強制執行了,直接工資扣,去工會領錢。老爹有一年還告到法院去,要求我每家兩周輪換住,這樣就不用給錢了。上大學之前除了撫養費,沒給過別的錢。有一年過年(我國小三年級)去跟他要錢買鋼琴(我媽說她全出買不起,看是不是能一人出一半),被拎著脖領子趕出門。我哭,和陪我去的鄰居小姐姐一邊敲門,一邊把他家春聯撕了。我親爹,報警了。。。
後來讀大學,一開始死活不給學費,說過了十六歲,人家對我沒義務了。小圈子裡的人開始對老爹和他後娶的媳婦指指點點,迫於壓力給了一些學費。後來大學部畢業,回老家一邊工作,一邊考研。我軟心腸的老娘開始讓我去他家看望阿么。於是有了各種互懟。
後來考上了研,跟他打借條借學費,不借。無所謂,我自己念出來了。現在已經離開老家。
1,老爹:「我就知道你是個白眼狼,我給你出大學學費,回頭你考研走了,你媽立馬貼過去跟著了。」
我:「我從你身上啥也沒學會,就學會孝順了。你咋對我阿么,我咋對我媽,有毛病?「
2,老爹:「你怎麼這么能喝奶?一次喝一斤,都夠我們**(他媳婦)喝兩頓了。」
我:「我媽養我,從小牛奶當水喝的。你以為我是你那二百塊撫養費養大的?」
3,老爹:「你還說我不對你好,你看我家電視後面都用紙條貼了你名字。」(不知道他哪來的蜜汁幻想,認為家裡傢具電器後面用紙條寫個我的名字,就是對我好了,我又沒用他的)
我:「哦,我學會了,以後我也這么盡孝。」
4,他給一個朋友的孩子補課補了很久,後來那孩子過年拎了點兒吃的去看他。
老爹:「你看人家,來家裡從來不空手。」
我:「哦,好的,我也去看看我的補課老師。」
5,前兩年深圳光明新區有個山體滑坡,老爹打電話過來(有個兩三年沒聯系了),明面問候:「離你不近吧?」轉頭就說:「阿么前段時間都肺炎了,我也低血壓,你都不回來看看。」開始各種指責我。
我:「我前幾個月還被查出來疑似甲狀腺癌呢,我也沒告訴你,知道告訴你了也沒用。」
是的,人家並沒有問我後續啥情況,怎麼治的,需不需要錢,飛速就掛斷了。
6,老爹:「你到我家就一坐,怎麼不幹活?你看看人家閨女回家,啥不幹?」
我:「人家爹餵奶換尿布輔導功課養育孩子了,孩子回家才伺候父母。你幹啥了?再說了,我媽說了,她養的閨女,這一雙手是要翻書寫字彈琴畫畫敲鍵盤賺錢的,不是伺候人的。」
我爹:「你自己在家也不幹?現在不學,以後要幹活的時候都不會!」
我:「我娘說了,術業有專攻,大不了請保姆,一個不夠請兩個。況且擦地是什麼高級工種?聰明人想做什麼都能會。」
是的,我娘就是這么霸氣。這就我娘的原話。雖然現在我也沒請得起保姆,自己家裝修,完全一個人邊上班邊跟進,裝修師傅糊弄我的也吵不過人家,就自己補救。刷牆抹膩子用電鑽往牆上打孔組裝傢具,我都女漢子自己搞定了。我娘的教育是,時間和精力要用在刀刃上,但是到該下手的時候也不嬌氣。
估計這問題下面這么多答案,也沒人看到這里。我就是想贊一下我娘。
****************************************
謝謝大家關心。回答幾個大家關心的問題吧。甲狀腺腫瘤後來跑了很多醫院,保守治療了(去瘤不去腺體)。
去他家是我娘要求的,我娘是心軟的爛好人,說我好小的時候阿么對我好過,去看看也應該。有問我是不是聯系是為了要遺產的。遺產?要可以我連基因都甩回給他們家。
另外有問不贍養是否合法的,這個簡單,不是也有贍養費么,我也可以給啊。
我老爹再婚以後是想要孩子的,但是很多年都要不上(我又來修正答案了,本來沒想說那姨相關的。我老爹後來要不上孩子是因為他後面的媳婦生病了,不能生孩子了)。所以他只有我一個孩子。


劍聖喵大師:

我有個表姐,也是當老師的,平常我就覺得這個人很自私,典型的表演型人格,飯桌上她可以和她老公一直主導話題,其他人根本插不進去話,但內容都是些她媽怎麼評價她老公之類的話題。

家族聚餐時,總有人要問問她來不來,一聽到她要來,親戚遇到堵車來不了的概率就很高。

可惜我媽是個老好人,我爸是個親情飢渴症,始終還是和她保持著聯系。

有一天她跟我說,聽說我出書了,她也要出教材,能不能幫她推薦個出版社。

本不想理,但電話又打給了我爸,而我爸又是個在親情面前無底線退讓的人。

我就把我自己出版社的編輯聯系方式告訴她了,並告訴她,這個人把我的第一本做成了暢銷書。

後來編輯問我:「你那個表姐怎麼回事,從來不談出書的事,天天說你小時候的醜事,我可沒時間和她嘮嗑!」

我和編輯道了歉,建議她以後不用再回消息。

最可氣的是,前幾天家族聚會,表姐大聲對全家人說。

「我和你們說,那個漁可了不得了,我想出書,他介紹了一個編輯給我。」

「那個編輯問我『是不是大師的姐姐?』,看不出來啊!編輯對他是頂禮膜拜,簡直跟哈巴狗一樣,你們都是大師的親戚,你們覺得光不光榮,榮不榮幸?」

然後自己一個人哈哈大笑,只有少數人乾笑一聲。

我本來想解釋一下,我和編輯是互相尊敬的,而且「大師」是我網名的後綴,出版社都這么叫我。

結果她看見別人不笑,突然就開始蹬鼻子上臉了。

「還大師呢!你們見過小時候穿著一身臟衣服,在田裡吃土的大師嗎?」

對不起,我必須回應下了,而且家族聚會是我買單的。

「見過啊,聯大金岳霖大師,飛機來轟炸時就經常盯著地面吃土,他還撿到過金戒指。但金岳霖大師如果有個飯桌上吃著別人飯還滿嘴噴糞的表姐,他一定是不榮幸的!」

她剛想發火被她老公壓住,看全場人沒有要聲援她的意思,她氣的走了出去,她老公接著跟了出去。

她出去後,我舅舅說:「飯都涼了,大家吃菜吃菜。」

於是全場人開始了愉快的家常,回來時,我爸媽都沒和我提這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