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是否屬於較落後的文字系統?

問題描述:今天上課一位年輕的海龜在講到漢語的時候說漢字是落後的文字,漢語是落後的語言。他的觀點主要是因為漢字是表意型的文字,基本構件很多,而且沒有抓住語言的物質外殼–語音,而語音在語言中又最關鍵。作為拼音文字的西語,抓住了語言的關鍵–語音,因此只要掌握了字母的發音,即使從來沒見過這個詞,根據組成也能知道他的讀音和意思。所以在西方,理論上一個四五歲的孩童完全可以自己閱讀故事書,完全不用家長的解讀。並且在新文…
, , , ,
柏無良:

恰恰相反,我覺得漢字挺先進的。

漢語和漢字是共同形成體系的,二者也在互相影響。且不說語言自身的發展變化已經證明了漢字的優秀,單就二者構成的體系機制而言,也算的上是優秀的。

先說漢字,造字有六法,雖然西人印象里我們用的是象形字,而其實常用漢字里有多少象形字呢,最龐大的一類應該是形聲字,其次是會意字,假借字和轉注字本質上來講也只是個用字的方法論,所以漢字首先肯定不是沒有抓住語音的。說漢字隔離讀音肯定是偏激或者沒有充分思考的。海龜的話么,呵呵。

形聲字有聲旁,過去有老話叫「認字認一半」,就是指的你不認識的字,看看聲旁就能讀個大概。當然常見的很多讀錯字鬧笑話,跟這個方法有關,但這恰恰說明讀錯是少數,絕大多數情況讀聲旁是對的。

例如「昉」(fǎng)這個字,你拿過來很可能就會讀fāng,雖然不是完全準確,但你至少不會讀作rì,這不就包含了表音么,只不過不是全部拿來表音。這個字意思是光明,想到有日有方感覺也多少貼近吧。反而恰恰是字母文字只有表音,表意方面就是渣。right有右側、權利、正確的意思,可能因為坐在右邊的人比較有權吧(大霧),但是要細究為什麼right代表右側,還不如畫個圈加個點說這是太陽讓人信服。

如果拿西文來比較,這能說漢字不包含語音嗎?梵文也是字母文字,你不認識字母,照樣感受不到它的讀音的。字母祖宗是腓尼基的,海龜他認得么。

日本的片假名也是類似的例子,日本人用漢字獨體字或者偏旁,製作了一套讀音標注系統,然後用出來的效果是,只要背會了あいうえお,一長串假名你都能讀出來,但是不見得明白啥意思,因為你讀的就是音標,不是明白單詞詞組乃至句子。讀完不能馬上明白意思,這樣的起音標作用的文字,哪裡先進了?如果這是先進,那麼蒙文、維吾爾文、滿文、北韓文豈不都比漢字先進?就連建國後新造的壯文也是?對比漢字帶給人的默讀效果,字母文字並不高明,最多也就是個半斤八兩,何況字母文字遍布世界,又不是只有歐洲美國才有。

再說詞匯,古漢語里都是單字為詞,表意簡練充分。後面因為口語化增加了綴字,也因為語言發展豐富了詞組。語序用的主謂賓結構,誰、做什麼、結果如何,邏輯正常且清晰,這也帶來了漢字的資訊量同比更大。

再說讀音,漢字是一字一個音節。從一數到十就是十個音節,拿常見的英語舉例,到六的時候一個音節就hold不住了。日語從一開始就不是單音節。至於什麼阿爾泰語系的從一數到十,有機會你可以聽聽感受一下。他說他數到了二十可能你都會相信。漢語一個節拍就是一個音節,一個音節對應一個字,一個字對應一個特殊含義,音、形、意一一對應,如此整飭有力、音明義確的矩陣式語言文字組合,不佩服你們老祖宗邏輯嚴密、交流高效,倒來說落後,那麼請問什麼才叫先進?

想想:新石器時代的先民,把有輪的載具叫車,把照明物的燃燒叫火,把天上的霹靂叫雷電,把脖子上面叫頭腦;今天我們坐著火車,玩著電腦,造了元素周期表……不管是鈧鈦釩鉻錳還是硼鋁鎵銦鉈,這是新石器時代的人就在用的字啊!

今後可能有無數不可思議的發明,但只要我們的民族不滅,大概率仍會用今日的常用字表述,還不夠秀?


長風:

呃,語音,是語言的關鍵????

語音,是具體的人的具體動作的結果,這玩意天生就是「個性」的,就是跟發音者唯一直接相關的。

語言的核心職能是作為交流介質,作為交流介質,最核心的特質就是獨立於「個性化資訊」,就是有穩定的「公共意涵認知」,就是對於交流參與者而言,其意涵的認知是要趨同的。同一個語義單元,在我這里跟在你那裡的意涵認知得是趨同的,咱才有交流的可能。

「表意」,是用字形本身的形、間架結構、邏輯順序去表達意涵,去描述現實現象或抽象概念,這本身就是個求同棄異的過程,是個求「公」的過程。可是「語音」,本來就必然是一人一音,這玩意天生就是「個性化」的。

日,從甲骨文一路發展而來,其意涵表示只與這個字形本身相關,語音上你愛念啥就念啥,其意涵表達,與「語音」這種個性化資訊沒有關系,人家的字形是獨立的資訊表達。這種模式下,漢語的語義單元就被歸集到了字形上,哪怕字形本身與其意涵表達沒有形式上的直覺聯系,但是強制的邏輯關聯也是關聯到了字形上,而非語音上。

那麼sun這個音,跟太陽有啥關系?誰知道第一個發這個音的人當時是怎麼想的,誰知道他發這個音是要對應「太陽」這個現實現象的哪個具體特徵?誰都不知道,他自己都未必知道。

語言的職責是將意識的意思表示轉化為不受時間和空間限制的固定表達,能夠與不限於時間和空間的其他意識進行交流。這是一個「公務」。語音本來就是個無法固定的資訊形式,人的發音本身是個連續的,確定語音與語義聯系的,只能是個主觀動作,又是一重個性化。語音的賦意、解意都是因人而異的,那麼其交流誤差必然大而且難以確定。

人的思考對象,性質上分為兩大類,一類是客觀具體現象,一類是具體現象的抽象。客觀具體現象本身就是客觀的,是同一的,不存在主觀上的認知偏差,語言符號與客觀具體現象是個剛性聯系,符號形式本身與客觀現象沒有必然聯系仍然可以接受,無非就是記憶時候純粹記憶而沒有理解就是,但是抽象概念的交流,由於失去了客觀世界的錨定,極度依賴語言工具本身的穩定性。

也因此,那「西方」根本無法將抽象概念獨立出來,進行純粹抽象概念層次的邏輯推演和交流。他們無法將道、德、公、正、仁、義、禮、智、信、國、民、法、術、勢、陰陽、五行、八卦,個體層面的精、氣、神、命、運,這類抽象概念獨立於具體現象。抽象自客觀世界的「數字」,他們能夠抽象出來,但是對於上面說的這些主觀世界裡的抽象概念,他們是無法象理解數字、構建數學體系一樣去理解和建構的,因為他們的思考和交流工具——以語音為關鍵的語言系統無法支持。他們只能本能的將那些抽象概念當成具體的客觀現象進行:保護、毀滅、傳播、親近、敵對、愛護、仇恨、當成珍寶、當成垃圾、信賴、懷疑、給予、索取、……,而這些,本來只是對於具體的客觀物理對象的行為範式。但他們,分不開。

比如這個問題本身,就是拼音語言的特定產物。漢語語言模式下,大概不會把「語音」當成語言的「關鍵」。

對了,還有個顯著的現象沒說。就是,基於這種並無承載獨立抽象主觀概念的語言工具,才有那自說自話自由心證象牙塔里無病呻吟自以為是自以為智的philosophy從業者。試圖以拼音語言為工具和介質,進入哲學領域的,那麼其路徑就只有一個方向,就是成為philosopher。

最後提個拓展題目。

「現代語言學」研究的那些「差異」,什麼母音輔音清音濁音音節聲調,全都是「語音」要素啊,這傢伙的分類,那是一個琳琅滿目眼花繚亂呀。

話說,漢字文字系統,用得著這么個分法么?就算出一個基於共同宗旨的另外一個文字體系與漢字並行於世,你們猜會發生啥?這兩個體系一定會趨於融匯成一個,表達相同意涵的,會留下一個更貼切的,或者互相取長補短形成一個具有原先的兩個文字部分特徵的新文字,這個體系有而另一個體系沒有的意涵,會流傳下去,而總體上,這兩個體系會趨於一個混合體。而現在的漢字體系,歷史上應該經歷過若干次這種形式的融合。

那麼題目就是,為啥呢?

我的回答是,語音資訊沒法取長補短、互通有無、趨於既定的方向進行完善,因為語音本來就是個自由心證的隨心所欲的表達呀。沒有既定的與描述對象的錨接,就沒有既定的演化方向,那就只能是個自生自滅的東西,其存在形式只能是它自身,它自身的變化,就是它自身的毀滅。所以,沒有「求同」的可能,沒有「演化」的內在動力。


Aorqu用戶:

不得不說,專業領域,真的應該都學中文。專業外語看到吐,一個單詞只能看出-ase,知道是個酶,可是幹什麼的就完全不知道,於是——猥瑣發育,自己在裡面瘋狂找詞根,幸虧英語在專業領域分析化了一點(其實就是用中文方法學,真爽!)這可能是英語繼承了拉丁文的用詞。glykysneogensis,phosphoenolpyruvate這兩個詞很簡單入門級的,可是非專業的能看懂嗎?可是如果你去查他們的漢語,你絕對能八九不離十!

中文真好!真為這些不會中文的外國友人擔心啊,他們將永遠體會不到我天朝發達高效的思想,怪不得我們幾十年的發展就超過了西方國家


沃茲基·胡碩德:

正好相反,漢字才是最先進的文字系統。漢字是唯一現存的表意文字(這里不算入東巴文等),是很不容易的。而當年的學者居然主張要廢除漢字,最終也沒取消成。


劉存博:

首先,我不知道你這位海龜什麼專業 ,也不知道你這堂課講的什麼內容。

而我也不是一個語言學專家,所以我就從一個老百姓的角度去分析分析好了。

漢語是否落後,或者擴大點什麼叫落後,那我們看看什麼叫落後,落後顧名思義,也就是處於較低的發展水準上(百度百科釋意)。

語言作為一種溝通工具存在落後這種說法嗎?顯然是不存在的,作為一種溝通工具,也就意味著他有無限的延展性,去拓展資訊,不管是自創還是外借(也就是外來語)。

人類最開始在非洲,智人群體可能說這一種語言,之後隨著擴散和遷徙,發展出不同的語言來,他們之間還分落後和先進?

舉個例子:近代史上由於我們的近代化或者說工業化、科技水準都比較落後,近代很多新興的產業、科學我們是沒有詞匯的。但是,我們的好鄰居幫我們創造了很多,「食堂」、「派出所」、「冰箱」、「電話」等等。

其他的我們外來語,還有我們常吃的「冰淇淋」、「蘭蔻」、「施華洛世奇」。

所以,語言本身而言,就沒有落後這一說,因為從人類的發展角度來講,語言的作為一種溝通工具一直在增強。

好了,那再看看語言的另一個載體——文字。

文字有落後嗎?我不想從什麼這位所謂的海龜假裝專家的角度去分析,什麼表演表意,什麼文字架構。有啥用啊,你分析了一大堆,最後這東西都要落實到實用性上。那漢語在現代社會或者說,資訊時代沒有用嗎?

就單純的分析現代漢字,是否落後,答案是錯誤的。反而在我看,在資訊時代漢字,甚至是漢語的優勢還很大。(單音節,也就是一個字實際就是一個意思,賦予了漢字超強的適應性,2500個漢語常用字,如果有天分文筆好,你就是作家了。換做西方的字母文字,對不起4000都未必,而且現代漢語由於是單音節,從側面上中國語言系統的學生更能學好理科,舉個例子1+1=2。你換用英語讀一下看看中文費勁還是引文費勁。)。

資訊化啥意思,就是資訊傳輸,最開始是電報,然後是無線電,這些都可以用漢語吧,而且用漢語那時候發電報,還為了省錢發明了用最少的文字,傳輸最大的資訊方法(比如:用單字表達年月日拿的那系統)。

再到現在的計算機輸入,手機,遊戲機,那麼多國航那麼多中文系統?

你告訴我中文體系落後了?

適應不了的,落後的,其實就已經被淘汰了,從人類發展到現在,消失的消亡的語言和文字還少嗎?漢語和漢字發展到今天,必定是符合時代,適應性特別強的語言文字系統。

所以,少年們遠離那些,所謂的專家,格物致知很重要。


I老蔡:

去隔壁日本問問, 如果把平假名全部去掉會如何.

再去隔壁韓國看看, 只有讀音的語言用得爽不爽.

這個海龜吧, 其實就是個洋王八.


齊亮:

落不落後,我不清楚。

海外華人二代學中文是累死了,還進展有限,三代基本是沒有希望了。漢字必須靠大陸這樣強大的環境強制若干年才能學會,國小畢業再出去都有可能再廢掉。

更不要指望教老外教成母語了。

打個比方,打下一片殖民地,不教幾代人上百年的話,都不能讓中文生根,效率太低…


試試能不能改名:

這老師怕不是傳說中的文化跪族吧?

別的不說,就說他的這段論述,簡直就是下跪的時候拿腦子當護膝跪成碎豆腐了才說的出這種話。

這段話邏輯是什麼?掌握了語音就掌握了意思,掌握了意思就可以讀書而不用家長解讀——扯啥淡呢?

按這個邏輯,在國外五六歲的孩子眼裡,白雪公主和博士論文是一樣的,反正讀音掌握了,每個詞的意思都能知道,然後就可以按部就班地知道全文的意思。那你外國還要學校幹啥?孩子教會讀音了就給他圈圖書館里自學唄。

另外,我也是好奇這位老師哪來的自信說知道讀音就能了解意思,別的不說,英語里多義詞這么多,孩子怎麼就知道這個詞在這里是哪個意思?

看見、皰疹、現貨交易的,選哪個?

我能腦補的最美的畫面,就是外國孩子想認真思考一下抉擇與未來,於是他買了一本options and futrues,後來成為了期權期貨的專家。


George Ban:

先說結論,瞎扯淡。

音形分離才是高級的表現。音形分離使得義的綁定關系從最原始的音-義綁定轉向形-義綁定。而形義綁定關系和音形分離才最大程度上解放了文字,使得文字這個符號系統獲得獨立的發展空間。


一塊羊羹:

引用一下我們教授上課說過的一句話吧

「語言不是pokemon,沒有進化,也沒有神獸。語言只會變化,沒有優劣之分。」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