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一定要阻止想自殺的人?

問題描述:不僅僅是Aorqu,幾乎所有其他論壇里只要有「我想要自殺」的貼,幾乎全部人都是在說一些大道理請題主不要自殺,但是其實有時候有些情況,不是真的死了更好嗎?其實我覺得問這個會被罵,但還是不匿了。 ———————————————————————— 回答裡說舉個例子什麽情況下死了更好。於我個人來說,我最在意的就是大家都不喜歡我,曾經出過一些事,導致當時覺得不會再有人喜歡我了,索性不如死掉算了,割過腕,但是因為決…
, ,
PhoenixKKK:
基本的求生欲期待著被拯救,可被救下來後所有的負擔依然要自己承擔,同時自己也被人以同情之目光看待。摯愛的人可能會傷心二三年,熟悉的人一年後依然記得你,相識的人在聽到你去世消息時會感到震驚,從未謀面的人只會為世間又少了一條生命而悲憫。最後,一切又都步入正軌,你是否來過,沒人在意,你的消失成了事實和飯後議論的話題,最後淪為生的反例。你來到這個世上時人們說恭喜恭喜,你走時又都滿面流涕,可他們怎會知,這一遭會是如此痛苦煎熬,漫長又壓抑。我的逝去對你來說或許是悲哀,對我卻是期待已久的解放,終於不必再去面對苦難的一切,終於終於,解脫。用查叔的一句歌詞質問眾生 why is everything so heavy?我本無孽,為何蒼天如此待我?


匿名用戶:
焦慮症以及輕度抑鬱症,一直吃藥中。
沒去醫院之前,站在24層樓頂良久,腦中出現幻覺,飛翔掉落甚至砰的一聲,認為那是及其舒適的。
也曾站在準備跳下
朋友的一則簡訊忽然傳來
我打開手機這才恢復理智
我在哪裡?我為什麼站在這里?我還未跟他們告別
長期焦慮以及睡眠不足已經產生幻覺
現在回想也覺得後怕
或者說救我的是那則簡訊
我沒告訴過她這件事
但我 理智時候求過她若我向她告別時一定要搖醒我,每個自殺的人都求救過,或者無意間透露過
不要認為他們是無意的或者心情不好的一句兒戲
他們都曾絕望的吶喊過


大鯢:

大概不是因為不想死,而是因為不能死。

拿我自己舉例吧,今年17,獨生子女,昨天剛去醫院。

重度抑鬱。

其實早就有預感吧,高二的十一就……心情很不好,到了很嚴重的地步,具體不多描述,但是當時備考生物聯賽,拖了很久,因為沒時間去醫院做檢查之類,一直到五月末才能姑且算停下來,但是成績也不是很好,省一退役。

高一寒假就有自殺傾向,未果。我清楚的記得當時我爸好像喝了酒,他其實是個很膽小的人,變罵我邊哭,後來我也開始跟著哭。

其實那時候我就知道,有些人是連去死的資格也沒有的。

昨天我爸陪我做檢查。有些人啊,一遇到傷心的不願意接受的事情,就下意識去否定他。當時和醫生談的時候,他倆讓我出去,之後才開始交流。後來我爸就跟我說,吃藥之後很快就好的,沒什麼事的,兩周就能好。

嗯,如果是真的的話多好啊。

還有一周期末考,不吃藥,不想認輸,明年聯考。不能去死,不能放棄。因為我有必須堅持的東西。

就這樣吧,感謝聆聽。不匿了。


福斯卡:
自殺是個人選擇,如果自殺者出於深思熟慮,認定「生活確實不值得過」時,作為無關人等,不應再橫加干預(而對於自殺者的親朋來說,自殺者如果選擇自殺,勢必會對其造成傷害,所以親朋們有理由進行進一步的勸阻,這也是避免自身受到侵害的防禦性行為)
作為路人來說,我們不應該空泛的講一些大道理,而應該對其進行判斷,這種判斷首先應該來自於對自殺者的了解,也就是說,應該與其進行交談來理解其自殺的理由是什麼。自殺分為三種類型:
1.利己性自殺
利己性自殺是指因為不能適應環境、不能適應社會而有意識地自我毀滅;
2.失范性自殺
失范性自殺是指由於社會規范瓦解、個體無法忍受而用自殺來解脫;
3.利他性自殺
利他性自殺是指為了群體利益或某種信念而自殺。

對於第二種和第三種類型來說,勸說的難度很大,幾乎很難勸阻成功(對於第二種來說,客觀因素佔據主導,而這是個人難以改變的,比如蘇聯解體後一大批失望者的自殺)。而對於第一種來說,倘若還有補救的可能,也就是說,自殺者遇到的難題是暫時性的,自殺選擇是一種沖動,這時我們的確有義務介入,進行合理的幫助。
除此之外,出於人道主義考慮,應盡量勸說自殺者放棄可能對自身或親友帶來極大痛苦的自殺方式,並令其避免會給別人帶來困擾的自殺方式,因為自殺是私人事務,故而要盡力避免對別人的影響。
最後,倘若自殺者的自殺念頭的確處於深思熟慮,除自殺之外再無任何解決辦法,且不會給別人帶來負面影響,此時,我們就不該試圖去阻止了。
(在此多說一句,有一個高票回答大意是說,自殺者將自殺的念頭公布出來,是因為希望有人來阻止,故而其實並不想自殺。這個判斷是沒有科學依據的。)


布萊恩:

沒有人想自殺,都是因為無法面對問題而選擇自殺。

今天如果有另外一個選擇,我相信絕對不會有人選自殺這個選項。

所以在此層面上,我不會阻止人自殺。畢竟自殺的權力是掌握在他自己手上。

但我會傾聽,幫助他了解真實的問題,釐清問題的面向

諸如:

你想清楚你為何要自殺?

一定要自殺么?

你的問題無法解決么?

如果選擇了自殺,你將放棄更多美好的事物,你願意么?

自殺後的世界你可以承受未知的痛苦么?

畢竟死只有一個結果,但活著卻有無數個可能性。

當你因為某一個問題無法解決,而選擇逃避,並放棄活著尋求更多快樂的機會。

人生如果只能朝這個結果走向,不會覺得很可惜么…

當然哪天我也有可能會自殺,但我想應該是疾病痛苦的問題讓我無法面對,我就會選擇安樂死。

如果出生已經無法自己決定了,連死都不能自己決定,那更悲哀…..


唐僧:
生命是一個奇蹟,生命是一個奇蹟!
構成人體的原子總數大概是是7×10的27次方(細胞數大約有100兆),我們銀河的恆星數約為3×10的11次方,宇宙里至少有1.7×10的11次方個大大小小的銀河。構成人體的原子比我們觀測到的宇宙里所有的星星還要多14萬倍。這些原子以如此復雜協調的組合排列,精妙的相互影響構成了生命,從概率上來講這是個不可能的事件,這是一個真正的奇蹟。不管一個人自己認沒認識到,他的生命是宇宙里的一個奇蹟。
死亡是個不可逆過程,湮滅一切希望和可能。我們不忍看到一個人毀滅他自己這個宇宙里的奇蹟。


Aorqu用戶:
雖然現在「人權」宣講得超厲害,好像別人決定他自己的生死也跟別人無關呢,但是呢,他死了後還得佔一塊地,還得留下一堆有機無機物由別人處理,所以呢,我覺得人要死也得死得有點價值,所以不贊成「自殺」這個行為。

…………以下是純感性的12贊回答。…………

因為勸他們自殺跟親手殺了他們是一樣的感覺。


沈清眠:
感覺答案中大多數說,自殺的人是非常痛苦,是在想要擺脫痛苦輕松。我不完全認同。

看過一個問題,問,一個人自殺了,到底是想通了還是沒想通?
這個問題如果問國中抑鬱症的我,我肯定會說

沒想通啊,為什麼啊這個世界為什麼這么痛苦啊,我只是想要不再痛苦了,不想思考了不想活著忍受了快停止吧!!

甚至有時哭到睡衣都濕掉的時候被爸媽攔著不能自殺的時候,在那種情緒下我真的很想死,死在那種情緒比較之下顯得那麼輕松。

後來突然慢慢想通了。情緒也開始好起來。
但抑鬱症對一個人的作用和打擊 我個人認為是不可逆的。就像我的一個朋友,她大量服用抑鬱症葯物,混混沌沌 看電影時候整個腿都控制不住的抖 其實大腦 身體上的不可逆是可見的,心理很難看到。
但它勢必對你的情緒或者價值觀或者各種想法之類的造成不可逆的影響。

我不痛苦了,我也不再快樂了。就好像見過由奢入儉難,就如經過轟轟烈烈不再輕易驚心動魄。經過那麼致命痛苦的悲傷,難過,希望,絕望之後。我堅強了,但也沒什麼能夠激起我的感情了,i am not happy anymore。
有首歌叫gasoline,我會覺得我像裡面的歌詞。
過度理智,不痛苦,只是覺得,這個世界與我沒什麼關系,就是會覺得,只是在度過日子而已。
其實並不存在抑鬱症復發之類的話,因為我也會開心,享受生活,我會買喜歡的寵物,養花,也會學習 去書店,為了好看擦一些護膚品,也會因為買了稍微貴的東西而感覺略微的興奮和開心。

但是好像是儀式一樣的去做這些事情而已。
我很孤獨。好像任務一樣,用各種事情填滿自己的一天,當我回到床上躺著,或者下午在家裡練琴,我都會覺得,我好空虛。

我沒有情感,我只是喜歡演的很有情感的樣子。
接觸過很多宗教,什麼都信也什麼都不信。
覺得…全都是四大皆空了吧。
當時如果問我這個問題,我會很坦然的說,那個人是想通了才自殺的。

如果問現在的我,不妨給你講個故事。
我有個川蜀的朋友,他開酒館。他給我講過一個故事。
他玩機車還是機車我記不清了,在川的朋友應該會記得 2012年前後,有次大暴雨。
他那天在山上,積水已經到小腿上端了,雨越下越大,他就是騎著車。
到了100邁的時候會覺得,冷。
120邁的時候,死亡的感覺就分外清晰了。
他並不是一個追求刺激的人,也沒有抑鬱症,也會彈琴,品酒,經營小生活。
他當時只是會想去體驗死亡的感覺。
可能是他的機車救了他 就在他第二次要起步 去更彎曲的山路的時候,摩托壞了 直到他弄回大道,雨停了。車一下子就開了。

一個人自殺了,到底是想通了還是沒想通呢?
其實,當一個人想自殺的時候,他可能什麼也沒想。

當我每次勸阻別人,你不要去死啊,生活是很美好的!的時候就好像自己站在天台上 說著「我要跳下去啦!」一邊對著另一邊的天台上的人喊著「不要跳啊!下去很痛的,生活還是很好的!」
站在天台上的人只能勸阻安慰同樣在上面的人。
但是其實經歷過那種病好了的空虛的感覺之後,站在天台上勸別人安慰別人的時候。
我的內心卻默默想著,說不定死去才更好些。


灰幕:
因為說出來想死要去死的人都還沒有堅定要死的想法

真正想死的早就悄無聲息的離開這個世界了

當初就是一聲不吭的堅定了要去死的想法

嗯 割腕。用老式刮鬍刀的刀片。

割了三次,第一次輕了,油皮
第二次,輕了 看到血管
第三次,重了,好像割傷筋了。(嘩嘩出血的同時左手還有點抽搐的感覺)

那個瞬間超級痛快,腦袋全是那種報復的快感

然後等死嘛,又沒想過說什麼遺言啥的,開始放空想東西

死了之後的場景啊,父母什麼反應啊,朋友什麼反應啊,死後世界什麼樣啊,QQ怎麼辦啊,遊戲賬號怎麼辦啊,誰欠我什麼啊,我還欠誰什麼啊,還有什麼沒做過啊~

想了超多東西,

後來腦袋暈呼呼,低頭一看地上一大攤子血,突然之間就頓悟了

那種「媽的我還不能死,勞資要好好活著,CNM你們對我不好我要報復你們,我還沒刷到無敵,我橙斧還沒做出來,我xx還沒看,我TND再也不要在乎別的眼光,我TND要活我自己的」

別笑,當時真的是這么想的。

然後就用晾衣繩捆死胳膊,毛巾圍手腕掙扎著出門打車去醫院了

索幸據醫生說失血不到千毫升,又是輸血又是供氧的給救回來了

第三天出院了,回家血都乾地板上了,跪地上擦了一下午。用熱水擦的,哎喲那個味道真是沒誰了

擦著擦著就突然笑出聲,就覺得自己特傻,之前解郁於心的東西全都散開了,那種暢快的感覺真的是難以言表。

每個想死的人都是感覺自己無依無靠,事與願違卻又無力改變什麼,一點一滴的把自己逼進死路

因為她們還不想死,她們覺得這世界毫無溫暖,覺得自己無力去改變什麼,唯一的方式就是離開這個世界,但是他還不想死,起碼有些許東西是讓她不舍的,她不想死,她向其他人求救:「這個世界糟糕透頂,這個世界不值得我留戀,我沒辦法,我什麼都改變不了,我想去死。」

這時候你為什麼不挽留一下,讓她知道這個冰冷的世界其實還有很多值得留戀的溫暖呢?

又有誰會在尚有其他選擇的時候去做一個最壞的決定呢?

為什麼不把從別人那裡得到的溫暖傳遞到需要的人手上呢?

願所有人都被溫柔相待


匿名用戶:
作為一個割過腕,吃過二百片舒樂安定,然後又被救過來的人說說感受。

我還清楚的記得我刻意選的日子。
2013年3月1日凌晨00:00
割腕一定要把手臂放在溫水裡豎著把血管剖開。特別疼。我當時用的新買的美工刀。
割開大約兩厘米左右就已經疼得受不了了。開始橫著一刀一刀的劃,不是很疼。
然後把跑了大約10個醫院買到了200多片的舒樂安定一口氣喝掉。
有的醫院只賣給一盒,最多兩盒。一盒是20片,要拿著身份證。
然後躺在床上,開始不是很困。只是覺得手臂火燒火燎的疼,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
然後半夜意識模糊的記得好像是吐了,記得不是很清楚。
然後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床邊站了很多人,有警察,有醫生。
然後就被抬到救護車里了。看天色已經是第二天傍晚了。到了醫院,醫生說已經消化了,不用洗胃。給我手腕的傷口消了毒,簡單的包紮了一下,特別疼。開始輸液。輸完液已經很晚了,我叔把我扶到車里送回家。到家後發現頭重腳輕的站不住,拿杯子喝水然後摔在了地上,被扶起來後杯子已經拿不住了,灑了一鍵盤的水。
睡了一覺感覺好了一點後第二天好多人來我家給我做心理輔導。
巴拉巴拉
然後跑去看心理醫生,說是抑鬱症這個那個的。
我媽又去看算命的啊,算名字的啊。
說我名字不好,大凶。
要給我改名字啊。
其實我只是悲觀主義者而已。
我覺得阻止自殺者自殺的原因是我們本身牽扯著有著血緣以及其它感情深厚的人。
生命的終結意味著其他人也受到影響,影響最大的莫過於自己的父母。
如果有孩子的人還有自己的孩子。
他們可能這一生都會受到影響吧,都不會好過,都會有陰影。
其實活下來後真的可能沒有死去輕松或者活著比死了好。
我媽和我說,活著尚且還有選擇,可是死了就什麼都沒了,就是死了。
我想著,那就先活著吧。
可能時間久了之後活的也久些了。活著或許真的比死了要好吧。
想起一句話
自殺者沒有天堂。


Aorqu用戶:
想了周全的「離開人世計劃」

生活用品、書籍,能送的送、能丟的丟
工作完成到死的那天,不留尾巴
把飯吃到死的那天,停止購買食材
所有信用帳單全部還清,所有現金取出,拿出來做一些安排
寫一封遺書,告訴發現我遺體的警察我為什麼死,可以通知與我有關的人,告訴他們可以不用傷心
不care親人怎麼想,如果能讓他們後悔沒有好好保護我、疼愛我,我也挺樂意的
如果他們恨我,罵我冷酷自私,他們說得對著呢,也沒必要辯解了

聽說自殺的人沒有下輩子,那可真是太好了
因為我實在不想當人、當人真是當夠了
哪怕是做一個沒有感覺、沒有心的鬼都比做人好

如果說還留戀什麼、想被阻止的話
那就是,不想被路人阻止,只想被我愛的人阻止
聽他親口告訴我,他還在乎我、不希望我死

我會告訴他,如果我還擁有你那我也不想死啊
我也沒有想過,會有這么一天,曾經救過我一命的恩人和愛人,會成為我再次想要自殺的理由
:)


張逸:
真正嚴肅的哲學問題只有一個:自殺。判斷生活是否值得經歷,這本身就是在回答哲學的根本問題。如果對於一個已經考慮清楚這個問題的人,阻止只能是徒勞,而能被阻止的人他們自己都沒法回答自殺的根本原因。


匿名用戶:
說說自身經歷吧,曾經割腕,大量服用安眠藥。刀割在手腕上,也不覺得疼,反而覺得解脫了。對某些人來說,自殺的確要比活著更好,我們每個人都有自由選擇生死的權利。
但是
但是如果有自殺的人,我還是會阻止。只想再讓你看看,你還有別的路可走,你或許還可以過上不一樣的生活。事情也許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壞。像我,曾經絕望的不得了。現在在學習德語,每天都過的很充實,想要等畢業考到C1,想要去德國。
阻止你自殺,只是不想你人生就戛然而止,只是想讓你再進行一次選擇


炒飯:

你以為死亡就可以把一切關在門外,卻不知關在門外的,還有你這一生長長的悲與喜。
為什麼要阻止?因為只要他活下來,總有一天會後悔今日的愚蠢作為。


緣圓園元媛:

因為會後悔,一定一定會後悔,無論在此之前把死亡的每個細節想像得如何精準的人,在面臨死亡的那一刻都是會後悔的。

我是一個性格孤傲的人,這個孤傲不是我自己的評價,而是周圍人的一直看法。不過隨著年齡的增長,這個特性也逐漸的被我隱藏得越來越好。不過在初高中那個還不夠沉穩的年紀,我這個冷冰冰還不夠漂亮的人就顯得與他人格格不入了。

我是從國小五年級開始有青春痘一直到高三那年才吃藥慢慢改善。而整個國中和高一高二這五年,算是我最黑暗的五年了,因為幾乎被毀容的臉,我總是班裡同學的嘲笑對象。可能也是我自身性格太冷冰冰的原因吧,倒是從來沒受過肉體上的校園欺凌,但是還是經常受到同學背後也好當面也罷的「調侃」,是的在他們眼裡這種話是調侃。

「哎,你的臉是不是被王八啃了啊!」

「滿臉大膿包哈哈!」

「學習不好就不好了唄,像**的似得那麼丑可咋整。」

我不知道這些話在別人眼裡是如何的,或許是童言無忌?也或許沒那麼嚴重對嗎?反正在當時那敏感自卑又稚嫩的我的心中,算是一把尖刀一樣,不停的切割著我的心,讓它變得鮮血淋漓瑟瑟發抖。

青春期的孩子真的是極其可怕也極其殘忍,其中幾個男生,來追求我,打賭看誰能把我追到手,只是我這個人雖然已經落入塵埃,可還是要誓死不屈,永不低頭。再加上我發育比一般女生晚,那時候對談戀愛也沒興趣。其中有一個男生後來是真的喜歡上我了(?),不明白這些人的腦迴路。不過因為我不斷地拒絕與排斥,他後來轉學了。而他的那些「夥伴」們,跑來找我的茬,說如果不是我,**也不會走。呵呵,真是人在學校坐,鍋從外太空來。

或許會有人對那個喜歡上我的男生報以同情吧,但是我恨他中的每一個人,真的,雖然是曾經的激烈感情,不過即使是現在我彷彿還是能感受到心中環繞不去的恨意。這全都是因為在那些年我的傲骨被重重地扭折過,我好怕,真的好怕。

而我最最信任的親人,我父母卻也沒有一個人把我的心情當回事,在他們眼裡能吃飽穿暖就可以了,臉爛了正好沒人追求不會談戀愛影響學習。後來我終於崩潰,明明在吃飯卻突然大哭到幾乎昏厥,我媽媽才意識到嚴重性,想帶我去看醫生。結果在一次和我姥姥見面的時候,她突然責怪我「成天就知道作你媽!」 咚,落入深淵。

後來在那段黑暗的沒有一絲光良時間里,我的性格也漸漸發生改變,本來我只是個冷冰冰不愛說話的人罷了,結果在這些心靈的折磨下,我感覺自己的心裡出現了一頭怪物,他從很弱小慢慢越來越強大,直到我也沒辦法控制它。現在的我只是把怪物上了一把鎖,可是我也不知道何時他會掙開鐵鏈。

這段少年時期的欺凌大大改變了我的性情,我開始敏感多疑小心眼,明明我知道家人是愛我的,我也不怨恨當年的那些事情了,我知道父母也好我姥姥舅舅他們也好,都是愛著我的,可是那些事卻怎麼忘都忘不掉。

不過後來因為一些機緣巧合吧,我還得做一個好人,不停的做善事,所以在大學期間就患上了抑鬱症和焦慮症,都是中度,後期可能又發展得嚴重了。對了,科普一下,抑鬱症和焦慮症的確診不是說去醫院做幾道問答題就足夠了,在答完題之後還需要測試交感神經和副交感神經。交感神經興奮是用來確診焦慮症,副交感神經興奮是用來確診抑鬱症。當然還有其他一些步驟,不過我也不是很清楚都叫什麼,就不多說了。

總之在很倒霉的患上了抑鬱症和焦慮症之後,我的生活就開始了度日如年模式,每天睜眼就想著怎麼去嗝屁,沒成功的話就想著今天什麼時候能過去。前幾天我真的有這個心思,自己顛顛跑到了十三樓,準備醞釀一下情緒來著。突然接到了我媽媽電話,媽媽第一句話就是:「老寶,媽媽突然心慌,想給你打個電話。」

然後我就在十三樓吹著風,嘆了口氣,想罵自己一頓,又不知道從哪罵起。

後來我第一次在焦慮症伴發的驚恐發作的時候,瀕臨死亡,那種瀕死感深深地讓我感到了滔天的痛苦,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當時我就感覺我的心臟已經慢慢的停擺,眼前完全一片漆黑,張開眼睛卻什麼都看不到了。無法呼吸,大口大口的也無法呼吸。從來不知道原來死亡遠比我想像的更加痛苦,這份痛苦讓我以後每次想不開的時候都變成了一道圍欄,它攔著我那顆寂靜無人的心。

不知道以後自己會不會有一天又去做傻事,但是起碼現在吃了葯的我還是想活著的。所以我也想說,有的人認為死是件很簡單的事,那是一個人的事,很快。但是我用親身經歷告訴你們,不快也不簡單,度秒如年,那一瞬間就想著那些生活中的痛苦算什麼呢,自己要是死掉了父母要怎麼辦,我還有很多很多心願沒有完成,真的會悔恨這么多年自己為什麼沒有好好愛自己,會不停的和自己說對不起。我現在也是經常會驚恐發作,每次都是強烈的瀕死感,或許是懲罰吧,懲罰我當年對自己生命的不夠愛惜,那種痛苦啊。其實活著才是最難的,而人來世間,本就是個不停為難自己的過程,做什麼都好,哪怕是每個人都要走向死亡,也不要就此半途而廢。


Anastasia:

我給大家另一個角度。

因為,如果不阻止,讓TA自己選擇,甚至支持,在TA去世之後的某一刻,會開始陷入無盡的後悔。

聽到關於任何相關自殺的消息,都會想起TA;

那就像心口的一道醜陋的疤,讓人無法直視,沒有人會真正理解,沒有人願意去傾聽自己當時的處境,因為自己也不原諒自己的做法,你得在人群中遮起這傷口,這「活該」的傷口,因為不想冒被當成怪物的風險;

你開始小心翼翼,甚至自我懷疑,懷疑自己的人生觀價值觀,不敢給別人建議,害怕自己的幫助實際給到了別人更大的傷害。你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內向、不善於交流,變得迷茫沒有自我;

難過痛苦的時候,會想起甚至想像當時的TA所承受的不堪和疼痛,那個需要幫助和支持的TA,甚至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求死的背後其實是在發出強烈的求救信號;

快樂的、開心享受的時候,也會想起,因為如果當時不這么做,自己再努力一下去阻止,幫助TA一起度過難關,現在的TA也有這樣的機會享受到人間的這般美好,而因為自己,就都沒有了;

開始關注來世、輪回、因果……….

假如能時光倒流,回到TA自殺前,你是否還會做同樣的不阻止的選擇?

設身處地仔細的想想,當時的處境,當時的自己,其實,還是相同的做法。

這一點,足以讓人淚流滿面。

那一刻也許就在TA死後,也許過了許多年才到來,

但終究逃不掉。

有人說,逝者已矣,活著的人要好好繼續。

是的。只是,TA的離開,TA帶走了世上所有的痕跡,卻在一些人心上留下了最深的印記。這些人里,有你,有TA的父母、愛人。

但,一直背負著這些,真的會很痛苦。無論如何,無論你是以上的哪個角色,都要試著放下。

不要讓TA白死,不要讓這些痛苦白白折磨自己。如果再遇到心靈受挫的人,一定盡全力去幫助,去拯救更多的人,也給活著的世界留下些價值。

(願最後條建議,能幫助到某些人走出一些陰霾。)


匿名用戶:
別救我們謝謝了,誰不是走投無路才走這一步的


黑夜槍火:

怎麼說呢,活著就有重拾快樂的那一天,死了就沒機會看到那一天了。快樂的方式不只一種,你可以換種方式快樂。


Lee凱迪:
出於對生命的尊重

發表迴響