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族有哪些民族天賦?

問題描述:比如智商高,數理化成績力壓其他人種。比如學外語快,中國是亞洲人里英語口音最輕的。 這個問題是來源於某些印度電影,即使是嚴肅的黑幫動作電影,音樂一放,在場敵我雙方直接手舞足蹈嗨起來。印度人熱衷於歌舞種菜 飲食 記史 教育
, , , ,
狗蛋er:
我是個小P民,我感覺我們漢族最大的民族天賦就是烹飪!!!從北京烤鴨到南京鹽水鴨,從重慶麻辣火鍋到東北地鍋魚,從陝西肉夾饃到天津煎餅果子,從四川魚香肉絲到山東糖醋鯉魚……
對於我這種脫離不了低級趣味的人來說,生活在這樣的國度里實在是太幸福了,想吃什麼就能吃到什麼!


world wild:
記史,很多別國的歷史都得從中國史書上找。


Aorqu用戶:
「不在乎」。

汪曾祺《跑警報》:

日本人派飛機來轟炸昆明,其實沒有什麼實際的軍事意義,用意不過是嚇唬嚇唬昆明人,施加威脅,使人產生恐懼。他們不知道中國人的心理是有很大的彈性的,不那麼容易被嚇得魂不附體。我們這個民族,長期以來,生於憂患,已經很「皮實」了,對於任何猝然而來的災難,都用一種「儒道互補」的精神對待之。這種「儒道互補」的真髓,即「不在乎」。這種「不在乎」精神,是永遠征不服的。

不過,「不在乎」可以是優點,也可以是缺點。


Kaso:
借用《明朝那些事兒》里的一段話

由於沒有電報和照相機,加上當年日本窮,衣服也很土,想派間諜混入中國,很有可能被當成盲流遣返,所以關於中國的情報,來源大都要靠倭寇。

而對豐臣秀吉影響最大的,無疑是這樣一段對話。

那是在1585年,豐臣秀吉剛剛當上關白(丞相)後不久,無意之中見到一個人,此人姓名不詳,曾在汪直海盜有限公司工作過,為了解明朝實力,他找這人談了幾次話,詢問明軍實力。

該仁兄是這樣回答的:

「當年,我曾經跟著三百多人,到福建搶 劫一年,所向披靡,無人可擋,最後平安而回。」(下福建過一年,全甲而歸)

吹完了,這位兄弟還搞了個評論:

「明朝很害怕日本,若日軍進攻,就會如同大水崩沙,利刀破竹,無堅不摧。」(唐畏日如大水崩沙,利刀破竹,何城不催)

除此之外,他還痛斥了明朝的政府,官員貪污,老百姓流離失所,老百姓膽小怕事等等情況,總之,明朝就是一軟柿子,不捏都會爛。

豐臣秀吉大喜,於是他信了。

應該說,這位兄弟說的可能還是真話,一般說來,去當倭寇的,不太可能是良民,大都是些社會最底層的流氓無產者,對政府不滿,那是很自然的。

至於所謂打劫一年安然無恙,也可能是真的,倒不是他有多厲害,明軍有多無能,而是倭寇這一行本來就是游擊事業,打一槍換一個地方,要真建立個根據地之類的玩意,幾天也就沒了。

唯一算得上有問題的,估計就是最後幾句話了,所謂大水崩沙,利刀破竹,事實證明之後確實如此,不過就是換了個主語而已。但必須承認,豐臣對中國形勢的判斷大致是正確的,當時的中國,已經沒有開國時期的朝氣,思想混亂,組織混亂,吏治腐敗,除了幾支戚家軍那樣的模範軍隊,其餘的所謂衛所部隊,由於長官吃空額,且無人抓訓練,基本都變成了農民部隊——除了種田,啥也不會。

用戰斗經驗豐富,基本不怕死的士兵,先進的武器裝備和戰術,去進攻****,喜歡內斗,且多年不打大仗的明朝,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是穩贏不輸。

所以豐臣秀吉很樂觀——實在沒有悲觀的理由。

然而他錯了,即使他運用經濟學原理,把明朝的各種情況輸入電腦,用模型公式證明自己必定能贏,他也一定會輸。

因為他不懂得中國人。

幾百年後的1937年,日本人決定開戰,因為他們認為自己不可能輸,當時的日本比中國有錢,士兵比中國精銳,武器比中國先進,他們有三菱重工,有零式戰斗 機,有航空母艦,而中大陸地四處是軍閥混戰,黑社會橫行,老百姓大多不認字,還怕死,重工業基本談不上,飛機能數得出來,幾條破船在長江里晃來晃去,且人 心惶惶,一盤散沙。

所以他們告訴全世界,滅亡中國,三個月足矣。

於是他們打了進來,於是他們打了八年,於是他們輸掉了戰爭。

因為他們不懂得中國人。

因為我們這個民族,是世界上最為堅韌的民族。

所謂的四大文明古國,其實大多名不副實,所謂埃及,所謂兩河流域,所謂印度,在歷史長河裡,被人滅掉了N次,雅利安人,猶太人,阿拉伯人,莫卧爾人,你來我往,早就不是原來那套人馬了,文化更是談不上。

只有中國做到了,雖然有變化,有沖突,但我們的文化和民族主體,一直延續了下來,幾千年來,無論什麼樣的困難,什麼樣的絕境,什麼樣的強敵,從沒有人能真正地征服我們,歷時千年,從來如此。

這是一個有著無數缺點,無數劣根性的民族,卻也是一個有著無數優點,無數先進性的民族,它的潛力,統計學和經濟學計算不出,也無法計算。

日本人打進來之後才驚訝地發現,僅僅一夜之間,所有的一切都變了,軍閥可以團結一致,黑社會也可以潔身自好,文盲不識字,卻也不做漢奸,怕死的老百姓,有時候也不怕死。

因為所有的一切,都已經牢牢地刻入了我們的骨髓——堅強、勇敢、無所畏懼。

日本人不懂得,所以他們失敗了,以前如此,現在如此,將來依然如此。

從來不需要想起,也絕不會忘記,這是一個偉大民族的天賦。


清澈籟:
說個忽悠天賦。

我們大多比較好學,求智。那怕是附庸風雅,也深知文化的可貴。

那麼這項技能發展到忽悠人上,小到吹牛聊天,大到改朝換代,從諸子百家之前,到改革開放之後,忽悠術被發展到一個登峰造極的程度。

我們深知欺騙在軍事、宣傳等方面的重要性,如聲東擊西,退兵減灶這些,簡直是比宋襄公那個燒包高明到不知道哪裡去了。姜太公一根直鉤,就能跟周武王談笑風生。

而且面對外來的東東,還可以反忽悠,順手將其升級。當年利瑪竇帶著聖經和記憶宮殿到明朝搞宣傳發展,到頭來抹著眼淚傷心無比。很多年後一個叫洪秀全順手揀起了同樣的東東,就忽悠了一大幫人跟清廷分庭抗禮。蘇哥想繼續當領頭羊呼來喝去,一回頭發現兔子橫眉冷對滿臉鄙夷的看著自己。很多年後蘇哥窮得分家,往這邊一看,發現兔子居然過得意外地堅挺和滋潤。

以至於道家佛家儒家的忽悠技能被我們發展到了一個高貴冷艷的極端。佛家(憐憫地):這你也不懂?唉,傻筆。道教(高深地):愛信信,不信滾,不要打攪爺飛升。儒家(嚴肅地):不信哥說的?你還配做人?


彭樹:

把所有節日變成情人節


稜鏡核心:
智商

全球IQ水準分布圖

不同的調查機構由於統計方式的差異,給出的數據不盡相同,所以本圖中個別國家的IQ得分會存在爭議。不過就目前來看,絕大多數調查結果中東亞人的IQ都是處於前列的。

PS.灣灣灰色是沒有數據,宇宙強國也是


焦烈焱:
只要給50年的和平時間,就能夠快速發展起來,不知道這個是否算天賦


yun zheng:
有一個特點似乎沒人說:高度的組織性和集體主義。這個是大禹治水的時代就流傳下來的。

在幾個主要的古文明中,中國是水利條件最差的。比起尼羅河、幼發拉底河、底格里斯河,漢族的母親黃河簡直就是個後娘。中國人和黃河鬥智斗勇幾千年,直到科技空前發達的現代,每到汛期還是會戰戰兢兢。

組織性是漢族在地球上生存的根本。組織幾十萬人修長城、輸運糧食、遠征草原沙漠,建造公路、驛道和運河,這些成就是值得中國人永遠為之驕傲的。古代民族裡,全都能產生貴族和統治者,大多能創造宗教,少數能發明文字哲學和藝術,但是能夠以這樣驚人的組織度改造世界創造歷史的,僅此一家別無分店。

漢族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從清末到抗日戰爭,恰恰就是漢族失去了組織性 、失去了集體主義的時期,所謂幾乎被「開除球籍」。走出了這段危機之後,中國人就好像代償性增生一般,成為了徹底的集體主義民族,之後發生的事大家都知道了,飢餓、死亡、甚至動亂。付出了無數代價,終於徹底擺脫了生存危機。

至於現在,中國人也是世界上少有的集體主義者。西方所謂中國人崇拜強權、中國ZF專值獨財雲雲。不好意思,中國人就吃這一套,基因如此,沒辦法。

題外話,很多人用考古學證據來質疑夏朝的存在,我倒以為,除非把大禹治水當成徹底的神話,否則,源於大型水利工程的統治秩序居然不能算作文明,這不是純屬搞笑嗎?


Aorqu用戶:
歷史吧,中國的歷史觀照比西方文化來說很獨特。
有一種風骨始終存在與這個民族之中,每當這個民族危難之時,總會站出幾個不要命的。

  ……
受賄的證據自然是汪文言的那份所謂口供,在這份無恥的文書中,楊漣被認定受賄兩萬兩,左光斗等人也人人有份。

  審訊開始了,作為最主要的對象,楊漣被首先提審。

  許顯純拿出了那份偽造的證詞,問:

  「熊廷弼是如何行賄的?」

  楊漣答:

  「遼陽失陷前,我就曾上書彈劾此人,他戰敗後,我怎會幫他出獄?文書尚在可以對質。」

  許顯純無語。

  很明顯,許錦衣衛背地耍陰招有水準,當面胡扯還差點,既然無法在沉默中發言,只能在沉默中變態:

  「用刑!」

  下面是楊漣的反應:

  「用什麼刑?有死而已!」

  許顯純想讓他死,但他必須找到死的理由。

  拷打如期進行,拷打規律是每五天一次,打到不能打為止,楊漣的下頜脫落,牙齒打掉,卻依舊無一字供詞。

  於是許顯純用上了鋼刷,幾次下來,楊漣體無完膚,史料有雲:

  「皮肉碎裂如絲」。

  然「罵不絕口」,死不低頭。

  在一次嚴酷的拷打後,楊漣回到監房,寫下了《告岳武穆疏》。

  在這封文書中,楊漣沒有無助的報怨,也沒有憤怒的咒罵,他說:

  「此行定知不測,自受已是甘心。」

  他說:

  「漣一身一家其何足道,而國家大體大勢所傷實多。」

  昏暗的牢房中,慘無人道的迫害,無法形容的痛苦,死亡邊緣的掙扎,卻沒有仇恨,沒有憤懣。

  只有坦然,從容,以天下為己任。

  在無數次的嘗試失敗後,許顯純終於認識到,要讓這個人低頭認罪,是絕不可能的。

  栽贓不管用的時候,暗殺就上場了。

  魏忠賢很清楚,楊漣是極為可怕的對手,是絕對不能放走的。無論如何,必須將他殺死,且不可走漏風聲。

  許顯純接到了指令,他信心十足地表示,楊漣將死在他的監獄里,悄無聲息,他的冤屈和酷刑將永無人知曉。

  事實確實如此,朝廷內外只知道楊漣有經濟問題,被弄進去了,所謂拷打、折磨,聞所未聞。

  對於這一點,楊漣自己也很清楚,他可以死,但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所以,在暗無天日的監房中,楊漣用被打得幾近殘廢的手,顫抖地寫下了兩千字的絕筆遺書。在遺書中,他寫下了事情的真相,以及自己坎坷的一生。

  遺書寫完了,卻沒用,因為送不出去。

  為保證楊漣死得不清不楚,許顯純加派人手,經常檢查楊漣的牢房,如無意外,這封絕筆最終會落入許顯純手中,成為灶台的燃料。

  於是,楊漣將這封絕筆交給了同批入獄的東林黨人顧大章。

  顧大章接受了,但他也沒辦法,因為他是東林重犯,如果楊漣被殺,他必難逃一死。且此封絕筆太過重要,如若窩藏必是重犯,推來推去,誰都不敢收。

  更麻煩的是,看守查獄的時候,發現了這封絕筆,顧大章已別無選擇。

  他面對監獄的看守,坦然告訴他所有的一切,然後從容等待結局。

  短暫的沉寂後,他看見那位看守面無表情地收起絕筆,平靜地告訴他:這封絕筆,絕不會落到魏忠賢的手中。

  這封絕筆開始被藏在牢中關帝像的後面,此後被埋在牢房的的牆角下,楊漣被殺後,那位看守將其取出,並最終公告於天下。

  無論何時何地,正義終究是存在的。

  天啟五年(1625)七月,許顯純開始了謀殺。

  不能留下證據,所以不能刀砍,不能劍刺,不能有明顯的皮外傷。

  於是許顯純用銅錘砸楊漣的胸膛,幾乎砸斷了他的所有肋骨。

  然而楊漣沒有死。

  他隨即用上了監獄里最著名的殺人技巧——布袋壓身。

  所謂布袋壓身,是監獄里殺人的不二法門,專門用來處理那些不好殺,卻又不能不殺的犯人。具體操作程序是:找到一隻布袋,裡面裝滿土,晚上趁犯人睡覺時壓在他身上。按照清代桐城派著名學者方苞的說法(當年曾經蹲過黑牢),基本上是晚上壓住,天亮就死,品質有保障。

  然而楊漣還是沒死,每晚在他身上壓布袋,就當是蓋被子,白天拍土又站起來。

  口供問不出來倒也罷了,居然連人都干不掉,許顯純快瘋了。

  於是這個瘋狂的人,使用了喪心病狂的手段。

  他派人把鐵釘釘入了楊漣的耳朵。

  具體的操作方法,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不是人能幹出來的事情。

  鐵釘入耳的楊漣依然沒有死,但例外不會再發生了,毫無人性的折磨、耳內的鐵釘已經重創了楊漣,他的神智開始模糊。

  楊漣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於是他咬破手指,對這個世界,寫下了最後的血書。

  此時的楊漣已處於瀕死狀態,他沒有力氣將血書交給顧大章,在那個寂靜無聲的黑夜裡,憑藉著頑強的意志,他拖著傷殘的身體,用顫抖的雙手,將血書藏在了枕頭里。

  結束吧,楊漣微笑著,等待著最後的結局。

  許顯純來了,用人間的言語來形容他的卑劣與無恥,已經力不從心了。

  看著眼前這個有著頑強信念,和堅韌生命力的人,許顯純真的害怕了,敲碎他全身的肋骨,他沒有死,用土袋壓,他沒有死,用釘子釘進耳朵,也沒有死。

  無比恐懼的許顯純決定,使用最後,也是最殘忍的一招。

  天啟五年(1625)七月二十四日夜。

  許顯純把一根大鐵釘,釘入了楊漣的頭頂。

  這一次,奇蹟沒有再次出現,楊漣當場死亡,年五十四。

  偉大的殉道者,就此走完了他光輝的一生!

  楊漣希望,他的血書能夠在他死後清理遺物時,被親屬發現。

  然而這註定是個破滅的夢想,因為這一點,魏忠賢也想到了。

  為消滅證據,他下令對楊漣的所有遺物進行仔細檢查,絕不能遺漏。

  很明顯,楊漣藏得不好,在檢查中,一位看守輕易地發現了這封血書。

  他十分高興,打算把血書拿去請賞。

  但當他看完這封血跡斑斑的遺言後,便改變了主意。

  他藏起了血書,把它帶回了家,他的妻子知道後,非常恐慌,讓他交出去。

  牢頭並不理會,只是緊握著那份血書,一邊痛哭,一邊重複著這樣一句話:

  「我要留著它,將來,它會贖清我的罪過。」

  三年後,當真相大白時,他拿出了這份血書,並昭示天下。

  如下:

  〖仁義一生,死於詔獄,難言不得死所,何憾於天,何怨於人?

  唯我身副憲臣,曾受顧命,孔子雲:託孤寄命,臨大節而不可奪。持此一念終可見先帝於在天,對二祖十宗於皇天後土,天下萬世矣!

  大笑大笑還大笑,刀砍東風,於我何有哉!〗

  他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不知道死後何人知曉,不知道能否平反,也不知道這份血書能否被人看見。

  毫無指望,只有徹底的孤獨和無助。

  這就是陰森恐怖的牢房裡,肋骨盡碎的楊漣,在最為絕望的時刻,寫下的文字,每一個字,都閃爍著希望和光芒。

  拷打、折磨,毫無人性的酷刑,制服了他的身體,卻沒有徵服他的意志。無論何時,他都堅持著自己的信念,那個他寫在絕筆中的信念,那個崇高、光輝、唯一的信念:

  〖漣即身無完骨,屍供蛆蟻,原所甘心。

  但願國家強固,聖德剛明,海內長享太平之福。

  此痴愚念頭,至死不改。〗

有人曾質問我,遍讀史書如你,所見皆為帝王將相之家譜,有何意義?

  千年之下,可有一人,不求家財萬貫,不求出將入相,不求青史留名,唯以天下、以國家、以百姓為任,甘受屈辱,甘受折磨,視死如歸?

  我答:曾有一人,不求錢財,不求富貴,不求青史留名,有慨然雄渾之氣,萬刃加身不改之志。

  楊漣,千年之下,終究不朽!


門橋:
深沉、博大、純朴靈敏。—— 總結自辜鴻銘《中國人的精神》。

——
中國人一直有缺乏精確的習慣。比起西方,我們烹飪時不拿量勺去斤斤計較一份炒菜的鹽量,煮飯、和面時不拿量杯盛水計算比例,蒸制油炸時不去擺個小時鍾在旁邊把時間計算到分秒,切菜時也自然不會稱量一下今天的食材有多重。記得我第一次進廚房,問煎雞蛋放多少鹽,我媽只回答我一句:憑感覺。

如此,中國人從不會做飯到會做飯,喜歡憑感覺去練,祖祖輩輩就是這么傳下來的習慣。我們並不樂於處處追求精確。如辜鴻銘先生所說:「中國人過著一種心靈的生活,心靈是纖細而敏感的,它不像頭腦或智慧那樣僵硬、刻板。實際上,中國人的毛筆或許可以視為中國人精神的象徵。用毛筆書寫繪畫非常困難,好像也難以準確,但是一旦掌握了它,你就能夠得心應手,創造出美妙優雅的書畫來,而用西方堅硬的鋼筆是無法獲得這種效果的。」

「正是因為中國人過著一種心靈的生活,一種像孩子的生活,所以使得他們在許多方面還顯得有些幼稚。作為一個有著那麼悠久歷史的偉大民族,中國人竟然在許多方面至今仍表現得那樣幼稚。這使得留學生認為中國文明是一個停滯的文明。眾所周知,在有些領域中國人只取得很少甚至根本沒有什麼進步。這不僅有自然科學方面的,也有純粹抽象科學方面的,諸如科學、邏輯學。實際上歐洲語言中”科學”與”邏輯”二詞,是無法在中文中找到完全對等的詞加以表達的。」

「象兒童一樣過著心靈生活的中國人,對抽象的科學沒有絲毫興趣,因為在這方面心靈和情感無計可施。事實上,每一件無需心靈與情感參與的事,諸如統計表一類的工作,都會引起中國人的反感。如果說統計圖表和抽象科學只引起了中國人的反感, 那麼歐洲人現在所從事的所謂科學研究,那種為了證明一種科學理論而不惜去摧殘肢解生體的所謂科學,則使中國人感到恐懼並遭到了他們的抑制。」

「實際上,中國人最美妙的特質並非他們過著一種心靈的生活。所有處於初級階段的民族都過著一種心靈的生活。正如我們都知道的一樣,歐洲中世紀的基督教徒們也同樣過著一種心靈的生活。馬太·阿諾德就說過:「中世紀的基督教世人就是靠心靈和想像來生活的。」中國人最優秀的特質是當他們過著心靈的生活,像孩子一樣生活時,卻具有中世紀基督教徒或其他任何處於初級階段的民族所沒有的思想與理性的力量。換句話說,中國人最美妙的特質是:作為一個有悠久歷史的民族,它既有成年人的智慧,又能夠過著孩子般的生活——這是一個永遠不衰老的民族。」

———-部分段落節選自辜鴻銘先生所著《中國人的精神》———

(原文為辜鴻銘用英文寫就,網上的翻譯十分拗口,所以稍作修改與段落刪節。感興趣的可以買回好的譯本回家翻看,我當年上下學公車上就抱著這本書看,改變我很多觀念。)

(辜鴻銘,學博中西,精通九種語言,獲得13個博士學位,號稱「清末怪傑」,是滿清時代精通西洋科學、語言兼及東方華學的中國第一人。他翻譯了中國「四書」中的三部——《論語》、《中庸》和《大學》,創獲甚巨;並著有《中國的牛津運動》(原名《清流傳》)和《中國人的精神》(原名《春秋大義》)等英文書,熱衷向西方人宣傳東方的文化和精神,產生了重大的影響,在西方形成了「到中國可以不看紫禁城,不可不看辜鴻銘」的說法。林語堂雲:「(辜)英文文字超越出眾,二百年來,未見其右。造詞、用字,皆屬上乘。總而言之,有辜先生之超越思想,始有其異人之文采。鴻銘亦可謂出類拔萃,人中錚錚之怪傑。」)


臨雅:
所有的極端都經歷過的,怎麼樣都可以的民族。


秋明·阿爾罕布拉:
打仗,殖民,屯田。漢地十八省和東北就是半個歐洲大小,大中國的面積則超過了歐洲,可不是漢族人充話費送的。中國的核心區在秦始皇統一後至今兩千年,一直穩如泰山;中國不像亞歷山大帝國、羅馬帝國、騎馬民族國家一樣曇花一現,而是能反覆統一、不斷擴大。這就叫悶聲發大財。

歷史的進程(腦洞):
  秦始皇終結戰國,統一文字、度量衡,打造了鐵打的漢地江山,從此漢地十八省就是中國人丟不了的財產。
  共產者用工業化的篳路藍縷終結了農業時代的興亡周期律,第一共和國實際控制了千萬平方公里的大中國,教育擴張讓崛起成為必然。
  第三共和國的國際革命將讓中國成為國際社會主義人民共和國聯盟的龍頭;基於勞動者平等的各民族平等,將奠基一個領土面積無限大的國家。三千漢字可以容納百萬千萬的科技詞匯,漢語才最有資格成為科技語言,促進人類的科技發展;長遠來看,包括亞非拉的廣大土地可能都將納入「中國」這一概念(當共產主義時代,民族概念消亡後,唯一剩下的必將是漢語)。所以說蝗漢就是naive,國際主義的共產者才是最有野心、最有辦法、最有能力的中國民族主義者。


王逗逗: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Aorqu用戶:
居然沒有人提乒乓球,這不科學Σ(っ °Д °;)っ!!!
乒乓絕對是我們的民族天賦好嗎?!
當年我們全家還住在劍橋的時候,一大愛好就是去車站附近的乒乓球檯子那裡看老外打chu乒yang乓xiang,老外的乒乓水準有多差呢?
這么說吧,首先能把球發過去的都算會打的
我這個從小到大的體育渣,十幾年沒摸過乒乓球拍的人,可以成功完虐(注意是完虐)這邊所有沒學過乒乓球的老外
我媽,一個以前偶爾打打乒乓做鍛煉的中老年婦女,在劍橋少年乒乓球隊中是中等水準
我爸,三十多歲時某小地級市業余乒乓球團體第二名的成員,與劍橋致力於提升少年乒乓球運動水準的當地俱樂部教練,前英國乒乓國家隊的一個老頭(兩人年紀相仿),能打個平手
更辛酸的是,我爸的同事是個乒乓球教練,他家閨女和我同歲走的是職業球員路線,而在她11歲的時候,我爸就打不過她了(那時候我爸也差不多是巔峰水準
然後這個姑娘沒能進我們省的乒乓球省隊,成了體育特長生_(:з」∠)_
=================================================
劍橋的那個教練曾經很自豪的和我們說他以前在歐洲某國比賽時和中國某著名球員切磋過,但他說出來的名字……我們都不知道_(:з」∠)_
這可能又是一個凄美的故wu事hui了╮(╯w╰)╭


Miss.Mars:
明明被侵略,卻總能同化對方


梁小超人:
附議種菜。我上一個工作是在高速公路收費站。當時投資幾十億修了一條新路。沿線十個收費站,每個站辦公樓造型各異,但是都預留了後院種菜的空地(設計師有先見之明啊!)。公路開通後因為是新路車流量小,大家的主要精力都在生活建設上,春天就開始了墾荒運動,但是城裡孩子都不會種,長勢慘不忍睹,站長痛心疾首說,種不好就下夜班後到村裡老鄉家偷點吧,沒想到你是這種站長!這樣的情況直到來了一位會種地的農村收費員才有了改觀。有一個站車最少,空地最大又靠著湖,於是在集團默許下把種菜轉化為主業,收費降為次業。秋收時那叫一個壯觀啊,一車車的往十個收費站送菜,連過往司機都知道有個專門種菜的收費站。現在想想,那些菜賣了能不能換回油錢呢?


Aorqu用戶:
漢族的天賦當然是聯考啦,只有漢族聯考不加分么


Aorqu用戶:

小籠包
叉燒包
奶黃芝麻豆沙包
大肉包
菜包
還有灌湯包
事在人,命在天
亘古滔滔轉眼間
唯席上
千年豐盛永不變
北京烤鴨
麻婆豆腐
蒜泥白肉
擔擔面
酸辣粉
還有那炸醬麵
蘭州拉麵
鄱陽湖閘蟹
海南文昌雞
烤乳豬
東坡肉
再上拔絲土豆
和你一起去周遊
其實我只想到處吃個夠
大江的南北通通嘗個透
卻不敢讓你知道
怕你會嫌棄
你會受不了
雲吞面
麻辣燙
羊肉串
蟹殼黃
靜靜的 悄悄的
讓老闆打個包~
世界很大很亂,地球在轉
數不清各種悲和歡
總是想太多還不如什麼都別想
簡單的吃一頓,再一餐
吃的那雙眼都發亮
然後做運動,消耗掉,多餘的脂肪
嗷!燒賣糯米雞
嗷!爆筋牛肉丸
炸油糕醬排骨
黃金揚州炒飯
你不吃是不吃
你不吃也得吃
就放棄抵抗吧,一起吃
驢肉火燒,江米扣肉
糖醋裡脊,老虎爪,驢打滾
別忘了臭豆腐
四喜丸子,鴨血粉絲湯
過橋米線,燴面,煎餅果子
配上番茄炒蛋
白灼蝦
佛跳牆
炒鱔糊
三絲湯
靜靜的 悄悄的
讓老闆打個包
世界很大很亂,地球在轉
數不清各種悲和歡
總是想太多還不如什麼都別想
簡單的吃一頓,再一餐
吃的那雙眼都發亮
然後做運動,消耗掉,多餘的脂肪
五千年的文明,多麼燦爛
留下食譜世界最長
花落人斷腸,吃不了,那真叫憂傷
簡單的吃一頓,多一餐
我們共同的小願望
一起奮斗吧,戰勝那,萬惡的脂肪
嗷!涼糕熱乾麵
嗷!豬肉燉粉條
回鍋肉燉酸菜,還有蘭州燒餅
讓我們一起吃,全世界都得吃
就不要掙扎了,趁熱吃
————《千年食譜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