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是一瞬間的事嗎?

問題描述:死亡是一瞬間的事嗎?
, , , ,
Aorqu用戶:
從出生的時候開始死亡就開始了,怎麼能是一瞬間


Aorqu用戶:

不是!

死亡是一個極其痛苦的過程。

2004年,煤氣中毒,凌晨兩點,全靠潛意識驅動,從床上撲下來,從房裡爬出去,爬行中撞翻了火爐,磕傷了腿毫無知覺。

爬到門口,用盡全身打門。被家人發現,抬到通風處,跟中了邪一樣又哭又叫。20多年的人生片段,一幕幕在眼前閃回:

曾經傷過的人、曾經犯過的錯、藏在心中的遺憾和憤怒,一件一件地在我眼前真實再現,同時一件一件地要求我當場反饋!

對媽說對不起她,讓她操心一輩子,下輩子報答她;

對妹妹說要照顧好媽。對弟弟說要照顧好姥姥姥爺;

對死去的阿公說,沒讓您看到我考上大學,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遺憾;

對初戀情人說對不起,我又蠢又自私,配不上你;

。。。。。。

自己憋屈的要死,覺得雄心壯志都沒完成就特么被煤氣煤死,無力又憤怒。

(二)

後來我才知道,這叫做「了緣」,是快掛了的前奏。

後來,別人告訴我這叫劫數,而渡了劫的人,是能看出來的。西藏把這種人叫做「返陽人」,是多少有些特異的人。

這次瀕死經驗,給我的後遺症有五個:

一、樂觀,覺得活一天就是賺一天。蠻好!

二、膽子更大,很多事,一想到老子特么死都經歷過,還能有啥可懼的?

三、更喜歡獨處和愛家人和朋友。人生太短暫,我要多留些時間給親人和朋友,多留些時間善待自己。因此有人抱怨我高傲。

有一哥們說過「除了親人離世和自己身上的病患是真實的,其他都無所謂,價值觀而已」。這句話也與大家共勉

四、不做壞事。因果循環,報應不爽。信不信,由你!

五、特別恐懼窒息的感覺。如潛水和憋氣。

(三)

有一次坐高鐵,看對面的大姐在看書,還特意包了書皮。不經意瞥了一眼。開玩笑問她:「越看越害怕吧,大姐」。

我知道,她看的是《西藏生死書》,白天看頭皮發麻、晚上看後背發冷的奇書。

弘一法師很推崇藏傳佛教的《大日壇經》,認為頗深刻和殊聖。這種書在大陸暢銷,無論如何,都是進步。

我很喜歡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他因為巴黎出租車司機沒有禮貌,就在人家出租車里撒尿。他吃肉喝酒交女朋友拍電影,寧願來世投胎做妓女。他真實而智慧,指明了人類進化的方向。

有法國攝影師拍了他禪坐的背影,我買來掛在客廳,祈求智慧,早登覺岸。

宗薩講中陰,我在亞朵酒店、用手機看到凌晨三點,讀後贊嘆:「這哥們講得都是真的。」

(四)

今天正好看到梁漱溟老先生的95歲時的訪談錄。

梁先生一再糾正,自己並非大儒,內心深處其實是佛教徒。29歲之前,他一直想出家。梁老人家也談到死亡。他的原話是:

「(從佛家來講)死亡不會斷滅,不是死了就完了,沒有這個事情,死亡是「相似相續、非斷非常」」

佛陀的四法印還是很經典:一切皆苦、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

其根本教義之一就是「緣起」,你連你自己都不曾擁有。苦從何來?

梁漱溟被譽為「世界上最後一位孔夫子」。在解釋儒和佛的區別上,頗為深刻。

他認為:佛家是非常徹底地破執,我執有兩種,一種是分別執,一種是俱生執,這兩個執,佛家都破了。而儒家呢?只破分別執,不破俱生執。

比如親人死了,佛家沒事的。儒家會大哭,然後接受。梁先生用8個字總結儒家:「廓然大公,物來順應」。

(五)

伊壁鳩魯認為:人之所以會痛苦,最大的癥結在於對死亡的恐懼。

去年有些事,有點過不去。有百度的哥們創建了一個潛水俱樂部,叫「十八米潛水」,於是跟著蹭吃蹭喝蹭飛地去菲利賓潛水,逼著自己直面恐懼。難熬的五天過去後,外緣不生,心如牆壁。(參見:在菲律賓,我被拖入水底,手腳冰涼…

薩特說「人是自我建構的存在」。擁有意識,代表我們能自我凝視的存在。自我凝視,會一直追著自我跑。因此你永遠無法成為你自己。

人的內在總是在分裂在變化。被稱為「無的分裂」,每個瞬間都是不同的存在。所以不斷否定當下的自我,不斷走向新的自己。

正是因為人類並非某種特定的存在,反而更加自由。也就是「存在先於本質」的概念。

人類是先存在,然後才創造自己的本質,所以人類是無限自由的。人與社會之間是建構和被建構的關系。不要一味怪環境。有必要時自己要介入。

(六)

貝克萊堅信,存在即是被感知。普特南提出缸中之腦的概念,想說的其實是:正如浴缸中的金魚一樣,人類是無法完整地理解和掌握外界世界的。

有一次和朋友聊天,說大家為啥總是急吼吼,如果把人生當作一個更長期的旅程。今生、來世、再來世,還會著急嗎?

放下心來,一塵不染。

哲學的使命是理解死亡,而死亡是越早學越好的必修課。我很願意和自己女兒聊一聊死亡和身後事。讓她們更加從容。

死亡對於你我,未嘗不是解脫。對於眾生,未嘗不是提醒。提醒我們珍惜緣分。正如劉備我祖先生所說:

以為明日可見,然明日未必可見;以為年華可許,然年華未必可許;以為此情可久,然此人未必可久;以為江山可愛,然而江山未必待人。人所能為者,不負眼前,不負眾人而已,勉哉。

THE END

更多乾貨心得,點擊下方鏈接→進入【病毒營銷陳軒私密分享】

https://wx.zsxq.com/dweb/#/index/225142114141?from=mweb&type=joingroup


熊大哥:

死亡相對於死亡的人是一瞬間,相對於她的親人卻是一輩子。那年我13歲,我媽媽在去裝貨的路上出車禍沒了,在貨車上睡著就出事了,肚子完全破開,聽說內臟都流出來了,很慶幸她沒受折磨。拉回家的時候從胸到大腿都是用紗布纏著的,他們說肚子上有一個很大的口子無法縫合了。我們這邊把人拉回家會給她洗身體,別人用梳子給她梳頭,把木梳都梳斷了,她頭發還是很亂。親戚們說,我要把她看得清清楚楚的,我一直蹲在她肩旁邊看著她的眼睛,感覺好像眼睛在慢慢睜開,我有點怕,一直盯著,心裡想著會不會沒有死,還是能救回來。我看到她的手指有一大塊肉沒了,我想一定很痛吧。在這過程中,我一直都沒哭,只是流了幾滴眼淚,所有親戚都哭得很傷心,哭得很大聲,作為她的女兒我卻只流了幾滴眼淚,他們說我心真硬。喪事過後,周圍所有人看到我都會表現出一種我很可憐的表情,有些人甚至會談論著我媽媽握著我的手跟我哭,似乎是她媽媽出事了一樣,這段時間是我最難受最不願意見人的時候,感覺自己似乎很可憐。到了現在,沒有人會再談論我媽媽了,反而是我在街上看到母女倆逛街會很羨慕然後會有眼淚在眼裡打轉,聽到別人說回家媽媽幫準備吃的,媽媽說這說那我會難過,覺得人家其實很幸福。生活中碰上任何事都會想起她,想起之前和她一起的小片段,每一次想起都會是先幸福而後特別難過


Aorqu用戶:
“dying”這個詞的拼寫很能說明問題


開眼視訊:

拉丁語詞組 Memento mori 意思為「你終有一死」,人終究難逃一死,但卻總是逃避死亡。為了探究關於死亡思考,導演 Sebastian 和妻子一起來到義大利南部的 Roscigno Vecchia,一座即將失落的小鎮,記錄關於它最後一個居民 Giuseppe Spagnuolo 的人生故事。

導演Sebastian Linda從人類對黑暗的恐懼出發,探討了死亡的感受。想像這么一個情景——自己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想到自己馬上離開這個世界,被無盡的黑暗吞沒,不免感嘆:一輩子追求了太多物質,在乎太多外在,卻一樣都帶不走也留不下,如果更關注精神和內心或許我會更坦然離開,然而一切都晚了,然後含淚閉上雙目。

視訊來源:From Sebastian Linda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