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反擊過分討厭的親戚是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題目原文:正面懟過分討厭的親戚是怎樣一種體驗?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很多小夥伴是討厭親戚的但敢怒不敢言的。但是,當有的親戚滿懷惡意蹬鼻子上臉欺負人特別過分的時候,大家都是怎麼應對的?當時是咋想的,做了後有怎樣的後果?熱烈歡迎大家交流經驗!
, , , ,
匿名用戶:
本人性別女,在校大學生,學的財管專業。用攢下來的壓歲錢和獎學金炒股,盈盈虧虧也算小小賺了一丟丟。
爹娘不傻,但是白甜。比較保守,不太相信股票期貨市場之類的,所以我直到開始扭虧為盈了,才敢把炒股的事告訴他們。
幾個長輩都挺好的,逢年過節會一起聚餐,唯獨三伯母人比較emmmn……
以上為背景。

有一次三伯母不知道從哪聽來的消息,知道我炒股,說要「投資」一筆錢給我,讓我幫她炒。我自己炒股盈虧可以自負,然而幫別人炒?我又不是股神哇,哪能時時賺錢。這種人情中還夾著金錢的親情債是最復雜的了,立多少張字據我都會害怕。於是推說道行不深,堅決地拒絕了。
她再說,既然不能幫她炒,那順便告訴她我買賣哪支股也行。wtf更過分了好吧??我每天盯盤、讀研報、買消息這些沉沒成本怎麼算?憑什麼要白白給你?遂再拒。
後來聽老媽說,三伯母和親戚們說我小氣,不願讓親戚們賺錢,人品不好。我擔心我爸媽夾在中間難受,如果只是這種程度,那說就說唄,我人品如何大家心裡有數。再加上她平常就碎嘴,公信力已經很低了。

今年春節聚餐,爸媽有事沒去,派我上陣。期間她說看到有女大學生被包養的新聞,女學生消費很高但是從來不問家裡要錢balabala……感覺她意有所指地問我:「AA(我小名)平時要生活費多少啊?」
我攢了個小金庫,夠自己吃飯的那種。所以比較少問父母要生活費,我希望他們能把更多的錢花在自己身上。我沒反應過來,如實地報了個數。她聽後誇張地說:「這么少呀!呵呵不會是還有別人給吧,難怪不願帶我炒股!」
話一出口整桌都沉默了。真的,長這么大我從來沒聽過這么惡毒的誅心之論。怎麼會有人心胸狹隘到如此程度?思想骯臟到如此地步?更何況我們還是有血緣關系的親戚。她還意猶未盡地說:「還是男孩好啊,BB(她兒小名)每個月要這么多,反正我們也負擔得起,至少不用擔心什麼啊。」
輩分最大的二伯馬上出來呵斥她不像話,其他幾個親戚趕緊打圓場。小姑在桌下緊攥著我的手,估計是怕我暴起掀桌,大家都沒得吃了哈哈哈。在這得感謝我爹娘人緣好,平常做事講的都是一個理字,所以大家根本不信她的胡言亂語。末了她才說:「我不是那個意思啊,你別放在心上」

我全程沉默。他們都以為這事算過了,其實我在等技能CD。我把嘴裡的菜咽下去,確保用的是最清晰的聲音,大聲說:「三娘,我用的是自己堂堂正正賺的錢。再說要得多也不一定是好事哇,溜冰(吸毒的意思)賭博哪樣不花大錢,不害人?BB的留級警告您看沒?您可得注意,別氣出病,把棺材本賠進去了!對,我就是這個意思,您一定要放在心上!」
第一次看到書上說的,人氣急的時候臉一陣紅一陣白的樣子,原來是真的。

收假回學校後,借口送過年禮物,給愛喝茶的二伯買了一套茶具,給小姑買了一條圍巾。其他幾位長輩都認真挑了禮物,就是不送她!略略略!


Aorqu用戶:
看到評論好多說黃旭東的,去查了查,發現一個恐怖的事情——我跟他都是自貢的。那真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啊!
應大家要求來祝大家雞年大吉吧!
順便回答一下我的技能是祖傳的,承自我媽。我媽雖然對我姥姥愚孝,但對其他親戚那是一個神一般的存在。
舉個栗子,三十年前我姨媽在娘家生孩子。我姨丈的父母特別重男輕女,因為我姨媽生了個女兒就沒來看過孫女。我媽一氣之下到他們家門口罵:就你們家這做派,一輩子別想抱孫子!
然後他們家4兒子生了5個孫女,又得了13個曾外孫女。也就是在這三十年裡家裡沒一個xy染色體的新生兒。
我媽這樣的事跡特別多,以至於我單身至今總覺得是她老說我大腳姑娘不好嫁的原因。

以下是原答案
我姥姥住在A城,我媽也在A城工作;我爸在B城工作;所以我爸媽一直兩地分居,而我跟著我媽住。這是前提。一年國慶長假,我媽早早地買了車票,清空了冰箱,大包小包地帶著我趕到B城和我爸團聚了。我爸也安排了滿滿的行程以及和各個親戚朋友的聚會。
本來應該是一個美好的團圓假期。我媽手賤接了我姥姥的奪命連環call,說她兒子我媽的哥哥從C城回A城了,一定要我媽趕回去和她哥吃晚飯。
是的,在我和我媽坐了5個小時的大巴終於見到我爸後,我姥姥要我們立即再坐5個小時的大巴回去!關鍵是我媽還真帶著我趕回去了!就像我舅舅這輩子只剩這頓晚餐吃了似的!
結果我們好不容易回去以後,我姥姥又通知我媽晚餐取消了,讓我們自己解決。我媽當時就哭了。我一看我媽哭就受不了了。直接沖到姥姥家問誰取消的晚餐?我舅舅主動承認是他取消的。我問他為什麼?他說下午逛街的時候吃了三冰淇淋吃不下飯了。我說你這么個吃法早晚把胃吃出毛病。
第二年他就檢查出了胃癌,胃被切掉了。
還有我一個表哥,和我一個學校不同級。平時老愛看我笑話告我小狀。
我那時有個特好的打扮得像男生的女生朋友。估計被他看見了,就告訴大人們我早戀了。大人來問我,我說那個哥哥腦殼有包的,你們不要理他。
後來他就檢查出了腦瘤,動手術切掉了。
我們家親戚就再也不敢惹我了。


匿名用戶:
什麼體驗?
體驗就是我再也沒有親戚了。
姨夫吃了我養的寵物狗,我懟他,然後和姨家親戚徹底斷絕來往。
大舅家的姐姐需要我幫忙的時候就來煩我,不需要的時候就不回資訊,在連著三次有重要事情找她,打電話拒接,發資訊不回之後,我和她斷絕往來。我小時候因為用過大舅一張普通的素描紙畫畫,還被他打的鼻青臉腫,那張紙價值一塊五,我永遠記得……
二舅家的弟弟猥褻我,我要報警,聖母媽媽不讓報警,我只好懟了他們全家,斷絕往來。
我媽明知我表弟猥褻過我,還和二舅一家關系親密,得知她身在國外,也要飛回來參加畜生表弟的婚禮,我就和我媽斷絕了關系。
因為我結婚的時候她都沒來參加。
而自從和他們斷絕了關系,我覺得我的生活變得格外的平靜,充實。


Aorqu用戶:
大年初八,我在家族群里說了一句「誰再勸我爸喝酒,我就給誰燒紙」,家族群異常的熱鬧起來了。

起因是,一個沒怎麼見過的姑姑勸我媽喝酒,我媽說了幾次不能喝,她非得讓我媽喝,我一下就生氣了,說「你要幹嘛啊,我媽都說了不能喝,你為什麼要逼她,你自己想喝就自己喝去,你不知道多少人喝酒喝死了么?」
然後我覺得話說重了,就把那杯酒敬了那個姑姑,說了幾句好話。

散場後,我爸我媽要回家,結果,被那個姑姑的弟弟勸到他家去了。(我爸本來過年不去他家的,因為害怕喝酒,但還是被勸去了)
我回家後,給我爸我媽打電話說不要喝酒,但我爸臉皮薄不會拒絕人,經不住別人說幾句好話。我也知道那個叔叔勸酒的尿性,曾把我灌醉過。

又給那個叔叔也打了幾個電話,說我爸不能喝酒。那個叔叔說他們喝,不會給我爸敬酒(我爸是大哥)的。

我不放心,又在群里說「我爸歲數大了不能喝酒,請親戚們不要勸酒」。

接下來,我就一個小時給我爸我媽那個叔叔打電話,我爸手機被別人接上了,吼了一聲掛了。那個叔叔也說讓我放心。

結果。
幾個小時過去了,一個認識的司機到我家來,說你爸喝醉了,你去看看。

我出去一看,不知道他摔哪兒了,身上是泥巴,說頭很疼,我一下就氣到不行了。

就在群里@那個叔叔,問他怎麼回事。
然後又說,以後誰再勸我爸喝酒,我就給誰燒紙去。想讓我燒紙的,趕緊報名。

結果,叔叔的妹妹們出來了,逼叨叨逼叨叨嫌我說話不吉利,把我氣的呀,mlgb的,吉不吉利的和你有什麼關系,我又沒說你,你們咋不關心你們堂哥的死活?
當然,我和我爸也吵了一架。

先吃飯了,有時間上群聊截圖,

這事兒到今天還沒完。


匿名用戶:
難以剋制,就毫不客氣的揍之。我當年揮動拳頭,又快又狠的上去狠狠幾下,把親戚打的直哭,然後被同樣在吃年夜飯的親戚攔下來。

這事有年頭了,因為涉及顛覆現有社交圈子形象,也不得不匿。

我小時候家暴風氣嚴重,我爹更是嚴重的酒精依賴外加過度臆想,天天喝,而我和我媽經常因此被揍,平均一個月兩次,報警什麼的家常便飯,幾乎是地獄般的童年。

不過很快形式逆轉了,因為四年五年過去,我TMD長大了,學習之餘天天鍛煉肌肉玩,一天五十俯卧撐雷打不動還得加練。我爹也不是傻逼,特別是沒喝多的時候,他知道哪怕自己是工人,體力很好很好,但年輕人戰鬥力提升的速度很快,再打起來說不定誰揍誰(喝多的人戰鬥力直線下降,腳下沒根),所以他盡量剋制,讓自己不喝多。所以他有段時間也很少犯病,但快過年的時候,我也放假了,損爹又不知道為什麼和親戚們喝多了,然後回家後各種花式亂罵,然後在家裡一頓亂打,我為了保護我媽,力戰之,可惜久戰不敵,他和瘋狗一樣,反正全都掛彩了,或輕或重。我決定以退為進,然後帶著我媽於大雪天穿著襯衣襯褲加拖鞋到了我阿么家避難(後來我發現家裡的電視洗衣機電風扇這些都被砸的稀巴爛,慘烈度可見一斑,連個坐的地方都沒有)。我奶這老太太是上世紀的人,特別重男輕女,明知道自己兒子不對,也沒說什麼,總之敷衍兩句,聽上去讓我特別不爽。

第二天,我帶我媽去醫院檢查身體,還好也就輕傷,然後又去我舅家度日,我爹來鬧兩次,被我拿石頭打跑了。他當時已經醒酒,各種胡攪蠻纏,一會兒道歉,一會兒威脅不回家就砸玻璃,總之我直接拎起板磚那麼大的石頭奔著他頭就砸,他不跑除了被開瓢沒別的可能。又沒多久,過年了,可以吃年夜飯了。

我媽是個善良而看重臉面的人,總之一句話,普通人,她覺得她和我爹的戰斗不應該影響我的人生,所以勸我大年三十去我奶家看看,我一想畢竟姑啊大爺什麼的將近十多口人,不是個個都狼心狗肺,其中很多外姓親戚(例如嬸什麼的)都有著被家暴的歷史,我去湊個人頭就算了,怎麼也能糊弄糊弄。當然,更為重要的原因是我希望做點潤滑工作,讓他們離婚離的能快點,至少也不會見面就提刀互罵。

開始,一團祥和,畢竟過年嘛,圖吉利,大家都是這么想的,除了我盯著我爹不停冷哼,沒啥事。

我奶家挺小,擺了兩桌吧,擠的很滿,不能喝酒的孩子和女人都在外面的小屋干吃飯,隨便應付,而我雖然也不喝酒,卻坐了屋內主桌,總之屋裡就兩個哥一個小弟差不多大,也是平輩,其餘六七個小孩都外屋了。

酒桌上,我不過吃了幾個餃子就撂筷子了,然後聽一堆大爺叔姑啊什麼的廢話(我爸家是姊妹9個……),熬時間吧,我反正準備湊夠兩小時走人,面子工程一級熟練。與此同時,各個親戚都開始神喝了(他們喝白酒一向使用碗),正當我估摸還有半小時就能閃人離去的時候,他們卻已經酒精上頭了,各種瞎jb扯淡,然後就迷迷糊糊的聊到我們家的事,而我那該死的爹聽著估計也蛋疼,畢竟家暴說出來很丟人,這幫親戚話里話外的意思是媳婦帶著孩子去大舅哥家住更丟人,總之在他們這些酒蒙子嘴裡眼裡除了自己都是垃圾,挨個擺道理,挨個教育,之類的。我那孫子爹然後就去上廁所了,一瘸一拐(正是前陣子被我用板凳拍的),而且去了很久,估計也是面子掛不住了。

這些親戚都狗,最狗的就是我三姑,出名的嘴臭,刁蠻。不僅嘴臭,我三姑此人還好酒,天天吹水說比我三姑父能喝,白酒灌了幾碗後,估計是心疼她弟弟被我揍瘸了,她以長輩自居,坐在對面對我教育說:「小x啊,不是我說你,你媽也真是的,不會做女人,跪下來哀求兩句能死么?你也是的,都上高中的人了,書都白念了,不知道說小話,求求他,忍忍么……」

總之類似的屁話(跪下認錯這四個字我一輩子都不會忘),什麼你爸養你不容易之類的,你不能做白眼狼這種,吧啦吧啦沒完,三姑說了至少十幾分鐘吧,滿嘴噴糞,我開始的時候都懶得反駁,隨便嗯啊呀幾句,聽著聽著怒氣值穩定上升,開始沉默不語了。這個女人一向秉承中國小市民階層的全部惡習,自私,自利,喜歡赤裸裸的偏袒,且口無遮攔,品行是每個人都知道的,反正最後就演變成她嘴角冒白沫單獨教育我,高高在上的語氣。

後來,我實在忍無可忍了,正好見我的損爹提著褲子從廁所回來,怒氣一下子沖上來,也不知道哪來的戰鬥力和爆發力,直接一把將桌子掀了,那桌面都打在天花板上,飯菜酒撒的整個屋子全是,然後我一步就沖上去抓住我三姑頭發,右手幾個直拳塞在我三姑的老臉上,奔著鼻子往死里揍,好像還用力踢了兩腳,真正的用盡全力,絕不留手,好像邊打我邊咆哮:「cmm的!隱忍,你就嘴上說的漂亮,nmb的繼續忍啊!你tm現在你跪下來求我啊?cnm你今天不跪,我明天就拿刀去你家宰了你!把你全家都殺了餵豬。你不整天愛管閑事,站著說話不腰疼嘛?cnm我今天讓你感受一下什麼nmb暴力……」(也許這樣吧,我現在隨便寫的。)反正大概也就類似的話,基本全是臟話,沒啥邏輯可言,也記不住了,總之我沒少喊,完全是咆哮。而我一生幾乎滴酒不沾,理論上應該是眼神極其兇狠,反正親戚最開始全部嚇成傻b,任憑我動手,反應過來的時候我三姑已經被我揍的差不多了,站不起來了,他們才知道過來拉住我。不過說一千道一萬,我三姑她當時自然也不會跪的,這點臉她得要,只是哆哆嗦嗦,然後哭著,癱坐在地上,一句話都不敢再說。總之樣子挺凄慘,臉上和衣服都是血,看著很嚇人,實際上連我媽承受痛苦的百分之一都不到。

什麼,你說別的親戚敢不敢動手教育我?他們當然不敢了,甚至我三姑家的小弟也在場,他不過比我小兩歲,看見自己媽被揍的滿面桃花也都沒敢動手,只是在一邊怒氣沖沖看著我,我甚至敢保證他只要一動手,我當時百分百摸到酒瓶子或者任何東西都敢奔他腦袋打,絕不帶留手,往死里拍。可惜,我小弟這個貨也和他媽一樣一樣的外強中乾,平日里總說自己是學校一霸,瞧不起我這種學習特別好卻沒事跡的人,豈不知我這戰鬥力提升完全靠家庭內部培養,pk全是和成年工人階級對毆,一般不在外面暴露實力,真需要動手的時候,那孫子就慫咯。

欺軟怕硬,橫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就是這幫人的本質。毫不謙虛的說,我當時已經完全出離憤怒,失去理智,特別有勁,任誰拉都費勁,按心態講,提刀殺人也不為過,他們除了敢拉我,哪敢打我一下?別看那些人都是工人農民,個個肌肉發達,感覺很厲害,牛逼天天吹,實際上真遇見亡命徒,只敢說「有事好商量」這種沒什麼營養的話,一點戰鬥力都沒有了。

自然,我爹當時也嚇得不敢說話,甚至都不敢靠近,只是遠遠躲著,估計是隨時準備跑,他是絕對沒看見我這種戰斗姿態,真正想殺人的姿態,因為他在家暴狀態下基本都是喝多了,斷片的。

這些回憶乃至細節也就是我當晚夜裡胡思亂想才漸漸恢復記憶,慢慢在腦海整理出來的,真正揍人的時候腦子還是空白居多。

再後來,我爹他再看見我特別老實,和我媽也很快辦離婚,這期間別說在我面前動手,基本都不敢說什麼狠話,撐死敢瞪我兩眼,表示心中不爽。因為他知道,瞪我是不會讓我暴走的,而我這人一向講究實用和效率,否則早殺他百八十遍了(我就覺得為了酒囊飯袋殺人不值),甚至可以說百分之九十九的情況下,都是我的理性佔據主導。

那年的年夜飯估計也讓很多人刷新了我是個書獃子,只知道學習的三觀。不過吧,也沒什麼後果等著我,當時我就大踏步走了,和沒事人一樣,甚至我媽和大舅家的表妹他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撒謊說他們家因為錢親兄弟喝多後打起來了,我身上的污漬血跡都是看熱鬧被噴的,反正和我沒關系。我媽當然信,因為我爹那邊親戚以前就打過,過後我再沒提,大家也就自動健忘了。

毫不客氣的說,我當時一點都不後悔對四五十歲的女人如此暴力,哪怕到今天也一樣,還覺得自己打的挺輕,她不過流流鼻血罷了,應該再多補幾腳,踢斷幾根肋骨,讓她感同身受,順手把我爹另一隻腳打瘸甚至打斷,讓他也知道知道清醒時被揍的感覺so爽。

唉,往事隨風而逝,我媽這些年都很少提及這些事,偶爾會嘆息幾聲表示可憐我要死的爹,真心已經是老黃歷了。

如今,我近二十年沒和我損爹包括那邊的任何操蛋親戚說過哪怕一句廢話,連最基本的禮貌都省了,完全路人,他們喜歡嘲諷誰就嘲諷誰吧,喜歡怎麼活也和我毫無關系,反正不認識。近來聽聞,我爹應該即將升仙了,分分鐘去見馬克思大人,貌似生活都不能自理。他註定死在酒精上,能苟且的活這么多年已經是奇蹟。我也一直沒有回去看看的心思,我怕我太激動直接送他一程,法律什麼的更是無視,隨便他們去告,拒不執行。至於未來幾日乃至幾月出殯什麼的所謂民俗和道德觀,對不起,你們這些損b親戚自己看著辦吧,反正當年就數你們勸酒勸的最歡快,三天一小聚,五天一大醉,其他各種事幾乎做絕,就差到我們家按住人手腳了。反正我覺得,要有人問個問題是你們家的親戚到底多惡心人,我真能寫十萬字以上,而損爹的腦血栓也不是因為我揍的,是喝酒過量導致。所以嘛,誰都不管,屍體就直接扔大街上喂狗吧,在下是不會多看一眼的,頂多關心一下狗會不會拉肚子……哭喪?呵呵,就更開玩笑了,我不放鞭炮慶祝慶祝都算良心守法市民了。

當然,我在那以後,也幾乎從未和任何人動過手,更不喝酒,實在沒什麼必要,也早過了年少輕狂的歲數,周圍的除了我老婆,沒人知道我有如此爆炸的黑歷史。(我老婆反而推薦我趕緊回家,然後速度把他氣死……無語,我才沒那個閑心。)

多少年來,以暴制暴這些事總有,我也一向保留意見,覺得看情況再說才是正道,畢竟站著說話不腰疼,很多事根本不是靠說或者法就能解決。哪怕在Aorqu這種喜歡政治正確的地方,我也一般留有一點餘地,因為我深刻的意識到咱國初級階段的法律到底是多麼初級,無為而治到底是多麼無為,很多時候jc就是形同虛設的,而人類這種生物,一旦卑劣起來,任憑你想破頭也想不到有多麼的無恥。言語的力量要多蒼白,就有多蒼白。

法律,道德,不過是美好的願景和一二線城市的福利,對其餘幾億人來說,大體上也就是書本知識。

嗯,雖然講了我的事,但題主,我建議你還是先以德服人,畢竟國人有躺哪訛哪的習慣。

德不能服,那麼,避而遠之。

不能避免,痛快揍之!

不要留手,務必用力,但別打死了!不值!

還有一點,寫給所有人。沉默而憤怒的讀書人或者老實人千萬千萬盡量不要惹,他們一旦到達某種程度,會出離憤怒,會做出完全不考慮後果的事,這一秒積累了他此生所有的怒氣,你會見識到人類在極度憤怒情況下無與倫比的戰鬥力,殺人什麼的只是結果,不過完全不在暴走狀態下他們考慮範圍內。過程往往更可怕,謝完不殺之恩,幾乎也能讓你後悔終身。

以上。


Origa Zuo:

這題簡直就是為我量身定做的。

我爸的弟弟家裡有個小我12歲的熊孩子。被家裡五個大人(他爸媽、他外公外婆,他外公的媽)從小寵到大的混世魔王。

熊孩子有多討厭呢。

每次家庭聚餐,從來不等長輩動筷子,都是自己想吃就開始吃,喜歡吃的也必須在他伸手可夾的地方。如果達不到他的目的,必定撒潑犯渾大吵大鬧。

身為一個10多歲的小屁孩,和家裡的長輩說話經常性地都是【關你屁事】。然後他家裡的大人,也從來不會說一句你怎麼說話的。

在我家玩,進我房間動我東西從來不問我同意與否。很多時候都是我在外面玩,完了回家發現我東西怎麼壞了。我媽才給我說熊孩子來過。我媽他們大概也是覺得我卧室里沒啥貴重物品,一些小玩具(我的劍玉)給他玩玩也沒問題。

熊孩子簡介到此。

那年也是快過年了,阿公阿么姑媽姑爹還有熊孩子那一家人,都在我家玩。我媽出門打牌,我和我爸在家裡陪他們。這是背景。

大家都在我家客廳沙發上坐著說著有的沒的。熊孩子就開始拿果盤里的糖果到處扔。

一開始他還只是到處扔,大人忙著聊天沒人制止他,然後我看他開始皮了就一直默默地盯著他。

他可能覺得扔糖果沒人理他,沒引起大人的注意。就開始拿茶幾上的其他東西了。先是拿了個撲克牌往他爸身上扔,我當時還覺得人家自己爸媽都沒管,關我屁事。就沒出聲。

接著他開始拿遙控器了。

他拿遙控器砸我爸了。

我也沒多想,直接吼了他一句【左XX!你幹嘛呢!】

他先是一愣,可能沒想到我這個姐姐連他爸媽的面子都不給。其實也不止他,在場所有人包括我爸,全都呆了。

反應過來他就撒潑了,開始哭。我說你哭大聲點,我聽不見。他就一邊哭,一邊試圖拿他手邊能拿到的東西往我爸身上砸。

我的底線是你自己在家跟你自己家的人怎麼犯渾都沒關系,但是你要渾到我家人身上,那我誰的面子都不認,你該滾蛋滾蛋。

然後我誰的眼色臉色都沒來得及看,我就直勾勾地盯著他,說,【左XX,這是我家,你 給 我 滾 出 去 】。

他爸媽這會反應過來了,他媽直接拉著他說我們走。然後就一家人抱團一起滾了。

完了我爸馬上就跟我媽匯報了,我姑媽姑爹也跟他們的女兒,我姐,打了個電話說這事。我先接到的是我姐的電話,我姐問我說你把左XX罵了一頓啊,我說沒啊我就讓他滾出我家了。我姐說,他們家大人完全就是在溺愛他,現在知道管不住了,不過也沒啥,早就該罵了,也要讓他知道家裡還有兩個姐姐能壓得住他。

然後我掛完我姐電話,我媽電話打進來了,我心想完了肯定被罵。我每次看到熊孩子犯渾我臉色都很臭,隨時想開罵,我媽說過我很多次讓我不要理他小孩子。

我接起電話聽到我媽那邊的麻將聲,我媽說,你終於沒忍住啊,我說是啊,怎麼辦,我媽說,罵都罵了還能怎麼辦,罵了就罵了唄。

哎喲喂我心裡一陣狂喜心想你攔我這么多次原來你自己也想罵他啊。完了我媽就說也不是什麼多大的事,你下次注意點之類的。

簡直神清氣爽。懟完這次他們家一年多沒進過我家門。

還有一次,也是快過年家庭聚餐的時候。

熊孩子左邊坐著我,右邊坐著我們的阿么(我爸和他爸是親兄弟)。老人就很喜歡給小輩夾菜啊什麼的,就說你多吃點啊,然後給他夾了個菜。

他尼瑪就跟被踩著尾巴了一樣直接大吼大叫說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給你說了好多次了!!!

我心想說你是不是忘了這也是把我從小帶大的阿么。

然後我把筷子一放,心平氣和地說,左XX,你吼什麼呢,你不要忘了那也是我的阿么。

可能因為有前車之鑒,他媽看我毛了就開始制止他,說你怎麼對阿么說話呢好好說。他也識趣地沒撒潑。

說明多懟幾次效果還是挺立竿見影的。

所以遇到熊孩子或者傻逼親戚,該懟就懟,懟一次大的保證清凈一整年。


匿名用戶:

我姐姐被阿么逼著去當一個堂姐婚禮的伴娘,這個堂姐的老公所在地區的習俗非常惡劣,有玩伴娘的惡心習俗,我媽不放心就叫我陪姐姐一起去,好歹我也會打架什麼的

結果一開始,堂姐夫帶頭跟一群伴郎開我姐玩笑,問你是不是chu女之類的,特別露骨,我差點上去揍他們,結果我姐說別動手別動手,我才忍住了

然後更過分的,他們一定要往我姐身上倒酒倒飲料,非要動手動腳,還掀我姐裙子。旁邊一群親戚看的很熱鬧,包括我阿么。不論我姐多無助的想要掙脫都沒有辦法,堂姐還說這是習俗一定要玩的

剛好台上有個司儀的麥,手持的那種裝在架子上,老子連架子一起抄起來就狠揍帶頭的堂姐夫,就一聲不吭的拿著整個架子打,打的堂姐夫一直在那裡求饒,鼻血都出來了,我才放下架子,旁邊剛剛鬧得賊起勁的男方親戚立刻消停,一臉怨恨的看著我,說我「搞什麼鬼居然打長輩啊!」,然後罵我沒有教養

我姐渾身都被飲料弄髒了,裙子還撕壞了,我把自己外套給了我姐,這時候堂姐就開始罵我:「你搞什麼啊,幹嘛把我老公打成這樣,砸你堂姐我場子是不是?」

我阿么也罵我:「你搞什麼把你堂姐的婚禮給破壞了。」

我就說了,你們搞婚禮可以欺負我姐不行

堂姐就說,這些都是習俗,什麼叫欺負啊,這只是玩玩伴娘而已,這么開不起玩笑就別死乞白賴來當伴娘

我手上有麥,還能說話,就直接拿起來解釋了一下開玩笑和性騷擾的區別,明確告訴他們隨便摸別人的身體和掀裙子絕對不是開玩笑,最後跟堂姐說:「你要是覺得這樣玩伴娘很好玩,那麼我祝堂姐你未來的女兒也被這樣對待。」

然後帶著我姐走了,說得好像我姐稀罕給你當伴娘似的

---

謝各位,評論我是弟弟的,我是妹妹啊…,幸好打架這個東西多少還是會一點…其實想想當時膽大包天啊,真動手我恐怕打不過一群老大叔。阿么對我們家有點偏見,所以伴娘這個不討好的活就交給了我姐姐,姐姐比較軟弱也沒有拒絕掉。

希望這種所謂「習俗」和擁護這種「習俗」的人越來越少,習俗不是你做出惡劣行為的理由


不是爺的小爺:

年少時人微言輕。

現在我皺個眉家裡親戚都覺得說錯了話。。

不能更無奈。


匿名用戶:

2018-09-04

手術後親戚來看我,本來是挺感激的,但是一群人非要看我傷口。我一個女孩子,你人還那麼多,都拒絕了還要看,任性的熊孩子還直接掀我被子。(本來傷口處要透氣的,不能蓋被子,但我知道親戚來就蓋上了,所以才有接下來的故事。)

作為一個戲精,我直接哭出來了,號啕大哭,聲音能有多大就有多大,把護士給吵來了。護士姐姐就生氣地說「病人術後要靜養,不能有太大情緒波動,不然傷口會裂開的。作為家長就不要添亂了!」同住的病友也給力的說「要是我家親戚,直接給錢買好吃的了,也不會耽誤我恢復啊。哪那麼事多啊!」

然後我就裝作很無辜的楚楚可憐地說「姐姐,不礙事的,我就是傷口很疼,看一下也沒事的,畢竟沒什麼見識。」護士姐姐就接著我說「哪能這么胡來,要是想看傷口我給你們找紀錄片嘍,什麼傷口沒有。」一群親戚在那尷尬地杵著,最後尷尬地回去了。

謝謝給力的護士姐姐和病友。

2019-01-04

哇,好久沒上Aorqu,發現突然好多贊哇(感覺人生達到了高潮,好嗨哦.jpg)

你們的評論我都有認真看過,不得不說,Aorqu網友的腦洞還是很闊以噠。(想看我戲精附體的是魔鬼嗎?! )不過感謝大家的關心啦(暴風筆芯)

已經2019年啦,希望大家都可以順順利利地做好每件事情鴨!不要再遇到什麼糟心的事和人啦。沖鴨沖鴨!


匿名用戶:
我爸一直以來給我灌輸的概念就是家裡窮 他每個月工資只有三千塊錢(職位是經理)讓我 要省 每個月工資要存起來

這一切聽起來都沒毛病 直到 去年他去香港出差給他太太(也就是我後媽)帶了一套蘭蔻的護膚品 我啥也沒有 估計得幾千 給他們的女兒買了一堆朱古力和零食。我啥也沒有。今年也是去香港出差帶了一套sk2(最近流行的大紅瓶,精華,神仙水2瓶最大容量的 估摸著的五六千?

我心裡開始不爽了 有一次吃飯的時候他又說到讓我存錢的話題 然後又在那說自己一個月三千塊錢還要養一個家 我當時就說了一句 那你可真是好老公呢 兩三個月不吃不喝就為了給你老婆買套那麼好的護膚品 你老婆真有福氣

至此以後我爸再也沒提過這茬

分割線

看了大家的回復都感到很暖心 謝謝你們 我還有一個解氣但是不厚道的後續 是懟後媽的 大家有興趣看嗎

再次分割 我來更新了

之前有在評論說過我買回來的化妝品被他們女兒毀了 不止一次 被毀了的東西一大堆 一隻楊樹林買回來自己沒用兩次就被那逼玩意兒給弄完一整瓶了 一瓶香水買回來還沒開始噴就慢慢變少
我跟我爸說 他只會來一句 你年紀那麼小化什麼妝 (我21 。更離譜的是後媽直接說 她女兒整天看我化妝才會弄我的化妝品 呵呵

我不知道她有沒有說她女兒 反正每次我發飆她都當聽不到 上面有說我爸買了一整套sk2給她

有一次剛好她不在家 我倒了半瓶神仙水 直接倒掉 當時她那瓶好像只用了一丟丟 然後她回來的時候大吼 是誰弄了我的化妝品 知不知道一千多一瓶的啊 我直接說了一句 啊你在意別人弄你化妝品的啊 我看你女兒弄我化妝品你都不說 我以為你不在意啊

然後她沒說話 哈哈哈哈 心理爽快
因為我是♏️


灰灰:

我表姐講的真事,當時我在場,只聽到後面的對話,事後表姐完整表述一遍,以下是她的話: 我大伯,我爹的親哥哥。家族因事聚會,他特意逮著我,問:你爸後年60大壽,你什麼打算?我說:我和弟弟商量著辦。他說:那不行,該你一個人承擔起來,花個幾萬都應該……姑娘結了婚就應該多想著娘家……有什麼好東西應該拿到娘家……你的工資應該交給你媽媽……你公婆蠻有錢的,一年去要幾萬把你娘老子…………剛好他兒媳婦我大嫂出現在視野範圍內,我大聲喊她過來:大嫂,我大伯讓我跟你學習,把工資交給娘家媽媽,每年再刮幾萬塊錢給娘家,好東西盡管往娘家搬~~說完我徑直走了,留下那公媳兩個……


Aorqu用戶:
親身經歷,但是沒有什麼代表性

是這樣的,我說過我父母在家都是受氣那種的。就是活他們都干,氣他們全受。常年吃虧。

然後呢,那年我阿公死了。老頭子終於掛了之後,家裡不是得收拾遺物嗎?我大伯就問我媽:「哎呀,我爸的助聽器呢!」

就是一個男人,你能想像到的高八度那個聲音問的。我媽當時就蒙了,什麼助聽器啊?她根本不知道,一下沒反應過來,卧槽,這下好了,招來了他老婆和我爸,他們當時都在,意思就是我媽把這東西給拿走了。就是偷走了,

精彩的來了,我媽看我爸也傻了,反而不蒙了,直接去我阿么那就問說助聽器平時都放哪。結果,就在平時放的小櫃子里,把助聽器找出來了。我媽當時氣壞了,然而,我爸還在待機狀態。

我媽就氣的一個人走了,出門邊走邊哭。然後,在下那個時候在放假,我根本沒去。中午了,我就想問問我媽和我爸什麼時候回家,我好給他們做飯。

我就聽著她哭著把這事告訴我了。

直接說結果吧,我爸攔著我,我跟他說他你不好意思當著你媽、你哥哥的面給你老婆爭口氣,我可不管。
我踹了我大伯一腳,差點把助聽器塞他嘴裡
他兒子連個P都沒敢放
我表妹)姑姑家的,幫我拉偏架,後來和我說:哥,你不知道大舅多惡心人
打架的時候大門開著,鄰居都跑來圍觀。我就差拿個高音喇叭給他宣傳宣傳怎麼當哥哥的。反正我臉皮厚。

結果就是這些年我媽還是善良的,但是誰也不敢和她吹牛逼了。就這樣
——————————————————————————————————————

說句到家的話,大家累死也混不成撕蔥或者是馬雲。你也不是隔壁老王,所以想著我工資高多掙錢或者我能多有權,人家就不懟我了,這是幼稚病。

真火了,給臉不要臉就直接懟,別弄出人命,驗傷都別讓人驗出來,打贏就行。中國中下層依舊是叢林習氣很濃。

—————————————————————————————————————-

有鑒於底下總有開天眼的人和我嗶嗶:你看肯定是你們家社會地位不夠,才能這么受氣!!

大概就是看見我說因為這事是「一個助聽器引發的血案」,評論還有朋友說一個二手助聽器能值多少錢。

統一回復一下,我家情況特殊,這事兒是積怨已深。而且別說我就踹了他一腳,我就是真把打斷了他的腿,最多花個醫葯費。他連報警都不敢,因為他家的經濟來源,是我爸牽線搭橋給出來的。

助聽器這件事情也不是為了別的,老頭子名下有幾個房子。之前我父母商量好了,不會爭什麼遺產,隨他們自己商量怎麼處理。挨打這位是想藉著這件事惡心我父母,都知道他們在家裡好說話臉皮薄,最好能讓他們自己說不要遺產,當然最後弄巧成拙玩脫了。

我動手之前,方方面面都想好了,動手之後這么多年,誰也不敢和我媽在嗶嗶,我爸也不再管他們那些破事了,老太太每年過年召集吃飯,對方依舊客客氣氣,左一個要給我和我老婆紅包,右一個讓他兒子和我多接觸。

有些人的智商和閱歷不適合用來揣測別人家的生活,你還不夠格指點旁人怎麼過日子呢。


麵條君的日常:

這么多贊,針對各位的疑問和評論,我必須要更新一下。

1,有些人罵我說我不尊重長輩,說我罵我阿么是不肖。

我理解您尊老愛幼的美德,也理解您愚孝的偉大,可是我做不到。從小到大,這位號稱我阿么的人,做了太多惡,光是虐待我就很多次,我不想去回憶和細究了。反正我做不到以德報怨,想罵我的人您繼續罵。

2,很多評論問我大姑為什麼罵我。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啊。我放了學剛回到家,她就站在我家院子里指著我鼻子罵,我也是一臉懵逼啊。這位大姑在我國小三年級的時候在我阿么的慫恿下虐待過我,是真的虐待,用拖拉機上的帶子把我綁在椅子上打我的臉,用皮帶抽我的腿和胳膊。她女兒,我的表姐,站在旁邊直接嚇哭了,一直問她媽媽為什麼要打我。這位人面獸心的大姑說,我就是喜歡打她,誰讓她看著傻啊!!她的話我一直記得,我恨她,我到現在還是恨她,原諒不了。太多次的虐待和語言傷害,給我的童年造成了太多的傷害,包括我的性格很多年一直都是非常內向自卑。後來遇到非常好的朋友們才漸漸敢於去接觸新事物和人。

3,很多評論說我反擊的好。

說實話,你們看到的只是發生在我童年的一件很小的事情。在此之前我一直是逆來順受的,因為父母常年在外地工作,沒有人可以保護自己,後來我漸漸長大,發現這些人開始想要虐待我妹妹的時候,我知道自己必須站出來給自己和妹妹撐腰。個中心酸不想再提了。反正我不後悔我罵了這位畜牲不如的大姑,也不後悔我罵了各種作惡的阿么。

最後想說的是,我非常羨慕有和藹可親的阿公阿么的孩子,也羨慕有姑姑舅舅疼的孩子。有阿公阿么姑姑舅舅各種愛的朋友們,真的要好好珍惜哦。還有,我也深知人性並不是每個人都是善良的。有的人的所作所為,我永遠理解不了,我只能努力不活成她們的樣子。

————————原答案————————

我上國小的時候,我大姑來我家,我父母出門沒回來,我放學剛回到家,我大姑就站在院子里指著我鼻子罵:操你媽的,操你媽的!

我當然生氣啊,我就說你不要罵我了,我又沒有怎麼你,憑什麼罵我媽。然後我阿么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瞅著我說: 你姑姑罵你媽,又不是罵你!罵幾句怎麼了?!

呵呵,她既然這樣說了,我能怎麼辦啊,我也只好指著我大姑的鼻子罵: 操你媽的,操你媽的!

我阿么聽到不得了了,跺著腳說我不肖,說我對長輩不尊敬。我說,哎呀,不是你說的罵媽沒事的嗎,她罵我媽就可以,我罵她媽就不行啦?!哈哈哈,氣的我阿么臉都青了。


匿名用戶:

正面懟親姨的匿名答一個。懟過我一個極品大姨幾次。

大姨是母親的親姐姐,我也不知道她在人生長河中經歷了什麼波折,總之當我反應過來時,就發現她特別熱衷於把一些條件明顯差女方幾個層次的男生介紹給女生了。

曾經給我一個碩士在讀的可愛小表姐介紹了一個40出頭,離異帶孩還家暴的男性,把小表姐氣得哭了三天。

之後準備給我介紹時,還沒開口,我就懟了第一次,我說:

「得了吧,就你那個層次,能介紹什麼水準的人給我?」

大姨當時臉綠,然後消停了一段時間。

後來繼續給我可愛的小表姐介紹對象,這次介紹了個遊手好閒還喜歡賭的男性。

她說得振振有詞:「這個比之前那個年輕,36,而且只有一個孩子。」

我小表姐差點又氣哭。然後我正面懟了第二次:「算了吧大姨,以你的水準,也就只能結交這個層次的朋友了。」

然後轉頭跟小表姐說:「別氣,大姨也是一番好心,這已經是她能交到的最好的朋友了。」

從此她在我面前安靜如雞,基本不敢再亂說話。

————————

修改一下:關於各位詢問的「安靜如雞」的問題,不知道各位有沒有看過一個視訊,把攝像機綁在雞的頭上,然後帶著雞蹦迪、沖浪、漂流。不管如何驚險,那隻雞的頭始終巍然不動的視訊。如果看過的話……就是安靜如那隻雞了(。

評論里覺得我懟得不夠狠,讓您看著不過癮的朋友。推薦您去看一下打臉類的小說,裡面的打臉絕對能滿足您的需求,主角狠起來還能殺人呢。:)

(求推薦打臉小說的各位,我這里沒有存貨……如果各位有合適的,也歡迎推薦一下_(:з」∠)_


長頸鹿的揪揪:

為啥大家老是愛用實力說話,要是一輩子沒實力還等著讓人欺負一輩子了嗎,總之他怎麼懟你你就怎麼懟他,懟到他不敢再懟你為止,畢竟自己過得好過得壞都是自己的事情,不是給這些多嘴多舌多事兒的人看的,所以幹嘛要等著用實力說話,就算你一個月掙一億我一個月掙一千,你也沒有資格懟我啊,畢竟你厲害關我屁事,我不厲害又關你屁事,對吧。面對賤人,只有五個字,一定不要忍!


匿名用戶:

看到一位答者說父母意外去世,得到一筆賠償款,結果各種親戚蜂擁而至,搶碟摔碗的都有。

我也同樣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父親去世那年我八歲,母親沒有文化只顧著哭,賠償款下來10萬塊錢。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親戚就都親起來了,我家困難的時候沒有見過他們伸出援手,真真的是無利不起早,全然不顧傷亡者的子女父母是這么的傷心難過。因是家中長女,下有更加年幼的弟妹,不得不牙尖嘴利的反擊這些親人們。

老家久無人住,有人惦記著父親留下的宅子,說要給兒子蓋房娶媳婦。12歲的我聽到這個消息,從學校騎著單車40里回到老家,站在他家門口的路上,瞪著眼睛看著他們家的人,大人們都躲著背地裡說笑。我現在都記得當時的心情,眼睛裡含著淚倔強的不肯掉下,放佛眼淚留出來,自己就垮了,整個家也就垮了。年幼的孩子,不懂怎麼維護自家的權益,只是惡狠狠的看著他們,沒有人理我,最後我實在受不了了,哭著喊著:你們要是誰占我們家地,我弄耗子葯葯死你們全家。

後來再也沒有人想著那塊宅子,不管是忌諱那麼小年齡就能說這么惡毒的話的我,還是他們人多了沒有分的均勻而相互制約著,我知道他們一定不是因為良心發現。

更可惡的是親戚各種理由來借錢,甚至是親戚的親戚都來打鬧,還是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我,從廚房拿著菜刀,仍在院子里,告訴他們:用刀把我們都殺了,你們就能拿到錢,要不然以後誰來提錢的事,我用刀砍死你們。

還有上國中的時候,表姐送了幾件衣服,有天穿著一個花色的褲子去上學,碰到了一個親戚,不管人多人少,直接說:小方,你爸去了,你咋穿花褲子,這么沒有良心,還對旁邊的人說,她爸去了,政府給了不少錢,天天穿新衣服。那個年齡真是又羞又怒,張嘴就說:你見不得我家有錢,讓你爸死了,讓政府也給你錢啊!

很多事情,包括我後來上大學,他們又是一陣鬧騰,說什麼女孩子上什麼學,家裡還有男孩,以後需要錢的地方多得是,女孩子出去打工掙錢就行了。

現在除了節日和父親祭日,我都不願意回家,不願意看到那些打著親戚的幌子來惡心人的東西,

我也知道以他們明裡暗裡說我尖酸刻薄,說我從小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我不是東西,他們是東西就行了。

說這些就是看到有人遇到類似的經歷,回想起來往事歷歷在目。但是很多事很多話,不建議效仿,真的很傷人,心懷正能量,繼續前行。

還有就是遇到這樣的親戚,不用在乎那點微薄的血緣和親情,他們如何做如何說,只要讓你難受難堪,他們就是不在乎這中的血緣關系,那麼我們也不用在乎他們了,直接回擊就行,專撿刺心窩子的話懟他們,看他們怎麼難過,這么做!


韓博Spurs:

我的家鄉盛產山特產品,尤其是大松子遠近聞名。又到了松子豐收的季節,一個外地叔輩托我爸給他買200斤。因為新鮮的松子是潮濕的,我爸怕在郵的路上壞掉了,就又幫他找地方攤開曬了幾天。那麼多松子,每天光翻面就要好長時間,結果他一直催。

好不容易算是曬幹了,我爸快遞給他郵走了。他收到松子之後非但一句謝謝不說,還直接在我爸他們那個家族微信群里喊話:「為什麼少十斤?」 沒有錯,他直接叫我爸名字,問為什麼少十斤?

那個微信群里有我爸爸家這一支一大群人,平時聊得歡天喜地,他問完話之後微信群瞬間靜了。

我爸氣得夠嗆,但想著這是在微信群里也不好發作,我在旁邊看不過去了,拿起我爸的手機語音懟他:「買的鮮松子稱重時是潮的,幫你晾過之後當然就變輕了啊!你家買排骨不稱骨頭還是買西瓜直接要瓤啊?」

平時一直教導我要有教養的媽,在我說完之後對我爸說:「還得是你兒子給你出氣~」

我懟他第一是因為我爸曬松子很累他連句謝謝都不說,第二是因為居然因為這個三斤五兩的就隨便懷疑人,第三是因為他滿可以單方面聯系我爸。既然他想在微信群里說,那我就讓他滿意。

所以你要是問正面反擊過分討厭的親戚是種怎樣的體驗?答案當然是:爽!


Inglourious Cyka:

前年回家,我一進門,就一個大叔說我鬍子長,又說我這那的什麼屋子亂啥的,我尋思,我一年沒回家,這我屋子是給我家貓狗住的,亂是肯定的,但是我有一個疑問,我家裡就我和我爸媽還有倆喵一汪,這人誰?
我就說「你誰啊」
哎,這大叔直接推我一把,又給我一耳光子…
我在毛子這邊留學,這和毛子相處也不是一天兩天了,自然對毛子的習性有些耳炫目染,於是回頭就給他一頓暴打,我爸媽也不攔著我,就在旁邊說他是我什麼遠方什麼親戚啥的
一聽是親戚,那我就停手了,然後把他攆了出去

我問我爸媽「你倆不是知道我今天回來么?怎麼給這么個sb請進來了?」
我媽說「他在咱家門口坐了一天了,非要借錢」
「借他幹啥」
「沒借」
「那就對了」
「大兒子,把地上的血擦了」
「好」

吃驚!想不到我這一個事兒的贊數都四百多了,這讓我受寵若驚啊!

哎呀,都八百多贊了,我現在更受寵若驚了


鴨鴨:

畢業以後工作了,第一個月發工資,給阿么買了5000多的鑲石金戒指,也讓80多歲的老太太戴著出去風光風光。

剛到家,一個親戚,就叫她四娘吧,看見了阿么的戒指。

爸爸當時也在,問我花了多少錢,我說,5000多。這位四娘立刻來了一句:「哎呀!兒子肯定嫌便宜了,媳婦估計嫌太貴了呢!」

我被這句無厘頭的話激怒,因為我媽媽根本沒有這個意思,並且當時並不在場,這句話完全是她自己的揣測,但是因為是親戚,我忍住了怒火沒有發作。

這位四娘接著說:「老太太(我阿么),您知道嗎?我有個遠方嫂子啊,給她婆婆買了金耳環,哎呀,還沒等婆婆咽氣呢,坑是給薅了下來呀!你說說買這些東西,最後還不是給他們自己?還不是等老的們咽了氣都拿走嗎……」

我實在受不了了,立刻大聲吼她:「你會不會說話?!先是說我媽媽,現在又在我阿么面前說什麼咽氣不咽氣的話,不會說話給我滾!」

給她倒是嚇了一跳,阿么和爸爸也沒說什麼,她灰溜溜居然跑出廚房和我媽媽說:「哎呀,把你閨女惹了!」我媽問怎麼了,她說了剛才發生的事情,我媽說:「那她還不罵你?」

說完,這位親戚自己走了。

就醬。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