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有哪些人死於裝蒜?

問題描述:裝蒜是強者的特權,弱者在強者面前裝蒜,往往是自討苦吃!強者在更強者面前裝蒜,也沒有什麼好下場,歷史上有沒有人死於裝蒜?
, , , ,
紫霞狼:

太多了,隨便列幾個:

1.許攸之死

一日,許褚走馬入東門,正迎許攸,攸喚褚曰:「汝等無我,安能出入此門乎?」

褚怒曰:「吾等千生萬死,身冒血戰,奪得城池,汝安敢誇口!」

攸罵曰:「汝等皆匹夫耳,何足道哉!」

褚大怒,拔劍殺攸,提頭來見曹操,說「許攸如此無禮,某殺之矣。」操曰:「子遠與吾舊交,故相戲耳,何故殺之!」深責許褚,令厚葬許攸。

2.宋襄公之死

宋襄公和楚國軍隊在泓水之濱交戰。宋兵已經安排好陣勢,楚軍還沒有渡河。

右司馬向宋襄公獻計道:「楚軍多而宋軍少,趁他們正在過河尚未列隊時發動突然攻擊,那麼他們必敗無疑。」 宋襄公說:「我聽得君子講:『雙方交戰。不傷害已經受傷的人,不擒捉頭發斑白的老兵,人處險地,不推他跌下深淵,人處困境,不逼他走投無路,不進攻尚未列成陣勢的隊伍。』現在楚軍還未完全渡河,我們發動攻擊,這是不道德的。還是讓他們全部渡河擺好陣勢後,再擊鼓進攻吧。」 

右司馬說:「您不愛護中國的人民,讓國家受到損害,難道這就講道德了嗎?」 

等到楚軍已渡過河來擺好了陣勢,宋襄公這才下令擊鼓進軍,結果宋兵大敗, 襄公的大腿也遭受重傷,3天後就死了。

3.二桃殺三士、烽火戲諸侯

4. 帝武乙之死

帝武乙,無道,為偶人,謂之天神,與之博。天神不勝,乃僇辱之。為革囊盛血,仰而射之,命曰射天。後獵於河渭之間。暴雷震死。 讓你丫裝逼射天!

5.嬴盪之死

秦武王身高體壯,喜好跟人比角力,大力士任鄙、烏獲、孟說等人都因此做了大官。秦武王四年(西元前307年),武王與孟說比賽舉「龍文赤鼎」,結果大鼎脫手,砸斷脛骨,到了晚上,氣絕而亡,年僅23歲。

6.鳳雛之死

的盧:不能怪我!是你自己要走小路的!

7.潘鳳之死

潘鳳:mmp

8.王司徒之死

…….


Aorqu用戶:

武帝在位時,有一次匈奴請和親,博士狄山表示贊成,並說興兵動武會讓人民困貧。御史大夫張湯認為這是愚儒的無知看法。狄山反駁張湯,認為自己雖是「愚忠」,張湯則是「詐忠」,並批評張湯處理淮南王、江都王案(謀反案)的作法。武帝問狄山:「我派你去治理一郡,可以讓匈奴不犯嗎?」狄山說:「不能。」武帝問:「那一縣呢?」狄山說:「不能。」武帝又問:「那一鄣(築在邊塞上要險之處的城)呢?」狄山害怕,回答:「能。」於是武帝派狄山去治理一個邊塞上的鄣,過了一個多月,匈奴來犯,把狄山的頭斬了。
《史記·列傳·卷一百二十二·酷吏列傳·第六十二》:匈奴來請和親,群臣議上前。博士狄山曰:「和親便。」上問其便,山曰:「兵者凶器,未易數動。高帝欲伐匈奴,大困平城,乃遂結和親。孝惠、高後時,天下安樂。及孝文帝欲事匈奴,北邊蕭然苦兵矣。孝景時,吳楚七國反,景帝往來兩宮間,寒心者數月。吳楚已破,竟景帝不言兵,天下富實。今自陛下舉兵擊匈奴,中國以空虛,邊民大困貧。由此觀之,不如和親。」上問湯,湯曰:「此愚儒,無知。」狄山曰:「臣固愚忠,若御史大夫湯乃詐忠。若湯之治淮南、江都,以深文痛詆諸侯,別疏骨肉,使蕃臣不自安。臣固知湯之為詐忠。」於是上作色曰:「吾使生居一郡,能無使虜入盜乎?」曰:「不能。」曰:「居一縣?」對曰:「不能。」復曰:「居一障間?」山自度辯窮且下吏,曰:「能。」於是上遣山乘鄣。至月餘,匈奴斬山頭而去。自是以後,群臣震慴。


Lightwing:

英國歷史上有這么一個死於裝逼的人。

Charles Gordon(1833-1885)。好像是倫敦出生的。

英國媒體稱他為”Chinese Gordon”。

因為他是清朝歷史上(甚至整個中國歷史上)官爵最高的西方人。也許是唯一的吧。
1864年1月1號同治帝下旨把Gordon封為江蘇提督等等,賜了一萬兩銀子(不知道是多少?)。


主要是因為這位英國人與李鴻章比較親密。也可以說是李鴻章選出來的小徒弟之一。與其他在華「帝國主義」司令相比,Gordon確實蠻在乎中國文化。他一開始來到中國是因為同情太平天國,想投靠洪秀全。後來他覺得太平黨太壞了,各種欺負老百姓,所以建立自己軍隊援助清朝政府。

他第一次來到中國,27歲。屬於第二次鴉片戰爭。當時軍銜不是很高,相當於上尉。第一次火燒圓明園,他在的。或許認識我的祖先Richard Lightwing,當時也在?反正他蠻反對這件事。曾經寫信給妹妹;”It made one’s heart sore to incinerate the beautiful Summer Palace”。

---

Gordon在中國的那些故事,下面再繼續補充吧。這個人物呢,維基百科上有幾萬個字,好多好多細節,我這里只能大概介紹。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arles_George_Gordon

其實他不僅跟中國有關系。他更是決定了非洲的未來。他晚年反覆就任非洲各種高官。最後死在非洲伊斯蘭教沖突之中。那才是重點。

個人覺得,他這個人物屬於終身理想主義者,偏無神論者。戰鬥力很高,不斷地打敗世界各地「反賊」。但是實際統治能力比較弱,經常意識不到真實政治需求。

丘吉爾後來這樣評價他:

“Of course there is no doubt that Gordon as a political figure was absolutely hopeless. He was so erratic, capricious, utterly unreliable, his mood changed so often, his temper was abominable, he was frequently drunk, and yet with all that he had a tremendous sense of honour and great abilities”

(毫無疑問,Gordon作為政治人物非常失敗。他很沖動,很任性,性格百變,脾氣超差。還經常喝醉。可是他終究還是一位講義氣的,能力超群的人才)

Gordon總算成了英國十九世紀末的民族英雄之一了。倫敦好多地方都有他的雕像。

---

Gordon「任性」這一點呢,超級明顯。

當年他在中國建立的「常勝軍」,連勝33場。部隊裡面大部分成員都是江浙本地人。每次他都不肯殺囚犯,也不肯讓部隊勝後搶劫對方老百姓。現在我們會覺得這種態度才正常,可是當年中國的內戰都是以搶掠為主的。無論太平軍還是官方軍,都是勝後隨便搶東西來補貼士兵。常理。結果Gordon每次都不允許那麼做。如果搶劫強奸老百姓,他一律處死。因此不斷地向清朝政府要求糧食、銀子等等。清政府煩死了,經常無法理解。其他將軍都不會要求這些!?

我也蠻相信他的:Gordon在江蘇打戰又一次寫信給妹妹:”The horrible furtive looks of the wretched inhabitants hovering around one’s boats haunts me, and the knowledge of their want of nourishment would sicken anyone; they are like wolves. The dead lie where they fall, and are, in some cases, trodden quite flat by passers by”。反正就是同情被征服的老百姓的意思。

他這樣打下去四五年,從沒一場輸仗。他給所有投降太平軍的人承諾保護。結果最後這些人及家屬都被政府統統屠殺掉。他各種覺得不舒服,最後把自己小軍隊給拆散了。皇帝給他賜官爵等等,他就拒絕了,回英國。只能說他對這些清朝政府的人很失望。

這種拒絕皇帝已經夠任性了吧?

Gordon二十年後又去中國幫忙處理俄羅斯的事情(被李鴻章邀請的?),他又一副裝逼的樣子。指著在座的各位文武官說「你們一群白痴」。人家決定把他忽略了。最後清朝還是給俄羅斯讓出了土地,Gordon也就放棄了。再也沒回到中國。這樣做事難道不夠任性嗎?

---

Gordon從中國回來,已經被英國媒體關注到極點。被清朝封了那麼高的職位,人家不得不封個英軍高職位。很多人已經把他視為英國軍隊中最優秀的將軍之一了。不再是小司令。

可是從此,他的傲慢和裝逼日益擴大。

回英國那段時間,他被邀請去當印度副總督。還有加拿大的,南非的,西非的,各種選擇。他最後決定選擇了東歐的一個官職。拒絕了其他所有的官職(當時希臘也是半殖民地)。做了幾年,無聊了,選了一個北非(埃及)的大官職。

這里有個小故事。據說他十八歲小時候參軍,在東歐打仗。多年的克里米亞戰爭,奧斯曼帝國(土耳其),英國和法國一起打俄羅斯。反正她在這個過程當中結交了很多穆斯林朋友。傳說中,他救了一個穆斯林婦女,正是埃及領導的遠親之類的。所以從很小就比較親近奧斯曼。(這些細節我可能沒仔細看,可能只是同一個族群的婦女之類的?)

他到埃及,非常親近埃及國王Pasha。Pasha不是特別真宗的穆斯林,天天喝酒,然後各種向歐洲學習,把自己國家定義為歐洲一部分之類的。這個時候,埃及算是半獨立,剛得到了主權,但是法律上仍然屬於奧斯曼。Gordon這段時間在幫Pasha處理蘇丹和衣索比亞的事,在這些地方打仗,呆了不少時間。影響還比較大。算是創造了整個北非與東非的未來邊界。


時間長了,埃及試圖徹底獨立,比較亂了。英國失控。Gordon被撤回倫敦。結果他不回去了,故意找借口,然後再次到中國參與清朝政治(第二次去中國)。最後又被英國媒體誇大,導致Gordon被封為蘇丹都督。(簡略版)

---

額,Gordon到了蘇丹以後,1881年,開始有各種穆斯林起義。理論上,蘇丹屬於埃及和英國一起統治的地區。這些造反的人反對的是埃及當時的親近西方的政府。Gordan迎戰,帶領了本地軍隊;不僅有「大英帝國」的支持,也有埃及甚至奧斯曼的支持。打了好幾年。

悲劇,造反派日益強盛,輸掉了大部分蘇丹地區。Gordon一直寫信給倫敦,要求兵馬援助。但是這時候的倫敦已經發生了政治變化,主張退出蘇丹。命令他撤退。你猜,Gordon怎麼做?他拒絕!死守蘇丹首都Khartoum。英國不搭理他,他就向奧斯曼和埃及尋求救兵。

最後Khartoum被圍繞了,對方進行了一年多的攻城。英國媒體已經把他說得特別高大上,英國最後答應發兵解圍。但是已經太晚了。

(不過這時候,英國已經完全控制不了Gordon,他完全乾自己的事,走自己的一條死路)


據說,穆斯林領導已下令不準殺死Gordon,害怕惹到英國。但是Gordon太裝逼。給妹妹寫的最後一封信說道: “I feel so very much inclined to wish it might be my release. Earth’s joys grow very dim, its glories have faded”。意思是:「已經感覺到這才是我的靈魂解放之路,生於地球上的快樂和光榮已經過去了,只好這樣」。或者說,做好了犧牲自己生命的準備。至死也不肯投降。

Gordon最後怎麼死的,有好多說法。因為他的人頭被掛在城門上,肯定是被殺死的吧。主要傳說是:他從政樓走了出來持著槍,射死了兩三個敵兵,然後他們不得不上來,被一群敵兵包圍淹沒。或許被當時英國人美化了。很難說。

---

這種裝逼法很明確。這個人從小一輩子,不斷地違背命令,走自己的路。每次都被媒體和老百姓維護或辯解,所以又得到官方贊同和道歉。最後他只是太頑固了,把自己置於死地,把自己搞死了。

英國軍隊最後來了(來晚了兩天),把穆斯林勢力打毀了,然後把蘇丹和埃及都吞併入「帝國」。如果Gordon沒那麼硬,沒犧牲自己,逃跑了,歷史就不一定會走這個方向。無論你是否認為他多麼傻,他的死也確實又一次改變了非洲版圖。

哦,對,Gordon有一個特色,他一般都不會持槍。也從來不肯把劍。一輩子只用一個短杖。只有最後時刻才把槍拿出來打人,已經沒用了。還有人說,之前被子彈打傷了好幾次,(無論在中國還是歐洲還是非洲),他都能很快正常恢復身體。就這么被神化成神仙一級了。


神仙一般的故事實在太多了。。。看看維基百科就知道了。還說他被當代蘇丹人稱為「father」和「sultan」,是不是有點類似權力遊戲裡面的Daenerys?

還有

“News of Gordon’s death led to an “unprecedented wave of public grief across Britain.”

“that solitary figure holding aloft the flag of England in the face of the dark hordes of Islam”
(1901年)

「Among the British heroes of all ages, there is perhaps no other who stands out so prominently as an individualist, a man ready to die for his principles. Here was one man among men who did not do what he was told, but what he believed to be right. In a world moving inexorably towards conformity, it would be well to remember Gordon of Khartoum.”

「在所有的英國歷代英雄當中,沒有其他人像他一樣為自己的原則而犧牲生命。他不聽話,一輩子只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在一個越發走向集體主義的世界,我們不得不紀念死於Khartoum的這位Gordon。


---

個人看法:

這個Gordon生活在「帝國高峰期」。他確實也在當年中國打了那麼多場戰爭,促進了西方控制中國的趨勢。但是把他看為一個典型帝國主義者有些不合理。他是當代少數有想法的人之一。他把世界各地人民平等看待,維護所有人權利,從來不敢因為自己利益而損害他人。不得不承認他是一代豪傑英雄。寧願多一個這樣的理想主義者,也不要需要那麼一大堆不動腦子的政治廢物。

(如果說太平起義是個正義農民起義,那我也是醉了。。。)


Aorqu用戶:

我可以舉鼎,嘿唉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Aorqu用戶:

舉鼎的秦武王。沒拿住,把自己壓死了。。。哈哈哈。。。


崔翃銘:


Aorqu用戶:

「陛下,學學太宗皇帝那樣玩一次親征吧!」
「吼啊」
。。。。
「敵人嚇跑啦,跟著老奴回老家玩幾天吧」
「吼啊」
。。。。
「農民兄弟種糧食不容易,咱們還是別去蔚州吧」
「吼啊」
。。。。
「有些兄弟走的慢,我們還是等等他們吧」
「吼啊」
。。。。
。。。。
。。。。
「樊忠,你舉錘子做甚?哎呀我次奧!」
卒。
。。。。
你死不足惜,可是因為你裝逼害的天朝由盛而衰,想想牙根就癢癢。


墨夏:

明日來到兩軍陣前,老夫只需一席話語,管教諸葛亮拱手而降,蜀兵不戰自敗


結局就是:標准結局哇


不鳥萬如一:

三島由紀夫。關於這方面的論述請看 Ian Buruma《The Missionary and the Libertine》中關於三島的文章。

從這個例子妳就會知道裝屄是一種高貴的情操,而它當然不是什麼強者的特權。任何人都可以裝屄,正如任何人都可以健身。


飛翔的和道一文字:

所有被pia出血的蚊子


tiTtt:

看到這個問題瞬間聯想到了魏晉風度…


李逸:

南朝宋廢帝劉昱,據說從小頑皮,喜怒無常。他登基時才十一歲,起初害怕母親責打和大臣勸說,還有點兒顧忌,長到十三四歲,就沒人管得住了。
話說有個大熱天,皇帝劉昱跑到領軍蕭道成家玩,蕭道成坦胸露腹正在睡午覺,劉昱一看看見道成大大的肚臍又犯二了,嘀咕到:這不好一個箭靶子嗎?就命令蕭道成起來站在那不動,然後又在他肚子上畫了個箭靶。引弓瞄準就要射了,蕭道成也傻了,嚇得也不敢動,連叫:”老臣無罪”。
這時旁邊侍衛勸說:”蕭領軍肚子大,確實是個好靶子,可一箭射死不是就沒得玩了嗎?不如用骲箭(以骨為箭頭的箭)來射。”

劉昱於是換骲箭,一箭正中蕭道成肚臍,還大笑著問蕭”箭法如何”。

蕭道成覺得長此以往肯定會被劉昱玩死,於是與心腹王敬則等人商量先下手為強,王敬則秘密聯絡了劉昱左右的楊玉夫等人。這年七月七日乞巧節,劉昱出去胡鬧一番,大醉而歸,命令楊玉夫安排”織女渡河”,並說:”看見了馬上報告我,要是看不見,就殺了你!”楊玉夫等人趁劉昱熟睡,將他殺掉,死時才十五歲。
後來蕭道迎立年僅九歲的劉凖為帝,三年之後小皇帝就主動”禪位於齊”,把皇位讓給齊王蕭道成,也就是齊高帝。


匿名用戶:

看了卡爾達諾那個答案笑壞了,我也來貢獻一個吧,徐娘半老的主人翁。

故事出自南朝梁元帝妃子徐昭佩的故事。徐昭佩年輕時確是一個艷光四射的大美人,但她始終敵不過歲月催人老的事實,妙齡一過,姿色已大不如前,但仍濃妝艷抹的她,卻猶存一點風韻。故後世以「徐娘半老」來形容中年婦女風韻猶存。

據《南史》記載,她是前齊國太尉的孫女,梁朝將軍徐琨的女兒,當蕭繹還在當湘東王時,她嫁給了蕭繹。現在可以分析,她有嚴重的性苦悶,對婚姻生活和性生活是不滿的,她自恃出身名門顯貴,就膽敢以嘲弄皇帝的做法來發泄性苦悶。蕭繹少一目,是個「獨眼龍」,於是她在皇帝面前只化妝打扮半邊,名曰「半面妝」,她的理由是一隻眼睛只能看一半。她嗜酒,常常喝醉,嘔吐在皇帝的龍袍上。蕭繹吃不消她,於是開始疏遠她,移情於其他三宮六院。

關於徐娘這個人中國古代的儒生都不喜歡,我覺得她也算作到了極致,但信樂團曾經以《半面妝》的主題寫過一首歌,我甚微喜歡,順手貼上歌詞——

夜風輕輕吹散燭煙
飛花亂愁腸
共執手的人情已成傷
舊時桃花映紅的臉
今日淚偷藏
獨坐窗檯對鏡容顏滄桑
人扶醉月依牆
事難忘誰敢痴狂
把閑言語花房夜久
一個人獨自思量

世人角色真是為謊言而上
她已分不清哪個是真相
發帶雪秋夜已涼
到底是為誰梳個半面妝

作為一個生於宮廷本應該看人臉色的女人,卻有膽色在討好別人和討好自己身上擇其後者,裝逼到了這樣的程度,我都忍不住有所敬重。

她在獨守空房的情況下,就開始找情夫了。先是結識了荊州瑤光寺的一個風流道士智遠;後來又結識上朝中的美男子暨季江,這時她已是個中年婦女,所以這個情夫說:「柏直狗雖老猶能獵,蕭溧陽馬雖老猶駿,徐娘雖老猶尚多情」,這就是「徐娘半老」的出典。

後來,徐昭佩又邀請當時的一個叫賀徽的詩人,到一個尼姑庵約會,在「白角枕」上一唱一和。這些行為當然為皇帝所不容,最後蕭繹下了決心,借口另一個寵妃的死是徐妃因妒而暗下毒手,逼她自殺,她只好投了井。蕭繹余恨未消,又把她的屍體撈起來送還她娘家,聲言是「出妻」。徐妃的風流生涯就是這樣以悲劇而結束的。

一個後妃不肯以色侍君,還偷得都是文人墨客,這些人還寫詩,寫完了詩歌還貼在顯眼的位置。我不知道這個從頭到尾就看她不順眼的丈夫君王是怎麼忍下來還讓她活到了半老,我只能幽幽的揣測,也許,人家是真愛呢。

可是,真愛無敵半面妝,也抵不過no zuo no die的真相。

哎,

風吹動那月光,夜初上濃妝,點紅唇管何年發成霜,我有我的痴狂。


東牆太守:

必須要提十六國時期自封為帝的王始啊!

他自稱太平皇帝,設置百官,建立太平帝國,忽悠了幾萬人。結果南燕皇帝看他好像很厲害的樣子,就派兵打他,沒想到一下子就把他滅了,俘虜他和他的妻子。

然後,最經典的對話來了:

臨刑時,監斬官詢問其父與兄弟現在何處。
王始道:「太上皇蒙塵在外,征東將軍征西將軍被亂軍所殺,只剩朕一身無依無靠。
其妻趙氏怒道:「你正因這嘴惹事,事到如今還口出狂言。」
王始答道:「皇後還看不透天命?自古豈有不破之家、不亡之國?朕即使駕崩,終不改帝號。

好一句「終不改帝號」!然並卵。

西元403年,王始,卒。

參見王始_百度百科

附原文:
慕容鎮討擒之,斬於都市。臨刑,或問其父及兄弟所在,始答曰:「太上皇帝蒙塵於外,征東、征西亂兵所害。惟朕一身,獨無聊賴。」其妻怒之曰:「止坐此口,以至於此,奈何復爾!」始曰:「皇後!自古豈有不破之家,不亡之國邪!”行刑者以刀環築之,仰視曰:「崩即崩矣,終不改帝號。」德聞而哂之。
——《晉書·卷一百二十七·載記第二十七》


匿名用戶:

許攸啊,幫曹操打贏袁紹之後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整天裝逼,說曹操小時候又多二逼,最後被曹操弄死了。
電視劇的版本更裝逼
許攸:你特么照這砍,我眨個眼睛我是你孫子
許褚:duang!


樂昌單立人:

貧者不受嗟來之食。


清澄Alvin:

楊修,雞肋事件~把領導心思看的太透(幹嘛說粗來)…難逃一死
之前還有一盒酥事件等等等等…


懶角:

「阿瞞,汝不得我,安得入此門?」

「你擋住我的陽光了」

「清風不識字,何必亂翻書」

「民煮是51%的人對49%的人的不民煮」

「我到河北省來」

「我要證明影魔已經不適合這個版本了」


rebecca Liu:

現代舞蹈之母鄧肯 1905年的鄧肯,時年27歲。自披肩從18世紀時髦以來,就一直在舞蹈家們中間起著某種舉足輕重的作用,精美的印度長披肩更深受喜愛。當鄧肯拍照時,絲綢總在身邊。

1927年9月14日,法國尼斯的一場車禍奪走了49歲的舞蹈奇葩——依莎多納·鄧肯的生命。當時她正親自駕駛著她的馬車奔馳,不幸她的長圍巾——她常用的舞蹈道具——被捲入了車輪中,使她受了重傷而很快死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