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有哪些很厲害的騙局?

問題描述:历史上有哪些很厉害的骗局?
,
小約翰:

1889年,從普法戰爭陰影中走出的法國,決定再一次在巴黎舉辦世博會。

恰好當年也是法國大革命勝利一百周年,所以法國政府決定修建一個標志性建築物。於是他們開始了工程招標,要求有兩個——第一是要高,要能夠吸引觀眾參觀。第二點比較匪夷所思:法國政府要求這種建築能夠隨時拆除。

於是在眾多的競標項目中,艾菲爾鐵塔誕生了——

艾菲爾鐵塔高三百餘米,用了七千噸鋼鐵,它完美的符合了兩個要求——首先它很高,可以俯瞰整個巴黎,一看就讓觀眾很有參觀欲。其次它幾乎完全是鋼鐵結構,可以隨時拆卸。

一開始,法國政府並沒有保存這么一個龐然大物,因為當時的巴黎城裡幾乎沒有什麼高層建築,這么一個巨塔在城中顯得太突兀了,另外其巨額的維護費用也是一比大開銷。所以世博會結束之後,巴黎政府決定拆除埃菲爾鐵塔。

但是巴黎市民不幹了,他們覺得鐵塔已經成了巴黎的象徵,一番抗議之下,政府取消了拆除鐵塔的計劃。但是巨額的維護費用卻讓巴黎政府有些不堪重負。

在鐵塔建成三十多年後,一個人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

這個人叫做維克多.拉斯蒂格,是個遊手好閒的捷克斯洛伐克人,一直干一些賭場出千,坑蒙拐騙的事情。當他看見龐大的埃菲爾鐵塔後,他心中有了一個念頭——這么大一個鐵塔,要是賣廢鐵也能賣不少錢啊!

結果仔細一打聽,維克多從巴黎市民口中得知,巴黎政府還真曾經有把埃菲爾鐵塔賣掉的計劃!

維克多隨即到處跟人說,政府準備拆掉埃菲爾鐵塔,等謠言發酵了一段時間以後,他開始了自己的表演——

他租下了一輛豪華汽車,租下了巴黎最貴酒店的套間,還租了一身體面的行頭,開始了角色扮演。

他請來了歐洲最有名的幾個鋼鐵商人,告訴他們,自己是法國郵電部的副部長。帶著他們坐著豪華汽車繞著埃菲爾鐵塔風風光光的繞了一圈,同時還有他僱傭的一群工人,在他們參觀鐵塔時在鐵塔里進進出出。

為的是什麼呢?

等維克多把這些商人們拉回酒店,他宣布——法國政府要拆除埃菲爾鐵塔,他們可以競標收購鐵塔的廢鐵。

同時他還強調——巴黎市民反對這一計劃,所以競標過程必須嚴格保密,等競標完成直接拆除,生米煮成熟飯。

這可是大生意,幾個鋼鐵商人被他的架勢唬的一愣一愣的,紛紛表示自己願意參加競標,交了一大筆保證金。

同時,他還像幾位商人暗示自己手頭比較緊,幾位商人自然會意,又給了他一大筆賄賂。在行賄的時候商人們還很高興,以為自己神不知鬼不覺的拿下了這么一大宗秘密生意。

結果自然可以想到啦,拿到了錢的維克多隨即跑路,幾個商人直到一個禮拜後才發現自己好像被騙了!可是他們都沒有報警,因為他們已經實際上違法參與了政府資產的買賣,而且其中損失最多的商人覺得這件事說出去實在是太丟人,因此沒有向警察舉報。

沒想到的是,維克多膽大包天,一個多月以後,他發現沒人報警,居然故技重施,把埃菲爾鐵塔又賣了一遍!!!

這次他倒是沒有那麼幸運,被商人們舉報,但他提前得到消息離開了法國。之後裡面,他又成功詐騙了芝加哥黑手黨教父五千美元(上世紀三十年代),幹了一些零敲碎打的騙局,直到在美國落網。在監獄中,他甚至還成功越過一次獄,逼得美國政府不得不把他放在了著名的惡魔島監獄上,讓他在惡魔島監獄里度過了餘生。


高明輝:

這個看起來是發生在《鬼吹燈》世界的玄幻故事,卻是唐洪森先生無意在遼寧省檔案館挖掘出來的檔案史料,原文載於《民國檔案》2015年第3期(熟悉民國史的朋友都應當知道唐洪森先生在戰史研究上的水準,我一直認為他是大陸近代戰史研究上的第一人)

眾所周知,日本投降以後東北地區殘留了大量日軍與日僑,國共雙方都在爭取這批日軍、日僑,其中最著名的事變是125師團參謀長藤田實彥發動的通化事變

本文是根據東北保安司令部爭取長白山日軍的檔案寫成

1946年底,東北保安司令部根據各種情況認為東北境內還有大量日軍殘存,所以決心爭取這批日軍

而爭取這批所謂殘存日軍的行動,早在46年11月就已經開始

對於東北保安司令部來說,先遣小隊提供的這個情報簡直是太過重要,在長白山深處有著數以千計甚至多達兩萬之餘的日軍,而且裝備、彈葯尚屬齊全,因此這個情報不但震動了鄭洞國,而且驚動了杜聿明與東北行轅主任熊式輝,甚至直接還向陳誠與國防部報告

同時東保也極力希望爭取這支日軍,而11月底,東保派出的聯系員有了更大的收穫

根據日籍聯絡員的說法,他們不但見到一個大隊的日軍,而且長白山還有數量多達3萬之眾的殘存日軍和4萬名日本老弱病殘,這批日軍甚至準備「乘冬季期間大事搶掠八路軍之武器裝備彈葯及給養」,而國軍需要付出的代價僅僅是無線電機5台,現款30萬元及若干葯品

因此東北保安司令部在聯系長白山日軍這件事立即加強了力量,甚至準備派出飛機前往偵察、聯絡

但是這一期間國軍真正可以值得一提的戰果只有中德榮前往東滿解放部的騷擾、叛亂活動

而在國軍拚命尋找長白日軍的同時,東北民主聯軍卻完成了攻守轉換

但是值得注意的,如此龐大的日軍殘部始終不曾出現在東北民主聯軍的記錄之中,國軍實際也沒有接觸到這支傳說中的日軍

或許這支日軍只存在於《鬼吹燈》或是《盜墓筆記》的世界

ps:延邊歷史研究第4輯有中德榮事件的詳細記錄,現全文轉引


張Lenny:
擱置爭議,共同開發。
(等我有錢,再來搞你)


ITofu:
上了大學你就輕鬆了。。。。。。。


匿名用戶:
「我就蹭蹭,我不進去。」


藺且:

娘嬉皮,老子的黃金呢?

來源:微博「白雲先生本人」 Sina Visitor System

當年國民黨跟共產黨打內戰,政府沒錢了,就直接印鈔票買買買。這么一弄,結果物價飛上天。蔣介石問宋子文,這可如何是好?宋子文說,委座莫驚慌,我有妙計。宋子文說,物價之所以漲,是錢太多了,如果我們拋售黃金,把社會上的貨幣收回來,錢就變少了,物價就能穩定了。蔣介石也不懂金融,就跳進了宋子文挖好的坑,點頭同意讓政府拋售黃金儲備。結果這下麻煩搞大了,本來只是通貨膨脹,這么一拋售黃金,一方面,宋子文等官僚和一些軍閥搶先讓自己的白手套大量搶購拋儲的黃金。另一方面,大家一看政府家底都沒了,那法幣還有啥用?於是能搶到黃金的,不擇手段的購買黃金,搶不到黃金的,不擇手段搶購一切商品。民國法幣迎來了滅頂之災。後來蔣介石仔細一琢磨,不對勁啊,娘希匹,這宋子文坑爹,心裡氣炸了。怎麼辦呢,既然搞出來這么大的麻煩,總得得收拾殘局。於是,又只好宣布,之前搶購政府拋儲黃金的,全部再交回來。很多軍頭找蔣介石告狀,這是宋子文帶頭乾的,搶購黃金他搶的最多,要交大家一起交。還得讓宋子文對這件事負責。蔣介石問宋子文黃金的事,宋子文不理他。於是這件事,不了了之。宋子文一拋一搶之間,把國家的黃金儲備,變成了宋家的黃金儲備。


Aorqu用戶:
等考上大學你們就輕鬆了
等工作了你們就自由了
等升職了你就放鬆了
等當老闆就有大錢花了
等退休國家就養老了
現在股票跌的那麼厲害不買個抄抄底?


Aorqu用戶:
這篇答案單純的反對一下朗博中國崩潰論里的一些內容!!!

1.閑著沒關係黑陳沖幹嘛?人家拍三級片?閣下腦袋裡是不是見到裸漏大咪咪就是色情啊?是不是認為三級片就是色情片啊?人家的《誘僧》是送去威尼斯電影節參展的好不?只因為她是第一個裸漏出鏡闖盪好萊塢的內地女星,當年遭受的謾罵還少?現在又拉出來鞭屍?20多年過去了,而今中國社會開化難道還懼怕一個女人的裸體?

2.80年代是有一批女星男星移民的,還有許多男星女星跳到了當時
作為英國殖民地的香港發展,鞏俐李連杰就是代表,且當時也是偷渡最盛行的年代,泰國日本香港馬來西亞是熱門。這些你想過為什麼不?

3.題外說一句,在B站看彈幕經常有人看到北姑北妹就說香港人黑中國,其實北妹北姑都是確有其事,還不少,此外當時香港還有因越戰、白石難民營而來的越南妹。想知道原因嗎?去看《望鄉》嘍!一個國家崛起後往往忘了自己是怎麼來的,70年代的日本如是,而今崛起的中國亦如是。恕我直言,當年經濟開始騰飛的香港也是如此,電影金雞里的70年代那些魚丸妹,哪來那麼多客人?你說呢?經濟發紉,開放肇始,妓女先行,這就是歷史最見不得光的一面。


烏蘭多傑:
她漂亮又怎樣,成績又不行。


三種不同的紅色:
兩千年前,有一個姓耶的。

一千四百年前,有個姓穆的


水耀:
戰國策整部書都在講縱橫家們和謀士們怎麼忽悠權貴的,不過這個答案肯定不會有很多贊,因為大多數人就沒有看過戰國策。


李拜天:
在經濟學人上看過一個經濟詐騙的。這個人的牛逼之處在於虛構了一個國家。

位於蘇格蘭的卡特琳湖看起來不像是一位犯罪老手的出生地。純凈的湖水一直延伸,可至格拉斯哥以北30英里的蘇格蘭洛蒙德湖國家公園,直達公園中心。在湖水的源頭,有一座叫做Glengyle的小屋,是以卡特琳湖的主要支流命名,是一處幽靜的所在。

Glengyle於17世紀初由麥格雷格爾家族建成。這個麥格雷格爾家族有個著名的族人,綽號是羅布·羅伊,他出生於1671年。羅布·羅伊各種怪異的躲債行為使得他在蘇格蘭人盡皆知(他的債主是富有的地主)。他的事跡兩次被改編成好萊塢電影,一部是歌舞片,另一部類型混雜。麥格雷格爾家族還出了一個名人叫格雷格爾·麥格雷格爾,於1786年在Glengyle出生。他不如他的祖輩有名氣,但他應該獲得更多的關注,因為他成功製造了一場騙局,影響之大,前所未有。

格雷格爾·麥格雷格爾最大的一次詐騙獲得了20萬英鎊。他一生中在債券市場上共騙得130萬英鎊(以目前英國經濟的情況折算,這個數字相當於36億英鎊)。現今騙局的詐騙金額固然比麥格雷格爾的要多很多。伯納德·麥道夫是一個紐約的騙局製造者,2008年被揭發,當時他已騙得650億美元,比他最初設局時的金額多了20倍。在金額上,麥道夫遠勝麥格雷格爾。

然而,所謂詐騙,就是騙子製造某種假象,並使人們相信這種根本不存在的東西。對於一些人來說,騙子製造的假象就像麥道夫那樣,是一種近似於巫術的選股技巧;對於另一些人來說,所謂假象就是查里斯·龐茲的龐氏騙局那樣,是一種可以自動防騙局敗露的數學體系。麥格雷格爾的騙局比上面那些人要規模宏大的多:他虛構了一整個國家。據他自稱,他是一個國家的「酋長」(或者可以說是一國之君),他的國家叫Poyais,位於布拉克里沃河附近,該地位於今天的宏都拉斯境內。

麥格雷格爾聲稱,Poyais佔地800萬英畝(面積大於威爾士),自然資源豐富,但有待於開發,需要大量資金與人力。通過一個復雜的宣傳活動,他成功使人們相信他。人們不僅拿出了積蓄,去購買一個根本不存在的政府的國債,還移民到了這個虛構的國家。麥格雷格爾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19世紀20年代初,當時的金融環境對於騙子來說很理想。拿破崙慘遭失敗,而英國經濟在製造業的驅使下穩步擴張。生活開銷降低,同時產業工人的工資提高。銀行利率下降,政府借貸水準不高。整個英國都充滿著積極樂觀的心態。

這種心態所帶來的負面影響是,原本作為閑散資金主要吸收通路的國債,在這時失去了吸引力。1800年至1825年間,當時最流行的英國國債品種Consol的市場利率一直在穩定下降。英國政府充分利用這一點,將政府現存的債務換成了新的債券,新債券利率低至3%。

所有這些市場因素刺激了英國投資者,使他們有信心和動力去尋找更令人興奮的機會。一個選擇就是把錢投入利率更高的國債。俄國、普魯士和丹麥的信用記錄良好,但它們的國債回報率為5%,這些國家在19世紀20年代初吸收了大量資金。

另一種選擇就是投資礦業公司,如果投資人介入時間適當,產生的回報非常豐厚:1824年末,英美企業的股票在一個月內升值幅度超過300%。一位叫David Evans的財經記者在回想1859年的繁榮時期時,指出當時的投資者開始「對過多的收益產生樂觀心態」。

以其它方式投資拉美當時也非常流行。西班牙帝國的崩潰,使得當時突然出現了一大批新國家,等待人們投資。新成立的巴西、哥倫比亞、墨西哥和瓜地馬拉發行了債券,這使得倫敦經歷了第一次新興市場熱潮。這些國家的債券利率很誘人:墨西哥國債的利率為6%,是英國Consol國債的兩倍。

這些現象本應給人們以警示。那時的投資者一味追逐收益,就像在大蕭條和次貸危機之前人們所做的那樣。融資人為了追求回報,有可能做出一些愚蠢的決定。在這次熱潮的30年後,本刊曾報道,當時發行的債券,吸收的資金流入了那些「礦業公司」,但「那些礦業公司拿錢去開採的土地根本就不含金屬」。

麥格雷格爾利用了這種投資拉美的樂觀心態。1822年10月,他發行20萬英鎊的Poyais「國債」,收益率為6%,與秘魯、智利和哥倫比亞國債的收益率相近。與這些國家不同的是,Poyais沒有稅收記錄,也沒有稅制。但麥格雷格爾辯解說,Poyais的自然資源相當豐富,徵收的出口稅可以很輕易地支付利息。如果投資者有疑心,他們只能看到Poyais的開拓計劃,以證明開發計劃正在進行。騙局有了成效,Poyais「國債」成功在市場上流通,麥格雷格爾的資金也已到位。

麥格雷格爾還召集移民,並且獲得了成功,原因是多方面的。據David Sinclair於2004年出版的著作《The Land that Never Was》中所言,其中一個原因是他的積極宣傳。他的宣傳活動包括接受有全國影響力的報紙專訪,出版了一部書(署名為Thomas Strangeways,但實際上是麥格雷格爾自己編篡),他還保證Poyais氣候溫和、土地肥沃,境內的土著居民待人友好,森林中貴重木材資源豐富。他還說Poyais位於巴拿馬地峽附近,未來計劃在這里開掘運河,戰略地位重要。但實際上巴拿馬運河的開發在19世紀初尚未被提出。

麥格雷格爾的債券募集說明書自然會獲得一批人的注意,因為當時的大眾有一股渴望移居國外、開始新生活的熱潮。在當時,移民美國,就像買那裡公司的股票一樣流行。19世紀20年代,移民美國的熱潮,在因戰爭而暫時降溫之後,又開始重新興起。麥格雷格爾需要說服那些移居Poyais的人,使他們確信,Poyais是一個全新的國家,可以給予他們比美國更多的回報。

但麥格雷格爾的某些宣傳聽起來非常可疑。Poyais當地的土著不僅友好,還非常喜歡英國人。Poyais的土地不僅肥沃,還可以保證玉米一年三熟(在其它地方,玉米一年兩熟就算是好收成了)。Poyais的水資源不僅乾淨清澈、水量充足,當地的河流還含有大塊金子。這些準備移居Poyais的人中,包括一位銀行家、一些醫生,還有一些有點見識的軍人,這些人怎麼會相信麥格雷格爾如此胡說八道?

波士頓大學Tamar Frankel進行的一項新研究可以給出一些答案。Frankel研究了上百樁金融騙局,並尋找那些反覆重現的詐騙模式。一種反覆出現的騙局可以顯示出受害者的特徵。金融騙局的受害者可能過度輕信某事,對風險的承受能力較高。他們還需要一種專屬感,或者是感覺自己成為小圈子中的一員,這在受教育程度較高的受害者身上尤為明顯。另一項研究發現,金融騙局的受害者往往對他們現在的經濟地位懷有不滿,希望自已不要落後。一些受害者還會嫉妒身邊比自己有錢的人,這種心態會導致貪婪和冒險投資。

我們有理由相信,麥格雷格爾找來的這些移民有著大部分上述特徵。麥格雷格爾以那些天生對他有所輕信的人為目標。當他在倫敦吸收資金時,還在蘇格蘭招集移民,並聲稱勇敢而富有冒險精神的蘇格蘭高地人有開發新土地的本領與性格。事實上,他利用了一些人對他毫無疑義的信任,這些人往往是出於宗教或族群的原因相信他。Poyais移民騙局是一種「親和力犯罪」,麥格雷格爾的騙局就是其中之一。

歷史上的證據顯示,當時的蘇格蘭家庭已特別準備好籌集現金,使得移民能給麥格雷格爾交一筆錢,購買Poyais的大片土地。蘇格蘭當時有三大借貸方,這些人在金融領域有很大優勢。與英格蘭不同的是,蘇格蘭人除了儲蓄之外,還可以投資銀行,當時的主要銀行也分布有分支機構網。蘇格蘭人對金融活動習以為常,並且有通路投資理財。Evans觀察到,「任何企業都能獲得資金或信貸,而普遍的自信心理所產生的自然結果是交易過熱和投機活動」。

一些移民也有嫉妒心理,因為蘇格蘭與英格蘭不同,沒有殖民地。蘇格蘭人曾試圖改變這一狀況,他們曾在中美洲有過探險活動。1698年,蘇格蘭推出達倫計劃,旨在在巴拿馬地峽的兩邊設置蘇格蘭殖民地。如果這一計劃付諸實施,這會是一次艱苦而危險的橫穿美洲旅程,也會是開發巴拿馬運河的先導行動。但這個計劃沒有成功,因為英格蘭挫敗了這一計劃,蘇格蘭人因此遭受了慘重的人員傷亡及財產損失。對於許多受教育程度較高的移民來說,麥格雷格爾的計劃使他們覺得他們可以彌補之前達倫計劃慘敗的遺憾。

就這樣,麥格雷格爾的騙局就變成了宏偉的尋寶之旅。移民們不僅被要求要拿錢投資該計劃(任何人都可以做到),還被特別挑選,以展示為自身獲取財富的本領與性格,彌補蘇格蘭之前在達倫計劃中的失誤。可能是因為樂觀、貪婪或是兩者皆有的心態所蒙蔽,這些移民沒有從任何獨立通路證實Poyais到底是否存在。

麥格雷格爾召集了七船移民,其中兩艘船先行出發。1822年9月,Honduras Packet游輪從倫敦出發;1823年1月22日,Kennersley Castle號駛離利斯。兩艘船共載有約250名移民。

而隨著時間的流逝,Poyais移民的境遇也是越來越差。這些移民僅用兩個月時間到達目的地,到達當地後,他們發現情況根本就不像之前所描述的那樣。當地沒有港口,沒有城鎮,也沒有道路。當地的土著沒有與他們沖突,但也沒有對他們有更多的幫助。一開始,他們還以為一定是到達了錯誤的地方。

勇敢的蘇格蘭人決定留在當地,同時錯誤的幻想也在一步步澄清。他們沒有選擇:兩艘船的船票是單程的。起先,前景看起來似乎沒有那麼暗淡。他們有工具,可以砍去森林,建立營地。隨行的還有兩個醫生,還有葯品齊全的葯箱。當地食物充足:他們儲備了12個月的生活物資,當地的樹上長滿了果實,森林裡還有鵪鶉和野豬,河裡有很多魚。在開始的幾天,他們的主要問題就是缺朗姆酒。

但後來,這些Poyais人(麥格雷格爾稱他們為Poyer,而不是Poyasian)的境遇越來越差。地位高的職員階級——銀行家和職員——拒絕幫助其他人建立營地。打獵和捕魚的的活動組織不善,移民們覺得飢餓。他們沒有人領導,就開始為了口糧而大打出手。到了雨季,移民們意志消沉,一些人拒絕為他們的營房做防水措施。孩子們開始死亡。當他們意識到他們處於困境中時,有一個勇敢的移民造了一艘獨木舟,但他出發尋求幫助後不久就溺水而亡。有一個愛丁堡的修鞋匠,曾被允諾封為Poyais 的「官方製鞋者」,但他最終開槍自殺。

到了5月,有一艘途經當地的船隻營救了他們,把他們送到貝里斯。但瘧疾、黃熱病和營養不良已使得這些移民奄奄一息,他們中三分之二的人死亡,包括許多已經到達貝里斯的人。這些人的境遇傳到了倫敦,英國海軍派船追回了已經啟程的另五艘船隻。

雖然麥格雷格爾要對這些移民的死亡負責,但不清楚的是他為何要召集這些移民。歷史已經給了他一個債券市場繁榮的大好時機,他通過售出債券和土地權吸收了大量錢財。在他發行債券之後,這些移民才離開英國,他沒有必要給這些移民以希望。可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有一些證據顯示,麥格雷格爾一開始確實只是希望殖民Poyais。他認為他的一個祖先曾參與過達倫計劃,並相信蘇格蘭人應該再試圖去中美洲探險。他曾多次到達當地,是一個真正的老兵。麥格雷格爾年輕時曾加入英國軍隊,當時他16歲,他也曾在委內瑞拉共和國軍隊中打過仗,還被西蒙·玻利瓦爾提拔為少將。1817年,他曾召集一些美洲共和國的戰士,組成了一個小軍隊,奪取了阿米利亞島,該島離當時西班牙佔領的佛羅里達較近。

他的這些功績,再加上他對這些成績的宣傳,使他在新聞界大出風頭。他被視為傳奇探險家。這就相當於給他打了免費廣告。但一些人更具有批判性:Michael Rafter極富批判性地描述出一個離經叛道的形象,「他沉溺於酒桌上的樂趣,並且……屢次酗酒無度」。他確實喜歡社交聚會,即使是軍事演習時也毫不顧忌。他帶著靈活的手杖,嗜好雪茄。他說話時確實有幾分風趣。

但麥格雷格爾有一些個性品質非常危險。他是個幻想家,他確信他是一個印加公主的後裔。這使得他有一個計劃,他想領導一個非常正規的國家,他甚至覺得他生來就有這個權利。他經常會表現出他的這種夢想。根據Frankel的說法,當行騙者這樣做時,會使他們的行為看起來自然且可信。在某種程度上,麥格雷格爾可能相信了他自己編的故事。

他也有自戀傾向。想一想他給自己的封號,他不僅是Poyais的酋長,還是新格瑞那達的印加國王。他對徽章、胸針和綵帶這類裝飾非常迷戀,還喜歡軍隊正裝。Rafter描述他「對著裝和時尚有著極大的迷戀」。他為Poyais設計「國旗」,還制定了一套復雜的授勛體系,將榮譽授予最資深的Poyais移民,還授予自己最高的榮譽。他性格中這種自戀的一面似乎無害,還可能有助於安撫移民。有誰會為一個根本就不存在的國家制定一套授勛體系?

但就Frankel所言,行騙者的自戀心理會有不良的一面,那就是他們把人僅作為一個行騙目標而已。這不是說他們會像自私的人一樣,有意忽略其他人的感受;而是在他們心裡,其他人根本就不值一提,這才是像麥格雷格爾這樣的自戀者危險的一面。他沒有對他的移民表現出關心,移民們只是錢財的又一來源,還是一個使投資者相信Poyais計劃付諸實施的幌子。

到了1823年秋季,Poyais移民生活的殘酷真相傳回倫敦。麥格雷格爾迅速逃至法國,在那裡,他只是故技重施,尋找新的投資者和更多的移民。最初他成功了,勸說了60個人移居Poyais。但巴黎當局沒有像倫敦那樣輕易上當:當這些法國移民申請護照,去一個無法證明其存在的國家時,一項官方調查開始啟動。麥格雷格爾被監禁。

等他出獄後,真相開始被揭示。1826年,為了償還先前投資者的債務,他不得不擴大虛設的Poyais「國債」發行規模,試圖發行80萬英鎊債券。但那時,他已聲名狼藉,嚮往拉美的熱潮也已退卻。他的債券發行徹底失敗。麥格雷格爾回到愛丁堡,但他很快被Poyais投資者找上門,他選擇移居國外。1845年12月,麥格雷格爾死於加拉加斯。

今天,那個被麥格雷格爾稱為Poyais的地方仍是一個不發達的地帶。而達倫計劃中涉及的地方也同樣如此,只有一條三萬英里的泛美公路。回到卡特琳湖,遊人們可以租住湖邊小屋。那些參觀小型墓地的人們,還能辨認出為紀念這個著名家族而題的碑文。碑文中並未提及格雷格爾·麥格雷格爾,也沒有Poyais。


匿名用戶:
紙幣。

紙幣最初不能算騙局,但最先意識到紙幣可以脫離實物對應關系,由國家隨便印也無妨的人,心術肯定不正,多半不是什麼好東西。


這位神人就是歐洲歷史上大名鼎鼎的John Law(1671-1729,康熙同時代),這貨本是蘇格蘭人,年輕時以善於泡妞聞名於鄉里,後來栽在女人身上,不得不從英國流浪到歐洲大陸。從逃犯起家,一路忽悠,先是去荷蘭的銀行打了幾年雜工,因為善於忽悠,加上貴人眼瞎,步步高升青雲直上,居然當上了法國的財政大臣。

他本身是個賭博高手,心算極強,屬於那種天才型騙子。之前忽悠了許多國家的君主都沒忽悠成,這時他盯上了法國,這主要是因為當時法國外債高達30億Livre,而每年的稅收僅1.45億,除去1.4億的政府日常開支,能用於支付外債利息的僅僅500萬。就像現在患者容易被騙子盯上一下,財政陷入危機的法國攝政王輕松就信了他的歪理,由此他真誠地感到自已是一個法國人,並加入了法國籍。他第一個提出開動印鈔機印鈔票,法國的債務危機立刻就得到了立竿見影的緩解。

於是作為法國政府的大救星,作為獎勵,他被賦予特許權成立密西西比公司,壟斷對東印度、中國及南太平洋的貿易,並獲得對密西西比流域的開發權,這個事情最後變成了史上臭名昭著的密西西比泡沫,不過這是另一個故事了。

紙幣這邊其實是飲鴆止渴,後來終於穿幫,John Law直接耍流氓,宣布紙幣面值減半。到1720年秋,紙幣只值票麵價額的四分之一。各種商品的價格急劇上漲,銀行券不再作為合法的支付手段。最後以法國央行關門大吉,經濟全面崩潰告終。

這人最終被揭穿只是個詐騙犯,被逐出法國後貧病交加,沒多久就死了。

傳奇人生。


閆小粘:
你說實話我不生氣。


阿爾吉農:
在冷戰時期,有個荷蘭人在西方情報部門的指揮下,編造了一個子虛烏有的荷蘭馬克思列寧主義黨,訪問了中國,還在人民大會堂受到毛主席的接見。
不過我覺得歷史上大騙局的迷人之處就在這里,我們可能永遠都不能知道騙局的所有層次。如果冷戰蘇聯勝利了,說不定這個人就成了雙重間諜。當然在這種設定下很多事情都可能變化,李登輝都有可能在蘇聯勝利的時候公開宣布自己是隱秘的地下黨然後欣然前往北京述職……


王晨皓:
浙江溫州最大皮革廠,江南皮革廠倒閉了!王八蛋老闆黃鶴,吃喝嫖賭欠下了3.5個億,帶著他的小姨子跑了!我們沒有辦法,拿著錢包抵工資!原價都是一百多、兩百多、三百多的錢包,統統二十塊!統統二十塊!!黃鶴王八蛋!你不是人!我們辛辛苦苦給你幹了大半年,你不發工資!你還我血汗錢!還我血汗錢!!


[已重置]:

作為一介平民,我們經歷過無良媒體的騙局簡直不要太多,以uc震驚部為代表的標題黨大行其道,讓我們每天都能看到大新聞。

比如

n年一遇根本就是概率事件好吧!

從80年代到現在,看著就跟真的一樣。但是你見過哪家報紙光寫年份不寫日期的


鐵道部屢屢跳票實在可惡,但是2017年,大陸高鐵運營里程世界第一,基礎設施建設十分完善,「一票難求」現象已經解決了,還有人會買不到票嗎?

以危言聳聽的標題搏眼球的媒體才是這個時代最大的騙局好吧

有哪些明星或演員讓你覺得惋惜? – Aorqu

你寫過或聽過哪些陰暗的故事? – Aorqu

有什麼人物說了一句台詞讓人一下肅然起敬或突然讓人同情喜歡上他了? – Aorqu

你最擔心下一代人會對哪些我們熟知的東西一無所知? – Aorqu

有哪些十分驚艷的電影? – Aorqu

有哪些瞬間可以證明一個演員演技爆棚? – Aorqu

你看過最尷尬的電影是哪一部? – Aorqu

有哪些外行人看來很蠢的設計實際上卻是精妙無比? – Aorqu

如何評論電視劇《人民的名義》? – Aorqu

有哪些歌詞讓你聽了一次就不會忘? – Aorqu

有哪些鏡頭讓你看了一遍就不會忘? – Aorqu

歷史上有哪些躺著也中槍的故事? – Aorqu

歷史上有哪些打臉的故事? – Aorqu

有哪些華語演員擅長用眼神來演戲? – Aorqu

歷史上有哪些剛剛發明出來,就被取代的東西? – Aorqu


Aorqu用戶:
既然打上了經典電影的標簽,那我就來說一個吧。
弗蘭克·阿巴內爾(英文名:Frank William Abagnale, Jr.),男,1948年出生於美國紐約。他是一位安全顧問,曾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先後冒充過飛機駕駛員、兒科醫生等,用各種手段詐取幾百萬美金。二十一歲前便成為許多國家通緝的要犯。 自1974年出獄以後,他協助FBI抓獲了一大批金融騙術高手,並為銀行等設計防偽支票。他現在是聯邦調查局的研究院和外地辦事處的顧問與講師。
2003年初,由史蒂文·斯皮爾伯格執導,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 和湯姆·漢克斯主演的電影根據阿巴內爾當年傳奇經歷改編的電影《逍遙法外》又名《貓鼠遊戲》正式公映。小李子飾演這種高智商犯罪角色讓人慾罷不能,此劇如此,《盜夢空間》亦是如此。來幾張圖你們感受一下。
機場機智逃脫追捕
冒充醫生
與警員狹路相逢,機智溜走
冒充律師
20世紀60年代,從弗蘭克·阿巴內爾16歲開始的5年中,他於26個國家偽造了250萬美元的支票,從而被多個國家通緝。在行騙過程中他的身份也千變萬化,時而是名牌大學的教授、時而成了受人尊敬的醫生、時而又當上了路易斯安納州大法官的助理……不過,在追捕他的聯邦探員口中,他是一個外號「天行人」(The Skywayman)的通天大盜。
請一定要注意的是,當時的他還未滿18歲。。。


老金:

明朝時期,東吳之地有一個富二代,名叫張士誠,讀書不成,於是把筆一扔,告別了學堂。

此後談兵論劍,走馬獵狐兔,以豪俠自居,遊歷三吳之地。

平日在家,就在客廳里演奏音樂,客人來來往往,經常滿座。誰有了急難,張士誠也不吝嗇,慷慨周濟,於是漸漸有了一些聲名。

一天晚上,有個陌生客人突然來訪。

這人身材高大,衣服裁剪合身,英氣逼人,鬍子頭發都直豎著,腰裡佩著劍,手裡提著一個包袱,包袱里滲出血,淋淋的滴下來。

張士誠看在眼裡,暗暗喝彩:端的是一條好漢!

這人開口了,問:「可是張俠士的家?」

張士誠連忙回答:「是。」

恭恭敬敬的請進來,坐定以後,客人的臉上這才露出一絲喜色,說:「多年的恥辱終於報了!」

張士誠問他緣故,客人指著包袱說:「這是仇人的首級。」又說:「這次報仇,得到一位義士的幫助,我想報答他,聽說張公子高義,能否借錢十萬貫,了卻心願。」

張士誠馬上答應了 ,叫人快快取錢來。

客人拿了錢,說:「痛快!沒什麼遺憾了!」於是留下包袱離去,臨走告知過幾日來取頭顱。

到了約定之期,客人沒有來,等到了五鼓時分,天已經蒙蒙亮。

張士誠擔心日出後,有人看見裝著頭顱的包袱,叫僕人出去找個地方埋了。

僕人拿了包袱,心中有點害怕,一不小心掉在地上。

包袱散開,是一個豬頭。

出自明萬歷時朱國楨的《涌幢小品》。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