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是一瞬間的事嗎?

問題描述:死亡是一瞬間的事嗎?
, , , ,
Jason:

說一個我大學舍友的事

我們宿舍上課都愛遲到,不到臨近上課不起床,這一天早上,我們都急急忙忙的刷牙洗臉準備去上課,一個哥們住上鋪,坐在床上看我們洗漱,這位舍友平常起的挺早的,

我們就問他:今天你要逃課了?

舍友A:我好像動不了了,你們把我扶下去。

我們一開始以為他在鬧著玩,平常這傢伙經常鍛煉,身體很壯,170多斤,天天不到晚上10點就睡覺,睡眠質量賊好,生活比我們都規律,我們其他人大部分12點左右睡覺,還有位仁兄天天凌晨2多睡覺。

舍友A看我們沒在意,自己嘗試了下動了動腿,又跟我們說:我真動不了,你們從下面接我一下。

我們這才重視起來,他170多斤,需要三個人才能把他從上鋪抱下來,幸虧我們宿舍有個1米9的高個,我住下鋪,就把這哥們扶到了我床上。

舍友A:大哥(就是我,舍友基本不喊我名字,都喊大哥,別問為什麼),你幫我把衣服穿上,我動不了。我就給他穿褲子,T恤,還有襪子和鞋子。

我們這一看不行啊,這什麼情況呀,這1米8多的大漢怎麼突然就動不了呢?我們先讓他緩緩,問他感覺怎麼樣,能不能試著走走。(沒病你走兩步)

舍友A也是心急,猛的用勁一站,撲通一聲就栽到在地上,我們趕快扶起來。

舍友A說:其他沒什麼感覺,就是使不上勁,站不起來。

我們宿舍一共6個人,因為有課,我們先讓兩位舍友去上課,和老師說下情況。我們三個打了120,一開始舍友A還能拿的起手機玩,過了一會發現手機拿不住了,說胸有點悶,喘不上氣。救護車到我們學校大概有30分鐘車程,救護車到了後,我試著把舍友A從床上扶起來,發現根本扶不起來,我170多,體重不到130,舍友A雖然意識清醒,但是身體用不上勁,真的是死沉死沉的。一會醫生抬著擔架到我們宿舍才抬上的救護車。

到了醫院一檢查,醫生說是缺鉀,送醫院及時,沒啥大事,我們也放心了,然後我們三個一人去拿葯,一人看著他,另一個去買飯。

中間換葯的時候,護士小聲嘀咕,年級輕輕怎麼么會缺鉀呢?我們隨即百度了一下,缺鉀很有可能是腎臟的問題,嚴重的話會引起呼吸衰竭,窒息死亡什麼的,具體的我也忘了,我們意味深長的對舍友說:小擼怡情,大擼傷身啊。

然後舍友給家裡打電話,讓他媽來醫院照顧他,我們三個在醫院守了一天,他輸了一天的液,醫生說能自己走動,感覺沒啥問題就可以走了,然後明天再來,下午舍友A能走動了,感覺還行,就回學校了。

然後,回學校就……

開玩笑,之後一點事都沒有,可能是他前一天打球出了太多汗,然後又洗了涼水澡,才導致缺鉀,產生四肢無力,胸悶等癥狀;總之,不論你身體多好,還是要多多注意。


匿名用戶:

我一直以為死亡是一瞬間的事,沒啥可怕的。我是女生,去年7月份開始每次大姨媽來的都特別多,平時也沒當回事,直到漸漸地走路沒勁,上樓抬不起腿,出事當天在家坐在馬桶上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就暈過去了,醒了還納悶怎麼在馬桶上睡著了。我心得有多大,你說。

直到出門走路突然感覺暈頭轉向,下一秒就不省人事了,突然聽到有人說「她這么躺在這兒啊」,我就醒了,發現一群人圍著我,我躺在地上,後來被120拉醫院去了,一量血色素5,輸血,手術,大夫說太危險了,貧血會器官衰竭,會死人的。

住了一周的院,出來以後我又開始貧血,一直扛到今年三四月份,我突然摔倒了,無緣無故,左腳伴右腳,後來我開始害怕了,四月份去中醫醫院檢查,大夫都說血色素這么低,你怎麼過來的?當時就給我開了住院條,要我馬上住院。這回住了20天,還發現得了甲減,中藥+手術,最後血色素升到8.1,出院以後天天吃中藥+西藥。到現在半年了,感覺跟正常人一樣,可以正常走路,就是得天天吃藥頂著。

真正害怕了是兩個月前,大姨媽來的時候,又開始貧血,躺床上一天沒吃飯,出去買東西的時候突然開始出虛汗,眼看著自己就躺地上了,不能動,那時候是真的害怕了,覺得自己要死了,真的很恐懼。然後又被民眾叫了120,半個小時以後我就能走了。我問醫生怎麼回事,醫生說是低血糖了。


李京澤:

死其實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人活著,就是為了死亡。有一段時間很喪,很想自殺。朋友給我說了一句這輩子都記憶猶新的一句話,人活一天就離死掉近一天,你現在活的每一天都是這輩子最年輕的一天了,乖乖珍惜吧.每一天都是在等待死亡,死亡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來.但他絕對是越來越近了,向死而生.死多麼漫長啊,在人世間受夠折磨,很想死掉.但是有那麼多人說別自殺啊,別傻.可是活不就是為了死嗎


笨熊:

用哲學的話說,量變引起質變。
在死亡前,會有一個有害物質逐漸堆積,或者有用物質不斷消耗減少的過程。
到最後有害物質佔領高低了,或者有用物質不能支撐整個生命活動了,就質變了。
量變是一個過程,質變只是一瞬間。。


法暘:

死亡是有過程的,人死亡時,身體會出現四大分散。四大就是地水火風,四大構成人的身體和世界,這是佛教的講法。

當病人要死亡以前,四大先起變化,要死以前,身體動不了了。

當這個身體不受你管,有時候連翻身都難,這是地大先死亡。不過還有醫葯可救。

(地大分散會出現身體很重的情況,這種重比平時要重的多,前面叫張大倩的Aorquer也有講。)

第二步,水大分散,這是正要死,真的要死了。兩個眼睛瞳孔放大了,你雖然站在他面前,他看你距離好遠,像一個影子一樣;你跟他大聲講話,他聽到像蚊子叫一樣——啊?講什麼?聽不見啊。身上出冷汗,汗流出來是粘的、冷的……這是水大分散。我們這個身體百分之七十是水,水大分散,就出這種汗了。一看這個現象出來,幾乎沒有救了,到了真正要死的時候了。接著肛門打開,最後一次大便;最後一次出精,非常短暫的性快感,沒有救了。這是身體下面現象。身體上面呢,喉嚨這里呃……呃……的,呼吸很困難了。

水大死亡之後,跟著來的是風大分散,氣也馬上要沒有了。這個時候,說不出話來,氣上不來了。現在醫生就打開喉部氣管,插管子,抽痰。水分流不動變成痰了,醫生只好把痰抽出來,肺都嚴重發炎、支氣管被痰塞住了。抽了痰,呼吸的氣一步一步上來了,呃……呃……呃……最後,氣到喉結處呃……呃……如果一口氣上不來,氣斷了,就死亡了。

當人要死的時候,身體像被壓住,不能動了,地大開始死亡。臨死的人感覺是做夢一樣,感覺自己要到一個地方,很黑暗,或者有點亮光,給東西壓住。那個痛苦比夢魘還難過,夢中只是壓住難受;到死的時候,那個壓住像兩個山挾攏來一樣的難受。

到水大分散的時候,意識分散,好像進入夢境,掉到水裡去,掉到海洋,還聽到裡頭的水聲,像海洋的聲音,實際上是身體內部的變化。

等到風大分散,氣到了喉部,迷迷糊糊,那個境界里,感到颱風把自己吹得又凍又冷,最後,呃一聲,氣斷了。

這個風大的死亡一步一步上來,同時連到火大的分散,體溫跟著風大的分散一步步喪失,身體一步步變涼。上面喉嚨這里呃……呃……最後一口氣不來了,整個身體也冷冰了。

再重複說,一個人正常的死,四大裡面什麼先出問題啊?地大分散,對不對?第二步呢?水大分散。第三步是風大跟火大一起分散,所謂風大跟火大一起來的。

節選自《人生的起點和終點》一些和佛學相關的東西沒有貼上來,這里說的都是身體的變化。

人在斷氣的時候,各種影像都來了,如在狂風暴雨中跑,各種難過痛苦、恐怖的境界都來了。假定平常有宗教意識的,所謂地獄啊,牛頭馬面啊,上帝派人來找啊,這些境界自然都會顯現了,實際上都是你意識中所變現出來的。四大分散最後一口氣完了,據說非常舒服,人有輕松解脫之感。但是只一剎那間就過了,人就不知道了,古人形容如脫殼烏龜飛上天。

什麼是脫殼烏龜?當年在大陸地區,有人要吃烏龜,方法很殘忍,把烏龜用夾板夾住,再用火燒它的尾巴,烏龜受不了,就拚命逃跑,因為殼子給夾板夾住了,只有肉身逃出去了,叫脫殼烏龜。出來當然也是死亡,據說人死的時候,也像烏龜脫殼一樣痛苦,脫,脫,脫到最後那一剎那,就非常舒服、輕靈。

人到地、水、火、風完全分散死亡的時候,剎那間慾念非常強烈,淫慾的念特別會發起,而且很重。平常人到了中年、晚年,性慾的感受與觀念都慢慢退減了,可是到了死亡的時候,這個慾念強烈發起,在完全死的那一剎那,發起的現象是很復雜的,這是死亡。簡單地講是如此。

《瑜伽師地論-聲聞地講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