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是一瞬間的事嗎?

問題描述:死亡是一瞬間的事嗎?
, , , ,
匿名用戶:

這兩天因為做實驗沒怎麼上Aorqu。

敲級感謝每個可愛的盆友,我爸現在恢復得很好,家裡也很融洽。

感謝評論里每個可愛的人,感謝你們的祝福,感謝你們的鼓勵,好好生活,認真陪伴。真誠祝福大家(^з^)-☆。

祝大家開開心心過大年,脫單萬歲,一吃就瘦,每天甜滋滋(❁´︶`❁)

´・ᴗ・` ´・ᴗ・` ´・ᴗ・` ´・ᴗ・` ´・ᴗ・` ´・ᴗ・` ´・ᴗ・` ´・ᴗ・`

可愛分割線,以下為原答。

死亡,離我最近的一次大概是去年年底吧。

12月19日,正在寢室里敲字寫報告。突然接到我媽的電話。沒有哭腔,沒有難過,捉摸不透的語氣,告訴我我爸不太好。電話就掛斷了。

聽完之後,突然嚎啕大哭,那種從心底湧上來的害怕用眼淚佔據了整個眼眶。電話里明明沒有說原因,沒有說任何事情。可是我害怕,一米八幾的爸爸怎麼能倒下呢。

我先到了醫院,我爸和我媽還在來醫院的路上。那幾個小時里我幻想著是我媽扶著我爸來的,我們做完檢查就回去了。

等到的是車里臉色蒼白的老爸,「你怎麼來了啊」,懸著口氣問我。我說我從來沒見過你的臉這么白過。

一到醫院就去了搶救室,立馬下了病危通知書。告知是主動脈夾層,再晚來可能人幾秒就沒了。

這個時間段里,媽媽去交錢,我陪我爸去做造影,去簽字。我爸一直躺在病床上,還在想我會不會又迷路找不著地方了。

爸爸轉到心外重症監護室,我和媽媽被喊到辦公室。哪裡都是白亮亮的燈,走進去像是去了天堂。那一瞬間真覺得像是做夢。

醫生告知我們時間緊急,是決定在這兒做手術還是轉院。病人時間不能等,他的血管可能這一刻破可能下一刻破可能上了手術台破可能手術里破,一破幾秒人就沒了。死亡就在那一瞬間。

媽媽抱住我根本就挺不住,我那時候像是愣住了。我沒掉一滴眼淚,告訴我媽沒事的。

我們決定就在這家醫院做手術,等待的夜裡,爸爸在監護室,我和媽媽在樓道邊的家屬等候室里。整夜整夜我抱著爸爸換下的衣服,祈禱,安慰。

做手術那天,我和我媽從監護室推出了我爸,送到了手術室。臨出時,醫生拿著記號筆在爸爸脖子上畫了一條杠。我一直告訴我爸睡一覺完了我就和媽媽帶你回家。

因為怕我爸下不來手術台,家裡的親戚全到醫院等我爸出來。我爸全程都被瞞著,他只知道病的名稱,但是不知道多嚴重。

從早上七點半進去手術台到下午五六點,終於進入了蘇醒時間。一顆懸著的心終於落地。

在學校告假一個星期,返校考試。那些天每天三四點就醒了,嘴裡都在絮叨醫院的什麼手續在哪兒辦,再被自己驚醒。考完一個星期就跑到醫院,隔天就是我爸轉普通病房。親戚們都到醫院看我爸,而我爸也在知道自己做的手術後處於緊張和後怕的狀態。

那天把爸爸從重症監護室推出來的時候,我一直喘不上氣,不知道怎麼照顧他。非常緊張。

現在爸爸情況一切都好,按時復查,按時吃藥。這幾天回家,爸爸早上會起來給我打豆漿,做好吃的肉煎餅,我們也一起和弟弟視訊,每天都會更加開心。

感覺有點偏題了,但是我想通過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通過這個急救的過程,表達出,關注好親人的每一點身體變化。我爸總是說頭暈,但是我們都沒放在心上。後來事情突然發生了後悔也沒辦法了。

愛自己,愛家人。


匿名用戶:

23歲時查出胃癌,開始我不知道,在當地醫院住了約一周出院,接到在北京的叔叔的電話:上班了也沒什麼時間趁現在休假來北京玩一圈吧。當時很高興的答應了!(當時剛工作一年慶幸一年多前回到家鄉找到個有醫保的工作)和老爸一起飛機進京,在飛機上還突發奇想跟我爸說,不知道的還以為生什麼重病了突然就坐飛機去北京了!電視劇都這么演的!當時我爸沒有說話。我也沒有在意,完全沉浸在第一次進京和第一次坐飛機的興奮里!

到北京第一天我一起床我爸就出門了(後來知道是去辦入院手續當天周五),中午我和叔叔一起吃飯兼和我爸匯合。接下來3天開始北京play天壇,故宮,後海……很快周一了我爸說好不容易到北京了,也去醫院查查吧,畢竟小城市醫療資源有限。這時才感覺到了微妙的不對勁,當天住院3天後手術,也慢慢了解了是什麼情況。

這時身邊也有了一群病友,同屋阿姨告訴我沒事,咱倆一樣的病,我都做完手術了,過倆天就出院了,你也一樣沒事的。隔壁阿么告訴我胃癌不怕的割了還會長,回家了多注意營養,看完5年前第一次手術,現在5年了才長了核桃那麼大割了就好了……

這種氛圍里等來了我的手術,唯一一次掉眼淚是插胃管時候的生理性眼淚,從頭到尾我沒有哭過,因為看著爸爸媽媽在身邊忙來忙去而我只是躺在床上打針覺得他們比我辛苦。

經過手術,化療終於出院回家說實話沒什麼感覺,我沒資格說自己苦,苦的是爸爸媽媽,我阿公阿么雙雙偏癱在家,在這期間阿公還入院一次,太阿么,大舅爺也在此期間過世,我通通不知道,我知道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年春節。如今十年過去了,阿公阿么也都過世了,感覺像做了一個長長的噩夢,我也是從死亡線上走過的人了,沒什麼感覺,真的什麼感覺都沒有,只知道要努力的活著,從一個無辣不歡的小女生到現在的清淡飲食,從大冬天從不穿羽絨服到現在剛初冬都上保暖衣,從110斤到82斤到現在120斤……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慢慢變化著,而我們還在這個世界上慢慢的走著,直到盡頭。

第一次答Aorqu不太熟,好像不應該把回答的話放在評論而是在這里

謝謝大家祝福支持!大家問發病的狀況,個人狀況可能有差異,我說下我的情況吧。

我是之前沒按時吃飯的話會胃疼,不過很輕微,吃了飯就沒事了。就沒怎麼在意過,然後就是吃西瓜會拉肚子,有一次吃西瓜後黑便,這其實已經是病發了,應該去醫院了,由於我每次吃西瓜會拉肚子就沒在意。結果第二天就吐血了,趕快去醫院,然後就查出來了。

謝謝大家的贊與祝福!我會好好的!

看到大家比較關心發病前癥狀問題,回答後卻引起了部分朋友的恐慌,覺得有必要重點強調下!請大家切勿對號入座!

每個人的身體狀況不一樣體質不同反應的情況也不一樣,希望不要太緊張。癌症雖然逐年增長與年輕化,但是也不是像感冒似的輕易就會得的!不要自己嚇自己,更不必要過度恐慌。

我之前主要有兩個個癥狀1、黑便。2、吃西瓜和火鍋拉肚子。

其中最嚴重的是第一條,如果出現一定一定一定要立刻就醫!因為說明體內有出血狀況。

另一條就較普遍了,西瓜與火鍋一涼一熱都會對胃造成刺激,有這些現象的小夥伴可能只是胃較正常人有點點敏感或者胃炎等亞健康狀況。可以在吃西瓜啊,冷飲啊,辣椒啊等對胃有刺激性的東西前確保不是空腹。在胃裡有食物打底的情況下在吃一般就會好很多。火鍋的話一定要記著在鍋開之後要先撈出熟的食物後在放生食,不要一邊放了生的肉類後在撈出鍋中之前瘦的食物,因為這樣就可能吃到了生的肉類的血絲等就容易拉肚子了。在放生食時要用公筷或者火鍋店提供的夾子,避免污染自己的筷子。

好的飲食習慣是很重要的,現在的人亞健康情況較嚴重,卻也不必過度恐慌,理性面對自己的身體狀況。

以上是一點個人淺見,畢竟不是學醫的,只是跟大家分享下自己的問題,歡迎大家指正,最後再謝謝大家的支持與祝福!謝謝!


夢夢:

最早是我外婆,2015年三月血栓去世了,先是腳上破了一小塊很長時間沒有好,就診後確認有靜脈血栓,紅腫、潰爛、肌肉萎縮壞死情況越來越嚴重只能先把感染的腳趾切了,然後把腳切了,最後把整個小腿切了,同樣的情況又開始蔓延到另外一條腿,醫生說準備後事。這是成年後我第一次送走自己親人。我國小和外婆一起生活過三年,感情很好,外婆除了血栓其他器官都正常工作,可能她最大的不良習慣害了她,她特別愛吃雞皮,肥肉等脂肪類食物,沒有口忌,她說自己活著最大樂趣就是滿足這口舌之欲,如果不能吃了她就乾脆不想活了。沒想到一語言中,外婆去世之前很瘦,她看得很開,看著隔壁床的病人穿壽衣沒穿整齊,她把護工叫來給了她一些小費,關照護工說自己去世的時候,想壽衣穿的整齊一些。去世後我一個人守靈,看了一晚太宰治的人間失格。

悲傷沒有結束,2016年我在國外生活,三月份突然接到我爸爸電話說,阿么走了。那時候阿么和姑姑還有我爸媽一起住,爸媽出門辦事,姑姑耳朵不好,在看電視,下午給我爸爸打電話說阿么情況不太對,叫她一直沒反應。我爸爸回家一看,阿么身子已經硬了。阿么和我感情也很好,從小一直送我去幼稚園 ,我不想去就一直拉著阿么逛菜場,逛完三圈幼稚園 大門就關了阿么沒辦法再送我回家。後來長大了溝通少了過年時候會一起過,阿么有一次過年炒花生米,其實我一開始並沒有很愛吃,可一個人吃了半碗和她說我很愛吃花生米,接著幾乎每年她都吵了花生米。那時候我覺得老人家可能不太會表達愛意想為你做什麼也不知道該做什麼,我就想讓阿么知道我特喜歡她給我炒花生米,她覺得我愛她炒的花生米很開心,我也很開心她開心,最後我真的很喜歡吃花生米了。

有時候人生是很殘忍的,2016年我姑姑開始吐血,去醫院確認肝硬化,那時候還是只有一點點硬化,2017年再去檢查已經全硬化了,不能吃東西,出什麼吐什麼,整天吊白蛋白,一年裡大半時間都在醫院,人變得很瘦很瘦,經過幾次搶救,最後還是去了。我和姑姑接觸不多,不過我特別喜歡我姑姑,她做了一輩子護士,勤勤懇懇工作,幾乎沒請過假,沒結過婚,心特好,總為別人著想,喜歡說國家好,給她發退休工資給她養老。人很老實膽小,有次自己出門被外地人機車撞了一下,別人肇事跑了沒有攝像頭記錄,她就變得很怕車,我一直感覺很心疼她,節約了一輩子,有錢也不喜歡花總是存著。

姑姑去世後,我想她想的最多,她走的時候最年輕,我後悔沒有和她接觸再多些,沒有帶她多出門玩一玩,陪她說說話。

整整一年我都沉浸在悲傷里,

今年九月 我和父親一起度過了他生命的最後一個月。

他五月份開始腹部隱痛可能感覺害怕他沒有說,接著六月份開始慢慢吃不下東西,讓他去檢查他不肯去說自己有僥幸心理也許痛一陣就好了,到八月份痛得扛不住了檢查出來是腸癌復發加肝肺轉移,雖然醫生已經說清楚了病情他本人卻說自己沒有聽到不願意承認自己是癌症堅持說自己是腸胃不好腸梗阻很樂觀把自己當成正常人生活。七月份說要和朋友去旅遊,我勸他不要去勸不住,他出門前癌痛已經有點厲害了,上了巴士以後整個人坐不起來還捂著肚子,到景點到他捂著肚子慢慢走路,晚上朋友都休息睡著了他睡不著,一個人捂著肚子坐在房門口,他朋友勸他去休息,他說,我好痛。最後他朋友告訴我這些他的情況我哭得不行,特心疼他,心疼病魔這么折磨他,後悔讓他去旅遊。後來我坐飛機遇到鄰座和我投緣,攀談起來對方父親肝癌晚期去世,她說癌症晚期應該想去哪就讓他去哪盡量滿足他,讓我心理稍微好受了一些。

回家後就開始上醫院掛水,消炎藥,止痛藥,養胃藥,一次得掛四五個小時,掛完就不太痛了。

八月末醫院放他回家休息吃流質食物,他出院後就聯系朋友聚餐,唱歌,這是他人生最後一次同學聚會。那天他也是什麼都吃不下,唱歌也是唱不動坐著。他還是堅持發了朋友圈說自己沒事,在外面吃喝玩樂很開心。他就是這樣,一直不喜歡別人擔心自己,不喜歡給別人添麻煩,有什麼痛有什麼不開心都喜歡自己藏著自己消化。我爸爸身體一直很好沒生過病,一下子就是大病,他覺得自己命硬,不會被癌症打敗的,2016年檢查出腸癌晚期,沒轉移加上位置長得好,手術做得很成功,化療也沒很大反應沒掉頭發,癌細胞正常,直到他重新開始抽煙喝酒通宵,不肯復查出現隱痛也不肯去醫院。如果他好好保養自己可能現在他還和我們在一起(淚目)

腸癌會引起腸梗阻,腸梗阻就不能吃東西,最後餓死或者器官衰竭。他從八月份就開始只能進食少許流質,到八月末完全吃不了了。八月初堅持自己去醫院掛水,八月中旬得我們開車送他去,八月末他開始越來越走不動了。

九月四日 我們送他去住院,這時候敏強自己走十米左右下樓,什麼都吃不了,連水也喝不了,進了醫院以後已經徹底走不動,坐不起來了。

醫生說他還有三天壽命,對我來說這是第一次接觸爸爸快到死亡這件事,非常恐懼和害怕,在醫院靜脈注射營養液後,爸爸慢慢又開始一點點恢復了,開始能坐,能走出上廁所,能出病房逛逛,就這樣過了兩周多,他和我說他開始走不動了,沒力氣,他發完最後一條朋友圈後坐不太起來了,之後一切都變得很快了,壽命剩下五天。

他去世前三天,他開始胡言亂語出現幻覺,手抖得很厲害握不住東西,看他吃力地拿著手機解鎖熒幕再關上,不斷重複。他眼睛看不清了,一直想戴著他的老花眼鏡看清楚些。身體也不再疼痛,經常讓我拿煙給他抽幾口爽一爽,整個晚上他一改常態不捨得睡覺,每次感覺他快睡覺了他就會說話。他不斷地叫朋友的名字,從小時候玩伴到以後同學同事一個個叫過來,幻覺他們來電話了然後聊天,一直和空氣說話。臨近天亮的時候他開始叫我名字,然後看著我和我說快點回家去,去休息,去睡覺。我爸爸就是這樣,這輩子我知道他心疼我,平時在醫院陪他天一暗他就要開始趕我回家。

他去世第二天,還有自我意識會要求抽煙,要求我們給他吃碗白米飯,我叔叔沒有給,說他已經沒有吞咽能力了會噎著。他會嘔吐,最後一次吐的時候因為我動作慢,他為了不弄髒被子衣服還忍了一會兒再吐。他開始很少說話,叫了我姑姑我阿么的名字還有他一些朋友的名字(已去世)期間他笑了好幾次,叔叔說迷信說法可能他們來接他了。

他去世前一天不再說話,對周圍環境沒有反應,無法嘔吐,對周圍環境沒有反應,會不自主蹬腿。

他去世前一個小時,心跳下降了10跳/分鐘。

他去世前三十分鐘,呼吸變慢了。

他去世前五分鐘,呼吸逐漸消失後心跳慢慢消失,宣布死亡後他排出了最後的排泄物身體開始僵硬。

叔叔和他的摯友們幫他穿了一套生前最愛的西裝。

我爸爸死於癌症並發症,從發現癌症後22個月去世。他一直不肯做檢查,逃避現實。最後一個月里我才意識到他即將死亡的現實。對我或者對他來說死亡都不是一瞬間的事,他慢慢虛弱,喪失進食能力,喪失行動力,意識混亂然後喪失意識,肺停止活動,心臟停止活動。

作為親屬我每晚睡前都會不自覺想他然後想起他去世前的一個月,如何慢慢地虛弱,心理上一開始覺得自己沒事鬧著出院,後來和朋友告別說自己要走了。對我來說他的死亡不是最後心臟停止跳動的一瞬間,是看著他慢慢虛弱的一個月。

親人去世的時候是一次沖擊性的悲傷,接著每次過年,過節,他生日,我都感到緩緩地悲傷,深深的寂寞,到現在還不太敢看和他以前的聊天記錄,。

最後感謝Aorqu讓我寫下緬懷父親的回憶,我太想他,願你一路走好,有來世再做親人。


起名兒總是很無措:

大二那年,有一天晚上我猛地從夢中驚醒,渾身上下出了很多汗,把被褥都濡濕了。氣也有點喘不上來。我勉強爬起來下床找水喝。喝完水心跳的不那麼快了,可還是往出冒汗。我心裡有點不好的感覺,看了一眼手機,凌晨4點半,舍友都在熟睡中,我想撐到6點鍾,再拜託舍友陪我去醫院。

早上了,我卻怎麼也起不來,渾身上下沒有力氣,心跳的更快了。我下鋪打電話給班裡幾個男生,讓他們來幫忙。幾個舍友幫我把衣服穿好,我忽然覺得肚子不舒服,就扶著牆去了衛生間,上完一低頭,全是鐵銹色的液體。我想了半天想不出這是啥,但直覺告訴我是不是吃壞東西了。

校醫院的醫生還沒上班,沒奈何一個男同學背著我去學校門口的中醫診所,一路上我特別不好意思跟他道謝,我知道我不輕,90多斤呢。他說,說實話你比看著輕多了。他也許只是出於禮貌,但我一下就覺得我是不是快死了,雖然我哪裡都不疼,可就有一種生命在迅速流失的恐懼,我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我的手掌,發現手指頭尖兒竟然黑了?而且有像是洗過澡後手指上出現的皺褶。我慌了,自以為鎮定地說了一句特別弱智的話:「我想你得快點兒了,我可能快死了。」現在想起來真的弱,但當時沒人笑,也沒有人搭腔,但我明顯感到背我的同學腳步加快了許多。

到了診所,接待我們的小護士又給我一打擊:今天醫生都不在,給某某國小接種疫苗借調走了。我當時像被抽了脊柱一樣坐不直,攤在椅子上,護士也很驚訝,問我咋了,怎麼坐不起來,我說有可能食物中毒了,但我最近幾天胃不舒服連飯也沒怎麼吃。護士還在詢問我的當口,我又去了一趟廁所,這次zhei廁所是個旱廁,院子里自己蓋的那種,我也顧不了許多,上完回頭一瞅又一坑鐵銹紅的液體。頭暈目眩的我差點一頭栽坑裡。我舍友扶著我往診室走,抽抽搭搭地哭起來,她說要不打120吧,你的臉特么的又白又黃嚇人的很。我已經乏的說不出話來。

剛回到診室一個老頭進來了,護士站起來寒暄兩句,又說了我的病情,老頭走過來問我有什麼感覺,哪兒疼哪兒不舒服,我據實答了,另一個護士一驚一乍地從遠處嚷嚷廁所怎麼那麼多血!我趕緊給老頭說不好意思我上了個廁所,原來那是血啊。老頭表情就挺凝重了,迅速指示護士把我扶到旁邊的治療室躺下,一條腿蜷起來。然後往我嘴裡餵了幾片人蔘片兒,讓我含著,又用人蔘須泡了水,囑咐我舍友看著溫了再讓我喝,又開了一瓶液體給我掛上了。

護士說這位老大爺是來給他所長女兒送飯來的,結果沒碰上女兒,碰上我這個病號,這個診所就是他老人家開起來的,讓我放心。我還顧得上放心嗎?有人給我治病就不錯了。一切安排妥當之後老頭走進來說:我們診所設備簡陋,沒辦法確診,初步判定你是消化道出血,具體哪裡不知道。很嚴重,聯系你父母下午趕緊轉院。我愣愣地點頭(在掛水之前,又排了一次血md),說了一句:我胃不太好。老頭兒說:胃出血?你這么年輕,不大可能啊,我給你開的吊瓶是消炎止血的。記得小口把那個參須水慢慢喝掉。趕緊聯系家人。說完超級瀟灑地轉身出去了。

我舍友自告奮勇幫我打電話,一接通:阿姨,我是xx的舍友,xx她……她這一停頓不要緊,我媽那邊兒瘋了,聲音大的我離著半米遠都聽到了「怎麼了!她怎麼了!」我瞪了她一眼,你敢不敢不大喘氣?她這才把情況說清楚,不到半個小時我爸媽就趕來了。

接下來就是辦手續轉院確診住院。的確是胃出血,做胃鏡的時候工作人員都驚訝,這么小做胃鏡?住了半個月的院,主治醫生一個是主任他說我的失血量太大,他曾認真考慮過要不要輸血,後來覺得我還年輕能不輸血就不輸血。每次出現身後跟著一串兒病人家屬詢問情況,我媽是其中之一,她總問人家我現在可以吃什麼東西。主任大叔也總是酷酷滴撂下三個字:麵糊糊。另一個是副主任醫師吧!特別年輕特別漂亮的一個姐姐,特別漂亮。總在我低血糖的時候從兜里拿出一顆水果糖,塞到我嘴裡,她會耐心地跟我媽解釋阿爾卑斯不行,必須是純水果糖。

檢查的結果是幽門那裡有潰瘍,經年累月沒有好好治療只是難受了吃點兒葯對付對付。至於我為啥十幾歲就有胃病,一是有一點點兒遺傳,我爸我叔胃都有點兒小毛病,二是我太能吃辣,吃啥都放超多辣椒,三是飯量也大。一般這種病都是上了年紀或者是酗酒成癮的人才會得。我寫出來希望給大家提個醒兒。千萬要注意適度,有病就及早去醫院,別憑經驗自己琢磨吃藥。

最後感謝當時幫我的所有人,我出院之後,請那幾位同學吃了頓飯,雖然他們吃著我看著,但我也超級開心。他們從頭至尾詳細地問我發病的情況,我下鋪煞有介事地說:你當時就不應該喝水。我疑惑,為啥?她說:你沒看過一個賽車的電影裡面錢嘉樂受了重傷,可看起來沒事,就是渴得慌,結果一喝水就開始狂噴血……

emmm


楊辛海:

死後永無止境的黑暗和一無所有的寂靜才是讓我最近輾轉難眠的根源。

其實最近一直在思考類似於死亡的問題,以前大概12歲左右也曾經想過,但是從未如此後怕。那時候我問阿公,人死了會怎麼樣,阿公回答,像睡覺一樣,只是永遠也不會再醒來。

睡覺,在我看來只是睜眼和閉眼的那一瞬間,在那一剎那間,沒有時間的概念,自然也無法體會黑暗和寂靜。

最近1年因為做了兩次骨折鋼架手術,都是全身麻醉,在醫生注射後,大概幾十秒左右的時間,我自己都不知道如何睡著,醒來後妻子告訴我,已經過了一個上午。

我越想越覺得恐懼,如果一些危險性較高的手術,患者在過程中死亡了,將是多麼讓人驚恐,時間,空間,這一切都消散而去,沒有思維,沒有任何感知,等待你的連無盡黑暗和空虛你都沒辦法感知。

我又曾幻想過,比如某一個人在車禍中,車主重傷無法行動,腦部也受到撞擊,躺在車內等待救援,我會去假裝感受那種體會,應該是恍恍惚惚,感覺周圍的一切都模糊不清,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眼睛一睜一閉,誰也不知到下次眼睛還能否睜開。如果他再次睜眼,那麼肯定在醫院出現,但對他來說這不管是昏迷幾天,那他的體驗時間就是一瞬間。但是如果他重傷,恍惚間,那種半夢半醒間,一閉眼永遠也再無法見到光明,那恐懼我還放不下。

我本來也想過去信仰一個宗教,這樣能自我安慰一下,畢竟你如果相信有神,那麼肯定相對的你就相信死後有去處,我認為宗教最大的吸引力就是這個。而比起死後無知所帶來的恐懼,這簡直就是天堂。

或許我還沒到要信一個宗教的年齡,我想隨著年紀增加,總有一天不信也信。

我兒子出生的時候,我老婆餵奶的時候,我才發現人類是動物的本質,人類根本沒有超脫於動物,這種感覺從未如此強烈,以至於我每晚都很害怕閑下來,總是在睡覺前刷手機各類app到疲憊才敢睡下。

我就想說,如果有人告訴我,人死後思想有去處,或者真有靈魂存在,我會感激涕零,不知所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