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是一瞬間的事嗎?

問題描述:死亡是一瞬間的事嗎?
, , , ,
匿名用戶:

7歲那年,爸爸在別人家裡喝酒,很晚回到家裡,安靜的睡下了,直到凌晨媽媽不小心碰到他冰涼的身體知道爸爸再也醒不過來,媽媽急忙跑出醫去叫人,只剩我在炕上望著爸爸安靜的面孔,沒有恐懼,內心異常平靜,醫生大半夜來到家裡只是確認了死亡的事實,媽媽在圍滿屋子的人群中滿臉淚花抱著我說:你爸爸死了,再也醒不過來了。可能年紀太小,沒有死亡的概念,我告訴媽媽讓醫生再搶救一下,內心依舊平靜,過後的日子,沒有失去爸爸得悲痛,只知道媽媽整天呆坐在家裡終日以淚洗面,心裡難受得是媽媽的悲傷,印象中爸爸生前對我很好,我也很愛他,但不知道為何不會感到悲傷,守靈,葬禮,甚至摸著爸爸得骨灰,心中都沒一絲波瀾。今年24歲了,接近二十年了,每每看到媽媽被歲月消磨的樣子,都壓抑不住心中的淚水,也許,在我心裡,愛媽媽勝過愛爸爸吧。

回歸主題,死亡也許是一瞬間,但我不知道是哪一瞬間,但我慶幸爸爸走的沒有痛苦。


無敵大王圈圈圈轉:

記得曾經看到過一段話,他說人的死亡分三個階段。第一是醫院宣布死亡,這是生理的死去。第二是葬禮的舉行,這代表著這個人社會地位的死去。第三是這個世界上最後一個記得你的人死去,那麼這個人就是真正得死亡了,因為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人知道曾經那個人的存在了。

所以,死亡不是一瞬間的事,是比一個人的一生還要漫長的事。


街隅:

突然想起的一個病人
去年管的一個病人,上段食管癌,病人從入院至死,家屬都不同意我們告知病情。
他是經營馬戲團的,女婿在政府當官,經濟環境很不錯。入院的時候人很精神很健碩,留著長發,跟我握手手非常溫暖。
由於他的食管腫瘤位置非常高,無法手術,只能放化療,所以從檢查報告出來的時候我就基本知道他時日不多。他病情惡化地很快,沒多久就只能喝稀飯了,後來還把長發都剪了留了個平頭,但是人一直很樂觀,每次我們交待他做什麼,他都要敬禮並且說「知道」。
今年情人節前後,他的腫瘤突破食管並侵犯主氣道,引起頑固的咳嗽,我們將他轉入重症監護病房。他在情人節那一天,委託監護病房的護士給他老婆送了一支玫瑰,這件事觸動了我,這時候他多少已經猜到自己病情的嚴重了,但是仍然每天面帶笑容,心繫家人。
情人節後他開始昏迷,沒多久腫瘤完全突破氣管引起張力性氣胸,縱膈受壓,缺氧無法改善,最後多器官功能衰竭去世。他在凌晨一點多去世,他身體底子好,心功能很好,心臟撐了將近2小時才開始停跳,我們給他做搶救,但是心裡都知道沒有什麼作用。他就這樣走了。
這個病人我印象非常深刻,入院時向我伸出手的樣子我還歷歷在目,才半年就無意識地躺在病床上了,看著監護儀的直線有一種非常強烈的無力感。他去世前後那幾天我都在不停思考死亡,我想,無論如何猜測死亡,它都會在你真正面臨到它的時候給你從未經歷過的沖擊和震撼。它是那麼不可抗拒,無論達官顯貴,還是才識過人,它要來即來。
今年中秋節他的女兒小汪還給我發來慶節簡訊。

老汪,你的家人都好,你放心吧。

這是我去年寫的一篇日誌,有點跑題了……回到問題,我認為死亡不是瞬間,而是永恆。


愛吃魚的小新:

是一瞬間的事吧

我爸走的時候,車禍,顱內出血,我趕到事故地點的時候,他躺在地上,身上還是熱的,頭上也沒有血,躺到地上就像睡著了一樣,我以為他只是昏迷過去了,醫生來了,做心電圖,直線,又做了一次,還是直線,心肺復甦,還是直線,我看著醫生把儀器從我爸身體上去掉,對我們說節哀,我腦子里根本沒反應過來咋回事,我跪著給醫生說你快救救他吧,他身體還是熱的,你快救救他吧,真的身體還是熱的,醫生說人已經不行了,我爸走那天是17年愚人節四月一號,下午五點左右,接下來哭也哭不出來,因為壓根不相信這件事是真的,回憶真的好痛苦,晚上給我阿公打電話,給我爺說我爸出了點小意外,去醫院住院了,讓他在家自己做飯,晚上鎖好門,同時我弟也被我爸的朋友從學校接回家,我弟那時才15歲,看到我弟那一刻,我就崩潰了,我就抱著我弟哭,我弟說到底咋回事,早上還給爸打電話呢,第二天都放假回家還想讓我爸接他呢,怎麼人就沒了,一瞬間,我弟我倆就是沒爸的孩子了,我想他的離開也是一瞬間的事吧,可能他自己都沒反應過來,人就走了,應該是沒有痛苦,可是活著的人痛苦啊,今天,翻了翻自己空間里的照片,他出事的前一天,我和媽媽還有爸去河堤上看風景,油菜花開的正旺,風景很美,拍了她們倆的很多照片,我爸並不愛拍照,卻在出事的前一天讓我拍了很多,難道冥冥之中有預感,那些照片卻成了他人生中最後的照片。他應該有對我們家的不舍和留戀,畢竟弟弟還小。我為啥在家呢,因為我前一天剛被通知研究所已錄取,回家給他報喜的,也正好緩緩那幾天的壓力,可是沒想到,回家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渾渾噩噩處理了後事,所有人都給我說要堅強,還有媽媽還有弟弟讓我去照顧。嗯,堅強了,我弟也不在我面前哭,也不表現的很難過,懂事的讓人心疼,處理完後事他就回學校了,也不知道他是怎麼過來的,我在家陪了我媽幾天,回學校參加畢業論文答辯,時間過得真快,一年半過去了,還是很想我爸,一切好像都是一場夢一樣,還是會想像著他還在,突然有一天就回來了。在外面,我會表現的很堅強,可是,一個人不知道偷偷哭了多少回,想我爸時會跑到我爸空間留言板上給他留言,假裝他能看到,假裝他能聽到我說的一切。

魂歸來兮,入夢相見。這卻成了我和他相見的唯一的方法~


wall.e:

我被10KV高壓電電到過,倒地一瞬間感覺是天地在轉,心裡一聲卧槽,轉了幾個念頭想我這是怎麼了,之後就進入一個白色的空間,感覺不到身體,聽不見聲音,周圍都是白茫茫的沒有盡頭,是有意識的也能感覺到時間的概念,感覺有10幾分鐘又感覺是一瞬間。後來先是耳朵聽見嗡嗡的聲音,感覺身體很麻不能動彈,眼睛慢慢可以看見東西,就醒了過來。我在想,假如我沒醒過來,意識是不是就一直在那個白色空間裡面了。

本來以為是380伏的電壓,但是看了評論說380觸電的感覺,我覺得絕對比380高多了,有大神說是10kv。是那種三根線的輸電線,通往礦山變壓箱的。我只是魚竿彎過去碰了一下又彈開了,一秒不到就這樣了

有朋友讓我詳細說說,因為有一年多了,又是邊想邊打有點亂:

就是魚竿線纏到了我猛的提了一下魚竿,魚竿碰到三相電側邊那根線彈過去碰到最上面那根線又彈開了。突然整個世界自己轉起來了,第一個念頭想著咋回事怎麼無緣無故感覺不到身體了,第二個念頭卧槽肯定是觸電了。然後意識就進到那個乳白色的空間了,在那個空間裡面意識很清醒,沒有聲音感覺不到身體,無邊無際的乳白色空間,不是別的東西把空間充滿而是整個空間本來就是白色的那種感覺,就像你飄在一個漆黑的房間里,只是黑色換成了白色。不知道過了多久感覺像是幾分鐘到10幾分鐘左右,整個人是懵逼的,就在想我這是在哪,咋感覺不到身體呢?然後慢慢就聽見嗡嗡的聲音,眼睛慢慢從模糊到清晰,身體很麻,後來可以出聲了,然後身體慢慢的不麻了才可以爬起來。發現手握住魚竿的地方都被電焦了,完全沒有知覺感覺不到疼。因為開不了車他們騎著機車帶著我到鎮上醫院但是他們不敢接收,又讓親戚開車帶我到縣里醫院,結果縣醫院也不敢接收只是幫我把手用藥水消毒包紮下,又去市裡。市醫院給我查了下心電圖,沒什麼問題。讓我住院觀察,我覺得沒什麼問題就想回去,醫生問我胸悶不悶,有沒有感覺身體哪裡不舒服的我說沒有就同意讓我回去了。後來在我們本地醫院掛了幾天補心臟還有消炎的葯,手就抹了醫院開的一種治燒傷燙傷的葯膏,結果葯膏不管用,4天之後腐肉都快發臭了。親戚介紹了一家醫院,據說以前是部隊醫院,後來部隊不讓經商分出來的叫軍民醫院,那的醫生幫我用鑷子把腐肉清理了,清理的時候是真的疼,沒用麻藥直接用鑷子夾掉的,清理乾淨之後敷上一種他們醫院自己配的葯膏據說是祖傳秘方,我要買點回去自己敷都不賣我。我開始一星期是每天去換葯,後來3天換一次,我感覺如果我後面還是每天都去換葯估計手恢復的更好。現在有時候感覺心臟不舒服,一劇烈運動心跳會加快有胸悶的感覺不知道和被電過有沒有關系,喝酒喝多了也會有胸悶的感覺,去醫院檢查也查不出有什麼問題,不知道這是不是後遺症。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