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有哪些「點錯技能樹」的例子?

問題描述:
, , , ,
Aorqu用戶:
《鋼鐵,病菌和槍炮》:

  1908年7月3日,一些考古學家在克里特島上對菲斯托斯的古代彌諾斯文化時期的宮殿進行發掘,無意中發現了技術史上最引人注目的物品之一。它乍看之下似乎貌不驚人,只是一個小小的、扁平的、沒有彩繪的圓盤,由粘土烘製而成,直徑為6.5英寸。再仔細觀察一下.就發現這個圓盤的每一面都布滿了文字,文字落在一條曲線上,而曲線則以順時鍾方向從圓盤邊緣呈螺旋形通向圓盤中央,一共有5圈。總共241個字母符號由刻出來的垂直線整齊地分成若干組,每組包含幾個不同的符號,可能就是這些符號構成了詞。作者必定仔細地設計和製作了這個圓盤,這樣就可以從圓盤的邊緣寫起,沿螺旋線寫滿全部可以利用的空間,然而在到達圓盤中央時空間正好夠用(見下圖)。

  自出土以來,這個圓盤一直成為文字史家的一個不解之謎。不同符號的數目(45個)表明這是一種音節文字.而個是字母文字,但它仍沒有得到解釋,而且符號的形式也不同於其他任何已知的書寫系統的符號形式。在它發現後的89年中,這種奇怪文字連零星碎片也沒有再出現過。因此.它究竟是代表了克里特島的一種本地文寧,還是從外地進入克里持島的舶來移民,這仍然不得而知。

  對技術史家來說,這個菲斯托斯圓盤甚至更加令入困惑;它的年代估計為西元前1700年,這使它成為世界上最早的印刷文件。圓盤上的符號不像克里特島後來的A類線形文字和B類線形文字所有的文本那樣是用手刻寫的,而是用帶有凸起鉛字似的符號的印章在柔軟的粘土上壓印出來的(粘土隨後被烘乾硬化)。這位印工顯然有一套至少45個印章,一個印章印出圓盤上的一個符號。製作這些印章必然要花費大量的勞動,而它們肯定不是僅僅為了印這—個文件而被製造出來的。使用這些印章的人大概有許多東西要寫。有了這些印章,印章的主人就可以迅速得多、整齊得多地去進行復制,這是他或她在每一個地方寫出每一個文字的復雜符號所無法比擬的。菲斯托斯圓盤開人類下一步印刷業之先河。因為印刷也同樣使用字模或印板,但卻是直接沾墨水印在紙上,而不是不沾墨水印在粘土上。然而.這些接下去的嘗試直到2500年後才在中國出現,在3100年後在中世紀的歐洲出現。圓盤的這種早熟的技術,為什麼沒有在古代地中海的克里特島或其他地方得到廣泛的採用?為什麼它的印刷方法是在西元前1700年左右在克里特島發明出來.而不是在其他某個時間在美索不達米亞、墨西哥或其他任何一個古代文字中心發明出來?為什麼接著又花了幾千年時間才又加上用墨水和壓印機這個主意從而得到了印刷機?這個圓盤就是這樣地成了對歷史學家的咄咄逼人的挑戰。如果發明創造都像這個圓盤似乎表明的那樣獨特而難以捉摸,那麼想要對技術史進行綜合的努力可能一開始就註定要失敗的。


臧鎮:

戰國老虎鉗子

明朝密碼鎖


漢代銅魚洗

運用了共振原理,用濕手輕輕摩擦雙耳便會「 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

下面這個球玩意絕對是個神器——被中香爐,可以放上炭火直接扔進被窩,應用了現代機械的陀螺儀結構,無論怎麼轉動炭火都不會灑出來。

戰國水晶杯(右側是我現在用的杯子,ThinkPad作證)

感謝閱讀,對土蜂蜜和金三角、緬北地區感興趣的同學可以看看我的其他文章→_→

怎樣買到好蜂蜜?網上那麼多 9.9 元包郵的蜂蜜可信嗎?年輕人千萬別碰哪些東西? – Aorqu

如何挑選好的創業公司?有哪些判斷標準確定它是否靠譜? – Aorqu

彭家聲的果敢同盟軍真的如某些網友所說的是親華勢力嗎? – Aorqu


一葉知春秋:
古中國的數學,重於計算和應用,而不重視邏輯推導與證明,數千年的發展也沒有使之體系化。最終導致現代數學在西方蓬勃發展。 但是在那時的中國人看來,古希臘人才點錯了科技樹,過於重視幾何和邏輯推理,最終連個無理數都這么糾結,還搞了個大新聞(第一次數學危機)。直到十七世紀牛頓還鄭重其事的宣布無理數的存在,而中國人笑而不語,表示你們Naive,無理數計算不知道比你們高到哪裡去了,我們幾百年前和它談笑風生。
所以說我們並不能確定某個文明的科技樹點歪了,因為我們自己也不能確定我們的科技樹就是正的。


匿名用戶:

占坑,舉一些我認為比較有趣和經典的例子。

1.差分機 基於機械結構的智能計算機。


巴貝奇的第一個貢獻是製作了一台”差分機”。所謂”差分”的含義,是把函數表的復雜算式轉化為差分運算,用簡單的加法代替平方運算。1812年,20歲的巴貝奇從法國人傑卡德發明的提花編織機上獲得了靈感,差分機設計閃爍出了程序控制的靈光──它能夠按照設計者的旨意,自動處理不同函數的計算過程。巴貝奇耗費了整整十年光陰,於1822年完成了第一台差分機,它可以處理3個不同的5位數,計算精度達到6位小數,當即就演算出好幾種函數表。由於當時工業技術水準極低,第一台差分機從設計繪圖到機械零件加工,都是巴貝奇親自動手完成。成功的喜悅激勵著巴貝奇,他連夜奮筆上書皇家學會,要求政府資助他建造第二台運算精度為20位的大型差分機。然而,第二台差分機在機械製造過程中,因為主要零件的誤差達不到每英寸千分之一的高精確度,以失敗告終,但他把全部設計圖紙和已完成的部分零件送進倫敦皇家學院博物館供人觀賞。
1834年,巴貝奇就已經提出了一項新的更大膽的設計。他最後沖刺的目標,不是僅僅能夠製表的差分機,而是一種通用的數學計算機。巴貝奇把這種新的設計叫「分析機」,它能夠自動解算有100個變量的復雜算題,每個數可達25位,速度可達每秒鐘運算一次。但分析機終於沒能造出來,巴貝奇和阿達失敗了。

2.動力機翼垂直起降戰斗機

二戰期間,德國人試圖研製動力機翼垂直起降戰斗機(Triebflugel)。這種飛行器以尾部豎立,在機身上有一個可旋轉的環狀物,而環狀物上安裝了三個薄機翼,翼尖則裝有呈一定角度的噴氣發動機。當發動機開始工作,它能像直升機一樣垂直起飛。而與直升機不同,這種飛行器能高速平飛。但德國人很快發現這個計劃毫無用處,因為螺旋槳與發動機綁在一起很難著陸。

3.圓形戰列艦

「諾夫哥羅得」號的排水量2490噸,整個軍艦呈正圓盤形,船體為直徑30.9米,正中有一個雙聯280毫米火炮的炮台。其往複蒸汽機功率3000馬力,由6個螺旋槳推進,航速6.7節。裝甲厚度達到229毫米,這艘軍艦的主要武器是兩門露天布置的280毫米炮,兩門炮分列在看上去繁瑣而凌亂的艦橋兩側。這艘軍艦的外形是如此怪異,因此從它誕生的那一天起,俄國海軍就對它不抱什麼好感,事實上,「圓盤戰艦」不受歡迎並不全因為它那看起來多少有點愚蠢的外形——雖然其貌不揚的它穩定性出眾,但它糟糕的操作性讓俄海軍官兵們叫苦不迭,任何一次行駛它都不可避免地「像跳華爾茲一樣轉來轉去」,哪怕是短距離的航行也會讓駕駛它的艦員付出很大的努力,更別提開到遠海進行活動了。
另外,雖然「諾夫哥羅得」號動力達到3000匹馬力,但由於它那怪異的形狀,它的最快速度只有每小時6-8節,這確實是太慢了,比一個人悠閑的步行快不了多少。試過在伏爾加河河口航行逆水而行的時候,開盡全部馬力也不敵伏爾加河的流速。而沉重的裝甲又讓它的吃水很深,在港口防禦中的作用大打折扣,以當時流行的「淺水重炮艦」的標准衡量它也不合格。當俄國人最後想把「諾夫哥羅得」號當作浮動炮台了事時,居然發現它連這樣的差事都勝任不了,它無法正常瞄準和使用它的威力強大的280毫米炮,原因很簡單,兩門炮的炮座死死地和軍艦聯在一起,根本無法活動,而要諾夫哥羅得」本身轉向來控制火炮的射擊方向的難度是如此之大,以至於當時有人比喻要把這艘軍艦轉到特定的角度就好比「在滾球上打倒立」。這樣,由於「諾夫哥羅得」基本上一無用處,它服役沒幾年就退出了俄國海軍的戰斗序列。圓型戰艦被證明是失敗的。

4.V3超級火炮

V3超級火炮是納粹製造的一種超遠射程火炮。該火炮原計劃建設於地下的隧道內,炮管固定,不能轉向,瞄準倫敦。它是一種多級火炮,在主炮管的兩旁有很多橫真的短管。發射時,先點燃主發射葯,然後在炮彈剛飛過第一個橫管的時候,點燃第一橫管中的火藥,其它的橫管也在炮彈飛過時依次點燃。

這種多級加速炮彈的方式十分超前,其核心思想和當今熱門的電磁炮如出一轍。可以說是點錯科技樹的典範。

5.日本二戰期間的寶塔形艦橋

————扶桑號

為了加裝更多的觀瞄設備以及獲得更加廣闊的觀測視野,日本海軍為戰列艦加裝了獨特的寶塔形艦橋。但高聳的艦橋不但影響船隻中心,同時還大大增加了中彈面積。


某火山:
反對一下 @阮瑾軒 的奇談怪論。即使在Aorqu上吹水,至少吹得靠譜點,別搞得鐵血一樣。

這位上來就來個中美抱團的段子,太假了。方案提交後到土耳其會議之前,還有巴西,多倫多,北京,赫爾辛基等等多次會議,還有易立信和高通私下談判等重要事件,醞釀了好久好久,哪個會議有吃頓飯發個言,然後就鼓掌通過的事情????鼓掌通過你不是在講笑話?歷次會議ITU官方的文檔都可以查到,中方參會人員回來之後的會議總結也能查到。

然後繼續說笑話,「把這個最艱巨的任務交給技術實力最強的移動去搞」,不提大唐,不提鼎橋,不提中興,感情這TD-SCDMA是移動搞出來的?又「鐵通也甭閑著,並入到移動中一起搞」,鐵通可曾有移動牌照?

然後是WiMAX的笑話,「中國的產業能力不強,沒把TD玩好,而美國人在WiMAX中把TD玩好了」???英特爾敢不敢這么說?”賴弦五的呼籲說到點上了,政府把最好的高端頻率都分給WiMAX了”,台灣的頻譜分配我不清楚,但搞過無線的,誰會認為高端頻率是最好的???「台灣押錯了寶,損失了500億美元」??中國移動建了大幾十萬個3G基站也沒花這么多錢啊,這么多錢,難道台灣一家一個WiMAX站?

然後,我該睡覺了,居然會無聊到來駁這種爛文


Aorqu用戶:
頭腦中第一下就想到可口可樂的發明:

1885年,約翰·彭伯頓發明了深色的糖漿稱為彭伯頓法國酒可樂(Pemberton’s French Wine Coka)。同年政府發出禁酒令,因此彭伯頓發明無酒精的Pemberton’s French Wine Coka。 1886年5月8日他想發明一種飲料,一種讓很多需要補充營養的人喜歡喝的飲料。那天,他正在攪拌做好了的飲料,發現它具有提神、鎮靜的作用以及減輕頭痛,他將這種液體加入了糖漿和水,然後加上冰塊,他嘗了嘗,味道好極了,不過在倒第二杯時,助手一不小心加入了蘇打水(二氧化碳+水)這回味道更好了,合夥人羅賓遜(Frank M.Robinson)從糖漿的兩種成分,激發出命名的靈感,這兩種成分就是古柯(Coca)的葉子和可拉(Kola)的果實,羅賓遜為了整齊劃一,將Kola的K改C,然後在兩個詞中間加一橫,於是Coca-Cola便誕生了。


暗涌:
這么多答案沒有一個說日本的?

iPad還不夠大 日本廠商推21.5英寸平板
日大學部技自動精子採集器
[轉]日本發明必勝”猜拳機器人” 對手直呼作弊
史上首款用撒尿玩的便器遊戲by世嘉
Japanese Tech Hugging Jacket高科技擁抱外衣
偷拍利器:日本Thanko推出攝像望遠一體機
日本「真愛」胸罩:看到心儀男生自動打開
日本2.5次元面罩走紅 一秒變萌妹
日本推出「糞便動力」機車 可行駛三百公里
不用碰就能知曉女生罩杯? 日本「測胸透明夾」
日本發明650美元一副的接吻專用眼鏡 你值得擁有
[再次點錯科技樹]霓虹二次元隔空抓胸技術
11區死宅發明遠程舌吻專用設備
發光的聖域,日本開發出發光裙子照亮絕對領域
【日大學部技樹】不同罩杯胸部發電

看到這么彪悍的日大學部技樹,是不是感覺別的「科技樹點歪」都弱爆了?

不,我要強調的不是日本人腦洞多奇葩,也不是日本人的需求多麼變態。

而是日本的「工匠」精神。

雖然這些發明一個比一個奇葩,一個比一個沒節操,

但從反面反映出,遇到問題的時候,比起努力、勤勞或者湊合,他們更傾向於「創造輪子」來解決。

雖然這些輪子大小各異,形狀不整,看著就是個笑話。

但愚者千慮必有一得,這些輪子里也不乏精彩的創意。

味精
八木天線
方便麵
卡拉OK
VCD(此處存疑)
K線圖
數位板
等等等等

而且還有一個奇特的現象。

很多東西的原理或者最初的模型來自美國、歐洲,但是將其投入批量生產的,卻是日本。

比如液晶技術,就是西方發現的,卻一直無處應用。直到日本一家公司推出液晶便攜計算器,才被人們重新提起。

以為我要另起一段「反觀某國」了嗎?

不,中國也有很多開腦洞的發明,腦洞或許還不比日本人小。

我要說的是,比起點歪科技樹,更可怕的是無所作為。

前面很多答案說了各種古代文明史的例子,稍有常識的人不難可以看出,如果他們的科技繼續前進,那些螳臂當車的現實困難,難道能阻擋得了這些文明的發展嗎?

正是由於他們的懶惰和不思進取,這些文明最終才會消失在歷史的深處。

反觀中國,從古至今,在生產方面仍然保持著旺盛的創造欲,直到明清兩朝,才被科技樹更為完善的西方耍了個後來居上。

比起走彎路,更可怕的是無所作為 *3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M3小蘑菇:

先馴化馬,然後發明戰車,再然後放棄戰車直接用騎兵

似乎不如當初就直接用騎兵

反正剛淘汰戰車的時候騎兵應該也沒有馬鐙

不過對中國而言,戰車有個好處就是可以在車上張蹶張弩


聽小米:
達芬奇只是不小心也會作畫而已。。。


阮瑾軒:
向諸位Aorquer道個歉,更向奧卡姆剃刀老師致以真摯歉意。
前段時間看到此問題有感而想起,曾經在快科技上看過的一篇關於撰寫世界電信發展史的文章,應當符合此題的主題。
可我打開收藏時,並未標注作者,當時時間有些緊,也就沒有在意,草草地指出搬運自快科技上的文章。
近日打開Aorqu,有Aorquer私信我,說這篇文章是奧卡姆剃刀作的,要求註明規范轉載。
打開評論區發現已有Aorquer註明了…
一時間尷尬和羞愧充斥全身,呃……
已修改,真的抱歉…

––––––––––––––––––––––––––––––––––––

http://m.techsir.com/a/201412/20462.html
TD-SCDMA是個坑?它才是真正大坑爹!


sky cry:
科技樹沒有點錯一說,只有還沒點滿。科技樹的最終形態應該是不留空缺
=====================================
評論中有人提到「科技往前發展,有些以前沒點的總不會回頭點吧」這個觀點我不贊同。理由如下

1)科技樹不是均勻被點的,在點科技樹的過程中,必然情況是某一支作為主幹被加強到一定程度後,回頭返點曾經空缺的分支科技樹,此時分支科技樹因為有主線科技樹的高級支持,只需要很少的技能點和時間。
比如評論中有人提到的蒸汽朋克。蒸汽朋克的社會階段我們並沒有經歷過,但是這一科技點現在是否算是被點上了呢,我認為是可以算是點上了。如果已蒸汽機為主線點科技樹的話,可能要很長時間很多技能點才能點下蒸汽朋克。BUT人類跳躍式的點了電氣工業和資訊技術。曾經頂級工匠眼中無比復雜的圖紙在3D建模下被玩的各種輕松加愉快。沒有應用,只是因為效率和性價比上有更好的選擇。打個比方,如果現在地球因某種特殊原因比如磁場突然極端變化(我也不知道這個條件到底能不能影響發電和電網,假設它可以吧)使得大規模電力應用不再可行,電能變為極缺資源。人類轉入蒸汽朋克時代會比從蒸汽機硬往蒸汽朋克上點的可能性大很多吧。
2)在科技樹的眾多分支中,我們並不知道哪條是不可或缺的主線,哪條是可有可無的支線。所以我們能做的,就是在我們認為的主線上不斷走遠,並順手點下能看到所有分支科技點。這樣即使發現主線走錯,後續調整路線的時候也可以省下不少技能點時間。
比如說單兵作戰能力,在原始社會這可是很凶殘的一個技能點啊,誰拳頭硬誰就有飯吃,誰就能活下去,誰就能做老大,誰就能掌控努力,誰就能過的更滋潤,不啦不啦等等。但是科技樹點入冷兵器時代,單兵作戰能力簡直是個廢線啊,一個再牛打不過一群,於是都去點大兵團支線去了,誰人多誰牛逼。等火器支線被點出來後,大兵團又成廢線了,點的高又怎麼樣,給人做活靶子么。於是乎又都去點武器裝備支線。現在一看,蛋疼了,武器裝備這一支科技樹點的high過頭了,已經到了一不小心大家帶著地球一起玩完的地步。只能拿來做威懾,不能上戰場了。那以後怎麼對付敵人啊,看看以前點過的支線,再把單兵能力拿出來繼續往上點吧,管你部隊多少,管你核彈多少,我直接一支特種兵小分隊外科手術般的垂直打擊,把對方勢力中有戰爭傾向的鷹派決策者幹掉,在扶持個傀儡政權,戰爭結束。
————————————————————————————–
所以點滿科技樹是非常有必要的
1你不知道那條才是正確的主線,全點可以在發現走錯主線時迅速轉線
2高主線點低支線科技樹所需的技能點對於繼續點高主線來說幾乎可以忽略不急,那麼反正又花不了什麼技能點,不點白不點。


dominee dominee:
天朝選擇了陶瓷沒有點透明的玻璃,失去了掌握物理光學的機會,煉丹的時候也沒有辦法觀察化學反應;齒輪雖有但不成熟,動力傳遞無法進行平面轉換,機械技術停滯不前


班德:
陳那把佛教因明推到頂峰的時候,是世界上唯一可以和西方邏輯學抗衡的東西。

然後大家就開始點錯科技樹了,因明的全部用途就用於辯經了,並不在科學中傳播。

所以我們至今只掌握西方的邏輯推理方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獻太復雜,書全是幾百萬字的,很難總結。現在我只能以我鄙薄的知識,簡要的對因明進行說明,眾所周知,婆羅門教作為印度當初的宗教老大,大有一統江湖的味道(確實也曾經一統江湖),可是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各種對抗婆羅門的哲學和宗教紛紛出現。現在有史可查的宗教(準確的是哲學流派)大概有7,8 個。唯物主義者(到哪都有這傢伙),耆那教(跟早期佛教差點就分不開了,第一個提出不可說的就是它,佛教為了擺脫模仿的嫌疑花了不少功夫),數論(最早提出永恆運動,佛教又被他們搶了先,簡直是一路撞車),瑜伽派(這個派不清楚,只知道佛教中有行瑜伽派,佛教中的瑜伽現量就是來自於此派),吠檀多派(這玩意一直追隨佛教,和中觀宗基本上觀點一致,不明白乾嘛不合併進佛教),太餓了,等我吃飯先,回來繼續說,特意註明我並不是佛學專家,只對佛教中的哲學觀點感興趣,有點皮毛研究,請佛學大師們冷靜。
———————————————————————————————————————————
下面就是佛教死敵彌漫差派出場了,它基本很少涉及形而上的東西,主要就是,施捨給婆羅門,你就有好報。(這點跟現在的某些佛教寺廟挺像的,過來燒香就有福報)。他雖然是佛教死敵,但是形而上部分並不足,但他有個同卵雙生,相愛相殺的兄弟——正理派,他們除了在聲無常還是聲有常上吵得不可開交外,完全就是形而上與形而下的關系。特別是正理派特別注重邏輯,發明了東方最早的邏輯辯論法———我忘記叫撒玩意了,大概就是五支論法,宗,因,喻,合,結。
由於正理派有如此強大的理論武器,很長一段時間,佛教都辯不過正理派,於是佛教開始把五支論法拿來改良。
由於佛教實在是在印度失傳已久,小乘佛教的辯論法已經找不到了,雖然在《邏輯史》一書中提到,從保留的辯論記錄看,小乘佛教一定是有專人研究並傳授辯論術和邏輯學,但是應該都是零散的。
保留得最早得佛教辯論術是龍樹菩薩所著的《迥諍論》還有《廣破論》,盡管現在很多佛學辯論上還看到有人引用這兩本書,可是我從來沒有找到中文版本,據說世上只有梵文版本。後世引用的都是其他佛學經典上引用的這兩本書。
因明就在這兩本書上稍微顯現了一點雛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準確地說,是後世的佛教大師最終破掉了這兩本書之後,才產生了因明。
據說這兩本書能將所有問題都引入不真實的境地,以至於辯論無法進行下去,就是說,他不能證明自己的觀點,但是可以破一切別人的觀點,想想真是很牛逼啊,反正你說啥都不對,我啥都不說。
可是佛教一向都是一個高手輩出的教派,於是有一對不知道怎麼都出家的親兄弟,無著與世親,正是他們毫不猶豫地光明正大地將正理派的五支論法納入佛教範圍,經過改良,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的和正理派進行廝殺。這本書的名字叫做《論軌》,這本書當然,也失傳了,後來有人考證,西藏的《解釋道理論》就是《輪軌》,又有人考證,《解釋道理論》是《輪軌》的殘本。
聽上去都跟武功秘籍似的。
然後,輪到佛教邏輯最牛逼的兩位人物出場了,這就是佛教為什麼牛逼的地方,其他教派總是受教義最初版本的限制,而佛教則是徒弟搞師傅,徒孫搞徒弟,以至於把佛教哲學搞成了汪洋大海。
——————————————————————————————————————————
陳那菩薩,身為世親的徒弟,辯才無雙,在師傅在的時候,他還只是代表佛教辯完印度無敵手,等師傅一圓寂,他就將其大部分學說推翻,稱其為偽作,然後自立一套邏輯理論,應該是全部收集在《集量論》中,據說這本書太難,沒有注本根本看不懂(聽上去好像尤利西斯)。然後他憑借自己的邏輯理論,一統整個印度(其中據說與一個叫蘇杜撒玩意的婆羅門第一高手辯論尤為精彩,因為那人號稱當時全印度最聰明的人),佛教因明由此成形,並且在東方邏輯學中達到了一個特別高的高度。
然後陳那的徒弟自在軍出現了,他一生並無太多建樹,惟一的建樹是收了佛教史上除了釋迦牟尼外智慧最高的一個徒弟——法稱,法稱具體有多聰明無從得知,他著作的《七論》,是藏傳因明學的必讀課本,任何一個可以講解《七論》的據說都是得道高僧。
法稱是整個印度佛教的頂點,從此之後印度再無人能理解法稱,佛教邏輯到達一個頂峰高度之後,把自己玩死了。
就像法稱在第二頌開頭一段話的大意一樣:人類平庸陳腐,不求完美,並沒有真正尋求深刻的心靈,我從來沒有將此書獻給人類的意思。
———————————————————————————————————————————
佛教邏輯最終在於作為宗教的佛教中成為一種工具,因為他與佛教的解脫之道並未有什麼特別聯系,據說按照佛教邏輯(因明)的推理方式,你最終將推不出神,推不出靈魂,推不出永恆不朽,你只能推出轉瞬即逝的事件遷流,以及在涅槃中達到的永恆寂靜。
它的具體推理方式說實在的,我真的沒有掌握萬分之一,我所知道的是,他是從基本感覺活動推論到整個宇宙觀的極為復雜的辯論術,在眾多西方哲學家對東方哲學研究中感到最為吃驚的部分。
玄奘當年取經,只有極少部分涉及因明,而那部分又被帶到了日本。
所以除了藏傳佛教之外,中國並無因明學,而日本繼承了部分因明學,後來據說日本那部分也有了大發展。
但它終究從一個哲學對抗工具,變成了宗教內部工具。
而西方邏輯學也誕生於哲學思辨,但由於沒有宗教桎梏,運用極為廣泛。
這就是我說點錯科技樹的原因。
———————————————————————————————————————————如果非常有興趣的,可以百度行瑜伽派,陳那,法稱,都可以了解點因明的皮毛。


匿名用戶:
用文明五的科技樹說事

中國一上來就直奔civil service,在羅馬還是個架構鬆散的共和國時就完成大一統了,但帝國成型以後發展還是很平均的。

瑪雅人上線直接到了天文,但忘了點輪子。

印度刷宗教這個梗已經有人提到了。

非洲和大洋洲是新玩家,根本沒注意到有科技樹這種東西。

進入全球化以後各個玩家最愚蠢的事是沒有早點點可持續能源。有些玩家寧願能源進口也不願意發展核電。第二愚蠢的事是在點生育控制以前點了你農業革命,導致了第三世界國家人口爆炸。


默蒼離:
我們老祖宗先後刪除了以下已經點的技能:

1,遠洋航海術
2,流水線
3,標准化零件
4,古典軍國主義
5,手搖計算機
6,虛君內閣制
7,貿易戰
8,黨派政治
……

然後加到了以下技能:

1,炒菜
2,燴菜
3,燉菜
4,煎菜
5,油炸菜
6,魯菜
7,川菜
8,淮揚菜
9,粵菜
10,臭豆腐
……


polossk:
========
Update*** Jun 14th, 2015 09:18
集中回復關於意呆利呆萌小飛機的評論:
其實對航空史和各類發動機有所認知的朋友都會知道,意呆利飛機是一個跨時代的設計,是新型發動機第一次成功的實驗。確實不算,點錯科技點。(點頭)
但是為什麼我這里抖機靈呢?難道大家都不覺得身為一隻戰斗機,這架飛機實在是太呆萌了么!(大霧)

========
Update** Jun 9th, 2015 16:11
添加論斷:日本二戰熱氣球炸彈。

========
Update* Jun 9th, 2015 15:59
收回,「日本放棄航空母艦科技點」這一論斷。
根據史實,日本的確沒有放棄這一科技點,準確地講,在華盛頓海約之後,日本盡自己的最大能力發展了海軍力量,這一點無論是同盟國還是軸心國集團都無法否認的事實。同時,不可否認的是,相對大力發展航空母艦,日本沒有放棄在傳統大炮巨艦上的努力。超弩級戰列艦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雖然永不沉沒的大和沉沒了,但是不能把日本在戰爭時期點錯了科技樹這一論點作為其沉沒的主要原因。故收回相關論斷。

========
說幾個我知道的比較出名的科技樹事件。

王莽同志點了社會主義。
諸葛亮國父點了法治進程。
宋朝基本上都在加經濟,軍事?沒關系,我們商品經濟發達。
指南針?看風水。經緯儀?好像就鄭和出海用了用。西方呢?好望角環球游,沒有經緯儀指南針幾乎是不可完成的活動。
二戰期間:
(* 收回本觀點)日本,放棄航空母艦科技點,點到了大艦巨炮上面,於是有了,永不沉沒的大和。。。然後大和卒。
(**)日本二戰期間曾經開發出熱氣球炸彈,原理大概是講,利用熱氣球升空,然後到一定高度或者燃料耗盡或者被吹破。。。總之會掉下來,然後就可以當遠程炸彈用了。
我覺得這個準確地講根本不叫「點錯科技樹」,這根本就是在逗比犯二好嘛!
德國的傳說的巨炮(Schwerer Gustav),沒錯!紅警中經典防禦建築物的原型。
(***)意呆利的呆萌小飛機Stipa-Caproni。你看,戰爭不輸,天理不容啊!
至於其他國家,科技樹點歪一個事實不太明顯,或者說,並沒有達到上面幾個如此明顯的境界。
老毛子?我不確定斯大林的紅色政治恐怖和赫魯曉夫的完全推翻斯大林是不是點歪科技樹,至少在我看來,是社會主義的倒退。

至於現代科技樹,我能說微商么?
不能?
那我還是滾吧。


Belleve:
古希臘以外的其他所有地方都沒點邏輯推理


陳御風:
有一個文明,他們點出了化石科技樹,依靠各種化石能源點出了機械科技樹,將化石能源的利用點到了極致,就連身上的衣服都可以從中提煉。後來還沒來得及完全點亮其他能源科技,就因為化石能源枯竭,環境危機,這個文明成為了歷史。


卞晨:
應該是印度吧,全點在宗教上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