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是一瞬间的事吗?

问题描述:死亡是一瞬间的事吗?
, , , ,
益达:

看到这个题目,我就头皮发麻,两眼泛酸。在初二那年过年期间我母亲消失了,等再得到她的消息,就是派出所让我去录口供。当时我没什么感觉,就连去殡仪馆看我妈我都没感觉,因为潜意识里我感觉这都是梦或者是一场电影,都是不真实的。然而我母亲就永远的离开了我,我父亲为了我母亲报仇最后也锒铛入狱。他们俩不在我身边开始真的没有太大的感觉,然而突然某一天回到家发现没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没有人在去学校接我,开家长会我的位置一直都是空着的,让我深切感受到父母真的不在了是马上该联考了,学校有很多模拟考试,那天是最后一场模拟考试,我站在路口等红绿灯,身边有一对母女,那女孩害怕自己考不好跟母亲撒娇,母亲说没事,只要努力就好,然后她俩就抱在了一起,我就一盯着看,眼泪不自觉的从眼里留下来,当那位母亲看到我的时候给我善意的笑了一下,我转身跑了,从那时原来一切都是真的可是潜意识还是不相信。家里出事以后基本上都是我叔在照顾我,每周都会来我家两到三次来看我,换季的时候带我买新衣服,缺什么东西都给我买,然而在我上高二那年,我叔心脏病发,那个时候正是高二会考的时候,第一天考完试回家,我姐告诉我咱叔病了,正在抢救,我一个一个电话跟家人打,都说现在很忙,等晚一会儿说。我就躲在被窝里哭,当时真的很恐惧。到第二天也去参加考试,考场上我电话振动了(会考比较松只要不被发现可以带手机),我姐给我打的。我当时就知道出事了,他明知道我在考试还给我打电话。然后我就趴在桌子上接了,他说要去我叔家看看,等我考完试也过去吧。我当时就哭了,正好交卷了。我就哭着跑出去跟家里人一个一个打电话,家里人怕我受不了,就说没事,已经抢救好了。现在在昏迷状态,可是我听到了音乐,只有人去世才会放的音乐,我给我奶打电话我奶说没事,我给我婶打,我婶说没事,我给我大伯打我大伯没有接,给大娘打大娘还说没事,我又给我奶打电话我奶忍不住了说了句:路,以后你要靠你自己了。我当时就跪在了考场上,认识我的朋友问我怎么了,我什么都没说,脑子一片空白,然后我就疯了一样的跑出学校,我要去我叔那里,我要看他。当到了我叔家路口,我看到他家门口有很多人,而且搭的有棚子,我就就开始哭,下车腿软的站不起来,眼睛发黑,亲戚看到我了,拉着我过去了。一路都是跪过去的,看到了我叔在里面躺着我哭,看着他的遗像我哭,整整哭晕不知道多少次,邻居亲戚掐人中把我掐醒。我真的不敢相信我最后的支柱也没了。我还记得我生日他带我去夜市吃烧烤,给我买了一束花,找了人给我唱歌,我还记得他带我吃的野味,我还记得他给我开的玩笑,我还记得他教我唱的《天使的翅膀》,我还记得他为我做的麻婆豆腐,我还记得他给我带的各种特产,我还记得他的电话号码。到现在我潜意识都感觉父母的离开都是一场梦回家一定家里有人,屋里的灯一定亮着,而我叔的离开却是真真实实。每次去他家我看到他的照片我都会哭。实在控制不住。在他心脏病发的前一天我们还通电话,他说忙完周末我考完试来看我带我出去玩。他对我第一次食言了,而我再也等不到他来看我了。他去医院是我堂哥开车带他去的,事后半年,在我叔的车上,还是那首《天使的翅膀》我跟着唱着哭着,我哥说当时就像做梦一样,去的时候副驾驶坐着咱叔,回来我是空车回来的。而我已经泣不成声。现在的我已经参加工作了,可是越来越抑郁,越来越焦虑。不知道哪天都会选择轻生,感觉生活真的没有意义。我真的看不到希望。


M3小蘑菇:

是的,这从许多安详去世的人身上可以看出来

如果有人在临死前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奇特状态,他应该会联想到这是死亡前的预兆,会非常惊慌而喊出来,但事实上并没有人这样喊过,可见死亡是一瞬间的事,不会有死前提示

再极端点的情况,一个恐怖分子绑着炸弹自爆,自己在一瞬间就被炸成了碎片,显然不会有个比这一瞬间更长的死亡过程,然后他就去捡葡萄干了


狼妞妈咪:

应该是一瞬间的吧,十一年前冬天;被人攻击抢劫。醒来的时候满头满脸满身血迹,后背都是湿哒哒的血。老爸问我认不认识他是谁,我:爸爸我怎么了?老爸说嗯,还认识人快去医院吧。做了脑扫描轻微脑震荡左眼缝了7针,鼻中隔断裂被自己扶正了现在鼻子还有点歪。好在恢复了!暗暗后怕可也想不起来整个被袭击受伤的过程,现在想来当时被打死也就死了没啥痛苦。唉失忆那段怎么都想不起来


一去:

生命是逆熵的有序存在,死亡是熵重新累积回归自然的无序状态,这么讲,衰老与死亡既是路途又是终点,既是过程也是瞬间。


沉默的青蛙:

那一年 我十一岁

那会子是寒假,我上完补习班回家,满脑子打算回家该怎么玩,以及憧憬明天会收到什么礼物,回家后,我阿么告诉我,我爸爸因为高血压住院了……我一开始还有点惊讶,为什么我爸爸在这会子病了?昨天他还坐着打游戏还好好的呢。中午的时候,我阿公回家了,他面色有点凝重,我阿么问他有没有事严不严重,我阿公只是敷衍她说没事,就是高血压,然后就把我带去了医院。我记得我阿公在车上不停的叹气,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想去看看我爸爸。不过我到了医院,我没看见我爸爸,只看见我妈妈坐在椅子上哭,旁边还有我姥爷,到了这里我才明白,我爸爸突发了脑出血正在抢救,为了不让我阿么担心,只说成高血压……

我在医院从中午待到晚上才回家,期间我一直都没明白脑出血的可怕程度,以为只要手术结束,修养几个月,我爸爸就好了……

凌晨四点,我突然就惊醒了,随之而来的还有我阿么的哭声,我下床跑去,原来刚才来电话,我爸爸去世了。

我跟我阿公再一次去了医院,这一次,我终于看见了我父亲,可他已经去世了。明明他前天还好好的,怎么今天突然就去世了?我当时在医院的走廊里就控制不住哭了出来,脑海里忽然想起前天我和他最后几句话。

“爸爸,后天你能请假吗?”

然而他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我。

这一天,我生日。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